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妈咪无限宠 主角: 唐依白, 洛骞泽

萌宝妈咪无限宠 主角: 唐依白, 洛骞泽

第1章 被下药!

“blue”酒吧内,灯光闪烁,会调节气氛的DJ带着舞池内各型各色的人晃动着身体,体验这极致的放松感。

吧台内,一位拥有着完美五官比例的清秀女孩子正在调着就让人看上去就有欲望喝下去的酒。

“先生,您的血色玛瑙好了。”女孩子礼貌的对着顾客浅浅一笑,露出了深深的酒窝。

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在这个酒吧里工作,明日她就要前往遥远的美国开启自己的留学生涯。

“依白依白,209房的客人要点四杯蓝色海洋外加一瓶82年的红酒,我要去会儿厕所,你帮我送一下啊。”

一名穿着同样工作服的女孩子匆匆忙忙的跑来,说完不等唐依白回答,就急忙忙跑走了。

唐依白摇摇头,忍不住笑,看样子,是真的很急了。

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悄悄吸引了坐在远处角落里洛骞泽的目光。

洛骞泽晃动着手上的酒杯,目不转睛的盯着吧台上那巧笑嫣然的女孩子。

她笑起来的样子和记忆中的女孩重叠,让人觉着她仿佛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如果她还活着,或许也有这么大了吧?

洛骞泽想到这,眼眸不禁暗了暗。

唐依白熟练的调好了四杯蓝色海洋,带上一瓶红酒,就前去了209房。

“您好,你们要的酒给您放在桌上了。”

唐依白说完就将托盘里的酒一一摆放在了透明的玻璃桌上。

突然一只咸猪手搭在了唐依白的手上,她的动作顿时一怔,想到今夜是最后一夜,不想给老板华哥惹什么麻烦,便努力忍住满腔怒火。

唐依白放好酒之后,依旧是露出了标准的笑容,“酒给您放好了,我就先下去了。”

“妹妹,先别走啊,陪我们老总先喝一杯啊。”一位长相油光满面的秃头男子手搭上了唐依白的肩上。

唐依白不动声色的移了移,和男子保持了一点距离。

知道这一杯就要是不喝下去,今天估计是走不了了。

唐依白索性干脆的端起桌上的酒杯,一下子灌了下去,全然没注意到边上人相互看去的眼神。

过了一会儿,洛骞泽上完洗手间出来回座位,就巧遇了刚刚包厢里的人——刘光。

洛骞泽是什么人物?整个M城产业最广,身家最多的男人。

刘光一脸谄媚,“洛总裁,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偶遇了。不如进来喝一杯吧。”

洛骞泽不太喜欢这种无聊的应酬,想也没想的就想回绝。

就在这时,瞥到了包厢里坐在几个男人中间的唐依白,洛骞泽便鬼使神差的跟着刘光进了包厢。

包厢里的人原本还在碰触着有些神志不清的唐依白,看见洛骞泽进了包厢,立马起来迎接。

洛骞泽仔细观察了下唐依白,她眼神迷离,面色潮红,工作服已经被扯得露出了半肩。

越仔细看,洛骞泽身上的寒气散发的越冰冷,冰冷到刘光他们感到有丝害怕。

不用想,就知道这群龌龊的人对她做了什么。

她,被下药了!

第2章 失身于人

洛骞泽转头看向了刘光,目光中散发着阵阵寒气。

刘光虽然害怕,但也不想失了这个巴结洛骞泽的好机会。忍住内心的害怕,倒上了一杯红酒,端到了他的面前。

可洛骞泽看都没看,指着唐依白说,“她,我带走了。”

包厢内的各位老总,相视一看,各个脸上都是心不甘情不愿,但在洛骞泽面前,他们根本就没有说不的权利。

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位还没来得及享用的小美人就这么被洛骞泽给带走了。

洛骞泽临走前,转头对着他们说,“明天我的秘书会联系你们。”

听到这,原本乌云密布的各位老总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能和洛骞泽合作,对于今后的发展必然顺风顺水。

那舍弃一个女的又何妨?

十分钟后,洛氏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床上的唐依白在药效的作用下,不停的扭动的身子,双手不停的在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

衣服已经被扯掉了一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唐依白衣服包裹下的精致身材。

美色当前,洛骞泽感受到自己起了身理反应。

内心暗暗咒骂:该死!不能趁人之危。

于是,洛骞泽大步走向厕所,快速的洗了个脸。然后将浴缸注满冷水,走到床边将唐依白一把扯起。

唐依白身体不自觉的缠上了洛骞泽,整个人就在他宽厚的胸怀里蹭来蹭去的。

若唐依白此刻是清醒的,洛骞泽肯定好不犹豫的吃了她。

洛骞泽甩甩头,努力将自己龌龊的想法甩出脑外,自己若真这样做了,和那几个下药的卑鄙小人有什么区别?

“好热……”唐依白头埋在洛骞泽的胸口低喃着。

“乖,一会儿就不热了。”

紧接着,洛骞泽一下子拉开意识迷糊的唐依白,一把将她丢进了浴缸中。

“啊!”唐依白被冰冷的温暖,吓得尖叫了一声。

洛骞泽稍稍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一下该清醒些了。

过不了几秒,洛骞泽看向唐依白的眼神变得越发炽热了起来。

该死!那群王八蛋到底是下了多重的药!

洛骞泽烦躁的转身点起一根烟,想要驱散身上的一阵阵躁动,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做出什么来。

突然感受到一阵热意,唐依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缸里起来,抱住了洛骞泽,“帮帮我。”

洛骞泽低头看看一直在嘟囔的唐依白,所有自己建立好的心里建设在那一刻全崩塌了。

“希望你明天不要后悔。”洛骞泽在她耳边轻声说,随即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第一眼看见她,当她和记忆中的女孩的印象重叠开始,洛骞泽就对她起了兴趣了。

当他看见她被下药在一群男人中坐着的时候,恨不得把他们的手都给剁了。

唐依白在药效的发作下,热情的回应着洛骞泽。

洛骞泽快速的将唐依白身上的衣物褪的干净,将她横抱到了床上,整个人欺了上去。

夜,还很漫长。

第3章 携宝归来

次日,“疼……好疼。”唐依白嘟囔着,被身上的酸痛感给痛醒了。

唐依白撑起身子,环顾四周,这是在哪儿?!

头痛之余,昨夜火辣辣的记忆一下子涌进脑中。

等等?为什么会全身酸痛?!

唐依白慌张的掀开被子,当看到自己满身吻痕的时候,“啊!”

环顾四周,唐依白在白色的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纸,疑惑的拿起来,上面写着:“有事出去处理一下,醒了等我。”

等你个大鬼头啊等!

唐依白生气的将纸揉成一团丢到了地上,虽说昨天这人将自己从那群老色/鬼中救出,但看自己身上的痕迹,他也不是个好人!

自己的第一次竟然献给了一个陌生人,重点是自己还记不清她长成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是歪瓜裂枣还是帅气小哥。

唐依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余光瞥见了墙上的时钟。

糟糕!要赶不上飞机了!

唐依白强撑起身子,捡起地上有些湿的衣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穿上再说。

总比光着出门要好!

临走之际,唐依白转身拿起刚刚被自己无情丢在地上的纸,洋洋洒洒的在上面写上了几个字。

重新将它放置了床头柜上,唐依白就匆匆离去了。

死赶活赶的,唐依白才赶上了飞机。

飞机飞至半空中,唐依白才有了离家的感觉,攒紧了拳头,等我学成归来。

五年后。

随着飞机的落地,机场接机大厅逐渐涌出了人流。

“依白依白!这儿呢?”左妍晨在嘈杂的环境中大声的喊叫着,生怕唐依白没听见似的。

而出口走出一位黑栗色微卷长发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戴着黑色的大墨镜,在墨镜的遮挡下,嘴角勾勒出了浅浅的笑容。

看来她的宝贝,到哪儿都那么受欢迎啊。

只见她右手拉着一个红色的行李箱,左手牵着一个粉嫩嫩的女孩子。

那女孩子脸红扑扑的,眨着双马尾,眼睛扑闪扑闪的,背着个可爱的黄色小熊包包,甚是可爱。

机场上的人都忍不住多瞧了她几眼。

女孩子似乎是被吓到了,开始紧紧的贴着唐依白,轻轻的喊道,“妈妈,怕怕。”

“心心乖,不怕,那些叔叔阿姨喜欢你才看你的。”唐依白摘下墨镜,温柔的看向女孩。

路过的人在看见唐依白的容貌后,忍不住感叹:基因真的很重要!

“干妈!”唐子心突然看到了等候已久的左妍晨,刚刚胆怯的表情立马消散而去,迈着小短腿迅速的朝着左妍晨那跑去。

“乖心心。干妈等你们发现等的都快睡着了。想不想干妈呀?”

左妍晨瞧着唐子心就开心,于是捏了捏她的脸蛋。

“当然想啦。”唐子心冲着左妍晨的脸就是一口亲了过去。

“乖心心。”左妍晨悄悄从包里掏出一个棒棒糖,熟练的剥开,递给了唐子心。

唐子心看见棒棒糖,整个眼睛都亮了,接过棒棒糖,塞进了嘴里,甜甜的说,“最喜欢干妈!”

这时,唐依白已经走到了二人的面前,状似吃醋的问,“那心心你说,你喜欢妈咪多一点?还是喜欢干妈多一点呢?”

唐子心被这个问题问的整个脸都皱到了一起,手心手背都是肉,自己回答什么,妈咪和干妈都会伤心。

左妍晨瞧着唐子心纠结的神情,实在有些不忍心,“好了,你别逗她了。子辰呢?怎么没看见?”

想到唐子辰,唐依白无奈的笑了笑,耸耸肩,“那家伙儿这几天不知道在干嘛,说自己过几天回来。”

“你也是心大,这样都放心。”左妍晨想到唐子辰那张冰山脸就抖了抖身子,“不过,谁丢了,他都不会丢了。”

唐子辰实在是聪明的不像一个五岁的小孩,相比之下还是唐子心这颗小甜豆可爱。

“走吧。”

唐依白抱起了唐子心,走出了机场,看向这个城市。

五年了,从自己留学到现在回国,五年了。

第4章 是她!

五年前的那一夜之后,飞机辗转去了美国,等自己安顿好,找到药店买好避孕药吃下去,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结果就让子辰子心跑到了自己的肚子里,原本想过不要他们,最后还是不忍心了。

那时候的日子并不好过,好在那时候认识了左妍晨一群好友,他们陪着自己度过了那艰难的五年。

如今,随着各自的工作发展,逐渐的也都回了国。

洛氏集团大楼内。

洛骞泽正埋头看着秘书佘嘉祥送来的文件,而他的对面正坐着书家的书宛丝和书南风兄妹。

洛家和书家是世交之家,所以洛骞泽和书家兄妹自小关系就很好。

“我说骞泽,你两这么骗家中长辈真的好吗?”书南风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隐隐担忧的问道。

“谁让他们催我们催的这么紧,怪谁呢?”书宛丝想到家中不停歇的逼婚,满脸写着不开心。

洛骞泽脑中也闪过了这一两年被逼婚的事情,微微皱了皱眉头,不予说话。

“哥,你放心吧。我们说好了,等我们遇到了合适的人就离婚,绝不耽误。”书宛丝向书南风保证道。

书南风摇了摇头,“你们开心就好了吧。不过,骞泽,这么些年了,你身边就没出现女孩子过,你是还忘不了她吗?”

洛骞泽面色怔了怔,抬头看向书宛丝,“做戏做全套,什么时候选婚纱?我陪你去。”

听到这,书宛丝掏出了包中的杂志丢向了洛骞泽,“婚纱就找她设计吧。这两年新崛起的婚纱界新星,我看过她的设计,确实还不错。”

洛骞泽原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为让洛母钟文茵心安。

突然间瞥见了书宛丝丢过来的杂志上的人,微卷的长发,大大的双眼,浅笑间露出的一对浅浅的酒窝,在右边写着大大的三个字——唐依白。

是她!

洛骞泽眼睛一亮,像是拿到什么宝藏似的,紧紧的握住了手上的杂志。

“什么时候去?”洛骞泽盯着杂志,目不转睛的问。

书家兄妹瞧着洛骞泽不一样的深色,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必有猫腻,不过洛骞泽肯定不会说的,但或许有好戏看了。

“后天下午两点。她最不喜欢别人迟到,但凡迟到就取消单子,永不合作。”

或许有才的设计师都是有些不一样的脾气吧。

书宛丝原本不太在意这些,只是有些欣赏这个设计师的作品,不过看洛骞泽的模样,倒是让她对她更有了一些兴趣。

书家兄妹对了对眼神,暗暗笑道。

五年了,她终于出现了吗?

五年前的那夜之后,公司突然有急事要回去处理,留下纸条让她等他。

可回来之后发现,她就留下一句,“技术真差,伪君子。”就不知所踪了。

任凭洛骞泽怎么找都找不到,难道就是出国了么?

那夜之后,不管是因为那一夜的美好,还是因为她像极了小时候的她。

他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要把她留在身边!

那是他第一次那么强烈想拥有一个人。

可是她,却不见了。

第5章 真的是她!

两日后,H.B婚纱设计公司-M城分部。

唐子心穿着粉色的小裙子,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背着个黄色的鸭子双肩包,咬着个棒棒糖,在唐依白的办公室内晃悠着。

唐依白看了看表,敲了敲桌子,温柔喊,“心心,妈妈有点事情,你和小小阿姨先下去玩,好不好呀?”

“好呀。”唐子心是个听妈妈话的乖孩子,于是爽快的答应。

“小小,你把心心带下去吧。”唐依白叫来了助理麻小小,并不忘嘱咐,“你们别惯着她吃糖了。”

麻小小笑笑,就牵着唐子心离开了办公室。

唐依白能感受到公司里的各位同事有多宠唐子心这丫头,心中不免升起了些作为母亲的自豪感。

大概是因为唐子心长得可爱的缘故,加上总是甜甜的叫着“阿姨叔叔”的,格外的招人疼。就在这两天内,和公司内的大部分同事都混成了一片。

唐依白甩甩头,收起了自己的自豪感,抱起桌上的一叠文件,整理了裙子,快步走向了会议室。

这是自己回国后接的第一笔单子,作为空降到H.B-M分部的设计总监,知道有些人不服自己,正巧靠这笔单子给下面的人树立些威信的。

据说客户也是M城的第一名媛,合作愉快的话,正好也可以为H.B婚纱设计公司在M城树立口碑,或许能提升下这两年来下滑的业绩。

下午两点。

穿着黑色连衣裙的书宛丝和穿着黑色西装的洛骞泽,准时到了HB-M婚纱设计公司。

唐依白见到前台领着二人进来,立马起身,走上前去,伸出右手,笑笑的说,“你好,我是这个公司的设计总监,也是你们这次的婚纱设计师——唐依白。”

“你好,我是书宛丝。身边这位是我的未婚夫洛骞泽。”书宛丝简单的介绍了自己顺便介绍了边上的洛骞泽。

而此刻的洛骞泽呆呆的立在了原地,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唐依白不放。

真的是她!

“唐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洛骞泽试探性的问话。

“不好意思,我刚回国。我想我们应该是没有见过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自己遍寻不到她。原来真的是出国了。

自己当初竟然没有想到去这层!

不过看来,她是将自己忘的一干二净了。

洛骞泽贪婪的盯着唐依白,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般。

唐依白被盯得有些许不舒服,不去在意洛骞泽的目光,对着他们说,,“请这边坐下说吧。”

那日书宛丝觉得洛骞泽看见了唐依白的杂志变得有些不正常,看现在他瞧着唐依白炽热的目光,看来真的是有猫腻!

书宛丝嗅到了浓浓的八卦气息。

看来,等会儿该好好审问一下了!

不过瞧着样子,似乎唐依白对洛骞泽并不感兴趣啊。

事实也真的是,唐依白丝毫不记得洛骞泽了,就是觉得这个人怪怪的。

干嘛一直盯着自己看啊!

不过洛骞泽并不在意,只要她再次出现就好。

至于剩下的事情交给自己。

等着吧,我一定会慢慢的帮助你回忆起来的,唐小姐。

第6章 怪男人

唐依白翻开本子,按照惯例询问着,“不知道书小姐对婚纱的设计有什么要求吗?”

“没想法呢,我看过你的作品,我相信你的能力,你看着办吧。”书宛丝支撑着头,回答道。

唐依白细细的打量书宛丝,不愧是M城的第一名媛,她的身上散发着温婉舒适的气质,但能感受到她温婉气质下隐藏的俏皮感。

心中已经有了个初步的图样,但还是得继续和书宛丝沟通一下,她才能更好的去设计婚纱。

毕竟,对她而言,每件婚纱都应该是有它自己的灵魂和故事存在的。

“书小姐,我可以冒昧的问下你和你先生的爱情经历吗?”唐依白试探性的问。

书宛丝咽了咽口水,瞧了瞧洛骞泽,希望他能支援一下自己。

爱情经历?!从小穿着同一条裤裆称兄道弟么?!

谁知洛骞泽理都没理她,依旧是直勾勾的盯着唐依白不放,像是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

“是这样子,我和我先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书宛丝开始胡编乱造,瞧着洛骞泽的魂都被勾走一样的,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等会儿肯定得好好盘问他!

“能具体说下吗?”唐依白引导性的让书宛丝多讲一些。

“这个……”书宛丝语噎。

唐依白皱了皱眉头,这对新婚夫妻,一个说不出恋爱经历,一个盯着自己看?!

书宛丝有些语塞,重重的顶了呆着的洛骞泽一下。

洛骞泽这才回过神来,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

“唐小姐的恋爱经历呢?”

“啊?”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唐依白诧异,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我是问唐小姐有何恋爱经历?”洛骞泽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遍。

“不好意思,您可能听错了,我问的是您二人的爱情经历呢。”唐依白耐着性子重复。

“我们就是自然恋爱的,没什么浪漫因素。这么问唐小姐,主要是想若您有浪漫的恋爱经历,正巧可以解了我们的问题。”洛骞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不好意思,这我可能帮不了你们。”唐依白礼貌性的笑了笑。

“嗯?唐小姐单身?”洛骞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个答案。

“不好意思,要是您没什么特殊的经历需要加入婚纱设计中,那就冒昧的让我先设计初稿,到时候给您二位过目,再进行修改可以吗?”

唐依白眉头紧锁,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只是为什么会觉得有些许眼熟。

“可以。不好意思,刚刚唐突了。希望唐小姐不要介意。”洛骞也不在追问,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没有明着回答,那就是还有希望!

一旁的书宛丝在空气中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一直支着头歪着脑袋看戏。

“这样吧。婚纱主题定成‘青梅竹马’,然后等我的设计稿出了,再来找二位商议吧。二位看,可以吗?”

“我看也行。我相信你的哦!”久久不说话的书宛丝终于开口。

“那好,我等会儿还有事,就不送二位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婚纱的事情让你费心了。”书宛丝说完便拉着洛骞泽离开了HB-M。

他们走后,唐依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洛骞泽的目光,真的让自己感到不舒服。

还是让他们早些离开吧,下次自己和书小姐沟通就好了。

真是个怪男人。

第7章 不会是他吧!

到了门口。

书宛丝重重的掐了魂不守舍的洛骞泽,“洛大少,别恋恋不舍了。你直勾勾的眼神,再待下去,要被人当成怪大叔了!”

谁知洛骞泽突然大笑了一声,抱了下书宛丝,“宛丝,真是谢谢你了!”

书宛丝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和刚刚的唐依白有关系!

只不过,二人看上去八竿子打不到一块,会有什么联系呢?

会议室外,唐依白整理了下桌上的文件,准备回办公室。

唐子心一个小脑袋从门侧边探了出来,鬼灵精怪的准备吓唐依白一下,大喊了一声。“妈妈!”

唐依白其实早早的就看见门后露出的唐子心头上的小揪揪,但还是配合的被她吓到的模样。

“哈哈,妈妈真笨!竟然被我吓到了。”唐子心开心的笑着,迈着小短腿,跑到了唐依白的身边。

唐依白温柔的笑着,将唐子心抱起来坐在了腿上,点了点她的鼻尖,“你这个鬼灵精。”

“妈妈,我看到刚刚出去的那个叔叔了。”唐子心咬着手指头说道。

“嗯?”

“那个叔叔好像哥哥哦?”唐子心抬起头,单纯的望向唐依白。

唐依白心中微微一怔,终于知道刚刚为什么看着洛骞泽眼熟了。

因为唐子辰长得和他很像!

唐依白甩甩脑袋,甩开脑中可怕的想法。

虽然自己不知道那夜和自己共度一晚的男人是谁,但应该不至于是洛骞泽吧。

次日,唐依白早早的下班回到了家中。

刚打开门就瞧见左妍晨和唐子心两个人坐在地上,二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那里。

“你们干啥呢?”

“妈咪!”唐子心瞧见唐依白回来,便兴奋的朝着她跑来。

“不是说今天要加班么?我都请好假准备和心心共度二人世界了!是吧,心心?”左妍晨也起身走向唐依白处,伸手就抱起了唐子心。

“对呀妈咪,你不是今晚要很迟回来嘛!”唐子心歪着个脑袋问道。

“别说了。”唐依白将手中的包随手一丢,走到客厅处,整个人随意的瘫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左妍晨瞧出了唐依白脸上的不开心,有些担忧的问。

“前几天接的那个单子,客户说不结婚了,取消了。”唐依白说着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

“所以?唐总监,你这是丢了单子了?”左妍晨略带笑意的问道。

唐依白深深的翻了一个白眼,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将自己整个头都埋了进去,“回国的第一个case啊!就这么没了!啊!”

“来日方长啊,你的名声在外,还怕没单子呢。”左妍晨对唐依白可是有很强的自信的。

唐依白听了左妍晨的夸奖,甩了甩头,随即笑了笑,“不过也好,那天看样子感觉那个洛骞泽也不是什么好人,别让他祸害人家姑娘了。”

左妍晨正端起杯子的手一愣,“洛骞泽?你说你这次的客户是洛骞泽?”

“对呀,怎么了?”

“咳咳,那是我们公司的总裁啊。”

唐依白一愣,嘴角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世界这么小。有这样子的总裁,赶紧换工作吧。”

做梦也没想到,世界那么小,洛骞泽竟然是左妍晨的老板。

唐依白真的替左妍晨捏了一把汗。

第8章 神秘的花束

“不会啊,外界对他的评价都挺好的。”左妍晨停顿了下,“他怎么你了?”

唐依白欲言又止,想到那天他直勾勾的眼神,抠了抠手指头,“没事。就是觉得他应该不是个专情的人呢。”

左妍晨瞪大了双眼,满脸吃惊,“别闹了,我们总裁是出了门的黄金单身汉,无任何不良嗜好。”

唐依白白了白眼,“人不可貌相。”

“对了,你还记得,我很早之前和你说过我觉得辰辰长得和有个人很像,说的就是我们总裁。”左妍晨兴冲冲的说道。

这是唐依白第二次从别人口中听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像这个令人讨厌的男人,心中也渐渐产生了些狐疑。

晚上,左妍晨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唐依白的家,唐依白这才空下来有时间打开电脑。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是还是有必要解决一下自己心中的疑虑了。

唐依白打开浏览器,在搜索框中输入了“洛骞泽”的名字,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回车键。

洛骞泽不亏是商场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一搜索就搜索出了各种消息。

翻阅了十几页,唐依白连连摇头。

“怎么都是这么官方的报道,假的都是假的,怎么一张小时候的照片都没有呢?”

唐依白碎碎念着,深深叹了口气,合上了笔记本。

转头望向床上熟睡中露出笑脸的唐子心,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笑容,转念一想儿子那张和洛骞泽80%相似的脸蛋,唐依白的眉头立马紧锁了起来。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没这么倒霉!洗澡洗澡。”唐依白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立马将自己脑中的想法打散。

次日,唐依白如往常去公司上班。

“唐姐唐姐……”

麻小小突然大喊着,满脸八卦的冲进了唐依白的办公室,打断了唐依白刚刚迸发出的灵感。

唐依白微微皱眉,恶狠狠的威胁道,“心心,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扣你绩效。”

小小脸色一变,立马哭丧着脸蛋,“别啊唐姐,我知道错了!我就是想告诉你,外面有人找你!”

唐依白有些略带疑惑的起身,国内现在除了左妍晨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自己回国了呀。

走出办公室,就瞧见办公室外的人一脸八卦的瞧着自己,唐依白不喜欢那种调侃的眼神,略微皱了皱眉,终于看见了门外捧着一大束玫瑰的人。

“你好?”唐依白带着礼貌的问道。

“唐小姐是吧?”

花束太大,唐依白听着模糊的声音从花束后传来,“是的。”

“这是您的玫瑰,请您签收下。”

唐依白不解,瞧着众人八卦的神色,按捺住心中的疑惑,让那人把花束送进了办公室。

唐依白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仔细的端详起了面前的花束。

忽的瞧见了上面放着一张卡片,轻轻的拿起卡片,上面有着俊秀的字迹:

谢谢你的归来。

国内知道自己回来的,只有左妍晨啊。当然左妍晨肯定不会给自己送这么一大束玫瑰,而且这字迹瞧着像是男的写的。

唐依白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是谁。

“是谁呢?”

萌宝妈咪无限宠 主角: 唐依白, 洛骞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