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霸爱:盛宠逃妻 主角: 苏兮, 司连臣

豪门霸爱:盛宠逃妻 主角: 苏兮, 司连臣

第1章 富家少爷

“苏兮小姐是吗?到手术床上躺着就可以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指了指身后的手术台。

各种仪器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嘀嘀嘀的……

其实这声音对于苏兮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她自己就是个外科医生!

每天除去需要睡觉和吃饭的时间,大部分都在手术室里度过,对于各种各样的手术都见怪不怪的。

可是这一次……

她迈进手术室的脚步,特别的沉重。

“我们检查过你的身体了,今天非常适合做手术。”带着口罩女医生看了她一眼,“不过……我看了一眼,你应该连夫妻生活都没有过吧?怎么就想人工受孕呢?和你老公先尝试一下同居再决定比较好!”

“我没有老公,我只是……想怀孕。”苏兮因为紧张,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医生见她没有想听劝的意思,只好摇摇头,准备开始手术。

苏兮只记得手术灯很晃眼,扎到身上的针也痛的很清晰……

她知道人工授精手术女人会很遭罪,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痛!

可惜——

一个月后,大姨妈还是如期而至。

为了拿到那笔钱,她不得不接受安排,被带到了一个郊区的别墅。

那里墙壁是灰色的,连窗帘都是暗黑色没有任何花纹,虽然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但还是让人感觉到阴森。

那个男人一身酒气的踹开门进来,把她狠狠的压在身下,不顾她颤抖着的身体,疯狂的开始掠夺。

痛,他进入身体时的莽撞,要比手术更痛上一万倍!身下那撕裂的感觉,好像要将她凌迟。

甚至现在她闭上眼睛,身上还记得他驰骋的力度,和那带着烟草味的气息……

蓦地!

她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像是在这无边无际的噩梦中伸出一颗救命稻草般!

苏兮霍地睁开眼睛——

才发现自己刚才不小心在办公室里睡了过去,是同事王瑶把自己叫醒的。

最近自己总是能梦见那件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白天越是不想去回忆那件事,晚上就越是在梦中再现那天的场景!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王瑶把买来的快餐放到桌子上,“看你好像很虚弱啊,要不要和主任请个假回家休息休息?”

“我没事。”苏兮抬手揉了揉眉心,接过了她递来的筷子,“下午有个手术,是个富家少爷!院长特意嘱咐我们不能出差错。”

王瑶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愣了下,“富家少爷?”

“嗯,具体身份被保密了。”

“我好像看到他了!在VIP病房里。”王瑶嘿嘿一笑,脸色露出八卦的表情来,“他可真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

苏兮无奈,“你这花痴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我说真的!”王瑶瞪着眼睛,生怕她不相信似的,“你见了以后绝对会赞同我的话!”

“我赞同,我现在就赞同,好吧?”苏兮没什么胃口,只是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我先去换衣服准备手术了,等下你收拾一下吧。”

她起身离开,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一条短信。

【兮兮,我回国了,我想见你。】

回国了……

苏兮扯了扯唇,把短信直接删掉。

现在这件事还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第2章 熟悉的感觉

洗手,消毒,苏兮穿上手术服,戴上那顶蓝色的手术防尘帽。

还没等进手术室,就看到主任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苏医生,这场手术可千万要成功,别出任何意外。”

看主任那一脸的紧张,苏兮第一次开始好奇这患者的身份了。

不一会,外面的绿色灯亮了起来。

这代表患者已经准备好了。

苏兮对主任笑了笑,“放心吧,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手术!没什么风险的。”

主任跟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苏兮才无奈的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一转身,其他医生已经引导患者躺到了手术台上。

苏兮像往常一样想过去例行询问病史和情况,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及到患者的肩胛骨处时,全身都僵住了!

那个红色胎记,她永远都记得!

当时自己无助又害怕,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用力的咬着被子,视线更是不敢直视他的脸,只能在慌乱中看到他肩膀上的胎记。

“啪——”

病历本掉在地上的声音把她从记忆中拉回来,也引起了手术台上男人的注意。

他的黑眸紧紧盯向她的小脸,那双眼睛……竟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自己见过这个医生?

“对不起!”苏兮和他的视线交汇一秒,赶紧低下头去捡病历本。

“你是谁?”男人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她的脸。

苏兮下意识的刚想伸手去遮挡自己的脸,才发现因为戴了口罩,又戴着帽子,他其实根本只能看到自己的眼睛而已。

“我是医生,你的主刀医生。”苏兮想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一些,不要听出异常来。

可是他的眸子像是能洞悉一切似的,让她有种掩盖不住的感觉。

只是躺着,也有种迫人的气势,令她不敢直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男人眯了眯眸子,薄唇微启,“你是那个女人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先生,手术马上开始了,你配合一下闭上眼睛好吗?”

“你就是她。”

即使当初自己有些醉了,也依旧记得她那双恐慌的眼睛。

像现在一样慌乱。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天知道苏兮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要不是带着口罩,他肯定能轻易的看到她脸上的心虚。

“我不是!”苏兮脱口而出的反驳,说完连她自己都后悔了。

这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找你很久了。”男人说着就要从手术台上下来,一把扯掉了胸前测量的仪器。

苏兮头皮阵阵发麻,她惊慌失措中抓起了放在一旁兑好的麻药!

“快,病人情绪不稳定,给他先注射麻药!不然会影响手术!”她立刻把针管递给了麻醉师。

“我没有不稳定!我要找的就是——”

男人的话戛然而止,下一秒——整个人“砰”的往后一躺,失去了意识。

手里还拿着针管的麻醉师愣了愣,尴尬的扯扯唇,“呃……我是不是应该等他说完话再打麻药?”

“不,现在正好!现在正好……”

苏兮咽了咽口水,看着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她才舒了口气。

看来这里也不安全了,自己得赶紧藏起来才行!

第3章 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朦朦胧胧中,司连臣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的身体。

可是麻醉药的后劲让他很难睁开眼睛,感觉全身都无力。

司连臣蹙起浓眉,缓了好一阵才恢复了些清醒。

“儿子,你感觉怎么样了?”卢云赶紧走到他的病床边,焦急的看着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司连臣感觉嗓子干涩得难受,可他没有失忆!“看到她了……”

“她?”卢云一怔,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你说的她是谁?”

“那个怀着我的孩子逃了的女人。”

“……”

“我要见所有刚才给我手术的女人。”司连臣的黑眸眯了眯,即使刚手完术很虚弱,也掩盖不住他与生俱来的震慑力。

那个女人……总算让他逮到了!

没过一个小时,参与这场手术的医生就都被叫到了司连臣的病房里。

她们有的还穿着白大褂,有的已经换回了正常的衣服,应该是下了班又被叫回来的,甚至……还有三个男医生。

司连臣瞥了一眼,浓眉皱起来。

“就这些?”

院长哪里敢惹司家的人,赶紧笑呵呵的点头,“是啊!能叫来的都叫来了,您找他们有什么事嘛?”

“不对。”司连臣的薄唇抽搐了几下,“还有一个。”

他就知道那女人不会乖乖的过来!不然他也不至于找了这么久!

“还有一个?”院长立刻看向站着的主任,“你不是说参与这场手术的就这些人吗?”

“呃……”主任唯唯诺诺的低下头,有些支吾,“还有……还有苏医生没来,她说自己发烧了起不来……”

苏医生?

司连臣动了动手指,给一旁站着的单鹰递了个眼神。

单鹰立刻低下头,“是,我现在就去把她带来。”

……

帝城监狱设在一个城市的郊区,荒无人烟。

想去一趟就要坐上两个小时的地铁,还要转一次公交车才能到!

不过也难怪要选在这种地方建监狱,即使犯人逃脱了也很快就被抓回,侥幸没被抓回,想步行回到市里,这中间都要被饿死渴死的!

苏兮手里拿着一大堆东西,包括吃的,衣物,香烟和酒。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能不能送到父亲的手里,但她每次来都会准备。

门口的狱警看到她都认识,登个记就让她进去了。

坐在探视室的椅子上,苏兮一直环望着四周。

这里已经重新翻修过了,之前连墙壁都变成了昏黄的颜色,现在又重新粉刷成了白色。

不知道监狱里面有没有翻修的好一些。

不一会,两个狱警就带着苏子康走了出来。

一看到父亲,苏兮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爸!”

“你怎么又过来了?”苏子康无奈的耸下肩,“不要再来看我了……我这样的父亲,不值得你来看。”

“爸,你别这么说!你还有半年就可以出来了。”苏兮伸手贴上探视室的玻璃,似乎这样才能和父亲更近一些,“我在等你回家呢。”

苏子康的脸上顿了一下。

而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你妈她不会原谅我的,即使我出了监狱,也没有家了!我怪不得别人,都是我咎由自取的!如果当时我能忍住诱惑……”

第4章 我们少爷请你过去

“爸!你不要想太多!现在主要的是先出狱!”

苏子康摇摇头,脸上的皱纹也是一年比一年多了,“我不配做你的父亲!你不要再来看我了,也别往这监狱里面扔钱了!我不接受减刑,我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

“爸!”

“别再来了,我不会再见你。”苏子康从椅子上站起来,“爸爸这辈子都愧对你们母女,下辈子吧,下辈子我肯定会好好补偿你们。”

他转身就走,脚步没有一丝的停顿。

更像是在逃离……

苏兮攥着手里的袋子,双臂无力的滑下。

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父亲释怀,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她不停的尝试各种各样能让父亲离开监狱的办法,可是……她发现父亲迈不出去的,不是监狱的门,而是他心里的墙。

有些失望的走出监狱,苏兮把准备的东西都放在了监狱门口。

她估计自己又要搬家了,这些东西拿回去也没什么用了……

步行走到公交车站点,苏兮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想着以后该怎么办?

医院那边很可能回不去了,她知道自己一旦被抓到,那家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如果从医院辞职,她就得再换个城市找工作,这里应该已经不安全了。

苏兮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短信显示银行卡里还有四万元钱。

点开银行的APP,输入密码,一瞬间,钱就被转出去了。

她退出APP,编辑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工资已经转到你的卡里,谢谢你帮我照顾她!我过几天就会回去看她。】

蹙了蹙秀眉,苏兮看到公交车在不远处驶来,她赶紧准备了一元钱零钱。

突然——

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笼罩住了她。

苏兮怔愣的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她身后。

“苏小姐,我们少爷请你过去。”

“……”苏兮的心一沉,“什么,什么少爷?我不认识什么少爷!”

“请。”单鹰不由分说的打开车门,指了指后座。

苏兮往后退了几步,做出了要逃跑的架势,“我都说了我不认识,我不可能跟你走!”

说完她转身就跑——可惜,连十步都没有跑上,就直接被抓住扔进了车里。

“苏小姐,请您配合!我不想使用暴力。”

“……”

现在苏兮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大字——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

车子一直开到了医院,这地方她再熟悉不过了。

可是……

苏兮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黑衣男人。

高大威猛,想要跟他硬碰硬是不可能的了……

“那个……你们少爷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没有。”他冷冰冰的,面无表情得像块木头。

其实苏兮心里很清楚,自己已经暴露了!那个男人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来,可是她还是想怀着一丝丝的侥幸心理……

万一只是手术中出了错误,让自己回去呢?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奇迹会眷顾她。

被带到VIP病房里,单鹰直接把门关上,在外面落锁。

第5章 你继续逃啊

听到被锁死的声音,苏兮的心真是沉到了谷底……

“嗨……你好啊,先生!手术恢复的怎么样了?”现在她除了干笑,还能做什么。

“逃啊,怎么不逃了?”司连臣瞥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破开一颗橙子。

顿时,病房里弥漫着橙子的香气。

“没有啊,我没有逃。”苏兮眯起眼睛笑了笑,“我只是刚才手术完以后,觉得有些头疼,就先回家了!”

“我看你不应该当医生,应该去当演员。”司连臣眯起黑眸,视线直勾勾的定在她身上,“说,孩子在哪?”

苏兮一愣,“孩子?”

“你还想装傻?!”

刚才在手术室里,他可已经领教过了这女人装傻的本事!再信她就是有鬼!

“我没有装傻啊,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孩子是什么意思。”苏兮僵硬的笑着,“还有……你刚手术完,不适合吃橙子的。”

司连臣看了一眼手上已经剥好的橙子,顿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

“交出孩子,我也许可以不追究之前的事情。”

“可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孩子是什么意思!”

“你别告诉我,三年前你和我们司家做过的交易,你都忘记了!”

苏兮的小脸一白。

那晚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上来……

他毫无怜惜的入侵,完全把她当作没有痛觉的物品。

甚至无视她的求饶,只知道掠夺,掠夺她的身体,掠过她的初吻,和她的贞洁。

这么多年她都拼命想要忘记,可是偏偏他的声音,他的气息,他触摸自己的感觉,都像是昨天才发生一样的清晰!

“我……我已经履行了我的义务,接受了你们的安排,难道我拿这笔钱不应该吗?”

“你确实履行了义务,接受了手术,也和我睡了,但是——你怀孕了却没如实告诉我们!就这么带着孩子跑了!”司连臣要不是此刻躺在病床上,真想掐断眼前这女人的脖子!“你这是违约,合同上可明明白白写着,如果你违约了,就要付一个亿的违约金。”

一……一个亿?

苏兮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我没有违约!当时签订的合同上,只是说了让我接受人工受孕,如果不成功也不追回预付的钱!因为没有怀上孩子,所以我没有拿尾款就离开了。”

“女人,你还想继续隐瞒怀着孕逃跑的事情?”

苏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惊慌。

“我没有怀孕!”

司连臣刚要开口,忽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一个同样高大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连臣,你怎么样了……兮兮?!”

苏兮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再见到司宇瀚会是在这种时候。

当初她走投无路时,作为男朋友的他却直接宣布和其他女人订婚!只因为她仅仅是个小平民,而那个女人是千金小姐!

司连臣看了一眼大哥,浓眉微蹙,“哥,你们认识?”

“是啊!”司宇瀚的视线一刻都不肯离开苏兮的小脸,“她就是一直跟你说的,最爱的那个女生!”

“……”

苏兮和司连臣两个人相视一眼,瞬间石化在那里。

她居然是大哥最爱的那个女人……司连臣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面色有些难看。

他居然是司宇瀚的弟弟……苏兮更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为司宇瀚的弟弟生了个孩子。

这一切都太讽刺,太滑稽了,她难以接受!

司宇瀚看到他们两个凝重的表情,一脸茫然,“大哥,兮兮,你们认识啊?”

他也感到很奇怪!

“没有……不认识!”

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

“我是司连臣先生的主刀大夫!”

苏兮赶紧站出来解释,她不想让司宇瀚知道他们三个人之间这么慌乱的关系。

“这次手术多亏了苏医生!”

病床上的司连臣沉思了一下,随即开口附和着苏兮说道。

大哥一直对自己那么好,如果知道自己和他最心爱的女人有这样一层关系,一定会伤心的,他不能伤害自己的大哥!

司宇瀚听了他们的解释也没有多想,苏兮本来就是优秀的外科医生,弟弟是她的病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苏兮不想在这里面对这两个男人,于是开口说道,“病人的伤口恢复的挺好的,注意不要沾水就行了,你们先聊,我先出去了!”

司连臣既然没有当面揭穿自己的话,就说明他也不想让司宇瀚知道这件事情。

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溜出去,以免他又逼问自己孩子的事情!

第6章 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好谈的

“连臣,明天我再来看你!”

司宇瀚见苏兮要走,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追了上去。

看到两人相继离开的背影,司连臣的心里闪过一丝复杂,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他在思考,到底应该怎么做才比较合适。

“兮兮!”

司宇瀚从苏兮的身后拽住她的手臂。

“还有事吗?”

苏兮淡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问话的语气和问病人家属没有一丝差别。

现在的她和他来说,就应该保持这种距离。

“兮兮,我们能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吗?”

司宇瀚心急的想解释一切,但是却知道这里不是地方。

感受到女人淡漠的眼神,他的心里闪过一丝抽痛,是他让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没有这个必要了吧,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谈的!”

苏兮低下头,遮盖住自己眼底的那一丝难过,冰冷的回绝了男人的邀请。

他已经是个有未婚妻的人,就算她再爱,她都不会去做别人的第三者,这是她做人最基本的原则。

“兮兮,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听我解释!”

司宇瀚真诚的拉着她的手,一脸愧疚的看着她,心里有些心疼。

他这辈子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她,可是他却偏偏受了家族的逼迫,不得已才和陆诗诗订婚,他知道这对苏兮的伤害肯定很大,但是他希望她能给自己时间。

“不用了!”

她不想听到任何的解释,她好不容易封闭起来的心,不想再为任何人打开。

就算解释了有什么用呢,他终归现在已经成为别人的爱人。

而在她为了救母亲出卖自己身体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早已失去了拥有司宇瀚的资格,就算他有迫不得已离开的理由,她……也晚了!

趁着司宇瀚有些失神,苏兮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转身离开!

看到女人离开的背影,司宇瀚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靠在医院冰冷的墙上。

不——

他不会看着自己就这么失去她的!

这次回国,他为的就是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这是他这辈子非娶不可的女人。

……

他回来了。

再次看到自己曾经心爱的男人,她的心里却说不出的苦涩。

纵使再爱,他们也回不去了——

苏兮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脑海里都是三年前的场景。

“妈……妈,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

她哭着将母亲送进抢救室,跌坐在地上,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抢救室门外,居然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她的父亲,更没有她的男朋友能让她依靠。

“谁是病人家属?”

不知哭了多久,苏兮的意识才被手术室里出来的医生唤醒。

“我是,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她赶紧从地上起来跑过去,一脸的焦急。

“经过我们抢救,病人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一会儿我们会将病人送到重症监护室!”

医生一脸同情的看着苏兮说道。

“那我妈妈到底什么时候能好?”

刚刚工作的苏兮对这一切懂的还不太多,母亲的突然发病更是让她乱了分寸。

“现在看病人的情况并不是非常的乐观,随时还会有生命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心脏搭桥手术,那样的话,活下来的几率或许会更大一些!”

医生将手里的手术通知书交给江兮瑾,希望由她自己来做决定,手术毕竟都是有风险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

江兮瑾颤抖的接过医生手里的通知书,跌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第7章 男友的背叛

嘟嘟嘟……

嘟嘟嘟……

一遍一遍,父亲的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司宇瀚也消失了!

她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行走在大街上,五十万……她要去哪筹到这五十万的手术费,可是如果没有这五十万,妈妈的命就保不住了。

“喂……”

手机铃声响起,苏兮声音嘶哑的接起电话。

“兮兮,听说舅妈住院了,现在情况怎么样,你还好吧?”

沈子浩关切的询问,听到她那么嘶哑的声音,他的心里有些难过,他刚刚知道这个消息就给她打电话了。

“表哥,呜呜……”

终于听到一个自己熟悉的声音,苏兮忍不住蹲在地上放声哭泣了起来,抢救室门外的这一夜,她实在是太害怕,太无助了!

“兮兮,你别哭,舅妈到底怎么样了,你说啊?”

沈子浩听到她的情况就知道事情可能不太好,但是他还是得安慰苏兮,从小一起长大,他最疼的就是她这个表妹了。

“医生说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

蹲在地上的她抽泣了几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突然有个人能让自己发泄说几句,她的心里也好过了一点。

“兮兮,你别担心,钱的事情我帮你想办法……”

沈子浩沉思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

他知道心脏搭桥手术对苏兮意味着什么,她一个刚工作的实习大学生,哪有钱去给母亲做手术,她的难处肯定就在这里。

“表哥,谢谢你……”

苏兮的心里刚感受到一丝希望,便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吼声,“想什么办法想办法,沈子浩,你能有什么办法!”

听的出来,那是姑妈的声音!

“是啊,子浩,家里好不容易弄了点钱给我们结婚,难道你要拿去给你的表妹吗?”

有一句委屈的女声从电话里传过来,那是表哥的未婚妻,陆菲。

“妈,你说什么呢,表妹家的事情咱们怎么可能不管!”

即沈子浩的反驳声后,电话那边更是传来几个人激烈的争吵声,两个女人的情绪都很激动,苏兮被吵的头疼,直接挂断了电话。

原本还有的一丝希望,现在也没有了,她不可能因为自己,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她听到了陆菲说的那句,如果你把钱给你表妹,我们就分手,还有姑妈的断绝母子关系!

苏兮觉得自己突然好可悲,连个能帮自己想办法的人都没有……

缓缓抬头,大屏幕上的一对俊男靓女盯住了她的目光。

司氏财团大少爷司宇瀚牵手陆家大小姐陆诗诗,两人已于昨日举行订婚典礼。

大屏幕不停的滚动播报着——

苏兮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千刀万剐一样的疼。

昨天……

那不就是母亲送去抢救,自己在抢救室门口一遍一遍打着他电话的时候。

原来他没接自己电话的原因,是在和别的女人举行订婚典礼。

她知道她自己的家事和司宇瀚并不匹配,但是没想到口口声声说这辈子最爱自己的司宇瀚居然是在一声不响的情况下抛弃了自己。

滴滴——

司机一个急刹车才将车子停下。

“你他妈找死啊!走路不长眼睛吗?”

司机打开车窗,冲着差点撞到的女人一顿怒骂,如果不是刹车及时,恐怕女人此时已经撞飞了出去。

“……”

苏兮一言不发,依然像个丢了灵魂的躯壳,一步一步在马路中央晃荡。

不管有多少司机朝她鸣笛过,她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

那一天经历的痛苦,苏兮至今都不会忘记!

第8章 或许有个办法

“兮兮,对不起,我也帮不上你的忙!”

宋梓诺一脸愧疚的坐在苏兮的身边,紧握着她的手。

“没关系,诺诺,这笔钱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天文数字,怎么能怪你呢,你能在我身边陪着我,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了!”

苏兮勉强挤出一抹笑,她们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宋梓诺的家庭条件还不如自己。

“果然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那个司宇瀚看着那么绅士,背地里居然也能干出这么畜生不如的事情!”

宋梓诺气愤的从沙发上站起身,为苏兮的遭遇感到愤慨。

“算了,诺诺,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司宇瀚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我现在只想想办法救我的母亲!”

苏兮一脸失落,但是现在她确实无暇顾及感情的事情。

既然他连句交代都没有,自己又何必跑过去问他为什么,反正结果都已经注定了。

“兮兮,要不你去找司宇瀚,找他要一笔分手费,他那么有钱,肯定就够给阿姨治病的了,如果你就这么算了,那岂不是便宜了那个王八蛋!”

宋梓诺突然灵机一动,转身灵眼微眯,想到一个好主意。

大学几年的青春,那么多人追苏兮,可是她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被司宇瀚给占据了,要点分手费也不算过分,更何况现在是因为苏兮的妈妈生病需要钱。

“我不需要!”

苏兮果断拒绝,没有一丝犹豫。

她不想要他的钱,更不想再见到他,从今以后,不想再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兮兮,你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宋梓诺一直都处于气愤的状态,她觉得一个男人怎么能在苏兮最需要他的时候抛弃她去跟别人订婚,这分明就是故意的雪上加霜。

这种男人,就应该被千刀万剐,一辈子都找不到真正爱他的人。

“算了,诺诺,我不想再提他了,我还得想想有什么办法能最快的筹到钱,给我妈妈治病!”

她已经失去爱人了,父亲也消失了,她不能再失去自己最爱的母亲了。

一直在厨房忙碌的宋母听到两个人的对话,突然走出来——

“苏兮啊,阿姨这或许有个办法,就是可能有点……”

她有些犹豫,不知道合不合适将这个办法说出来,毕竟苏兮还是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

但是看她的样子,一时间肯定找不到什么办法弄到钱。

“没关系,阿姨,你说吧,什么办法!”

现在哪怕让她去死,只要能救自己的妈妈,她都会丝毫不犹豫。

“昨天诺诺的二姨托我们帮打听,说有个有钱人家想要借腹生子,找个代替怀孕妈妈帮他们家生个孩子,据说出的价钱很高,应该足够给你妈妈治病了!”

宋母犹豫了一下,将她想到的这个办法说了出来,毕竟这算是给她母亲的救命钱。

“妈!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办法呢!”

宋梓诺脸色有些冰冷的怒怼了自己的母亲,她居然让苏兮替陌生人去生孩子。

“我……我这不也是看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吗,再说了我就是说说,苏兮要是不同意,也不会有人勉强她啊!”

宋母有些尴尬,知道这个办法确实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些难以接受。

但是现在这毕竟也算是一条出路!

“阿姨,你容我想想吧!”

苏兮低沉着声音说道,并没有直接拒绝更没有生气,她知道宋母这也是好心。

“兮兮,你千万不能同意啊!”

宋梓诺赶紧坐下来在她的身边说劝她,心里有些怨恨母亲说出这个主意。

“诺诺,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苏兮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浑身无力的走进宋梓诺的卧室,将自己关在里面。

豪门霸爱:盛宠逃妻 主角: 苏兮, 司连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