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独宠妻 主角: 李诗琪, 权慕远

权少独宠妻 主角: 李诗琪, 权慕远

第1章 兜兜转转一场空

“求你了,我怎么也怀胎十月生下了他……能不能让看一眼!就一眼……”

病房内,李诗琪惨白着一张脸,苦苦哀求着眼前的西装男。

西装男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动容,别开眼狠下心对李诗琪道:“李小姐,你要明白……你求我也是没用的,这事儿我也做不了主。”

李诗琪明白,眼前的男人不过是个传话的工具。

真正能够做主的人是她孩子的爸爸……那个她从未见过面的男人。

“那,那我能不能……”

西装男无奈道:“李小姐,你也别难为我了。先生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既然早就签了合同,我们还是按合同办事的好,否则大家都麻烦。”

李诗琪的眼底慢慢被绝望代替,他说的她都懂。

从始至终,这一切不过是场交易罢了。她出卖十月怀胎的孩子,对方付钱……

如今银货两讫,她没有去怨去求的权利。

西装男没再多说,放下钱他便走了。

李诗琪颤抖着手指去拿行李箱里的钱,用力的将钱掐在手心里,她却一点实在的感觉都没有。

这些钱,是她出卖孩子性命得来的钱。

这些钱,也是她要去救妈妈性命的钱。

想到还在医院等着救命的妈妈,李诗琪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离开了病房。

走出医院的一刹她有一丝恍惚。

一年前父亲的公司破产,母亲突患重病。

无力支付母亲手术费用的她只好去给人代孕,来赚取高额的手术费用……

一年后她没了个孩子,但好在她的母亲有救了。

她有钱了!

有钱就能救命,一年来,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她……

可让李诗琪没想到的是,等她到的时候却发现,母亲紧闭着眼睛睡在床上,怎么都叫不醒!

李诗琪惊了,傻了,慌了!

她发了疯一样跑去找医生,得到的却是医生嫌弃冷漠的脸。

“林医生!我妈妈怎么了?为什么怎么都叫不醒?”

林医生白了她一眼,冷声说:“早干什么去了?一年都不见人影,现在想起找妈了?晚了!”

“林医生,求求你告诉我!”李诗琪泣不成声,“我妈妈怎么回事儿?我走之前她还好好的!”

见李诗琪哭的凄惨,林医生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些:“你来晚了一步,就一步……你妈妈今天病情突然恶化,脑死亡了。”

“脑……死亡?”李诗琪的手无力的垂下,她哑声说,“我妈妈她……”

林医生叹气:“也就是植物人。因为联系不上家属,无法做手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妈妈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哎哎哎!你怎么了?”

李诗琪眼前一阵眩晕,她抓着办公桌坐在了地上。

林医生哀其不幸,但也怒其不争:“不是我说,你们姐妹两个,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像话!你呢?整整一年不见人影,关键时候医院始终联系不上人。你妹妹倒是能联系上,可她的钱不是买貂儿就是买车买房,医院管她要钱,她就说那不是她妈,不关她的事儿。我说你们……”

李诗琪再也听不清林医生说了什么了。

孩子没了,母亲也没救回来,仅有的信念被击碎。

所有的气力都在一呼一吸间丧失,她终于再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她直接昏了过去……

第2章 母亲成了植物人

李希怡顺手挽住了男人的胳膊,用她颇为高耸的上围,示威性的蹭了蹭。

“我的好姐姐啊!我应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卖身生子,也成全不了我和阿泽。你也知道咱爸的公司,已经快破产了。即使这样,爸爸也想要拿老底救那个老不死的,还好钱被我早早套了出来……”

说到这里,李希怡做作的抬起白嫩纤细的手,捂住嘴,“哎呀,我是不是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李诗琪只觉得浑身的血液瞬间冲到头顶,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会是李希怡!

“李希怡!你良心被狗吃了!妈待你那么好!我也从未对不起你一分一毫,你为什么要……”

“为什么?”

李希怡冷笑着打断了李诗琪的话:“我要毁了你!李诗琪,凭什么你是李家备受宠爱的大小姐,我就只能是个私生女?同一个爸,我也有妈,你又能比我高贵多少?我不服!所以我要争,让爸爸的公司亏损破产,然后我再扭转乾坤,掌握公司。给你妈下毒,让她受尽痛苦去死。现在你又身败名裂,李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母亲……竟然连母亲的病,都是李希怡害的!

“畜生!”李诗琪再也忍耐不住,抬起胳膊,用力扇下去。

可王凯泽却箭步上前,狠狠将李诗琪推倒在地。

“够了,李诗琪,为了钱犯贱到孩子都生了,你有什么脸打人?”

李诗琪膝盖触地,疼的眼前发黑,曾经,这个男人说会照顾自己一辈子……

“王凯泽,她的话你没听到吗?她是魔鬼,人渣,杀人犯啊!”

王凯泽厌恶的看着李希怡:“你真以为你跟你妈对希怡做的事情没人知道?希怡只是善良,不是傻!你们现在的一切都是罪有应得!”

李希怡亲了王凯泽一口,笑嘻嘻的弯腰凑到李诗琪的耳边,轻声说:“被自己最爱的男人说罪有应得,开心吗?”

“你!”李诗琪刚刚生产完,本就虚弱,再加上气急攻心,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诗琪……诗琪……你在哪儿……妈妈好疼……”

朦胧中,李诗琪似乎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她猛地睁开眼睛,翻身就要下床,却胳膊一软,重重的跌了回去。

正在一边看检验报告的女医生,吓了一跳,赶忙回身按住她。

“还动,不要命了是吧?快躺好!”

李诗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病床上,她奋力挣扎:“大夫,别拦着我,我得去交钱,我妈等着做手术……”

医生问了一下李诗琪母亲的名字后,沉默了片刻。

“李小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产后大出血,危及生命,抢救了6个小时才醒来。而在1016号病房的那位病人,下午病情迅速恶化,现在已经初步判定……脑死亡。”

脑死亡?

李诗琪脸色瞬间白如金纸。

母亲……成了植物人?

休学,分手,代孕十个月,终于用自己的孩子换来了拯救母亲的机会。

可是现在,母亲竟然成了植物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的对不对?你一定是在骗我!”

李诗琪抓着医生的肩膀,眼神里的殷殷期盼让医生不忍面对。

医生无奈,只能给她打了一剂镇定剂。

“医生,求你了,帮我报警,肯定是李希怡害的我妈,肯定是……”

在镇定剂的作用下,李诗琪的哀求声越来越小,最终彻底安静下来。

第3章 别逼本宝宝碰瓷啊!

五年后,盛世策划,茶水间内。

一群人忙里偷闲聚在一起,聊起了八卦。

这八卦的对象,正是权氏集团的总裁:权慕远。

“国民老公”权慕远,性别男,爱好……反正不是女。

就连他那很少露面的宝贝儿子,都是在国外试管生出来的。

广大未婚女性心碎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可现在,权慕远竟然准备征婚了!

“当了‘国民老公’这么多年,总算干了点国民老公该干的事儿。可惜我已婚,不然我……”

“几个菜啊,喝成这样?人家权少能看上你啊?上个月权少还刚入了福布斯排行榜第一名,人家神仙找对象,我等屌丝就苟着看好了。”

“羡慕你们天天做梦的,不像我,心里只有权氏的策划案。听说去年给权家小少爷策划生日宴的蓝创公司负责人,直接就奖励了五百万啊!今年好不容易咱们公司走了狗屎运,拿到了这个策划……”

“你心里再有也不是你负责啊,你就酸吧,结果还不是跟我们一起聊天嗑瓜子。”

众人说着,不由的一起停下了嗑瓜子的动作,羡慕的目送着一抹纤细的身影,走进了总监办公室。

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李诗琪内心一阵苦笑。

这份被同事羡慕的策划案,现在正是她来负责。

所有人都觉得她很幸运,却不知道,这完全就是个烫手山芋:

“郁总监,这是按照您要求重做的策划方案。”

李诗琪将文件放下,这已经是重做的第七版了。

办公桌后正在认真涂指甲油的女人,正是一年前空降来的策划部总监郁瑶。

郁瑶眼皮都没抬,懒洋洋道:“重做!”

李诗琪敛下眉眼,遮住愤怒,声音平静的说道,“郁总监,这是完全按照您要求来的。”

郁瑶空降的职位,原本应该是她的。

也因此,郁瑶把她当成了假想敌。

这一年来,郁瑶光明正大的给她穿小鞋,想方设法的打压她。

见她不反抗,就越发的变本加厉。

此时,郁瑶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放下手中的油刷,猛地一拍桌子:

“你这个废物,就不能动点脑子吗?拿这么一份垃圾过来,糊弄谁啊?”

郁瑶的嗓音很尖,像刀子般切割着李诗琪的神经。

李诗琪气的身子都发颤了,为了这份策划,她整整加班了一个月。

可每次郁瑶都是看都不看,就直接臭骂她一顿,让她重做。

就为了想尽办法激怒她,把她赶出公司。

可她不能没有工作,她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母亲每个月的唤醒项目,都要花很多钱。

当年她也曾回家找李希怡对峙,找父亲求助,可是父亲听信李希怡的话,对她代孕一事大发雷霆。

当场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更放弃了母亲。

她只能靠代孕得到的两百万,苦撑母亲的医药费。

但撑了不到四年,就全花光了。

现在,她也只能没日没夜的工作,接项目,才能勉强维持。

每次撑不下去的时候,李诗琪都会想起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

然后便擦干脸上冰冷的泪水,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

孩子肯定会过得很好,至少……比她过得好。

理智回笼,李诗琪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抱歉,郁总监,是我的问题,我这就重做。”

她伸手想要拿过来文件,可郁瑶却狞笑着猛地把文件抢了过去:

“废物,狗爪子划拉的都比你好!再做不好就滚蛋,盛世不需要废物!”

“嘶拉”几声,郁瑶直接把方案撕了个粉碎,狠狠的摔在李诗琪脸上。

李诗琪脸上从青变白,再到正常。

几张纸而已,撕了可以重新打印。

几张纸而已,打在脸上能有多疼?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纸,转身就要走。

郁瑶嘴角浮出一抹狞笑,坐下继续涂指甲。

这个女人还挺能忍,她有的时间继续踩着她玩。

李诗琪刚打开门,一个软乎乎的小东西忽然撞到了她的腿上。

紧接着,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哎呀,女人,别逼本宝宝碰瓷啊!”

第4章 天降萌宝

李诗琪诧异的低头,眼下竟然是个白嫩嫩的小团子。

他一身笔挺的小西装,五官精致,粉雕玉琢,透着一股尊贵的气质。

他身后,站了一溜儿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手边还蹲着一只可爱的拆家大王哈士奇。

小哈士奇奶胖奶胖的,此时一脸好奇的看着李诗琪,蓝色的小眼睛骨碌碌的转着,似乎正在考虑面前的女人能不能拆。

办公室的视线一时间都锁定在小团子的身上,有人低语道:“这小娃娃好萌好帅啊,长大以后还了得!”

小团子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此刻,他漂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李诗琪。

眼神中满是好奇,又带着一丝丝的雀跃。

李诗琪也忍不住盯着小团子看。

主要小团子长得实在太可爱,让人完全挪不开眼。

小团子嘟了嘟嘴,似乎有些不满:“要在平时,谁敢撞本宝宝,没五块钱别想让我起来!可这次看你长得好看的份儿上……女人,还不扶我起来?”

“啊……对不起啊,小帅哥。”

李诗琪有些哭笑不得,赶紧蹲下身子,将他扶起来:

“你没事吧?”

“哼,有事你可要负责!”

小团子奶声奶气的碰瓷,完全没有威慑性,反而让李诗琪没忍住笑了出来。

只不过这平静的场景,很快就被后面的怒喝给打破了:

“哪来的小野种,还带着条脏兮兮的狗,保安呢,赶紧把他们赶出去!”

“闭嘴!”

小团子冷冷的扫了郁瑶一眼,开口呵斥道。

郁瑶愣了一下,她忍不住揉了揉耳朵,一脸不可置信的道:“小野种,你说什么?”

在盛世敢呵斥她的人,还没有出现过呢!

“你这活的可够辛苦的,”小团子嫌弃的撇撇嘴,“丑就算了,还是个聋子。好歹是本宝宝选的公司,怎么就招了这么个讨人嫌的丑东西进来呢?看来我很有必要跟你们领导聊聊啊。”

李诗琪没想到小团子竟然言语这样大胆,她赶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乖,小帅哥,别闹。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不要管。”

小团子愕然,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阻止他做什么。

这个女人,简直是……太合他胃口了!

他决定了,这女人,他要定了!

于是,小团子抬头,一脸天真的看着李诗琪:“好呢,宝宝听妈咪的!”

妈咪?!

所有同事都一脸八卦的看了过来,还不忘交换下眼神儿。

“我就说嘛,这李诗琪明明长得很不错,怎么还一直单身,原来孩子都这么大了啊!”

“她找的什么钻石王老五啊?这小孩身份不简单,你看那一排保镖……”

耳边的议论声,李诗琪都已经听不到了。

她满脑子都是刚刚小团子喊得那声“妈咪”。

恍惚中,好像那个孩子真的回到她身边了一样……

李诗琪眼眶红了一圈,心绪复杂。

她随手按住正要啃她鞋子的小哈士奇,耐心的跟小团子解释道:“小帅哥,我不是你妈咪哦,你搞错啦!”

“宝宝说你是,你就是!”小团子双手环胸,昂着肉嘟嘟的小下巴,一脸霸气。

哼,他好不容易看上的妈咪,还想逃?

面对小团子的霸道,李诗琪一时有些语塞。

而另一边,郁瑶全程被无视。感觉尊严受到挑衅的她,哪儿还有什么理智,立刻暴怒了:

“小野种,竟然敢骂我!有人生没人养的玩意,今天我就好好教育下你!”

说完,她直接抓起桌上的铁质笔筒,狠狠朝小团子砸了过来。

众人忍不住一阵惊呼,完全没想到郁瑶真的会对这么可爱的小孩子下手。

李诗琪更是吓得瞳孔骤缩,下意识的转身把小团子紧紧地抱入怀里。

笔筒重重的砸在她的腰侧,她忍不住闷哼一声,脸色一白。

看到女人为了保护自己竟然受伤了,小团子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他愤怒的视线扫过郁瑶,这一刻,郁瑶甚至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第5章 做我妈咪,给你出气!

可还没等她叫嚷,在一旁的保镖头目已经暴怒了!

“竟然敢伤害小少爷,找死!”

保镖们蜂拥而上,三两下就把郁瑶的脸按在了桌子上。

小哈士奇也死死咬着郁瑶的裙摆,小屁股往后直坠,一副要把郁瑶吃掉的奶凶模样。

郁瑶完全动弹不得,咒骂挣扎都没用。

她简直要气炸了,在盛世竟然都有人敢动她,还是当着那么多下属的面!

“李诗琪,你竟然伙同外人恐吓绑架上司。你死定了,等着卷铺盖滚蛋吧!”

李诗琪本来正准备给郁瑶求情,好歹是一个公司的,还是她的上司,闹得太难看也不好。

可听到郁瑶说话这么难听,李诗琪翻了个白眼,又不想搭理她了。

正巧盛世老总唐天礼急匆匆的赶来了,满头的汗都顾不得擦,就不迭声的开始道歉:

“小少爷,小少爷您没事吧?我这员工刚来没多久,不懂事儿。惹小少爷不开心了,真的万分抱歉!希望您千万不要生气!”

刚刚得知权家小少爷大驾光临,唐天礼赶紧推掉手里的所有会议,早早就在休息室等着好好接待了。

可没想到,这小少爷竟然来了策划部,而且还差点遇到危险。

唐天礼觉得他一辈子都没这样担惊受怕过!

天知道他为了跟权氏搭上关系,费了多大的力气!

如果因为今天的事情,权氏直接取消了跟盛世的合作,那他可以直接从30楼跳下去了。

保镖头目冷笑一声:“这就是你们盛世员工的素质?竟然敢骂权家小少爷是野种!”

权家?小少爷?

所有盛世的员工都傻眼了。

怪不得这小正太小小年纪就贵气天成!

郁瑶直接吓傻了,脸色瞬间白如金纸。

得罪了权氏集团,她还有活路吗?

如果因为她,影响了盛世跟权氏的合作,那唐天礼绝对第一个生撕了她!

唐天礼更是觉得血压蹭蹭往上升,这郁瑶,人长得不错,平时伺候他也得劲儿,怎么能做出来这种蠢事呢?

他眼巴巴的看着小团子,就差直接跪下了:“对不起,小少爷,都是我们的错,你想怎么处罚,我都听你的!”

说着,他转头看向郁瑶,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哑巴了?赶紧给小少爷道歉!”

郁瑶此时脸依旧被死死的摁在桌子上,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但脸哪有前途重要,她连忙开口道歉:“对不起,小少爷,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希望您千万不要生气,原谅我一次!”

可小团子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反而乖巧的缩在李诗琪的怀里,笑的无比可爱:“妈咪!”

李诗琪笑着戳了戳小团子棉花糖一样的白嫩小脸,耐心的解释道:

“我真的不是你妈咪哦。”

“做我妈咪,我给你出气!”小团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肉肉的小胳膊顺势搂住她的脖子,仿佛笃定了她会答应一般。

第6章 自打耳光谢罪

“我……”

李诗琪突然觉得有点牙痒痒,这小家伙,原来一开始就是在这乱认亲啊!

只不过,看着自己怀里唇红齿白的小团子,闻着他身上暖烘烘的奶香味,让李诗琪真有点舍不得撒手。

她这几年越发的喜欢小孩子,每次看到都忍不住驻足看好一会儿。

更何况对于小团子,她就是不由自主的想亲近,抱着他的时候,她心里更是格外的满足。

好像空荡荡了好多年的心脏,忽然被填满了一般。

只是苦了小哈士奇,着急的在小团子脚边转圈圈,似乎想要强行挤到到两人的中间,上演个全家团圆。

而郁瑶见小团子又开始无视自己,顿时急了,忍不住又哀求道:“小少爷?你要是还生气的话,就骂我吧!”

这会儿,小团子才不咸不淡的把视线转向郁瑶,冷冷的道:“这就算道歉了?你刚才朝我扔笔筒的时候,可是瞄的很准啊。”

郁瑶没想到自己都道歉了,小团子还不肯放过她。

她面色阴狠的看了一眼李诗琪,这一切,都怪这个贱女人。

可偏偏,面对小团子的时候,她却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郁瑶心一沉,牙几乎都要咬碎了,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接着又是“啪”的一声……

“对不起,小少爷!我自打耳光谢罪,还请小少爷原谅我,什么时候您肯原谅我,我什么时候停手……”

郁瑶发了狠虐自己,她心中想的很明白,这权小少爷毕竟是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只要自己不停歇的自虐,他肯定会于心不忍的。

可她失策了,接连十几耳光下去了,小团子却一句让她停下的话都没有。

还是李诗琪在一边看不下去了,虽说郁瑶一直给她小鞋穿,但是她跟郁瑶毕竟没什么深仇大恨。

她轻轻地捏了捏小团子软乎乎的小肉手,小声请求道:“小少爷,她也确实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要不就原谅她吧。”

小团子漂亮的眸子,如黑曜石般闪耀,仿佛天生就具备勾人心魄的能力。

“妈咪说得对,不过……”

小团子看向郁瑶:“你还没跟我妈咪道歉呢?”

他妈咪?

郁瑶愣了一下,才知道说的是李诗琪。

给李诗琪道歉?给这个她一直随便踩的女人道歉?

不可能!

“郁瑶,你聋了吗?赶紧给李诗琪道歉!”

唐天礼急了,对着郁瑶怒吼出声。

可郁瑶还是过不去心里这一关,她这要是给李诗琪道歉了,以后不就成了公司里的一个笑话?

“你果然还是不愿意啊,”小团子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本宝宝也不爱强迫人。听着,这次的合作到此为止,以后贵公司也会被列入权氏集团的黑名单中,永不合作。”

这点事,他还是能决定的。

在家里,他是老大,爹地是老二!

说完,他从李诗琪怀里站起来,甩了个小眼神给保镖们:“走。”

保镖们这才放开郁瑶,训练有素的护到小团子身后,准备离开。

这可把唐天礼吓坏了,这要是被权氏列入黑名单,那国内哪个公司还敢跟他合作!

他冲上去一把将郁瑶扯了过来,狠狠地按倒在小团子面前,:“小少爷您等下!她愿意,她愿意!她非常愿意道歉啊小少爷!”

郁瑶气的肺都炸了,可纵然心有千般不甘,还是忍着屈辱道:“李诗琪,对不起,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

李诗琪看着郁瑶这幅卑微的模样,心中既畅快,又有些哭笑不得。

没想到真的让一个三五岁的小团子,帮她出气了。

小团子环视了一圈后,才缓缓开口:“这是本宝宝认定的妈咪,以后谁也不准欺负她!”

察觉到事情有缓和的余地,唐天礼立刻改口:“放心,小少爷,以后李诗琪就是公司的策划总监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郁瑶睡了半年才换过来的位置直接抢走了。

郁瑶脸色仿佛吃了狗屎一样难看,可是却又敢怒不敢言。

看小团子对这个决定似乎还比较满意,唐天礼才小心翼翼的道:“小少爷,您看这歉也道了,合作的事……”

小团子板着小脸:“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了。但以后我权氏的所有业务,都只能由妈咪一个人负责!”

“明白,这个没问题。”唐天礼赶忙喜滋滋的答应,这意味着只要李诗琪是盛世的员工,权氏跟公司的合作就少不了。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啊!

小团子点了点头,这才算是满意了。

“走吧,妈咪,跟宝宝回家!”

第7章 诱拐妈咪计划

小团子的话,让李诗琪愣了下。

回家?

她也不到下班时间啊!

李诗琪一脸无奈:“小少爷,我这还在上班呢。而且,我真的不是你妈咪。”

虽然她非常喜欢小团子,甚至真的有一丝想偷娃的冲动。

可这时唐天礼却迫不及待的插话了:“李总监,你上班时间自行安排即可。”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权氏的小少爷是真的喜欢李诗琪。

只要李诗琪哄好了权氏小少爷,以后权氏策划相关的业务,还不都是盛世的?

这个买卖,简直来的不要太轻松。

“妈咪,你老板都发话了。”小团子得意的看向李诗琪,“而且小白也很想让你跟我们一起走哦。”

小白?

李诗琪有些茫然的低头,就见圆滚滚的小哈士奇正费力的咬着她的鞋子,似乎想把她拖走。

李诗琪:“……”

她只能弯下腰,一手抱起小团子,一手抄起小白,往外走去。

小团子很兴奋,不停的往她怀里蹭,很满足的样子。

小白有样学样,蹭的比小主人还欢。

李诗琪被逗得忍不住一直笑,小团子见她笑,更开心了,两个人傻呵呵的笑成一团。

停车场内。

李诗琪不舍的放下怀里的小家伙:“小少爷,刚才真的谢谢你帮我出气。”

“客气了,这是本宝宝应该做的!我的妈咪,要欺负也只能我来。”小团子奶声奶气说道。

李诗琪很无力:“小少爷,我知道你很想要一个妈咪,你爹地也在征婚了,很快你就可以有妈咪喽!”

小团子很沧桑的叹了口气:“我知道。谁让爹地又帅又有钱呢,那些女人见了我爹地,简直就跟狗狗第一次见到肉一样,太疯狂了。不过妈咪你放心,宝宝已经长大了,那些疯狗一样的女人,宝宝全给你赶走!是不是,小白?”

小白配合的汪汪了两声,张嘴露出尖尖的小奶牙。

我权小白不仅是拆家的一把好手,赶疯狗也很在行的好吗?

李诗琪有点头大,这怎么还解释不清楚了啊!

还好保镖及时把车开了过来,李诗琪松了口气,抱起小团子塞到车里:“乖,赶紧跟保镖回家哈,要不然你爸爸该担心你了。”

可小团子死活不肯松手。

反而小白跳上车,翻了个身,四腿朝天,很惬意的躺在真皮座椅上。

爷累了,得休息啦!

眼见小白这个“猪队友”都打起小呼噜了,小团子只能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李诗琪道:“妈咪,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你不要宝宝了吗?你是不是想抛家弃子?”

第8章 小崽子真是长本事了

李诗琪身子一晃,差点没歪倒在地。

这小家伙,怎么连抛家弃子这么过分的话都说出来了。

她只能耐着性子跟小团子解释:“小少爷,我真的不是你妈咪。你现在乖乖回家,想我了就来看我行吗?”

可没想到,小团子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妈咪跟我回家,宝宝随时都能见到,不是更好吗?”

李诗琪:“……”

小少爷,你知不知道你说的好有道理啊!

“可我还要上班啊!”

“刚才你老板已经给你放假了!”

李诗琪伸手扶额,这小孩子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完全没法骗啊!

眼看着一大一小陷入了僵局,小团子苦恼的皱着小眉头,开口道:“妈咪,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回家?”

李诗琪如蒙大赦,赶忙道:“对对,主要你家人也不认识我,就这么上门去,肯定会被当成骗子的!”

小团子颇为认同的点头,想了想,回答道:“那我就跟你回家吧!”

“哈?”

李诗琪觉得大脑又有点脑供血不足。

“不行,绝对不行……”

小团子眼眶一红,声音立刻哽咽了:“妈咪,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这脆弱的模样,让李诗琪的心都要碎了。

“没有,我很喜欢小少爷。”

“那就带我回家啊!”

小团子脸上瞬间阴转晴,一脸期盼的看着李诗琪。

李诗琪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罢了,不能反抗,便顺其自然吧!

“走吧,去我家!”

她抱着小团子上车,小团子又把小白捞在了怀里。

一家三口,整整齐齐的。

…………

权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刚刚收到消息的总裁助理冯天宇,第一时间冲了进来:

“权总,不好了,小少爷被盛世的一名女职员拐走了!”

权慕远抬头,凌厉的视线让冯天宇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什么?”

冯天宇顶着凛人的视线,弱弱的解释道:“也不是拐走……就是小少爷不知怎的,一直喊人家妈咪,最后干脆赖到人家家里去了!。”

权慕远闻言,眉头微微蹙起:小崽子现在真是长本事了,连妈咪都能乱认了!

冯天宇轻声问道:“权总,那小少爷那边,您看?”

要收拾小少爷那混世小魔王,那必须得总裁亲自出马才行啊。

“地址!”

“嘉定路18号,嘉定花园3-302。”

权慕远点头,起身离开。

权少独宠妻 主角: 李诗琪, 权慕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