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娇妻别想跑 主角: 孔羽羽, 周锦俞

宝贝娇妻别想跑 主角: 孔羽羽, 周锦俞

第1章 她被下药了

七星酒店,总统套房,3210。

吕慧芳端起红酒给到了三杯,挑了中间的那杯递给孔羽羽,“小羽,你跟赵总干了这杯,赵总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你之前扇他耳光的事情了!”

一边递酒给她,一边可劲朝她使眼色……

而那个赵总也聚精会神的瞅着吕慧芳递过来的那杯红酒!

这架势,一看就有阴谋!

孔羽羽垂眸看着杯中红色液体,心下不屑的冷笑了声。

想算计她?门都没有!

她面不改色的喝下,冲着赵总嫣然一笑,露出两枚可爱的小酒窝。

“赵总,之前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在这跟您道歉了。”

“多大的事,我都没放在心上。”

隔了一会儿,孔羽羽佯装昏迷倒下。

两人无视昏睡中她大战三百回合。

孔羽羽听着那些**声响,耳朵悄悄的红了。

她不动神色的点开手机,对准正在床上“奋战”的两人。

视频有了。

孔羽羽悄声爬起来,往房门移动。

砰!

没留神地上滚落的杯子,发出了响动!

“孔羽羽!你怎么……”吕慧芳拽着被子捂白花花的胸口,看到孔羽羽安然无恙准备偷溜,吓得脸都白了。

孔羽羽回过头,似笑非笑的晃动手机,“刘姐,赵总,你们猜这视频要是发给刘夫人的话,会是什么后果呢?”

赵总脸色发白,浑身肥肉颤啊颤,“凌……凌小姐,这都是误会,误会……”

“误会啊?”孔羽羽踹了踹地上的红酒杯,挑眉,“我可不觉得这是误会。”

要不是这种睡眠类的药物对她无效,现在恐怕早就遭毒手了!

误会,去他娘的误会!

孔羽羽讽刺,“两位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们雅兴了。”

说着,她摆摆手,跑了出去。

踏出总统套房,孔羽羽刚才的从容淡定瞬间消失,捂着绞紧的胃闷头快走!

胃里绞痛的厉害,每跑一步都像是有人在拧她的胃,疼的她冷汗直流,往前跑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手臂猛地被拽住!

孔羽羽惊慌转过头。

赵总扭曲着脸瞪着孔羽羽,“你这个贱人!竟然敢算计老子!”

说着,他扬手就要扇过去!

孔羽羽吓得闭上眼。

“你敢动她试试。”声线低沉阴冷,透着莫名的熟悉感。

睁开眼,孔羽羽看见男人逆光站在那儿。

走廊顶灯打下光照在他身上,气场强大像垒了一座冰山在这散发着绵绵不断的冷气。

孔羽羽心头发颤,眼前这个男人跟她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在了一起,他们看起来好像是……

男人微微偏过头,漆黑的眼眸透着令人胆寒的煞气。

孔羽羽眼中猛的涌上一层雾气,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周锦俞?!”

“周……周少……”赵总腿肚子打颤,触电般松开抓着孔羽羽的手。

孔羽羽倒进周锦俞的怀里!

周锦俞稳稳扶住她,低下头扫过她身上露骨的深V晚礼裙,不悦的皱起眉,看起来越发的冷戾。

孔羽羽腿肚子直哆嗦,虽然曾经她很爱这个男人,但现在她只想赶紧逃走!

周锦俞见她这般,漆黑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轻轻的勾起嘴角。

“……”孔羽羽心肝直颤。

这货笑了。

妈呀,谁来救救她?!

孔羽羽刻意,“多……多谢周少。”

疏离的称呼引得周锦俞很不满,空气登时降至零下几度。

赵总和吕慧芳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仿佛赤果果度过一个寒冬,冻成了两根冰棍。

“老大。”

周锦俞得力小弟们上线,齐刷刷把视线打在孔羽羽的身上,心头大惊。

这个女人什么来头。

刚出现就被老大抱上了?!

火热的八卦视线,让孔羽羽有点害怕。

她默默缩进周锦俞的怀里。

周锦俞督了他们一眼。

“我不想再看到这两个人。”

“是,老大。”

小弟们悻悻收回八卦视线,答应的非常之迅速。

第2章 理智和情感在打架

电梯里的气氛很僵。

周锦俞双手插兜,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孔羽羽压着内心跌宕的情绪,故作平静地,“刚……刚才谢谢你……”

静默。

周锦俞垂眸扫过她偷偷攥紧的拳头,眸光微沉了沉,“后天是妈的生日,你跟我回去。”

“不!”孔羽羽心脏猛地揪紧,忍着恨意,轻呼了口气,笑道,“我这两天挺多工作的,一直在加班,我怕来不及,还是算了吧。”

周锦俞眸光沉沉的锁住她,似要看穿她话的真假。

孔羽羽慌乱的低下头,自从重逢那刻开始,她的心脏便为了他跳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失控。

她心里既懊恼又伤心。

说好别跟周家扯上关系,怎么就忍不住啊!

忽然!

脸上多了一抹温度!

孔羽羽抬起头,对上周锦俞那双裹着关心的眸,怔怔的像个傻子。

“脸色这么差,不舒服?”周锦俞轻柔摩挲着她的脸,粗糙的指腹摸着有点微痒。

这个记忆中最熟悉的动作,嗖的一下击中了孔羽羽脆弱的小心脏,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出来。

周锦俞皱了下眉头,“哭什么?”

孔羽羽别开脸,“啊……风太大吹的……”

密封性不错的电梯背上了小黑锅。

周锦俞也没戳穿,擦掉她的眼泪,“住在哪?我送你回去。”

“不……”孔羽羽抗拒着往后退,“我还约了朋友,他在等我。”

“……”周锦俞阴着脸,“朋友?男朋友?”

“不是。”孔羽羽摇头。

周锦俞面色稍微有些缓和。

“是老公。”孔羽羽故作开心的弯起嘴角,两边的小酒窝深深凹进去,可爱极了,“锦俞哥哥,我结婚了。”

“你再说一遍!”周锦俞把孔羽羽逼进角落,蓄着寒意的眼眸紧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的内心看穿。

孔羽羽心口发涩,更有股莫名的愤怒涌上心头,“六年前,我就结婚了!我也恭喜你跟佳玲姐,你们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吗?到时候我会跟我老公……唔……”

话没说完,周锦俞封住了她的嘴,把她的手拉高压在头顶上,狠狠的吻。

孔羽羽紧闭着嘴,左右晃着头想要反抗。

身体压上去,周锦俞擒住她下巴用力!

孔羽羽痛呼了声。

周锦俞趁机钻进去,缠着孔羽羽不放。

“唔……放开……”孔羽羽眼睛猛地瞪大,满眼震惊与后怕。

身下忽然钻进陌生的温度,他竟然把手伸到了那里!

孔羽羽既委屈又觉羞辱,眼泪跟下雨似的源源不断。

直到嘴里尝到了苦咸味,周锦俞这才抽开身,在她唇上亲了亲,“说。”

孔羽羽眉眼微红,红润的嘴急喘着,受了惊吓还没回过神,“说什么?”

周锦俞抵着她的额头,深邃的眸光像藏进了宇宙,好似要把孔羽羽的神志都吸走。

“你结婚了?”

“……”

孔羽羽眼睛直愣愣的对着周锦俞的眼睛,还没回过神。

看她收到惊吓还是很久回不过神,周锦俞轻笑,“你结婚,是在骗我对吧?”

叮!

电梯到达一楼大厅。

孔羽羽回神,慌忙推开周锦俞,“我……我没骗你!”举起右手,无名指上戴着素银的戒指,“这是我的结婚戒指。”

周锦俞神情冰冷,嘴角的笑意却一寸寸扩大,“嗯?”

第3章 重回周家

孔羽羽瞳仁猛地收缩了一下,瑟缩的垂下了头,看鞋面。

“哼。”周锦俞冷哼了声。

猛然出手,蛮横的褪下孔羽羽无名指上的戒指,扔进垃圾桶。

“周锦俞!”孔羽羽扑过去要捡。

周锦俞慢慢收起笑脸,伸手勾起孔羽羽的下巴,“我给你三天时间去离婚,三天后,我带你回家。”

“周锦俞。”孔羽羽苦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让我跟你回家,那薛佳玲呢?你们的婚礼呢?”

周锦俞面色不变,“我跟佳玲的婚礼会如期举行,这跟我们没关系。”

“没关系?!”孔羽羽可笑的扯了扯嘴角,“那你打算让我以什么身份跟你回去?继续当你没有血缘的妹妹?”

“……”周锦俞。

孔羽羽嗤笑,“周锦俞,当初你向我告白就从没想过要公开我的身份,一边把我当成地下情人一样养着,一边跟佳玲姐亲亲我我?现在还动这种齐人之福的念头?!”

“那是过去的事。”

“过不去!”

孔羽羽想到六年前她遭遇的一切,像只受伤的兽般低吼,“我过不去!好不容易我才放下这段感情,为什么你要出现!你知不知道,当年我根本跟别的男人……我是因为……”

戛然而止。

她缓缓闭上眼,嘴角噙着冷笑,“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周锦俞,我现在跟我老公,我们过得很好,请你不要来打扰我平静的生活。”

孔羽羽转身走出电梯。

“站住!”

孔羽羽警惕回头,“凌……”

周锦俞的俊脸放大了。

下一秒。

她只感觉后颈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

“你怎么把她给带回来了?!你忘了她不顾所有人,跟着野男人跑掉!你还把她带回来干什么?赶紧给我把她扔出去!”

“……”周锦俞的声音很轻,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你最好说到做到,还有!别再让我看到这是小贱人,明天你就把她给我送走!”

……

孔羽羽猛地睁开眼,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恐。

怎么会有那个女人的声音?!

孔羽羽四处打量,才发觉她躺在熟悉的粉红公主风布置的房间。

这是她在周家十七岁之前住的房间。

周母想找个小孩陪周锦俞,把孔羽羽从孤儿院里领回来。

随着她跟周锦俞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周母觉察到危机,半哄半劝把周锦俞送出国留学。

周锦俞出国后,孔羽羽在凌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就连家里的佣人都不如。

可那时候,她还惦记着周锦俞跟她的约定,忍着周母的打骂待在凌家没动过离开的念头。

到头来……

孔羽羽一把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想到在这个家里的一切,她就觉得恶心!

门外说话声停歇了。

周母气冲冲的回了房间。

周锦俞冷脸,放轻动作推开门。

跟孔羽羽撞了个正着,她只冷淡的看了他一眼,闷头要走。

周锦俞一把擒住她的手臂。

“你哪也不许去!”

“周锦俞!”

孔羽羽真的要疯。

她不想跟周家扯上关系,难道就这么难吗?!

第4章 让她当伴娘

孔羽羽冷冷的盯着周锦俞,“我再说一遍,放开我!”

周锦俞抿着唇,没有松手的意思。

两人在走廊上无声对峙。

“锦俞。”

转头。

薛佳玲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身上充满了江南女子的温婉气质,身姿优雅走上二楼,身上的白裙衬着她纯净无暇,嘴角挂着带着令人如沐春风般的浅笑。

六年过去,薛佳玲依然美丽动人。

孔羽羽有些难堪的偏开视线,“正主来了,我可以走了吧?”

扭身又走!

周锦俞牵住她的手,十指交握。

孔羽羽挣了挣,挣不开,瞪着周锦俞。

周锦俞无视她的反抗,转而冷淡的看向薛佳玲。

薛佳玲视线在他们交握的手上停留了两秒,浅笑盈盈的走过去,“妈刚打电话给我,说……”温柔看向孔羽羽,“说小羽回来了,让我过来看看。”

没说两句,薛佳玲便捂着胸口咳了起来,脸色惨白。

周锦俞松开孔羽羽的手,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薛佳玲,一贯冷酷的脸上有了关心,“去过医院了?”

见状,孔羽羽收紧空荡荡的掌心,自嘲的笑了下。

“咳咳……咳……还没。”薛佳玲面无血色的虚靠在周锦俞的身上,“刚接到妈的电话,这么久没见小羽,我挺担心小羽的,这些天感觉好了不少,就先过来这边了。”

“……”孔羽羽暗戳戳的翻着大白眼。

担心她?倒是瞅她一眼啊?!

孔羽羽看这对男才女貌的璧人,心口刺痛,面上浑不在意,“人家的身体重要,你还是赶紧送她去医院吧!我就不在这碍事了。”

“小羽,你这些年都去哪了?”薛佳玲满眼关心看着孔羽羽,“你知不知道妈跟锦俞都很担心你,你……过得还好吗?”

孔羽羽似笑非笑的睨着她,没搭茬。

“我跟锦俞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来当我的伴娘好不好?我很想得到你的祝福。“薛佳玲满脸期待的望着她。

周锦俞脸色黑了一度。

孔羽羽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这个要求……

真是见了鬼了!

让她这个前原配,去当现任小三的伴娘,怕是要疯吧!

孔羽羽刚想讽刺,“佳玲姐,说真的……”

“让你当伴娘是给你脸面,别给脸不要脸!”

周母盛气凌人而来,看孔羽羽的眼神厌弃至极。

孔羽羽眼角抽搐,“这脸面我还真不能要,没听说过已婚妇女去当伴娘的。”

“小羽,你结婚了?!”薛佳玲惊喜多余惊讶。

周母愣了一下,冷哼了声倒也不讽刺孔羽羽了。

既然这死丫头都结婚了,那她也坏不了什么事!

周锦俞眼底刮着狂风,眯眼盯着孔羽羽。

“……”孔羽羽怂。

拜托,别用这么血腥的眼神看她好么?

她这么说是为了促进他家庭**!

周母转头看薛佳玲,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各种嘘寒问暖,“佳玲,看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我挺好的,妈……咳,咳咳……”薛佳玲乖顺。

“这样还说好。”周母叹气,“你这孩子就是太懂事。”

说着她转而叮嘱周锦俞,“锦俞啊,赶紧带佳玲去医院看看,过段时间就是你们的婚礼了,到时候可不能连新娘都没有啊。”

孔羽羽扁嘴。

人家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她呆在这里太不**了。

她还是滚蛋吧……

第5章 来呀互相伤害

孔羽羽往角落里挪,趁他们不注意贴墙溜。

刚挪出一小步。

“孔羽羽,你要去哪?!”

周锦俞阴测测的看过去。

周母和薛佳玲也看了过来。

“你管她去那!像她这种不检点的女人,就不该踏进咱们凌家的大门半步!”

“妈,你别这么说,小羽当年也是年轻不懂事,现在都结婚了,就别计较了吧。”

“谁知道,跟她结婚的是哪个野男人!”

……

薛佳玲越劝,周母的话就越尖刻。

孔羽羽咬牙忍啊忍,忍不住了!

她一个健步冲到周母跟前。

周母吓了一跳,“你……你干什么!”

孔羽羽嫣然笑着,酒窝深深,眯着眼凑近她耳边轻声道,“周夫人,你别忘了,我六年前离开这个倒霉地方是因为什么,你又干了些什么?怎么?想让我宣告天下吗?发个爆料给媒体怎么样?让他看看凌家有多龌龊!”

周母瞳仁猛烈收缩了,“你敢!”

见薛佳玲跟周锦俞都看着她。

周母慌忙收敛表情,咬牙切齿,“孔羽羽,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消失六年,我就能再让你消失一辈子!”

“我好怕怕哦。”孔羽羽眼神冰凉,“你说要是我把事实真相都告诉你儿子,我的锦俞哥哥会不会替我讨回公道呢?他跟薛佳玲的婚姻还有开始的可能吗?”

微顿,她扬唇一笑,“说真的,锦俞哥哥真是深情呢,对我恋恋不舍,刚才还让我离婚跟他过呢。”

周母脸色刷的黑了,“我就是死,你也别想踏进凌家大门半步。”

“那我现在是在哪呢?”孔羽羽轻笑,眼神里满是警告,“只要你不来招惹我,我就不跟你的宝贝儿子见面,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看到……我跟锦俞哥哥相亲相爱的画面哦。”

“……”周母哪受得了一直当受气包的孔羽羽这么挑衅,扬起就要抽人。

“妈。”周锦俞眸光锐利的锁住她。

周母瑟缩了下,叫嚷道,“锦俞,你还包庇这个臭丫头!我警告你,你跟佳玲的婚期都定下了!你别乱来!”

而薛佳玲安静温顺的站在旁边,岁月静好。

孔羽羽看她这么装腔作势,不屑的压了压嘴角。

大姐,下次装彻底点,你指甲都要扣破皮了!

孔羽羽嗤笑,“周夫人,你不用担心,我都……”

“妈,你带佳玲去趟医院。”周锦俞一把拽过孔羽羽,冷声道,“我有事要处理。”

没等周母说话,周锦俞迈开大长腿带她走。

孔羽羽反抗,“周锦俞,你有毛病是吧!快点放开我,周锦俞!你个神经病……”

一路高歌反抗,无效。

孔羽羽跌跌撞撞的被周锦俞带出了凌家。

“锦俞儿,你给我回来!”周母趴在二楼护栏上怒吼。

然而,并没有人理会她。

薛佳玲落寞的笑了笑,“妈,锦俞愿意娶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顿了顿,平静道,“我不会阻挡他寻找自己的幸福。”

“孔羽羽就是个祸害!什么幸福!?”周母看她跟个软包子似的性格,眼神一厉,“行了,这件事你别管,妈来帮你解决!这次我要让孔羽羽从我们面前消失!”

薛佳玲微微蹙眉,“妈,你这样……锦俞要是发现了……”

想到周锦俞因为孔羽羽的不告而别,性情大变的那几年。

周母眼神躲闪,有了一丝退意。

薛佳玲眉眼中微不可见的闪了下,挽着周母的手感激道,“这些年妈对我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如果……如果我没缘当您的儿媳妇,您也一样是我最亲的人,这是不会变的。”

“瞎说什么!”周母拍拍她的手,“你放心,锦俞儿要敢对不起你,我饶不了他!”

“妈,您之前跟我提的那款包包出新品了,我帮您定了……”

周母满意的点点头。

这么温顺乖巧又孝顺的儿媳妇上哪找?

周家跟他们家才算是门当户对,锦俞儿娶了薛佳玲,对公司的发展壮大也有益处。

周母心里打着算盘,衡量着娶薛佳玲带来的好处。

第6章 强吻啊啊啊

周家别墅外。

孔羽羽跟周锦俞杠上了。

“周锦俞!你个死变!态!放开我,我不要上车!”

“孔羽羽!”

孔羽羽一脚抵住车门,身子像晒干的咸鱼笔挺挺的做反抗。

“……”周锦俞见她誓死不从。

忽然,松开压在她肩膀上的手!

孔羽羽惯性作用往后倒,啊的尖叫出声。

周锦俞拦腰上演公主抱。

“松开!松开!周锦俞,你有病啊!我让你松开……”

孔羽羽这条咸鱼扑腾了起来。

然而,并没有顺利的挣脱周锦俞。

周锦俞脸上布满寒冰,冷不丁的逼近孔羽羽。

两人就差一个嘟嘴的距离。

孔羽羽吓得脸上肌肉挤成了一团,奋力往后躲。

“你要在不听话,我就……”周锦俞漆黑的眼里晃着暗涌划过她的唇瓣,一字一顿道,“惩!罚!你!”

孔羽羽耳边荡漾着周锦俞诱人犯罪的声线,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秀色可餐的唇上……

脸蛋一寸寸的红透,像个酒红色的蛋糕。

“你……你别……别乱来!我结婚了!”孔羽羽舔了下干燥的唇。

周锦俞眸色暗下去,扯出一抹冷笑,“还敢说?”

他靠得越来越近,清淡檀香的气息将她包围住。

孔羽羽拿手抵住周锦俞的胸膛,瞪眼,“周锦俞,你要不要脸啊!我是已婚妇女!你有没有节操啊,已婚妇女的便宜也要占!”

谎话说出口,她心底发虚,老觉得嘴唇好干又舔了下。

周锦俞眼底窜起了火焰,“是你自找的!”

一手抓开孔羽羽做抵抗的爪子,一手搂起她,俯身贴近她的唇……

孔羽羽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几乎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妈呀!不要啊!

“锦俞。”

薛佳玲端庄的站在凌家别墅门前,看到两人亲密的互动,面色有些发僵。

不过还是保持应有的姿态,没有垮脸,没有质问,也没有咄咄逼人。

孔羽羽从来没这么喜欢过薛佳玲的出现,连忙推了推周锦俞,“你未来妻子在旁边看着,你这么做,人家可是会伤心的哦。”

“那你呢?”

“什么?”

周锦俞一瞬不眨的注视着孔羽羽,“你会伤心吗?”

孔羽羽眸光闪躲,冷漠脸,“我有什么可伤心……唔……唔!”

老天爷啊!他竟然亲上来了!

亲就亲了,你舌头别进来啊……

一吻结束。

孔羽羽怒红了双眼,拿手怒擦嘴唇。

旁边薛佳玲一脸受伤的站在那儿,好似随时要被风刮跑。

孔羽羽羞于见人,心慌意乱之下主动钻进了车里。

她一边用眼神不停的“杀”周锦俞,一边拿手用力擦发红的嘴唇。

薛佳玲缓步朝他们走来。

周锦俞关上车门,站在那儿跟薛佳玲短暂了说了几句话。

薛佳玲也不知道听到什么了,粉面含羞的笑着点点头,而后又冲着车里的孔羽羽做了个挥手的动作,转身款款走远。

“……”孔羽羽气闷。

有病!

你未来老公强吻别的女人,能不能管管啊!

挥手再见你个头!挥手你个脑袋球!

第7章 坐不了车后遗症

等薛佳玲走出一段距离,周锦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孔羽羽往角落里缩,警惕的盯着周锦俞一举一动,生怕他又搞“惩罚”。

由于孔羽羽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周锦俞的身上,根本没留意到车子发动了。

路过第一个弯道……

孔羽羽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车上!

几乎在意识到的那一秒,那种被车碾压般的痛苦席卷了她全身!

胃里东西往喉咙里窜!

孔羽羽一手捂住胃,一手拼命往周锦俞伸,眼底满是痛苦,“停……停车。”

“羽羽……”周锦俞下意识握住孔羽羽的手,随即慌忙叫停车。

孔羽羽席卷周身的痛苦渐渐退却,她反过身急切伸手抓门把上扒拉了两次才抓稳。

打开车门,孔羽羽飞似的冲下去,跪在地上狂吐不止!

周锦俞绷着脸下车守在她的身边,动作生硬的拍着她的背。

直到呕不出任何东西,孔羽羽才停下。

周锦俞扶着她的肩膀,接过司机的水递到她嘴边。

孔羽羽没接,眼睛赤红一片!

为什么!为什么她逃了六年,还不能放过她!

啪!

水瓶砸在地上,散了一地的水……

孔羽羽手指都在抖,抬头冷冷的盯着周锦俞,撕心裂肺的吼,“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们就不能放过我吗?!我不想!我不想跟你!跟周家再有任何关系!”

死一般的静默。

孔羽羽情绪像冲上顶峰的过山车,刹不住车,“算我求你了!你不要再靠近我,不要打扰我的生活,我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我对你们周家一点兴趣都没有!对你!我也早就死心了!求你离我远点好吗!”

说着,她压在心底的害怕委屈悲伤一股脑涌上来,逼着她泪流不止。

孔羽羽紧咬着下唇,直直的盯着周锦俞。

周锦俞脸上似是戴上了一张面具,陌生、冷硬又强势,“孔羽羽,从你再出现的那一秒开始,你就注定逃不了!这辈子,你都必须是我的!”

“我……”孔羽羽抖着唇,泣不成声。

周锦俞上前把她拉进怀里,轻叹,“乖,没人能再伤害你,我保证。”

“周锦俞……周锦俞……你混蛋……”孔羽羽死命揪着周锦俞身前的衣服,哭的歇斯底里,好似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宣泄出来。

孔羽羽的哭泣声渐渐消退,眼前忽然坠入黑暗深渊。

“羽羽?羽羽!”

周锦俞拖住孔羽羽往下坠的身体,吓得人都僵了。

**

凌氏集团旗下——圣华医院。

温馨暖色的VIP病房也压不住周锦俞散发的冷冽气场。

医生头冒冷汗,“凌爷,根据凌小姐的体检报告显示,她身上有多处旧伤,而且恢复情况不乐观,骨头愈合不完全,还有就是凌小姐有很严重的胃病,平时饮食必须忌辛辣刺激的食物……”

“旧伤能查出怎么造成的。”

“……我推测,凌小姐应该在五六年前发生过一次大的事故,否则没法造成这么多的伤。”

随着医生的话,周锦俞逼人的气场越发寒冷,嘴角浮出笑意令人胆战心寒。

医生绷着身子站在那儿不敢动,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

周锦俞脸上表情阴沉莫测,半晌都没开口。

忽然!

从浴室的方向传出惊叫声!

第8章 狰狞的烧伤

周锦俞脸色突变,蹭的站起身冲了进去。

护士拿着孔羽羽的衣服满脸惊慌的站在角落。

孔羽羽赤着身躺在洁白的浴缸里,从肩膀一路延伸往下布满狰狞丑陋的烧伤。

她的整张背都是这种扭曲的烧伤!

“周……周少……”护士腿直哆嗦,“我……我是被吓到……吓到了。”

周锦俞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盯着孔羽羽后背上的伤不放。

“我马上就给凌小姐擦身子……”护士忙稳住心神,重新蹲下要给孔羽羽擦身。

“滚!”周锦俞发出野兽般的怒吼,目呲欲裂好似要活撕了谁一般!

护士吓得脸都白了,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周锦俞站在原地,每一秒都对他都像在凌迟。

六年前,孔羽羽被传跟人私奔的时候,他就没相信过!

因为他了解自己搁在心尖上的女人!

在这一刻……

周锦俞却荒唐的希望她跟人私奔是真的!

也许,也许她就不会这么伤痕累累了。

滴。

眼泪顺着他脸颊滑下。

周锦俞艰难的挪开步子走向孔羽羽。

他用颤抖的手拿起沾湿的毛巾,小心翼翼的替她擦着身子。

**

孔羽羽的睡梦中……

又是那场下了整夜的瓢泼大雨!

孔羽羽被周母“抓*在床”!

不论她如何哭求解释,没有人相信她。

就在那个雨夜,她被赶出了凌家。

开车离开时,她拨通周锦俞的电话,却意外听见他跟薛佳玲情意绵绵的对话,情绪不稳而发生车祸。

车子炸起了冲天大火!

孔羽羽浑身着火,拼命往车外爬,身上都是火辣辣的痛。

“疼……好疼……疼……救我……救……”

孔羽羽紧蹙着眉头,双手在半空中惊慌的挥舞着。

“别怕。”周锦俞握紧她的手,“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孔羽羽的指甲抠进他肉里,他却没有察觉,只是疼惜的看着做噩梦的她。

在周锦俞耐心的安抚下,孔羽羽才渐渐卸掉手上的力气,重新睡了过去。

但她眉头依然皱着,连睡觉都那么不安。

孔羽羽抓得很牢,像溺水的人抓着救命稻草似的。

“……”周锦俞伸手抚平她的皱起的眉头,摸着她的小脸蛋,静静陪床。

孔羽羽难得睡个好觉,九点半才苏醒。

眯着眼转个身,感觉右边被子有点重,扯了扯,动不了。

睁开一只眼往右边看,就见周锦俞支着太阳穴再睡。

孔羽羽登时就清醒过来,瞪着一双眼睛。

他怎么在这?!

顺着往下看,就见她的手正跟周锦俞紧紧握着。

而且……

还是她主动握的!

孔羽羽像是触电般,甩开周锦俞的手。

周锦俞睁开眼,看她醒过来时眸光亮了一度,俯身亲她额头。

孔羽羽别开脸。

我去,搞什么鬼?!

孔羽羽耳朵偷偷地红了。

周锦俞坐回去,轻笑,“感觉怎么样了?”

“没事了。”孔羽羽下床,“我这个月的假期都用完了,我得回去上班,不然月底就拿不到全勤奖了!”

下床后,孔羽羽低头发现身上换了病号服。

登时整个人都石化了。

宝贝娇妻别想跑 主角: 孔羽羽, 周锦俞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22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