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魔君种情蛊 主角: 容深, 程修

我为魔君种情蛊 主角: 容深, 程修

第1章 容深是一只鬼

“我娘不让我跟傻子玩!”又白又胖的小孩一边啃着卤猪蹄,一边含糊的喊道,一句话引得其他小孩纷纷点头。

谁不知道村尾这个最破旧的院子里,住着十里八村都知道的一个傻子,傻子叫程修,没有父母,只有一个长得好看却很凶的姐姐。

程修长得唇红齿白的,孤零零站在自家院子外面的大树下,哪怕被小伙伴们都嫌弃着,眼里也全是懵懂之色。

小胖子一愣,心里生出一丢丢负罪感,下一刻负罪感就被手里的卤猪蹄给盖过了。

“傻子!谁让你看着我们的!”有小孩哒哒哒跑过来,将程修狠狠一推。

没有防备的程修往后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往地上坐去,后脑勺眼看着要撞在树上,一只纤白的手挡在他的后脑上,将他托住。

容深冷眼看着推程修的孩子,抬手往他额头一推,声音也是冷的:“小兔崽子,想让我剁了你的手吗?”

所有人都被突然出现的容深吓了一跳,被容深毫不掩饰威胁的小孩一愣,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小胖子的手一抖,卤猪蹄“吧唧”一声掉在了地上,可他已经顾不上了,脸上的肥肉抖了抖,尖叫一声转身跑了。

其他小孩也回过神来,哇啦乱叫着往自己家跑去。

好可怕,村子里的大人们说得没错,傻子的姐姐好可怕!

等所有小孩跑走了,树下就只剩下容深和程修两个,之前一脸懵懂的程修在见到容深出现时,眼里就有光亮了起来,转身就扑到她的怀里,伸手抱住她的腰身。

“哼!一群小兔崽子,胆子小还敢欺负人……”把一群孩子吓走,容深脸上的冷意一散。

她一边不屑的嘟囔着,一边低头看向挂在腿上的小孩儿,眉心一拧,没忍住在他额头点了点,“让你在家等我,你跑出来干什么?跟你说的话是不是都忘了?我不在,你就不要出来,免得被人欺负了还不知道反抗……”

程修抱着她,眉眼弯弯的笑着,笑得欢喜又满足,一点也不在意她的唠叨,“深深。”他开口喊她,十岁的孩子声音软软的。

容深停下唠叨,轻哼了一声,唇角却扬起浅浅的弧度,“进去吧,给你带了好吃的。”

她牵着程修的手,推开院子的门走进去。

程修仰头看着她,嘴里还在喊着:“深深……深深……”

“别喊了!小屁孩!”

“想和深深去镇上……”

“你听话点,下次就带你去。”

“会听话。”

上午的阳光已经完全照进了小院子里,洒落在一大一小的身上,明明是两个人并排走着,可在院子的地面上,却只有程修脚下有个小小的影子。

镇河村的人只知道容深很凶,带着一个傻子在这里生活了三年,打跑了不少上门纠缠的地痞无赖,却没有人知道,容深是一只鬼,在被程修的奶奶唤醒之前,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带着一个孩子混进凡人的世界里。

容深忍不住叹了口气,又想起了三年前被程修奶奶唤醒时的事情。

第2章 记忆不灭,总有一天会找回来

“我寿元已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孙子程修,唤醒大人就是想恳求大人护我孙子一生平安顺遂。”那个形容枯槁的老人,捧着程家祖先传下来的锦盒,神情平和,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没有一点害怕,反倒在提起孙子时,浑浊的眼底浮现出担忧。

锦盒里只放着一块不过拇指大小的黑色石头,与平常的石头不同的是,这块石头的表面布满了金色的梵文。

像是邪物,却又带着佛家的气息。

一块记忆石换一个条件,这是当年她沉睡前,将记忆石赠出去时许下的承诺。

容深应了程修的奶奶,把那块记忆石拿了回来,指尖刚触碰到黑石,黑石就瞬间散成了一片黑雾,将容深包裹起来,黑雾中夹杂着的一些金色梵文一个个没入了她的眉心,容深眼前的景象就换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只有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在容深微微拧了眉,开始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道说话的声音:“你把我的记忆带走又如何?记忆不灭,总有一天我会找回来的!”

这是容深自己的声音,透着怒意,她下意识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想要看清那个拿走自己记忆的人到底是谁,而随着她的走动,周围的黑雾开始涌动起来。

渐渐地,容深能看到一个人的身影,辨不出容貌,只能看出来是个男人,从那个男人嘴里开始响起了吟唱声,男人的身影化作金色的梵文将黑雾击散,在黑雾散去的那一刻,容深看见了自己,无尽头的黑暗里,她穿着一袭墨色的锦袍躺在一具暗红色的棺椁上,脸色苍白,眸子里细碎的光随着记忆的剥离一点一点的散去。

黑雾散去,阳光刺眼,容深从记忆里回过神来,眸色冷沉,她的记忆是被人带走的,为什么会被人带走她目前还不知道,她打算等程修再长大点了,再启程去找其他的记忆石。

“呐,烧鸡和板栗糕,还有一小瓶的枣花蜜给你泡糖水喝……”容深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一样的东西,放在程修的面前。

可比起这些吃食更让程修有兴趣的,是她看起来空荡荡的袖子。

明明什么都没有,可每次都能拿出他想要的东西,一样接一样的,像是藏了一整个多宝阁。

“看什么看?小屁孩,快点吃你的,吃胖点才不辜负你奶奶对我的嘱托……”容深一手支着下巴,一手在程修的脸上捏了捏,捏起来手感颇好,她就满意的弯了眸子,也不忘附加一句:“但也别跟村长家那个小胖子似的,胖的像头小猪仔……”

当初程家奶奶将程修托付给她之后就走了,而程修哭过一场后生了病,病好后意外的忘了曾经的事情,只对她十分亲近。

同样的喂了三年,容深也喜欢上了喂养小崽子这件事情,把他喂养的白白嫩嫩的,一不留神就会有各路妖魔鬼怪惦记上。

只是,她容深亲手喂养的小崽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吃掉的。

第3章 村里的人生了怪病

现在已经是初秋,每天还有点太阳,只大部分时候都是阴天,像现在这会儿突然阴下来也是常见的事情,镇河村的人都没有在意,反倒更高兴下地干活时不会太热。

容深坐在桌子边,侧头看着村头的方向,那里笼罩在一朵巨大的阴云下,像是随时会下雨,她神色淡淡,漫不经心的嘟囔了一句:“要坏事啦,只希望那些人不要把事情推到我们两个头上来。”

程修依旧听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只是见她眉心微拧的样子,小幅度的歪了一下头,然后把手里咬了一口的板栗糕往她嘴里塞去。

容深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块板栗糕,连忙抓着他的手,嚼吧嚼吧咽下去之后,怒瞪着他,“程修!你又把咬过的东西给我吃!欠揍吗?”

其实她对于板栗糕也好,烧鸡也好都尝不出味道来,她是只鬼,对于人吃的东西是没有味觉的,第一次被程修塞东西的时候她立刻就吐了出来,可就因为这个,程修整整半个月没和她说话。

容深也是想了半个月,才想明白他在生气什么,从那次后,不管程修塞什么吃的给她,她都照单全收了。

程修只抿了抿嘴,朝她露出一个笑容,再叫她一声“深深”,容深再多的不满也偃旗息鼓了,顶多伸手在他头顶多揉搓几下。

晚上的时候,容深没有出去,找了只小鬼去把晚饭带回来,小鬼还没有回来,倒是迎来了村长家的蒋新河。

“容……容深,你在吗?”蒋新河站在院子外面没有进来,他是白天那个小胖子的哥哥,高高壮壮的,浓眉大眼,虽然黑了点,但长得也算标致,就是每次和容深说话了就结巴。

容深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进来。”

如她所料,蒋新河又是来给她和程修送东西的,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篮子上还盖着一块碎花布。

“我娘煮了些花生,地里刚挖上来了,新鲜着,叫我给你送点来,你……你就当零嘴儿吃。”蒋新河走到桌边,将篮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除了一大碗还冒着热气的花生外,还有两颗油汪汪的卤蛋。

容深想起白天小胖子吃的卤猪蹄就拧了眉,这么油,难怪那么胖。

“卤蛋入……入了味的,小……小孩子喜欢吃。”蒋新河看她目光落在卤蛋上,忙出声解释起来,解释完又觉得不对,连忙加了一句:“你……你也可以尝尝。”

容深没有说话,侧头看了程修一眼,从蒋新河进来,程修就一直在看着她,微抿着唇,眼睛却是亮的。

一看他这个样子,容深就知道他想吃,可油汪汪的卤蛋她不想碰,也不想程修脏了手,就把目光转向了蒋新河。

最后程修用筷子戳了个卤蛋小口咬着,蒋新河提着篮子离开,结结巴巴的提醒容深卤蛋要趁热吃。

临走到门口了,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一脸凝重的对容深说道:“下午村里突然有几个人生了怪病,我爹说很肯是会传染的,你和你弟弟最近小心点,尽量别出门。”难得的没有再结巴了。

容深听着他的话却来了兴趣,问道:“什么怪病?”

第4章 长高了,保护深深

程修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一手拿着戳了卤蛋的筷子,一手攥着她的袖子,听见容深说话,也仰了头看向蒋新河。

被一大一小这么盯着,蒋新河脸都红了,只是隐在暗处,皮肤又黑,倒是看不出来,他眸光闪烁着说道:“就是……就是以前没见过的症状,你不要担心,已经请了大夫来村里了。”

等蒋新河一走,容深却还站在院子门口,只是再次抬头往村头的方向看了看,今天晚上没有月亮,也看不清白天聚集在村头的阴云还在不在,不过,总觉得那一块的夜色要浓郁一些,阴沉沉的。

过了好一会儿容深才轻啧了一声,被吃完了一颗卤蛋的程修拉着进了屋子。

容深对卤蛋没有兴趣,刚好派出去的小鬼一直没回来,她就打算让程修把第二颗也吃了,可程修抿着嘴不动。

“你不是挺喜欢吃的吗?”容深用手指戳了戳他抿出来的梨涡,指尖传来已经熟悉的温热。

“深深吃。”程修用筷子戳起卤蛋,又要往容深嘴里塞。

容深赶紧握住他的手,才避免的整颗卤蛋怼到自己脸上的惨剧,她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程修。

程修明显一愣,眼里浮现出疑惑。

“程修要长个子,所以给程修吃,我都已经长这么高了,就不用吃了,明白吗?”容深一本正经和他讲道理。

程修拧着眉,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相信了她说的话,点了点头,认同道:“程修要长高,长高了,保护深深。”他微微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抱抱深深。”

十岁的程修只到容深的腰部往上一点,每次抱她只能抱住她的腰,可容深知道,再过一两年,或者是明年,他就会像雨后的春笋似的,蹭蹭的往上长。

她把小崽子养得这么好,到时候一定会比她高很多的。

每次想起这个,容深是既欣慰又苦恼,她看着程修又开始咬起了卤蛋,正要揉揉他的头,原本放在那只买饭小鬼身上的一缕神识却突然断了。

她眼眸微眯,看着村头的方向露出一丝冷笑。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敢吃她的小鬼,活得不耐烦了!

“乖乖去睡觉。”容深回头看向程修。

程修已经吃饱了,抬头看着她,头微微一歪,好像在考虑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对容深问道:“深深去哪?”

容深拿出一块锦帕,极其自然地帮他把嘴巴周围的油渍擦干净,嘴里敷衍的答着:“不去哪,就在这里守着你,你乖乖睡觉。”

“深深说谎。”程修立刻指出她骗自己的事实。

容深动作一顿,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她轻咳了一声道:“我就出去一小会儿,马上回来,你在家里等着我好不好?”

“不好。”程修摇头,表现出来固执。

容深看着他,程修好不躲闪的和她对视,眼里满是固执,大概觉得自己只要一眨眼就输了,于是连眼睛也不眨,明明眼睛都瞪红了。

容深早就知道他的固执,看他瞪红了眼睛的模样,心里一软,叹了口气,道:“那你想怎么样?”

第5章 想和深深一起睡觉觉

“深深,睡觉。”程修见她服软,立刻抿嘴笑了笑,脸上的小梨涡一闪即逝,他立刻一脸认真地让容深睡觉。

容深无法,只能应了他,心里盘算着等程修睡着了她再出去。

可程修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比以往还要黏她,双手死死的抱着她的腰身不松。

“臭小子,你睡觉啊,抱着我干什么?”容深在他头顶揉搓了好几下。

程修坐在床边,侧身抱着她,眨了眨眼睛,道:“想和深深一起睡。”

“不行。”容深严肃拒绝,“你长大了,要自己睡。”

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就看见程修眼眶一红,他也不说话,就这么抿着唇看着她。

容深不用睡觉,刚带着程修的时候小崽子晚上害怕,她才陪着他一起在床上躺着,可从去年开始,容深就让他开始习惯自己一个人睡觉了。

程修适应的也挺好,只要她在旁边守着,他就能安稳的睡过去,也没有非得让她在床上一起躺着。

为此容深还高兴了许久,为了奖励程修听话,给他买了不算好吃的,那段时间简直对他有求必应。

可今天晚上程修突然抱着她不撒手,还要她陪着一起睡了,容深和他僵持没多久就服了软。

一边在心里唾骂自己作为一只鬼这么容易心软实在不好,一边老实陪着程修躺在床上。

在被程修奶奶唤醒之前,容深已经睡了一千多年,更何况她本来就是鬼,睡不睡都没有关系,于是就这么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躺了一整晚。

把小鬼的事情彻底抛在了脑后。

直到第二天早上程修起床,容深让小鬼去烧热水的时候,才想起了自己昨晚折损了一只小鬼的事情,顿时拧了拧眉,往村头看了一眼,过了一个晚上,村头上方那一团阴云非但没有散,反而更加的黑沉了。

“啧,麻烦。”容深轻啧了一声,还是先看着程修洗漱完,才说道:“你乖乖在家等着,我去给你买早饭回来。”

说完,她转身要走,心里盘算着趁此机会把昨晚吃了她那只小鬼的东西解决掉,然而一步还没有迈出去,腰身就被程修从后面抱住了。

“程修,你干什么?”容深回头看着身后的小崽子,瞪了他一眼。

昨晚上抱着她不许她出去,现在大早上的,还想闹什么?

程修仰头看着她,刚刚洗完的脸白嫩嫩的透着健康的粉红,他一点也不在意被容深瞪了一眼,只浅浅笑着说道:“想和深深一起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了防止容深将他撇下,程修揪紧了容深的腰带。

容深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小爪子,嘴角抽了抽,私心里她不想带程修一起过去,虽然村头的那个东西并没有被她看在眼里,可到底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小崽子本来就傻,万一被吓得更傻了怎么办?

然而,容深到底还是把程修带上了。

第6章 长得这么好看就是精怪变的

她牵着程修的手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想着大不了待会儿把小崽子眼睛捂住好了。

一人一鬼不紧不慢的走着,容深担心程修饿着,随手抓了把昨晚上蒋新河送来的花生,掐了个法诀去了花生壳,时不时的往程修嘴里塞一颗。

程修乖乖的吃了。

容深带着他往村头走,没走一会儿就发现了不对劲。

她和程修住的小院子在村尾,孤零零的一个小院子,离得最近的一户人家也有几十步的距离,不像村子里其他的人家,家家户户是挨在一起的,一户挨着一户。

这么看来,容深和程修的小院子倒像是被村子分隔开了一样。

往常除了孩子和蒋新河,几乎就没有人去串门的,因此,容深跟村子里的人都不太熟,可这会儿,她和程修走在路上。

发现经过的每一户人家都没有人出来,而是将门开了一条缝,就这么对着她和程修指指点点,眼里是痛恨但更多的是害怕和恐惧。

“村子里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肯定和那姐弟俩有关!从他们来到咱们村子里,我就觉得很奇怪……”

“你们见过人长得这么好看的吗?俩姐弟都是,肯定是山里的精怪变的!”

“就是!那些人就是被吸了寿命才死的!”

“……”

容深将这些议论都听在耳里,程修虽然听不清,但也意识到了不对。

他看了一眼躲在门后的人,又抬头看向容深,微微抿着唇,眼里带着疑惑。

容深早就冷了脸,她低头看了程修一眼,突然蹲下来身朝他说道:“我们换条路走。”

“好。”程修乖乖的点头。

容深牵着他转了个弯,直接从旁边走出了村子,沿着去镇上的小路走着,彻底的将那些人的议论抛在了身后。

走完了这条小路,就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大路边上,驾车的人裹着一身黑斗篷,头上戴着斗笠,遮的严严实实,容深弯身想将程修抱上马车。

程修却后退了一步,认真的看着容深。

容深微微一愣,无奈的笑了笑,收回了手,看着程修自己爬上了马车,她也跟着跃上马车,伸手在程修头顶揉了揉,毫不客气的夸赞道:“程修长大了。”

程修侧头看她,见她脸上带着笑,也跟着抿嘴笑了起来。

马车缓缓地往镇上走去。

带着程修在镇上吃饱了,容深没有急着回去,又带着他到处在街上不紧不慢的走着,手里拿着小糖人,还提着一盒糕点。

程修自己手里也捧着一盒糕点,不紧不慢的吃着。

一人一鬼早就将出村子时被指指点点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容深心情不错,嘴里咬着一串被程修塞过来的糖葫芦,微眯了眸子看了看天,与村子里的阴沉不同,镇上天气还不错,甚至有着小太阳。

虽然容深感受不到那股暖意,但还是很喜欢的。

也就是这么走神的一小会儿功夫,走在前面一步远的程修突然被拐角冲出的孩子撞了一下,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

要不是容深就站在他的身后,他恐怕直接摔在地上了。

“眼瞎吗?会不会看路啊?”还没等容深说话,撞过来的小孩就已经怒气冲冲的骂了起来。

第7章 眼瞎吗

小孩穿着锦服,头上还带着一个小小的玉冠,却不像村长家的小胖子那样白白胖胖的,反倒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能看出来是个长得很结实的孩子。

只不过,眉眼间的嚣张总让人有些不喜。

他倒是没有摔在地上,可依旧怒气冲冲的瞪着程修。

“你在说你自己吗?”容深把程修拉到身边,冷笑一声,看着小孩。

大概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他,小孩脸上的怒气更甚,他转而瞪向容深,“你再说一遍!”

“你眼瞎?”容深毫不客气的把话还了回去。

小孩气得呼吸加重,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就在容深以为他会挥拳扑上来的时候,却听见小孩咬牙说了一句:“我不打女人!”

“是吗?”容深轻啧一声,“那还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一直没有出声的程修突然扯了扯容深的衣袖,好奇的问道。

被撞的人是他,可他没有生气,也没有觉得委屈,眼里只有单纯的好奇。

容深看向他的时候脸上冷意一收,笑道:“他不打女人,可惜我不介意揍揍熊孩子。”

话音落下的时候,她突然朝小孩伸出了手,一把揪住小孩的衣领,冷着脸道:“给程修道歉,我就考虑一下轻点揍你。”

“你!放开我!”小孩扭动着身体挣扎,他的力气确实很大,可不管他怎么挣扎,就是摆脱不了容深揪着他后领的手,要不是他的肤色偏深,只怕脸早就红了,被气的。

“再问你一句,道不道歉?”容深冷声问道。

小孩脾气也倔,仰了头,怒声道:“休想!”

容深也懒得再说,冷笑一声,松开了他的后衣领,小孩还没松口气,她手腕一翻,一掌就往他肩头拍去。

她并没有用上法力,只是单纯的一拍,小孩如果被拍中,顶多就是疼一下,留个红印子,并不会出什么事,容深就是想让他疼疼,让这熊孩子长长记性。

“姑娘且慢。”男人浑厚的声音响起,一只手将容深这一拍挡下。

容深一怒,正想看看是谁挡了自己,那小孩表情却是一喜,朝来人喊道:“师傅!”

来的是个成年男子,穿着极其简单的布衣,脸上透着一股子正气,背上却背着一把桃木剑。

竟是个道士。

容深原本三分的怒气顿时长到了五分。

“臭道士!教出这么个嚣张跋扈的徒弟,想来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容深手腕一转,一掌朝小孩师傅打去,比起刚刚那一掌,她这一掌是用了真力的。

男人大概也察觉到了这一掌的不同,面色变了变,一边抬手去挡,一边急快的解释道:“姑娘消消气,我知道刚刚是这小子冲动,并没有要袒护他的意思!”

“这可是你说的。”容深收回手,冷冷的看着他。

男人也放下手,朝容深歉意的笑了笑,侧头看向身边的徒弟时,脸色一正,厉声问道:“阿越!方才本就是你莽撞撞了人,你非但不认错,还怒言相向,为师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

第8章 她是鬼,怎么可能去求一个道士

宋越本就敬重师傅,而且这时候冲动下去了,清醒过来,也害怕师傅,被师傅这么一训,立刻低了头认错,“师傅,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要道歉的人并不是为师!”宋越的师傅脸色并没有好转。

宋越抿了抿唇,连忙朝程修说道:“对不起,是我刚刚撞了你。”

程修没有说话,抬头去看容深。

容深在他头顶揉了揉,说:“他在跟你道歉,你想不想原谅他?”

程修微微歪了一下头,他的眼神单纯,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宋越,抿了一下唇道:“你不许凶深深,我原谅你。”

“原来你是个傻……”

“阿越!”

宋越下意识的话被师傅厉声打断,他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很不好,连忙低了头,想了想,又说道:“对不起,我……我刚刚就是情绪不好,才把怒气发到你身上的,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凶你了,也不凶她。”

他抬眼,飞快的看了容深一眼。

容深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姑娘,阿越性子不坏,只是冲动莽撞了些,他确实认识到了自己错误……”

“知道了。”容深拧眉打断男人的话,轻哼了一声:“这次就放过他,下次再让我碰见他欺负人,就算你是他师傅,也别想拦住我揍他。”

她说完这些,也不和这对师徒继续纠缠,拉着程修想走。

宋越却突然朝程修说道:“我叫宋越,你叫什么?”

容深本不想理会他,可程修自己停了下来,容深就也停了下来,低头看他。

“程修。”程修认真地说道。

他的眼神干净,宋越被他这么看着,心里愈加的愧疚起来。

见他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宋越,容深有些惊讶,惊讶过后,看向宋越的目光就缓和了不少,她知道程修既然愿意理会宋越,就说明这小子虽然有些嚣张,可本性是好的。

“程修!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也记着我的名字,以后有事大可以来找我!”宋越挺着胸膛,一脸认真的说道。

程修眨了眨眼睛,然后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宋越见他应了,就松了口气,挠了挠头,咧嘴笑了起来。

“我看阿越和程小公子有缘,我叫景岑,目前就住在镇上,姑娘日后有事也大可来找我。”景岑朝容深笑道。

容深翻了个白眼,带着程修走了,至于景岑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一个臭道士而已,她还看不上呢。

我为魔君种情蛊 主角: 容深, 程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