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先生,后会无妻 主角: 许眉间, 林照亭

林先生,后会无妻 主角: 许眉间, 林照亭

第1章 磕头赔罪

“伤者头部受到重创,醒来的几率很小,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医生说完,便出了病房。

许眉间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宋思萱,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宋思萱是许眉间丈夫的前女友,更是她丈夫养在外面的小三。

这时许眉间感觉到一束森冷的目光,不禁侧脸看去,便见林照亭满脸愤怒地瞪着她。

不等许眉间反应过来,林照亭已经扑上去,抓住她的手腕儿,喝问:“是不是你打伤思萱的?”

许眉间是恨宋思萱,甚至恨不得她死,但她做人的原则,不允许她干出这种事。

“我没有,我今晚是约了她见面,但……”

林照亭已经认定是许眉间干的,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许眉间,你怎么变得这么恶毒?怎么能做出害人性命的事?”

那种被冤枉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许眉间努力解释道:“我真的没有打伤她,我去的时候她已经受伤倒地。”

可林照亭根本不听许眉间解释,拽着她来到病床前,一把将她按在床上。

许眉间离宋思萱近在咫尺,几乎要贴在她的脸上,说不出的反感、厌恶。

而林照亭怒气冲冲地吼道:“你看看她,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现在却变成植物人,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拜你所赐……”

紧跟着林照亭踹了许眉间的腿一脚,踹得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要你给她磕头赔罪。”

膝盖撞击地面,许眉间痛得浑身无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没能成功。

她怎么也没想到,心爱的男人,竟然让她给小三磕头赔罪。

“照亭,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打伤她。”

可林照亭什么也听不进去,抓着许眉间的头发,又将她的脑袋重重地撞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砰”的一声,然后一下又一下……

许眉间痛得眼冒金星,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林照亭怎么能这样对她呢?

她一边挣扎一边吼道:“我真的没有打伤她,真的没有。”

可女人的力气太小了,不管她怎么挣扎,都阻止不了男人的暴行。

林照亭满脸凶狠:“许眉间,你竟然还嘴硬,竟然还不承认。”

他越发用力地,将她的脑袋重重地撞在地板上。

许眉间额头痛得不行了,但心更痛。

她愤怒,她不甘,她歇斯底里地咆哮。

“林照亭,我才是你的妻子,她只是介入我们婚姻的第三者。你怎么能让我给她下跪、磕头呢?”

“我不准你这样污蔑她。”林照亭说着,再次将许眉间的脑袋重重地撞在地板上。

猛烈地撞击,让许眉间的脑袋嗡嗡作响、鲜血直流。

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她的爱人吗?还是她的丈夫吗?

其实,许眉间和宋思萱曾经也是很好的朋友。

那时宋思萱经常叫上许眉间,一起去她们学校,看校篮球队训练。

去过几次后,许眉间便喜欢上了篮球队的一名队员。

她喜欢他爽朗的笑容,喜欢他清澈明亮的眼睛,还有那矫健的身姿……

可让许眉间没想到的是,宋思萱也喜欢上了那名篮球队队员,他就是林照亭。

宋思萱不敢向林照亭表白,让许眉间假扮成她的样子,帮她向他表白。

许眉间不想夺人所爱,从不曾表露心声,还答应帮宋思萱。

许眉间和宋思萱本就长得有几分像,再加上化妆修饰,能有八九分像。

第一次,许眉间扮成宋思萱,向林照亭表白,被拒绝了。

第二次,许眉间又扮成宋思萱,打算向林照亭表白,没想到遇到有流氓围攻他。

她没有独自逃跑,而是暗中打电话报警,并且为他挡下了砸向他的一块砖头。

后来,许眉间听说,林照亭主动约宋思萱见面。

那时她真心为好友感到高兴,也从来没打算告诉他,向他表白的人是她,救他的人也是她。

再后来,宋思萱喜欢上了林照亭的堂哥林昀生,而和林照亭分手。

许眉间也是后来才明白,宋思萱喜欢的并不是他们的人,而是他们的身份、地位和权势。

而传闻,林昀生将会是林氏庞大产业的继承人。

林照亭和宋思萱分手的那一晚,下着瓢泼大雨。

他喝得酩酊大醉,在雨夜里踉踉跄跄地走着。

许眉间便冒雨,跟在林照亭身后。

她后悔极了,当初就不该帮宋思萱追求林照亭的,结果却害了他。

如果换做她,她一定会好好爱他,不让他受一点儿伤害的。

后来林照亭摔倒,许眉间大着胆子跑上去,扶他起来,还扶他去了就近的酒店。

岂料林照亭将许眉间当成了宋思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她永远忘不了,他是如何一遍又一遍地唤着那个名字,又是如何诉说对那个人的爱意……

这之后,许眉间没有再去见林照亭,因为不想爱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可偏偏,命运却让他们在相亲桌上再次相遇了。

短暂相处后,林照亭提出了结婚,许眉间想要拒绝,却拒绝不了。

岂料半年前,宋思萱带着女儿,又来找林照亭了……

第2章 失去右腿

这时林照亭的手机响起来,是宋思萱的女儿哭闹不休,佣人叫他赶紧回去。

林照亭这才放过奄奄一息的许眉间,拽起她大步往外走,也不管她还能不能走。

医院外面,司机已经将车停在马路边,等着林照亭和许眉间。

林照亭火急火燎地,丢下许眉间,快步向车子走去。

但就在这时,一辆轿车横冲直撞地,径直向林照亭驶去。

许眉间一直浑浑噩噩的,可见有车子向心爱的男人撞去,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忙扑上去,一把推开了他。

她只是想兑现当初的诺言,好好爱他,不让他受到一丁点儿伤害。

只听“砰”的一声,许眉间被撞倒,车子直接从她右腿上碾了过去。

林照亭有些不敢置信地、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向许眉间走去。

那时车子还压在她右腿上,而她的右腿早已变成一滩肉泥。

那个司机慢吞吞地下车来,浑身的酒气,双腿直打颤……

许眉间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这才缓缓醒来,耳边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可真够可怜的,年纪轻轻,右腿就没了。”

“是呀,她可是有名的舞蹈演员,这腿没了,以后还怎么跳舞。”

大概是许眉间昏睡太久,脑子有些不好使,直到说话声远去,也没明白过来。

她动了动,发现浑身疼痛不已,尤其是下肢。

她撑着身子,艰难地坐起来,发现被子下面,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她颤抖着手,掀开被子,看见右腿膝盖以下,全都没有了。

许眉间这才明白过来,刚才护士们说的,原来就是她。

她的右腿小腿没了,没了!

林照亭原本就不爱她,现在她变成这个样子,更不会爱她了吧。

而且她没腿了,那她的舞蹈生涯,也没了!

爱情没了,事业也没了,她感觉她整个人生都完蛋了。

她浑身颤抖着,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眼泪也簌簌而下。

这时王敏推门进来,一把抱住女儿,哽咽道:“明月,你冷静一点儿,别再弄伤了自己。”

许眉间抓着母亲的手,哭着问:“妈,我的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王敏见女儿伤心的模样,眼泪也是簌簌而下,好一会儿才说:“你右腿粉碎性骨折,为了保住你的性命,不得不截肢。”

许眉间觉得自己掉进了无边无尽的黑暗:“那我以后怎么办?以后怎么办?”

王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的问题,只是垂下头,眼泪更是汹涌。

许眉间一把推开母亲,也不顾浑身的伤,不顾正打着点滴,抓起床头的东西就开始砸,然后将床上的枕头、被子也扔了。

她还不停大吼大叫,以此来发泄心中的痛苦。

王敏见状,立刻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

医生很快赶来,给许眉间注射了一针镇静剂,她这才昏睡过去。

许眉间多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但等她再次醒来,现实依旧如此残忍。

她整日躺在病床上,不说一句话,也不吃不喝,只是默默地流泪。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而那个男人,从始至终没有来病房看她一眼。

她打他的电话,没人接听,有时候多打几次,直接关机了。

她时常问自己,那一刻想也没想就扑上去救他,到底值不值得。

但她始终没有答案……

这天,许眉间趁母亲出去,坐上轮椅,打算去宋思萱的病房。

她想去找那个男人,直觉,他会在那里。

许眉间刚来到宋思萱病房外,就看见林照亭正在给宋思萱擦脸。

他那温柔、细致的模样,是对她从不曾有的。

刹那间,她的心痛如刀绞。

林照亭给宋思萱擦完脸和手,又在旁边坐下,握着她的手,诉说起情话来。

“思萱,你赶紧醒来吧,我和小枫都在等你了。”

“思萱,对不起,是我没能照顾好你,害你变成现在这样。如果可以,我宁愿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

林照亭的字字句句,就像是钝钝的刀子,一刀又一刀地戳在许眉间的心上。

那她在他的生命里,算什么呢?她为他付出的,又算什么呢?

她觉得她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许眉间转动轮椅,直接推门进去了。

“林照亭,你还有没有良心?我为了救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却整天守在小三的病房里,对我不管不问、不理不睬。”  

第3章 不会原谅她

林照亭直起身子,看着许眉间,满脸愧疚,欲言又止。

好一会儿他才说:“你来这里做什么?赶紧回你的病房去。”

许眉间苦笑,林照亭让她赶紧回病房去,是怕她吵到他的心上人吗?

她偏偏不走,转动轮椅上去,随手抓起床头的东西就开始砸。

那一刻,她真的恨不得把整间病房都给拆了。

她真的恨不得把那个女人的氧气都给拔了。

林照亭似是担心许眉间伤到宋思萱,忙一把推开她。

他大声骂道:“许眉间,你发什么神经?”

轮椅失去平衡,发生了侧翻,许眉间也摔在地上,断腿的创面开始流起血来。

她的腿疼,心更疼:“我发什么神经?我只是想让你多关心我一下而已。我为了救你,少了一条腿呀。”

她无怨无悔地爱他没错,但这不代表他可以肆意妄为地伤害她。

林照亭怒气腾腾地说:“你只是少了一条腿,可思萱变成植物人了,这辈子都醒不来了。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能原谅你对思萱的所作所为。我巴不得变成植物人的那个是你。”

许眉间如坠冰窟,好冷好冷,尤其是心里。

原来,不爱就是不爱,不管她付出多少,他依旧不爱。

她轻笑一声,似是嘲笑自己的愚蠢,只是笑着笑着,双眸忽然湿润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宋思萱的情况忽然恶化,旁边的仪器发出“嘟嘟”的警告声。

“许眉间,你看你干的好事。”林照亭忙上去看宋思萱,并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

许眉间见林照亭只顾着关心宋思萱,想和他继续吵吵闹闹,都是奢侈。

她只得爬起来,坐上轮椅,失魂落魄地出了病房。

不料有几个拿着相机的记者忽然出现,拦住了许眉间的去路。

“许老师,有网民爆料你出了车祸,右腿截肢,是不是真的?”那个记者一边问,一边打量着轮椅上的许眉间。

许眉间穿着住院服,但腿上还盖了一条薄毯,看不见双腿的情况。

紧跟着又一名记者追问:“我们致电你的工作室,负责人不肯回复,请问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许眉间虽然不是什么大明星,但也算公众人物,早已习惯了聚光灯。

只是现在她如此狼狈不堪,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记者们的问题。

她顾不得浑身的伤,用力转动轮椅,想要赶紧逃走。

但有记者大着胆子上去,一把拽下了盖在许眉间腿上的薄毯。

许眉间想要阻止,但事情发生得太快,根本来不及。

她那空荡荡的裤腿,立刻暴露在众人的视线里了。

那些记者立刻举起相机,不停拍照,咔嚓咔嚓……

许眉间狼狈极了,扭头向病房里喊:“林照亭,林照亭……”

但没有人回应她,想来他心里眼里都是那个女人,根本没时间管她。

她赶紧转动轮椅逃跑,不料一个没控制好方向,径直撞在了墙上,整个人跌在了地上。

那些记者不但没有上去扶许眉间,还一边拍照,一边提出犀利的问题。

“许老师,你是有名的舞蹈演员,现在腿断了,是什么心情?”

“许老师,你在事业方面,还有什么打算?”

隔得如此之近,许眉间知道林照亭肯定听见这边的情况了。

即便他不爱她,看在夫妻一场的份儿上,不也应该出面帮她解围吗?

但他没有出现,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她扳正轮椅,艰难地爬上去,然后转动轮椅,逃走了。

她这才明白,这个世上很多事,都没有人能帮你,只有靠自己……

这之后,许眉间没有再给林照亭打电话,更没有再去找他。

她如同木偶一般,每天躺在病床上,医生和母亲说什么就什么。

转眼便是一个月,许眉间的伤好了很多,可以出院了。

她没有让母亲送,自己打车回家去了。

只是许眉间刚进门,就看见宋思萱的妹妹和女儿在客厅里玩耍。

屋子里摆放着很多不属于她的女性用品,还摆放着许多儿童玩具和书本。

她不曾想到,短短一个月,这个家竟然有人鸠占鹊巢了。

她顿时火冒三丈,不禁攥紧了手中的拐杖。 

第4章 宝贝女儿

许眉间怒气冲冲地进去,毫不客气地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应该拿出女主人的气势。

林小枫立刻怯怯地躲到宋妃丽身后,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

而宋妃丽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们怎么不能在这里?照亭哥哥是小枫的爸爸,也是我的姐夫。”

尽管林小枫是宋思萱和林照亭以前交往时,怀上的孩子,但许眉间还是忍不住耿耿于怀。

还有,宋妃丽称呼林照亭什么?姐夫!

她怒不可遏:“林照亭明媒正娶的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而你姐只是一个小三,你凭什么叫他姐夫?”

她拄着拐杖上去,吼道:“你们赶紧从我家滚出去,滚出去……”

宋妃丽哼笑一声,半点儿也不怕许眉间。

“你叫我们滚出去就滚出去?”

宋思萱仗着有林照亭的宠爱,嚣张就算了,宋妃丽有什么好嚣张的?

许眉间越发愤怒,一边单腿蹦着,一边挥舞着拐杖,想要赶她们走。

她恨极了宋思萱,哪里想看见她妹妹和女儿。

她大喊道:“你们赶紧滚出去,滚出去……”

这时响起一个冷冷的话声:“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许眉间循着声音望去,便见林照亭一身家居服,缓缓从楼上下来。

他一如既往地清贵、优雅,可她却只有一条腿了,可她却只能像个小丑一样一蹦一跳的。

“林照亭,你什么意思?你非要让她们留在家里吗?你非要让你的私生女膈应我吗?”

他要照顾她们,大可以将她们安置在其他地方,为什么一定要让她们留在家里呢?

林照亭走近许眉间,警告道:“许眉间,小枫是我的宝贝女儿,你要是敢再侮辱她半句,我要你好看。”

许眉间想到宋思萱还没和林照亭分手,就和林昀生去酒店,不由得嗤笑一声。

“你的宝贝女儿?就宋思萱那个贱样,这个孩子不定是她和谁生的野种了。”

许眉间的话音刚落,林照亭的巴掌已经落在她脸上。

那一巴掌,不只打在她脸上,也打在她心上,好痛好痛。

她呆呆傻傻地看着他,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他竟然又一次对她动手。

林照亭的手微微颤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动手打一个女人,但她真的太可恶了。

她害了思萱不说,竟然还这样侮辱小枫。

“许眉间,你已经害得她母亲变成植物人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她只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

许眉间捂着脸颊,没有说话,因为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是错。

只因为他从来没有爱她,哪怕一丁点儿都没有。

她呵呵笑起来,笑着笑着双眸又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却固执地不肯落下来。

一旁的宋妃丽,尽管极力克制,还是高兴地勾了勾唇。

林照亭继续说:“既然你害得她妈妈变成植物人,不能照顾她,那以后就由你照顾她。反正你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再跳舞了。她要是有什么差池,我拿你是问。”

许眉间失去了一条腿,不能再跳舞,还不是因为他林照亭么?

可他竟然让她照顾他和小三的女儿,不觉得对她太残忍了吗?

难道就因为他不爱她,所以觉得她的心不会痛吗?所以就可以肆意糟蹋她吗?

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簌簌而下,嘶吼道:“我不会照顾她的,绝对不会——”

“你如果不肯照顾她,那就从这里滚出去。”林照亭指着大门,呵斥道。

许眉间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林照亭竟然叫她滚出去。

她可是他的妻子呀,或许他从来就没有把她当妻子吧,顶多只是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保姆、床伴。

她真想调头就走,可即便此时此刻,还是舍不得这个男人,舍不得这个家。

她觉得自己没用极了,觉得自己白活了这么多年,连她都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站了半晌,最终什么也没说,灰溜溜地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上楼去了。

林照亭看着许眉间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在心里问:你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为什么要害思萱?

半夜,许眉间饿了,下楼去找吃的,没想到遇见了宋妃丽。

宋妃丽拦住了许眉间的去路,啧啧道:“瞧瞧你这个样子,还真是可怜。”

经历了这么多事,许眉间身心俱疲,不想理会宋妃丽,直接绕过了她。

但宋妃丽不罢休,跟上去继续说:“照亭哥哥当初娶你,不过是因为你和我姐长得有几分像,把你当做她的替身了。他爱的人从始至终都是我姐,他也从来没有爱过你。你才是他们感情里的那个第三者。”

许眉间何尝不知道,在林照亭眼里,她只是一个替身罢了。

有时候她从他看她的眼睛里,都能看见那个人的影子。

她真的努力了,想让他爱上她,但始终是徒劳,慢慢也就接受了现状,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就好。

只是,她怎么就成第三者了呢?

“宋妃丽,你胡说什么?”

宋妃丽就是想故意刺激许眉间:“在感情的世界里,不被爱的那个,自然是多余的,自然是第三者。”

第5章 从没有爱过

许眉间愤怒地瞪着宋妃丽,浑身都微微颤抖着。

她明明知道,她说的是歪理,可却找不到反驳的话。

因为她真切地感受到,不被爱的那个,有时候真的挺多余的。

此刻宋妃丽得意洋洋地说:“二楼尽头那间房里,挂满了照亭哥哥和我姐的照片,记录着他们相识相爱的点点滴滴,不信的话自己去看吧。”

然后,宋妃丽离开了,许眉间却呆呆地站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拄着拐杖上楼,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

从许眉间嫁到这里来,佣人张妈就告诉过她,这个家没什么忌讳,唯独这间房间不能进。

可今天,她真的想进去看看。

房间虽然关着,却没有上锁,许眉间直接开门进去了。

房间里,果然挂着许多林照亭和宋思萱的照片,有他们相视而笑的,有他们亲密相拥的,还有他们亲吻的……

旁边的衣帽间里,还整整齐齐地挂着许多女装,显然是宋思萱曾经穿过的。

许眉间看见这一切,血液顿时沸腾了,呵呵笑起来,却又忍不住落泪。

林照亭真的爱宋思萱,连她留下的一切,都如此珍藏着。

他要是对她,有对那个女人一半的好,那该多好呵,可事实上……

许眉间羡慕嫉妒得快发疯了,挥舞着拐杖,将那些照片全都砸了。

她又将衣帽间里的女装,全都拽出来,扔在地上,一通乱踩。

她忽然好恨,恨宋思萱为什么要回来,恨林照亭有眼无珠,也恨自己,为什么要爱一个心里有别人的男人。

这时林照亭听见动静,赶了过来。

他一进门,瞧见房间里被砸得稀巴烂,顿时红了眼睛。

他快步上去,一把推开女人,看着那一地狼藉,满脸心痛。

许眉间哪里经得起林照亭推,摔倒在一地玻璃碎片上。

她的胳膊、腿,都被玻璃划伤了,冷冷地疼。

她看他着急上火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心却抽抽地痛。

在他眼里,她甚至没有那个女人留下的东西重要呵!

这时林照亭俯身,一把掐住许眉间的脖子,一副要活活掐死她的样子。

“你已经把她害成植物人,还不甘心吗?连她的东西都不肯放过?”

那一刻,许眉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真的想她死吗?

不知不觉,她双眸涌出两行热泪,但出于求生的本能,不停抓扯着男人的手。

疼痛、窒息,最终让她闭上了眼睛,就这样死了也不错呵,那就不用再在人世间煎熬了。

下辈子,她一定要找个她爱,也爱她的男人……

但林照亭却忽然松开了许眉间,眸中神色复杂,似悲似痛。

许眉间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她看向男人,忍不住问:“你就这么爱她吗?”

她只是砸了她的东西,他就恨不得弄死她。

林照亭沉默了片刻,才回答:“不管你信不信,我和她已经成为过去式。她带着小枫回来后,我只是想要弥补她们母女,想要照顾她们母女。”

许眉间呵呵笑起来,显然不信:“林照亭,你骗谁呢?你至今还保存着她的东西,你为了她几次恨不得弄死我,这叫不爱?”

紧跟着她问:“我们结婚三年,你有爱过我吗?哪怕是一丁点儿,有吗?”

她满脸希冀地望着他,哪怕他有那么一丁点儿爱她,也好呵。

林照亭却绝情地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许眉间顿时感到心好痛好痛,眼泪也瞬间模糊了视线。

她真傻呵,明知道他不爱她,又何必再问呢?不是找虐吗?

只是,她为救他少了一条腿,他怎么能骂她是个恶毒的女人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对他更好的女人了,也没有比她更爱他的女人了。

第6章 离婚协议

翌日傍晚,许眉间下楼,见林照亭、宋妃丽和林小枫已经在吃晚饭。

她觉得他们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的画面,像极了一家人。

她心里酸楚、苦涩,直接去厨房拿了一盒酸奶,便打算上楼。

不料林小枫忽然从椅子上摔下来,一边挠着皮肤,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林照亭和宋妃丽立刻起身,去看那孩子,许眉间也好奇地停下了脚步。

这时宋妃丽担心地说:“小枫以前也发生过这种情况,是食物过敏。”

林照亭满脸疑惑:“我早就嘱咐过厨房要注意的地方,小枫怎么可能食物过敏?”

宋妃丽看向许眉间,忽然上去,气呼呼地推了她一把:“上午我告诉张妈,小枫对花生过敏,当时你也在。现在小枫食物过敏,是不是你在她食物里动了手脚?”

今天上午许眉间下楼,的确听宋妃丽和张妈说过这事儿。

她现在想来,肯定是这个女人故意设下的圈套。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宋妃丽和宋思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眉间气哼哼地说:“你们冤枉我上瘾了是吗?我是恨宋思萱,是讨厌这个孩子,但还不至于对她下毒手。”

宋妃丽义愤填膺地说:“家里就我们几个人,不是你,难道是我们?”

许眉间不禁攥紧了双手,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七上八下的。

此刻林照亭开口:“妃丽,先带小枫回卧室,张妈,赶紧找药送上去。”

宋妃丽恨了许眉间一眼,抱着孩子上楼去了,张妈也找了药,赶紧上楼去了。

而林照亭看着许眉间,咬牙切齿地说:“许眉间,你怎么这么恶毒?害得她妈妈变成了植物人,现在又想害死她是吗?”

许眉间本想解释,但知道不管怎么解释,林照亭都不会相信。

大概,她在他心里,早已经是恶毒的代名词了。

于是她说起气话来:“既然你们都觉得是我干的,那就是我干的,行了吗?”

林照亭怒气冲冲地看着许眉间:“好,很好。许眉间,离婚吧。”

许眉间愣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林照亭说什么?离婚?

虽然她早已预料到他们会是这个结果,可真到了这一刻,还是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而这会儿工夫,林照亭上楼,拿了两份文件下来,直接扔给了许眉间。

“这是离婚协议,把字签了。”

许眉间看了看脚边的文件,“离婚协议”几个大字,格外刺眼。

她这才知道,原来他连离婚协议都准备好了。

可笑的是,她还在努力隐忍,想要挽回他们的感情、婚姻。

事情来得太突然,许眉间实在接受不了。

她一边后退,一边摇着头,喃喃道:“我不同意,不同意……”

林照亭决绝地说:“这件事由不得你不同意。”

紧跟着他说:“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一次又一次给你机会,是你不知悔改。我真后悔,早在你害了思萱的时候,就该将你送进监狱。”

许眉间心里拔凉拔凉的,林照亭说什么?将她送进监狱?

一瞬间,她泪流满面,嘶吼道:“林照亭,就算你不爱我,但这么多年的相处,你就不了解我吗?我是那种会不择手段害人的人吗?”

林照亭懒得和许眉间废话,捡起地上的文件,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印泥。

然后他拉着她的手,将她的大拇指在印泥里按了按,又按向离婚协议的落款处。

许眉间没想到林照亭如此决绝,又是慌乱又是心痛。

她一边挣扎一边喊道:“林照亭,我求你不要,不要……”

但她哪里反抗得了他,眼看着就要在离婚协议上按上手印,忽然一口咬在他的手上。

林照亭吃痛,一把甩开了许眉间。

他看了看手上的牙印,沉着脸向她走去。

许眉间跌倒在地上,见林照亭上来,一把抓起茶几上的茶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顿时摔成了碎片。

她抓起碎片,想也没想,就朝着指尖一阵乱划,划了左手又划右手,顿时双手都是鲜血。

十指连心,她好痛好痛,但脸上却扬起近乎疯癫的笑容。

“现在我划花了我的指纹,看你还怎么逼我在离婚协议上按手印。”

许眉间也知道,把一个不爱她的男人拴在身边,毫无意义。

可她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就像是一场投资,投入得越多,想要抽身越难。

第7章 赶出家门

林照亭满脸不敢置信,愣了片刻,才扑上去,夺过许眉间手里带血的瓷片,丢在了地上。

“许眉间,你疯了吗?”

许眉间也不说话,哈哈笑起来,笑得头发都乱了,笑得双眸都湿润了。

她真的快疯了,被他逼疯的,被这世事逼疯的。

林照亭咬了咬牙,忽然拽着许眉间,就往外面走。

“你以为这样就离不了婚了吗?我会起诉离婚的,但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滚出去。”

许眉间脸色一变,忙死死抓住旁边的柜子,怎么也不肯松手。

外面正下着大雨,她又只有一条腿,若是被撵出去了,那可怎么办。

她绝望地喊:“林照亭,我对你痴心一片,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林照亭没有说话,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掰开许眉间的手,继续拖着她往外走。

很快,他拖着她来到门边,直接将她推了出去,然后“咚”的一声关上了门。

许眉间被林照亭那一推,直接跌倒在泥水里,浑身都湿透了。

而此时雨越下越大,砸在人身上,冷冷地疼。

她的拐杖也掉在屋里了,只能单腿蹦到门边,一边拍门一边喊道:“林照亭,开门,快开门……”

但不论她怎么拍门,怎么叫喊,都没有人来开门。

她不甘心,继续一边拍门一边叫喊:“林照亭,我求你,不要离婚,不要赶我走……”

不一会儿,那铁门上,就布满了斑驳的血掌印,甚是骇人。

渐渐的,许眉间绝望了,有气无力地叫喊道:“就算你要撵我走,能不能等明天白天?或者你把拐杖和手机给我。”

他这不是撵她出门,他这是想她死好吗?

但屋子里,依旧没有回应,那个男人真绝情呵!

而许眉间的手掌都拍痛了,嗓子也叫哑了,精疲力尽地滑倒在地上。

她看了看那黑漆漆的雨夜,最终无助地抱着身子,却是想哭,连眼泪都没有。

她想要离开,可这个样子的她,这样的雨夜,能走到哪里去。

寒风吹来,原本就浑身湿透的她,冷得直哆嗦,只能将自己抱得更紧。

最终,她昏昏沉沉的,靠着大门睡了过去,却做起梦来。

她梦到他们的婚礼,十分盛大、隆重,他对她许下一生一世、相伴到老的誓言。

她梦到那年在国外演出,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只为赶去陪她过情人节。

她梦到她跳舞受伤,他陪她在医院住了一周,亲自伺候她吃喝拉撒……

许眉间多希望沉浸在梦里,再也不要醒来,但美梦易醒。

虽然男人最终将她带回了家里,可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她躺在卧室的床上,望着天花板,眼泪不知不觉便涌了出来……

接下去,许眉间感冒了许多天,这天稍微好点儿,就接到母亲的求救电话。

原来,继父陆大海欠下一大笔赌债,现在要债的人找上门去,喊打喊杀的。

许眉间忙赶回娘家去,一进门就见王敏和陆大海被几个大汉抓着,脸上都挂了彩。

她见那架势,倍感忐忑,但还是大着胆子问:“他欠你们多少钱?”

为首的男人坏笑道:“不多,但也不少,两千万。”

许眉间满脸震惊,继父好赌,但以往也就是欠个几万块,顶多几十万,这次怎么欠下这么多钱?

和林照亭的事,已经让她精疲力尽,没想到又遇上娘家这摊子事儿,偏偏不能不管。

只是她这些年赚的钱,都用在工作室的发展了,一下子哪里拿得出两千万来。

她对那个男人说:“我现在没这么多钱,能不能给我三天时间筹钱?”

男人恶狠狠地道:“要么现在就还钱,要么就让我们剁了他一双手。”

许眉间看对方咄咄逼人,想要打电话向林照亭求助,但最终放弃了。

他现在恨不得弄死她,又怎么可能出手帮她了。

她也觉得可笑,人人都羡慕她嫁入豪门,但事实上有丈夫相当于没丈夫。

陆大海忙求道:“明月,赶紧给照亭打电话要钱,别让他们剁了我的手。”

王敏也哭喊道:“明月,快救救你陆叔叔吧,他以后再也不会去赌了。”

“够了,别再说了。”许眉间烦躁地吼道,望向那个男人,咬了咬牙说,“我现在真没那么多钱,要么你宽限我三天,要么你就剁了他的手,到时候一分钱也别想拿到,而且我还会报警。”

那个男人哼哼道:“你威胁我是吗?”

他走近许眉间,抬手抚向她的脸,嘿嘿笑道:“也不是不可以宽限你三天,但要你陪我一晚。”

第8章 为什么救我

许眉间一把打开男人的手:“要钱就要钱,别动手动脚……”

不等许眉间说完,那个男人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刹那间,许眉间的脸颊火辣辣地疼,脑袋也嗡嗡作响,嘴里满是血腥味儿。

有时候她真恨这个世道,为什么好人都要受欺负,而坏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逍遥自在。

除了面对林照亭,许眉间处处小心翼翼、卑躬屈膝,而面对其他人,她向来是张牙舞爪,该出手时绝不手软。

她扬手一巴掌,向那个男人打去。

只是男人眼疾手快地,一把握住了许眉间挥来的胳膊,轻蔑、讥讽地道:“你一个残疾,我看得上你,那是你的荣幸。今天,你不想陪我也得陪我,嘿嘿嘿……”

这是许眉间第一次听人骂她残疾,心里狠狠地抽痛了两下。

也对,她断了一条腿,她残疾了,她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了。

不等许眉间反应过来,男人已经拽着她,向卧室而去。

许眉间手里的拐杖也掉了,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挣扎、反抗了。

她只能大叫起来:“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而王敏见状,想要上去救女儿,但被人死死拽着,哪里有机会。

“你们快放了我女儿。欠债还钱,我们还钱就是了。”

连陆大海也喊道:“你放了她,剁了我的手吧,剁了我的手吧。”

但男人欲望上来,哪里听得进去,拽着许眉间进了卧室,一把将她扔在床上。

许眉间刚想要爬起来,男人已经扑上去,拉扯着她的衣服。

关键时刻,她想到的人还是林照亭,或许能用他的名号,来吓退对方。

“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你要敢动我一根毫毛,他不会放过你的。”

那个男人嘿嘿道:“就是知道你老公是谁,才会找上你们一家的。”

许眉间觉得男人话里有话,但没时间深究。

她那么骄傲、要强的人,宁愿死,也不愿被人侮辱。

她双手双腿都被束缚着,动弹不得,只能用脑袋,猛地撞向那个男人。

男人被撞断了鼻梁,鲜血直流,不得不松开许眉间,捂着鼻子。

而许眉间也是头破血流,但忍着疼痛,翻身下床,蹦到了窗户边,一个翻身,骑在了窗沿上。

她浑身颤抖着,却咬了咬牙说:“要么宽限三天时间,要么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到时候你就等着坐牢吧。”

那个男人痛得龇牙咧嘴,吼道:“有本事你就跳呀,跳呀……”

许眉间轻笑了一声,经历这么多事,她还会怕死吗?

以这残破之躯活着,整天被人骂残疾,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双臂微微一用力,整个身体都翻出了窗户,然后纵身往下一跳。

但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有人拽住了许眉间,她扭头,发现是林照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从他脸上看出了担心和着急。

而林照亭此刻吼道:“许眉间,你真的想死吗?这里可是18楼。”

说话间,他一把将她拽了进去,丢在地上。

许眉间望着林照亭,冷笑一声:“你为了宋思萱,不是几次想杀我吗?”

她想到最近发生的种种,双眸不禁湿润了,大声吼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死了?”

她忽然很想知道,她要是死了,他会伤心难过吗?他会记得她吗?

林照亭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转而看向那个债主。

此刻,那帮人都已经被林照亭的人抓住。

林照亭大步上去,一脚将那个男人踹倒,然后照着他一顿拳打脚踢。

任凭那人不停哭喊着求饶,林照亭都无动于衷。

直到那人完全没了动静,他这才停下来。

“我的女人也敢动,活腻了是吗?”

许眉间看着这样的林照亭,不禁有些害怕。

她知道他清贵、优雅的表面下,隐藏着暴戾的一面。

而林照亭发泄完,一把拽起许眉间,就往外走。

他见她单腿蹦着,完全跟不上,二话不说,直接抱起她。

等回到家,他又抱着她上楼去。

许眉间自然不会认为林照亭在向她示好,他那是窝着火气,随时会发作。

她越发地害怕,却无力反抗,只能静静地等着暴风雨来临。

果然,林照亭抱着许眉间进了浴室,将她丢在浴缸里。

“许眉间,你为什么不向我求助?为什么要自己跑去救人?”

他一边拉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开了花洒,让水流喷洒在她身上。

“那个男人碰你哪里呢?碰你哪里呢?”

林先生,后会无妻 主角: 许眉间, 林照亭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