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彪悍:腹黑邪王宠入骨 主角: 苏轻盈, 君璃夜

妃常彪悍:腹黑邪王宠入骨 主角: 苏轻盈, 君璃夜


第1章 穿越重生

是夜,月黑风高,寒风瑟瑟。

一间残败的破庙里,一面长青斑,丑如恶鬼的女子紧闭双目躺在草堆上,其身上,压着一名粗壮的傻子。

热,好热,身体感觉热得快要被炸开了!

燥热难耐,身体传来的极致痛苦,让本已昏厥过去的女子猛然睁开了眼。

刚睁眼,就看到一流着哈喇子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上,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苏轻盈一惊,来不及恶心,下意识抬脚狠狠撞上了他的跨处。

“唔……”那傻大个顿时捂着胯下跪在原地,痛得半天起不来。

苏轻盈趁着着空挡,连忙从他身下爬了出来。

“特么的!也不看看自己那什么德行?居然敢强上老娘?活腻了!”

强忍住身体涌来的阵阵灼热,苏轻盈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睨着眼前痛得半天起不来的傻大个,点漆般的凤眸闪过一道惊蛰的冷芒,杀意浓重。

浑身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气,苏轻盈几乎是站都站不稳。

抬眸扫过周遭环境,她蹙了蹙眉。

“这里……是哪里?卧槽!我不是被炸死了么?”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执行一个SSS任务,由于在拆除延迟引线时不小心打了个喷嚏,结果手一抖,剪错了,导致炸弹爆炸,这把她自己给炸死了。

堂堂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被自己拆的炸弹炸死,想想都有些伤感。

就在她疑惑间,独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疯狂涌入了她的脑海,撕裂般的疼痛,让她险些窒息。

她痛苦地捂着脑袋,在脑子里几乎是走马观花般看完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原来,她穿越了,成了东岳国的傻子五公主,赫赫有名的青斑丑女,西冥国瑞王轩辕澈的未婚妻。

巧的很,这东岳的傻子公主也是叫苏轻盈。

至于她为何会躺在这里,不用说,定然就是她那个未婚夫的好手笔!将她从驿站骗出来,不但给她灌了春药,还一棒将她打晕给扔到了这破庙中,任由这傻子肆意凌辱她,毁她清白,好让她婚前失贞,以达到被西冥国退婚的目的!

其用心不可谓不歹毒!

只是他没想到,那一棒却是生生将原来的苏轻盈给打死了,这才让她这抹游魂有机会借尸还魂。

想到这,苏轻盈潋滟的凤眸一闪而过的戾气。

想当初,若不是她舍命帮他吸出了毒血,她的脸上又怎会长出块块青斑?

当初承诺要娶她的人是他,如今千方百计想悔婚的人也是他,这渣男简直是狼心狗肺!不念旧情!

不过,既然穿越,那么她苏轻盈就会以她的身份好好活下去,她的仇,她的恨,她的怨,她会一点一点帮原主讨回来的!

“娘,娘子……”一道傻里傻气的声音,骤然打断了苏轻盈的思绪。

那傻大个捂着胯下,流着满嘴哈喇子踉踉跄跄朝她扑了过来。

“谁是你娘子?滚!”苏轻盈厌恶地皱了皱眉,如今中了春药,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脚步一晃,险些被那傻子撞到地上。

“该死,这媚毒药效居然这么强,轩辕澈,你这渣男!给老娘等着!”随着体内药效越来越强,苏轻盈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模糊了。

第2章 那个美男1

狠狠咬了咬嘴唇,直到鼻翼传来淡淡的铁锈味,这才让她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几分,毫不犹豫的,苏轻盈果断转身往破庙外跑去。

该怂还得怂,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可不想被一个傻子给强上了。

“娘,娘子……娘子,不要跑,不要跑,我要亲亲,要亲亲,回来,快回来。”那傻子一见苏轻盈跑了,顿时急了,连忙紧追在她身后。

这傻子虽傻,可他跑起来,那速度还是挺快的,好几次竟差点抓住了她!

夜黑风高,更深露重,就连那高悬的明月亦不知何时悄悄藏在了重重乌云后。

苏轻盈跑出破庙后,便慌不择路跑入了一林子。

随着她剧烈奔跑,体内血液加速循环,无形中加深了她的媚毒,热得她仿若浑身置于火炉之中,愈发难受了,深深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啊!”

林子里一片黑漆漆,视线本就暗,再加上她意识愈来愈模糊,苏轻盈脚一软,当即一脚踩空,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坡下滚落下去。

噗通一声,她直挺挺滚落到一深潭中,潭水冰冷刺骨,倒叫她昏昏沉沉的意识清醒了几分。

“谁?”苏轻盈刚从深潭冒出水面,突然,一道冷酷至极的声线便从一旁冷冷传了过来,那语气中带着的铁血杀意,惊得她立马寒毛直竖!

“谁在那里?!”苏轻盈神色一凛,锐利的眸光直直射向身后。

隐匿在黑云后的月亮,这时刚从云层中爬了出来,借着冷月清辉,苏轻盈这才发现出声之人是一个男子。

那是个极为俊美的男子,晓是她前世见过无数美男,在见到这男子的面容后亦忍不住惊艳了下。

他颜如舜华,面如冠玉,黑浓的长眉斜飞入鬓,鼻梁若山峰般陡峭,淡色的薄唇紧紧抿着,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长眉下,那一双血红色的狭长凤眸清锐逼人,昭示着主人无双的霸气与狂傲。

此刻,男子正慵懒地倚靠在潭岸边,冰冷的潭水没过他的身子,露出了蜜色的胸膛,显得邪肆妖冶至极。

苏轻盈一时不由看呆了,满脑子只剩两个字:妖孽!

“唔……”苏轻盈正犯着花痴,忽然,她身体中那本已淡下去的热度,发了疯似的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起来,似要寻找一个突破口,热得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

“好热,好热……”苏轻盈实在受不了,双手用力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双目迷离。

可恶,没想到这媚毒竟是这么强烈,难道她真的必须得跟男人那个那个么?

冷睨着苏轻盈的行径,君璃夜刀锋般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冷酷俊美的面容上是深深的厌恶,这女人长得这般丑陋,竟也敢在他面前脱衣服勾引他?谁给她的自信!

“滚!不然休怪本王不客气!”冷意厚重的声线再次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令人惊惧的杀机。

闻言,苏轻盈颤着身子抬眸对上他冰冷的凤眸,盯着他的盛世美颜看了许久,银牙咬了咬,她瞬间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第3章 那个美男2

既然这媚毒必须得跟男人交合才能解得开,与其被那个恶心吧啦的傻子玷污了,不如直接把这美男给强了,怎么说他也是个绝世美男,睡了他她不算吃亏!总比被媚毒弄的爆体而亡好吧。

思及此,苏轻盈当即飞快往君璃夜那边游过去。

“丑女人!你站住!再敢靠近本王,本王定然将你挫骨扬灰!剥皮拆骨!”见她朝自己游了过来,君璃夜俊脸当即就黑了,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寒冽的目光死死瞪着她,仿佛要用眼神将她凌迟一般。

无奈他体内毒素暴动,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轻盈如八爪鱼般牢牢缠在自己身上,君璃夜简直要气炸了,“丑女人,你活腻了?立即给本王放开!”

“嗯,美男,你身上好冰凉,好像冰块,太舒服了!”火热的身子刚一触碰到君璃夜的肌肤,苏轻盈体内那股难耐的燥热顿时得到舒缓了,她忍不住舒服地呻吟了一声,情不自禁将他抱得更紧了。

“乖,别怕,我会好好疼你的。”苏轻盈大逆不道地拍了拍君璃夜的脸颊,一双灵动的凤眸闪动着猥琐的笑意,像是调戏良家少女的地痞流氓。

君璃夜徒然瞪大了眼睛,简直被她的无耻行径给震惊到了。

俊美无俦的面容上仿佛笼罩着一月寒霜,他怒极反笑,冰寒刺骨的声音像是从紧咬的牙缝中一字一字挤出来,瘆人得很,“丑女人,你敢!”

苏轻盈这人天生反骨,你越威胁她,她就越是偏要跟人反着走,最是激不得。

闻言,苏轻盈当即不悦地撇了撇嘴,小手一缠,勾上他的脖子,红唇直接覆上了他的薄唇,对他的唇又啃又咬。

君璃夜浑身猛然一震,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被一个丑女给轻薄了。

苏轻盈柔若无骨的娇躯几乎是完全挂在了君璃夜身上,而且,她的小手还不安分地一直在他身上乱摸乱拧,他即便再是清心寡欲、冰冷无情,可也是一个正常男人,如何抵得住她这般撩拨?

不一会儿,君璃夜的呼吸就徒然加重了起来,那全身血液在苏轻盈的撩拨下,疯狂往身下某处汇聚而去,炙热坚挺得吓人。

微微倒抽一口凉气,君璃夜情欲暗涌的血眸闪过一丝妖异之色,他素来冷心冷情,从未对任何女人有过丝毫感觉,但如今,他身子竟是对这个丑八怪有了感觉?!

就在君璃夜的欲火被撩到顶点之时,苏轻盈却是突然中断了下来,那感觉就像是火山快要喷发,你丫突然一块巨石砸了下来,堵住了火山口,喷发不得,难受至极。

君璃夜现在特么就是这种感觉!

他浑身青筋都快爆起来了,咬牙切齿道:“死女人,你做什么?!”

“嗯?我身体好像不热了耶。”体内燥热消失,苏轻盈迷离水润的凤眸渐渐变得清明了,她眨了眨眼,惊奇道。

想来,许是寒潭太过于寒冷刺骨,压制住了这霸道的媚毒,从而阴差阳错解了她的媚毒。

艾玛!她运气还真不错,哈哈!

第4章 撩完就跑

“……”君璃夜双目通红,太阳穴突突直跳,凌厉的目光狠狠切向她。

所以,这死女人在把他的欲火撩起来后,是打算就这么把他晾在一旁,不管他了么?!

该死的女人!若不是现在他动弹不得,他一定会一掌劈了她!

刷的一下从君璃夜身上跳了下来,苏轻盈那张满是青斑遍布的恐怖容颜,顿时绽开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她嘿嘿笑道:“帅哥,恭喜你,幸运地守住了身子。哈哈,那啥,既然我身上的媚毒解了,那我就不打扰您泡澡了,您随意,我们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了,拜拜。”

说完,苏轻盈便朝他摇了摇手,很不负责任的潇洒转身往岸边游过去了。

“丑女人,你敢!”君璃夜气得肺都要爆炸了,眼看她就要上岸溜掉,他拼着毒素加深的危险,运起内力,迅速套上衣服,瞬息便到达她身前。

五指成抓,闪电般准确无误地扣住了她的脖子,力道微微收紧,君璃夜狭眸杀意森森,冷冷道:“丑女人,敢戏耍本王,你好大的胆子!”

苏轻盈猝不及防被他掐住了脖子,呼吸微微有些困难,可那满是青斑的小脸并无丝毫畏惧之色,有的只是更为浓郁的杀机。

特么的!她苏轻盈出道多年,还从未被人这般威胁过!不就摸了他一把么,横什么横!

凤眸一眯,眸底冷光乍现,苏轻盈迅速做出了反击,双手抓住他紧掐着自己脖子的大手,反手一扣,同时右脚同时出击,狠狠一踹一扫,竟是被她轻易挣脱出来了!

君璃夜没想到她居然还能瞬间发起反击,登时愣了一下,一不留神,竟是被她踢得连连后退数步。

他敛了敛神色,看向苏轻盈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与深意,“如此凌厉的身手,你究竟是谁?”

“孙子!我是你奶奶!”揉了揉自己被掐红的脖子,苏轻盈极为嚣张地向他竖起了根中指。

“你找死!”果然,君璃夜一听这话,脸色当即一沉,内力形成的阵阵罡风宛如刀子般在这一块地方肆虐着。

苏轻盈忍着罡风带来的割裂般痛楚,背脊挺得笔直,身上那一袭红衣被吹得猎猎作响,宛若站在迎风口,像极了那张扬夺目的火焰。

“噗——”正要出手将苏轻盈给击杀,就在这时,君璃夜瞳孔却是猛然一缩,忙不迭捂住自己的胸口,体内气血翻涌不止,他喉头一甜,忍不住张口吐了口血出来。

两眼一翻,他竟直挺挺躺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什么情况?”拧了拧眉,苏轻盈被眼前这一幕给弄懵了,该不会是这妖孽使诈吧?

鬼使神差的,苏轻盈轻轻朝他走了过去,犹豫再三,她伸出两根手指,娴熟地搭在他脉搏上,布满青斑的小脸眉头紧锁着。

前世她不仅仅是一名杀手,同时还是一名医术精湛的神医,只一探,她就轻松探查到君璃夜体内古怪而又霸道的毒素了。

这毒表面上看起来并不难解,可难就难在,这毒,毒中有毒,只要解了其中一种,立马就会产生其他毒素,环环相扣,压根让人无从下手。

第5章 把美男买去小倌倌1

“呵,我说呢,原来是强行运功,毒发了。啧啧,真是风水轮流转啊,让你横,这回栽我手里了吧。”半晌,苏轻盈收回手,无限惋惜地摇了摇头。

“唉,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就这么挂了。”苏轻盈蹲在君璃夜身边,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一瞬不顺地盯着他的俊脸打量着,“长得这么好看,不去当牛郎着实可惜了。”

啧,瞧瞧这五官,看看这眉眼,简直天生就是为了牛郎事业做贡献的!要真当了牛郎,一定能卖不少钱!

想到钱,苏轻盈眼底瞬间浮现出了狂热的光芒,旋即,一个大胆的想法跃然浮现在她心头。

她摸着下巴并不存在的胡子,眉眼弯弯,当即一拍大腿,贱笑道:“嘿嘿,凭他的姿色,我若是把他卖去小倌倌,铁定能大赚一笔!灭哈哈,老天待我不薄啊!我要发财咯!”

擦了擦嘴角笑出来的口水,苏轻盈连忙伸手探了探君璃夜的鼻翼,虽然呼吸有些微弱,但她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

搓了搓手掌,苏轻盈笑得一脸猥琐,俏脸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可爱,“哈哈,还好还好,还没死透,这事有戏!”

苏轻盈并拢两指,快速在君璃夜的身上点了几大穴道,强行将毒素集中控制在他的丹田内,不让它扩散。

只要他丹田内的毒素不扩散,她有信心,绝对能让他活得久一点,反正她只要保障他能活过这几天就行了,之后的日子她可就管不着了。

“搞定!”满意地扬起红唇,苏轻盈一双媚意天成的凤眼弯成了月牙儿。

且先不论她医术有多精通,但要论人体的各个穴位,她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因为这可是她前世的必修课程――

杀人的必修课程!

控制了君璃夜体内的毒素,苏轻盈一把将他背在了身后,女子娇小的身子被男人的身躯完全覆盖,只露出一个灵动的小脑袋。

苏轻盈刚一背上君璃夜,脚步一晃,顿时来回踉跄了好几下,小腿一软差点摔倒,好在她扶住了一旁的树干,才勉强站稳了身子,“靠,怎么这么重?我的老腰要闪了!”

苏轻盈双眉兀自一蹙,他姥姥的,这具身子也未免太娇气了吧!要不是她有古武傍身,岂不是要被压成歪脖子树?不行,以后得赶紧找个时间训练一下这个身子。

咬咬牙,苏轻盈抬头看了一下林子的大致方向,摇摇晃晃便往东方离去。

体内的毒素全被苏轻盈控制在丹田一处,是以君璃夜的昏迷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久便悠悠转醒。

鼻翼传来女子淡淡的幽香,君璃夜感觉自己的身子似乎正被什么东西驮着慢慢移动,下意识地就要睁开眼睛。

可是眼睛就像个千斤顶一样,沉重得完全睁不开。

凝眉,兀自催动了体内的内力,猛然发觉自己的任督二脉有几处穴道被人强制性的封住,内力堵在那里,仿佛一道无形的结界,无论他如何运转也冲不开这道禁锢!

第6章 把美男卖去小倌倌2

君璃夜心下蓦地一沉,这种淡淡的幽香他记得,是那个女人的!

她究竟是什么人?如此诡异的点穴手法他从未见过,诡谲奇妙,不符合常理,自成一脉,让人无从下手。

君璃夜虽睁不开眼,但却能暗中感知她走的方向,发现她是往西冥皇城方向走去的,脑海顿时闪过困顿,她到底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当然,正悲催驮着他离开的苏轻盈是绝对想不到他的意识已经清醒过来的,更想不到自己会因此跟这个男人有着一生一世牵扯不清的纠缠!不过这都是后话,咱暂且不表。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苏轻盈终于走出了那片林子,踏上了大道,繁荣的夜景扑面而来。

夜已入深,可丝毫不影响西冥皇城的盛世景象。

灯笼高挂,酒旗招招,市列珠玑,川流不息。

苏轻盈现在只想快点找到传说中的鸭店,没什么心情欣赏这盛世夜景。

背着这妖孽走了好几条街了,依旧没有发现目标,她脚都断了!

“踏马的!这古代女人都不寂寞的么?怎么走了老半天都没看到鸭店?”苏轻盈很是大咧咧地爆出一段粗口,一点也不考虑她背后的君璃夜的感受。

背后,君璃夜一字不落地将她的话听了去,却在听完苏轻盈这话后,嘴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而后长眉不动声色地拧在一起打了个死结。

踏,踏马的?寂寞?

这西冥的女子也未免太彪悍了吧!

还有,鸭店是什么地方?是他太孤陋寡闻了么?他怎么从未听说过西冥有这样的地方?这女人带他去那做什么?

隐约的,他的眼皮一阵狂跳,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强烈升腾了起来。

正想着,那独属于苏轻盈的魔性狂笑骤然传来,扭头,小手猥琐地拍了拍他的屁股,她那一双点漆般的凤眸熠熠生辉,亮得出奇,“咩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小乖乖,我们走,保准给你卖个好价钱!”

说完,她就撒开蹄子,迈起风火轮飞快跑向了前方的小倌倌。

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她把这妖孽美男给卖掉了!

“老板娘!”人未到,声先到,苏轻盈的大嗓门远远就传进了风流倌里,引得整个风流倌的众人纷纷侧目。

风流倌这时候差不多该关门了,现在客人不是很多,多数都是风流倌的人。

“干什么干什么!你是来砸场子的?”听到楼下的动静,一个略施粉黛的半老徐娘从楼上的帐房走了出来,面色不悦地望着苏轻盈。

这也不能怪人家态度不好,人家兢兢业业地做生意,苏轻盈扯着大嗓门来叫喧,怎么看都像是来踢馆的。

“凤姐。”女人一下来,几个有点武功底子的下人走到她面前。

猜想这位凤姐十有八九就是这风流倌的老板,苏轻盈连忙抬起眸子望向她。

但见她体态偏瘦,一身蓝衣翩翩,容貌算得上绝对的出彩,苏轻盈惊诧了,想不到这老鸨居然这般姿色,完全颠覆了以往她对老鸨的看法!

第7章 你看这男人能卖多少钱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把挑事的人给我赶出去!”凤姐眼神一凛,女强人的气场就呼之欲出。

“是,凤姐。”几人应了一声,面色不善地朝苏轻盈逼近。

见她误会了,苏轻盈连忙摆手,“欸,等等,凤姐,我不是来砸场子的,我是来跟你谈一笔生意的。”

凤姐一怔,有些狐疑地看着她,“你?做生意?”

来她这风流倌的大多是深闺妇女,可瞧她的样子,也不过十六七岁,再加上她脸上那恐怖如鬼的青斑,这怎么看都怎么让她觉得诡异。

苏轻盈可不管她在想什么,眉眼弯弯,笑道:“嗯嗯,对,就是要跟你做生意。”

凤姐皱了皱眉,几个下人犹豫着还要不要遵从她刚才的吩咐,“凤姐,那我们……”

“都下去。”她淡淡开口,抬眸扫了一圈,“都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去。”

一听她这么说,风流倌的众人都果断地把目光移开了,只是眼角余光若有若无地注视着这边。

凤姐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明显的疑惑,“姑娘可是知道我这是什么地方?”

“嗯嗯,知道知道,我就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才特意过来的。”

“姑娘可是要与我做什么生意?”凤姐脸色古怪地睨着她,心里愈发困惑了。

她这里可是相当于青楼,这一个小姑娘家来她这种地方做什么?莫不是要卖身?

从头到尾默默地听着她们对话的君璃夜,心跳顿时漏了半拍,之前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烈了。

闻言,苏轻盈动作利索地放下了背上的君璃夜,将他身子扶稳后,旋即满眼期待地看着凤姐,笑眯眯地开口道:“你看这男人能卖多少钱?”

这男人长得这么妖孽,怎么说也能卖个天价吧。

矮油!她要发财了,哦哈哈哈哈!

这话一出,一旁的君璃夜脸色当即一沉,一张俊美妖孽的脸黑得是乌黑发亮,颇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浓重压迫感!

这死女人说什么?她竟敢把他卖到小倌!

该死,身子还是动不了!

死女人,你最好每天高香祈祷不要遇到本王,否则本王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你要……卖了他?”凤姐嘴巴张得老大,不确定地开口,眸光在掠过那名君璃夜的容颜时,心中微微一动。

这男人长得极其俊美妖孽,立体的五官仿若一件最完美的天然雕刻品,眉眼精致,线条明朗,自他出现后,周遭的一切景象都不自觉变成了静态的移动背景。

苏轻盈敏锐地捕捉到凤姐眸中一闪即逝的惊艳,遂狡黠地勾起唇角,笑道:“对啊凤姐,他长得不错吧,心动不如行动,你开个价吧,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我做生意绝对童叟无欺啊!”

趁热要打铁,这个道理她熟记于心!她看得出凤姐已经动心了。

听到这话,君璃夜完美的薄唇抿得紧紧的,气息沉得可怕。

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么急着把他卖出去!

凤姐被她说的的确心动了,可仍是有些不放心,“姑娘,他身上为何有血?”

第8章 欲求不满憋出的内伤

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珠子狡黠地转了转,苏轻盈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猥琐了起来,故作神秘地捂着小嘴道,那音量着实不小:“凤姐,你可知他身上的血是如何而来的么?”

凤姐摇了摇头,越发好奇了,不自觉伸长了两个耳朵。

见状,某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猥琐了,嘿嘿地笑了两声,君璃夜心下一紧,也下意识地凝神,静等她的下文。

“欲求不满,以至于憋出了内伤。”

几个字,如平地惊雷,把凤姐雷得外焦里嫩,四面八方更是传来了阵阵此起彼伏的摔倒声跟咳嗽声。

君璃夜的面部表情一阵剧烈扭曲,成功由青转紫再转黑,心底的怒火几欲咆哮而出!

苏轻盈无视掉周围那些不和谐的声音,继续胡扯道:

“凤姐,实话不瞒你说,其实我原也是干你这一行的,这男人原是我那边做事的,本来他这么好的当鸭体质我是如何也舍不得卖的,可是你知道他欲望有多么强么?夜御十女都不在话下,弄坏的床不计其数,但即便是这样,他仍是欲求不满,逮到了只老母猪死活就要强上,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拉住他,这不,硬生生给憋出了内伤,还吐血了。”

“唉,我实在是别无他法了,只好忍痛把他给卖到你这。”

“……”目瞪口呆的凤姐。

“……”集体摔倒的众人。

“……”脸色黑的已经无法形容的君璃夜!

夜御十女?上母猪?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还真敢说!倒是不知道她还如此了解自己!

看着凤姐满脸的呆滞,苏轻盈空出一只手,动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瞬间奥斯卡影帝上身,泪眼汪汪道:“凤姐啊,大家都是女人,你应该能明白我一个女人家辛苦创业,白手起家,实在是不容易啊!您就行行好收了他吧,否则我连新床都买不起了,我手底下还有一群人等着吃饭呢。”

眼角抽了抽,凤姐自动自地忽视了她最后一句,只前一句,苏轻盈说得抑扬顿挫,直说到凤姐心里去了。

反手握住苏轻盈的手,她一脸的豪迈,“都是女人家,我明白你的不易!你放心,你男人我凤姐买下了!我绝不会亏待了他!”

脑后划下一滴汗水,苏轻盈无语,什么你的男人啊?我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好么!

不过一听凤姐答应,她也就暂时不纠结这种问题了,双眸一亮,“真的?”

“真的!我凤姐说到做到!”

“矮油!那多不好意思。”

“没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君璃夜无语至极,不好意思她带自己来干什么?!

无耻的女人!

苏轻盈笑了笑,无限羞涩地将自己的身子扭成了根麻花,道:“那,凤姐出多少钱?”

终于要切入正题了!

“一千两!”一口定价,眼皮都不眨一下。

一千两绝对不少了!够一般人花几辈子的了,风流馆能开出这么高的价格已经让很多人咂舌了。

可是苏轻盈不了解这里的货币价值,一听这个价格,她不敢置信地拔高了几个分贝,“才一千两?!”

妃常彪悍:腹黑邪王宠入骨 主角: 苏轻盈, 君璃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681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