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弟弟的医药费,慕晚栀被迫嫁人。

为了弟弟的医药费,慕晚栀被迫嫁人。
第一章要嫁给老男人

入夜,华灯初上。

宁市的汉宫酒吧,气氛一片热烈,五彩的灯光迷离闪烁,激昂高亢的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

慕晚栀在吧台找了个位置随意坐下,要了杯威士忌。她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杯子,看着杯中的液体,眼神不自觉地游离。

热辣的酒液瞬间穿过喉间,犹如穿肠毒药一般苦涩。

脑海里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悲喜参半。

喜的是,弟弟的医药费终于有了着落;悲的是,她在如花似玉的年龄里,即将嫁给一个老男人。

那老男人身份神秘,据说已经年过半百,还不能人道。

而主导这一切的人,正是她的舅妈和表姐!

半年前,慕晚栀的父母因为车祸,双双离世。舅妈便怂恿舅舅把她接了回去,没过多久,慕家所剩的产业,便稀里糊涂的没了。原本那些家产,舅妈说要帮忙打理,可没过多久,就全都易了主,统统成了梁家的财产。

舅舅性格软弱,在家里全说不上话。

慕晚栀的弟弟,也在那场车祸受了重伤,如今躺在医院,昏迷不醒,每天需要大笔医药费维持性命。

她今年才刚大学毕业,拿不出那么多钱,没想到舅妈竟不再支付医药费,从而逼迫她嫁给那个不能人道的老男人!

这几年,慕家的产业在舅妈的手上,已然走向败落。舅妈着急挽救公司,便千方百计傍上有权有势的霍家。她本是想把女儿嫁过去,来解决公司的危机,可前阵子听闻,霍家那位主子是个不能人道的老男人,舅妈舍不得将自己的女儿嫁过去,于是慕晚栀就被推了出去。

思及此,慕晚栀眼里尽是苦涩,忍不住端起酒,再度一饮而尽。

许是喝得太急被呛到,顿时剧烈咳嗽了起来。

眼泪忽然就流了出来,怎么都止不住……

酒吧内本就人蛇混杂,像慕晚栀这般肤白貌美,看起来又一副情场失意模样的独身女子,很快就引来了不少男人的侧目。

其中有几个,已是不怀好意地靠近了她……

此时,距离吧台不远处一个VIP卡座上,几名相貌不凡的男子正围成一圈,谈笑风生,气氛融洽。

位于最中间的那位,更是气度不凡。

一袭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衬得他矜贵冷漠,精致的五官,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被映照的如同妖孽,身上散发的气势,如高高在上的帝王,不可一世。

他姿势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酒杯,轻缓摇晃,目光漫不经心的投向吧台位置,眼神透着一股令人难以捉摸的幽深。

“老大,快过来喝酒啊,为了你我可是把我爸珍藏的好酒给偷出来了,你一个人躲在这,看什么呢?”

秦礼见霍司爵盯着吧台方向有一会儿了,不由好奇地凑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下一秒,他眼前一亮,神情满是惊艳之色:“哟,是个美女啊!看看那腰身,玲珑有致,五官也挺精致的。老大,你看上人家了?”

霍司爵对于好友的聒噪不予理会,眉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微微皱了起来。

因为他看见,有些男人已经散落着坐在了慕晚栀身旁的那些位置。他自然明白,这些人的意图。

这丫头……真是好大的胆子!一个人也敢来酒吧里买醉!

她难道不知道,在这种场所,她这样会引来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觊觎吗?

“不会吧老大,你真看上人家了?”

秦礼见霍司爵不答话,反而一直看着那个方向,不禁一脸错愕。

老大常年不近女色,现在居然盯着个女人看了半天,这……是天要下红雨了么?还是世界末日提前到来了?

秦礼还在一旁咋咋呼呼的,可霍司爵充耳未闻。他放下手中酒杯,一副准备要站起来的架势……

第二章要手,还是要她

这边,慕晚栀刚咳完,便继续灌酒。烈酒灼心,也许此刻只有酒能驱散她的痛苦。

她抬眼望去,酒吧迷离的灯光晃得她有些头晕。

慕晚栀微微一笑,高举着酒杯,嘴角上扬,对自己说,“慕晚栀,恭喜你,你就要成为豪门贵太太了。”

“呵,老男人怎么了?不能人道又怎么了,只要有钱就行了!对,没错,只要有钱就行了……”

“这样,弟弟的命就保住了。这个家……只有你能撑着了,你能嫁给一个有钱的老男人,多少人羡慕着呢!”

她的嘴角满是苦涩的笑意,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翻滚,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强撑着脑袋里最后一丝清明,跌跌撞撞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慕晚栀刚离开位置不久,一个女人便出现在她原来的位置。

来人抿着唇,看了看慕晚栀远去的背影,嘴边冷笑连连:“慕晚栀,好好享受这个美好的夜晚吧!姐姐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等到这机会。”

说完,女人抬手将一小撮药粉,倒进了慕晚栀的酒里。随后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才迅速离去。

这一幕,全部落进刚才起身想要走向吧台的霍司爵眼中。

方才他虽看得不真切,但还是隐约瞧见那人朝慕晚栀酒杯里丢了东西。

他不禁眯了眯眼,眸光深邃地看着那杯酒。

这时恰巧慕晚栀又跌跌撞撞的回来,端起桌面酒杯,便是一饮而尽。霍司爵暗自在心里怒骂:这丫头还真是心大!

慕晚栀喝下那杯酒不久,便开始感觉不对劲,体内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

起初,只是微微发烫,她以为是因为酒醉的关系。

可很快,她就有种烈火焚身的感觉,体内温度不断升高,将她意识一点一点烧没了。

她不由皱紧眉头,微微低下头,用手撑住重重地脑袋,仿佛这样会稍微好受些。同时心里出现了一抹渴求,似乎希望什么东西来填满。

突然间她感觉肩上一重。

一名早就虎视眈眈的猥琐男,手搭在她的肩上,邪笑道:“小姐,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多没意思,哥哥带你去玩啊?”

猥琐男明显是酒吧常客,一眼就能看出这女人被下了药,难得有机会得到这样一个美女,立马先下手为强,同时,还不忘警告地看向周围还在观望的怂包。

“滚!我认识你吗?”

慕晚栀虽然有些醉,但还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知道这人不怀好意,当场便不客气的怒斥。

男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笑着说道:“小姑娘性子还挺辣,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不过哥哥告诉你,既然来了,就该玩尽兴点儿啊……”

说着,咸猪手就要朝慕晚栀伸过去。

慕晚栀眼尖,提起吧台上一只空酒瓶,指着对方:“滚不滚?不滚别怪我不客气!酒瓶子可不长眼!”

猥琐男一瞧,这还是个硬茬儿,瞬间也恼了:“贱人,来这种地方买醉,装什么清纯?老子今儿个就是想玩你,跟我走!”

他用力的扯着慕晚栀的手臂,就要往外拖。

慕晚栀被拽下座位,心里一个咯噔。她知道以她现在这状态,根本不可能抵得过眼前这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

况且她感觉全身软绵绵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似的。

“放开我!”

慕晚栀撑着最后一点理智在挣扎着,目光有些惊慌,她看向人群希望有人来救她。

但这情况,在酒吧屡见不鲜,并没有人要上来帮忙的意思。她的视野慢慢地开始模糊,手上抵抗的力气也一点点开始消失。

在她一颗心不断往下沉之际,突然一股清冽的香味,兜头笼罩了下来。

下一秒,慕晚栀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扯了下,整个人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你说你是要手,还是要她?”

冷如冰刀的声音,在慕晚栀耳畔掠过。

只见方才还嚣张不已的猥琐男,不知何时被人攥住了手腕。男人似乎用了很大力道,仿佛要将他骨头给捏碎。

猥琐男发出阵阵惨叫:“啊——要手,放开我,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滚!”

男人气势十足地呵斥,那猥琐男,当场吓了屁滚尿流。

第三章醉酒

见那人离开慕晚栀松了一口气,可体内那股不知名的火焰却是越烧越旺。

偏偏救了她的男人,身上还散着一股魅惑的古龙香水味,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神智更加恍惚。

“还好吗?”

霍司爵目光落在慕晚栀脸上,询问的嗓音低沉性感,隐隐带着几分关心。

灯光下,小丫头五官精致,干净清丽,那一双瞳眸因染上醉意而显得波光潋滟,特别动人。因为站不稳,整个人软塌塌的靠着他,他顿时感觉有些燥热。

“不好,一点儿都不好。”慕晚栀无意识地呢喃着,眯着眼盯着面前的人。

许是酒精上脑的关系,她看不清眼前人的长相,却还是能辨出,这是个男人。

想到刚才的遭遇,她一把甩开他的手,道:“哈哈,你是个男人!离我远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醉了,该回去了。”霍司爵眉宇间已经有隐隐的不悦,却还是耐着性子道。

慕晚栀一听顿时激动起来:“不,我才不要回去,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她打了一个酒嗝,像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忽然却又向他抱怨起来:“你知道吗?我就要嫁人了,听说对方很有钱……不过,是个老男人,还是个不能人道的老男人。”

霍司爵沉下脸,仿佛覆盖着一层寒冰。

不能人道?

老男人?

他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传成了这副样子!

霍司爵神色变幻了半天,盯着眼前的小丫头,猛地收紧了手臂,阴恻恻道:“能不能人道,你可以试试!”

话落,他长臂一勾,搂住了慕晚栀,将她按在怀中。

他想给她一点惩罚,却没想到他这一靠近,她猛地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薄唇。

冰凉柔软的触感,让她心里一颤,随后更加急切地加深了吻。

这一下,直接勾起了霍司爵的冲动,他化被动为主动,不禁沉溺其中。

慕晚栀本就喝醉,在他猛烈的攻势下,毫无招架之力,脑袋晕乎乎的,一片空白。小手只能紧紧揪着他的衣襟,任由他亲吻着,整个人近乎瘫软。

“那个……老大!”

眼见着两人即将擦枪走火,这时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陡然在霍司爵耳边炸开:“……咳,如果你有需要,去对面那家酒店怎么样?这是那家酒店的卡,你不用谢我!”

霍司爵低咒了声,不得不离开慕晚栀的唇,冷冷地瞪了眼跑来破坏气氛的罪魁祸首。

秦礼一脸无辜的眨眼道:“这是公共场所,照你们这么发展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干柴烈火的燃烧起来呢?”

霍司爵冷哼一句,却没拒绝秦礼的好意,顺手接过卡,便抱起慕晚栀匆匆离开。

眼见两人远去,秦礼整个人都激动了:“我他妈一定在做梦,那真是我老大吗?”

常年不近女色的人,居然在众目睽睽搂着一名女子亲吻,现在更是火急火燎地抱着人走了?

“这天果然要下红雨了吧?”

在秦礼喃喃自语时,没人瞧见在霍司爵和慕晚栀身后,尾随着一道身影。

女人手中拿着相机,对着两人进酒店的画面一顿猛拍,拍完了她才满意的笑起来:“呵,慕晚栀,等我把这些照片给言旭看,到时候,看他还会不会喜欢你!”

第四章期待下次见面

霍司爵抱着慕晚栀,进入酒店房间后,便将她放到床上躺好。

兴许是药效起了作用,慕晚栀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水……好渴……”慕晚栀闭着眼,看起来似乎非常难受。

这丫头,果然是被下药了!

霍司爵在来的路上就发现她的不对劲,眸中染上了一次能阴翳。

随后便起身,去给她倒水。

可是,喝了水后,慕晚栀丝毫不觉得解渴,双手更不安份地攀上男人的脖子,在男人脸上,胡乱的轻吻。

瞬间犹如干柴遇到了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霍司爵往后退开,如鹰隼般的黑眸盯着她因动情而染上红晕的脸颊,眸里跳跃着如火般炙热的幽光,他抬手抚上她的脸颊,唇角微勾,“不急,夜还长着呢。”

大大的落地窗外,灯火阑珊,夜色正浓。

……

……

不知过了多久,霍司爵刚背过身,身后的人儿便将他抱住,轻轻蹭着他的背,声音低喃,“别走,再抱抱我……”

他回过头,只见她闭着眼,根本毫无意识。

霍司爵不禁勾起薄唇,道:“不让我走,可不是只有抱抱这么简单。”

她毫无所觉,兀自呢喃着,“抱抱……”

那小模样,像个讨要糖果的孩子。

霍司爵眸光幽深,不再克制。

到最后,她整个人累昏过去后,他才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慕晚栀,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

霍司爵离开了,房间里恢复了静谧,床上的人儿浑然不知自己一之间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睡得香甜。

……

翌日。

慕晚栀醒来。

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环境,不由愣了下,随即面露慌张的想坐起来。

可刚一动,脑袋一阵眩晕让她又跌回了床上。

头好痛!

她皱起眉,抬手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昨晚的记忆也慢慢回到了脑中。

她猛然呆滞三秒,脑海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天啊!

慕晚栀瞳孔陡然放大,顾不上头疼,蹭的坐了起来,立即环顾着四周。

这奢华的装修风格,明显是酒店的房间。是谁把她带来这里的?

昨晚最后的印象,似乎有个男人过来搭讪。她还拿起酒瓶想要抵抗,难道是那个人?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和一个陌生人发生了一夜情,慕晚栀心里满是惊慌,甚至想死的心都有了。

男人已经离开了,她也找不到人算账。

她不由狠狠捶了自己脑袋两下,责怪自己没有警惕心,让人钻了空子。她掀开被子下床,打算赶紧离开这里。

结果脚刚一沾地,差点腿软摔倒。

禽兽!禽兽!

她在心里把那个男人骂了几百遍。

最后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穿上,匆匆忙忙地逃离房间。这里,她一刻都不想呆下去了!

……

慕晚栀刚逃离酒店,酒店门口,便有一辆车尾随而上。

驾驶座上,一名黑衣保镖,正用无线耳机跟电话那头的人汇报:“总裁,慕小姐已经离开酒店。”

“跟着她,有什么事随时通知我。”

“是!”

第五章你可真让人恶心

半个小时后,慕晚栀终于回到家。

她租的地方,位于宁市郊区,这地方房子老旧,地处偏僻。自从父母死后,家产被舅妈霸占,慕晚栀就独自生活在这地方。

这附近治安并不好,但房租便宜。

拖着疲惫酸疼的身体,慕晚栀低着头,一步一步沿着楼梯往上走。

“晚栀。”

刚走到三楼,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她抬头循声望去,只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老旧的铁门前,温和浅笑地看着她。

她一愣,快步走到他跟前,有些诧异地道:“言旭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言旭手里提着袋子,在她面前晃了晃,目光轻笑道:“来给你送早餐,结果发现你没在……你一晚上没回来吗?”

慕晚栀脸上明显透着疲惫,而且身上还有残留的酒精味。

被他这么一问,现实不自在了一下:“嗯,有点事,所以没回……”随后又看了看他手中的袋子,目光有些复杂。

言旭是慕晚栀大学时认识的学长,当初认识,两人很聊得来。

一直以来,言旭对她很是关心。

言旭的性格很不错,为人温柔,特别贴心,迄今为止,他已经跟慕晚栀告白了很多次。

但是……他的好,慕晚栀无以为报,所以也多次拒绝了他。

“言旭学长,我不是叫你不要来找我了吗?”慕晚栀淡淡说了一句。

言旭脸上的笑容明显僵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习以为常的拽住她的手,道:“晚栀,我从大二的时候就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之前你说为了学业,不想谈恋爱,可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你给我一个答复,好吗?我发誓,一定会对你好的。”

看着他那真挚的神情,慕晚栀无奈的叹了口气,残忍的说道:“言旭学长,你的好我都知道,可是,我并不喜欢你,况且……”

她顿了顿,不知道怎么告诉他,自己已经要嫁人的事。

结果另一个突兀的声音却横插了进来,“况且她都要嫁人了,怎么可能跟你在一起呢?”

一句话让言旭和慕晚栀两个人面色巨变,同时转头朝来人望去。

梁初夏!

只见她正噙着得意的笑,款款朝他们走来。

看到梁初夏的时候,慕晚栀眸光渗了层冷意。

言旭俊朗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丝不悦,冷着声斥道:“初夏,你不要胡说,晚栀才大学毕业,怎么可能跟人结婚?”

“怎么不可能。”梁初夏嗤笑了声,“不信你问问我表妹,看看我是不是胡说八道。”

言旭皱了皱眉,转头看着慕晚栀,“晚栀,她说的是假的,对吧?”

慕晚栀紧抿着唇,没吭声,算是默认。但目光却瞪着梁初夏,深知她肯定不怀好意。

“表妹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你就快要结婚了,嫁的还是个有钱人呢。既然跟言旭没有可能,那就说开了,也省的他心里一直惦记你呀!”

梁初夏佯装出一副好心的表情。

言旭难以置信的看向慕晚栀:“我不信。晚栀,你不是说,你没男朋友吗?你不是说,只喜欢情投意合的人吗?现在又是什么回事?既然早就要结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言旭,你也别怪我表妹,我想她肯定也不是故意隐瞒你的。不过,我那表妹夫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也很优秀,出身名门,还是上市公司的总裁呢。”

梁初夏好声好气的劝和,却又拐着弯的告诉言旭,慕晚栀之所以结婚,都是为了钱。

言旭家里条件也不错,算是富二代,之所以喜欢慕晚栀,是觉得她干净。跟一些见钱眼开的女孩儿不一样,可没想到,他看错了!

言旭英俊的脸庞扭曲了起来,愤恨的瞪着慕晚栀,道:“难怪你死活不答应我,原来是傍上比我还大的大款了!既然如此,就该早点告诉我,而不是整天吊着我,这样玩欲擒故纵有意思吗?让男人围着你团团转,很有成就感吗?慕晚栀,你可真让人恶心!”

说完,也不等慕晚栀反应,言旭便随手把提在手中的早餐扔了,然后恨恨地离开。

望着言旭愤然离去的身影,慕晚栀完全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她实在没想到,这个温柔儒雅的男人,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看来,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自己,真正的爱情,哪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挑拨的呢?

第六章她如画中人

慕晚栀暗然一笑,突然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以后不用再觉得烦恼。

看到意料之中的情景,梁初夏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这事情的发展远比她想象的还顺利。

慕晚栀把视线挪回梁初夏身上,正好看到她那得逞的笑容。

“现在,你满意了?”她冷冷的道。

梁初夏一脸无辜的眨眼:“表妹在说什么呢?我只不过帮你赶走一个麻烦的苍蝇而已,以后你就可以安心嫁入霍家,不用担心被人缠着了。”

梁初夏心里正是一阵喜悦,自己很喜欢言旭。言旭不仅长得帅,而且家里又有钱,在校成绩又好,是很多女生的白马王子。

梁初夏好多次都跟他表明的心意,可言旭却一直没那意思,心心念念都是慕晚栀这个小贱人。

原本梁初夏是想要拿昨晚拍到的照片给言旭看,告诉他慕晚栀就是个不知廉耻的货色。没想到言旭光是听见慕晚栀要嫁给一个老男人,就已经被打击到了。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想到这,梁初夏不禁得意地笑得更欢。

这事儿还真是一举两得,不仅让言旭死了心,还留着一叠照片,今后说不定能用来威胁威胁慕晚栀。

在她心思急转间,慕晚栀已然嗤笑一声:“梁初夏,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不清楚吗?别在这假惺惺了,我看了就倒胃口。”

说完这话,慕晚栀推门而进,心里却没有半丝愤怒。

这样也好!

反正她也没心思谈恋爱,言旭也好,爱情也好,她统统不想碰。现在她只想要救回弟弟。

只要弟弟好好的,她就心满意足了。

……

进门后,慕晚栀将自己扔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接连着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先是知道要嫁给一个老男人,然后失身,这一大早又被恶心了一顿,心情实在好不起来。

就在她完全放空自己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慕晚栀拿过来一瞧,是她打工兼职的画馆馆长。

她不禁有些疑惑。

这两天她忙着找工作,跟画馆请了假,馆长忽然打她电话,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心里这么想着,手连忙按下接听键:“喂,馆长?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好事!你上次不是让我在开馆的时候,给你预留拍卖的位置吗?今天画馆开馆,我给你留了两个,你带着你的画,早点过来。”

馆长那略带和蔼的声音传来,落在慕晚栀的耳中,让她整个人一下亢奋地坐了起来。

“什么?您说真的吗?真的给我预留了位置?”

“还不信?那我可收回来了啊。”

“啊,别别别,我马上去,谢谢馆长关照。”

挂了电话,慕晚栀把所有疲倦都抛到脑后,然后起身到房间找到早已准备好的画,便匆匆往画馆赶去。

慕晚栀大学主修美术和服装设计,平时喜欢画一些花草鱼鸟、人物、山水等,甚至在大学时期就拿到一些奖项。

所以卖这些画,便是她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画馆名为‘墨韵’,展示的画作以国画居多,里面的场地设计,也是古色古香,极具韵味。

慕晚栀赶到画馆的时候,现场已经有不少客人前来观展。

她先去找馆长打了声招呼,然后将自己的画作挂到了展览区。

这里展览的,都是没多大名气的作品,纯粹价高者得。

慕晚栀展览了两幅画。一幅是风雪缀满枝头,迎风绽放的梅;枝头上的花朵含苞待放,栩栩如生,在风雪中挺立着傲骨。

另一幅则是山水画,画中山水充满灵气,让人耳目一新。

……

此时,就在‘墨韵’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迈巴赫轿车。

后座上,霍司爵双腿随意交叠,剪裁合身的西装勾勒出劲瘦的腰身,白色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的扣到领口,深邃如海的眸子,紧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屏幕中显示的正是画馆内的画面。

这是霍司爵五分钟前,黑进画馆的监控系统中调出来的,镜头正好是慕晚栀所在的展览区域。

画面中的女孩儿,乌发及腰,面容精致,目光清澈。虽仅着一袭素雅的连衣裙,却怎么也掩盖不住她那灵秀脱俗的气质。

她身旁的两幅画,同样灵气逼人。特别是那副山水,景色逼真,云朵悬浮,微风轻盈,阳光耀眼,流水清澈,让人仿佛身临其境一般。

“总裁,拍卖已经开始了,您不进去吗?”

驾驶座上的黑衣保镖,忽然转过头询问了一句。

霍司爵眼都没抬,淡淡道:“不必。那两幅画看着不错,应该会有人买。”

言下之意,如果最后没人买,他再出面。

保镖闻言,便闭上了嘴,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对慕晚栀,感到无比好奇。

他家总裁一向都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可半个小时前,当他向他汇报慕晚栀公寓门口出现了一个男人后,他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最后还悄悄地跟到这里来。

显然,总裁对这位慕小姐,很是重视。

……

同一时间,就在画馆门口,又来了一辆黑色劳斯莱斯。

车子停下后,一名踩着十寸高跟鞋的女子,从后座上走了下来。

女子身着一袭剪裁合身的连衣裙,容貌美艳,身材火爆,浑身透着一股贵气以及跋扈,眉眼间更噙着浓浓的高傲。

“就是这里吗?”

下车后,她眸光打量着眼前的画馆,眼中有掩饰不掉的轻蔑和嫌弃。

司机很是恭谨的应道:“小姐,就是这里没错。那个叫慕晚栀的女人,就在这里面。”

女子顿时勾起唇角,冷笑一声:“很好,我倒要看看,敢跟我抢男人的究竟是什么货色!”

第七章上门找茬

说完,她踩着趾高气昂的步伐,走进了画馆。

……

这会儿,画馆的客人已经不少,洛子瑶这一身奢侈亮眼的装扮,倒是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只见她姿态傲然的往里走,最后来到慕晚栀展示作品的地方。

刚站定,一眼就瞧见了被不少人拥簇的女孩儿。

洛子瑶眸光不禁掠过一丝冷意,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慕晚栀,脸上尽是轻蔑之意。

不过是一个寒酸粗鄙的贱丫头而已,哪来的资格嫁给霍司爵那样的男人?

此时,围观的几位客人,似乎对慕晚栀那两幅作品很是有兴趣,正激烈的议论着。

“这山水画真不错,粗粗一看没什么,仔细一看却包含着意境,栩栩如生。”

“这寒梅也好看,迎风而立,满身傲骨,枝头的花苞,仿佛随时都能绽放一样。”

“小姐,这幅山水画,一千卖给我吧?”

有人直接开价了。

慕晚栀闻言,不由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先生,这两幅画是采用竞价方式的,在画展结束前,报价最高者才能获得。”

“这样啊,那我出一千五,买两幅画。”

“一千八。”

“两千……”

转眼,就有几位客人争相竞价了。

慕晚栀心里有些高兴。

虽然他们喊价喊得并不高,但在这地方卖画的,都是没名气的小画师,有的可能一副都卖不出去。

她不敢奢求客人开出天价,只要能卖个三五千,她就心满意足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宛如惊雷一般,直接插了进来:“我出一万!”

众人一片哗然。

这出价也太高了吧,直接就翻了好几倍。

所有人纷纷朝声音来源看去,一眼瞧见那出价者,亭亭立于人群中,一身奢侈装扮无比惹眼。

“小姐,您真的要出一万?”

慕晚栀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惊喜地看向来人。

眼前的人是个长相极美的女人,全身散发着妩媚气息,身材极好,一身名牌傍身,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看就是出身不凡。

这两幅画,慕晚栀之前估价,一副顶多卖到三千左右。实在没想到,居然有人直接开一万。

“对,一幅五千,两幅一万,我都要了。”

洛子瑶冷冷瞥了慕晚栀一眼,应道。

慕晚栀心头不禁有些激动。

真是一万!

看这位小姐穿着装扮,想来应该不是开玩笑。

……

画馆外,黑色迈巴赫内。

坐在驾驶座上的黑衣保镖,明显感觉车厢内的温度,在一瞬间骤降。

只见后座上的霍司爵蹙起了眉头,目光沉冷,极度不悦的盯着电脑屏幕中突然出现的洛子瑶。

他实在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会来这里,还找上了慕晚栀!

霍司爵面色不由沉了沉,当即对前面的黑衣保镖下令,“去,找个人参与竞价,把价格抬高,让洛子瑶多出点钱!”

“是,总裁。”

黑衣保镖领命,立刻下车离去。

第八章跟你一样廉价

画馆内,客人还在议论纷纷。

“五千这价格,已经算很高价了,这美女出手可真阔绰。”

“主要是这小姑娘画的好,才能值这个价。”

“那倒也是,我上次见过一个小伙子也卖了上万的价格,不过对方是三幅画。”

“唉,可惜了,我好喜欢那副梅花呢……”

见众人已经没了竞价心思,慕晚栀轻轻笑了笑,道:“既然没人参与了,那这画就属于这位小姐了。小姐,请你稍后,我这就帮你把画拿去表框。”

说着,她转身,便要取下画。

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听身后一道声音传来:“我出一万五,两幅,一万五!”

哗的一声,众人再度哗然,连慕晚栀的手也僵在半空中。

一万五???

居然还有人加价?

洛子瑶面色一滞,拧了拧眉头,朝说话那人斜眼瞥去。

这次来的,是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年纪约四十岁左右,穿戴整齐,目光盯着那两幅画,似有着浓厚的兴趣。

洛子瑶脸色蓦地下沉,神情很是不悦。

不过是两幅廉价的垃圾玩意儿罢了,居然也有人跟她抢着买!

“两万!”她咬牙,冷冷的开口道。

中年男子看了洛子瑶一眼,笑了笑,神情自若道:“五万!”

这话一出,慕晚栀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差点以为是幻听。

然而,这还没完。

洛子瑶咬了咬牙,继续加价:“十万,两幅!”

简短的四字,如同投入水里的一个炸弹,令现场瞬间沸腾了,画馆内一些客人听闻这边的事情,立刻跑来围观。

至于那些观看了全过程的客人,也被这神转折,惊得目瞪口呆。

那可是十万啊!

“这价格也太高了吧?”

“十万块,也不是什么名师大作,当真是有钱任性!”

“这小姑娘运气可真好,遇见大财主了。”

附近一些同样展览画作的小作者,一脸欣羡地看着慕晚栀。

最后连馆长都被惊动了,匆忙赶来,很替慕晚栀感到高兴:“慕丫头,恭喜你!居然卖了这么好的价格,真是了不得!”

“谢……谢谢馆长,也谢谢这位小姐。”

慕晚栀开心的双颊都有些泛红,然后看向原先竞价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已经没再抬价的意思,慕晚栀这才对洛子瑶道:“小姐,我这就帮你把这两幅画表好框。”

“不必了,直接给我吧!”

洛子瑶冷冷的摆了摆手,眼中有明显的不屑。不过是两件破烂玩意儿,表什么框?

“好的,那小姐你收好。”

将画摘下来后,慕晚栀小心的递到洛子瑶手中。

洛子瑶看着手中两幅画,忽然问:“你就是慕晚栀?”

“呃……我是。你认识我?”慕晚栀有些讶异,同时在脑海搜刮了一圈,随后得出结论。

自己貌似不认识这个人啊?

洛子瑶眯起眸子,眼中寒意更盛。

呵,何止认识?

心念一动,洛子瑶手上也有了动作,直接把手中两幅画,重重摔在地上。

“啪——”

清脆的声响过后,紧随而来的,是洛子瑶双脚无情的践踏。不过几秒,那画已然面目全非。

方才围观的观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

慕晚栀更是满脸愕然,脸上血色一瞬间褪地干干净净。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眸光紧盯着洛子瑶,寒声问道,同时双拳紧握,死死压住内心不断翻腾的怒火。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两幅画,跟你的人一样廉价!我觉得碍眼。”

洛子瑶云淡风轻的道,心中却是无比畅快,特别是看到慕晚栀瞬间暗下来的脸色,眼中更是得意。

谁让这贱人,敢抢她的男人呢?

洛子瑶的行为,摆明了就是要羞辱慕晚栀!

此刻,画馆外的霍司爵面如寒霜地从迈巴赫上下来,眸子散发着一层冷光。脚下迈着步伐,朝着画馆方向走去。

黑衣保镖跟在他身后,下意识的保持距离。

他知道,总裁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为了弟弟的医药费,慕晚栀被迫嫁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303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