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至上:爹地套路深 主角: 许欢喜, 楚如斯

萌宝至上:爹地套路深 主角: 许欢喜, 楚如斯

第1章 厕所初遇

桐城国际机场。

许欢喜拉着复古的行李箱,踩着银色质地的高跟鞋,长发利落地扎成马尾。

桐城时值夏日,她却穿着一件风衣,让人看一眼都觉得……热!

她其实也热,刚从澳大利亚的冬天飞回来的,这副打扮很正常,她闪身进去洗手间,快速地换着衣服,眼中情绪波动——她等会要去医院,见身患重病的老祖宗。

……

与此同时。

美国的航班抵达桐城。

楚如斯缓步走到机场大厅,白衬衫,黑西裤,黑口罩,大气简约,诡谲的眸中风云际会——呵,时隔八年的桐城,他终于回来了。

他走向VIP通道,楚家派来的人已经在等他了。

“您好,楚先生吗?”司机恭敬地弯腰。

楚如斯点点头,眸色一片清冷。

司机立刻打开车门,他探身进去,却发现车里有两个黑衣人,表情不善,肌肉紧绷。

有猫腻。

楚如斯便站直身子,滴水不漏:“回去跟爷爷说,我约了朋友,晚点自己回家。”

气氛,紧绷。

车内的保镖互看一眼,忽然扑向楚如斯,大少爷吩咐过,这个男人不能出现在楚家。

楚如斯反应极快,反手就把门关上,保镖撞到车窗玻璃上,玻璃隐隐出现裂缝,看着都觉得疼。

他轻快地吹了个口哨,余光瞥见一旁的司机蠢蠢欲动,一肘子击打过去,转身就……跑。漂亮地越过眼前的障碍物,身后的尾巴怎么也甩不掉,他这才刚回来,就有这么大的惊喜么——趁他立足未稳,除之后快!

有意思。

楚如斯直接往机场大厅去,顺便跟警卫说有人持械行凶,毕竟有困难还是要找警察叔叔的。

趁着机场警卫缠着那些人,楚如斯进入了洗手间,斟酌了一下,转身走向女厕所,随手推开一道门躲进去。

握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里面……有个姑娘,一个身穿贴身衣物的姑娘,身材不错,只是小腹上有道不美观的疤痕。

只是这姑娘的眉眼,似乎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许欢喜倏然瞪大眼睛,都是明晃晃的水雾,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她还来得及反应,男人已经冲进来,捂住她的唇,将她抵在瓷砖上,声音透过黑色的口罩传出来:“嘘,不准吵,否则——”

他的话还没说完,女人的眼泪就砸了下来,他默了一下,姑娘哭什么呀,他不是坏人啊!

洗手间外面起了喧闹的声音,追上来了,咬得真紧!

他没了好脸色,更显得阴沉肃杀。

许欢喜缓过神来,她只是想着老祖宗,所以没控制住情绪。微微地点点头,她不想惹麻烦,不会吵的。

楚如斯试探性地松开眼前的女人,看她不吵不闹,便后退一步,保持一定的距离。

女人茭白的身躯就这么落入他的眼底,曲线玲珑,堪堪遮住了最诱人的风景。

她注意到男人打量的目光,脸色一沉,抓起长裙挡在身前,声音轻巧却不可侵犯:“还看?”

楚如斯轻佻地吹了一下口哨:“挺好看的。”虽然嘴上比较欠,但还是自动自觉地转身背过去:“借来躲一躲,我一会就走。”

第2章 掌心唇印

许欢喜不应声,但是却默许了,伸手去关门,却发现……很好,这个锁有些松动,推几推就开了,想要闯进来轻而易举。

这也就解释了男人为什么闯进来了。

纷杂的脚步声涌入女厕所,对着每个门拍打着,引发了一阵阵女人的尖叫。

楚如斯气息猛然阴沉,真不想一回国就杠上这些人。

许欢喜知道锁不住门外的人,风云不动地继续换衣服,反正被追的又不是她,她又不怂。

楚如斯眼眸微微眯起,她还真是淡定,有条不紊地穿着衣服,对他视若无睹,也对门外的喧闹视若无睹,也不怕他真是坏人么?

猛地,门被暴力地推开,门板正好撞在许欢喜的行李箱上。

许欢喜已然把长裙套上,裸露着后背准备拉拉链,惊叫出声:“啊——有色狼!出去!来人啊!”

她像是个无辜受惊的女性,全然看不出这厕所里藏了一个男人。

演得真好。楚如斯暗暗憋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帮他。

黑衣人快速地扫了一眼里面,确认没有人,转身匆忙离开。

许欢喜瞥了一眼门后的男人,他双手双脚扒在墙角上,像是绝世高手一样巧妙的支撑住自己,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她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转身走了出去——她赶时间,不想掺和到别的事情里。

楚如斯从墙面上跳下来,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忽然勾唇一笑,还真是个奇怪的姑娘。

他整理了一下着装,忽然看见自己的手掌心,印上了爱昧的唇印——是刚才捂住女人的唇时,印上去的。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

寻欢娱乐城,桐城最大的娱乐场所。

许欢喜晃动着鸡尾酒,眸中凝聚着雾气,她已经去过医院了,老祖宗确实是癌症晚期,诊断书上明明白白的。

反正已经无可救药,老祖宗就嚷嚷着要出院给她操持婚礼。

她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有些人迟早都会离开的。

可是,她可能无法完成老祖宗的愿望了。

许欢喜想起了老祖宗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跟她说:“欢喜,奶奶要走了,可是你的一辈子还很长,奶奶不希望你孤苦伶仃。我知道你内心里有伤疤,可是图南真的是个好孩子。如果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结婚,就真的太好了。”

图南。

江图南。

她的男朋友。哦不,前男友。

许欢喜冷笑一声,将鸡尾酒一饮而尽。

她原本也以为,她会跟江图南在一起的,他是个儒雅温和的平凡人,能够接受她未婚先孕,也能够包容她性事冷淡。

可是,她一周前才知道,原来她亲爱的男朋友,是江山集团的少爷。江图南追了她半年,尔后交往半年,她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位哥们居然是——不好好泡妞,就要回去继承千万家产的富二代。

真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捉鸡。

烈酒入喉,恍若灼伤。

现在,她亲爱的前男友玩够了,要回去成家立业了,不要她了,她还能怎么办?

抱着江图南的大腿,哀求着他别走吗?

狗屎!

第3章 英雄救美

许欢喜舔了舔唇角的酒渍,自从撞破了江图南的身份,她逃避一般飞往澳大利亚工作,如果不是奶奶突然查出癌症,她也不会那么快回来。

她知道自己跟江图南彻底玩完了。

如果江图南是普通人,也许她还能心存奢望,可他是江山集团的太子爷。

然而,这一切老祖宗都不知道,她还在做着江图南成为她孙婿的春秋大梦。

老祖宗辛苦一辈子把她拉扯大,她绝对不能让老祖宗走得不安心。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定,她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一个合适的结婚人选。

她的闺蜜宋词替她物色好了一个上好的人选。

长相俊美、擅长演戏、办事利落。

最重要的是,便宜可靠。

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人,跟她结婚。

许欢喜喝得有些微醺,心中烦躁,越发想醉,然而酒却没有了,她按了按呼叫铃,许久都没人来。

干脆离开至尊包厢,摇摇晃晃地去吧台点酒。

她倚在吧台上,修长的腿让人耷拉在高脚凳上,诱惑极了。她喝了一杯又一杯,一年的感情,又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呢?

内心的声音很清楚,她还留恋着江图南。

爱上了,放不下。

……

一个美人孤零零地喝酒,总能引起别人的兴趣。

有人过来跟许欢喜搭讪,手试探性地搭上她的肩膀:“美女,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许欢喜向来厌恶男人眼底的欲色,恶心得想吐,况且她今天心情不好,没准备给谁面子:“没兴趣。”

那人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向吧台拿了杯酒推给许欢喜:“这杯酒就当是我赔罪了。”

许欢喜只想一醉方休,伸手就去抓那杯酒,却被人拦了下来,一只手压在杯口上。

她迷迷糊糊地看过去,灯红酒绿里,男人的脸看不太清楚,但是身形高大,眼神狠厉,这又是哪根葱哪根蒜啊。

楚如斯眼前的酒推回给搭讪男,薄唇里逸出两个字:“喝了。”

搭讪男倏然沉下脸来,这个哥们怎么回事,哪条道上来的?没看到他快得手了吗,动手推搡着:“你谁呀?”

楚如斯眼疾手快地反制住搭讪男,压制在一旁的吧台上,手中暗暗使劲,给出选项:“喝了?废了?”

搭讪男脸上都是冷汗,手手手……要断了!他腾出另一只手,抓起酒杯一饮而尽,谄媚地笑着:“喝了,喝了。”

“滚!”楚如斯冷笑一声,手上力气徒然暴涨,他平生最厌恶就是这种下流之徒。

下药?手段这么不干净,他教育教育,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搭讪男疼得冷汗直流,狼狈地叫出声来,引得周围人纷纷看过来。

而从头到尾,许欢喜都在喝着自己的酒,好像这件事与她无关。

楚如斯将人丢在地上,看向一旁的特助温青风:“处理一下。”

温青风立刻上前,同情这位哥们三秒,他们大佬最恨就是这种下药手段了,如果不是法律不允许,估计他能诛人九族。

楚如斯转头看向许欢喜,她软软地趴在吧台上,连眼前的酒杯都抓不住。

他拍了拍她的背,他念在这女人帮过他一次,一个女人醉醺醺在酒吧还是很危险的,就当是报恩吧:“家在哪里?”。

第4章 心跳加速

许欢喜已经是一片迷雾,只会朝楚如斯傻笑,眼泪一颗一颗地砸在他的手心。

楚如斯:“……”见他一次哭一次,他这么吓人吗?要不,他捡个尸,把这她带回家?

他从她身上摸索出手机,抓住她的手指纹解锁,一打开是微信聊天记录。

——来至尊包厢。

呵,这姑娘有点来头嘛,至尊包厢那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

他将许欢喜拽起来,搂住她的腰:“我送你去你朋友那。”

……

至尊包厢里,灯光昏暗,空无一人。

楚如斯:“……”这厢房能吃能玩能睡,随便开一间都是五位数起步。

他小心翼翼地把许欢喜安置到床上,他就帮到这里吧。

然而身下的人儿突然发酒疯,伸手拽住他:“不要走。”

他素来不喜欢女人过分的亲密,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然而她反而得寸进尺,双手缠上他的腰,留恋地蹭着他的胸膛。

她的脸儒软微凉,都是往哪蹭呢!!!

楚如斯忍不住扶额,醉酒的人胡搅蛮缠起来真厉害。他陪她躺在床上,任由她树袋熊一样圈着他。

等她闹够了,他就走吧,反正他接下来也没什么安排。

他今天来寻欢娱乐城,是为了找他的便宜朋友季千钧,聊一下将来的雄图大业什么的。

结果那小子重色轻友,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快活。

……

头疼欲裂。

许欢喜难受地睁开眼睛,差点吓得掉到床底,为什么她的床上会有个陌生男人?!!!

嗯……大概,也许,可能,这就是自己的小白脸吧。

约好了在至尊包厢见面的。

她忍不住细细地打量起来,男人躺在身侧,衣冠整齐,一只手被她抱在怀里,自己的心口还色·情地挤压着男人麦色的手臂,依稀可以感受到肱二头肌。

额,松开,立刻松开!

她巴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喝酒误事,她喝醉酒就会犯傻,所以对酒这种东西一向都很克制。

要不是昨晚心情太过苦涩,她也不会连怼那么多鸡尾酒。

她不断地深呼吸,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澜,继续打量着男人,额,眼熟,很眼熟,这不是昨天在机场那个被人砍的小哥么?

他脸部的线条都恰到好处,像是尺子精确测量过一样。睫毛浓密,鼻子高挺,性感薄唇,简直是少女漫里走出来的吧?

她看得有些痴了,现在的牛郎都这么好看的吗?

忽然,男人毫无征兆地睁开眼睛,正好撞见她的视线,淡定地轻咳一声:“你醒了。”

还真淡定,不过他这种职业,肯定天天在女性身边醒来,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人能出现在至尊包厢,还陪睡了一夜,就是她的包~养对象。

许欢喜干脆也就开门见山:“我叫许欢喜,是你这次的雇主,宋词应该跟你提过我们这次交易的内容吧。”

宋词是寻欢娱乐城的主人,也是她的闺中密友,年纪轻轻的姑娘,长袖善舞,稳稳地掌握了桐城的娱乐业。

许?欢?喜?

楚如斯听到这个名字,忽地愣住了,一些被尘封的回忆突然开启,他轻易地将眼前的女人跟曾经的女孩重合在一起。

心跳,蓦然加速。

第5章 他有儿子

他曾重重地伤害过那女孩,撕碎她的衣服,也撕碎了她的灵魂。

居然,还能重逢。

许欢喜得不到回应,偏头看向楚如斯,玫色的唇张张合合:“你叫什么名字?”

楚如斯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遏制住,耳边呼啸而过都是女孩无辜的哀求,眼里看到的都是一双绝望的眸子。

额?

“你……你没事吧?”她伸手触了触他的额头:“你看起来很不好?要不要给你叫救护车?”

微凉的温度让楚如斯从梦靥里挣脱出来,闭眼缓了缓,才沙哑地开口:“没事。”许欢喜看他的眼神,干净淡然,应该已经不记得他了。这八年,他变了很多很多,换了名字和身份,脸部也做过微调,身形和气质也改变了。

曾经的罪恶,永远都不会有人揭开。

许欢喜将信将疑,宋词推给她的人,应该身心健康……的吧:“你的名字。”

“楚如斯。”他下意识的地就报了自己的名字,仿佛要将他曾经的名字埋葬。

默了默。

“你这艺名取得很大胆啊。”她有些惊讶。楚如斯这个名字,她曾经听过,或者说半个桐城的人都听说过,有着如雷贯耳的名气,他在美国拿到了多个含金量极高的学位,同时担任过哈佛的客座教授,后来他去了华尔街当操盘手,可是完全查不到他曾经的交易记录和盘路,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家伙。

这么一个神秘的人物,从美国那片自由的土地回来,出任楚门视界的副总裁,这件事传得很火,据说楚门视界的股票都涨停了……

楚如斯:“……”艺名什么鬼?他这是真名!

许欢喜仔仔细细地打量楚如斯,纵使她阅人无数,还是轻易的被他惊艳了:“外型算是合格了,演技怎么样?”

“哈?”楚如斯一脸懵,为什么这个女人的眼神,像是在菜市场里买菜一样,挑挑拣拣。

她看他一脸黑人问号,干脆替他设置了个场景:“第一次跟我儿子见面,你会怎么做?”反应这么慢的人,真的能演好这场戏吗?

儿子?!

“你有儿子了?”他惊得直接爆粗口,尔后心中一松,这么看来她是走出了曾经的阴影了,那他也可以放心一些了。

这次轮到许欢喜一脸黑人问号,语气不善:“宋词给你的资料,你到底看没看?我儿子虽然才七岁了,可他真的聪明到反科学,你可别露出什么马脚。”

七岁?

七岁!

楚如斯倏然握紧拳心,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七岁,八年……她,那时,该不会怀孕了吧?

他的气息有些不稳,等等,喜当爹了?

老天爷该不会这么疼爱他,凭空送他个儿子吧。

他死死地盯着她,咬着口腔里的肉:“他什么时候出生的?”

此时,许欢喜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的脸色变得柔和起来,背对着他接通对话:“宝贝,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好好好,我很快就过去了……mua~”

楚如斯则是处于石化状态,他他他……不会真的有个儿子吧?

第6章 技术不好

这么多年,楚如斯一直都在外边流浪,因为当年往事,爷爷禁止他跟国内有任何联系。

虽然他也派人找过她,但是出事后,他们就搬走了,从此人海茫茫,再不相见。

许欢喜回头看了一眼楚如斯,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既然是宋词的选择,那她也只能接受了:“就你了,我包你。”

楚如斯一脸黑人问号脸加强版:???EXCUSEME?WHAT!

他堂堂楚门视界的副总裁,影视圈的新贵,怎么会被莫名其妙地保养,传出去十年的笑料都有了。

包他?保养关系?要睡觉吗?

他抚上嘴角,如果是她的话,他倒是可以试一试——也许克服了曾经的心魔,就不会有那么多心里负担。

许欢喜看他脸色犹如调色盘一样精彩:“你不愿意?”

他硬生生扯了一个笑,这还是他以前认识的许欢喜么,怎么觉得记忆里的小姑娘青涩娇羞。

岁月还真是能吃人,如今她能随口谈起保养这种事,看起来轻车熟驾。

或许,曾经的纯真小姑娘是被他扼杀的。

他低下头,眼底是一片郁色,倒是很实诚:“怎么会?只是……我技术不好。”

曾经的故事,也毁了他一生,他没办法爱上任何女人。

“我知道。”许欢喜挑挑眉,宋词跟她提过,这个小哥也曾是寻欢的头牌,一吻千金那种。可是,最近小哥口碑下滑,可能纵欲过度了,肾功能有点下降,原先的雇主都去另谋新欢了。

而她,恰好不需要这种服务。

“……”楚如斯默了一下,眼中有些不满,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没试过——

许欢喜看他面色异常,以为他觉得尴尬,就善意地转移了话题:“带身份证了吗?”

楚如斯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身份证?这是要开房吗?等等!他……还没准备好!!!

“会不会太快了?”

“我很急。”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走吧。”

楚如斯看着许欢喜的背影,马尾干脆利落,白衬衫,包臀裙,喉结微微一颤。

他惊讶地发现,当年的事情,他并没有遗忘,全部……清晰地扑面而来。

她的声音,她的身体,她的眼泪。

许欢喜察觉楚如斯没有跟上来,侧身回眸看他:“怎么了?”

他闭了闭眼眸,最终淡定地跟了上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紧不慢地跟在许欢喜身后,接起口袋里震动不停地手机,果然就是他那便宜兄弟季千钧,办完事后想起来找他了?

他不理季千钧的敷衍的道歉:“帮我查一下你们的客户,许欢喜。”

……

另一边。

被窝生暖,软玉生香。

季千钧抽着雪茄,拥着怀里的女人,语气里没有半分愧疚之意:“抱歉啊,昨晚让你等了一晚。这不是我的妞儿太热情了,我走不开么。”

他怀里的女人不乐意地扭了扭身段,狠狠地掐了他一下,分明就是他按着她乱来,害她都没空去找小姐妹,现在怎么锅都给她了?

第7章 会对你好

季千钧拍了拍宋词的腰身,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唇:“说正事呢,别闹。”

隔着无线电波,楚如斯都能感觉到江图南的油腻,嗯哼,秀,继续秀:“十分钟内,我要她的资料。”

季千钧低头看向乖巧的宋词,敛去眸子的欲色:“七分钟内,我要许欢喜的全部客户资料。”

宋词慵懒地扭动着腰身,还真是命苦呀,帮着他打拼,还要被他睡,还要替他摆平各种小三小四小五。

她迷糊地抓起一旁的座机,拨通客户经理的内线:“我是宋词,五分钟内,我要许欢喜所有的客户资料。”

等等!谁!许欢喜?

话音戛然而止,宋词看向季千钧,这家伙该不会要吃窝边草吧:“等会,你要欢喜的资料干什么?那是我姐们,不给,不准动。”

“把资料给我,或者,我亲自去调。”季千钧挑挑眉,三天不管,她就上房揭瓦了,到底谁才是寻欢的主人!

……

阳光微醺。

许欢喜将车停在民政局门口,微微地握紧方向盘,只要走出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

只有这么做,才能完成老祖宗的心愿,老祖宗做梦都想替她操持一场婚礼,让她的余生靠一靠。

民政局?

楚如斯的嘴角不可遏制地抽了抽,突然升起一种脱轨的感觉,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啊。

此时,季千钧的文件发了过来,楚如斯就扫了一眼。

就一眼!

结婚?!!!

等等!说好的睡觉呢?

许欢喜打开车门钻出去,回身看到楚如斯的脸色非常精彩,不禁再一次确定:“如果你没有想好,我可以换人。”

毕竟结婚是大事,就算有她姐们宋词打点,估计也不一定有牛郎想要从良。

楚如斯差点没被一口气被憋住,这个冲击实在太大了:“我第一次结婚,有点……紧张。”他低下头快速地扫过资料,一目十行,突然在一张照片上顿住——

那是一个孩子的照片,皱着眉在看书,严肃得如同一个小大人,然而光影落在他身上,显得十分柔和。

虽然不曾见过,但是……他既然瞬间就肯定了,这是他的儿子,孩子的轮廓跟他儿时居然有七八分像。

她,真的替他生了一个孩子。

拳心缓缓握紧,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那要保养一个人来结婚,可是她生下了他的孩子,那他可以为之负责。

那么,那就来结婚试试啊。

虽然一无所知,但是他怕自己多年后,会因为没有跟许欢喜走进这个民政局而后悔。

他不想别的男人,成为孩子的爸爸!

他推开车门:“走吧。”

两人肩并肩地走进民政局,然而……其他登记的人都恩爱异常,反观他们两人,简直疏离客气得像是陌生人。

许欢喜余光看向楚如斯,她一生谨慎平顺,难得做这么疯狂的决定——就这么跟个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男人。

领证了。

许欢喜不安地交缠着手指,心里乱成一团。虽然知道在演戏,但是冲击力果然很大啊。

突然,一只宽厚的大手盖住她的小手,男人低沉的声音就在耳畔:“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他会对她好的,很好很好的,虽然……犯不上爱情。

第8章 领证结婚

两个人结婚的过程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许欢喜看着楚如斯刚劲的签名,终于确定这不是艺名,而是真名。世界那么大,重个名是多正常的事情啊:“楚先生,你的名字,有没有给你带来烦恼?”

跟大人物同一个名字,压力很大吧。

楚如斯盯着结婚证许久,这就结婚了?感觉还真是奇妙,他唇角微微勾起:“或者,你应该换个称呼了。”

许欢喜想来也是,毕竟都已经结婚了,也算互相认识了——额惹,这话里的逻辑怎么怪怪的。

她抬起头,微微一笑,眼眸里都是真诚璀璨,既然要一起生活了,那就好好努力吧,她向他伸出手以示友好:“如斯,接下来请多多指教。”

楚如斯心中为数不多的柔软被轻微地挠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干脆利落,微微地歪着头,声音干净而温软,差点让他花了眼。

他握住眼前纤细的手,躁动的内心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

桐城第一医院。

许欢喜将车停在地下室,想到了即将离开她的老祖宗,她内心几乎摇摇欲坠,但多年形成的克制和理智支撑着她,偏头看向楚如斯:“准备好了吗?”

楚如斯如梦初醒,他性子素来冷淡,极少有这么紧张的时候,毕竟……要去见儿子,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期待又紧张。

他恶补了一下客户资料,知道许欢喜的奶奶得了癌症,没有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看到孙女有一个归宿。

为了让奶奶走得安心,许欢喜想花钱保养一个小白脸,要求长得不差,演技不错,哄得了老人家,骗得了小孩,而且费用还不能高。

这么离谱的要求,居然真的有人接了。那人图着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伺候许欢喜。

据说季千钧吐槽,那人是被富婆的如狼似虎给吓到了。

楚如斯转了转手上的佛珠,这笔交易还真是吃亏,唯一的好处,居然没了——像许欢喜这种漂亮诱人的女孩,居然只能看不能睡。

当然,他并不是抱着睡她的目的来的。

他看着眼前的故作坚强的女人,明明泪框打转,却也只能选择隐忍坚强,这些年,她一个人过得很辛苦吧。

他心中微微一叹,他伸手将女人搂入怀中,温柔地拍着她的背,眸色深沉而怜惜,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她当初是怎么走过来的。

“要哭现在哭,一会上去可不准哭了。”

许欢喜猝不及防地撞进男人坚硬的胸膛,整个人都僵住了……

萌宝至上:爹地套路深 主角: 许欢喜, 楚如斯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