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佳妻宠上瘾 主角: 乐梨落, 秦祁隽

头号佳妻宠上瘾 主角: 乐梨落, 秦祁隽

第1章 被残忍杀害

梨儿回顾自己不长的一生,发现真的是太失败。

双双跟她都是孤儿院出身,两人一样无姓无家。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幸运,大学的时候被丈夫秦历琛追求,学业未结束就嫁给他成为了秦太太。

但“幸福”才四年,一切就破碎了。

丈夫“看到”她打了双双,掐着她的脖子吼她:“如果不是我误会你是双双,误会你是当初那个小女孩,你以为我会追求你?双双善良,你别给脸不要脸!”

她不懂啊,她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在他们口中,却变成了她不识好歹。

丈夫从一开始还顾忌,到后来干脆撕破脸。

他喝醉的时候,一句句骂她。

“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因为我接受了你,双双才不肯接受我。她说不能伤害你!哈哈,那我怎么办?我呢!”

梨儿觉得每个字她都能听懂,但却又似乎每句话都听不懂。

她想找双双问清楚,至少让她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什么都没做,但所有人都指责她?

好巧不巧,她找双双,却跟双双一同被绑架。

她丈夫来了,他是来救她们!

可是,她错了。

绑匪被打倒在地,她却依旧被绑着,自己的丈夫只是急匆匆又后怕着将双双松绑然后抱着双双。

她求助。

丈夫冷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你雇来的。”

随即,他扔下一叠东西,她看了一眼,好似是来往的通讯记录。但是,跟她什么关系?

“看清楚了,这些都是你做过肮脏事情的证据!回去之后,我们就离婚。”丈夫嫌她不够迷茫,冷声道出了离婚两字。

她还没解释询问,就听双双说,“历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梨儿不会这么做。我们是好朋友,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怎么会是她?她为什么要让绑匪绑架我?”

“就是你才相信她。她早把你视为眼中钉,这次绑架根本就是想害你!她一起被绑,只不过是想洗脱嫌疑!双双,你不想伤害她,但她可不是如此想着回报你。”

“不会,不会是这样的!”双双很惊讶,她看向梨儿,“梨儿,不是你对不对?我们是姐妹啊。我为了你……我为了你可以不要历琛,你不会这么对我,是不是!”

梨儿点头,是啊!她怎么会这么做。

“双双!你别难过。”秦历琛只是安慰双双。

双双却很激动,甚至太过激动在这个时候晕了过去。

“双双?双双你没事吧!”秦历琛表情之中害怕心疼一览无遗。

他急忙抱起双双就要走,根本好似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存在。反应过来的梨儿想要告诉他,她还在这里。

“琛少?还有一个怎么办?”还是保镖问了一句。

“不用管,她自作自受。”

自作自受四个字,打在她心上。

等她回过神,秦历琛早就带走了双双,保镖们也已经走了。可是他们忘记了,那些绑匪还在。

如果真的是她买通绑匪那还好,但不是。

不是啊!

她就这样,被绑匪一气之下虐杀而死。

第2章 残忍真相

梨儿醒来,是在医院。

她睁开眼,茫然看着四四方方的白色天花板。

“醒了?”身侧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黎儿看过去。

她一愣,“小叔?”称呼是脱口而出,眼前的男人,不是她丈夫的小叔吗?

男人微微挑眉,然后是蹙眉。

“秦祁隽,你未婚夫。”他做了自我介绍。

什么跟什么?

不对,好像哪里不对劲。

梨儿闭上眼,不顾身边男人陡然降低的温度和冷冽的气势,她闭眼之后居然进入了一个神秘的空间。

还不等她去琢磨清楚,像是快进的电影画面就一帧桢出现在她面前。

等她再睁眼,只不过是须臾而已。

但是,她眼里已然不复迷茫,而是变得异常清明,还有烈焰般跳动的仇恨!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乐双双所为,刚刚所见画面之中,就有乐双双跟人联络,自导自演了绑票案然后嫁祸给她的前前后后。

而至于她现在,虽然很匪夷所思,但她的确变成了别人。而且这个人还不是其他人,就是乐双双认祖归宗家中的另一个女儿。

从照顾她的护士口中知道,“她”是因为划伤手腕失血过多被送来的医院。

至于为什么乐双双从来没跟她说已经找到了家人,方才闪过的画面之中就能得到答案。

乐双双在她的墓地哭哭啼啼跟她丈夫说:“我不告诉梨儿我已经跟我爸相认,是怕她生气难过。怕她多想,我找到了家,但她却没有。我这样处处为她着想,她为什么要如此待我,为什么要买通绑匪绑架我?到最后却弄到如此下场,自食恶果。”

她的丈夫便满眼心疼安慰乐双双。

乐双双摇摇头,“算了,现在她都已经死了。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好,好一个为了她!好一个没有意义!

“清醒了?”顾祁隽没有错过她眼中的光芒。

虽然很奇怪,但他不关心,也就没想询问。

梨儿再次看向秦祁隽,“小……”小叔的称呼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但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

“秦祁隽,你可以叫我一声秦大哥。”秦祁隽好似很体贴。

可那毫无温度的语调,以及冷漠冰霜的表情,都能告诉她,他根本没那么好接近。

秦祁隽,她当然认识。

他是她丈夫秦历琛的小叔,不过这其中有点故事。秦祁隽的母亲是秦老爷子第二任夫人,秦祁隽是秦老爷子老来得子,所以辈分是她丈夫叔叔,年龄却没差几岁。

她二十四,秦祁隽也才二十七。

可这个男人,很厉害!他当过特种兵,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而提前退伍,听说是受伤了,然后就下海经商,现在混得风生水起。

虽然背后有秦家帮忙,但他自己能力也是肯定。

不过,他刚刚说是未婚夫?难道小叔跟身子原主是未婚夫妻关系?

她瞬间僵住,怕他发现未婚妻已经“换”了一个人。却是忽略了他刚刚的自我介绍。如果是很熟悉的关系,怎么可能需要自我介绍。

“你年龄还小,但有些事该懂了。自残,是懦夫的行为!”

不愧是做过军人的人,教育起来人也硬邦邦。好似面对的是他手下的兵,而不是娇滴滴的女孩子。

第3章 特殊空间

梨儿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应答,眸眼低垂掩盖眼里的情绪。

秦祁隽看在眼里,他起身,“你没事了那我先回去。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如果你再做出任何傻事,我相信没有人会在意,伤害自己只是你自己痛苦而已。没人会为此而内疚或者改变对你的态度。”秦祁隽显然是知道点情况的人,他也认为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了。

他心里已经非常后悔来这一趟。只是自家老头吩咐,说她可怜,非让他走这一趟,他也没办法。

秦祁隽离开,梨儿才感觉病房里的空气都充盈了起来。她得赶紧拼凑现在的情况。

她变成了“乐梨落”。

乐梨落是为情所困,而她为之自杀的男人,事实上就是乐双双找来勾搭小姑娘。

小姑娘因为突然出现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而生气,还听他们编排她的母亲,说当初她母亲是乘虚而入,伤害了乐双双的妈。

他们说,当初乐母就是用钱逼迫乐父离开双双的母亲,乐母出钱给双双的外公治病,然后要求乐父离开双双的母亲。

乐梨落小姑娘叛逆又脆弱很容易被男人花言巧语欺骗,然后深陷其中,再然后做出傻事。

没想到,“她”就这么死了,可她梨儿却变成了她。

这个认知让梨儿足足沉默好久。唤回她精神的并不是她想通,而是好似有什么连通的拉扯感。

空间!

她刚刚就是从空间之中知道这些前因后果。

她再次闭上眼睛,想找进入空间的办法,谁知道她只是在心中默念,转眼她就进去了。

而她手腕内侧肌肤上一个类似骷髅形状的纹身亮了亮,然后消失,快得根本就像只是错觉眼花而已。

但梨儿知道不是。

大概一个小时候之后,梨儿再次睁开眼睛。

眸中光彩大盛。

梨儿不是不知道空间这样的名词,但绝对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想想也是,她死后居然都能借尸还魂,还能有什么不可能发生。

说不激动肯定是假的,不过在这一个小时内她也弄懂了某些事情,那个空间跟其他书中描绘的很相似,但不同的是,它无法让她“不劳而获”。

她研究透便知道,什么灵泉灵植都不存在,但这个空间视她为主人,需要吸收的是生气或者死气。

更严格说,她根本不算是复活成功,她还需要收集足够的“气”,才能活下去。

按照分析,以后梨儿会逐渐强大起来,然后重新变回她自己。

梨儿眸中光亮闪着。自从她进入空间后,她就发现了一份待收的能力,要比喻的话,就跟上某宝种能量差不多,只是像能力的水滴她不能点一点就变成滋养她空间的能量。

这份能量上写着的,就是乐梨落三个字。

她猜想,是要让乐梨落的怨气散去,她才能收获这份能力。

“乐梨落,是吗?那么就从你开始吧。”

而且,本来那些也是她要收拾的人!

秦历琛,乐双双!

光光想到这两个人的名字,心跳就会不规律,心情实在太复杂。

梨儿,不对,从今以后她是乐梨落!

第4章 做改变

她住院一周,除了第一天不知道为何会出现的所谓未婚夫,没有人来看过她。

乐梨落闭了闭,将眼里的情绪抹去,再睁开已经清明一片。

不能冲动,弄死他们自己也得受牵连,她现在已经再次成人!还知道那么多事,接下去,大家慢慢玩!

乐梨落出院,一个人整理一个人办好手续。

走在街上的她发现有好多视线落在她身上,原本是以为看她一个人可怜,等她走在路上从旁边大厦的玻璃看到自己的倒影才知道是为什么。

一周的时间给她调理身子弄清楚空间,差点都忘记了自己的形象。

简单来说,就是乐梨落被乐双双坑得“叛逆中二期”迟来,这几年俨然变成了小太妹。

她叹口气,看四周发现了一家理发店,二话不说直接过去。

“刘海打薄,头发拉直剪短染黑,不做护理不需要特殊洗发液不办卡。”

理发师:……

半个小时后,乐梨落出来。

她要感谢,小姑娘之前对人生迷茫连花钱都没兴趣。不然她可真是要哭了。

除了浓妆,改了发型,又换了一身非主流的衣着。

乐梨落好似换了个人。

她背着背包,考虑是该回家还是找别的办法。

家肯定是要回,只是得有一个合适的契机。

正想着还没答案,她就被突然飞驰而来的车子差点撞飞,还好她动作迅速后退了一步。所以只是扭了脚摔了一个屁股蹲。

刚打算开始就被撞死的话,那就真有意思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怒气冲冲看向肇事者。

肇事者从车里出来了,看到来人,“冤家路窄”四个字瞬间划过她的心间。

“没事吧?”秦祁隽皱着眉头,嘴巴抿着。

过来的时候就这表情,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受害者呢。

他现在心情很糟糕,去查看差点被自己撞到之人的伤势,他还不忘看一眼街角,确定追不上他侄子秦历琛,他才无奈。

梨儿死的时候,他人在国外。

等他回国,就听说梨儿被绑匪抓住又撕票的事,他整个人都懵了。可他连见上最后一面都没能办到,因为他侄子已经将梨儿火化。

他总感觉不对劲,可这份不对劲没有任何线索和证据支持,所以他最近一直很关注秦历琛。

今日他就凑巧发现秦历琛跟一个神秘女子见面,两人举止亲密。

梨儿才过世多久,秦历琛就跟别的女子如此亲密,他怎么可能不怀疑。他想知道对方是谁,可秦历琛身子正好挡住他视线,等他找到方向对方已经开车离开,他只能急匆匆追上来。也就造成在这块地方没有减速,差点撞上人。

他知道,跟丢了。

乐梨落看到来人是谁之后,忙低下头。

“你没事吗?能起来?”看着人很好说话的样子,但听语气和他动作,就能知道这种人是藏而不露,根本不容易亲近。

“不用。”乐梨落特意压低声音。

“是不是伤到了,我送你去医院,放心,你的医疗费我都会负责。”

“没伤到。”笑话,她刚从医院出来好嘛,她才不要再进去。

第5章 太有缘分

乐梨落拍拍衣服站起来,刚刚是为了缓和有些扭到的脚,不过幸运的是没伤到骨头,也只是扭到的时候有点痛。

她想快点离开,被他认出来就不好了。

秦祁隽眉头更紧,他也不想管,但他的确撞到了人,以前做军人的经历让他不可能不负责任,“是附近学校的学生?我送给你回去。”

得,乐梨落还在担心被认出来,但其实根本没到这个份上。

“不用了。”她把背包捡起拍了拍就走。

秦祁隽虽然是军人,也虽然很有责任心,但也没好心到对方都说不用负责还贴上去。

他也正好走,余光却瞄到了地上的“卡片”。

他弯腰捡起,原来不是卡片而是身份证。

他看了一眼,眉头微挑。

“乐梨落?”

不会吧,这么巧。

对了,第二医院的确是在这附近来着。

“乐梨落。”他抬头大声喊。

乐梨落听到了,只是一来她想赶紧离开这个男人身边,二来对这个名字还没特别有带入感,所以她不但没停下来,反而越走越快。

秦祁隽没办法,迈开长腿追上去。

他很快就追上了她,挡住了她的去路,很想问她一句,见鬼一般的躲着他做什么!

“干嘛!”乐梨落反应很大。

她神色实在过分紧绷,后退一步防备看着他。

一瞬间,秦祁隽就好似眼前一花,把眼前的人认错成了梨儿。

她们两人虽然名字里都有一个梨字,但也除此之外别无相似,他怎么会?

秦祁隽赶紧把脑子里的奇怪念头抹去。

而他的模样,在乐梨落看来那就是他好似有什么深仇大恨看着自己!

她看到了他手里的身份证,她便“明白”原因,他知道是自己了。

对彼此都不满意的未婚夫妇。

不过也是,这都什么时代居然还定这种亲。

据说秦祁隽的老爸跟乐梨落的外公以前是一个兵营,两人关系很好,之后不知道是谁救过谁,谁又帮衬过谁,总是莫名其妙多年之后再见然后一拍脑袋,就把秦祁隽和乐梨落给凑成了一对。

而事实上,看起来不但是乐梨落不愿意,秦祁隽也不愿意。

原本的乐梨落不愿意,想来多少有乐双双的功劳。她不但让擅花言巧语的男人在“乐梨落”防线最差的时候乘虚而入,还让“乐梨落”知道了秦祁隽身有“隐疾”,把她嫁过去,就是没想她好的印象。

“把身份证还给我。”她伸出手臂,摊开手讨要。

“我送你回去。”他看了她细得没他手腕粗的手臂,皱眉。

“……把身份证还给我!”

“我送你回去,过来,上车。”

两人谁都不肯让步。

乐梨落低垂,然后耷拉脑袋好像一副没办法的委屈模样。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把身份证给我。”她语气里是浓浓的委屈,好像无奈妥协的样子,末了还嘀嘀咕咕埋怨,“你真的很烦啊。”

不知道为什么秦祁隽有点心软。

他把身份证给她。正想把她送回去,谁知道,小姑娘身份证一到手二话不说就开溜。

他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第6章 无感情婚约

秦祁隽回过神后,居然觉得有点好笑。

第二次见小姑娘,模样跟他第一次见的时候完全不同,一头色彩斑斓又炸毛的头发已经被剪成干净清爽的学生头,巴掌大的脸上血色尽无,可却又给人感觉很有精神气。

不过,跟他没关系。

秦祁隽面展冷冽之气,既然她不愿意让他送,那他何必赶着上去。

乐梨落在秦祁隽的迈巴赫离开之后,她才悄悄出来。她根本没走远。

“怎么回事。”她脸上有疑惑,“他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能量和煞气。”

她融合了空间,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是正常。但她对刚刚所感受到的事情很惊讶。

不过转即她又想。

“他以前当过军人,沾过血。煞气重也正常!”

说是这么说,但事实上她还是很怕秦祁隽。乐双双特意让“乐梨落”以为秦祁隽人很不好继而更对婚事排斥,但事实上,她自己每次见秦祁隽也觉得很怵得慌。

特别是跟他面对面撞上,他看向她的眼神。

乐梨落忙安慰自己,然后终于决定回乐家。她没到了要躲避。

当她回到乐家的时候,乐父、乐双双都在家,而更讽刺的是她的丈夫,秦历琛也在!

正好是吃中饭的点。当她进去的时候他们听到动静看过来,就好似画面被按了暂停键。

乐梨落已经不会再动不动就情绪起伏,更没了要撕人的冲动。

“妹妹?”乐双双先反应过来,但同时她还是很震惊。

“我妈只生了一个我。”乐梨落冷漠讽刺。

她语气很不好,但也让乐双双确定,眼前这个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女孩子,就是乐梨落。

乐双双猛得手默默收紧。

没人发现她的异常,因为乐梨落的话惹得乐父很是不满。

“啪”一声,他把筷子给拍在桌上。

“跟你姐姐道歉!”

“凭什么?”她讽刺问。

乐梨落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现在的模样会被怀疑。因为原本的“她”比现在铁定更过分。

乐父被乐母压制,所以他从来不喜欢乐梨落这个女儿。

“这是你该说的话吗?小小年纪不学好,大学也白上了!”乐父真是嫌弃够彻底。

“有一句话叫‘子不教父之过’,我这样您可别推到人家老师教育身上,还是从你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放肆!”

“你是不是真把自己当老子了就以为你最大。”放肆两个字也说得出口,“我一个人在医院,你们倒是好好的在家里过着,难道我还说错了!”

乐父已经站起来,似乎是为了更有气势。

“你让我这张老脸都丢尽!还知道委屈?我们老乐家的名声都被你给败坏!”

“呵呵。”

乐梨落听乐父这么说一点都不急。

她反而悠悠看向乐双双,意味深长道:“死过一次,我可算是能分辨是人是鬼。”

乐梨落的话谁都听不懂。

乐双双却心里咯噔了一声,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她往身后的秦历琛怀里缩了缩。

但是意料之中的安慰并没有发生,她侧头看去。却发现秦历琛好似愣住了,而且是看着乐梨落。

“历琛?”乐双双不安感更浓,她拉了拉秦历琛的衣角,等秦历琛回神看向她,她才询问,“有什么不对劲吗?”

这么一个恍惚的时候,乐梨落已经冷哼一声往楼上走去。

第7章 活得精彩

平常当然不会这么“愉快”就结束,乐双双被欺负,只要稍微一委屈,必然会让身边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为她不平。

但因为她发现秦历琛表情奇怪,也就错过来最好的机会。

秦历琛看向乐双双,心中闪过慌张。

“没事。”他摇头。

他绝对不会说,刚刚他居然会想起了梨儿。他更不会说,最近他不仅仅一次想起梨儿。

不对,他爱的是乐双双!他跟乐双双小时候就有约定,是梨儿为了夺乐双双的一切。她死是她自作自受!

“双双,你别往心里去。”乐父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乐双双根本不相信秦历琛的话,刚刚他好似透过乐梨落在看什么人的表情,可她也不得不收敛起精神善解人意反过来安抚乐父。

乐梨落站在二楼楼梯拐角,听了几句,不过因为餐厅距离有点远,不是很清楚,她只瞥了瞥嘴然后回了房间。

她对乐家自然是很熟悉,也知道小姑娘的房间。

压抑、暗黑。这就是小姑娘房间的装修风格,是小姑娘自己折腾的。以及一屋子的各种尸体剪报。

小姑娘原本的专业是法医,不过可不是她有什么高大上的原因,当初选择是为什么,现在是无人知道。而梨儿,她原本也是学医,只不过当时并未毕业,就选择休学嫁给了秦历琛。

两者虽然有区别,但也算是一个领域。

她瞬间就做好了决定。

收拾好行李走出去的时候,那三人居然还聚在客厅,气氛融洽。

乐梨落想也没想,直接戴上墨镜拖着行李箱就要走。

“去哪儿!”乐父很是不耐烦,他只觉得这个女儿真的太闹心。

“离家出走。”乐梨落回。

她当然可以留下来跟他们撕,但那有什么意义?她要消除小姑娘的怨气,那么还有一路可以走!

乐双双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霸占乐父,霸占乐家然后让她活得一塌糊涂。

那如果她活得很精彩呢?

干脆潇洒的“离家出走”四个字,让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愣了好一会儿。

乐梨落乘着这个机会就溜走了。乐母死之前给她留了其他公寓房产,她一心想让乐父后悔,想让乐父能有一天关心她,所以对这些都不在意。

现在,就便宜了她梨儿。

不得不说,乐梨落小姑娘还是中二时期啊,以为自己或颓废或闯祸能引起大人的关心。但是,如果这个人不关心你,再怎么样都没有用。不得不说,“小叔”某些话说的非常对,可是,真正该听进去的人已经没了。

等她都出了门,屋里三人才反应过来。

“爸,妹妹这样出去会不会不安全?我去把她找回来吧!”

乐双双说是这么说,但事实上她连动一动都没有。

乐父一挥手,“别管她!这种事她也不是做的少了,这么个大人也不知道个分寸。”

乐父几次深呼吸,看起来好似对乐梨落非常失望。乐双双看在眼里,嘴角勾了勾。

她是来报仇,当然要让乐家不得安宁!

第8章 怒怼亲戚

“历琛啊。”乐父坐回了沙发上,突然唤秦历琛。

秦历琛“恩?”了一声,很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告诫自己这样不对,他必须赶紧镇定下来。

乐父没怀疑而是让秦历琛过来坐。

他问过好几次,但乐双双都说跟秦历琛的关系并不是交往。现在秦历琛的妻子过世几个月,他也想听听到底算个什么情况。

又听到这个问题,乐双双忙似娇似羞但又否定,“爸,这个时候你别说这些了。历琛的妻子是我很好的朋友你也知道,她才刚过世不久,我们不该说这些。”

“有什么该不该,人都走了。”乐父叹气,“我以前对不起你妈,也对不起你,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希望你能幸福。”

“爸,我知道您对我好。”乐双双很感动的样子。

而不知道他们这边谈话内容的乐梨落,正为了进行第二轮斗争准备。

乐父年轻的时候就是所谓的凤凰男,为了前程抛起了乐双双的母亲,只不过人到中年,却把所有罪孽都推给了乐梨落母亲。说当初是她拆散有情人,拿钱给乐双双的外公治病以此要挟乐父跟她。

最后所有的坏都是乐梨落母亲担着。

而他呢,不但靠着乐母发迹,现在还把所有以前的委屈都化成埋怨来对付他的女儿乐梨落。

这样的乐父,怎么可能不出什么幺蛾子。

所以乐母给乐梨落的房产,被乐父用来给他父母,也就是乐梨落的爷爷奶奶还有叔叔一家住,想想也不是什么需要感到意外的事。

“赶我们走?你脑子是不是不好了啊!小孩子家家的别瞎逼逼,赶紧回去。”说话的是她的叔叔。

复式公寓里,住着五口人。

现在乐梨落要将这些人赶出去。这些人的身份之中,有爷爷奶奶,有叔叔婶婶,还有她的堂弟。

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

“这房子是我母亲留给我,当时只不过是因为我未成年,所以有家长代理,现在只要去办一个手续就可以。所以我要回我的房子,有什么不对!”

“什么你的房子,你姓乐!这是我们乐家的产业。”

乐梨落觉得很麻烦。

看来她出来也有一定的失误,今日只能先去外头找酒店住。学校在放暑假,她没办法过去寝室。

好在她虽然未毕业就辍学跟了秦历琛,但事实上,她并不是就成为了莬丝草,她有自己的投资盈利,悄悄进行而已。

不然她都不知道以小姑娘的身份要怎么跟这些人斗!

现在身份调转,她知道,能取回属于自己的钱财可能比较困难,也只能取回她放在网络支付app上的一部分,不过够她暂时缓解。

这一切她的丈夫不会知道,她为了在他面前有个好的形象,当然不会说这些,事实上,秦历琛家里是大家族,也不会理解她作为豪门太太还先自己赚钱的心思。

乐梨落在心里打定了注意,面上却是一点不显,好似一定要让这帮人今日离开。

“我现在跟你们好好说话,能配合不要撕破脸,不然我就报警了。”

“孽障!真是孽障!”乐老爷子气得不断拍桌子。

乐梨落毫无动容。这家人从来都不知道感恩,对乐母更是心存埋怨,甚至乐母出钱救了乐老爷子一命,得来的却也不知感恩。

“爸,你别生气,你身体不好,小心点。”名义上的叔叔马上好似很孝顺一般安抚。

他当然要安抚,他能住在这里完全是托老头子的福,他没有说话的权利,只能盼着父母能稳住。

乐梨落冷漠看着一家子戏精。

头号佳妻宠上瘾 主角: 乐梨落, 秦祁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