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总裁宠到底 主角: 沐熙, 宴封

初恋总裁宠到底 主角: 沐熙, 宴封

第1章 五年的婚姻

“签字,做五年的宴太太。”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冷漠着一张脸,随手甩出一份文件,“签了它,在你还是宴太太期间,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女人惨白着一张脸,身上的衣服虽然还是限量版的名牌,但可以看得出洗过好多次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缓缓伸出手,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拿起签字笔签下自己的名字,沐熙。

男人收起文件,目光冷沉地看了女人一眼,转身离开。

那冰冷的目光,几乎要冷到骨子里。

“啊~!”轻声惊叫一声,沐熙猛地张开眼睛,茫然地看着黑黝黝天花板,甚至忘记了今夕是何年。

沐熙轻喘着气,有些苍白的双唇轻轻抿着,双眸在黑暗的空间中显得格外的空洞,等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时间都过去五年了,那天的情景仿佛昨日才发生过一般。

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洒了进来,接着微弱的光线,沐熙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都八点多了,她似乎在沙发上足足睡了两个小时。

动了动不适的身子坐起来,借着光线走到墙边按下开关,瞬间明亮的光线刺激得她反射性地闭上眼睛,眼角渗出点点的生理盐水,等适应了灯光,她眨了眨眼睛,环视了偌大的客厅。

明明家电沙发什么的将客厅装得满满的,但是她依旧感觉空洞得可怕,仿佛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似的。

结婚五年了,这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可一个女人有多少个五年可以浪费?

坐回沙发上,沐熙伸手从茶几底下的抽屉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件,这里有两份文件,其中一份是她和宴封结婚前一天,宴封和她签下的协议书,她做宴封五年的宴太太,他满足她一切的要求。

还记得她签下这份协议的场景,他高高在上,冷漠,不屑中带着深深的不耐,和现在的态度也没差多少。

而她却狼狈不堪,却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算一算时间,离协议的时间,不足两周了,终于要结束了,可是,她的心为什么会疼?

明明他们之间,开始没有爱情,这五年,似乎也增加多少的感情。

顶多,她和他只能算是床伴吧。

白皙的手指轻轻抚过第二份文件,文件的第一页的上头上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那刺痛双眼的文字,眼底流转着复杂的神色。

是不舍?是解脱?还是不甘?

五年的时间,人生中最美好的五年时间,换做是谁,都不甘心吧,但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再不甘,她也只能选择放弃。

深深叹了一口气,沐熙将东西放回茶几下的抽屉中,捏了捏眉间,起身走向餐厅,餐桌上摆放着满满当当的一桌饭菜,这些都是那个男人最喜欢的口味,为了他,她算是用尽的全部的心思。

不悦地撇撇嘴,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明明打电话说今晚回来吃饭,让她一定要准备好,可结果呢?结果还是放她鸽子,如果不是他语气中的慎重,她都要以为又是他在耍她了。


第2章 神秘的宴太太

默默地将冷了的饭菜重新热了一遍,沐熙坐在椅子上,拿着碗筷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菜。

“叮叮”,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沐熙转头看向屏幕,是一条新闻推送。

【宴氏总裁与新晋影后苏芸在米其林餐厅进晚餐,行为亲密,她就是神秘的宴太太?】

沐熙目光一凝,拿着筷子的手僵硬了几分,随后放下碗筷,若无其事地拿起手机点开了这条新闻推送。

点开新闻,开头是一张放大的图片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画面清晰可见,五星米其林餐厅靠窗的位置,面容神骏,脸部线条刚毅的男人垂眸看着菜单,修长有力的手指骨指分明,而他的旁边,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亲密地靠着,笑脸盈盈凑上来,似乎男人说了什么话,女人笑的十分的开心明媚。

谁都不可否认,男的俊,女的美,天作之合的一对有情人。

沐熙的双唇抿了抿,目光闪闪,淡漠地关掉新闻放下手机,若无其事地吃着饭菜,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此时却难以下咽。

五年来,这样的花边新闻也有一百次也有九十次了吧。

不知道是因为身子不舒服,还是因为因为的原因影响了胃口,味同嚼蜡般硬是给自己塞下小半碗的饭菜后,沐熙决定还是不要折腾自己的胃了,放下碗筷,将剩下的东西收拾好,筋疲力尽地上了楼。

她的房间在二楼靠近楼梯的第一间,推门走进去,一眼望去房间很大,用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墙给隔开,房门的尽头是浴室,空间极大,光是浴池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小型的游泳池了,更不要说衣帽间了,里面的空间和衣服拿出来都可以当做店面了。

房间右边放置着一张特大号的床,几乎都三米乘三米,那个男人说,这样睡得舒服。

周围的装饰和装修,极尽的奢侈华丽,但是却不俗耐,反而带着高贵。

那人明明不是那么讲究的男人,但是他布置的房子,却十分得有品位,如果不是长时间只有她一个人的话,确是是一个十分舒服的卧室。

但是此时对她来说,空洞,除了空洞,就只有孤独了。

在温馨舒适的房子,少了那个与之相伴的人,都只剩下孤独。

沐熙打开灯,迳自拿了浴袍走近浴室,简单地给自己洗了个澡,擦干头发走出来,抱着画画用的东西,直接窝在床边的厚厚地毯上开始写写画画。

“咔擦。”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听见咔嚓一声房门被开启,沐熙抬起头,便看到男人一身得体的西装,大步向她走来,还未走近,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就争先恐后地钻进她的鼻中。

沐熙痛苦地皱了皱眉头,抬头迎向男人带着不悦的冷眸之中。

不悦?不高兴的那个人难道不应该是她吗?他在外面吃饱喝足,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宴封深邃的目光带着强烈的逼视,让她十分不舒服,她动了动,将东西放到床头柜上,撑着身子起来不甚在意地说到,“先去洗个澡吧。”

结果东西才放下,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扑.倒,高大挺拔的身躯轻而易举地将她压在床上,双手被一只宽大厚实的手掌抓住固定在头顶上。


第3章 维生素片

“放开我!”沐熙挣扎,抬眸迎上那人深邃的眼中,那双眼睛冰冷得不含一丝的感情,像是北极一般冷冻彻骨,“宴封,你要做什么?”

“你说,丈夫回来看到妻子洗好澡衣衫不整地坐在房间里等着,他会做什么?”宴封低头,如鹰般锐利的视线直逼她的双眸,不容得她一丝的反抗和闪躲。

沐熙动了动身子,好看的眉头微微蹙着,心里差点没被宴封的无耻给气笑了,“宴封,你讲点道理行不?不要往我身上乱扣罪名。”

“扣没扣罪名,你心里最清楚。”宴封低头嗫住了那双鲜嫩浴滴的双唇,一掌禁锢住她的双手手腕,既不弄疼她,也不会让她有机会挣脱,“沐熙。”

挣扎间,男人将全身重量压了上来,两具身子紧紧相贴。

“……”

剧烈挣扎时,隐约听到了宴封说了什么,声音十分模糊,她没有听到,也不想听到。

沐熙紧紧咬着下唇不断地抗拒,心里甚至恨上了身上的这个男人,在碰了外面的人之后再来碰她,难道不觉得恶心吗?

奈何,她的所有反抗对身上的男人来说都不足一提,反而增加了他的兴致,仿佛她挣扎得越厉害,他就越高兴。

沐熙转过头闭上眼睛,一抹晶莹的光亮从她的眼角滴落。

宴封……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风雨停歇了,沐熙早就累得睡了过去。

第二天,多年里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沐熙,她挣扎着掀开眼皮,昨夜疯狂的场景蜂拥而来,全身酸胀,她转了转头,偌大的双人中只有她一人,只有浴室中传来哗哗啦啦的声响。

沐熙狠狠瞪了一眼磨砂玻离墙里半模糊半清晰的影子,咬牙切齿,真不知道这男人哪来的恶趣味,浴室墙墙壁建得这么透明,咋不直接换上透明的玻璃墙?朦胧美吗?

沐熙动了动依旧酸涨的身子靠在床头上,伸手重重捏了下手脚,侧过身子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中拿出一个药瓶,轻车熟路地倒出两粒药丸扔进嘴里,硬吞了下去。

还未将药品放回床头柜,浴室的门被打开,宴封穿着整齐地走了出来,黑色的西装将他高大的身材完美地体现出来,宽肩窄腰,配上俊美无俦的脸庞,分分钟让人软着脚尖叫。

宴封看着沐熙将药瓶的盖子旋了回去,整领带的手微微停顿了几分,“吃维生素片?”

沐熙闪了闪神,若无其事地将印有维生素字样的药瓶随手放回抽屉,轻声应到,“嗯,吃了好多年了。”

宴封的眉头微微蹙着,似乎对已经放进抽屉里的药瓶感到厌恶,抬腿走过去,想要做什么之前,沐熙抬眸望着他的眼睛,制止了他的动作,“这是你给我买的,忘记了吗?”

宴封还想说什么,忽然想到,好像他是给她买过一批维生素片,看着沐熙疲惫的神情,张了张口,昨晚确是太过火了,微不可察地懊恼了一下,语气却十分不善,“好好在家休息,我走了。”

听到宴封离开的声音,沐熙靠坐在床头,后脑靠着床靠,双眼怔怔地望着天花板,一只手轻轻抚上腹部,清冷的双眸中带着点点悲伤。


第4章 病情好转

缓过了神,沐熙起身到浴室收拾好自己,拿上钥匙和包包下了车库,偌大的车库中满满摆放着数十辆豪车,劳斯莱斯幻影,宝马,玛莎拉蒂,宾利,阿斯顿,迈巴赫,定制车,改装车,一辆辆都价值不菲,沐熙却连眼角都不屑于施舍一眼,即使它们都是她名下的车,沐熙迳自走向一辆廉价的车子。

其实车子还是很不错的,价值也有两三百来万,但是在一溜排豪华限量版,动辄上千万上亿的豪车相比,它就廉价得可怜了。

不过再廉价,也是她用自己的钱给自己买的,是完全属于她的东西。

驱车离开别墅,小半个小时之后,轿车在一家私人医院的车库停下。

走进医院的单人病房中,沐熙拉过一张椅子坐在病房前,伸手握住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无数导管仪器的男人的手,眼中带上了沉痛。

“爸……”

轻声低语一声,沐熙就僵着同样的姿势看着床上明明年龄不到五十,却已经头发发白的中年男人。

呆呆地坐了十几分钟,沐熙狠狠闭上眼睛,再睁开,眼底的悲伤已经收敛得几乎看不出来了,她起身走近浴室,盛了一盆温水出来,拧好毛巾,拿起父亲的那只瘦骨嶙峋的手,眼泪差点没涌出来。

“爸,我和宴封还有两周就结婚五年了,两周之后,你女儿就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爸爸,你再不醒来,你的二手货女儿,就真的没人要了。”

“爸,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给你的小熙撑腰呀,小熙真的,好想你。”

“滴!”水盆里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倒了水,沐熙给父亲捏好被角才起身走出门,轻车熟路地走到走廊的尽头,抬起手敲了敲了,里面很快传来一个“进来”的声音。

沐熙深呼吸,旋开门把走了进去,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医生笔挺着身子坐在办工作后处理着手中的病例,他是父亲的主治医生陈主任。

陈主任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门口的沐熙嘴角一扬,慈爱地招呼她,“小熙你来看你的父亲啦?来,坐。”

“陈主任。”沐熙礼貌地叫了一声,然后坐到陈主任的对面,放在双膝上的双手紧张地紧了紧,小心地开口问道,“陈主任,我爸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稍等。”陈主任放下手中的病例起身,从旁边的柜子中找了找,抽出一份病例,上面写着沐凌两个字,是沐熙父亲的病例。

陈主任重新坐下,一边翻看病例和检查报告一边说道,“自从上个月动了手术之后,你父亲这段时间的情况还是很不错的,各方面的数据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只要持之以恒,相信会有醒来的一天的,别担心。”

说着,陈主任将检查报告的备份递给沐熙,沐熙接过报告,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数据,和五年前的数据相比,确是是好了很多。

“谢谢,谢谢陈主任。”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沐熙激动得连连道谢,让她连日来阴霾的心情好转了些。


第5章 宴总会不高兴的

陈主任给沐熙细细说了她父亲的情况,沐熙听得很认真,一些该注意的地方,即使她听过很多遍了,可她还是非常认真地听着,生怕哪里做错了。

从陈主任的办公室出来,沐熙整个人都是轻松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笑容,回到父亲的病房,护工在一旁陪着。

“沐小姐。”护工看到沐熙进来,放下手中的活计叫到。

“林姨,帮我扶我父亲起来,我带父亲到外面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沐熙说道,父亲的情况很不错,早就可以短暂地离开机器出门了,不过时间不能太长,毕竟父亲的各种机能都要靠机器维持。

“好的,沐小姐。”

沐熙在护工的帮助下,小心地将父亲的身子安稳地放在轮椅上,推着他到了医院的草坪。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她来的时候,草坪上三三两两的病人在散步,还有一些小朋友在玩闹。

沐熙推着轮椅选了一个位置停下,将薄毯细细地给父亲捏好。

门诊部大门口走出一对男女,男的俊女的媚,男人原本清冷的俊脸在看向女人肚子的时候柔和了下来,低声说了些什么,女人笑得十分甜蜜,脸上带着母性的光芒。

女人的眼角忽然扫过住院部前面草坪上的沐熙身上,媚眼一闪,对着男人说了什么,男人点点头,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离开,女人抬步向沐熙走来,“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沐大小姐,今儿个来看沐伯父啊。”

“苏影后。”沐熙听到声音抬起头,神色平淡地点点头,苏芸苏大明星,这几年宴封大力捧她,终于在今年拿到了影后奖杯,现下最当红的女星之一,也是昨天与宴封共进晚餐,在酒店混到很晚的女人。

宴封的花边新闻不断,大多数都是当红明星影星,来来往往没有二十也有十九个,但通常时间都不长,唯一例外的就是眼前的这个苏影后了。

这个女人在宴封的身边足足四年之久,从当初不起眼的小配角,一路走到今天问鼎国际娱乐圈的影后位置,其中宴封的力捧功不可没。

沐熙知道,苏芸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单看宴封对她的态度就知道了,不单单只是情人这么简单的,宴封算是将苏芸保护到骨子,都不让苏芸受到任何的委屈。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苏芸勾起手指头,一手挽了挽落在肩上的发丝,另一只手在腹部上轻轻抚摸着,“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今天来医院做什么。”

沐熙的眼角扫过她的动作,握着父亲的手慕然紧了紧,复而松开,平淡的语气中带着疏离,“苏影后,我们似乎不是很熟悉,你来医院做什么,和我没有关系。”

“怎么会不熟悉,又怎么没有关系呢,我好歹是宴总力捧的艺人,身为宴总夫人的你,总不好落宴总的脸不是?这样宴总会不高兴的。”苏芸殷红的唇角微微勾了勾,身子靠近沐熙,见沐熙不适地挪开身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第6章 我怀孕了

“宴封不高兴又能怎么样?”沐熙扫了一眼惺惺作态的苏芸,起身握紧轮椅的手把,打算离开,她不想让不相干的女人打扰到她的父亲。

“诶,别急着走呀。”苏芸脚下一跨,揽住了沐熙的脚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宴总很高兴呢,还亲自带我来医院检查,看孩子是不是健康,毕竟现在宴总还需要我呢,沐大小姐,不,宴夫人,难道你不为我高兴吗?”

沐熙的身子晃了晃,耀眼的阳光刺激得她的双眼睁不开,好半天她才看清靠近自己的苏芸,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那,真的恭喜你了。”

“沐小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你的脸色好差!”苏芸看沐熙难看的脸色,明知故问到,那无辜的神色,好像真得很关心很担心沐熙似的。

沐熙这下连基本的礼貌都维持不住了,“这似乎不关苏影后的事情。”

苏芸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沐熙却握住轮椅的手把,“我要送我父亲回病房,告辞。。”

朝苏芸点点头,沐熙二话不说推着父亲的轮椅转身离开,背影似乎有点狼狈和急迫。

苏芸望着沐熙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眼底满满的都是戏谑,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加绚丽了。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好半响,身后传来清冷的声音,苏芸转过身,看着走近的那人,脸上绽放出更加绚烂的笑容。

找来的宴封神色不悦地蹙着眉头,上前两步伸手微微护住苏芸的腰身,低头看着还未显怀的肚子,眉眼间瞬间轻柔下来,垂下的睫毛中遮住了眼底复杂的情绪。

苏芸抿唇一笑,手掌不断抚摸着还未凸显出来的腹部,脸上带着母爱的光芒,“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自然会加倍小心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宴封淡淡地点点头,带着苏芸转身离开。

“之后的事情我会为你安排好,确保不会伤害孩子。”宴封神色淡然地说到,随即想到什么,神色恍惚了一阵,声音似乎含在喉咙中,“我都这么努力了,为什么她还是没有怀孕?”

“谁?”因为宴封的声音含糊不清,苏芸并没有听到,疑惑地看向他,“你刚才说什么?”

宴封摇头,“回去吧,你需要休息。”

两人相携离开,背景宛如一对恩爱非常的情侣。

四楼VIP单人病房窗边,沐熙扯着窗帘的越揪越紧,似乎要将整块布给扯下来似的,许久,等到视线中再也没有那两人的身影之后才收回落在他们离开方向的目光,转身走向病床边,雪白的病床上,头发发白的男人五年如一日地沉睡着。

垂在身侧的双手蓦然握拳,沐熙带着悲伤的眼眸逐渐坚定下来,看来离婚,势在必行。

“爸,您也会支.持我的是不是?你从来都舍不得让我受半点委屈的,你说过要找一个比你更爱我更宠我的男人照顾我下半辈子,你什么时候兑现?你起来给我报仇好不好?小熙都不知道往后该怎么走了,独自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好难受。”沐熙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哽咽,甚至都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第7章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

当天晚上,沐熙在自己的小书房中画她的设计图,这是公司下个月要推出的新款珠宝,身为设计部的副总监,她带领的这组要拿出数量质量都在上等的设计图,要与这个设计部五个组共同竞争,选出最适合的设计图作为下个月的主打款,更是要与其它公司合作的经典款。

到现在,她的组与其他人竞争后,就只剩下五张设计图,她要确保这五张设计图竟可能多地留下来。

正在收笔的时候,沐熙听到大门开启关上的声音,看样子是宴封回来了,她停下手中的画笔抬起头,转眼看向桌面上放着的早就准备好的文件,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底下还有一份,是五年前签下的契约书。

听着小书房外面的声音,宴封应该去了他的大书房,沐熙抿了抿唇,将手中的设计图说起来,拿启桌面上的文件走了出去。

站在大书房前敲了敲门,沐熙静等了一会,里面却没有任何动静,沐熙再次加大力度敲门,依旧没有反应,看着手中的文件,沐熙伸手旋开门把推开门。

沐熙怔了一下,宴封人不在,她犹豫了几分,推开门走了进去。

结婚五年,她从没有进入过宴封的书房,因为他们两人是协议结婚,宴封的私人领域,她从来都不曾触碰。

虽然他们有了夫妻之名,也有夫妻之实,中间却隔着协议这个鸿沟,她想过跨过去,却在他五年如一日的冷漠中,一次次地被打回。

沐熙好奇地打量着宴封的书房,他的书房装饰与卧室天差地别,却和他的性格相差无几,冷酷,无情,带着说一不二的霸道。

走到书桌前,电脑旁边的一个精致的相框引起了她的注意,照片是一个女人,奇怪的是,那不是一个正面照,而是一个背影照,看样子似乎是暗中拍下来的照片。

那是在樱花树下,纷飞的樱花花瓣在她的身边飞舞,女孩微微昂着头。

沐熙凝了凝神,这个背景似乎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除了书桌,在书架旁边的珍藏柜中还有一张照片,沐熙走了过去,这张照片却是侧脸照,虽说是侧脸,却大多都是后背,根本就看不清脸,看角度也是暗中拍下来的。

应该是同一时间段中拍摄下来的,拍摄技术很好,光线,角度,明暗,把握得及其精准,而且,应该是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照片。

熟悉的感觉让沐熙不由自主地打开珍藏柜的玻璃门,伸手想要拿下照片看清楚一些。

“不准动!谁准你动我的照片的!?”一股强劲的力道将她整个人都推了出去,后腰重重地撞到书桌的尖角之上。

沐熙狠狠地倒吸一口气,疼得脸色惨白,疼痛瞬间传遍四肢百骸,连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双腿不断打颤,两只手撑着书桌才能勉强站立,可见宴封的力气有多大了。

沐熙狠狠咽下到口的申吟,缓了缓神,等没那么疼之后,才松开手站好,抬眸看向珍爱地看着手中相框的宴封,“抱歉,我不应该动你的东西。”


第8章 别让我说第二遍

宴封应该是洗过澡了,发丝带着水珠,一袭黑色的真丝睡衣松松垮垮地披着,只在腰间绑一条腰带,古铜色的肌肤大大咧咧地暴露在空气中,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头嗜血的狂狮,危险又邪魅。

他伸出手,手指珍之又重地在照片上女人的发丝上抚过,小心翼翼地摆弄好相框的位置好角度,然后才轻轻地将珍藏柜的玻璃门关上。

原本冷硬冰冷的脸部线条在触及到照片之时柔和了下来,连眼底都闪着温柔的光芒。

沐熙忽然想起了五年前的传闻,在她和宴封结婚的第二天,在聚会的时候听宴封的朋友提起,宴封有一个深爱了七年的白月光,不知道什么原因出国了,想来是为了气那个白月光,同时也为了逼白月光回到他身边,所以才选择和她结婚的吧。

只是结果却出乎人的意料,即使宴封结婚了,那白月光似乎也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这一走就是五年,至今都没有回来。

沐熙想不通的是,即使五年前他没有办法出国找人,这都五年了,公司稳定不说,业务都拓展到国际上,出个国找个人,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宴封却一点找人的心思都没有。

这照片,应该就是那个白月光的吧?

感觉到后腰没有那么疼后,沐熙白着脸再次道歉,“抱歉。”

宴封转头看向她,视线划过她受伤的后腰,眼底的心疼与愧疚一闪而过,快得谁都没有看清,只是他的语气更加冷硬,“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你出去吧。”

“我有件事情一直想要和你商量,关于……”

沐熙的还还没有说完便被宴封打断了,“我现在没有心情听你说些废话,出去。”

沐熙急了,“不是废话,真的有事要说。”

“出去,别让我说第二遍。”宴封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情听沐熙说话,上前两步握住她的手腕让书房外走去,“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一把将沐熙的身子推出书房外,“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宴……”沐熙都来不及叫一声,门已经关上了,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深深叹了一口气,扶着后腰转身离开。

房间的浴室,沐熙对着穿衣镜撩开衣摆,整个后腰紫青一片,衬着白皙细嫩的肌肤更加的狰狞恐怖,沐熙的手指小心地碰了碰,猛得倒吸一口气,疼,真疼。

今天真地倒霉,不就是一个照片吗,她都没有碰到就遭了这么大的罪,要是谁真的动了那照片,岂不是要被千刀万剐了?

放下衣摆,沐熙扶着腰走出浴室就看到宴封大马金刀地坐在床沿,看到她出来,伸手往床中央一指,“躺下。”

沐熙的眉头一皱,“今天我没有心情。”

何止没有心情,心情简直糟糕透了好吗?

“让你躺下!”宴封眉头皱起,语气更加不善。

沐熙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想理这个霸道的男人,前一刻还是一副气势汹汹恨不得离她远远,现在干嘛,心里不爽了,打算拿刀开宰了吗?


初恋总裁宠到底 主角: 沐熙, 宴封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