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二少难招架 主角: 童雨霏, 时飒风

薄情二少难招架 主角: 童雨霏, 时飒风

第1章 醉酒的后果

南城,夏末。

温暖的阳光透过纱幔照进昏暗的卧室,床上的女人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子。

素白的手艰难的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头,童雨霏挣扎着起身的时候,卧房的门轻轻的响了起来。

门口走过一个身穿浴袍,神色悠然的男人。

慵懒的眸光扫视着童雨霏那精致的脸蛋,时飒风挑了挑眉梢开口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不用我说了吧?”

床上的人愣了愣,将盖在身上的被子紧了紧,“嗯,不用!”

昨晚在酒吧里心情郁闷借酒浇愁,之后她好像调戏了一个人,记忆也停留在公寓内身体一瞬间的疼痛……

童雨霏的脑海里陆续出现一些不连贯的画面,每个片段都在提醒着她酒后乱性的事实。

脸上一片平静的看着坐在大床上的童雨霏,眉头轻轻的蹙了蹙,“我以为你是可以约的。”

童雨霏听到男人的话,抬了抬头,打量着男人俊美的脸,挑了挑眉,“先生,挺巧的,昨晚我也觉得你是可约的。”

时飒风眼眸微微的眯起,“既然我们想法一致,我们就就此打住,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小姐觉得怎么样?”

童雨霏嘴角微微勾起,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同意。”

童雨霏不在乎的样子,倒让时飒风有些意外,要不是看到被单上的一抹嫣红,他差点就真的认为她是出来约的。

回国一个星期的他,昨天被几个朋友带去酒吧,却被一个烂碎如泥的女人缠上了。

本不想理会,女人伸手拨发的动作甚是风情万种,加上酒精的作用,回过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

刚刚他想过这个女人会哭会闹,会吵着让他负责,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平静,甚至不介意两人一拍即散。

看来,现在就连预想的麻烦都没有了,不过也不排除这个女人在玩欲擒故纵。

眼眸微微眯起打量身上满是吻痕的女人,身体有着些许的燥热感,“知道等下该怎么做了吧?我不希望有任何麻烦。”

童雨霏脸上笑意加深,眼眸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嘲讽,“我也是。”

给陌生人生孩子?除非她脑子有病。

交谈后,时飒风毫不在意的站在童雨霏的身前开始穿戴起来,一双眼眸淡淡的睨着她。

他要看看,这个女人在这么清醒的状态下,见他赤身裸体的样子是否还能继续的淡然处之。

事实上,童雨霏是真的不能。

她迅速低垂脑袋脸颊上带着一丝淡粉。

见此,时飒风眸光一暗,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看着女人绯红的肤色,以及锁骨处的青紫,使的他的喉部微微的滑动,很想将女人再一次的压至身下好好的品尝一番。

面对自己的想法,时飒风有些不悦的蹙着眉头,没一会儿,他淡淡的看了一眼童雨霏,随后甩门离去。

他一走,童雨霏有些懊恼的扶了扶额:“他愿意表演,他都不介意,你有什么不敢看的?”

全身散架似地爬起身,收拾完了自己后,童雨霏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床单上留下的嫣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层膜嘛,矫情什么呀。


第2章 名副其实的太子爷

出公寓的时候,阳光更是毒辣,路过的行人都有些恹恹的。

出了小区门,童雨霏就看到一家24小时的便利药店,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没过一会儿童雨霏出来的时候,将一个已经开封的药盒以及药片丢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童雨霏焦急地拦了辆出租车,“师傅,到安泰集团,谢谢。”

童雨霏乘坐出租车刚离开,街角,一身黑色西装的俊美男人,自一旁走了出来,看着离开的出租车。

他收起手中的手机,看了一眼垃圾桶,转身推开玻璃门,在收营员羞赧的神情中,问:“请问下,刚刚离开的那位小姐买了什么?”

“是24小时紧急避孕药。”

还算是个聪明的女人,时飒风心道。

不一会儿。

一辆高调的布加迪威龙停至时飒风的面前,司机连忙下车为男人打开车门,恭敬的询问了两句。

时飒风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安泰。”

……

“童姐,你现在人在哪儿?上午十点半的高层会议即将开始了,今天是迎接新总裁的,你要是迟到的话就完了。”

感受到秘书杨洁在电话那头的紧张,童雨霏安抚:“你别担心,我快到了,不会迟到的。”

电话挂断后,童雨霏不停地催促着司机,在司机几次不悦的目光中,在会议即将开始前终于到达了安泰集团。

看着眼前巍然屹立于最繁华市中心的大厦,那直破云霄的壮阔,已屹立于此半个世纪了,毕业后童雨霏已经进入安泰四年了。

5楼,营销部,办公室内。

“童姐早。”

“主管,早。”

童雨霏一踏进办公室,便迎同事的问候,她都微笑的一一点头。

在安泰集团埋头苦干四年,从一个营销部的一个小职员,升至今日主管的位置上,童雨霏的工作态度和能力让所有人都信服。

秘书杨洁快步来到童雨霏身前,舒了一口气:“童姐,你怎么才来呀?会议室那边已经开始催了。”

“好的,我知道了。”童雨霏温和的对着杨洁说道。

童雨霏并没有急切的去往会议室,而是回到办公室从柜子里拿出一身干净的衣服,将那皱皱巴巴的衣服从身上换了下来。

整理了一下衣服,拿出了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颈处密密麻麻的痕迹,无奈拿出遮瑕液一点点的盖住。

“喂,你们听说了吗?新上任的总裁可是刚从澳洲回来的,是个典型的学霸。”

“学霸怎么了?这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咱们公司多少学霸你们心里没数吗?更厉害的是他强大的背景。”见勾起众人的好奇,那人继续说道:“他可是前任董事长的二儿子,名副其实的太子爷。”

“太子爷?我就奇了怪了,时钟山有两个儿子,却在退休后让自己的二儿子来打理,你说这是要改换继承人吗?”

“嗯……听说时家大少爷对公司管理没有兴趣,至于这个二儿子嘛,我也不太了解,但是今天我们就知道了?也许也就是挂名海龟也不一定呢。”

从5楼到30楼,童雨霏听着一路八卦,电梯门一打开,她率先走了出去。


第3章 相亲

童雨霏来到会议室,扫视了一眼,目光落到角落里还空着的一个位置,童雨霏刚一落座。

只听“咣”的一声,实木的会议室大门,被人推开,为首的是首席执行官的秘书,接着才是执行官时钟山。

虽已年过半百,但看时钟山精神抖擞的状态,高层们都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快退位给一个能力待定的年轻人。

而当所有人看清伴在时钟山左右,俊逸的男人时一怔,众人隐约感受到对方身上折射出的压迫感。

西装革领,面貌英俊,气场强大。

时飒风一手插在裤兜,只是淡淡的看了会议室里的人,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慵懒感。

“我天,这颜值我是服了。”

耳边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童雨霏忍不住微一抬眼,那个被众人评论如谪仙的男人,已经站到会议桌前了。

当男人清俊的脸颊跃入她的视线时,惊的童雨霏险些打翻手里的文件!

童雨霏不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可那张脸确实就是今天早上的那个男人。

童雨霏有些欲哭无泪,她昨晚竟然睡了新任总裁,还对他冷嘲热讽,简直就是不想在公司混了。

童雨霏哆哆嗦嗦的打了个冷颤,将自己的头快递的低了下来,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

这时,从时钟山手里正式接过任命书的男子冲众人弯唇:“时飒风,我的名字。”

……

会议结束后。

童雨霏有些头疼的跟着散会的人群里离开,刚刚时飒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想想以后只要自己在公司里面小心一点就好了,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主管,时飒风也不会注意到自己的。

自认为避开风险的童雨霏,并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双紧盯着她背影的眼睛。

处理完最后一个文件后,童雨霏揉着眉心,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心里有些堵的慌。

这时童雨霏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很快接通了电话。

“找我有什么事儿吗?”童雨霏率先打破沉寂。

对方语气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童童,爸爸有些事情找你。”

童雨霏沉默,并没有说话。

童峰早已习惯她的态度,直截了当的说道:“晚上七点,来皇庭酒店,爸爸给你介绍一个青年才俊,是爸爸朋友家的孩子。”

又一个青年才俊?

拒绝的话哽在喉咙处迟迟没有说出口,今天她已经二十七了,“好,我去。”

下班后,童雨霏推掉了室友吃饭的邀请,回到宿舍洗漱了一下换上舒适的衣服这才出门。

来到皇庭酒店时,时间正对七点。

服务员领着童雨霏推开包厢门。

……

“时兄,这就是我大女儿童雨霏,童童,快喊时伯伯。”

刚踏进包厢,就听到了童峰的介绍。

童峰话音刚落,就见背对着门口的男人转过了身子,嘴角勾起一抹极为冷淡的笑意,双眸冷冷的看着童雨霏。

与对方打了个照面,童雨霏瞳孔微缩,有些慌乱的叫道:“时总!”


第4章 容不得反对

时总?

时钟山与童峰两人有些怔愣,随后两人相视一笑明白了什么。

童雨霏在安泰这么多年了,今天又是时飒风刚刚上任,童雨霏又是部门主管,所以认识也是无可厚非的。

既然如此,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时飒风在看到童雨霏时,眼眸变了变,没想到自己的相亲对象竟然是她。

既是他公司的员工,又是昨晚刚跟他滚过床单的女人。

“童童,快过来坐。”童峰碰了碰有些怔愣在原地的童雨霏,开口小声说道。

童雨霏回过神跟着童峰坐了下来。

“童童真的是越长越漂亮了。”时钟山开口缓和气氛。

童雨霏勉强一笑,“谢谢。”

时钟山点点头,脸上带着满意开口说道:“小童,听我你们经理说,你在部门三年,表现得不仅亮眼,还特别能吃苦,不像别的千金小姐一般的娇气,所以我想让你当我们家儿媳妇,想撮合你跟飒风,你看怎么样?”

童雨霏一惊,“您说……什么?”

不是说只是约出来见见面的吗?这怎么又要结婚了?

童雨霏看向了一旁的童峰,眼眸微微的眯起,里面有着旁人看不懂的情绪,这还真的是她的好父亲呀。

见童雨霏一副惊讶的样子,时钟山反应了过来,“童童不知道一周后的婚事吗?”

一旁一直沉默的时飒风突然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的冷意,“爸,你好像也没跟我提到结婚的事。”

时钟山笑:“反正现在你不也是知道了吗。”

“我不同意这婚事。”时飒风眉头紧紧的蹙,沉闷的说道。

“我也不同意。”童雨霏也开口说道。

“孩子们,这一次相亲也就是让你们见一见对方,知道彼此的存在,这婚事早就已经定了下来,容不得你们反对的。”

时钟山声音里带着压迫看向时飒风,话却是对着他俩一起说的。

时飒风寒着一张俊脸,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顿住了。

拒绝了这门婚事,以后还是会有别的女人继续跟他相亲,而这个女人昨天晚上跟他是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全部都给了他,虽然是醉酒的状态。

况且她也不是十分乐意这门婚事,或许以后也没有没有麻烦。

“既然爸已经有心仪的儿媳妇人选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那就她吧。”时飒风扫过一旁有些紧张的童雨霏,开口说道。

童雨霏转过头看着时飒风的态度,心里也是十分的郁闷的。

虽然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可是自己也当是翻篇了,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反转。

她也不是什么特别放的开的人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既然反正以后都是要商业结婚的,还不如选择眼前这个帅气多金的男人,这样昨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了。


第5章 永远不可以提出离婚

虽然心里很是不情愿,可是想了想,自己的婚姻本就不是她能做主的事情,掩下心中的苦涩,淡淡开口,“既然时总没有什么意见,那么我也没有。”

时家。

时家别墅位于临郊的一个偏僻的半山腰,外观远远看去如古希腊神话里的古城堡一般,神圣切庄严,于临郊自成一道风景线。

时飒风刚一进门,就看到了时悦舔着夏日的冰淇淋,甜滋滋的问:“怎么?相亲回来了?看你这样子这次还算挺满意?”

时悦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坐在一旁的男人开口说道。

时飒风正在气头上,不知道怎么发泄,恰巧时悦往枪口上撞。

伸手使劲的揉着自家妹妹柔顺的发丝,直到胸口的闷气发泄的差不多了才缩回了手。

坐在沙发上的时悦被气得直接暴走了,“时飒风,你有病呀?活该你被逼婚。”

这句话,无疑是让时飒风刚刚平息的怒火,再一次怒火中烧,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时悦,转身离开。

时钟山刚进门,就看出了时飒风的脸色很是不好,可还是正色的问时飒风半个月后婚礼上的安排。

时飒风语气带着冷意,“婚礼?我没打算办。”

时钟山听到了时飒风的话,气的吹胡子瞪眼,“你当时家是什么人呀?你当童家是什么呀?由不得你胡作非为。”

“不必弄这些虚的,是我结婚又不是你结婚,况且未来离的时候我想你们脸上会更无光吧?”时飒风语气淡淡的,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

时钟山怒:“混账,还没结婚,你就想着离婚?人家好好的闺女送来给你白糟蹋?”

“那你难道没有看出我并不想结婚,童雨霏也不想吗?”时飒风声音陡然变得森林。

时钟山沉默了几秒,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婚礼的事情我可以妥协,只要童家闺女同意,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说说看。”

“你永远不可以提出离婚,除非童雨霏提。”

月朗星稀,童雨霏离开饭局回到了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听着隔壁烦恼的音响声,童雨霏揉着眉头坐在沙发上,双目有些失神。

李嫣然坐在对面,一连串的问题炸着童雨霏,“你今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回来就这副像是丢钱似的表情。”

“没有那么夸张吧?”童雨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开口说道:“我要结婚了,是商业联姻。”

“什——么!”李嫣然听到童雨霏的话,一愣,随后音浪险些将屋顶掀翻。

“有些事情我根本身不由己的,你应该知道的。”童雨霏平淡的说道。

李嫣然沉默不语,只是沉默的坐在一旁。

“对了,今晚杨渣男来找你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李嫣然从一旁茶几的托盘下拿出一个信封。

童雨霏心里一滞,不知道为什么会心里突如其来的发慌。

努力的稳着颤抖的手,打开信封,看着大红色的请柬,翻开。

15号,杨之寒与童菲的婚礼……

李嫣然看着请柬上的字,发狠的夺过请柬:“这对狗男女还真是不要脸,我算是服了他们的脸皮厚的程度了,童童你要去吗?”

“再说吧。”童雨霏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

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让她心力交瘁,从失身到结婚就这么草草的发生了。

而那个跟他说过白首不相离的男人,也要跟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也要结婚了。


第6章 各取所需

周五。

童雨霏看着镜子里浓重黑眼圈的自己,嘴角勾着一抹苦笑。

童雨霏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不至于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憔悴。

拿起床头柜上一个精致的水晶球,感受着指尖水晶球拿一丝冰凉的温度,童雨霏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这个水晶球是母亲给她专门定制的,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还记得母亲跟她说,这个水晶球会装上世界上所有的幸福,然后把所有的幸福带给她。

这么多年一直是这个水晶球陪在自己的身边,无论经历什么,都是这个水晶球在陪伴着她。

至于她的母亲,则只能在天上,用另外一种方式守护她的成长。

“童童,你看你老公这车,已经甩杨渣男十条街了好吗?完胜童菲。”

帮童雨霏拎行李的李嫣然满眼放光的说道。

当看到驾驶座上的男人下来的时候,阳光仿佛都为这个男人镀金一般,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耀眼。

“不行了,不行了,就你老公这颜值这身材,我保证可以甩杨渣男一个银河系了。”

“好了,别说了。”童雨霏开口有些闷闷的说道。

李嫣然也是知道自己失言了,沉默了几秒开口说道:“我想上你老公怎么办?”

童雨霏被李嫣然的话震的有些目瞪口呆,随后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眉头微挑的看着她们,顿时童雨霏面红耳赤。

她轻咳一声,推开黏在她身上的李嫣然,咬牙切齿的说道:“祝你找个欲望强烈的小狼狗,夜夜折磨你。”

童雨霏本以为李嫣然会羞涩,不曾想到她会喜滋滋的开口说道:“那敢情好。”

时飒风催促:“可以进去了吗?”

李嫣然听到时飒风的催促,一改平日里的不正经,认真的说道:“时先生,既然你跟童童要今天结婚,我希望你婚后对童童好。”

时飒风面色从容,既不答应,也不否定。

……

李嫣然离开不久,童雨霏就听到了时飒风说道:“想上我?”

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戏谑:“说这话的又不是我”

“不是你呀,不过你的朋友似乎也不错……”时飒风抚着下巴开口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敢!”童雨霏声音陡然提高,眼色凌厉:“你的主意要是敢打到嫣然身上,我就跟你没完。”

见她愤怒的样子,时飒风嘴角勾起冷笑,“咱们还没有结婚,你这就履行妻子的权益了?”

童雨霏呼吸一紧,“婚后我不会管你的,但是嫣然你不可以打主意。”

时飒风听到童雨霏的话勾起唇:“好,一言为定。”

周五的民政局有很多人,可是因为时飒风的关系,所以专门有一个接待人员,单独给他们办理了结婚证。

童雨霏有些浑浑噩噩的填了一系列东西,当接过属于自己的结婚证时才反应过来,她真的结婚了。

时飒风却没什么心情观察结婚证,只是随后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开口有些清冷的开口说道:“还不走?”

走出民政局后,童雨霏想了一会儿刚准备拉开后车门,就听到了男人淡淡的声音,“想让我父母看出你很不愿意?”

童雨霏听到男人的话,只能坐到副驾驶座上。

童雨霏刚坐稳就听到时飒风的声音,“我选择你就是因为我们各取所需,我想你知道往后怎么表现吧?”


第7章 我家今后也是你的家

“各取所需?挺好的,只不过我好奇你明明不愿意为什么不拒绝呢?”

“你不是也没拒绝?”时飒风意味深长的说:“反正大家都逃不掉,何不找一个互不干涉的对象?”

童雨霏听完,点点头说:“你说的对。”

她的声音过于平静,一时之间就连心思深沉的时飒风都听不出童雨霏的情绪。

时飒风不再揣测着童雨霏,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我父母还在等着我们。”

“我们还是先去买点东西带回去吧,毕竟算是第一次去。”童雨霏心里堵的慌,开口艰难的说道。

时飒风侧眸,只见她的表情很淡,并没有见到其他情绪。

好一会儿,时飒风才开口说道:“见面礼我已经提前备好了,你人到了就行。”

童雨霏清楚时飒风这是一种变相的疏远,便也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一路上,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时飒风交代童雨霏父母的喜好和家里面的事情。

他虽不爱她,再怎么说,也是他的法定妻子,他也不想要她丢了他的人。

本以为接下来就回家见家长了,可是却没有想到时飒风将车子开往了相反了方向。

童雨霏看着窗外的景色,眉头轻轻的蹙了蹙,“你不回去吗?”

时飒风听到了童雨霏的话,不悦的淡淡提醒道:“我家今后也是你的家。”

童雨霏沉默不语,就在半小时前她已经结婚了。

“抱歉,以后不会再犯了。”

见童雨霏这么乖巧听话,不知为什么,时飒风却觉得很是不爽,觉得很是烦躁。

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因为阳光过于的毒辣,童雨霏条件反射的闭起眼,就连脸部的肌肉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时飒风恶趣味的开口说道:“就这么喜欢我的车?”

童雨霏不急,眼睛上的刺痛感消失后,看着时飒风离开的背影

她打量了眼周边的环境,这里是南城最大的购物中心。

童雨霏有些不解,“你这个点带我来这里似乎有些不对时间吧。”

时飒风鄙夷的打量了一眼童雨霏,“你就穿这身去?你丢的起这人?我可丢不起。”

童雨霏低头看了眼自己一眼,眉头一皱,今天早上自己出来的急,衣服也是平日里的休闲风,却是不太适合见家长。

“你这品味真的就跟狗啃的似的。”时飒风毫不留情的开口说道。

童雨霏的小脸一下子因为时飒风的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男人还真是够恶劣的。

正想回嘴,只听时飒风正色道:“我觉得你应该感激一下我,不然就你这一身跟我回去,你得被埋汰死。”

恶劣!

童雨霏恨的牙痒痒,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男人,可还是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我没钱!”

他鄙视极了她的说法:“跟女人出来还让女人花钱?那是窝囊废。”

闻言,童雨霏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异样。


第8章 她这是嫁了一座金库了吗?

上大学的时候杨之寒非常的优秀,就连大学都是保送来的,当初她跟杨之寒在一起的大多数的时候都是AA,因为她知道杨之寒家里的困苦,不舍的多花他一分钱。

听到时飒风的话,现在想来,当初杨之寒就是不愿意为她花钱的吧,不然不会有后来每一次的AA。

时飒风看着童雨霏呆滞的样子,不悦的开口说道:“你你干什么呢?想着那个旧爱呢?”

“没有。”童雨霏深吸一口气利落的开口说道。身前有一家精品女装,很是抓人眼球,“我们去这家吧。”童雨霏对着时飒风指了指眼前的女装店。

童雨霏柔软的声线,对于时飒风很是受用,女孩子就应该如水一般的柔才对嘛,“行,今天你看中什么买什么。”

闻言,童雨霏咋舌不已,她这是嫁了一座金库了吗?

“小姐,本店刚引进一些新款,需要我跟您做介绍吗?”

店员看出时飒风气度不凡,穿着考究,卯足劲准备给童雨霏介绍着。

童雨霏顺着店员的手势看去,看着不远处的一排最显眼的位置,那里排满了最新款的衣服。

试衣服期间,顺着店员专业的眼光换上了一袭大红色的露背长裙,时飒风只是淡淡的抬起头,开口说道:“俗!”

店员站在一旁还能干笑着,顺手递给了童雨霏一件宝蓝色的长裙。

这回色彩是清新了不少,可是那盈盈一握的腰侧是镂空的,有一种别样的诱惑力,时飒风身体有着些许的燥热感,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俗不可耐。”

童雨霏一瞬间觉得特别的无奈,可谁让她,看来自己在时飒风的心里也就只剩下俗了。

时飒风手指在一排衣服上勾了勾,最终将手指停留在一件白衬衫,一条天蓝色的及膝短裙上。

“去穿!”时飒风口吻有些强硬的说道。

在时飒风眼神的压迫下,童雨霏最终还是换上了,白色的衬衫衬的童雨霏整个人都干净清新了许多。

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在空气中很是吸睛,最后是一双七公分的高跟鞋,整个人看上去又有一种职场女性的干练感。

时飒风打量着童雨霏的整个人,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身材确实很好,该细的地方细,该胖的地方又不含糊。

结完账以后,时飒风带着童雨霏出了商店,时飒风又载着她去了一个妆容工作室。

俊美的男人,身边带着一个清新淡雅,气质出尘的女人,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一幅不可多得的画面。

时飒风领着童雨霏一直进去二楼的一个工作间,见时飒风进来,caspar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挺久没见了,刚刚还以为我看错了。”

时飒风并没有应caspar的话,反而给童雨霏介绍着。

“这是童雨霏”

“这是caspar是我父亲朋友家的儿子,这是他的店。”

时飒风简易的介绍完之后,脸上带着一丝的意味不明对着caspar说道:“快点,我去外面坐会儿。”

caspar笑:“好。”

童雨霏披散着自己的长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有些闷闷的。

“童小姐,你想要什么样的造型?”

“随便吧。”童雨霏答。

caspar看着童雨霏身上的衣着,随后思忖了几秒,就开始上手了。

caspar轻轻拍打着童雨霏的皮肤,开始娴熟的给童雨霏上妆。

童雨霏任由着caspar摆布着,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到了caspar说道:“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看到时二少对女人这么上心。”

童雨霏有些慵懒,懒洋洋的问道:“那曾经的那个是谁?”


薄情二少难招架 主角: 童雨霏, 时飒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