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太闷骚 主角: 米朵儿, 司南臣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太闷骚 主角: 米朵儿, 司南臣

第1章 我不想嫁你

“啪……”

一声脆响,米朵儿吃惊的看向给了她一巴掌的母亲,“妈,你打我?”

“小贱人,你亲妈早就领盒饭去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滚出米家,我孟丽娟从此跟你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孟丽娟的尾音还未落,米朵儿只觉得手臂上一痛,一只针管正往她的手臂上注射着什么,身子一软,她整个人都不对了。

……

极度奢华的圆形婚床采用欧式古典的设计。

米朵儿静静的躺在床上,目光则是冷冷的落在房间的红木雕花木门上。

半个小时前,她爸派人把她送来了这里。

她才知道她被结婚了,司氏集团最神秘的二少司南臣,坊间绝少关于他的传闻,只知道他是一个瞎子。

等她身上的药效散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门锁。

窗关。

她已经检查过了,所有可以出去的通道全都被封死了。

手里紧攥着一块玻璃碎片,是她摔碎了一个花瓶才得到的。

如果司南臣敢进来强迫她,她就弄死他。

就在她盯着那扇门盯的都快要睡着了的时候,雕花木门突然间打了开来。

米朵儿一下子被走进来的男人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男人身材颀长,有着一张干净,清透的面容。

立体的五官美而不阴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惑人的男人味。

从来都是颜控的米朵儿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怔住了。

这……这是她才嫁的丈夫?

愣怔的瞬间,男人已经到了床前。

“过来。”冷冷的一声低喝,霸道而又气场强大。

但是,他眼睛的焦距明显不在米朵儿的身上。

手攥着那块玻璃碎片,米朵儿小心翼翼尽可能轻的不发出声音的坐了起来,伸手在男子的眼前晃了晃。

墨色的若幽潭般的眸子一动未动。

他是瞎子,他看不见她。

他就是司南臣。

米朵儿倏的举起了手,玻璃碎片就抵向了男子的脖子,只要刺中他的哪一根血管,洞房夜就变成血案现场。

那么,司家一定会毁婚。

而她只要不刺死司南臣最多被判几年,出来了,还是自由的米朵儿。

司南臣还是一动未动。

黑亮的眸子在这暗夜里仿佛璀璨的星子,让马上就要刺中司南臣脖子的米朵儿突的一悸,她下不去手。

她没办法对一个瞎子动手。

还是一个帅的不象话的瞎子。

颓然的瘫软下去,“司南臣,是我爸把我送到这里的,我不想嫁你。”

司南臣唇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几不可察的冷笑,瞳眸虽然看起来是不动的,可是眼里的才过门的小妻子却是一览无遗的全都在他的视野里。

从前,他的确是瞎子。

但是现在,他不是了。

他眼睛好好的,什么都能看见。

倒是没想到米朵儿这么有种,居然还想杀他。

又或者,这个女人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是想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

眸色微凛,司南臣徐徐掠过米朵儿一张娇艳的小脸,忽而,颀长的身躯倏然一倾。

直接就把米朵儿推到了婚床上,薄唇欺近,强势的压上了米朵儿……

第2章 睡觉。

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不等大脑一片空白的米朵儿反应过来,只听“嘶啦”一声,她身上的喜服被撕裂开了。

司南臣这是要暴力侵犯她吗?

“不要……”粉拳死死的抵在两个人的胸前,米朵儿已经慌的不知所措了,甚至于在司南臣欺上她的时候另一只手里的玻璃碎片早就掉落了下去而不自知。

司南臣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大掌危险向下,手上的力道大的米朵儿尖叫了一声,同时不要命的仰起小脑袋就咬上了司南臣的脖子。

女孩娇美的容颜就这样的落向了司南臣的颈项,那画面宛若吸血鬼在吸食她最爱的新鲜血液似的,妖魅的让司南臣狠吸了一口气。

他不过是想吓吓她,吓出她到底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还是真的不想嫁给他,没想到她的反应这样大。

鲜血沿着贝齿流向司南臣的领口,腥咸的味道飘溢在空气中,他喉结微涌,低哑的道:“够了。”

她不喜欢他,他也是,这样正好。

这一声,带着绝对的不容质疑的味道,让米朵儿大脑“轰”的一下,随即瘫软的直接倒回到了那张欧式大床上。

粗喘着气,米朵儿翘起了腿,露出红色礼服内的打底裤,紧张的转头看向司南臣,“司南臣,你到底要怎么样?”

司南臣眸色不经意的扫过米朵儿打底裤上的蕾丝花边,淡淡道:“去洗澡,睡觉。”说完,他略显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有睡过觉的他现在只想见周公。

领口的血腥还在,米朵儿望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司南臣,眸色微深,随即下了床,光着脚丫就走出了这间卧室。

她以为她可以离开的。

至少可以不必与司南臣共处一室同床共枕的。

但是十分钟后,米朵儿就乖乖的走了回来。

司南臣一定是故意的,整幢五层的别墅,除了他们这一间婚房外,其它所有的房间甚至于包括客厅不止是没有床,就连沙发都没有。

椅子,到处都是除了椅子还是椅子,象是早就预先知道了她此刻想要与司南臣分开睡一样。

还有,就算是有其它的床和沙发,也没有被褥,除非她能忍受穿着一身被撕裂开的婚服蜷缩着睡觉。

再有,既然司南臣之前都打住了,那应该就不会再来一次了,大不了真到那一刻的时候她再继续反抗就是了,现在睡觉要紧。

米朵儿走进了浴室。

她有个习惯,不洗澡睡不踏实。

司南臣微微侧身,马赛克的玻璃内,女子S型的曲线依稀可见。

米朵儿洗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米朵儿出浴了,也才发现刚刚一气之下忘记了带睡衣。

取了浴巾随意的裹住了身子走出浴室,打开衣柜,选了一件看起来相对保守的睡衣,伸手一拉,身上仅围的浴巾也是仅有的一块布料就落了地。

米朵儿就把司南臣当空气般的开始换起了睡衣……

司南臣墨色的瞳眸眨都不眨,他的小妻子有些地方还是很需要男人亲自动手调理的。

不然,有点小……

第3章 瞧瞧她这命

清晨,阳光透过窗纱丝丝缕缕的打在身上。

“嘭嘭嘭……”刺耳的敲门声惊醒了熟睡中的米朵儿。

睁开眼睛,意识瞬间回笼,一转眼,她就看到了也同样被惊醒的司南臣。

眼看着他全身上下只着了一件平角内裤就坐了起来,米朵儿直接捂眼睛,原谅她,实在是她从没有经历过与一个只着平角内裤的男人同床共枕。

同时,随手拉过被子盖住了他的身体,“司南臣,你在家里就这么没地位?真惨。”昨晚他们才被迫‘洞房’,一大早就有人敢砸他的门,这不是惨是什么。

司南臣眸色清冷,“稍稍比那种被自己亲爹给打了针失去自由的人强一点。”

“你……”米朵儿冷冷的看着司南臣,对上他仿似没有焦距的眼睛,她告诉自己不要跟一个瞎子一般见识。

就看在他昨晚最后放过了她的份上,她不跟他计较。

起床,她光着脚丫慢吞吞的到了门前,按了一下门把手,门就开了。

“啊……”随着门开随着一声惊叫,一个女人直直的撞了进来。

显然,米朵儿开门前,这女人绝对是贴在门上的。

米朵儿轻巧的退后避过,那女人就直接摔倒在了地毯上,然后,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手指着米朵儿直接吼道:“你……你居然敢撞我?”

米朵儿微微一笑,“你自己趴门缝听床脚没留神我开了门撞了进来,跟我无关。”

“不对,就是你撞了我。”女人说着,忽而转头看向门外,指着米朵儿,没见到眼泪就听到了哭喊声,“陆阿姨,你要给语珊做主呀,她……她居然敢撞我。”

“你就是米朵儿?”门外,一个一身雍容华贵的女人走了进来。

“对,你就是我的便宜婆婆?”米朵儿眼角的余光瞟向司南臣,那男人一直保持着坐起来时的姿势,与昨晚对她的突然间发疯或者高冷完全不一样,仿佛被吓坏了一般,神情茫然的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反应。

那么,既然没人给她介绍,她自己问好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与司南臣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相象。

“便宜婆婆?谁许你这样认定我的身份的?”陆华两步就到了米朵儿面前,看来被她的这个形容给气的不轻。

“好吧,既然你不是我婆婆,那就跟我没关系,现在,请你们二位立刻马上离开这里。”米朵儿走到门前,把门拉开到最大,一副撵人的架势。

“你……你撞了我还敢撵陆阿姨,你这个女人真是无理取闹,要走也是你走。”洛语珊移步到了陆华身边,一副傍陆华大腿的样子。

米朵儿再看一眼床上的司南臣,还是不动如山的坐在那里,叹息了一声,司南臣就只知道对她凶,见了别人就跟老鼠见猫一样,瞧瞧她这命,就嫁了这么一个弱爆了的老公。

看来,还是靠自己更实在。

微微的一笑,米朵儿不慌不忙的道:“这位女士,要走也是你们走吧,因为,这里是我家,不是你们的家。

再有,你说我撞了你,你有见过没有任何肢体接触就能把人撞倒的吗?”

第4章 老公真可爱

“呵呵……”有低笑声轻轻划过。

明明笑声很轻很轻,可瞬间就吸引了婚房里的三个女人同时看了过去。

“南臣哥哥,你怎么可以娶这个女人呢,她要家势没家势,要长相……”洛语珊说到这里,瞟向了米朵儿。

她看了看米朵儿那颜值,微微有些心虚的继续道:“要长相也没啥长相,还有,她没有我爱你,南臣哥哥,你就算是要娶,也只能娶我,我答应了陆阿姨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司南臣还没来得及反应,陆华又迎了上去,“儿子,语珊说的对,你眼睛不好,总要找个让妈放心的女人照顾你,我看语珊就挺好,是妈看着长大的。

至于这个女人,对我这么不尊重,一看就是个没礼貌不懂事的,听妈的话,去民政局再把证换了,以后好好跟语珊过日子。”

听完这些,米朵儿第一次看陆华顺眼了起来。

不管陆华怎么形容她,只要能帮她把与司南臣的婚离掉,那陆华就是好人。

默默的看着司南臣,心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只想他对陆华点头。

不想,司南臣微抿了一下薄唇,磁性的嗓音宛若大提琴曲般婉转而来,“不行。”

“南臣哥哥……”洛语珊直接扑了过去,微仰起小脸,‘痴痴’的看着司南臣,“语珊哪里不够好,你告诉我,我都改。”她说着,一只手情不自禁的就落向了司南臣的脸……

米朵儿恨不得这狐狸的手赶紧落上去好勾走司南臣的魂,却不曾想,司南臣仿佛感觉到了似的,“朵儿,是不是有苍蝇在我眼前飞,你帮我轰走。”

“扑哧”一声,米朵儿特没形象的笑喷了。

第一次发现自家老公这么可爱,女汉子般的走到他身边,伸手一推洛语珊,“走开。”

她自己的老公,就算她想离婚,那也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既然司南臣不同意跟她离婚,她早晚想到办法让他同意就是了。

只要给她时间,她一定可以的。

但是,既然他现在还是自己的老公,那就只能自己欺负,旁的女人想染指想欺负,至少也要过了她这关,最讨厌恃强凌弱的,欺负一个瞎子算什么,她看不上。

“嘭”,洛语珊顺着米朵儿的力道,故意的跌坐到了地毯上,“陆阿姨,这次她真的推我了,我好疼。”

米朵儿望着娇滴滴的洛语珊皱起了眉头,最讨厌这种时时刻刻都在做戏的女人,看着就恶心,转头望司南臣,“老公,昨天我过来的时候,好象看到园子里养了藏獒,是不是?”

昨晚她下楼的十分钟,可是把整个别墅全都研究了一个透彻,如果不是大门是锁的,围墙上有电网,她昨晚就离开这里了。

“嗯,有,五只。”司南臣惜字如金的说到,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护在身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原来,被女人保护的滋味是这样的。

米朵儿点点头,漫不经心的道:“这一大早的莫叔一定还没喂食吧,咱们家也不富裕,这现在有现成的人肉在,喂饱了也省了买鲜肉的钱了,如何?”

第5章 少奶奶

“可行。”司南臣唇角还是微勾,眸色还是冷冷的,却是很痛快的答应了米朵儿,仿佛老夫老妻在闲话家常似的。

有了司南臣这两个字的承诺,米朵儿就知道他对他那个妈也没什么好感了。

这两个女人惦记着的分明就是司南臣拥有的资产。

忽而就觉得司南臣好象比她还惨,她妈不是不疼她只是人没了,可司南臣这妈有等于无,被亲妈时时算计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她有些可怜司南臣了。

拿起座机电话就拨打了出去,“莫叔,把园子里没喂食的藏獒牵到婚房来喂喂人肉,嗯,立刻马上哟。”

那边接起电话的莫叔一愣,“是少……少爷的意思吗?”

“呃,你这是只听司南臣的话,不认我这个少奶奶是不是?”她还没离婚,既然扯了证,她就是司南臣的合法妻子,就是这里的少奶奶。

“认,少奶奶,可那是少爷的母……母亲……”莫叔的内心是崩溃的,不管怎么样,陆华都是少爷的母亲。

“我就没见过算计自己亲生儿子的妈,这肯定不是亲生的,放藏獒。”

“是……是……”莫叔看了一眼别墅的内线号码,少爷应该是与少奶奶在一起的,所以,少奶奶这些话少爷也应该都听到了,既然少爷没什么反应,那就是默许了。

陆华一直冷眼睨着米朵儿,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谁敢!”

然,她的尾音才落,就听到了窗子外面传来的藏獒的叫声,一声接一声,仿佛马上就要冲进来撕裂开她的肉似的,心底一慌,“南臣,你就让她这样对你亲妈?”

明明是被米家绑着送到儿子婚床上的一个女人,就算有点姿色,可自家儿子根本看不到米朵儿的美丽,她就不信儿子会护着米朵儿而不管她这个亲妈。

“妈,朵儿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不知道是不是看着米朵儿演戏演上瘾了,司南臣很配合的说到,

那一声声的‘朵儿’叫的要多亲密就有多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昨晚上真的已经无比亲密的‘洞房’了呢。

却只有两个人心知肚明,昨晚见红的只是司南臣脖子上的血,可不是米朵儿的处.子之血。

“陆阿姨,快走,莫叔已经牵着藏獒快进来别墅了。”那边,冲进阳台的洛语珊看到藏獒时一张小脸已经吓得惨白了几分。

要是被那样凶猛的动物咬上两口,哪怕没毁容,她也不能忍受。

陆华还想硬撑,可是洛语珊已经吓坏了的快步走到她面前,拉起她就往外面冲去。

还不等故意慢腾腾的莫叔把藏獒送进来,陆华已经被洛语珊拉出别墅大门外去了。

莫叔牵着两只藏獒的链子,就站在屋檐下望着落慌而逃的陆华和洛语珊,这是这两个女人进来这别墅后离开的最快的一次。

少奶奶真有办法,就这么一吓,就痛快的吓走了两个少爷不喜欢的人。

卧室里,米朵儿望着掀开被子一身清凉的司南臣,“让开。”

第6章 我罩着你

“去哪儿?”司南臣目光淡冷的扫过一身整洁的小妻子,从陆华和洛语珊走出这间卧室开始,米朵儿就再也不演戏不装成与他亲密了,迅速的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换上,然后转身就要走。

还好他看得清清楚楚,掀开被子就拦住了。

新婚才第一天,米朵儿就算是要走,也要经过他的同意。

米朵儿目不斜视的直视着司南臣的俊脸,看他的盛世美颜是一种享受,比看他漫身的清凉至少让她自在些,“司南臣,我要回米家。”

被注射的那一针,她必须要找孟丽娟和她爸讨回场子来,她米朵儿,不受那个委屈。

司南臣微一沉吟,淡声道:“好,我陪你回。”

“不……不用了吧。”米朵儿看怪物一样的看司南臣,他们现在的关系,实在可以用不熟来形容,几分钟前的一切不过是在演戏。

“婚假,在家无聊。”司南臣说的是实话,他现在做什么都觉得无聊,米朵儿刚刚跟陆华和洛语珊对峙的场面挺精彩的,他干脆跟去欣赏一下米朵儿回米家大闹一场的壮观。

“那……那行吧,我来开车,可以吗?”米朵儿早就看到了,这别墅里的车每一辆都是过千万的豪车,答应带上他,纯粹是为了有车代步。

“莫叔,把劳斯莱斯的车钥匙拿过来。”司南臣冲着楼下的方向喊了一嗓。

莫叔立刻去取了车钥匙,“少奶奶,您请。”从陆华和洛语珊狼狈的冲出这幢别墅开始,莫叔已经认定了米朵儿这个少奶奶。

五分钟后,米朵儿遥控启动了车子,她有点小紧张了,她还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壕的车。

“左边是……”米朵儿正在研究这车要怎么开的时候,一旁副驾上的男人开口了,一样一样的告诉她要怎么开这辆车。

“你会开车?”一个瞎子,她实在是没想到司南臣居然知道怎么开车。

“会。”顿了一下,司南臣又道:“以前会。”

那声音,夹杂着一种落寞的感觉,让米朵儿不由得更可怜这个男人了,伸手一拍他的肩膀,豪气万千的道:“放心,在离婚以前,我罩着你。”

还是那个原因,他昨晚上放过她,她就暂时的认他这个老公。

她说完,就启动了车子。

半晌,身旁的男人低低的一声,“好。”

恍若幻听了的感觉,可当转首,司南臣静静坐在那里,没有焦距的眼睛直视着前方,一张俊颜被清晨的阳光筛落的宛若一幅画。

金色的劳斯莱斯稳稳的停在了米家的别墅大门前。

司南臣看着后排座椅上米朵儿刚刚从小诊所买来的东西,唇角微勾,原本的冰山脸早已融化,怎么也掩不住那轻轻浅浅的笑意。

“嘀嘀……”米朵儿摁下了车喇叭,一想起刚刚她带着司南臣在药店里出现时引起的轰动,她就皱眉,带这么一个‘美人’出门,果然是要被盯化了的。

“你好,哪位?”客厅里,李妈惦脚看到门镜里的劳斯莱斯时殷勤的问到。

“李妈,我是朵儿。”

李妈的眼睛瞬间睁大,转头看孟丽娟,“太太,大……大小姐回来了。”

第7章 这就被退货了

孟丽娟轻挑着才修好的指甲,冷冷的道:“赶出去。”米朵儿就算是嫁给了司家又怎么样,那个瞎子司南臣在婚前见都不愿见她,直接拨了一个亿,让她和米尚武把人送去婚房就算是举行了婚礼。

很显然,司南臣不过是把米朵儿当成了一件物品。

“太太,大小姐是开着一辆劳斯莱斯回来的,您看……”李妈是个会看脸色的人,米朵儿这还能开辆劳斯莱斯回米家,说明她那个新婚的丈夫似乎好象,对她还不错的样子。

“劳斯莱斯?米朵儿是开一辆劳斯莱斯回来的?这怎么可能?”孟丽娟不相信的低喃着,起身就冲到了落地窗前,果然一眼就看到了大门外的那辆拉风的劳斯莱斯。

米家最好的车,都不及那车的一个零头。

“快,快开门,迎接姑爷。”孟丽娟的眼睛都亮了,司南臣不喜欢米朵儿,所以才告诉米尚武随便他们怎么着,只要把米朵儿的人送过去他的别墅就行。

但是现在,这才新婚的第二天就过来米家了,难不成是听说了她家的馨儿生的更好看,又改主意了?

可一个瞎子,怎么配得上她家馨儿呢。

她欢迎他进来,不过是看在他姓司的份上。

大门开,劳斯莱斯驶进了别墅。

米朵儿下车。

那边,司南臣也随后下了车,不紧不慢的跟在米朵儿的身后。

“哎呀,姑爷,过来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你看,尚武和馨儿都不在家……”孟丽娟热情的迎了出来,不过,她只跟司南臣打招呼,理都不理米朵儿。

昨天才送出去的扫把星,今天就回来了,没的看着晦气。

司南臣脚步不停,眼尾都不给她一眼,继续的跟在米朵儿的身后,仿佛她人是空气,说的话也成了空气一样。

孟丽娟有些讪讪然,不过一双眼睛还是紧盯着司南臣,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司南臣,倒是没想到这么的英俊,就是时下的流量小生都不及他来的更让人心跳加快。

还有他举手投足间的气场,特别的强大,果然司家的人就算是瞎子也让人刮目相看。

如果他不瞎该有多好,那她就把馨儿嫁给他,真可惜。

眼看着两个人都不说话,再看米朵儿气咻咻的样子,难道是被司南臣给退货了?

不行,她好不容易送出去的扫把星,“米朵儿,既然嫁了,就好好的做司家的媳妇,你这昨天才大婚,今天就被退货了,你不嫌丢人,你爸还嫌丢人呢。”

司南臣脚步一顿,正想发作,就见前面的女人已然停住了脚步。

然后,优雅的转身。

同时,一手已经探向了手里的LV包。

“孟女士,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说着,她转头看身后‘乖巧’的跟班,“司南臣,告诉她是谁要退货。”

说着,米朵儿胳膊肘儿轻撞了一下司南臣的手臂,仿佛是在告诉他,不久前她都为了他替他教训他妈和洛语珊了,他现在好歹也陪她演演戏,让她也过过瘾。

第8章 回来。

“是朵儿。”司南臣墨色的瞳眸仿佛还是没有焦距般的落在米朵儿的身上。

米朵儿。

朵儿。

虽然一字之差,可是听起来绝对是不一样的感觉。

三个字的冷硬,两个字的亲昵。

再加上司南臣磁性的嗓音娓娓念来,宛然人家小两口好的不得了,恩爱的不行不行的样子。

孟丽娟眼皮突突直跳,倒是没想到米朵儿这么厉害,一定是昨晚上施展了不知道从哪个男人那里练出来的床上功夫,把司南臣一个瞎子给侍候爽了,所以,司南臣此时才这么‘听话’。

“南臣,你看,昨天可是你让我和尚武……”

然,下一秒钟,孟丽娟不会说话了,惊恐的瞪着米朵儿手里的针管,“你……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米朵儿指尖用力一压,压下了针管里的最后一点液体,随即凑近了摇摇欲坠的孟丽娟的耳朵,微微笑道:“听说爱滋病毒不止是可以通过性传播,其实注入到血液里更快更直接。”

“你……你……”下一秒钟,孟丽娟直接倒了下去,声音虚弱的道:“报……报警……”

李妈已经慌了神了,看看米朵儿再看看孟丽娟,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瞎子’姑爷的身上,“刚刚发……发生了什么?”

她刚刚是背对着米朵儿的,所以,完全不知道米朵儿对孟丽娟做了什么。

米朵儿眯眼一笑,不慌不忙蹲下.身去,伸手拍了拍孟丽娟的脸,“孟女士,你还是先做一道选择题吧,警察局和医院选好了再让李妈打电话。”

“120……医院……”孟丽娟脸色煞白的喊完,人便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米朵儿这才起身,转头看李妈,“你听见了吧,她是要去医院的,打什么电话你自己选。”

“是是,大小姐,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米朵儿看了一眼李妈,在米家,李妈对她虽然不及米馨儿,但是也算是米家对她最好的人了,比她亲爸对她都要好一些,那她就不与李妈计较了。

“不了,你告诉米尚武,二十四小时内最好盯紧了邮箱,然后,看到本小姐的邮件及时回复,不然,出现点什么让他后悔的事情,本小姐概不负责。”

说完,米朵儿转身就走。

米家,她现在多呆一秒钟都觉得胳应。

可才走了一步,就想起瞎子司南臣了,嫌弃的扭头看他,“还不走?难不成你想当上门女婿?”

司南臣抚了抚额,抬步跟上。

敢这样跟他说话的,这世上现在绝对只有米朵儿一个,就连老爷子也不敢这样对他,她有种。

劳斯莱斯飞一样的驶回别墅,才一停稳,米朵儿就微一侧身,亲自替司南臣这边打开了副驾的车门,“司南臣,已经送你到家了,本姑娘我心情不好,要出去逛逛,就不带着你了。”

说完,直接一推司南臣,他下也得下,不下也得下。

司南臣一脸懵的站在劳斯莱斯的车外,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媳妇就这么大刺刺的霸道的开着他的车才回家就又离开了。

“米朵儿,回来。”司南臣低喝了一声。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太闷骚 主角: 米朵儿, 司南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