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良配 主角: 云寒烟, 白清扬

天生良配 主角: 云寒烟, 白清扬

第1章 圣上赐婚

临安国京都长安,早露未消,繁华的街道上老百姓们三五成群,交头接耳……

“什么?皇上给云大人赐婚了?”

“可不是嘛,刚刚听下早朝的大人们在议论,假不了!”

“这云大人在咱们临安国可是人称神之子的好官,学富五车,学识渊博,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如此之幸运,能嫁与他为妻?”

“听说是姑苏白家的那位一性情暴躁的大小姐!”

“什么?!白家那位粗夷的小姐,怎么配得上云大人!这不是胡闹嘛!”

“唉~是啊!不过是皇上钦赐,谁敢抗旨哟……”

大街小巷,只要有人的地方,都在议论着云寒烟的婚事,所有人都在替他鸣不平。

云寒烟是这临安国史上最年轻的一位丞相,不仅相貌俊美,学识渊博,还是一位难得的好官,深受百姓爱戴,要说缺点,那就是身体不太好……

皇宫御花园

云寒烟身着紫色绣有花纹的官服,陪着皇上南宫捷坐在那座被被绿树环绕的小亭里下棋。

云寒烟,名如其人,他整个人就是云还如烟,自带仙踪。就如世人所说一样,公子如玉,举世无双。

就是那死板的官服穿在他身上都是仙气缥缈。

“寒烟,现在不在朝堂,你与朕就不必如此拘谨了,有何想说的,尽管开口。”

南宫捷看了看云寒烟,往棋盘上落了一子,说道。

他们两人,是儿时就一起长大的,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那寒烟就直说了,皇上突然要给微臣赐婚,可是有何打算?”

云寒烟的声音略带空灵,格外好听。

“……这个,你如今已有双十有二,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你们云府就只有你这一独子,也是时候考虑婚事了!白家虽然没落了,可他们世代忠于皇族,因为先皇的原因寒了人心,朕只好安抚安抚……”南宫捷解释的时候,底气有些不足。

“原来如此,微臣明白了!”云寒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寒烟……”看着云寒烟的神色,南宫捷欲言又止。

“皇上请讲!”

“算了,今日你暂且先回去吧,好好准备十日后的大婚!”

南宫捷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可终究还是把话咽了回去,眼眸神色有些复杂。

看着南宫捷欲言又止的模样,云寒烟又些疑惑,不过他不肯说,作为臣子也不好询问,只好道了一声别出了宫……

云府

“回来了,公子回来了!”

云寒烟还没有踏进大门,府里的人就立刻躁动了起来,不久,整个云府的人几乎都把眼睛往门口看去。

“你们为何都愁眉不展,可是家里发生了何事?”

云寒烟刚刚入门,就见他的父母姐姐们以及下人们一个个都皱着眉头,看起来个个心事重重的模样,于是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寒烟,听闻今日早朝时皇上给你赐婚了,可是真的?”云母紧拧着眉头,看着他问道。

“是有此事!”云寒烟回答。

“那你怎么不拒绝呢!”

“皇上钦赐,怎可拒绝!”

“这可如何是好,寒烟怎么能娶妻呢!这不是把我们云家往火坑上推吗!寒烟,皇上与你的关系向来不错,你去求求他,让他收回成命!”云母抓着云寒烟的手臂,焦急的说道。

第2章 众人不满的婚事

“是啊寒烟,你母亲说的没错,这婚事万万不可,要是你不好开口,为父替你去求皇上!相信皇上看在咱们云家世代辅佐皇家的份上,会卖个薄面,无论如何,这婚事必须得推掉。”一向雷打不动的前任丞相云父此刻也是愁容满面。

“岳父岳母,你们先别急,我想寒烟没拒绝皇上的赐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考量,倒不如先听听寒烟的想法!”云寒烟的长姐夫李枫林站在一旁看着云寒烟:“寒烟!”

“嗯,二十几年前,姑苏白家因为先皇的关系差点惨遭灭门,而白家在姑苏一带素有威望,如今朝着局势动荡,皇上想借机笼络白家的势力为他所用,作为臣子,为皇上分忧是本职,我若是拒绝,那便是不忠!”云寒烟微微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声音依旧一如既往地好听。

“就算如此,那也不需要把那个臭名远扬的女子赐你为妻啊,寒烟,我可是听闻那白小姐丝毫没有闺中女子的样子,逛花街,喝花酒,打架斗殴,无恶不作,如今年方双十有六,至今无人上门求娶,已经是整个临安国的笑柄了,她怎么能配得上有神之子之称的你呢,你可是我们云家唯一的男儿,这不是让我们云家也沦为笑柄吗!”云寒烟的二姐云轻瑶一脸不满。

听了云轻瑶的话,不管是云父云母还是其他人,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云寒烟是他们整个云家乃至整个临安国的骄傲,是人人敬之佩之的风雅之士,怎么能娶一个臭名昭著的女子!

“……圣旨已下,十日后大婚的事宜就交与各位姐姐们操持了,我还有些许公事要处理,就先回书房了!”

对于这桩婚事,云寒烟也挺烦恼的,她堂堂一个女儿身,平时女扮男装为官就算了,现在居然要娶妻,这不是耽搁人家姑娘吗!

看着那清煦温雅的背影,云府众人只好个个唉声叹气的散去……

姑苏白家

白清扬听了圣旨后,直接气得把茶杯摔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有没有搞错,赐婚?我拒绝!”

“清扬啊,娘知道你不愿意,可事到如今,咱们也没别的办法啊,咱们白家如今已不同往日,这圣旨已下,只能委屈你了!”

白夫人用袖抹泪,看起来是很伤心。

先皇在位时因听信民间道士的谗言,得知以后这天下将会被一位白姓的人主宰,为保皇权,于是就下旨杀了天下所有白姓的男子,不论老幼病残,无一幸免。

白家是世代为臣,战功赫赫,也在此行列,大屠杀时,白夫人恰好身怀六甲,为了要保白清扬一命,白家人在白夫人生产时买通产婆,宣称是产下一名女婴,白清扬这才躲过一劫,而他也成了白家唯一一位男扮女装的“女子”。

“老子不干了!我一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要我嫁人?这女人,老子当够了!”

白清扬抬手扯掉耳朵上的耳坠,咬牙切齿的砸在地上。

男扮女装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线,现在居然还来个嫁人?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3章 大婚

“唉~都是娘不好,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倒不如当初就带着你,随你父亲哥哥们而去,如今要是抗旨,那可是要诛九族大罪……”

说着,白夫人又开始以泪洗面:“娘不求其他,只求你能一生平安!”

“……别哭了,我知道了!”

白清扬从小就看着白夫人常年以泪洗面长大的,所以白夫人现在一哭,白清扬就咬咬牙,黑着脸答应了下来。

“嫁倒是好说,但洞房花烛夜要是被发现,那可就真的成了欺君之罪了!”白清扬拖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坐姿豪放,捡了一颗葡萄扔嘴里说道。

“不会!不会!娘打听过了,那位云大人常年体弱多病,人人都说活不过二十四,以他的身体状况,十有八九是不能洞房的,你大可放心!”

听见白清扬答应了,白夫人一喜,立刻和他说着云寒烟的情况……

“嗯!那就好!”

闻言,白清扬一脸随意的站了起来,转身出了白夫人的屋子,到门口时微微停顿了下脚步,侧头:“只需要嫁过去就行了是吧?”

“是……是这样没错!”

“呵呵~”

得到了白夫人的肯定回答,白清扬嘴角露出了一下邪恶的笑容,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去,不知道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看着自己儿子那肆意凛然的背影,白夫人心里微微有些不安……

十日后

云府上上下下挂满了鲜红色的红绸,府门口铺了十几丈远的红色毯子,炮竹声阵阵……

临安国的皇上南宫捷也早早的到场了。

周围挤满了长安的百姓,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有看热闹的,有替云寒烟鸣不平的,应有尽有。

“来了!来了!新郎官接到轿子回程了!”

看见云寒烟一袭红袍骑在挂有大红花的赤马缓缓走进,脸带笑意的朝着百姓们点头示意,温润如玉的样子使人群中突然喧哗了起来。

“云大人好俊!就是九天之上的谪仙也不过如此吧!”

“是啊!是啊!那位白家小姐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居然能嫁于云大人为妻!”

“想想就生气,就那么让那个臭名昭著的女子真是玷污了咱们的云大人!”

坐在花轿里的白清扬听着外面的喧闹声,气得咬牙切齿:“切!老子还不愿意嫁这种弱鸡一样的男子呢!”

“还有这破轿子,颠颠簸簸的摇得老子五脏六腑都快错位了,特么谁稀罕啊!”

“再怎么风雅,还不是弱得快要归天的病秧子!”

白清扬坐在轿子里,脸色黑得像是乌云密布,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落轿~”

一声吆喝,白清扬就从轿子里被陪嫁丫头给扶了出来,看见他时,四周顿时变得一片寂静。

有没有搞错?这……这是女子?

看着足足比云寒烟高出一个头的新娘子,包括云寒烟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云寒烟本身也不算矮,如今为了女扮男装,鞋子里还加了增高垫,可如今,白清扬居然还高出她一个头!

第4章 有一美人,清扬婉兮

“咳咳……吉时快到了,还是先去拜堂为好!”云寒烟率先回过神,干咳了两声,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待云寒烟迎着“新娘子”进了云府后,留在外面的老百姓们这才开始议论了起来,人声鼎沸……

婚宴上,云寒烟穿着一袭红衣,举着杯子在各大臣们之间来回敬酒,估计是喝了酒的关系,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使她脸上的笑容更加好看,南宫捷坐在主位上,眼眸全程跟着她的身影,藏在袖子下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握成拳状,骨节发白。

“寒烟,洞房花烛夜,还是不要贪杯为好,快回屋去吧,别让新娘子等久了!”

见云寒烟步伐开始有些紊乱,云母向云父使了个眼色,就朝着云寒烟走了过来,贴心的劝着酒,催着她回房。

云寒烟知道云母的用意,于是感激的看了云母一眼,和皇上南宫捷告辞了一声,就在云母的搀扶下离开了婚席。

新房里,和外面一样一,都是红色为主,白清扬坐在椅子上,把桌上的水果和花生都给吃光了,就连那壶合卺酒,也被他喝了大半了。

吱呀一声,云寒烟款款尔雅的推门进来,当看见早已经自己把盖头掀掉的白清扬时,顿时愣住了。那是一张她从未见过的美貌面庞,雌雄莫辨,多一分显得显得艳丽,少一分又不够妩媚。

云寒烟打量白清扬时,白清扬也打量着她。

哼!果然是一个弱鸡,就他这弱小的身子骨,没几天就会被他给玩完了,还需要等到二十四?

不过,这副相貌倒是俊俏得很,怪不得白日那些乌合之众喋喋不休的埋怨个不停,如此仙气缭绕,款款温柔的公子哥,被他这样的“女子”耽误了,的确是有些可惜!

好吧!就冲着你这副皮囊,本大爷就好好陪你玩玩好了!呵呵……

白清扬边打量着云寒烟,心里边暗暗的想着,嘴角一直微微扬着。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白小姐果然是绝色佳人!”

云寒烟回过神后,谦和的赞美着白清扬,她那自带空灵的声音,让白清扬心里感到微微一滞。

人生得俊俏,声音也好听,又深居高职,学富五车,呵~果然是神之宠儿。

“你也不赖啊!我看你的脸色,刚刚在婚席上喝了不少酒了吧,既然如此,那这杯合卺酒就免了!”

白清扬虽是男子,但是语气被他用内力压着,听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差漏。

“也好,明日一早还要进宫谢恩,今晚还是尽早歇息为好!”说着,云寒烟就朝着云母早就给她准备好的睡榻那边走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这洞房花烛夜,你难不成要我独享空床?”白清扬试探性的问道,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人是不是真的生病。

“抱歉,我近日身体不适,还望白小姐见谅。”云寒烟满了歉意的解释。

果然是个病秧子,如此一来,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无碍!无碍!不过你既然身子骨弱,还是我来睡榻吧,你回床上去!”

第5章 谁是你夫人

白清扬摆了摆手,不容云寒烟应允,就动作迅速的抱着手躺在了那席睡榻上。

“我一堂堂男儿,怎可让一女子睡榻,还是白小姐去床上吧!”

“让你睡床就睡床,啰啰嗦嗦,我可不想被人说是恃强凌弱,欺负你这个神之子!行了,别磨磨唧唧的,这大婚礼节繁琐得要命,我可没那个精力陪你墨迹!”

白清扬说完之后,就直接转了个身,不再与云寒烟争辩,为了赶这个婚期,他从姑苏一直坐在轿子里,赶了快十天的路才到了长安,快累瘫了!

看着白清扬那一副无礼的模样,云寒烟叹了一声气:算了!这白小姐估计是因为自幼丧父,才会养成这副性格,况且皇上都说要她多少担待一下白家了,以后宠着一点就是了。

云寒烟看着白清扬心里暗暗想了一番后,这才回那张红色的床上躺下……

次日,朝阳在鸡鸣声中缓缓升起,因为云寒烟昨日大婚,皇上南宫捷特许她今日不用上早朝,尽管如此,云寒烟还是早早的就起来了,换了一套画有水墨丹青的白色常服,看着那位睡得正香的“新娘子”发难。

既然已经成婚,唤对方“白小姐”已经不适合了,可是叫娘子又有些变扭,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叫夫人要适合一点。

想好了称呼后,云寒烟犹豫了几秒,抬手轻轻的拍了拍白清扬的肩膀:“夫……夫人,该起床去给长辈敬茶了!”

云寒烟叫了叫了几声,见白清扬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于是又拍了拍白清扬的肩膀:“夫人,辰时已过,该起了!夫人?”

“谁特么是你夫人!”白清扬反手一挥,睡眼惺忪的抬起了眼眸,当看见云寒烟时,这才顿时回过了神:“原来是你啊~这大早上的也不让人好好睡个觉!”白清扬坐起身,伸着懒腰抱怨道。

等等!刚刚这个人唤他“夫人”,那他是要叫他“夫……夫君”?白清扬心里一想到要叫一个男子夫君,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

云寒烟被白清扬的那一挥挥得有些摇摇欲坠,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这白小姐的力道怎会如此之大?就像是男子一样!

“今日的确是睡不了懒觉,一会儿个长辈敬了茶后,还要进宫去向皇上谢恩,不过,从明日起,你便按照在姑苏时的习惯来便好!不必拘谨!”

尽管心里有惑,云寒烟作为“男子”,还是耐着性子,语气轻缓的安抚着白清扬这位新婚“妻子”。

“事多!”

白清扬埋怨了一声,最终还是一脸不情愿的从睡榻上下来,任陪嫁过来的丫鬟替他梳妆打扮,一看见铜镜中那副女人模样,白清扬就气得紧握拳头,指间咯咯作响。

想他堂堂一个男人,居然在做这些女人做的事情,扮女人苟且偷生,实在是活得太窝囊了,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扭转这令人发指的事情,一定!

“夫人,一会儿你不必紧张,只需把茶递给父亲母亲便可,其他事宜,我会处理!”

第6章 约法三章

一路上,云寒烟好心好意的和白清扬交代着,毕竟以昨天晚上的情况来看,这姑苏白家的小姐是不怎么重礼仪的,她怕闹出什么事情来,只好事先交代好。

“喂,等一下,要我敬茶可以,不过得约法三章!”白清扬走了一段路,突然间停顿下来,一脸强势的看着云寒烟。

“你说!”云寒烟微微侧身,示意让白清扬说所谓的那约法三章。

“第一,不许叫我夫人,当然,我也不会叫你夫君!第二,不管什么时候,不许和我同床共枕!第三,以后的日子,不许过问我的事情!”

闻言,云寒烟微微愣一下后,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你若喜欢如此,便如此吧!”说实在的,对于夫人这个称谓,她自己叫着也是怪难受的,这约法三章倒是正好!

云家正堂,云父云母穿戴整齐坐在高堂上,看着正在给他们敬茶的白清扬发愣。

昨日大婚时,他因为盖着盖头的关系,大家都没有看见他的容貌,如今一见,实在是有些惊人。

原本以为自家这个“儿子”云寒烟就已经够俊美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和她不相上下,要是身高再矮一点,那还真是金童玉女了!

“父亲,母亲,你们要是再不接茶,清扬的手该酸了!”

看着自家父母在发愣,而白清扬又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云寒烟赶紧出声提醒道。

“……对对对,失礼了!哎呀,没想到我这儿媳妇儿居然是一位倾城佳人,好好好!”

听见云寒烟的话,云母顿时回过神,尴尬的掩饰了一下,还算满意的接过了白清扬手中的茶杯,云父虽然喝了白清扬敬的茶,但是却只字未说,脸色也不像云夫人那样好。

见状,白清扬心里暗暗诽腹:呵~这老头是在气他配不上他家这个优秀的儿子吗!哼~

“父亲,母亲,我与清扬还要进宫谢恩,就不多作停留了,等回来后再来给你们请安。”

云寒烟见自己父亲脸色不太好看,怕白清扬这个“妻子”会多想,所以等白清扬敬完茶后,说了一声就匆匆带着他出了府门。

“你现在是要进宫了吧!”出了府门后,白清扬看着那蔚蓝的天空,问道。

“嗯!皇上赐婚,自然是要去谢恩!”

“那我可就不奉陪了!”话落,白清扬就转身准备离开。

“你要去往何处?”

“云大丞相这么快就不记得约法第三章了?我记得可是说过,不许过问我的事情的!”白清扬语气轻佻的说道。

“皇上赐婚,不去谢恩实属不敬,轻则罚几十杖,重则百杖,你就算不愿,皇权面前,还是不可失了礼数!”

白清扬不愿意去皇宫谢恩,云寒烟一脸无奈叹息了一声,但是又耐着性子的和他说着这其中的利害之处。

“呵~要打便打,我白清扬谢天谢地谢父母,就是不谢皇族中的人!恕不奉陪!”

白清扬扔下一句话后,就甩袖大步离开了,不管后面的云寒烟怎么叫,都像是没听见一般,无可奈何之下,云寒烟只好独自一个人进了宫。

皇宫紫宸殿,檀香缕缕!

皇上南宫捷穿着明黄色的常服,和云寒烟相对而坐下着棋。

“这白家众人因先皇含冤而死,白清扬不愿来谢恩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寒烟不必自责,如今白家嫡脉就只剩下白清扬一人,往后的日子里,还需寒烟多多担待一些!”

第7章 锦绣河山之约

对于白清扬没有来谢恩的事情,南宫捷并没有怪罪,也没有生气,反而是叮嘱云寒烟日后多多关照白家。

“嗯!就算皇上不说,微臣也会这样做,毕竟你我之间还有一个“锦绣河山”的约定,无论如何,微臣一定会实现儿时所许下的承诺,助皇上打造一片繁华盛世!”

“朕就是喜欢寒烟这样的性子,对了,近日朕得到一种名唤南栀的檀香,知道你向来喜欢焚香,就给你备了一份!”

南宫捷的话音还未落地,大公公李玉就端着一个雕刻着精致花纹的盒子走了过来。

“承蒙皇上厚爱,这檀香的确是与平日里的不同,香味清谈,果然是上品。”

云寒烟从南宫捷手中接过盒子,刚刚打开,就有一股清香飘了出来,云寒烟一喜,笑着称赞。

“你若喜欢,朕可以派人多寻一些回来”南宫捷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就当是朕送与你的新婚礼物。”

“皇上的好意微臣心领了,不过这一盒檀香已经很贵重了,况且昨日大婚,皇上不是送过礼了吗!”云寒烟笑着拒绝了南宫捷。

和云寒烟相处的时间也很久了,南宫捷知道云寒烟的性格,也就没再勉强。

云寒烟从皇宫出来时,已经是快要到傍晚了,一身白衣的她独自一人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周围都是小商贩们的吆喝声,百姓们看见她,一个个的都笑着向她问好……

“寒烟,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云寒烟刚回云府,云母就看了看她身后,见没有白清扬的身影,就一脸担忧的问道。

“清扬?怎么,她还没有回来吗?”云寒烟也皱起了眉头。

“你们不是一起进宫了吗?回不回来你不清楚?”

“她不愿意进宫,我就一人前去谢恩了,她估计还在街上逗留,我出去找找!对了母亲,晚膳就不必等我了。”

说着,刚刚回府的云寒烟又转身出了府门,见状,云母脸色也有些不太好。自己的“儿子”一天到晚已经够累了,如今还要去操心那个名声不太好的“妻子”……

云寒烟走遍了女子会去的大小地方,也没见着白清扬的影子,心里难免有些着急。

这时,几个朝气蓬勃、腰间佩戴长剑的少年朝着云寒烟走了过来:“云大人可是要寻白大哥?”

“嗯?白大哥?”闻言,云寒烟满脸不解的看向了极为生得俊俏的少年。

“就是你夫人啦,今日她与我们一起舞剑,身手颇为了得,还让我们唤她大哥!”一少年解释。

“原来如此!”云寒烟点了点头,这白家曾是将门,白清扬会武功到也不奇怪:“那你们可知她现在身在何处?”

“额……这个……”

“不必紧张,直言便可!”见几位少年相互推搡着支支吾吾,云寒烟温和的说道。

“这个……她……她去寻……寻芳阁了!”少年的话,越说道后面,声音越小,尤其是在说道寻芳阁这三个字的时候,一个个的耳朵都有些发红。

第8章 不知羞耻

“寻芳阁?”云寒烟若有所思重复一遍,抬眸看向眼前的几位少年:“既然如此,还劳烦你们几位告知这寻芳阁的方向!”

云寒烟虽然是在长安长大的,可从小到大,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书房,对这街道上的格局并不怎么熟。

“云大人,你还是不要去为好,那样的地方不适合你这谪仙般的人!”

“无妨!”

“好吧,那你随我们来吧!”见云寒烟执着,几位少年相互看了一眼,这才带着云寒烟朝着花楼寻芳阁走去。

十分钟后,几位少年指了指不远处那栋灯火通明、欢声笑语的三层式阁楼:“那就是寻芳阁了!”

看着那门口及楼上站满了莺莺燕燕的女子场景,云寒烟脸色一黑,原来这寻芳阁就是花楼啊,她长这般大,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云大人,那我们就先走了,家里不让我们来这种风尘之地!”几个少年都是世家子弟,家教颇严,因此都不敢多做停留。

闻言,云寒烟轻轻颔首,等几个小辈离开后,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踏入了寻芳阁。

“哟,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儿的姑娘可是个个环肥燕瘦,如花似玉,你喜……”

“抱歉,我来此处并非寻欢作乐!”云寒烟第一次失礼的打断了别人说的话,然后不再理会那些女子,眼眸开始四处寻找着白清扬的身影。

她常年与书为伴,闻惯了书香和檀香,对于这连空气中都带着胭脂水粉味儿的寻芳阁,她是一秒钟也不想呆,但是又不能放任白清扬在这样的场合逗留,只好极力的克制着自己。

“你们看那不是云丞相吗?他不是一直洁身自好,出尘脱俗吗,怎么也会来这种场合?”

云寒烟的声音别致的事情,是人尽皆知的,加上她一袭白衣,气质淡雅,在这种场合格外显眼,因此她一进来,就引起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云大人怎么回来这种地方,还不是因为楼上那位叫了四五为姑娘作陪,不知羞耻的女子!那女的是云大人昨日大婚的妻子,在姑苏一带臭名远扬的白清扬……”

“唉~想这云大人也是咱们临安国一位难得的好官,为人谦和,又生得俊俏,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居然摊上了那么一位女子!”

“可不是吗,一个女儿家,刚刚嫁过来就出入这风尘之地,实在是辱没了云大人这样的身份!”

啪嗒——

就在几个男子在议论的时候,一个茶杯就从楼上掉了下来,顿时碎成四分五裂。

清脆的碎裂声,瞬间让喧闹嘈杂的大厅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的抬眸往楼上的方向看去,只见白清扬穿着一件紫色的女装,似笑非笑的靠在柱子上,俊美的脸上还印着四五个显眼的唇印。

“喂!我说你们几个看起来好像对我有什么意见啊!”白清扬抱着手,眼神凌厉的看着楼下大厅里的几个人问道。

“真是不知羞耻!”

在场的所有人看见白清扬脸上的大红唇印时,一个个的都在小声议论着,每个人脸上都是满满的鄙夷之色。

天生良配 主角: 云寒烟, 白清扬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