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娇妻宠不休 主角: 楚幽, 厉严辞

闪婚娇妻宠不休 主角: 楚幽, 厉严辞

第1章 晕头转向

楚幽跟厉昭分手的第二天,收到了他跟白家千金的订婚请帖。

订婚当日,楚幽喝的大醉,等第二天睁开眼睛,一个男人就坐在她旁边。

尽管房间内光线昏暗,但楚幽依稀能看到他清俊的眉眼,男人像一只餍|足的猛兽,正慵懒地盯着她,浑身散发着多年上位者的气息。

楚幽胳膊上满是青紫,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楚幽拿起皱皱巴巴的衣服就往身上套,男人始终安静地抽着烟。

正当楚幽准备夺门而出的时,对方将烟头按在床头柜上,沉声开口,“站住。”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像是在楚幽脚下扎了钉子。

“这个拿去。”男人递给楚幽一张纸。

楚幽低头接过,一口气跑出酒店,打开一看,是张划有两万块的支票。

楚幽鼻头一酸,轻轻眨了眨眼,区区两万她就把自己第一次卖了。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

“阿昭,一会儿我想去‘荣家’吃早餐,那家味道可好了~”娇嗔的女人声,话语中能听出满满的幸福。

“好啊。”男人浅笑着应了一声,是楚幽熟悉的宠溺,很容易让人沉沦其中,“宝贝!”

楚幽脊背一下子僵硬起来。

她知道厉昭并非一个长情的人,却不知道他在别的女人面前也能如此娴熟下流。

楚幽跟厉昭是在她的咖啡店认识的,厉昭是个万花丛中过的主儿,哄女孩子的手段层出不穷,连她也抵挡不住,可就在楚幽真正喜欢上这个人的时候,男人却毫不犹豫地一走了之,而他们的恋人关系,只维持了三个月。

楚幽想起厉昭分手时对她说的一句话,他说,“你知道你这个人很无趣吗?就跟个木头一样。”

原来他喜欢这样的,楚幽恍然大悟,毕竟她跟厉昭在一起的时候,连接吻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楚幽?”厉昭十分诧异。

楚幽愣了愣,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好巧。”

厉昭精致的眉眼在晨光中更显摄人,他神色警惕:“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貌似以为自己是来找麻烦的,楚幽心想,“我昨晚住在这,现在准备回家。”她很快冷静下来。

厉昭闻言神色古怪地盯着楚幽,正欲说什么,却忽然瞳孔一缩,眼底弥漫出熊熊怒意。

他的目光过于灼人,楚幽顺着男人的视线下移,瞥见了自己肩头跟胳膊上明显的痕迹……

楚幽将外套往上扯了扯,露出一抹完美的笑,“祝你跟白小姐百年好合,我先走了。”

“站住!”厉昭冷声呵斥。

“阿昭,你们认识吗?”白珊珊惊疑不定。

“认识。”厉昭阴冷地勾起嘴角,“我以前一个朋友,珊珊你去旁边等我,我马上过来。”厉昭说着俯身吻了下白珊珊,眼中是楚幽不曾见过的温柔。

第2章 留下这个孩子

白珊珊面色绯红,乖巧地站远了一些。

“楚幽。”厉昭眼底一片怒火,也许害怕白珊珊听到,他声音压得极低,“我谈过这么多女人,你是最虚伪的一个!”

心尖狠狠刺痛了一下,楚幽紧咬着嘴唇没吭声。

“跟我在一起时装的跟个清纯似的,结果转头跟别的男人滚床单?楚幽,你真是好样的!”看楚幽没吭声厉昭说话更毒,他一直都是这个性子,沉不住气,受不了任何委屈。

“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楚幽语调微冷。

厉昭一愣,“你说什么?!”

楚幽抬头看向厉昭,嘴角溢出一抹讥讽的笑,“厉昭,我们已经分手了!是你甩了我,我现在要过什么怎样的生活,跟你没关系!”

厉昭面色无比难看,然后从牙缝中蹦出一句话,“别后悔!”

厉昭携着白珊珊离开,楚幽看着他们的背影,也觉得十分般配。

楚幽收回酸涩的视线,告诫自己伤心个屁!又不是三条腿的蛤蟆,没那么稀奇!

回到家,沐浴在热水中,楚幽开始感叹自己都干了什么?战战兢兢过了二十四年,结果在本该冷静的年纪做了最荒唐的事情。

不过好在都结束了,不管是跟厉昭还是跟那个陌生男人。

但楚幽怎么都没想到,命运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这个月姨妈迟迟没来,加上中午吃饭时楚幽忽然恶心反胃,她呆愣过后以最快的速度买了验孕棒回来,此刻楚幽坐在马桶上看着上面的两条杠,感觉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脑袋里一片空白。

怀孕了?!

反应过来后楚幽心中悲愤交加,死死捏住验孕棒,脑海中闪现过无数个念头,最简单的就是去医院做流产手术,可不等她走出洗手间就后悔了。

楚幽在脸上狠狠掬了捧凉水,默默问自己在干什么?

这个孩子来的是意外,可连着她的命!而楚幽自幼便是个孤女,对血脉亲情有着太深的渴望,她怎么能让孩子连看看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

尽管荒唐,但是楚幽想好了,她要留下这个孩子!

为了保险起见楚幽去医院做检查,B超结果很清楚的显示:怀孕三周。

三周前……楚幽狠狠闭上眼睛,就是厉昭订婚的那晚。

在踏出医院大门的瞬间,楚幽的心情变得无比微妙,她有了孩子,是她的骨血。

楚幽经营着一家咖啡店,这天傍晚她正准备关店门,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门口停靠了三辆豪车。

看着涌过来的黑衣保镖,楚幽吓了一跳。

为首的男人模样周正,恭敬又颇具命令口吻地跟楚幽说,“楚小姐是吧?我们老爷要见您。”

“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家老爷。”楚幽十分警惕。

男人还是那句话,“我们老爷要见您。”

最后楚幽是被强制性带走的。

坐在楚幽对面的老人气势威严,语调平稳而笃定,她很想反驳他刚才所说的,可对方精准点出楚幽两个月前的荒唐一夜,又出示了她的孕检报告,清楚告诉楚幽,她的一切动向都在掌控之中。

第3章 找上门来!

最后老人总结道,“那晚跟你发生关系的是我小儿子,你既然怀了我厉家的种,我一定会让他对你负责。”

“不用!”未知的恐惧笼罩住楚幽,“我可以养活这个孩子。”

老人往沙发上一靠,眼神阴沉,“我厉家的孩子不可能流落在外。”

而晚上楚幽就见到了老人的小儿子,孩子的父亲,那晚跟她一夜情的男人——厉严辞。

厉严辞长着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俊颜,那双眸子沉寂如深潭,没有泄出一丝情绪,他比起厉昭还要好看,只是气势太足了,让楚幽想起庄严佛像前燃尽的香灰。男人薄唇紧抿,明明只是静静凝视着她,却让楚幽生出一种被彻底看穿,无处可逃的狼狈感。

“你还认得她吗?”老人问厉严辞。

厉严辞认真看了看面前的女人,轻轻摇头。

老人笑道,“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碰女人。”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厉严辞尘封的记忆,他这次看向楚幽的目光透着了然,“是你?”说完又俊眉一皱,“你怎么会在这?”

“她怀了你的孩子。”老人接过话,“所以我的意思是,你们结婚。”

厉严辞在听到“孩子”时微微一愣,然后神色逐渐变得冰冷。

楚幽猜他肯定以为是自己找上门,用孩子要挟他父亲。

“跟她没关系。”老人自顾自说,“从你回国后我就让人盯着你,两个月前你们睡了一晚的事我也知道,我以为你喜欢楚小姐,不曾想你们两个月间一点儿联系都没有,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老人抬手轻扣了一下桌上的产检报告,“她怀孕了,是我带她过来的。”

厉严辞静静听着,末了忽然来了一句,“孩子可以打掉。”

楚幽捂着小腹后退两步,低声道,“别……孩子我可以自己抚养,不会麻烦你们家!”

“你知道一个单身母亲抚养孩子有多难吗?”厉严辞脸上终于有了丝其他情绪,他目露讥讽,好像楚幽所说的不过是权宜之计。

但楚幽坚持重复,“我要他,我能照顾他,我不会麻烦你们。”

“打掉孩子亏你说得出口?!这是我的孙子!不能打掉!”老人激烈反对。

但厉严辞也不松口,当晚的谈话不欢而散。

可没几天厉严辞又找上门来,他盯着楚幽,看不出喜怒,“你当真好手段,因为你肚子里这个种,我爸正在医院躺着呢。”

楚幽这才知道为了留下这个孩子,为了让厉严辞娶她,老人生生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

厉严辞坐在楚幽对面抽烟,等一根烟燃尽,他才声音极冷地说,“跟我结婚。”

楚幽一脸惊惧地抬头看他,“你说什么?”

“跟我结婚。”厉严辞的口吻坚定而霸道,眼底一片漆黑,“我不想让我爸难过,所以我们结婚。”

第4章 结婚了

见楚幽不说话,厉严辞神色讥讽道,“这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楚幽深吸一口气,“厉先生,我真的没想用这个孩子威胁你们,我完全可以自己抚养。”

谁知这话却戳到了厉严辞的痛处,他眼神徒然凛冽起来,“你明知道我父亲不会允许这个孩子流落在外,你还敢说!”

楚幽静静看着厉严辞,心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

“如果我拒绝呢?”楚幽轻声问。

厉严辞颔首,“可以,打掉孩子,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楚幽浑身冰冷,他们之间是没感情,可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我不会打掉孩子!”

“那就结婚。”厉严辞指尖轻点桌面,威慑力十足,“你只有两个选择。”

楚幽选择结婚。

厉严辞做事干脆利落,当即带楚幽去了民政局,当那张红本本落在手里时,她烫的差点儿没拿稳。

厉严辞一把接过,沉声说了句,“这下父亲应该满意了。”

楚幽苦涩地笑了笑,他做这一切跟她和孩子无关,只是为了让厉父好起来。

楚幽浑浑噩噩从民政局出来,下意识跟在厉严辞身后,男人走到车旁时忽然转过身看楚幽,神色厌恶,“你跟着我做什么?”

是啊,她跟着他做什么?楚幽只是魔怔一般想着,她跟这个男人结婚了,他们是夫妻了,可她忘了,厉严辞从来都没想过跟她组建一个家。

“对不起。”楚幽勉强挤出一丝笑,然后当着厉严辞的面打了车绝尘而去。

楚幽该反抗的,可这两天厉严辞展现出的强大实力不是她能反抗的,他完全可以拉着楚幽去流产,然后再告诉厉父是她要求的,但厉严辞没有。

更何况楚幽也有私心,她想这个孩子出生后能有一个父亲,即便他的父亲并不爱他。

楚幽跟厉严辞虽然结婚了,但自从领证那天后他们再也没联系过,算起来有一周了。

呵,连楚幽自己都忍不住想笑,他们怕是这天底下最陌生的夫妻吧。

这天楚幽正准备回家,一辆黑色宾利缓缓驶到她旁边。

车窗降下,楚幽看到厉严辞精致无暇的侧颜。

男人扭头朝她看来,仍旧是那副深不可测的模样,“上车,父亲要见你。”

楚幽没的选,只能跟厉严辞回去。

她望着窗外迅速掠过的风景,双手死死扣住小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心安。

厉父刚出院不久,脸色有些难看,楚幽进去时看到他正捏着两张结婚证。

老人的眼神落在楚幽小腹上,乐呵呵道,“来了?”

“厉叔叔好。”楚幽听说厉父有两个儿子,而厉严辞是他老来得子,快六十岁时才有的。

厉父闻言眉毛一拧,“你喊我什么?”

下一秒厉严辞揽住楚幽的腰身,语气低沉而温和,“高兴傻了?喊爸。”

那双黑眸静静凝视着楚幽,鬼使神差的,她喊了声,“爸。”

第5章 再见厉昭

厉父高兴不已,“哎!坐吧!”说着递给厉严辞一个眼神,“现在知道楚小姐的好了?”

厉严辞浅声道,“她一直都很好。”

楚幽顿时心跳如鼓,男人从不掩饰对她的厌恶,现在忽然这么说,她反而有些不适应。

三个人正在闲聊,佣人走进来,“老爷,大夫人跟小小少爷来了。”

楚幽看到厉严辞皱了皱眉,厉老爷子则开口,“是我通知的他们,你结了婚,这种大事怎么都要跟家里人说,你嫂子也是好意。”

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一道充满惊喜的女声,“严辞结婚了?哎呦!怎么这么突然啊?”

楚幽跟着厉严辞站起身,却在转身之际如遭雷劈。

优先走进来的是个穿着华贵的中年女人,再往后,是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脸——厉昭。

他怎么会在这儿?!

等等!厉昭、厉严辞……刚刚厉老爷子说进来的是厉严辞的嫂子……

楚幽的大脑瞬间瘫痪。

厉昭只震惊了一瞬便恢复如常,嘴角噙着楚幽所熟悉的痞气张扬,“二叔。”

犹如隔空一巴掌扇在楚幽脸上。

原来如此……她怎么早没想到呢?楠城就一个厉家,厉严辞那种身姿气度,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楚幽深深闭眼,也就是说,她在厉昭订婚那晚把他二叔睡了?

“二叔,这位是?”厉昭露出些困惑的神情,好像第一次见到楚幽。

厉严辞沉声解释,“你二婶。”

厉昭眼中的惊怒宛如流星滑过天际,但他控制得很好,跟楚幽皮笑肉不笑,“二婶好。”

楚幽很快镇定下来,“你好。”

楚幽从不知道厉昭如此能忍,明明之前还是个事精,她真担心他会暴起骂人,搅黄今天的一切。

气氛有些诡异,楚幽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

她洗了把脸,稍微清醒了一些,也不敢耽误太久,谁知刚一转身,就被一道熟悉的身影堵住。

“楚幽!”耳边是厉昭咬牙切齿的声音。

浑身血液瞬间凝住,又在下一秒直冲头顶!

楚幽尽量避开厉昭撑在她两侧的手,跟他保持一丝空档,“放我离开。”

厉昭嗤笑一声,“还跟我装呢?楚幽你可真厉害,一个转头竟然勾搭上我亲叔叔,枉我还以为你……”他之后的话湮没在一片沉寂中。

“你怎么勾搭上厉严辞的?他眼光出奇的高。”厉昭又问,甚至于语调轻浮讽刺起来,“我妈介绍那么多名流之女他都看不上,反而直接跟你结了婚。”厉昭一把捏住楚幽的下巴,“我真不敢想象你在他床上什么样。”

污秽冰冷的语言将一颗心捅得鲜血淋漓,楚幽咬牙没有吭声。

不管中间发生了多少,事实就是厉昭跟白家联姻,而她成了他的二嫂。

“放开我!”楚幽心中发狠,一把推开厉昭,“是你先不要我的!”她强忍住泪水,重复道,“是你先不要我的!”

厉昭眼中刮过一片风暴,是楚幽看不懂的讳莫如深。

他忽然低笑了一声,神色嘲弄地蹭了蹭被楚幽意外碰到的手指,转身走了。

直到厉昭的身影彻底消失,楚幽才脱力地靠在墙上。

“不舒服?”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响起厉严辞的询问。

楚幽一个激灵站起来,他什么时候来的?!

见楚幽摇头,厉严辞继续道,“厉昭刚从这里走出去,怎么,你们认识?”

楚幽下意识否认,“不认识!”

第6章 当着面嘲讽

但厉严辞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他轻轻挑眉,“可我记得,我们是在厉昭的订婚礼上发生的关系。”

楚幽摇头,“真不认识”

话音刚落,她忽然瞪大眼睛。

厉严辞跟她离得很近,近到楚幽能清晰看到他纤长的睫毛,漂亮到不像话的眸子,但男人没再更近一步,只是扶她站稳。

“需要喊家庭医生来吗?”厉严辞仔细打量着楚幽,“你脸很红,发烧了?”

“没事!”楚幽简直无地自容,总不能说是被你刚才闹得吧。

厉严辞点点头,“那走吧。”

楚幽望着他的背影,感觉这个男人就是一团黑雾,他跟厉昭明明是亲叔侄,可相差不是一星半点。

厉昭是富贵荣华中长出来的贵公子,喜好全写在脸上,看不起很多人,又要人人都顺着他的意思,一直被簇拥着,可厉严辞像是将自己同这个世界隔绝开,他像是远山大雪中静静站立的王,透着森严与矜贵,微微一动便带着地动山摇的强悍气势。

这样的男人……楚幽轻轻叹了口气,真不敢想象日后的生活。

他们回去时厉父已经上楼休息了,厉严辞的嫂子则幽幽问道,“这楠城的千金名媛我都认识,不记得有楚幽小姐这号人啊。”

楚幽看厉严辞并没有解救她的意思,于是讪讪笑道,“我非常普通,跟嫂子所说的千金名媛根本不沾边。”

“哦~”女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厉昭则很刻意的“哈”了一下,女人嘀咕,“还真是奉子成婚啊?”

“啪”的一声脆响,厉昭手中的杯子砸在地上,他愣愣盯着众人,好像还在状况外,“奉什么成婚?”

“奉子成婚啊!”女人笑得颇为开怀,“你这孩子,我路上就跟你说了,你这是睡着觉没往心里去啊。”

楚幽感觉她高兴得有些反常。

“这有没有地位身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要两个人相处的好,再者楚幽你不挣钱没关系,严辞拿捏着我们厉家的命脉,养你一辈子也够了。”女人在说到“命脉”二字时瞥了眼厉严辞,眼底带着森冷的恨意。

“怎么,你二婶怀孕,你很惊讶?”厉严辞平静地看向厉昭。

厉昭不知因为什么气急了,他猛地起身,冷声道,“我惊讶什么?厉严辞,以你的身份不娶个千金小姐娶这样一个,这样一个……”他咬牙切齿,找了半天的形容词,“这样一个小家子气的?还真以为厉家是你说了算?不借助外力就能站稳脚跟?别忘了你手中那些东西都是我父亲的!”

楚幽听得心惊又迷茫,不知道厉昭为什么会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

女人笑眯眯上前挽住厉昭的胳膊,柔声道,“严辞你别往心里去,厉昭也是为了这个家好,老爷子既然把他父亲的东西都交给你保管,我们自然是信得过你的。”

楚幽揉了揉额角,真不想听这些大家族的秘密。

厉严辞沉声道,“没事的话我跟楚幽就先回去了,她怀着孩子身体不便。”

而女人跟厉昭,神色皆有些恐怖。

第7章 你结婚了,请自重

看得出来,厉严辞同厉昭一家的关系很紧张。

等离开厉家老宅,楚幽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就被男人抓住手腕。

厉严辞皱眉,“去哪儿?”

楚幽下意识回应:“打车。”

男人眸色幽冷,“我们结婚了,你不跟我回家想去哪儿?”

楚幽十分意外,“你、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你家?”明明领证那天他对她还非常排斥。

厉严辞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就是不容拒绝,楚幽认命般跟他去了A市寸金寸土的“韵苑”。

别墅很大很漂亮,佣人们也对楚幽十分尊重,可她脚下像绑了秤砣,半点都不敢逾越,一个人在宽大舒服的卧房战战兢兢睡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楚幽一打开卧房门就看到厉严辞正在客厅吃早饭,她心情忐忑地坐在男人对面,味同嚼蜡般咽着白粥。

“那家咖啡厅是你在经营?”厉严辞等吃完后忽然问道。

“是。”楚幽有些紧张。

“今天我让人帮你把东西都搬来。”

“不用。”楚幽轻声道,“就几件衣服,我回来时顺手就带了。”

厉严辞闻言也没多说,起身大步离开。

其实楚幽一点儿都不愿意住在这里,跟坐监狱一样,更别说她跟厉严辞的关系,尴尬又冰冷,可是她没的选,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经历让楚幽明白,有些时候妥协比反抗要好。

等楚幽走到熟悉的街角,老远就看到一个人正鬼鬼祟祟地站在她家咖啡厅门口,心中涌现不好的预感,楚幽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对方一眼就发现了她。

男人飞速跑到楚幽面前,脸上是熟悉的轻挑跟鄙夷,“怎么,不愿意见到我?”

楚幽抿了抿唇,“说好的,我跟你们没关系了。”

眼前这个男人叫杜浩,是楚幽名义上的哥哥,杜家在楚幽十二岁那年收养了她,可她在杜家的日子还不如在孤儿院时好过。

楚幽很清楚,杜家是想让她嫁给一个有钱人,好用彩礼钱给杜浩娶媳妇,可他们竟然挑了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楚幽宁死不从,她的养父杜建国说除非楚幽也拿出十八万彩礼钱,否则死也要嫁过去。

楚幽没办法,卖了一颗肾。

杜家不会管楚幽的死活,他们只要钱,于是卖肾的二十万他们一分不差全部拿走,楚幽也不在意,但是对应的,她要自由。

后来楚幽真的跟杜家断了联系,算起来她已经有三年没见过杜浩了,那么杜浩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

“是没关系,但好歹兄妹一场,我做哥哥的来看看妹妹,不过分吧?”杜浩的眼神在楚幽身上逡巡,“这么久不见,越发水灵了。”说着就要上前来摸楚幽。

楚幽赶紧往后退了一步,“你已经结婚了,自重!”

杜浩十分扫兴地轻哼了一声,“行吧,我自重。”他说着指了指楚幽的咖啡厅,“那是你开的吧?不错啊,还能占据这么好的地界,这些年挣了不少钱吧?怎么,没想着回报我们杜家一二?”

楚幽瞪大眼睛,被这人的无耻程度震惊到了。

第8章 买车跟她要钱

楚幽气得浑身发抖,“那二十万还不够吗?!说白了就是我的卖身钱!”

杜浩还在笑着,“养育之恩大于天,哪里是区区二十万就能算明白的?哥最近买车差十万,你想想办法。”

“我没钱!”楚幽厉声吼道,她绝不允许这些人再趴在自己身上吸血!

杜浩笑意变冷,“行啊,那我就带着我那群哥们每天来你店里坐,看看你的生意能不能做下去!”杜浩临走时拍了拍楚幽的肩膀,“记得,十万啊,给你一个月。”

直到杜浩离开许久,楚幽还站在原地,手脚冰凉。

当真甩不掉这些蛀虫吗?换做从前楚幽不介意跟杜家玉石俱焚!可她现在有了孩子,还成了厉严辞的妻子。

楚幽知道杜浩没皮没脸惯了,他说得出就做得到,可一个月拿出十万……她草草算了算,最近几个月才慢慢回本,手头的流动资金不过两万,没办法,她只能重操旧业。

楚幽白天经营咖啡厅,晚上就接德语翻译。翻译是她的老本行,开店的钱就是靠翻译攒出来的。

然而高强度地工作了一周,楚幽的身体开始吃不消。

这天起来楚幽就感觉浑身酸软无力,胃里更是翻江倒海般难受,她侧身躺在床上,缓缓按揉着小腹,“宝宝轻点儿。”

胃液一阵阵上涌,楚幽想去洗手间,可刚起身眼前就一阵眩晕,倒下前她下意识扶住床头柜,柜上的杯子被扫落在地,“砰”的一声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再醒来,鼻尖是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楚幽一扭头,便跌入厉严辞幽深探究的双眸中。

身体一寸寸变得僵硬,楚幽手足无措间听到厉严辞冷声道,“不想要孩子你就干脆一些,这是何必?”

楚幽愣了愣,立刻挣扎着坐起身,“孩子?孩子怎么了?!”

“躺回去!”厉严辞按住楚幽的胳膊,简短三个字就让她心生畏惧,看得出男人是真的动怒了。

“孩子……”楚幽坚持询问。

“医生说有先兆流产的倾向。”厉严辞毫无情绪,他顿了顿,又问道,“你很缺钱?”

楚幽没回答,他既然这么问,就说明她最近在做什么他都知道了。

“没,就是有了孩子,我想他未来能生活得好一些。”楚幽勉强挤出一丝笑,劫后余生地轻抚着小腹,幸好,孩子还在。

厉严辞眼底泻出几分讥讽,“我的孩子我会亏待他?”

楚幽无言以对。就在这时厉严辞将一张支票放在楚幽手边,“是我的疏忽,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妻子,拿去用吧,不够再说。”

楚幽呆愣间厉严辞已经离开了,她拿起支票一看,上面的数额是二十万。

楚幽不想用厉严辞的钱,因为不知道哪天分开,所以想分文不欠,可她现在没办法,孩子是首位,她不想把身体弄垮。

等有钱了一定补上,楚幽暗下决心。

出院回到别墅的当晚,楚幽正往脸上抹霜,厉严辞便推门进来了。

他穿着一身深灰色睡衣,气质清冷无双。

楚幽吓得忙不迭起身,膝盖还撞在了柜子上,于是一边揉着膝盖一边问道,“厉先生有事吗?”

厉严辞看了眼楚幽的膝盖,然后指着床斩钉截铁,“医生说你的情况还不稳定,保险起见我跟你睡。”

闪婚娇妻宠不休 主角: 楚幽, 厉严辞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