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豪门小娇妻 主角: 白初夏, 骆寒

独宠豪门小娇妻 主角: 白初夏, 骆寒

第1章 酒店

米亚会所绿化带边,隐藏着两个青春时尚的女孩子,她们的头凑在一起,紧盯着会所大前门从车里下来的两个俊美男人,窃窃私语起来。

“是哪个?”

“左边那个啦,长的很帅气的那个嘛。”

“这两个都很帅好不好,你确定是左边那个?”

“当然!你在香港一个电话,我就马上帮你去调查了,绝对肯定不会有错的,但是你真的要那么做么,会不会太绝了。”

“哼哼……”穿着白色铅笔裤,绿色背心的女孩阴阴的笑:“像明天这种大日子,我不送份大礼怎么行!”她望着进入旋转门的背影,小脸变的无比邪恶!!

晚上10点半。

骆寒进入会所3358房间休息,洗过澡,围着浴巾,他倒了一杯红酒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惬意的品尝着,黑色的发丝湿漉漉的,带着一阵致命的邪魅,星子般深邃而狭长的冷眸,有着天生王者般的威慑力,可那殷红到似要滴血的饱满红唇,却又给人如妖精般的惊艳感。

夜,与他配合的相得益彰。

“叮咚——”门铃响起。

他微微蹙眉,起身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着豹纹超短裙,化着浓重烟薰妆的女孩,原本就很大很亮的杏眼,显得越发有神了,虽然她打扮的很成熟,但是依旧难以掩盖那青苹果般生嫩清新的味道。

“先生,你今晚寂寞么,要不要特殊服务啊?”白初夏用鼻腔发出嗲嗲的声音,身体柔若无骨的靠向他的怀里,带起一阵的香风。

现在的孩子怎么大胆成这样了,骆寒头痛的想,可要命的是,这股子幽香,低头看着如小猫咪般扑到他怀里的女孩,他有些难耐起来。

“先生——,我父亲生了重病快要死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走这条路的,你千万不要拒绝我,帮帮我吧!”白初夏小脸徒然一皱,哭的伤心,小手环上他精壮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肌上。

骆寒低笑,“小妹妹,这一招,你对几个人这么说过!”他知道她在骗人,但该死的是,诱惑到了他。

白初夏怯生生的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瞅着他,“你真的是第一个。”

“是不是第一个,很快就会知道了。”骆寒横抱起这只小妖精,用脚带上房门,走进卧室,将她扔在大床上。

白初夏小嘴张成了O形,杏眼也瞪的圆圆的,他是怪物吧。

“害怕了?”骆寒抓起她的手,“放心,你会喜欢的。”

“我…我…想先去洗个澡!”白初夏咽了咽口水,有些慌张起来。

“不用了,你很香!”骆寒吻上她的红唇。

他可等不及了。

第2章 这么做?

白初夏脑子一片空白,来之前恶补的成人电影,此刻一点用也没有了。

白初夏惊恐,只能说,想的跟现实区别太大了。

她挣扎着把他推开一些,“慢,慢着,我有话要说。”

“别扫我的兴,钱不是问题!”骆寒很不满被打断。

真是一只禽兽!

白初夏在心里暗骂,脸上却仰起她认为很妩媚的微笑,“不是啦!我只想说,希望可以做些安全措施!”

骆寒邪笑,抱着她在床上翻了一圈,换成她上他下,“动手吧。”

她在心里深呼吸着,壮着胆子探过去。

稳住,稳住,猎物已经上勾了,她轻轻的深呼吸,低头突袭般的吻住他。

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小手偷偷的伸进自已的包里,拿出白色的手帕。

骆寒享受着她完全没有经验似的吻功,放松了警惕心。

就趁现在,白初夏仰起头来,拿手帕用力捂他的口鼻,因为她是骑在他身上往下压的,所以她占了优势,可是骆寒的力气大的惊人,大掌一挥就把她拍到了地上,从床上半撑起身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摔在地上的女孩。

糟糕,失败了么?!白初夏没心思去揉快要摔成二半的屁股,恐惧的盯着床上的男人,连连向后退,“那个——,一场误会。”

被抓到她就死定了!

得想下办法逃才是!

正在她想要站起来逃跑的时侯,床上的男人突然向后躺倒,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喂——”白初夏轻手轻脚的从地上爬起来,站在床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胸口,没动静,最终还是被她迷晕了么。

紧张的小脸变的得意洋洋起来,凌空对着他的俊脸挥了几拳之后,她开始干正事了。

从包包里面掏出手机,躺到他身边,抬起他的手臂横在自已身上,举高了手机,对着镜头做出小可怜,滴上眼药水,拍下落泪的画面,最后还给他的脸来了一个超大特写。

哼哼,看明天你跟你老妈两人死不死,想当她哥哥,没门!!

拍好之后,她把手机放进包里,坐在床上悠闲的穿着衣服,还轻声着小曲,忽然,一股强劲力道从后面将她扯回床上,紧接着一座大山将她压的动弹不得。

她惊恐的看着近在咫尺间,黑发凌乱,眼神腥红的俊脸,吓的张大的眼睛,他怎么会这么块就醒了?!不是说可以迷倒一整晚么,这该死的奸商。

“嘿——,你还好么”白初夏对他笑的比哭难看。

“是第几次干这种勾当的?”骆寒如黑豹般的厉眸危险的眯着她,他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片子摆了一道,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第3章 我要告你

当然是第一次!

要是老手怎么可能会如此失策呢,白初夏在心里哀嚎着,脸拼命的挤出柔弱相“先生,求你放过我吧”。

骆寒嘴角浮起一抹嗜血的邪笑。

“小妖精,惹到我,就要为自已的行为负责”骆寒丝毫没想想放过她的意思。

“啊——”

惨叫声在房间悚然响起。

清晨五点,累到散架的白初雪张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趴在床上睡的正沉的男人,她真想拿刀插死他,拖着酸痛的身子,随便套了他的一件大衬衫,抱着包包走到门口,想了想,又折回来,掏出口红,在雪白的墙上写道,你死定了!!

她这可不是吓唬他,而是给他一个提前预示。

*********

喜来登大酒店。

5楼最为奢华的大厅里,今天将有一个盛大的婚礼要举行,卫生局局长白耀国在丧偶10年之后,终于又收获了第两个春天,与著名的歌唱家纪琳女士结成连理。

这个婚礼,吸引了大批的媒体,政界,商界,娱乐界的人前来参加。

“联系上你妹妹没有?”

“她今天早上留信息给我说,说会准时到酒店来参加婚礼的,我想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过去了”白秋晚给父亲套上礼服,温柔娴静的笑道。

11点钟,白耀国跟纪琳在门口迎接宾客,一批批的客人陆续的签到,在专人的引导下入座,来的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谋杀了记者的很多菲林。

白初夏躲在大厅的侧门处,戴着墨镜的向里面张望着,一张熟悉的脸进入了她的视线,见他与一个超级帅气的男人坐在一起交谈甚欢的的样子,她一眼就认出,是昨天跟他一起进酒店的男人,笑吧,你跟你那个狐狸精老妈很快就要笑不出来了。

她的把头缩回去,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12点,司仪在台上讲的热情洋溢,新郎新娘在各自儿女的陪同下,站在台上切蛋糕。

台上的背景的录像突然间换了,第一张照片出来时,客人还没有注意看,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床照跳出来,场内的所有人都惊诧了,议论了起来。

站在台上的人见下面的人指着他们背后在议论,也有意识的回过头,一时间,他们都被震住了。

大厅的门被用力的推开,戴着墨镜穿着白色T恤,脸色惨白的白初雪低头哭着跑上台,推翻大蛋糕,冲着白耀国生气喊道“老爸,你还结什么婚啊,我要告她儿子。”

第4章 他们其实是情侣

四周围一阵的哗然。

白初雪快速而得意的翘了一下眉毛,把手指向站在新娘身边俊美男人,看到他的长相,她一下子傻眼了。

眼前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根本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初次见面,妹妹你还真是送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呢,你好,我是纪夜澈”优雅一笑,纪夜澈自报家门,眸底净是寒意。

“什么——”一道晴天霹雳朝着白初雪打来“你是纪夜澈,那他是谁啊!”

如果有洞的话,骆寒不介意鉆一钻。

纪夜澈看向坐在台下第一桌的骆寒,语调平缓的叫道“骆少,我看你需要起来解释一下了”。

坐在台下观礼的骆寒黑着一张俊脸,用手撑着额头,吐血的冲动都有了,这该死的丫头,,,

“怎么回事?”坐在边上的骆夫人,端坐着,脸色刹白,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

“这个,我——”骆寒真想冲上台去掐死她。

白初夏感觉后背有冷箭射来,打了一个机灵,她硬着头皮回过头,看到俊美如斯,脸沉黑如撒旦的男人,终于不得不接受的一人事实是,她搞错人了!

骆家是本市的名门旺族,家族所经营的企业,在本市乃至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骆夫人与纪琳是多年的闺蜜,所以骆寒跟纪夜澈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被点名的骆寒站起来,在众人的焦距之下,边往上走边想着该怎么解释这事,很显然,这丫头想设计破坏婚礼,想了这么一招,结果把他错认成纪夜澈,他成了倒霉鬼。

白初雪见他上面,有点怕怕的向后挪了挪,他不会一气之下杀了她吧。

白耀国绷着脸,小女儿的事情让他的老脸不晓得往哪里搁,纪琳不作声,心里对白初雪故意破坏她的婚礼而气恼不已。

骆寒走到上面,看了白初雪10秒,然后对她招招手“来,过来”。

“可以不过去么?”白初雪小声的说道,她料定他一定会掐死她的。

骆寒大步的上前,一把拉过她“宝贝,别在闹了,你跟我吵架不用把气撒在别人身上,走吧,别在这里丢人了”。

他架着她下台,往大门外走。

站在台上的纪琳灵机一动,拿过司仪的话筒“这段小插曲,让我也感到挺意外的,这对小情人真是爱闹腾,借这次机会,我跟大家宣布一件事,骆家跟白家将会结为亲家,选好日子准备订婚了”。

订婚!!

走到半道上的骆寒跟白初夏同时一怔!

“我不——,唔,,,,”白初夏想转头反驳,她才17岁哎,这坏心肠的后妈,这么快就想要把她撵出去了,可嘴巴被骆寒捂着,发不出声音。

骆寒凑近她,咬牙切齿的咆哮“给我把嘴闭上”。

站在台上纪夜澈,举目望着被好友扭出大厅的女孩,眸光变的深幽,更为冷冽。

安全通道内,白初夏掰着骆寒的手,张嘴就咬。

“嗷——”骆寒推开她,手被她咬出了一排的血痕“死丫头,你敢咬我”。

“谁让你不放开我的”白初夏壮着胆子,向他抬高头,挺起单薄的胸膛挑衅,心里面七上八下的。

骆寒扯松领带,指着她“你还有理了是吧,我说,你想设计别人,你难道先不打听清楚的么,我跟纪夜澈像么,死丫头,我不会饶过你的”。

他大步向她逼近,她吓的后退,贴到墙上“我,我也不想弄错啊,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我才不要跟你这个老男人结婚呢”。

第5章 阴险脸哥哥

一条青筋在骆寒额头上爆起,他用力的捏起她的下巴“你以为我很想接手你这种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么,可是现在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你认为还有什么更好解决办法么,骆家丢不起这个脸,白家也一样吧。”

白初夏蠕动了一下嘴,小脸皱成一团“总之,我不要嫁给你!”

“我有一大片森林,你以为我会很想要你这根小树苗么,不过目前我们只能以情人的身份示人,等过了这个风波之后,再找个理由分手,听清楚了没有”骆寒怒吼道。

“凶什么凶嘛,我同意就是了”白初雪苦着一张脸,没好气的说道。

他们没有再回婚礼上,下午,骆寒送白初夏回家,不过他没有进去,在门口放下她,就驱车离开了。

白初夏一进门,白耀国就站起来狠掴了她一巴掌,气的胡子发抖“我的老脸,都要给你丢光了”。

粉嫩脸上立刻就浮起了五指印,她倔强的抬起头,没有掉泪,冲着白耀国吼“我就是不喜欢这只狐狸精,我不要她当我妈妈,死也不要——”

“你——”白耀国气的抬手又要打下去,白秋晚拦了下来“爸,初夏还小,不懂事,你别打了”。

坐在那里的纪琳脸色难看“小?是只有5岁还是7岁,能做出这种事,可见心肠有歹毒”。

白初夏冲向纪琳,痞笑“你说对了,死狐狸精,带着大拖油瓶嫁来我们白家,你小心点,那天半夜我进房间去把你的脸给刮了,或是在你的饭里下毒毒死你”。

纪琳气的浑身发抖“你这无法无天的死丫头,怪不得你爸要把你送走,不要你,你太顽劣了”。

她的话刺中了白初夏的最痛的地方“是啊,我是很顽劣,臭女人,去死吧——”她抓起包包就砸向她。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来按住白初夏的手,温和中带着冷意的男声响起“对于长辈,就算不能喜欢,也请保持起码的尊重”。

抬头,她撞进一双星子般寒光粼粼的黑眸之中,他的五官精致,生的极其好看,一副狐媚相,跟他的狐狸精老妈一样。

白初夏面露不屑“拖油瓶,有何指教?”

“妹妹,我可以跟你单独谈一谈么”纪夜澈温和的微笑,手也由按变成了握。

虚伪的家伙,看你玩什么把戏,白初夏配合似有笑笑“好啊,拖油瓶哥哥”她有意加重拖油瓶几个字。

纪夜澈脸上的笑意不仅未变,反而更为深刻了,他像个温柔的大哥哥,拉着她的手,朝着楼上走去。

站在白耀国身边的白秋晚羡慕偷望着楼梯的方向,变的有些痴迷。

纪夜澈推开房间的么,把白初夏拉进去,房间关起那一刹,他的表情顿时一变,用力的反扭起她的手“妹妹,现在我们来好好谈谈吧”。

从温柔到沉冷,他转变的是那么自然。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我就是知道刚才在下面你是装腔作势的,怎么?想威胁我?”白初夏一点也不奇怪他此刻模样,雄赳赳的挺起胸膛,不俱的瞪着他。

第6章 死不了得

“哼——”纪夜澈冷笑“我警告你,若是你敢动我妈的一根汗毛,我保证会拔光你全身的毛。”

“怕你啊!有本事来拔拔看哪”白初夏欺近他,吊儿郎当的像个小太妹,这家伙也就一张脸能迷惑女人。

纪夜澈垂眼又是一阵阴诡的笑,突然眸光一凛,用力的揽过她的腰肢,“听说,你本来的目标是我,信不信我扒光你的衣服,还反咬你一口,说是你自已脱衣服来勾搭我的”他抚摸着她的小脸“你说,他们是信我呢,还是信你?”

“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比你妈还无耻”白初夏睁大杏眼瞪他,她知道自已的名声不好听,这个表面乖乖仔,当然比她有说服力,何况她昨晚还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看来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怕的话,以后给我收敛点,因为我随时可以把你送入地狱,明白么”纪夜澈说完后,对她展露温柔的笑意。

白初夏打了一个寒蝉,相比起这个阴沉不定的家伙,昨天那只大禽兽要善良的多了。

从楼上下来,纪夜澈亲昵的拉着白初夏,走到白耀国面前“叔叔,我跟初夏聊的挺开心的,她也决定以后跟我们好好相处,是不是啊,初夏”他的漂亮的桃花眸盈了满温柔,望着白初夏。

见到虚伪的,没见过这么虚伪的,白初夏心里对他咬牙切齿,可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

白耀国开心极了“还是夜澈你懂事,以后这丫头就交给你管了,在她嫁到骆家之前,别让她再闯祸了”。

“叔叔你放心,我会把初夏当成自已的亲妹妹一样疼爱,让她乖巧去当骆家儿媳妇”纪夜澈揉了揉白初夏的头,表现的宠溺无比。

坐在沙发上纪琳,表情也柔和了起来,儿子还真有一套。

次日清晨。

白初夏做了一整夜的噩梦,一下子梦到骆寒这禽兽,一下子梦到纪夜澈这个腹黑的双面男拿着刀叉追杀她。

所以,当坐在餐厅里,看着对面的纪夜澈用刀叉切培根时,心不由的提了起来。

“妹妹,哥哥的刀叉更好看是么”纪夜澈察觉到这个小丫头一直盯着他的手看,不由温笑着调侃她。

“神经病,好看你个毛啊,我是怕它变成凶——”白初夏不由的脱口而出,说到一半,才刹住车。

纪夜澈意味的看看她,垂眼继续优雅的切东西吃。

“咳——”白耀国板着脸重咳了一下,望向白初夏“看看你,一个姑娘家满嘴的脏话,跟街上那些小太妹有什么区别,你有你姐姐一半的娴静乖巧我就心满意足了”。

纪琳在那边幸灾乐祸“哎呀,这性子可不是一天二天能改好的,是鲜花还是烂泥,早就定了型了”。

白初夏憋着气,握紧了刀叉,讪笑“没错,我就是小太妹,但也是你白耀国的女儿,让您老人家丢脸,不胜遗憾”说着,面向纪琳,把叉子往她盘子里一掷“我老爸教训我,要你这个外人插什么嘴”。

“你说我是外人?”纪琳猛的拔高声音。

“废话,你难道还想当我妈么,不要脸”白初夏轻蔑的对她翻翻白眼。

纪琳气的扶住额头,纪夜澈忙放下刀叉,起身扶住她“妈——,你没事吧”。

“死不了的——”白初夏幽幽的说道。

第7章 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

纪夜澈的眸底迅速泛开寒意,直射向白初夏。

“是,,是你老妈先来招惹我的”白初雪接收到纪夜澈的眼神,不由的身体发寒,这家伙有当杀手的潜质。

“啪——”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被震的转头,白耀国狠拍了一记桌子站起来“白初夏,向你妈妈道谦”。

白初夏倔强的看着他“我妈妈早就死了,你让我向鬼去道歉啊”。

“初夏——”白秋晚在桌下拉拉她“你别在惹爸生气了,叫吧,叫不惯妈妈,叫阿姨也行啊”她边劝着,眼睛深深的看着纪夜澈,对他笑的柔柔的。

“要叫你叫,别恶心我”白初雪不耐烦挥开她的手,注意到姐姐看纪夜澈的眼神,顿时明白过来,她受不了的嗤笑“白秋晚,我真心劝你一句,他很坏的,喜欢他,就等着哭吧”。

纪夜澈不着痕迹的勾勾嘴角。

白秋晚脸皮子薄,被妹妹看穿了,脸顿时如火烧“你胡说些什么呀”。

“一家子蠢蛋”白初夏再也呆不下去了,站起来走人,这个家以后就要换成姓纪的了。

纪琳突然想起,跟骆夫人约好,今天晚上二家人见面的事,因为这桩事,他们的蜜月都推后了,要是到时这个死丫头不来,骆家还不怪罪下来。

这么想着,她也顾不上生气了,连忙拽了拽白耀国的手“耀国,晚上的事,快跟初夏说啊!”

“对,对,对,你看我都给她气糊涂了,我就去说”白耀国急步向外赶。

“叔叔,还是我去吧,省得她又跟您闹,我有办法说服她乖乖听话”纪夜澈追过去拉去白耀国,温润有礼。

白耀国很是欣慰的点点头“好!那你快去吧”。

“是!”纪夜澈快步向外奔走,白耀国望着他,心想,他要是自已的亲生儿子,那该有多好啊!

白初夏背着挎包,走出大门,从包包里拿出墨镜来带上,茶色的墨镜,遮起了她半张小脸,黑色背心,牛仔短裤,头发松松跨垮的随意盘起,脚上是透明色的人字拖,看上去青春无敌。

从小到大,爸爸总是夸姐姐乖,说她顽劣,所以不到15岁就把她送到香港女子寄宿学校,说好听点是培养,难听点就是软禁。

正要跨出大铁门,一只强劲的大手拉过她的手臂。

见是纪夜澈,白初夏撇撇嘴“怎么?出来给你妈报仇么”。

“如果可以,我会把你打包送去火星,白初夏,不懂的和平相处,也为自已的小命多着想一下,我出来是来告诉你,下午早点回来,骆家要过来商量订婚的事”纪夜澈看四周没有,恢复成冷漠倨傲的模样。

“我要是不回来呢,你还能把我吃了不成”白初雪极度不喜欢他那命令式的口气,他算老几,凭什么命令她。

纪夜澈抿起粉白的薄唇,突然间扣住她的头,把她往自已的方向推来,手迅速的收起,另一只手,已经拍下这一瞬间的画面,动作快的一气呵成。

白初夏只觉唇上一软,闻到一股子青草般的香气,傻在三秒之后,才张大的嘴,指着他“你有病啊”。

纪夜澈好整以暇的把手机举到她面前“这是你勾搭哥哥,主动上前锁吻的罪证,晚上要敢不来,我就给你爸爸,害怕后果的话,你最好乖乖听我的”。

第8章 左右不分

“小人——”白初夏用力的擦了擦嘴唇,气呼呼朝着铁门踢了一脚,表示自已的愤怒,虽然痛的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不过为了不让他看笑话,她忍着痛,冲他比了比中指,大步的向外走。

纪夜彻站在原地,不由的舔了舔唇,心莫明的漏了一拍。

玄关处,白秋晚扶着门框,脸色死白如灰,剪水般的眸子里满是不相信与不甘心。

*****

甜品店。

“程——羽——晴”白初夏一字一句的怒吼着,把包包砸向窝在座椅上吃芒果冰的好友身上。

被点名的女孩,怯怯的抬起头来,留着金色的蘑菇头,戴着白色大镜架,蓝色的美瞳,是个非常可爱的小萝莉,程羽晴干笑“呵呵,,,初夏”。

“你不是说你调查清楚了嘛,你不是说决对不会搞错嘛,你不是说左边那个嘛”就是这个超级无敌损友,给她指的,白初夏真想拿芒果冰砸死她。

程羽晴缩成一团,看到今天报纸上,初夏跟骆寒的床照,她也傻眼了,怎么男主角换人了?!

“是左边没错啊,穿白色西装的那个嘛,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指错”程羽晴又是摇手,又是摇头的。

白初夏心里咯噔一下,火气顿时敛了起来,紧盯着程羽晴,非常小心的确定一次“你说那天走在左边的是穿白衣服的是么”。

“是啊”程羽晴很有信心的举起右手“我非常确定那天站在左边的是穿白衣服的纪夜澈,穿宝色衣服的是骆寒”。

白初夏克制住想哭的冲动,无力的举起自已左手“麻烦你告诉我,这是左手还是右手”。

“废话,当然是右手啦”。

“我的天哪——”白初夏没有形象的扑在桌上,崩溃的大喊“你左右不分啊,我真是被你害死了”。

真相终于大白了!!

她说左边,其实是指右边,早知道她就问是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程羽晴还在那边举着二只手,分辩不清,最后直接放弃了“初夏,对不起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过,你没有被占便宜吧”。

说到这个白初夏最吐血,到今天,她都不敢用力的坐下来。

“程羽晴,知道我有多么多么的杀了你,把你跺成肉酱吗?”

“你——,失身啦!”程羽晴凑近她,小声的问道。

“可以把你的骨头抽了,做成肉包子吗?”

“真惨——,不过好在骆寒超级帅的。”

什么叫欲哭无泪,生不如死,白初夏望着程羽晴,体会到了其中的真谛。

在猛吃了6大碗冰,4个提拉米苏之后,白初夏才有力气走出甜品店。

回到家,倒在床上一睡不起,听到敲门声,她张开眼睛,外面天都黑了。

“初夏,快起来,骆少爷跟骆夫人来了”。

“哦——”白初夏闭着眼睛又床上坐起来,摸了摸嘴角,习惯性的要擦擦口水,迷迷糊糊的下床向外走,还问道“他老爸没来么”。

脑袋撞上一堵温热的墙,被弹的退了几步,又撞上去。

“我的胸不是钢筋跟水泥做的,经不起你这种撞法,另外,我老爸人在国外,无法马上赶回来”。

磁性的男声在白初夏耳边响起,她撑开眼皮往瞄,一张超级俊脸在她眼中慢慢的清晰起来。

独宠豪门小娇妻 主角: 白初夏, 骆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