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染霜华 主角: 白幽, 上官琼

医女染霜华 主角: 白幽, 上官琼

第1章 重获新生

佑乾王朝,佑鹰十三年。

男子坐在龙椅上,若有所思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略带紫色的闪电自天空划过,随之,黄豆般的大雨倾盆而下。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信步走了进来,虽然外面大雨倾盆,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沾上一滴雨滴。只见他手持一个罗盘,罗盘的指针轻轻晃动着。

“国师,你来了。”龙椅之上的男子冲国师微微一笑,“怎么样?”

“陛下请看。”国师举起了手中的罗盘,罗盘指针晃动的幅度逐渐减小,最终定在了“东”这一方向。

男子眼睛微微眯起,转头看向了东面的窗子,雨滴连珠成线,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佑乾王朝,东方边境之处。

白幽睁开了沉重的眼睛,虽然大雨倾盆,但是她还是看清了自己现在身处一处河滩。她晃了晃脑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没有死?”白幽顾不得大雨,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看着缩小了一倍的小手,一时间有些茫然。

她还记得,自己是神冥组织排名第一的医生,在为执行任务归来的同伴诊治的过程中,发现了安装在同伴体内的炸弹,而就在发现的那一刻,炸弹爆炸了。

站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就在这时,一段陌生的记忆冲进了白幽的脑海。

白幽,十三岁,佑乾王朝白府千金,其父白敬宇乃是佑乾朝左相,两年前外祖一家获罪被贬,白家非但没有帮忙,在此之后更是落井下石的废了母亲林氏,使得白幽母女在白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在此之后,白家忽然常常莫名丢东西,鸡鸭鱼等也莫名死亡,这时白家雇佣的算命大师在白家一阵施法之后,指着白幽说道:“此女乃灾星落世,不宜留在府中。”

因为算命大师的一句话,白幽及其母亲还有弟弟被祖母派到了东方边境的封地之中,自生自灭。

待看完记忆之后,白幽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自己这是穿越了,只是名字却没有变。

“被算计了?白府么?我们慢慢玩……”白幽握紧了拳头,那双皎洁的眸子眯了眯。

“谢谢。”白幽话音刚落,便传来了一句悠悠的道谢声,声音略显稚嫩,随着话音落地,白幽只觉得自己的脑海轻快了一些。

看来这身体的原主怨念很深啊,但是,有那样的亲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由于占据了这具身体的缘故,白幽对白家也带了一些厌恶之感,况且自己既然占据了这个身体,那么帮她报仇,对白幽来说也是分内的事情。

白幽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躲到了一棵树下,她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当她打算认一下路的时候,一阵声音传来。

“都怪你,本来想卖个好价钱的,这下好了,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也不能怪我啊,谁能想到她年纪小小的,竟然不怕死的跳河啊,不过这一带的河流比较缓,估计就在这一片了。”

“你可要好好找找,醉烟楼可是出五十两银子来买她呢,只要这事成了……”

声音断断续续传来,随着二人的声音,白幽的记忆中,又多出了一些东西。

自己的母亲被蛇咬伤,在知道药材之后,白幽独自来到山上为母亲采药,但是在路上却被人打晕,在晕过去之前,她看到了对方的面容,正是村里的李勇。

声音越来越近,白幽往深处缩了缩,她现在可不是之前神冥组织的神医,而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而且神冥的理念便是不可以轻敌,老虎博兔子仍需尽全力,何况人呢。

随着脚步声,只见两个人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不是别人,正是李勇跟她的媳妇。

“哎?怎么可能会没人?”李勇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该不会被冲到下游去了吧?”李勇的媳妇王氏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可能,在这附近找一下吧,我估计她可能是醒过来之后藏起来了。”李勇说完,开始带着王氏转向了四周。

白幽捡起了一块小石子放到手中颠了一下之后,微微一笑,冲着王氏的后脑勺打了过去。

“哎呀,谁打我。”王氏惊叫道。

“有人吗?难道是那个小丫头?”李勇急忙的看向四周。

白幽微微一笑,就在这时,一阵“轰隆隆”的水声传到了白幽的耳朵里,她听力一向灵敏,在听到水声之后,她又转头看向了李勇夫妇。

仔细的听着水声,她捡起两粒小石子,瞄准了李勇夫妇的脚踝。

水声越来越大,就在李勇夫妇也注意到不对劲的时候,白幽运用巧劲,将石子打了出去。

“哎哟。”随着惊呼,李勇夫妇双双掉入了河中,正当他们缓过神来,站稳跟脚的时候,洪流到了。

随着“轰隆隆”的声响,二人瞬间便被洪流吞没,转瞬间便失了人影。

待两人从自己眼前消失之后,白幽拍了拍手,至于两人的生死,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白幽的信条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十倍还之。

白幽站起身来,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一座山走了过去,如果她的记忆没错的话,那里应该是有一处山洞的。

走近之后,果然发现了那个山洞,待白幽走进山洞之后,忽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这不由得使她皱起了眉头。

“出去。”冷冽的声音自山洞深处传来,白幽瞬间警觉了起来,她虽然是神冥组织的医生,但是该有的功夫并没有落下,而如今竟然有人在自己身边,却没让自己发觉,如果对方有恶意的话……

白幽不由得额头渗出了冷汗,她谨慎的看向山洞深处,待眼睛渐渐适应眼前的黑暗之后,她看清楚了眼前的那个男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他额头的火红色火焰印记,虽然眼前入目一片昏暗,但是白幽还是看到了他那张绝美的面容。

哪怕是在现代见惯了小鲜肉的白幽,一时间不禁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2章 前世别墅

男子皱着眉头,一脸不悦的看着白幽,“出去。”

白幽目光下移,只见男子的一只腿上沾满了鲜血,瞬间她便放下心来,感情这就是一个色厉内荏的主啊。

不顾男子的反对,白幽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毫不掩饰的直白的看着他的面容。

男子一脸厌烦的看着白幽,“看够了没?看够了就赶紧出去。”

“没看够。”白幽勾起一抹笑,“就算看够了又怎样?看够了我也不想出去,且不说外面下着大雨,这山洞是你家的挖的?我偏不走,你能拿我怎样?”

就在这时,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白幽皱着眉头,走到了山洞门口看了一眼,只见河水已经漫过河堤,马上就要奔着这边来了。

白幽回到山洞之中,看着男子说道,“河水决堤了,走不走?”

男子别过头去,并不看白幽。

白幽看了看山洞外面,雨还在下着,并且有愈下愈大的趋势,而白幽现在身上湿哒哒的,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再出去淋雨了。

回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白幽发现了石洞的一边堆满了枯草,白幽扒拉了几下枯草,发现后面竟然有一条山道。

男子自然也将这一切看到了眼里,但他只是淡淡的看着,并没有出声。

“走不走?”白幽看着男子,又问了一遍。

男子这次并没有回话,而是将头转向了一边,不去看白幽。

“不是我说,就你这腿,如果沾水发炎,可就不好治了,严重点可能要截肢。”或许是感觉到男子并没有恶意,白幽身为一个大夫的责任心又升了上来。

男子皱了皱眉,虽然他没听懂白幽的意思,但是也知道沾水之后对自己的伤口并不好,只是他还是没有什么动作。

见男子不回话,白幽径直走到男子面前,伸手探向了他的腿。

“你干嘛?”男子反手一推,白幽便摔倒了地上。

猝不及防的白幽被摔了个结结实实。

“帮你看一下伤,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白幽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喂,你这腿要是还想要的话,咱们还是躲一下这水比较好,你确定不跟我过来?”

男子还是没有回话,白幽此时抬起头看了一下山洞外面,只见水已经漫上了山坡。虽然这个山洞的地势还算高,但是照这样下去,被水淹也是早晚的事。

“既然你不走,我自己走了啊。”白幽说着,转身走向了山道。

“等等。”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

白幽回过头看向男子,她可不是这么有耐心的人,之前对男子的好奇心也不过是因为他长得好看罢了。

“扶我一把。”男子看着白幽说道,深沉的目光简直能让人陷进去,看得白幽一下子便心软了。

白幽走到男子身边,看了一眼他的腿,索性男子只是伤到了一条腿。

白幽费力将男子扶了起来,男子的重量一下子压到了她的身上。

“好重!”这是白幽的第一想法,随即便嗅到了一股独属男子的味道。

白幽忍下心头的想法,驾着男子走向了山道,这条山道很明显是人为开辟出来的,而且是一路向上的。

走了一会儿,白幽便将男子扔到了地上,“好重,就到这里吧,水估计漫不到这里。”

白幽这一放,其实也有些报复的心理,毕竟自己刚刚可是被男子甩了一下,她控制好角度,这一摔,肯定会碰到男子的伤口。

男子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白幽,连声冷哼都没有发出。

这不由得让白幽对他又高看了一眼,刚刚虽然被推开,但是白幽也看了一个大概,他的伤绝对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说是血肉模糊都不为过,有些地方还混着衣服的碎片,而这样男子却都能忍下来,可见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主。

白幽在男子的前方坐了下来,就在这时,男子缓缓开口了,“都说最毒妇人心,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你确定要这个语气跟我说话?”白幽语气怪异的看着男子说道,“如今你为鱼肉,我为刀俎,身为弱势的一方,你不知道收敛一点吗?”

刀俎?鱼肉?这个说法倒是有意思,男子顿时对白幽升起了一丝兴趣,就在这时,山洞中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找你的?”白幽冲男子努努嘴。

“你怎么不说是找你的呢?”男子看着白幽,显然认为她是本地人了。

“怎么可能。”白幽神色忽然黯淡了下来,“我娘被蛇咬伤,如今还躺在床上,而我的弟弟,现在才六岁,你觉得可能会是来找我的么?”

“再说。”白幽忽然撅起小嘴,看上去倒有些可爱,“他们看样子便是奔着山洞来的,若是不知道你的落脚处,怎么可能?而我不过是路过的闲人罢了。”

男子看着白幽,眼睛里涌上了弄弄的兴趣,这是他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一个小姑娘,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山洞中的人像是发现了这条山道,走了进来。

白幽抬眼望去,只见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带着一个背着药箱的老人走了过来。

那侍卫见到男子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这个便是属下找到的大夫,先让他为您诊治一下吧。”

“嗯。”男子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

那名大夫见状,也不敢怠慢,立马便弯下了身子,仔细的打量起了男子的腿。

过了一会儿,那名大夫才站起身来,一脸为难的看着男子,“你这腿已经骨折了,而且这些烂肉和衣服混在一起,也应该刮去,但是我并没有带止痛散,那痛,恐怕一般的人没法忍受。”

“没事,你尽管按你的来就好。”男子不痛不痒的说道,仿佛那腿不是他的一样。

“可是……”大夫皱着眉头,一脸的纠结。

白幽见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将双手背在背后,然而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绝对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她前世的别墅。

第3章 出手相救

虽说是别墅,是她的家,但由于医者的习惯,已经被她改造成了一个私人诊所,而且中西医结合,药房、手术设备一应俱全,有时组织里的人也会来她这里进行医治。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桌子上的止痛药膏,这是组织里开发出来的药品,事实上,白幽家里存着很多组织研究出来的药品,没办法,谁让她是首席医生呢。

就在她把注意力集中到止痛药膏上面的时候,那药膏忽然出现在了白幽的手中,这下子让她更加惊讶了,虽然白幽背着手,但是她可以确信忽然出现在自己手上的便是那桌子上的止痛药膏。

意识回归,白幽看到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

白幽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侍卫模样的人,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小小的走了一下神,就变成了眼前的样子。

“你是谁?接近我家主子有什么目的?”只见那侍卫模样的人冷冷的问道。

“算了于健,一个孩子而已。”白幽还没来得及回答,男子便开口了。

“可是……”于健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男子打断了,“这么疑神疑鬼的可不好,你看她那小身板,能做到什么吧。”

待男子说完,于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白幽,随即便将剑放下了。

白幽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被小瞧了的感觉,不过对于男子的维护,她倒是放在了心上。

看着一脸为难的大夫,白幽忽然开口了,“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帮我?怎么帮?”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白幽。

白幽将手中的止痛药膏拿了出来,组织出产的东西无一例外的全是精品,这个药膏的作用是阻止传出神经将痛这一信号传到作用器的,因此只需抹到受伤部位的周围便可以了。

似乎是看出了男子眼中的疑惑,白幽开口解释道,“这是我从西域那边得到的止痛药膏,而且就只有这么一支了。”

于健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男子打断了,“让她试试。”

得到了男子的许可之后,白幽跪坐到了男子的腿前,待仔细看清男子的伤口之后,白幽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伤势比白幽之前预估的还要严重,看到这里,白幽不由赞叹的看了男子一眼,这伤势如果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怕是再壮的大汉也要痛的要死要活,而男子却如同无事之人一般。

感受到白幽的目光,男子嘴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白幽并没有理会男子,而是转头看向两人,“有酒吗?”

就男子的伤口,不消炎是不行的,待得到肯定答复之后,白幽先扯掉了男子腿部周围的衣服,而男子看着白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由得嘴又抽搐了几下。

一个女子,扯男子衣服扯的这么理所当然,白幽是他见到的第一个。

待扯下衣服之后,白幽在男子受伤部位的周围抹了一层药膏。

男子只觉得涂上药膏之后,受伤的地方变得凉凉的,痛处仿佛一下子消失了一样,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多看了白幽两眼。

白幽此时可没有空管他,只见她接过大夫递过来的酒,毫不犹豫的倒在了男子的伤口处,男子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到痛,但是被这么粗鲁的对待还是第一次。

“好了,消炎完毕。”白幽站起身拍了拍手,然后对着大夫说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看到白幽的药确实起了效果之后,大夫也不再推辞,转身便为男子诊治起来。

而白幽则背对着众人坐着,实际上却是在看自己的手腕。

在那里多出了一个胎记,那是一朵花的形状,而白幽将手放到胎记上面的时候,自己的别墅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令白幽惊讶的是,原来桌子上已经被拿出来的止痛药膏,现在又出现在了桌子上,白幽看看自己手中的药膏,心道难道这个空间的东西用完之后会自己再生成新的?

得到这个发现之后白幽并没有立即进行实验,毕竟现在不是试验的时候,转身看了一下大夫和男子,男子的伤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而男子的视线,则是盯着自己手中的止痛药膏。

被这么盯着,饶是白幽的厚脸皮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何况是这么漂亮的美男呢,但是这么白给又有些不甘心。

“想要?”白幽摇了摇手中的止痛药膏。

男子并没有说话,但是白幽却感受到了他的情绪。

白幽叹了一口气,谁让自己对帅哥没有抵抗力呢,况且看样子,他的心肠并不坏。

但是就这样白白的送给他,白幽心里又有些不甘心,“卖给你,你开个价。”

“我这里就只有十两白银,你看……”男子有些为难的说道,他自然知道这药的价格肯定不止这些。

“十两白银?足够了。”白幽说完,将药膏递给了男子,接过了男子递过来的碎银。

“既然这样,那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我们互不相欠!”白幽说完,顺着山道继续走了下去,而男子也并没有阻拦。

待白幽自视线中消失之后,男子才将目光转了回来,而此时,男子的脸上竟挂着一抹笑容。

于健看到自己主子这样,不由得有些惊讶,但是他谨记着自己的职责,并没有多嘴说什么,只是在心中暗暗的记住了这个小姑娘。

而此时白幽顺着山道,竟走到了一个新的山洞,看着外面的大雨,白幽从别墅中拿出了一个打火机,生了一堆火,然后围着火堆坐了下来。

当然,在等雨停的这个时候她并没有闲着,她重新将目光放到了手腕上的胎记之上,这个胎记她前世就有,不过前世的胎记是青黑色的,而这一世的,则是火红色的。

这不由得让白幽有些意外,但是她也没有纠结于此,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存在于胎记里面的别墅上。

第4章 白府来人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布置,熟悉的设施。

看着自己生活了若干年的别墅,白幽心里可谓是百感交集,但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自己能做的,便是向前看,既然上天给了自己这个机会,那么她说什么也不能浪费。

就在白幽这样想着的时候,一阵冷风自山洞口灌入,白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意识也从空间退了出来。

看了一下自己单薄的身子,白幽叹了一口气,从别墅中拿出了一包板蓝根,热水和杯子,然后为自己泡了一包药来预防感冒。毕竟自己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虽然有着前身的记忆,但是如果自己身子骨差的话,会极大的限制自己。

喝完药之后,白幽只觉得身上暖乎乎的,又休息了一会儿,白幽见雨渐渐停了之后,便将火灭了,然后顺着原主的记忆回到了村落。

刚刚入村,便看到了身形狼狈的李勇夫妇。

李勇夫妇见到白幽,则是一脸见到鬼的表情,而白幽看着他们两个的表现,则是觉得很有趣。

不错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看着两人的表现,白幽忽然想吓吓他们。

“哎,李伯、婶子,你们还好吗?我刚刚下山的时候听人说啊,这大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唯独这河流决堤了。他们都说这是河神发怒了呢。”

李勇夫妇的表情阴晴不定,白幽知道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很相信鬼神的,于是愈加放肆的说道,“他们都说有人办那伤天害理的事,引得河神发怒,所以才降下灾祸。哎?你们衣服怎么都湿了啊?”

李勇夫妇神色不定,匆匆的回到了家,而白幽也没有过多的为难他们,她也顺着原主的记忆,回到了自己的家。

刚推开家门,记忆中名叫白瑞的弟弟便扑到了自己的怀里,“姐姐,姐姐你没事吧,昨晚下好大的雨,我好怕……”

说着说着,小家伙竟然哭了出来。

白幽前世并没有弟弟,但此时看着这个小家伙,心里却涌上了浓浓的关爱之情,或许跟原主的记忆有关,也或许是因为白幽确实喜欢这个小家伙。

白幽将手放到了白瑞的背上,然后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

被白幽安慰了一会儿,白瑞终于停止了哭泣。

“走,我们去看一下娘亲吧,我采到了草药。”白幽说道。

“嗯!”白瑞狠狠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带着白幽进了屋。

白幽虽然没有采到草药,但是在她的别墅里可是有着各种草药的,包括一些稀少的不常见的草药。

白幽根据记忆,为自己的母亲配出了草药,其实被蛇毒咬伤最好的办法便是使用血清,但白幽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只能配一些抑制蛇毒的药。

在看到林氏之后,白幽松了一口气,伤口并没有发黑,这说明其实咬伤林氏的并不是一条毒蛇,大概是古人见识比较少,所以才弄错了吧。

给林氏熬了一些安神的药之后,白幽这才有些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衣服换下,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大门便被人敲响了。

林氏还没有醒,弟弟还小,白幽叹了一口气,起身开了门。

来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嬷嬷样子的人,她一看到白幽,便将她抱到了怀里,“哎呀我的小姐,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啊,哎我苦命的小姐。”

说着说着,声音里便带上了哭腔。

白幽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好一会才想起这是之前自己还在白府时服侍自己母亲的李嬷嬷,当下便将李嬷嬷引到了客厅。

虽说是客厅,但简陋的就只剩下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而且经过了昨晚的暴雨,有些地方还漏着水。

李嬷嬷看到这个情况,不禁又有些悲从中来的样子,拿出手帕便开始掩面哭泣,哭了一会儿,发现白幽非但没有安慰她,反而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之后,才渐渐收住了哭声。

“小姐,夫人呢?”待李嬷嬷平静下来之后,她看着白幽问道。

“母亲之前被蛇咬了一口,现在在床上歇着呢,不过李嬷嬷,您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白幽不冷不淡的说道。

“什么!夫人她被蛇咬了?哎我苦命的夫人啊。”李嬷嬷作势又要哭,却被白幽打断了。

“嬷嬷,母亲现在受伤,需要静养。”

李嬷嬷这才讪讪的停止了哭泣,她看了一眼白幽,总觉得她哪里变了,但是具体是哪里又说不上来,不过是比之前大胆了一些。

就在这时,林氏的声音悠悠的从房内传来,“幽儿,谁来啦?”

白幽还没来得及回答,李嬷嬷便冲到了房中,抱着林氏便哭了起来。

白幽缓步走到门口,环着胳膊看着相拥而泣的两人,并没有前去相劝的意思,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停止了哭声。

林氏看着李嬷嬷,眼中还含着泪花,“嬷嬷,你在府中的休假也不多吧,这次特意来看我,我心里真的是过意不去。”

“我这次来,可不是单纯来看夫人的,而是要带夫人还有小姐少爷回府的。”李嬷嬷拍拍林氏的胳膊,“苦日子熬到头啦,这次回去,夫人您尽管享福吧!”

“老爷把禁令撤销了?”林氏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是啊,所以说,老身前来,就是接夫人您回去享福的啊。”李嬷嬷说道。

林氏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老爷怎么突然间便将我们娘仨接回去呢?”

“还不是因为那三皇子。”李嬷嬷拍着林氏的手,“咱家小姐可是从小便与三皇子定亲的,而如今三皇子赈灾有功,现在已经班师回朝了。小姐已经十三岁了,还有两年就可以成亲了。”

“我林家已经落魄,当初的婚约,现在还作数?”林氏有些不敢置信。

“当然作数啊,总之,我们现在先要回府,之后的事,再慢慢合计吧。”李嬷嬷说道,“这里也没有要收拾的东西了,咱们赶紧走吧。”

第5章 回府

白幽也是看过前身记忆的,她可不相信那个叫白敬宇的爹有那么好心,八成是怕三皇子想起了自己这个未婚妻,而自己又不在,怕皇子怪罪下来吧。

毕竟据前身的记忆,三皇子还是很得圣宠的,如今又立了功,如果他忽然想到了自己这个未婚妻,而白敬宇又交不出来,那么……

想到这里,白幽不由得勾了勾唇角,自己刚想帮前身报仇,白家后脚就送来了这个机会,如果她再不抓住的话,那可就是傻子了。

随着娘亲和弟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几人便上了白家的马车,而村子里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无不羡慕至极,要知道,马车那可是达官贵人才可以坐的。

林氏母子三人坐在马车上,白瑞轻轻靠着林氏睡着了。

白幽的东西并不多,其中一项原因便是她发现不仅别墅里面的东西可以拿出来,而且外界的东西也可以放到别墅中。

白幽靠着车窗,看着窗外的景色,但是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不对之处。

哪怕是白幽,也知道京城在西边,而现在马车很明显并不是向西而行,而且看样子,走的也并不是官道。

“哼。”白幽在心底冷哼一声,转瞬间,她便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看来自己这个爹,并不想让他们娘仨这么顺利的就到达京城啊。

此时白幽的目光放到了桌子上摆放的桂花糕之上,随即心思一转,想出一条计策来。

她的别墅里,可不全是医人的药啊。

“娘亲,想那马夫驾车也是累了,幽儿想分一些桂花糕给马夫,可以吗?”白幽仰着头,眨着大眼睛看着林氏。

虽说林氏是夫人,但是在这时也是不敢做主的,不由得将目光放到了李嬷嬷身上。

李嬷嬷自然明白林氏的顾虑,随即开口说道,“小姐真是心善,这桂花糕,你便分与那车夫吧。”

“谢谢嬷嬷。”白幽冲着李嬷嬷笑了一下,随即端起了桂花糕,朝外面走去。

“伯伯,吃块桂花糕吧。”白幽眨着眼睛看着马夫说道。

虽说白幽开口的那一瞬间,马夫还有些怀疑和警惕,但是看到白幽那稚嫩的脸庞,他便放了下心来。

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小姑娘,而且涉世未深,这桂花糕可是从白府里带来的,就算这小丫头再怎么厉害,她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还能给自己下毒吗?

想到这里,马夫不由得笑自己多虑了,这丫头要是有那手段,能被扔到这荒郊野岭的,一待就是三年吗?

而且待会自己可是要杀人灭口的,如今让她放松一下警惕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马夫捏起了一块桂花糕,扔到了嘴里,嚼了两口便咽了下去,不得不说,白府里的东西都是极好的,桂花糕虽已咽下,却唇齿留香。

而在看到马夫吃下桂花糕的那一瞬间,白幽的神色便变了。

“说吧,你是谁派来的。”白幽冷冷的说道,“当然,在那之前,你最好先把方向换回来,如今的路,可不是去京城的吧?”

马夫的神色变了变,刚想开口说话,却被白幽打断了,“伯伯,在说话前,你可要清楚一点,你是拿你的生命在讲话。”

马夫的神色一变再变,视线终于落到了桂花糕之上。

白幽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是在桂花糕里下了毒,现在,你应该能感受到你身体的力量在流失吧?”

马夫静下心来感受了一下,瞬间冷汗便流下来了,的确,他感受到自己的内力在流失,一脸惊骇的看着白幽,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还真的在桂花糕里下了毒。

“解药呢,只有我这里有,你也练过武吧?想来,也是不愿意成为一个废人的吧,而且,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白幽忽然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马夫看着白幽,随即拿着马鞭,狠狠的抽了一下马儿,将方向换了回来。

“聪明。”白幽笑着坐到了马夫的旁边,“来跟我说说,是谁派你来的?”

马夫知道自己放弃任务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算是背叛了白敬宇,于是便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和盘托了出来。

白幽是府里的二小姐,在她的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名叫白凤,而这白凤生的漂亮,也深得白敬宇的宠爱。

三皇子此次赈灾成功,宫里已经有传言,说要立三皇子为太子。

白敬宇当然不可能将白幽嫁过去,在他看来,白凤才是他唯一的嫡女,于是便有了这一出。

“也就是说,白敬宇是想偷偷的灭了我们娘仨,然后对外说是意外?”听完马夫的解释,白幽歪着脑袋看着马夫说道。

“可以说是这样。”马夫点点头,并没有反驳,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照这样下去,没命那是迟早的事情。

好在白幽也没有过多的难为他,只见她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黑色药丸,看都不看的扔给了马夫,“吃了吧,虽然不是解药,但是可以缓解你的情况。”

马夫也没犹豫,接过药丸便吞咽了下去。

果然,在他咽下药丸之后,内力不再瓦解,精神也好了几分。

“暂时我只会给你缓解的药,并不会给你解药,如果你表现好的话……”说到这里,白幽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马夫却听懂了她的意思。

“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马夫保证的说道。

此时白幽也很期待,与自己这一世的父亲相遇。她很想看看,能将自己的结发妻子与亲生骨肉毁尸灭迹的父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似乎是看出了白幽的想法,马夫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在府里的时候他可听说这个白幽是一个懦弱的人,如今看上去,她虽然年龄小,但是心计却深得让人看不到。

仿佛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可以草菅人命的罗刹……

第6章 再相见

经过半月的奔波,一行人终于到达了京城。

到达京城之后,白幽心中松了一口气,京城相对来说就安全多了,至少刺杀之类的事情,在天子脚下还是很少见的。

就在一行人进入城门之后,却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只见大街上熙熙攘攘的站满了人,而且人们兴致勃勃,满脸期待的看着城门方向。

白幽有些好奇的站起身来,也冲着城门口望去,一辆紫檀木打造的马车自城门方向而来,在看到马车的那一瞬,原本还在观望的人们瞬间兴奋了起来。

“三皇子!三皇子!”不知道谁先开的头,人们开始喊着三皇子,气氛可以用狂热来形容。

似乎是受到人群的感染,白幽也对这个三皇子,也就是说自己的婚约者产生了好奇。因此她仔细的看着马车,恰好此时,一阵风吹过,马车的帘子被吹了开来,三皇子的面容也暴露在了世人的面前。

一瞬间,白幽的视线竟与三皇子对了个正着,那绝美的脸,以及额头上的火焰胎记,是那么的熟悉。

三皇子看着白幽,缓缓的勾了勾唇角。

此时,白幽身边的人开始嚷嚷,“三皇子对我笑了,三皇子竟然对我笑了。”

“胡说,他明明是对我笑的。”那人旁边的人不满的辩道。

“不过话说回来,三皇子,生的是真的好看啊。”旁边的人并没有继续辩解,而是痴痴的看着马车说道。

白幽则是缓缓的勾起了唇角,没想到竟然是他,这下,有意思了。

在帘子合上的那一瞬间,三皇子便给于健布置了任务,“去查,她的身份来历。”

“是。”于健简单明了的回答道。

待三皇子一行人离开之后,马车又开始缓缓前行,终于,停在了白府的门前。

李嬷嬷搀扶着林氏下车之后,便走向门口,向守门的人通报了一声。

守门的人并没有立马放行,而是轻蔑的看了林氏一眼,转身进入了府中通报了。

白幽一行人则是站在门口,过了好一会儿,通报的人还没有回来,白幽明白,这是那所谓的父亲给自己的下马威。

又等了好一会儿,通报的人才出来,只是看林氏一行人的目光更加不善,尤其是看白幽的目光。

但是白幽并没有在意,在来之前她就做好了准备,毕竟,自己可不是来游玩的,而是来复仇的。

替枉死的前身,报仇。

白瑞一直抱着林氏的胳膊,一脸害怕的表情,毕竟他离开白府的时候,还不记事。

看着白瑞的样子,白幽对白府的感情又冷淡了几分。

守门的人将林氏一行人引到了前厅,而此时,一名管家模样的人看到林氏,立马堆着笑走了过来。

还没待他开口,白幽便缓缓的说道,“白府这办事效率,还真是不怎么样啊。”

管家闻言,自然知道白幽所指之事,堆笑说道,“看门的人是新来的,不识台面,老爷夫人们还在前堂候着呢,老太太也在,还望二小姐先随老奴去见一下老夫人,至于这下人,回头您尽管责罚就是了。”

白幽闻言没有再说些什么,毕竟这些做下人的,都是要听主子话的。下人的态度一大部分反应了主子的想法,因此白幽也没有过多的为难管家,毕竟主菜,可是在后面呢。

想到之后就要跟那个便宜爹见面,她可是非常的期待呢。

管家带着白幽一行人来到了正厅,途中经过了雕琢精致的假山群,以及群芳争艳的花园,还有一个养着锦鲤的池子。

不得不说,白府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府邸,可见白敬宇在朝廷也是受宠的。

不过,这一切不会继续下去的,白幽想着,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路上,白幽也在思索,三皇子有功,那么为什么白敬宇要派人杀自己灭口呢,如果自己真的被灭口的话,那么回头三皇子问起的时候,白敬宇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在经过假山的时候,白幽听到了两个丫鬟的谈话,白幽的听力当初可是专门训练过的,因此哪怕声音极小,白幽也能听到个七七八八。

“你说,二小姐回来之后,谁才是府里的嫡女啊,毕竟三皇子当初的婚约者,可是白府的嫡女,虽说二小姐当初是王府的嫡女,可如今林氏却是被废了啊。”一个丫鬟轻声说道。

“嘘,小声点,这些事情可不是我们该议论的,不论谁才是嫡女,都与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做好我们本份的事情就好了。”另一个丫鬟赶忙说道。

虽然两人在这里嚼舌根,但是却很好的给白幽解答了疑惑。

白幽搜索了一下记忆,虽然之前就听马夫说了白凤的事情,但是白幽却一时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确实是有一个长相漂亮的姐姐。

再拐过一条长廊,只见一座气派的房屋出现在眼前,门前守着两个脸蛋精致的丫鬟,这就是正厅了。

林氏半低着头,虽然白敬宇将她唤了回来,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受宠的事实,因此再来到这个地方,竟有些慌乱。白瑞就更别说了,对他来说像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初次见到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人,他紧紧地拉着白幽的手。

白幽倒没流露出过多的情绪,虽然白府的景色确实很好,但是前世的那些名胜古迹白幽也没少去,况且她早就做到了不喜形于色。

众人进入正厅之后,只见一穿着华贵的老妇人端坐正首,她妆容精致,脸上虽有些老态,但不难看出保养还算得当,倒也耐看。

老妇人的左手边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壮年男子,只见他身着一件藏色长袍,腰上别着玉佩,面容刚毅,只是板着一张脸,平添了几分严峻之感。

记忆中,父亲也曾与自己玩耍过,而如今,看着他冷峻的面容,白幽能感受到原主的几分萧瑟之感。

挨着白敬宇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但是身材已经走样的女人。

第7章 入住梅园

在看到那个女人的一瞬间,白幽的脑海中涌上了一个字——俗。

穿金戴银,但是头上的金钗,白幽粗略一看,大概也有四个以上,更别说手腕上戴的镯子之类的。

不用想也知道这便是白敬宇现在的夫人沈氏了,只是,白幽撇了撇嘴,真的没想到白敬宇的眼光竟然这么的差,这种人,白幽多看一眼都觉得是对自己眼睛的侮辱。

别过眼去,入眼的白凤。

白凤真当得起美人二字,只见她腰段婀娜,盈盈可握,五官更是精致,而且透着一股灵动的感觉,一头黑发如缎如瀑,哪怕是放到现代那个整容遍地的某国,也算得上是一个美女了。

林氏进屋之后,便给老夫人请了安,白幽也紧跟着拉着白瑞请安之后,老妇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嗯。”

白幽抬起头,却正好对上了老夫人的视线。只见老夫人眼中的嫌恶毫不掩饰,她看着白幽说道,“你父亲也是念及旧恩,这才将你们母子三人接了回来,你们要感恩自己的父亲。”

听着老夫人堂而皇之的话语,白幽只觉得可笑,“对,父亲最是念旧情。”

白敬宇听完这句话,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谁不喜欢被人夸呢?但是白幽的话显然没有说完。

“想当年,父亲和沈氏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父亲当年家世贫寒,幸而得到了沈家的帮助,才得以进京赶考。”

顿了顿,白幽又说道,“当年父亲和沈氏可是定了亲的,不过不知为何,在高中状元之后却娶了母亲,但是父亲可是念及旧恩的人,所以将沈氏扶正……”

白幽还没说完,便被白敬宇打断了,“闭嘴。”

虽说白幽说的是实话,但是白敬宇最是忌讳别人提起他落魄时的模样,如今听到白幽这样说,心中自然是不快的。

然而更不快的却是沈氏,只见她拿起一个茶杯,朝着白幽便扔了过来。白幽稍微后退了一步,便躲了开来。

“我倒不知道你个丫头竟是如此的牙尖嘴利,看来是在那乡下养着,所以连教养都没了吧。”沈氏气冲冲的说道。

“幽儿说的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幽儿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白幽说着,毫不避讳的直视着沈氏。

沈氏一下子便被惹恼了,她站起身,快步走向白幽,抬起手就想给白幽一个巴掌。

白幽冷眼看着沈氏,然而让她心寒的却是,她的便宜老爹,还有老夫人,没有一个有出手阻拦的意思。

白幽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她稍稍一退,沈氏便扑了个空,她那一身肥肉带着强烈的惯性,一瞬间竟向着地上倒去。

而且她倒向的地方,正好倒着她扔下的茶碗,茶碗四分五裂,沈氏也不负众望的跌到了茶碗之上。

鲜血自掌心流出,吃痛的沈氏哇哇的叫了出来,只见她回过头,作势又要扑向白幽,但这次却被老夫人拦下了。

“住手!看看,看看,像什么样子。”老夫人拿着拐杖,指着沈氏说道。

“父亲,母亲受伤了,快宣大夫给母亲看看吧。”白凤急忙跑到沈氏旁边,抬起头,睁着大眼睛看着白敬宇说道。

白敬宇大手一挥,“带着沈氏下去疗伤吧。”

“谢父亲。”白凤楚楚的道了谢,拉着沈氏就要出门。

但是沈氏明显有些不甘心,她指着白幽说道,“你就是个贱人,没人疼的野孩子,早晚你会得报应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白凤捂住了嘴。

毕竟白幽也是白敬宇的女儿,这样当众骂白幽,实际上也是在打白敬宇的脸。想到这里,白凤急急忙忙的解释道,“母亲她受了伤,脑子一时有些糊涂,还望大家不要介意。”

好在白敬宇也没有计较的意思,只是摆了摆手,让沈氏退下了。

看到这一幕的白幽更加心寒,她知道沈氏在白家几乎一手遮天,但也没想到她能做到这个地步,而且看样子,沈氏并不像是有城府的人。

被如此对待,白幽虽然心寒,但转念一想,这样才有游戏的必要,不是吗?

待白凤和沈氏退下之后,那管家迅速来到了白敬宇的旁边,然后在白敬宇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林氏降为姨娘,月供下人按姨娘的分量算,入住梅园。”白敬宇匆匆吩咐完毕之后,便离开了正厅,随管家离开了。

由李嬷嬷带路,林氏三人很快便来到了梅园,虽然院子有些小,但是却素净,白幽对梅园倒还满意。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按照白敬宇的意思,白府是容不下他们的,而这忽然改变的态度,却有些让白幽难以捉摸了。

同时,兰花苑。

沈氏和白凤在得知白敬宇将白幽留下之后,也是有些恨得牙痒痒。

白凤眼中的担忧抑制不住,“娘,你说白幽留下的话,这婚事,是不是就轮不到我了啊。”

“不会,你可是白府的嫡女,今晚我会去问一下你的父亲,凤儿,你可是以后要当皇后的人。”沈氏拍了拍白凤的手背,安慰白凤说道。

“嗯。”或许是皇后一词安慰了白凤,她渐渐冷静下来。

此时,白敬宇的书房。

“属下办事不利,请主子责罚。”跪在地上的人,赫然便是之前去迎接白幽的马夫。

“不,你做的很好。”白敬宇非但没有责罚,反而夸奖道,“刚刚从宫中传出消息,三皇子他在作战中伤到了腿,而且经过诊治,这腿是没办法恢复如初了。”

“我朝历代便有规矩,凡是残疾的人不可以参加朝政,更不可以继承王位,也就是说,三皇子虽然有功,但是确是与皇位无缘了。”白敬宇缓缓说道。

“将白幽嫁给一个无法成为皇帝的皇子,倒也是个不错的联姻。”白敬宇想到这里,对着车夫笑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属下并不想要奖励,为主子分忧,便是属下的责任。”车夫依旧跪着,声音诚恳的说道。

第8章 三皇子的伤

马夫的言语无疑大大的取悦了白敬宇,白敬宇非但没有治他的罪,反而大大的奖赏了他。

此时,白幽与林氏收拾着梅园里的东西,虽说白幽对这梅园还算满意,但是整体来说,梅园在白府并不算是多么好的院子,由此可见,林氏在白敬宇心中的地位,并不高。

白幽陪着林氏将梅园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按照惯例,姨娘是应该有两个丫鬟,四个粗使丫头的,但是直到白幽他们将房屋收拾完,也没看到下人的影子。

白幽坐在床上,支着脑袋想着今天的事情,白敬宇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留下他们,至于原因,相信自己今晚上就会知道了。

很快便到了夜晚,厨房的人理应送饭过来,但是直到天黑,才只有一个丫鬟端来了饭菜,说是饭菜,却是残羹剩菜,林氏三人倒是吃的平静,李嬷嬷却是不乐意了。

“怎么说夫人您也是一个姨娘,他们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你呢?”李嬷嬷看着桌上的饭菜,迟迟不肯动手。

白幽眼底光芒一闪,却并没有说话,李嬷嬷看似是在为林氏打抱不平,但言语间却有些挑拨离间的意思。

白幽一开始便知道沈氏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这残羹剩饭,应该只是一个开始,但是她白幽,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待吃过晚饭之后,李嬷嬷又开始了碎碎念,“哎,真不知道老爷他安得什么心,竟然将夫人您安排到这个院子里来。”

“这个院子?怎么了?”李嬷嬷的话引起了白幽的兴趣。

“这个院子是之前给一个小妾住的,而且那个小妾并没有名分,虽然是一个小院子,但是对一个小妾来说,也是很好的恩赐了,因此那小妾也没有不开心,反而兴高采烈的装点着这个院子。”白幽的追问引开了李嬷嬷的话匣子。

“但是,好景不长,就在那个小妾住到这个院子里的第三个月,忽然传出了这个院子闹鬼的消息,很多人都称自己亲眼见过一个穿白衣服的女鬼。”李嬷嬷此时的声音带了些阴森,而白瑞看模样,显然在害怕。

林氏也是一脸不安的模样,唯独白幽,却是一脸兴致勃勃,因为她知道,世界上本就没有鬼,而且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可怜那个小妾,那个时候明明有了身孕,却被吓得日渐消瘦,哪怕是将这件事告诉了老爷,但是老爷却说,天子脚下哪有什么鬼怪,根本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最后,那个小妾终于忍受不了自杀了,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后来人们对梅园就更加敬而远之了。”李嬷嬷略带害怕的说道。

白瑞害怕的紧紧地握着白幽的手。白幽看着白瑞,“害怕吗?”

“不怕。”白瑞害怕的发抖,但是还是坚定的说道。

“嗯,这才是我白幽的弟弟,你要知道,害怕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变强,变强,再变强,然后鬼挡杀鬼,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白幽拍拍白瑞的脑袋,坚定地说道。

白瑞看着自己的姐姐,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姐姐变了,变得更加坚强,但是他喜欢这样的姐姐。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瑞儿会变强的,瑞儿要变强,然后保护母亲跟姐姐!”

白幽笑笑,她并没有选择安慰白瑞,而是选择了让他看清现实,的确白瑞的年纪现在还小,但是自己并不能保护他一辈子,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白府,唯有自己变强,才是最重要的。

林氏此刻也看着自己的女儿,自从女儿那天采药回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有些让她难以置信,她难以将现在这个锋芒毕露的女儿与之前唯唯诺诺的女儿联系在一起。

此时,白敬宇来到了沈氏的院子,刚进门便听到了沈氏的哭诉,“老爷,你糊涂啊!你将林氏留下,那咱们的凤儿怎么办啊,凤儿将来可是要当皇后的啊!”

“就是因为凤儿要当皇后,所以才将白幽留下了。”白敬宇坐到了床上,“三皇子,他已经无缘皇位了,他在这次平乱中受了伤,太医院所有的大臣都表示他怕是站不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留下她还是有点用处的嘛,老爷,今晚你要留宿吗?”沈氏放下心中的担忧之后,娇羞的看着白敬宇说道。

白敬宇看着肥胖的沈氏,一时间竟然打了一个冷战,“不了,我今晚还有些政务要处理,就不在这里留宿了,我过来就是为了跟你知会一声。”

说完,白敬宇再也不做停留,很快便离开了。

白幽此时也从马夫处得到了三皇子受伤的消息,丢给马夫一个缓解药丸,白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之前给三皇子看腿的时候,虽然他伤势严重,但是并不至于残疾,他是故意的呢?还是在那之后又遭遇了新的敌人,白幽不得而知。

不过如果只是腿伤的话,白幽有信心,自己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治好。

白幽回到梅园不久,三个长相别致的丫头来到了梅园,只见为首的那人对着林氏微微一躬身,然后得体的说道,“我们是奉命过来服侍夫人的丫鬟,因为事出突然,所以安排的晚了一些,还希望夫人能够见谅。”

林氏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那丫鬟又接着说道,“我名为兰儿,这个是春柳,这个是夏河。”

待兰儿介绍完毕之后,春柳和夏河齐齐对林氏行礼道,“见过夫人。”

林氏点点头,本想赏赐些什么,但是初来乍到,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实话说,三人加起来的银子,或许还不如兰儿这个大丫头一人的家当。

这时白幽开口了,“你们既然进了梅园,就是梅园的人了,如果让我知道你们之间有吃里扒外的人,我定不轻饶。”

兰儿有些吃惊的看着白幽,然后赶忙行礼,“奴婢不敢。”

医女染霜华 主角: 白幽, 上官琼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4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