爱你成疾心难渡 主角: 安心瑜, 姜晟夜

爱你成疾心难渡 主角: 安心瑜, 姜晟夜

第1章 我要你血债血偿

安心瑜是被蒙着眼睛带到这个房间里来的。

听到关门的声音,安心瑜这才抬手摘下眼睛上的黑布条,在她面前,是一面大大的镜子。

她看着镜中此时自己的模样,骇然耻辱得无以复加。

这还是她吗?

妆容妖媚,穿着大胆,风情媚俗得就像是男人的玩物。

她想逃。

恨不得掐死镜子里的自己,可脑海中却骤然响起那个人的话——如果你不想永远都见不到你的孩子,今晚你最好乖乖伺候好那个男人。

“你做这一行多久了?”

这时,一道低沉的男人声音从安心瑜身后传来。

她猛然转身。

赫然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

“怎么是你?”

当安心瑜一看清男人的脸,她四肢百骸都像是注入了一股股刺骨的冰水。

姜晟夜,商界最炙手可热的新贵。

也是她处心积虑、小心翼翼躲避了整整七年的——前夫。

几乎不假思索,安心瑜拔腿就往门口方向跑去。

这是一个圈套。

那个神秘人绑架了她的孩子,再利用她的孩子将她再次送到姜晟夜身边。

那个人是谁?

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现在又该怎么做,才可以重新摆脱姜晟夜?

一个个疑惑犹如雨后春笋,一下子全涌入了安心瑜的脑海,就像是一团团带刺的乱麻,令她整个人又慌又痛又恐惧。

然而,她刚跑了两步,一只大手就猛然伸了过来,强势愤怒的搂着她的腰身,下一秒,她就像是一个麻袋,被姜晟夜重重地扔在了房间的大床上。

“啊……姜晟夜,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安心瑜惊恐的大喊大叫,全身心都抗拒着姜晟夜的碰触。

姜晟夜看着安心瑜对他的排斥,一双晦暗深邃的鹰眸犹如两把带毒的利剑瞪视着她,“安心瑜,我以为你费尽心思的躲我整整七年,是因为没脸见我,因为愧疚。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躲我的这七年,竟然让你从一个豪门千金小姐,变成了一个出来卖的女人!”

“啪”

姜晟夜满是羞辱污蔑的话语,让安心瑜忘记了心中的恐惧,愤怒陡升,令她不禁重重的扇了姜晟夜一巴掌,更昂首堂正的看着他的眼睛说:“姜晟夜,在这世上谁都可以羞辱我安心瑜,但唯独你姜晟夜不行。我或许欠了所有人,但我没有欠你。”

“没有欠我?呵呵……”

姜晟夜冷笑,一副好像听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妈妈会变成植物人,现在都躺在医院里吗?”蚀骨焚心的仇恨从姜晟夜身上散发出来,层层叠叠的压向安心瑜。

“你……你说什么?”安心瑜震惊不已,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婆婆怎么会成为植物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跟我装!”

姜晟夜怒红了双眼,修长冰冷的手指狠狠掐住了安心瑜的脖子,“安心瑜,是你亲手毁了我们的婚姻,我的人生,我不会放过你,这一生,我都要你血债血偿!”

第2章 做这一行就别故作清纯

姜晟夜嗜血的眸子带着刻骨的寒意,激得安心瑜难以呼吸的同时心里震震的恐惧。

“不……不是我做的,我走的时候婆婆还对我冷嗤反感,骂我的声音中气十足,怎么可能突然成了植物人……咳咳……”

安心瑜努力掰着姜晟夜有力的大手,脖子被桎梏着,呼吸难以顺畅的她剧烈咳嗽起来。

一时间,她声音嘶哑,脸色涨红,娇媚的小脸因为难受扭曲得不成样子。

姜晟夜没想杀她。

他一惊之下松了手,看到安心瑜蜷缩起娇躯剧烈咳嗽,玲珑有致的躯体因咳嗽微微抖动,散发着致命的蛊惑力。

姜晟夜既因被她诱惑而暗恼,又因为安心瑜矢口否认罪行而仇恨她,一时间性感的喉结滚动,他再也忍不住俯身下去,堵上了那还欲辩解,吃惊谩骂的小嘴。

一场风雨激烈的情事后,姜晟夜搂着还被压在身下的安心瑜,唇角紧抿着,眼底晦涩。

安心瑜被折腾的身体瘫软,此刻心里又恨又复杂。

本想躲得远远的,再也不见,如今刚见面一场床戏就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她为此刻自己的卑微无助感到耻辱。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她宛如尸体一样躺在姜晟夜身下,脸色惨白。

“想死?你罪行累累,还没有付出应有的代价,还不能死!”姜晟夜脸色紧绷,冰冷的睨她一眼,起身。

从头到尾,他依然衣冠楚楚,整理好皮带拉链,他英俊的面庞冷漠如初,宛如神祗俯视蝼蚁一般,厌恶冷弃的睨着安心瑜,“你还准备躺到什么时候?你们这一行做事都是这样拖拖拉拉?既然都做了这一行长达七年,就别故作清纯!”

安心瑜努力撑起身体来,撕裂的疼痛加上全身的酸软,她几乎踉跄倒地。

捡起撕碎的衣服堪堪遮掩,安心瑜屈辱的抬头瞪他。

“我不是你想的这种身份。另外,我安心瑜没做过的事情绝不会承认,婆婆出事,不是我所为,姜晟夜你不用急着让我背锅,替你遮掩出轨的丑事!”

姜晟夜额头青筋凸出,眼神晦涩漆黑的瘆人。

安心瑜不予理会,拖着残躯往门口挪动。

她刚打开门,姜晟夜就一把扯住她头发,把她按在了门后,门啪嗒一声关上。

“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

安心瑜嘴唇弯了又弯,笑容惨白悲怆,“狡辩?是谁在狡辩,姜晟夜你应该心知肚明才是,七年了,你的侄女冷瑶还没离婚和你光明正大在一起吗?姜晟夜,我的前夫,你堂堂投资公司CEO,职场风头无量,却爱得这么卑微可笑,我都替你不值。”

姜晟夜漆黑的眸子寒光湛湛,“你在胡说什么!冷瑶善良单纯,婚姻幸福,当初对你那么好,你居然不知廉耻的诅咒她,还污蔑我和她关系暧昧!”

他还紧紧攥着安心瑜的头发。

安心瑜头皮一阵发紧,却无所谓的冰冷一笑,破罐子破摔,“姜总别急着撇清关系,当年我亲眼看到的,不会错。”

第3章 婚姻是一场坟墓

“安心瑜,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姜晟夜咬牙,眼眸晦涩。

安心瑜心里冷嘲,当初爱得多么深,这七年就恨得多么重,好不容易过上了自己平淡的日子,一个神秘人绑架了她的孩子,逼她来见一个陌生男人,谁想这个男人居然就是姜晟夜。

当年的事就像一场噩梦。

婚后一年她无所出,婆婆看她不惯,着急为姜晟夜物色其他女人。

她心里悲痛,没想到初见时热情善良的婆婆变脸如此之快,幸好姜晟夜并不着急她没孩子,依旧宠爱她,几乎把她宠成了N市最幸福的女人。

后来,安心瑜被污盗取姜晟夜商业机密给出轨的男人,那男人据说身份是三流公司投资经理,微信对话和床戏视频赫赫在目,证据就在眼前,姜晟夜一气之下出差三月不归。

安心瑜被婆婆批判成娼女,作风不良,嫁给姜晟夜的动机不纯,又说她一年都没怀孕,没怀孕的女人一文不值,逼她离开。

而娘家企业因为她的‘出轨’而失去了姜晟夜的扶持,N市企业家见风使舵排挤安家企业,不出半月破产。

父亲气急败坏下断绝了和安心瑜的父女关系,母亲几乎哭瞎了眼,却也无法接济她。

当初她已经怀了三个月身孕,还没显怀,她察觉到暗藏的危险就将怀孕的消息藏得严严实实。

姜晟夜终于回来,安心瑜本想找他说清冤屈,毕竟相识三年,结婚一年,出事之前感情摆在那,她不相信他会听不进去她的解释。

谁知道却亲眼看到姜晟夜的侄女冷瑶正被一个男人压在主卧大床上,大床吱吱作响,两人衣不蔽体。

仅凭男人英俊的侧脸,她就已经认出这个男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姜晟夜。

什么浓情蜜意,什么只有她安心瑜才是他唯一爱的女人,通通都是浮云,她是N市最悲惨的活在谎言中的女人。

即使姜晟夜误会她出轨,也不该用此来报复她,更何况她根本没出轨!

第二日她质问冷瑶,冷瑶冷言冷语,撕开了平日里伪善的真面目,说她和姜晟夜深爱彼此,只是姨母嫌弃她家世不好,才拆散了他们,促和安家和姜家联姻。而她安心瑜被出轨,被抛弃,不过是姜晟夜暗中操纵,只为了成全冷瑶和他的爱情。

那时一瞬间解开了所有的谜题。

安心瑜心灰意冷,才忽然想起曾经的疑惑:为什么姜晟夜喜欢在床上折腾她,仿若带着恨意一般动作凌厉!为什么姜晟夜喜欢背后的姿势,说她的背影更让他心动!为什么姜晟夜对安家企业不屑一顾,说不过三年势必出事!为什么姜晟夜格外关心冷瑶夫妇,常斥责冷瑶丈夫不关心冷瑶!

她只是一味相信他的话,最后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回忆结束,重归现实。

安心瑜惨白着脸色仰起头,把天鹅颈露在他的手下,“我信,你杀了我吧,一了百了。”

当姜晟夜手掌覆盖上安心瑜脖子的时候,她突然懊悔,她觉得自己不该感情用事结束自己生命,她的孩子还在神秘人手里!

姜晟夜觉得手下这女人就是个泥鳅,明明做错了事,害了人,还偏偏一副自己被冤枉的样子,小聪明太多,真觉得他姜晟夜当年那样宠爱她,所以就不舍得杀她了?

被安心瑜一挑拨,他心中激愤,手掌覆上女人脖颈,用力!

第4章 这次服务我要给差评

若她死了会怎么样?姜晟夜不敢想象。

这个从前自己放在心尖尖上宠的女人,如今脆弱的像是个竹竿,一折就脆,会死掉。

他心在颤。

这个自从遇到就要不够的女人,爱惨了的女人,背叛了他还害了他母亲的女人,真是让他又恨又苦。

可是他突然害怕起来,她不能死,谁允许她把他害了就去死的!被背叛了的婚姻宛若丑劣的疤痕,是他一生的耻辱,人间宛若地狱,既然痛苦那就让安心瑜陪他一起痛苦!

就在安心瑜后悔的时刻,姜晟夜也松了手。

安心瑜脸色惨白。

“为什么不杀我?”杀了她,姜晟夜再也没有顾忌,不怕别人知道他和冷瑶的龌龊了。

姜晟夜冷嘲。

“还没有赔罪,你还没资格去死。”

他上下打量她衣不蔽体的样子,隐隐有些悸动,他忽的撇开头,“穿得如此媚俗,真是让人恶心。”

“可姜总刚才还不是下了口?”安心瑜咬牙。

姜晟夜脸色紧绷,“从没碰过被千人骑万人枕的女人,不过是看在你是我前妻,不好不让你做生意的份上,我勉强而已。”

说完,他从牛皮钱包里抽出一叠钱,对半折叠,塞进了安心瑜的内衣里。

安心瑜脸色顿时涨红。

没等安心瑜反驳,姜晟夜就伸出修长的手指,划过她妩媚姣好的面颊。

“我们还有很多账没算,这次服务很勉强,差评必不可免,不过钱分文不少,算我大度不计较。”

说完,他开门离开。

安心瑜怔怔的靠在门口,扯出这一叠钞票来,咬牙道,“姜晟夜,混蛋!”

十分钟后,安心瑜换上服务生送上来的不合身的衣服,这才得以出门。

走路时双腿都在发抖,周围人眼神异样,她努力加快脚步,出了门拦了出租车,直奔公寓。

家里还是出门之前那样整洁干净,安心瑜找遍了卧室和厕所,都没发现安昀的痕迹,安昀还没有被神秘人送回家来。

安心瑜崩溃不已,颤抖着拨通那个电话,“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把安安还给我!我都已经照着你说的做了,把孩子还给我。”

话筒里被变声器变声的声音粗嘎难听,却并不妨碍安心瑜听明白。

“照我们说的做,孩子自然会还给你。”

“你们还想让我做什么?你们究竟是谁!若是不把孩子还给我,我就报警!”安心瑜实在没有办法了。

“报警?”那边冷嗤,“若是你敢报警,或者向外人泄露这件事,我们就撕票!”

安心瑜崩溃,“你们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安昀怎么样了,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七年前,为了躲避前夫姜晟夜的追踪,安心瑜没办法去找更好的工作,所以生孩子的时候,她身无分文,赚来的工资除了交房租所剩无几,她不得不挺着大肚子去给餐馆洗盘子,导致早产。

第5章 他早就恨透了我

安昀先天性发育不足,在ICU躺了三周才转出到正常病房。

安心瑜给孩子取名安昀,小名安安,寓意平平安安,一生顺遂。

“按照我们说的做,安昀就不会有事,听一听他的声音。”那边嘶哑的声音带着轻嘲的说道。

很快,安昀好听的声音就响起,“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

安心瑜哽咽不已。

“安安,妈妈很快带你回家。安安别怕。”

“妈妈,妈妈……”安安忽然哭了起来。

声音突然消失。

安心瑜攥紧手机,“别伤害他,别伤害他,我按照你们说的做,我全部按照你们说的做!”

那边粗嘎声音带着叹息,“早这么听话就好了。还报警吗?”

“不,不报警了!别伤害孩子,我绝对不会报警。”

“安心瑜,我们要你两个月内,重新回到姜晟夜身边,不管做他情人也好,还是你有本事复婚也好,反正让姜晟夜信任你。”

安心瑜泪水掉落。

“可是姜晟夜之前就恨透了我,这一次他还说是我害了婆婆,他肯定不会信任我的。”

“这就是安小姐的事情了,记住我们的话,只给你两个月,两个月后我们要验收成果。”

那边似乎要挂断电话,安心瑜大吃一惊,“等一下!我怎么能知道安安究竟怎么样,若是你们伤害他……!”

“看看你邮件里面的内容就知道了。”那边冷笑一声,“好好办事,你孩子会活的比谁都不差!”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

安心瑜抹去眼泪,匆忙去翻电脑,差点没拿稳打翻桌子上的水杯。

一个陌生来信人发来的视频邮件里,安安正在背诵苏轼的词《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和姜晟夜如出一辙的小脸一本正经。

安心瑜不由得捂着脸痛哭起来。

这是一间装修豪华的屋子,可以看到窗户外的阔大草坪,可见这里是一栋别墅,安安穿着不菲,是童装名牌,一边书桌上放着各色水果,房间里的一切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带着面罩的保姆在一边守候着。

安安背诵完了诗词,转脸看向录制视频的人,“叔叔,安安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妈妈?”

视频戛然而断。

安心瑜怔然伸手触摸视频上安安的小脸,眼角有点红,明显是哭过的,可他还是坚强的绷着小脸,丝毫不畏惧周围的陌生人。

“我的安安,安安,妈妈会救你的。”安心瑜怔忪又坚强的自言自语,眼睛哭得浮肿。

安昀是她的命根子,七年来相依为命。

如今安昀被绑,她心急如焚,她不知道安昀被带到了哪里,N市富庶,豪门多得是,别墅自然更多,安心瑜不可能一家一家去找。

为今之计,除了报警,只有按照对方所说的做。

若报警后孩子被撕票,安心瑜觉得自己会得失心疯,一辈子浑浑噩噩。

安心瑜攥紧了手指,决定接近前夫姜晟夜,N市金融界的新贵。

他既然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七年来未曾付出什么,这一次为了孩子安全他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哪怕是毁掉他打拼下来的基业,安心瑜也毫不畏惧。

第6章 讨要服务费

床上零落的红色钞票是姜晟夜给的小费。

安心瑜在生下安安之前,被安家宠着,被姜晟夜宠着,从来不知赚钱不易,可失去一切之后,安心瑜只剩下安安相依为命,才知金钱来之不易,生活处处都需要钱。

被姜晟夜当成小姐对待,安心瑜也没有因怒火撕碎这些钞票,反而是悉数拿了回来,准备把它们用在正途上。

譬如,安心瑜即刻给姜晟夜发了消息,以小费给少了为由,要见姜晟夜一面,见面地点定在N市私密性极好的酒店,花庭酒店,而定金恰好五千,姜晟夜给的钱刚够。

花庭酒店很出名,是因为它装修典雅,周遭有大片的薰衣草基地和玫瑰谷基地,是为花中庭院,故名花庭。

姜晟夜收到消息,脸青了一半。

面前项目经理卢俊霖手指一颤差点把文件给甩了出去,差点以为姜总的导弹就要爆炸在自己头上了,“姜……姜总,这个项目的后续资金合作方需要我们公司先垫付,您看……”

姜晟夜冷瞥他一眼,“作为我项目一部的项目经理,这点主意都没法拿吗?”姜晟夜一颗心被安心瑜发的消息扰乱得不安分,直接把文件摔给了卢俊霖,“自己斟酌,我只看最后结果收益!”

卢俊霖捧着文件,立马弯腰赔笑退了出去,抹了一把汗水,一转身撞到人,正待开骂哪个不长眼的,一抬眼看到是姜总的金牌助理路明,立刻把舌头卷了回去!

“路助理,今天姜总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火?”卢俊霖眼睛直往路明脸上瞄,想知道关于姜总的一点蛛丝马迹。

路明不动神色的看卢俊霖,隐晦的笑,“姜总今早好不容易停歇了脾气,又不对劲了?那我赶紧去瞧瞧,卢经理慢走。”

卢俊霖啧啧叹息,居然有连路明都不知道的。

路明眼眸晦涩,莫不是昨晚陪姜总的那个女人不对劲,惹了姜总?可姜总从来不因私事动气又带到工作上啊,可转念一想,毕竟姜总憋了七年,好不容易找个女人,上火发脾气可能也是正常的。

让路明更不明白的在后头。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停在花庭酒店一角,路明悄悄用余光打量后座,姜晟夜正坐在后座上,脸色寒冷,攥紧了拳头,目光扫视出口处卸了妆清纯不掩妩媚气质的安心瑜。

姜晟夜已经在车里呆了一个小时了,外面的安心瑜在房间里等得不耐烦,下楼来散散步,恰好经过出口,被姜晟夜眼尖的看见。

然后,姜晟夜瞥了一眼腕表,开门抬腿下车。

修长的大长腿引起了周遭各色美女的窥视和各色男士的嫉妒,姜晟夜直接忽略掉这些眼神,抬腿直接走向出口处怔怔盯着他的安心瑜。

走近一步,他就感觉身体绷得越紧。

该死的女人,嫌钱不够,打主意都打到他的头上了,不过,这也免了他再找借口,把她拖到他身边折磨。

“嫌钱不够?”姜晟夜冷嗤。

第7章 生了孩子更添风韵

“姜总,钱的确少了些,我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曾经也是N市的名媛,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呢。”安心瑜顺着话说,毕竟她在姜晟夜眼里不过就是那种没有节操下限的女人。

姜晟夜额头青筋凸出,似笑非笑,“所以你约我来花庭是为了讨要你的服务费?”

安心瑜觉得屈辱,面上却一副以此为荣的娇笑,“既是为了讨要服务费,也是为了做生意。”

“做生意?”姜晟夜咬牙切齿,伸手紧紧攥着安心瑜的手腕。

她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不知廉耻的女人!”姜晟夜声音低沉沙哑。

想他姜晟夜,什么时候让自己女人缺过钱,安心瑜曾经什么都不缺,有他的宠爱,他本以为这样甜蜜一辈子,即使她未能为他诞下一儿半女,他也宠着她一辈子。

谁知道这个女人才结婚一年就恬不知耻的出轨,这也算了,还被那男人蛊惑着偷窃了商业机密。

无人知道当时他内心的煎熬,恨不得杀了她,不是因为商业机密让他在竞争中失利,而是因为感情上的背叛,背叛宛如一把刀,生生的在他心口戳了一个窟窿,鲜血淋漓。

他借口出差,实际上每夜都守候在她床边,看着她憔悴却娇美的容颜自舔伤口。

“在姜总心里,我本就是不知廉耻的女人,恬不知耻,卑微下贱,”安心瑜心中阵痛,若失去安安她才是真正的罪不可恕,一点颜面和区区一具早就死了的身体算什么,“不过,谁让姜总就喜欢我这种呢,”她凑近姜晟夜,手指摩挲他有点胡渣的下巴,吹气如兰,“姜总,开个价呗。”

姜晟夜心中震怒。

他攥紧她的手腕,把她带进了酒店预定好的房间里,捏着她下巴,咬牙,“如果我不要你,你就会出去卖是吗?告诉我,你都陪哪些男人上了床!”

说着,姜晟夜就把安心瑜摔到了一边。

安心瑜跌坐在地毯上,揉了揉发红的手腕,冷峭抬头,“这些都是历史了,姜总何必挂心,如果姜总出价合适,我安心瑜也可以当姜总情人啊,要多久就多久,怎么样?”

她支撑着起身,眼前仿佛出现安安的小脸,帅气可人,懂事贴心。

安心瑜的眼泪在心底滑落。

神秘人要她守在姜晟夜身边,哪怕是当情人。

时间还长,取得信任需要一层又一层的伪装,可当情人这件事只需要敢于牺牲就好了。

为了安安,她什么都不怕。

姜晟夜看着那清瘦妩媚的小脸,她一身廉价的裙子有些不合身,显得她身体愈发的瘦弱,只是胸前的丰盈却傲然挺立,看起来就像是……生了孩子后更添风韵一般……

姜晟夜将安心瑜从地上提了起来,扣住她肩膀,鹰一样看透人心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安心瑜,告诉我,这七年来你是不是给谁生过孩子!”

安心瑜心里阵阵的恐慌,她面色不改,蹙眉看着姜晟夜,“姜总说笑了,像我这种穷苦的风尘女,怎么可能生孩子,生下来也养不起啊。”

第8章 缺钱的日子不好过

当时安安虽然是早产,但胎位正,宝宝又小,是顺产生出来的,肚子上没有剖腹产疤痕,姜晟夜也看不出端倪来。

再说,安心瑜当时为了躲姜晟夜,求了同事帮她伪造了身份在医院生产的,没有留下信息。

姜晟夜心里陡然一松,嘴巴却不饶人的冷讽,“没想到生意做得挺红火,保护措施还够严密,我倒是小瞧你了。”

安心瑜眼泪几乎流下来,坐在床边,看向英俊不凡却冷漠如冰的男人,心想姜晟夜莫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难道是昨晚办事的时候他察觉到什么。

安心瑜立刻就有了对策,既然你心疑我生了孩子,那就编造一个呗。

“有些事防不胜防,百密一疏,和姜总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确因为不孕被人诟病,但后面我还是怀上了一个孩子,虽然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不过可惜的是,孩子流产了,因为我过于辛苦工作。”

安心瑜编谎言编得认真,没注意到姜晟夜本来好转的脸色已经全部青了。

“看来你恬不知耻已经到了一定地步了,是天生就如此,还是真的缺钱?”

安心瑜拢了拢头发,“姜总没过过穷日子,不知道钱的重要性,我当然是缺钱了。没钱的时候几乎吃不起一顿饭,再加上以前养成的骄奢的坏习惯,买菜不知道讲价,买衣服被人坑,真的是上过太多的当了。”

当时的确遇到揭不开锅的时候,给安安买了奶粉和补先天营养不良的营养品后,安心瑜一度穷得一天没吃饭,好在有善良的邻居,那一对做卖卤菜生意的夫妻接济了她很多次。

姜晟夜冷眼瞧着面前这女人,眼底翻涌着惊涛骇浪。

七年前他宠爱的女人,居然因为缺钱走上了不归路!

他找了她七年,往她银行账户上转了上千万的款,最后发现三年后因为户主三年不用这些卡,款全部被退了回来。

他才知道,她早就没使用和他有一丁点联系的东西了,包括信用卡和储蓄卡。

最开始担心她没钱用,后来冷瑶说,安心瑜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一些奢侈品,他立刻让管家整理当年清单,的确发现上千万的珠宝首饰少了许多,他的心突然放松下来,起码她不会落魄到无钱可用。

可没想到,事实如此残酷。

“当年为什么不找我?”他七年来甚至没了孝心,觉得即使母亲因此而成了植物人,他也希望她回来填补他空了的心。

可再见到她,他还是忍不住痛恨她的残忍。

安心瑜眼眸微凉,没有回答。

她站直身体,伸手解纽扣,“姜总还没有出价呢,不知道现在的我两个月能值得多少价钱!”

一颗纽扣解开,露出她精致的锁骨。

第二颗纽扣解开,露出她白玉一样的半边雪白肩膀。

正待解第三颗的时候,姜晟夜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指,触手冰凉,姜晟夜的心更冷,“值不了多少价钱,因为我嫌你脏!”

他紧紧捂着她的手,心中震荡,“从你嘴里说出来到底有几句真话。当年你带走了那么多珠宝首饰,即使是低价折买,也可保生活无忧!安心瑜,事到如今,你还在骗人!”

爱你成疾心难渡 主角: 安心瑜, 姜晟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