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傻妃 主角: 萧凤凰, 君曜

邪医傻妃 主角: 萧凤凰, 君曜

第1章 傻子逆天了

“八皇子,傻子晕过去了!”

“把她给本皇子泼醒,休想让她装晕逃过去!”

……

吵死了!

她的起床气可是很严重的!这群菜鸟下属刚立下了保护博物馆珍品一功,就开心得上天了?连她的大忌都忘了?

“谁敢再逼叨叨,老娘割了他舌头!”

她一嗓子扯出来,周围就都安静了下来!

果然,对付这群菜鸟就得时不时的驯一驯,免得他们不知天高地厚!

谁知,才消停一会儿,周围的吵闹声就更大了。

萧凤凰只觉得头顶绕着一群令人讨厌的苍蝇,嗡嗡嗡嗡的叫个没完!

她愤怒的睁开眼,就看到一群穿着古装的男男女女对她指指点点,冷嘲热讽,不怀好意的笑着……

“果然是个傻子啊~”

“口出狂言,就她这样,还想割谁的舌头呢?笑死人了!”

“就这样人,怎么配得上八皇子啊!”

“……”

一杯水哗的就泼在了她的脸上!

尼玛!

萧凤凰从地上坐起来,眸子猩红的盯着那个泼她水的男人。正想从衣袖里抽出暗器往他脑门上飞去……

袖子空空的……

还有这身古装是谁帮她换的?

她疑惑的样子,滑稽的动作又引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

“既然醒了,就在这两份退婚庚帖上画押!”

两份红色的庚帖砸在了萧凤凰的身上,一个侍从拿着一个装着红泥的小圆木盒走到她面前。

萧凤凰打量着那个说话冰冷的男人。他面容俊美,一身锦衣华服,雍容华贵,浑身散发出一种贵气。线条流畅的下巴微微抬起,倨傲的看着她,一脸的不屑!

君天浔见她盯着她的样子,以为她没听明白。冷哼了一声。

“本王念你以后会是本王的皇妃,带你来府中跟本王的好友参加诗会,没想到你不仅不会作诗还大字不识一个,让本王丢尽了脸面!”

“看在跟你有过一纸婚约的份上,只要你乖乖在退婚庚帖上按下手印,我们好聚好散,那本王就不追究此事了!”

萧凤凰脑子涌出一些奇怪的记忆,让她不禁皱起眉头来了。

九州国的左宰相的嫡小姐也叫萧凤凰,她快九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成了个傻子。

她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几乎被九州国所有未出阁的女人所妒忌。

因为她跟九州国的君陵帝最宠爱的第八子君天浔有一纸婚约……

君天浔经常在府中举办诗会,邀请九州国的才子佳人来参加。

今天,君天浔就把萧凤凰给带来了,她高兴得不得了。后面众人起哄让她个傻子吟诗作对。她做不出,被众人羞辱得跪地磕头求饶。

君天浔不仅没有帮她,还斥责她丢了他的面子,要跟她除婚约。

在君天浔的盛怒之下,萧凤凰吓得晕死了过去……

一个不好的念头在她的脑海中油然而生。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双纤细苍白细嫩的小手。

作为一个国际刑警头子,她长期持枪,玩弄各种暗器,精通各种武术,手上早就有了薄茧!

所以这双手绝对不是她的!

第2章 回忆前世

她明明跟她的一群下属从盗窃犯的手中夺回了一批珍宝,开着飞机送回巴黎博物馆。

途中,她好奇的拿起了一只类似古代兵符但是却猜测不出用什么材质做出的东西,然后就就在座位上眯了过去……

接着她就……穿越了?

君天浔见她目光呆滞,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发呆?

他眯了眯眼,朝她吼道:“萧凤凰,本王已经给过你一个机会了,你做不出诗,还想赖着本王?”

他明明知道她是一个傻子,却让一个傻子作诗,他是在搞笑么?

想解除婚约就挑明说,用的着费这种手段,欺负一个傻子么?

渣男!

分了就分了,有什么可惜的。

不过,他惹了她,还想跟他好聚好散?

赐给他两个字:滚蛋!

“做什么诗?”

萧凤凰捡起地上的那两份庚帖站了起来,脑袋不断的涌现出那些原主的记忆让她的脑壳一窜一窜的疼,她抚着头,往后退了几步这才站稳。

这些动作落在在旁人眼里傻气十足!

“哈哈,这傻子还没被羞辱够,我们说的话你听得懂吗?好好的把押画了,滚回丞相府吧,别在恬不知耻的赖着我们的八皇子!”

“傻子知道个什么啊,我们在对牛弹琴摆了!直接让她在庚帖上按下手印,把她赶出去,免得坏了我们的兴致……”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哪一点配得上我们八皇子!”

“……”

这些人知道君天浔厌恶这个傻女,为了巴结讨好君天浔,使劲的往下踩萧凤凰!

萧凤凰敛下眸中的戾气,站立在那,垂着小脸,委屈的像是要哭了!

小声的道:“我,我可以试一试!”

“哈哈哈,这个傻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傻子,还作诗?”

“……”

君天浔眼中的轻蔑之意更深了,既然她要自取其辱,那他就成全她!

“你既然不死心,本王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以月、清风、水、云做出一首诗,本王就不跟你退婚了!”

他的话又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冷嘲热讽。众人看她怯怯的样子,眼中的戏谑的戏份更浓了。正等着看好戏呢!

萧凤凰唇角勾勾,眸子闪过一道精芒。

她清了清嗓子,吐字清晰,只是声音奶声奶气的在她这个年纪听着很傻气。

“不怪明月时有缺/只教清风扫旧尘/流水低流我不留/浮云散去见山高/十六年后再来看/谁自潇洒谁自飘!”

她前世虽然是个武痴。但是她的文化却一点都没有拉下。

大学选修汉语言,每一次文学考试不是全校的第一名。

还曾为学校争光,参加什么诗词大会打败了那些古言博士、古言专家,拿下过全国第一!

她对于古代古言诗句那是信手拈来,区区的几句诗而已又怎么会难得倒她!

随着她的诗句一念出来,全场雅雀无声。

字句公正、押韵、大气!还毫无违和感!

比刚才最出彩的太傅之子离散元作出的诗还要好上几分!

第3章 局面掉转1

而且这首诗还委婉的影射八王爷是个负心汉!

这是个傻子能做出来的诗?

众人不禁张嘴大惊!

这群人里面,最感到吃惊的自然是最希望傻子出丑的八皇子君天浔!

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之下,萧凤凰咬着唇缩着肩头站在那里,身上的那袭蓝色水杉裙都快被她揪的皱成一朵菊花。

傻子明明就还是那个傻子啊!

众人面面相觑,难道他们刚才都幻听了!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难道凤凰这首诗作得不好么?”萧凤凰紧张的道。

君天浔脸色铁青,当他听不出她在诗句里骂他?

这些人如果说好,那么就在帮着萧凤凰骂君天浔,若是说不好,刚才最出出彩的诗都被她的诗给压下去了!

那么他们这些人里面除了九州国的大才子君天浔还有谁是她的对手?

他们自然不会承认自己连一个傻子都不如!所以个个都装哑巴,等着有人出来教训这个傻子!

这时有个尖锐的声音出现了。

“九州国注重文武双修,你又是左丞相之女,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定然从小也耳染了些诗书,刚才不过是运气好,恰记得起一首诗而已。”

众人跟着应声喝起来了:“傻子能有多大本事,就是运气好而已!”

傻子赢了,他们脸上自然觉得不光彩,开始耍赖了!

萧凤凰心中冷笑。物以类聚。君天浔就是个十足的渣男,渣男身边的人再好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凤凰不知道你们再说什么,不过我爹爹常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们让凤凰作诗歌,那凤凰就让你们对对联吧!你们都是九州国有名的大才子,大佳人,一定没有问题的对吧?”

“你倒是放马过来啊!”

在场的文人有谁不想一洗雪耻,证明他们比一个傻子强啊!

萧凤凰小心翼翼的看着君天浔,等着他的意见。还是那一副柔弱好欺负的样子。

君天浔总感觉眼前的女人是在装傻,可他怎么看都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出破绽!

可是刚才的那首诗又是怎么回事?

君天浔只能用碰巧来解释。毕竟九州国人尽皆知她是个傻女。一个傻了七年的女人怎么可能在一瞬间就变聪明了!

“这是自然!要是本王对得上来,婚,还是得要退!”

“既然如此,那凤凰就开始了!上联是,一二三四五六七。你们请对下联吧!”

这是什么对联?众人懵逼了!都是数字,听都没有听过!

他们只好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君天浔的身上,齐唰唰的望着他!

他可是九州国的第一大才子啊!

君天浔有种被这傻子戏耍了的不祥之感!

可是看着众人期待的神情,他骑虎难下。硬着头皮想了半天都没有琢磨出来!

萧凤凰把所有人的表情都纳入眼底,她刚才只不过是背了首诗而已,这些人的文化就贫瘠了。

可想而知,他们有多草包!

当然,这其中的人也包括君天浔!

所以,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4章 局面掉转2

他们怎么羞辱她的,她就怎么还回去!

“你们都对不出来?那八皇子总能吧!这可是我随口起兴的!”

众人脸上都出现了尴色!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君天浔答出来,看他急的额头上都冒了一层薄薄的汗。

他们不敢交头接耳,只敢用眼神交流……

萧凤凰内心狂笑,面上还是得维持着傻女的无知的样子!

就这种水平还九州国的大才子,这个九州国还有人才吗?

九州国第一大才子的名头都是被身边的人给推上去的吧!

“哈哈哈,八皇子我可是一介傻女,你是九州国的一等一的大才子啊,不会连我的对联都对不出吧?”

君天浔呆怔,面色开始露出淡淡的潮红色!

萧凤凰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他!继续拿捏着他的痛点,继续的踩!

“哎,算了。八皇子,凤凰不要你了,你另寻良妃吧!”

君天浔面色玄黑。他做梦都想跟萧凤凰那个傻子解除婚约。可是……

明明是他要休了她,怎么现在变成了傻子不要他了?

他当着众人的面被一个傻子给嫌弃了?

君天浔还没有缓过神,萧凤凰就从侍从那里拿过红泥,再在退婚庚帖上按下手印。

君天浔下不来台,怒的上前掐上了她纤细的脖子,“你敢戏弄本皇子。哪里有这么稀奇古怪的对联?你要对不上来,本皇子要你的命!”

君天浔手臂上青筋暴起,好似下一秒就能把她的脖子给掐断!

换做平常的萧凤凰早就吓得跪地求饶了。可眼前的萧凤凰还是一脸无所谓,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君天浔不由得打量起她来了!

萧凤凰虽然五官长得不错,但是脸上没一点肉,面色又蜡黄蜡黄的。尤其是她的那头黄得跟把枯草一样的头发,看上去就令人恶心。

堂堂一个左丞相府的嫡小姐居然连他府上的二等丫鬟都不如!

可是她那双乌黑乌黑的眼睛却比天上的星子还要闪亮几分!

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

萧凤凰笑着逼近着君天浔,由他掐着。

“八皇子不会对不出对联,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吧!这事传出去可不利于民风所向啊……”

君天浔打了一个机灵,撤下了手,对上她那泛着寒光凌凌光芒的眸子,鬼使神差的被她逼得往后退着!

“下联是:孝悌礼义廉耻。我一个傻子都会,八皇子你都不会?”

萧凤凰邪魅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那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居然有了几分的姿色……

君天浔一愣。这是那个傻子?

“王爷,退婚庚帖一式俩份,这是您的!”

君天浔倏而胸膛上一重,他身子向后仰去,膝盖上一疼,被人踹了一脚。

他整个人就往身后的莲花塘里栽去。

“傻女,你居然敢……”暗算本王!

君天浔想不到以他的武学居然会被一个没有任何功力的废物给踢下了池中!

萧凤凰抿嘴笑了笑,“啊,八皇子,你对出下联也不用跳池吧?”

第5章 局面扭转3

事情转换得太突然,萧凤凰靠得君天浔又近,她出的那一脚又太快,众人看到的是君天浔自己退到了池水边,掉了下去……

众人不解,难道八皇子居然连个傻子都对付不了,被傻子羞的要跳池?

细细的回味一下傻女出的对联,上联忘八!下联没有耻,凑成一起不是——王八无耻!

这……

只见那个傻女带头喊道:“不好了,八皇子落水了,快救人啊!来人啊,救人啊!”

众人回神,君天浔是什么人!他出了事,君陵帝怪罪下来,他们这些在场的人还有活着的命吗?

众人齐齐出动,重华殿所有的下人跟暗卫都来了,场面一度的混乱……

等君天浔这个旱鸭子被捞上来要兴师问罪的时候,岸边哪里还有那个傻子的影子!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请来看萧凤凰那个傻女笑话的人居然变成了看他的笑话!

十、九月份的秋季,天气早就转凉,君天浔全身湿透,被冷风一吹,冷的直打哆嗦。

他眼眸通红,手握成拳状,“傻女,本王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萧凤凰从王八殿出来之后,沿着记忆的路线走回丞相府,不一会儿就在人群中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嬷嬷,一个快瘦成杆状跟她一样面黄肌瘦的丫头。此时她们正焦灼的往王八殿的方向赶。

而且,她们只穿了几件轻薄的夏衫,而且衣服很旧,看上去还有些年份了。

小丫鬟上的长裙上还有几块不同颜色的布料缝合起来的补巴。

那一残一弱,如此寒酸的仆人,让萧凤凰想忽视都难!

脑中的记忆告诉她,这是她的贴身老嬷嬷跟她的贴身丫鬟!

“小姐!”彩月发现了正在盯着她们眼都不眨的萧凤凰,脸上浮现出喜悦之情,跑到萧凤凰面前拉住她的手,往身后的蓝嬷嬷那里拽。

“蓝嬷嬷你看小姐,好端端的,没被欺负!”

蓝嬷嬷拖着瘸着的腿,双手合十,嘴里念念叨叨的:“菩萨,夫人保佑啊!我就知道我家小姐吉人自有天相的!”

在彩月拉住萧凤凰的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想这个丫鬟给甩出去。

她没有洁癖,只是不喜欢跟人有过多的亲密接触!

但看到对她如此忠心的仆人,她遏制住了这个冲动!

自从娘死后,娘亲的陪嫁丫头曹氏上位,为丞相大人诞下一男一女。

她又在快九岁那年生了场大病成为了一个傻子。从此她在丞相府就空有一个嫡长女的身份而已。经常被继妹继弟继母还有府中的下人欺负。

这些年都是蓝嬷嬷跟彩月在护着她,对她不离不弃,无怨无悔的在照顾她。

若是没有她们,她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个问题!

凤凰上一辈就是在孤儿院长大,所以对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特别的敏感。

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会回报十分。

她决定一定要尽自己的力量,让那蓝嬷嬷跟彩月过上好日子!

还要让所有欺辱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第6章 回府风波1

回到府的路上,萧凤凰向蓝嬷嬷问起这个国度。因为她脑海中对于这个国度完全的没有印象,存留的记忆都是关于内宅子里的。

蓝嬷嬷跟彩月并不知道身边的萧凤凰已经不是以前的萧凤凰了。

她们虽然不解她这反常的变化,但还是把关于所知道九州国的事都告诉给了萧凤凰。

萧凤凰在内心一一的记下了。

九州国无论男女都兴文兴武。平常百姓家的人都识字,会几手功夫。

若是大字不识,还不会几手拳脚功夫,则会被周围的人觉得是耻辱。

所以九州国的士兵都特别骁勇善战,擅长谋略,排兵布阵。

也因为这个原因九州国力压其他六国成为七大国之首……

萧凤凰跟彩月还有蓝嬷嬷回到了宰相府,刚从正门进去往一条走廊走向西厢阁。

一个体态臃肿的嬷嬷就带着两个小丫鬟朝她们走过来了。

那气冲冲的样子,一看就来着不善。

蓝嬷嬷跟彩月面色紧绷。蓝嬷嬷对着彩月递了一个眼神过去。

彩月的手颤抖拉上萧凤凰的手往后走!

但是,没拉动!

蓝嬷嬷主动走到璐嬷嬷面前,放低姿态微微佝偻着身子问:“璐嬷嬷,您走得那么急这是去哪里啊?”

璐嬷嬷对这个主动示弱的蓝嬷嬷并没有好态度,而是对着身后的丫鬟指着蓝嬷嬷笑着道:“你们看个老憨货,出去找男人还带着两个小鸡仔。你们三这出去一趟,赚了不少钱吧?是不是比你日日夜夜做针线活来钱快多了!”

“噗!”后面的那两个丫鬟都捂嘴笑了起来了,眼带轻视的瞥向萧凤凰跟彩月。

蓝嬷嬷气得脸色发红,她挺起身来,怒着道:“璐嬷嬷。药可以乱吃,话不可乱加。你怎么样侮辱我都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大小姐! ”

“大小姐?这么多年了,你个老婆子还没有想明白?她不过是一个傻子,跟你们一样都是府上的贱婢。二小姐萧雨蝶才是我们府上的嫡小姐!”

“璐嬷嬷,你不要太欺人太甚!”

“老憨货,敢瞪我?几年前你为了那个小傻子以上犯下冲撞夫人,被我打折了一条腿。如今,你这条烂命都不想要了?”

璐嬷嬷一边说,一边往蓝嬷嬷身上拧去。

蓝嬷嬷也是有功夫的人,可是她没有反击,活活的被璐嬷嬷给拧了好几下。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萧凤凰的眸中杀气腾腾的。

璐嬷嬷掐了觉得还不够,又啐骂了起来。最后还不忘吩咐着后面的那两个丫鬟,“你们愣着干嘛,把那贱人给拉过来给二小姐送去!”

“你们不要过来!”彩月挡在萧凤凰前面。

蓝嬷嬷看着她们两个人还没有走,拖着瘸腿,去呵斥她们,“你们干什么?我们跟大小姐一起去!”

璐嬷嬷拽住蓝嬷嬷,一巴掌朝她脸上嚯去。

“哎哟,老贱人,几天没打你皮痒了是吧,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看了!”

手掌还没有落下,璐嬷嬷就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就砸在了走廊上的柱子上,跟块肥猪肉似的顺着杆子又砰的一声砸了在地上。

第7章 第回府风波2

那巨大的声音惊飞了几只在屋檐上的鸟。

那声音听上去都疼的瘆人。

果然,那璐嬷嬷躺在地上五官扭成一团的哀嚎着,疼的眼泪水都流出来了,怨毒的道:“你个憨货……敢踢我!我要告诉夫人,告诉大小姐,让你们西厢阁里的人都下地狱!”

蓝嬷嬷嘴巴张得大大的,她可没有出手啊。

接着,她扭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萧凤凰。

不可思议的瞪圆了眼睛,难道……

萧凤凰身形瘦弱,噙着一抹甜甜的笑,人畜无害的走到摔在地上的璐嬷嬷面前。

璐嬷嬷根本就没有在意她,而是继续恶毒的盯着蓝嬷嬷,嘴里不停的骂骂喋喋的。

萧凤凰提起一脚狠狠的就往她的嘴上踩去!还不停的拿着鞋底在她脸上碾着。

“啊!”璐嬷嬷惨叫一声,牙都被踩掉了几颗,疼的缩成一团,肥肥的身子跟个巨大的肥虫一样。看着都令人作呕。

璐嬷嬷抱住萧凤凰的脚就想把她撂到,可凤凰就跟一根定海神针一样,拽都拽不动。

“哇撒,我今天在路上踩了好大泡狗屎,现在鞋底可总算有地方擦了,就不用脏蓝嬷嬷的手了!”

“贱人快收脚,不然我打死你……”

萧凤凰果真收下了腿。

璐嬷嬷恶狠狠的盯着她一眼,一边想着等会该怎么收拾萧凤凰,一边招呼那两个小丫头过来扶她起来的时候。

一泡口水正落在了老嬷子的脸上。

“咦,鞋底还是很脏啊!”

转眼,凤凰提脚往璐嬷嬷脸上一顿猛踩!那阵势,让跟着璐嬷嬷的那两个小丫鬟顿在那,不敢上前。

“啊……”

那凄惨的声音混合骨头断裂的声音,听得人头皮阵阵发麻!

“贱人,你死不足惜!”

璐嬷嬷发狠的从头上拨下簪子往凤凰身上刺去,凤凰唇角斜斜一勾,一脚踹断了她的手。旋即,往她身上一顿狂踢!

就这点能耐也敢对她的人动手?

“嬷嬷!”

两个小丫鬟也拔下簪子,对凤凰下杀手。

这并不是情义深重,而是她们担心璐嬷嬷没看到她们上去帮她,等她喘过气,一定会让她们生不如死。

只是她们还没有近凤凰的身,一个一个都被凤凰的回旋踢踹飞,倒在地上,抱着肚子疼的在地上打滚,痛苦的呻.吟……

这哪里还是个傻子,这简直就是个地狱派出来的恶鬼!

“一群废材,连我的一招都挡不了!”

亏她还以为这些嚣张的丫鬟婆子武功很厉害呢,正想拿她们来练练手,活动下筋骨。现在看来真是扫兴!

彩月跟蓝嬷嬷都看呆了,都往自己身上掐了一把,发现这居然是真的!

彩月惊讶的脑子都短路了!

蓝嬷嬷惊讶的眼中露出一抹狂喜!她家小姐不傻了!

“来人啊,杀人啊,傻子杀人了,傻子疯了!救命啊……”

璐嬷嬷用尽全力扯着嗓子大喊着,鼻水眼泪水血水混了满张脸,看上去狰狞的不已又狼狈的不已。

“老不死的,还想叫帮手?”凤凰冷哼一声,朝她走去。

第8章 回府风波3

璐嬷嬷在地上爬着,看着一步一步靠近她的萧凤凰,眸中满是深深的恐惧感,威胁着:“贱东西……你要敢对我做出什么,夫人跟二小姐是不会放过你的!”

萧凤凰恍若未闻,心里觉得好气又好笑。一脚踩在璐嬷嬷的脊背上。

崩卡崩卡脆响,骨头活生生的被她踩断了好几根。

“贱东西?我可是你们家丞相大老爷明媒正娶的正妻所生的嫡长女!你竟然敢公然的骂我小鸡仔、贱婢、傻子、贱东西?”

“那个啥,曹氏不过是个妾,有我这嫡长女身份高么?还会因为你个罪奴而得罪我这个嫡长女?璐嬷嬷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吧!”

妾这个字跟嫡长女三个字可被凤凰咬得极重,拉的冗长。

她正在向所有人昭告并且立威。曹氏不过是个妾。而她才是府中的嫡长女!

“蓝嬷嬷!”

“老奴在!”蓝嬷嬷被凤凰的气势所震慑了一下。

“七年前你以上犯下被曹姨娘打折了腿?那今天你就替我废了她条腿,留她条贱命方便以后收利息!”

蓝嬷嬷心头颤抖了一下。

七年前的耻辱了……

她盯着璐嬷嬷眼睛发亮。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废她条腿确实远远不够!

让这个满嘴喷粪的老奴才死,也太便宜她了!

可是,如果真的……那么势必会给大小姐惹来祸端……

“你敢,我可是二小姐跟夫人身边的人!就算她是嫡长女又怎么样?你别忘记了夫人可是为丞相大人生下了三少爷……”

“啊!”思维还没有转过来,一道冲破云霄的惨叫声旋即就爆发出来了。

蓝嬷嬷用她那只不瘸的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璐嬷嬷的腿上踢过去了……

“老奴才,我忍你很久了。以下犯上,欺辱大小姐本该要你的命来偿,现在废你一条腿算是轻的!”

“你们等着,夫人跟二小姐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这句话璐嬷嬷就晕死过去了。

凤凰神情冷漠,唇角微微上扬,小小的脸庞上说不出的邪魅。

以牙还牙,这才像是她的人该有的风范。

她的敌人比她想的远远的要狠多了。

跟随她穿越过来的随身空间,刚才给她检查出了,她身体里含有一种长达七年的慢性毒药。

如果不采取治疗,她绝对活不过一个月!

谁那么恶毒连一个傻子都不放过?

七年前的那场让她病傻的大病很让人怀疑啊……

西厢阁是丞相府最偏的一所宅子,路是有点偏。但是璐嬷嬷那凄惨的喊叫声却吸引了不少的仆人过来。

她们可把萧凤凰跟蓝嬷嬷打璐嬷嬷的过程看清楚了!

凤凰余光带过这些人,这些人里面,都有欺负过她们西厢阁的人。只是次数或多或少而已!

“蓝嬷嬷。以后谁欺负我们西厢阁的人,只管给我像今天这样打回去!”

那啐了冰的森冷的声音,寒戾的眸光,无形中散发的嗜人气场,让本想悄悄逃开的丫鬟婆子们立在地上,一步都迈不开。

她们看到地上的半死不活的璐嬷嬷纷纷回想起曾今欺辱过萧凤凰的事,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上钻!

邪医傻妃 主角: 萧凤凰, 君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