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慕相思 主角: 相思, 顾渊

临渊慕相思 主角: 相思, 顾渊

第1章 无妄之灾

盛夏,炎热。

一匹黑马疾驰而过,带起野草的味道。

马背上驮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人穿着白衣,脸色比衣服还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你抓错人了,淮戎喜欢的不是我。”相思觉得有点冷。

这人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威胁淮戎退兵。可淮戎心里根本就没有她,怎么可能顾忌她的死活?现在好了,害得她跟着这人一同被皇家暗卫追杀。

“闭嘴!”淮恩一边躲避流矢,一边打马狂奔。

身后一群暗卫穷追不舍,不停地放箭,“嗖嗖嗖”的箭羽破空声不绝于耳。

“呃……”

相思又中了一箭,在左肩,白衣上立刻晕染开一抹血色,触目惊心。

听到她的闷哼声,淮恩恶狠狠地问道:“你怎么连支箭都躲不开了?”

相思讥笑道:“谁叫你不早来几天?”她现在就是个废人,怎么可能躲过这些暗卫射的箭?

前几日,她和祝灵芸起了冲突。那女人斗不过她,就跑到淮戎面前哭惨。谁知道,这昏君为了给祝灵芸出气,竟然当天就废了她的武功。

相思实在是意难平,在心底狠狠啐了一口。亏她为了淮戎出生入死,结果还比不了那个什么事都没干过的祝灵芸?!

淮恩道:“坚持住,本王的旧部就在前面。”他原本就打算带她走,拿她威胁淮戎只是个幌子。

相思叹息道:“我真是太命苦了……”

她身为相家遗腹子,为了继承爵位,必须从小女扮男装。前些日子女儿身曝光了,淮戎顶住巨大的压力迎她入宫,还信誓旦旦地要封她为后。如此深情的举动,让她误以为淮戎与她两情相悦。

可被废了武功后,她才慢慢琢磨出味儿来:嘿,这混蛋哪儿是喜欢她啊?分明就是故意把她推出来,好给那祝灵芸打掩护!

就比如现在,眼前这可怜的男人就是误以为淮戎喜欢他,才抓了她当人质。其实,真正该被抓的是祝灵芸啊。

呵,她就这样替那女人顶了锅,当了替罪羊。悲哉!悲哉!

“嘶——”

黑马腿上中了一箭,悲鸣一声,轰地倒在地上。前面是悬崖,后面是追兵,进无可进,退无可退。

相思坠到地上,五脏六腑都疼。身上还中了几箭,伤势很重。淮恩把她死死护在怀中,和一群暗卫厮杀。

相思很忧伤,若不是这个男人抓她当人质,她现在还在卧床养伤。如今伤上加伤,天要亡她啊!

“嗖——”

她正黯然伤神,一支羽箭携带着雷霆之钧突然破空而来,凡是在它周围的箭矢,都被它带起的威压碾压为齑粉。一时间,漫天的流矢通通在原地毁灭为粉末,空中只剩下这一支羽箭在疾驰。

相思心里一震,淮戎来了。这世间除了他,没人能使出这么恐怖的箭法。

她拼着一口气朝前方望了一眼,那个冷峻的男人骑在高头大马上,踏着风尘而来,敛走漫天阳光,宛如战神降临。

而她却失血过多,头晕眼花,根本看不清他的神情。

相思自嘲地想:淮戎刚登基不久,这样冒冒失失地跑出来可不是好事呢。千难万难地都要跑来射这一箭,可见想她死的心有多么的强烈。

第2章 有本事跳崖殉情啊!

这支箭淮恩避无可避,眼见着要中箭了,他一咬牙,直接拉着相思一起跳崖:“你得和我死在一起!”

我是挖你祖坟了,还是偷你家大米了?就算我快死了,你也别拉着我跳崖啊!耳边都是呼啸的山风,相思气得想要爆粗口,但她已经没力气吵了。

淮恩心如死灰,有句话他憋了很久,一直没有说出口,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初微,我心悦你。”

初微是她的字。

“什么?”相思怀疑自己听错了。

几乎在她问出这话的同一刻,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在山崖上炸开:“薇儿!”

相思心里一悸,那是淮戎在喊她。这世间,也只有这个人会这么喊她。

装什么深情?有本事演戏演全套,直接跳崖陪我殉情啊!

她刚这么想,就看到淮戎从涯顶纵身跃了下来。

相思愣怔了,说不清是个什么心情。她好想问问淮戎,你这杀我又救我,到底在玩什么鬼啊?

可惜,她大限已至,眼前一黑,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

……

相思身处一片黑暗之中,仿佛在无边无尽的虚空里沉沉浮浮,隐约中脸上有轻柔的东西拂过,好像是谁的衣袖。

鼻子嗅了嗅,有点痒……

“阿嚏——”

重重打了喷嚏,眼泪都咳出来了。

不由自主地睁开眼睛,习惯性地揉了揉眼角,却听见一个柔媚的男声:“小弟弟,你可算是醒了。”

相思浑身一颤,抬眼一看,是一位面相阴柔的美男子,啊,不,是一群白衣美男子,将她围了一个圈。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老天爷都知道她喜欢美男子,所以死后还要赐一堆给她?不行啊,要是淮戎看见她左拥右抱,会灭了她的!啊,呸,都这个时候了,还想什么淮戎?她死都死了,还怕那王八蛋干什么?

一位眉间点朱砂的男子见她一脸呆滞,忍不住伸手轻轻掐了下她的脸蛋:“小弟弟,你是哪家的小公子啊?哥哥们也好送你回去啊。”

送她回去?回哪儿去?她不是死了吗?难道阴曹地府还包分配住房?

相思脑袋成了一团浆糊,也就没注意别人对她的称呼。扭过脸朝旁边一看,正好瞧见一面穿衣镜。

诶……

镜子里有个好可爱的小公子,粉嘟嘟,肉乎乎的,穿着黑色小锦袍,腰间还别着一把小折扇,一身装扮就跟个纨绔似的,偏偏又只是个五六岁的小娃娃,看着颇为喜感。

相思忍不住笑了,没想到镜子里的小公子也跟着笑了!

她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小公子居然也跟着眨眼睛。

相思感到有点诡异,她拉起自己的一绺头发,镜子里的小公子也跟着她做。

一股强烈的不好预感从心底奔涌出来,这时,她听到众人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小弟弟,你是没见过镜子吗?竟然自个儿对着镜子玩儿……”

相思如遭五雷轰顶,不祥预感得到证实,她竟然真变成了个小孩子!

“哥哥,我这是在哪儿啊……”这到底是不是地府啊?

她后面的话还没问出来,就听朱砂男子道:“小弟弟,这儿是暖阳阁,到处都是善解人意的儿郎,别怕哦……”

暖阳阁?那不是北燕上京数一数二的小倌馆吗?

看着一众阴柔的美男子,再瞧了瞧自己的五短小身材,相思终于醒过神来了——她这是重生了,重生回了五岁那年!

简直是噩梦啊!为什么不让她早重生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也好啊!她不想呆在小倌馆啊!

第3章 遭人陷害

相思尚处于重生的震惊之中,根本不知晓北燕上京四大家族已经炸开了锅。

相府、花府、楼府、暮府四家齐齐出动,就连各家世子爷都出马了。

“这位姐姐,你有见过一个这么高的小弟弟吗?”一个蓝衣小童子在自己肩部比划了一下,“他长得很可爱,穿着一件黑色的小锦袍,腰上还别着一把小扇子,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还喜欢一边跳一边吃零嘴。”

卖糕点的大婶笑眯眯地递出一包甜食:“我没看见这么个小娃娃呢。不过,我看你倒是很可爱的,拿去吃吧,姐姐不要你钱。”

蓝衣小童子嘴角一抽,真讨厌,他又被这些大妈调•戏了……

“暮哥哥,你有消息了吗?”一个红衣小童子跑过来问道。

蓝衣小童子摇摇头,一脸担忧。

他俩一个是暮家世子暮含玉,今年八岁;一个是花家世子花珩,今年七岁。

“你说阿嫄会去哪儿啊?真是急死人了!齐王的伴读选拔马上要开始了,咱们要是迟到了,那可就麻烦了!”花珩皱着眉头道。

阿嫄是相思的乳名,上京四大家族同气连枝,互为世交。世子们从小都在一起玩儿,感情很好。

暮含玉敛眸沉思,也很着急。

齐王名叫淮戎,今年八岁了,是当今圣上的亲侄子。淮戎幼年丧父丧母,从小养在成帝膝下,颇受盛宠。如今,皇上亲自为淮戎举行伴读选拔,还下了令:五岁以上的世家公子都必须参选。迟到或是故意推脱,都是要重罚的!

都这个节骨眼了,也不知道阿嫄跑哪儿去了?!

相比于众人的焦急,相思稍微淡定一点,但也很烦闷。

她记得,前世她在小书斋玩,突然就有人把她抓走了,还给她下了药。当时药效上头,她神志不清,但知道有个成年男子在扒她衣服。挣扎中,她被那人打晕了。醒来后,她就发现自己在小倌馆里。

那时,她整个人都吓坏了,回到家里就躲着不见人。

结果,不知是谁放出了流言,说她在小倌馆里被人玷污了。她又害怕不肯见人,就连家里人都心疼她,一致认为她遭难了。

这事影响颇为恶劣,直到她成年了,都还有世家公子来勾搭她搞断袖,说她五岁就被男人搞过了,就别装什么圣人了。

装你大•爷的装!

相思气得直磨牙,上一世她人小,碰到这事儿就底气不足。这辈子,她可不能再吃这个哑巴亏了。

“各位哥哥,把你们的名字都写给我吧。等我回去了,一定会酬谢你们的。”

“哎哟,小弟弟你嘴可真甜,不枉哥哥我疼你一场啊。”眉间点朱砂的男子掩唇轻笑,“我叫绯衣,记得常来看我啊。”

眼尾描着梅花的男子塞了盒糕点给他:“哥哥我叫遥雪,可别忘了我啊。”

哦?这两人竟是绯衣、遥雪?传说中的暖阳阁殿堂级美男子?!前世她忙着回府,根本没问这些人的名字,没想到这辈子还有这意外之喜。

相思接过糕点,顺带摸了摸对方的手背:“放心,不会忘的。”

前世她人小,光顾着害怕去了,反倒放过了幕后黑手。这辈子,她可不会栽跟头了。

第4章 被迫进宫

相思上了马车,走出一段路,挑开帘子一望,正好瞧见了暮含玉与花珩。这两人看上去很着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停。”

相思喊停了马车,连忙在车窗处给两位哥哥打招呼。

“阿嫄!”

“阿嫄!”

暮含玉与花珩兴奋地奔了过来,直接上了马车,吩咐马夫立刻进宫。

相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进宫做什么?”

“参选齐王的伴读啊!”花珩拉着她的小胖手,不满地道:“你说你都跑哪儿去了?害我们到处找!待会儿要是迟到了,咱仨可都要受罚。”

齐王!

相思听到淮戎的封号,不由得一怔。上一世,她在伴读选拔中脱颖而出,毫无悬念地成了淮戎的伴读。之后,陪着他念书、习武乃至征战沙场……

可是……

她明明记得伴读选拔是在她六岁时举行的,如今她才五岁半呢,怎么提前了这么多?

“这事儿也太仓促了,宫里忽然来报,五岁以上的世家公子立马进宫参选伴读,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暮含玉道。

相思有些不安,难道因着她的重生,有些事情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但是,不管事情怎么变,这辈子她都不会去参选那个暴君的伴读了!

上辈子她会枉死,虽说与淮恩有很大的关系,但淮戎才是罪魁祸首!若不是他废了她的武功,她何至于被淮恩掳走?又怎么会连支箭都躲闪不开?

相思气血翻涌,恨恨地道:“暮哥哥,花哥哥,我不去了!我要回家!”

花珩问道:“为什么?”

“我不要给人当伴读,我不想念书。”相思气鼓鼓地道。

她绝不会再做淮戎的伴读!更不会再帮着这厮打天下!要是可以,她真想一剑刺死这王八蛋!

“可是,皇上说了,五岁以上的世家子弟必须去。若是推脱不去,会受重罚的。”暮含玉皱着小脸道。

相思愕然,前世成帝可没有这个强制要求啊。这辈子怎么差别这么大?

相思心中越发不安,也愈发不愿入宫了。瞟了眼车帘子,她打算直接跳车逃跑。

可惜的是,暮含玉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突然拉住她的小胖手不放,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包甜食给她。

“阿嫄,乖哦,跟着哥哥入宫,有糖吃哦。”

相思囧了,她很喜欢吃糖耳朵。为了哄她,暮哥哥与花哥哥就随身携带这东西,即便成年了都依旧如此。前世,不管她多大了,只要心情一不好,这两个哥哥都会拿糖耳朵来哄她,弄得她哭笑不得。

“我不要。”相思把这袋糖耳朵推了回去。

现在,她只要一想到淮戎就一肚子的气,还恶心干呕食不下咽,鬼才会去参选什么劳什子伴读!

“阿嫄,听话哦,我这袋糖耳朵也给你嗷。”花珩诱哄道。

哄阿嫄他最拿手了,阿嫄就是个小馋猫,一袋糖耳朵不能解决的事,就两袋,两袋不能解决,就三袋,以此类推,这小馋猫一定会架不住诱惑同意的。

“我不要……”相思嘴角抽搐,摇头拒绝。

她这两个哥哥是打算用一大堆糖耳朵来打动她吗?回想前世的幼年时代,只要这两人能拿出足够多的糖耳朵,她绝对会妥协!

想想就脸红,真是太丢人了……

第5章 冤家相遇

不过,不管相思要还是不要,两个小哥哥都把糖耳朵硬塞进了她手里。两人还分坐在她两侧,谨防她逃跑。

相思悲从中来,她还有小倌馆的事儿没解决呢,现在又要被迫入宫见淮戎!

苍天啊,大地啊,既然都让她重生了,能不能好心到底,别再这么折腾她了?

“阿嫄,你怎么不吃糖耳朵呢?”花珩关心地道,“要不要我喂你?”

暮含玉也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她,虽然没说话,但显然也与花珩想的一样。

相思彻底郁闷了,闭上眼睛装死。她这两个哥哥啊,一直都无原则宠她,还老是拿甜食来哄她,以至于她长得白白胖胖的。没办法,心宽体胖啊,想瘦都瘦不下来。

那她是怎么瘦下来的?

是当了淮戎的伴读之后!那厮不知招惹上了什么厉害人物,从小就被人追杀。她跟着淮戎,风里来雨里去,整天担惊受怕,一个月就瘦了一圈。在这之后,就再也胖不起来了。严重的时候还一瘦再瘦,把花哥哥暮哥哥他们都心疼死了。

相思心里泛酸,上辈子她没陪着这些疼她的人,反而跟着那个没心的人在刀尖上过生活,让疼她的人担忧焦虑……

她真是又傻又笨又混蛋啊!

马车开得又稳又快,一行人很快入了宫,所幸没有迟到。

花珩与暮含玉一左一右地牵着她进了排云殿。

世家小公子们都候在大殿之中,乌泱泱的一片。

相思的心忽地突突直跳,她还是想见到淮戎的,是吗?

“皇上、齐王驾到——”宫人尖细的嗓音响了起来。

众人纷纷跪到地上行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齐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相思心绪震荡,根本没缓过神来,呆呆地望着走进殿来的那个小小少年,心里又苦涩又气愤。她真是没用啊,没见面之前,生吞活剥淮戎的心都有了;可如今见到了,她却发现自己根本下不了手。

她就算再怎么否认,也必须承认,她还喜欢淮戎。严格说来,在废她武功之前,淮戎的确没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她的事。

他在她的心里堪称完美。

可惜,在这之后淮戎的形象崩塌得太彻底,让她一边愤怒伤心,一边又断不了情,甚至总隐隐有着期待。

“阿嫄!”

暮含玉低低地唤了她一声,强行把她的头按了下去。

相思这才醒过神来,真是丢人啊,她在那儿胡思乱想,竟是连行礼都忘了。这可是藐视圣上的大罪啊。

“免礼。”

成帝威严地坐在龙椅上,淮戎坐在他的左下手,冷着一张脸,一点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烂漫。

是了,这人从小就这样,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相思恍惚一瞬,忽而想到,前世有一次她昏迷不醒,差点死掉了。淮戎不眠不休地守着她,在她醒来的时候,扑在她身上哭了。

他的脸埋在她的颈窝处,滚烫的眼泪打湿了她的脖颈,烫湿了她的心。

第6章 蒙混过关

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也会哭。那一瞬,她被他哭软了心,也哭动了情。从此陪他风里来雨里去,甘之如饴。

现在想来,男人的眼泪大抵是这世间最不靠谱的东西。

她甚至有点怀疑,当初淮戎是不是在眼里放了洋葱。毕竟这男人一向是冷傲强大的,掉眼泪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

心念一转,又想到上辈子淮戎跳崖的事儿。这人究竟是怎么想的?既然要不顾她死活的射那一箭,干嘛又要跳下涯来救她呢?

她不懂。

上辈子,她终其一生也没看懂这个男人。

这辈子,她根本不打算去懂了。她有自己的人生,干嘛把精力耗费在这种男人身上?

相思尽量忽视高台上的淮戎,哼,不能让这颗耗子屎败坏了她的心情。

“今天的伴读选拔一共分两场,第一场比试射箭,第二场比试赛马……”宫人宣布选拔规则。

相思了然,伴读要陪着皇子念书、射箭、骑马。只不过,淮戎不爱读书,就只着重考核后面两项。

世家子弟每十人站成一排,射击二十步开外的靶子。这距离,对于小孩子来说未免也太远了。不少人一站到场地上就怂了。

但相思知道,这还不算什么,待会儿的弓箭才是大头。

“啊,这弓太大了吧?”

“根本拉不开啊……”

世家子弟一看见呈上来的弓箭就傻眼了。

相思站在角落里,根本没去拿弓。不用看她都知道,那些弓全是成人用的,有一米多长,竖起来比她人都高。箭矢也有一米多,和她如今的身高不相上下。

之所以会这样安排,是因为淮戎天生力气大,七岁就能拉开十几石重的大弓。在选拔伴读的时候,淮戎便吩咐一定要用成人弓。

上辈子她可是手脚并用,才蹬开了弓。还一次性三箭齐发,全中靶心。她那么卖力,只是因为知道淮戎得宠,能当他的伴读必然有好处。毕竟,她可是相家世子,支撑门楣全靠她了。

至于这辈子嘛,呵,她等着淘汰就行了,谁要去当什么劳什子伴读?

“诶,你怎么不去拿弓啊?”站在她身旁的小公子问道。

相思瞟了他一眼,觉得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这只能说明一点,她应该见过这人成年的样子,但没见过这人小时候的样子。所以会觉得熟悉,但又对不上号。

毕竟,对于这种长得好看的小公子,她向来是过目不忘。前世,淮戎总是对她这一神奇本领冷嘲热讽,说她是个只知道看脸的肤浅小人……

想到淮戎,相思心里一堵。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拉不开弓,就算拿了弓也没意思。”

小公子扫了她一眼,道:“我看你挺壮实的,不试试怎么知道拉不开呢?”

“我这叫圆润,不是壮实。”相思嘴角抽搐,请不要用壮实来形容她这个小姑娘,谢谢!

小公子点头道:“是挺圆润的,也很壮实。我瞧你拉弓应该没问题……”

相思心里翻了个白眼,你才壮实,你们全家都壮实!

第7章 你不能走

“阿嫄不想拉弓就不拉弓,你凭什么说他?”花珩走了过来,怒瞪着小公子。他家阿嫄做什么都是对的,旁人凭什么指责?!

“我哪儿说他了?”小公子无辜道,“我就是劝劝他啊,你看他那么壮实,直接放弃了多可惜啊……”

相思怨念地瞪着小公子,你才是最壮实的!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壮实?!她这明明叫萌动可爱好吗?!

“阿嫄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插嘴。”暮含玉护在相思前面,冷冷地道。

小公子好无奈哦,没好气地道:“不跟你们说了,蛮不讲理。”

“哼!”

“哼!”

“哼!”

相思三人组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

小公子有点气了,好心当成驴肝肺。他身旁的小公子劝道:“魏衡,你别管他们啦,比赛马上要开始啦。”

相思愕然,嘴巴先于大脑而动,问道:“你就是魏衡?”

小公子侧过脸来看她,疑惑道:“你认识我?”

认识!岂止是认识啊!前世,这人非要拉着她当断袖,说什么要她负责到底!知道她是女人后,又死皮赖脸地要娶她过门,说她就是个男人婆,以后一定不会让他纳妾;还说他自己真是命苦,怎么会看上她这种母老虎……

往事历历在目,相思觉得好气又好笑,同时又十分感慨。犹记得,前世这人死缠着她不放,说什么小时候就为她倾倒了,把她伴读选拔时的英勇战绩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一个劲儿地要她负责,说什么喜欢男人全是因为她。

相思忍不住笑了,嘿嘿,这辈子她可不会尽心比赛了,也就不用背负上“小时候就让魏衡折服”的罪名了……

魏衡见眼前这小娃娃笑了,疑惑道:“你真认识我?”

相思开心地道:“不认识。”

魏衡一头雾水,这人真是好奇怪啊。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啊?”他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相思笑容一僵,严肃地道:“不告诉你。”哼,这辈子,她可不想再被这货缠上了。

魏衡小嘴一抿,有些不开心了,还想再问,却听人道:“比赛开始,射击!”

相思站在边上,弓箭都没有拿,饶有兴致地看着这群小朋友射箭。嗯,果然相当差劲,射的一塌糊涂。

毕竟那是成人弓,在场的大部分小孩连弓都拉不开,更不要提射箭了。勉强拉开了,那箭也射不远。就算运气好射远了,也失了准头。啧啧,真是没眼看。

没过多久,在场的世家公子都比试结束了。

“第一轮淘汰的公子,可以直接离开了。”宫人端着架子道。

花珩与暮含玉小跑过来,两人一左一右牵起相思的小胖手,兴高采烈地准备回家了。这比赛真是太变/态了,根本不合理,那弓哪儿是他们这些小孩子能拉开的嘛?嗯,能射中的都是变/态牛人……

“等一等。”

一个稚气的童音响了起来,带着股淡淡的冷冽之气。说话的人正是齐王淮戎,他从宝座上站了起来,在高台上冷眼扫视全场。

相思眉心猛地一跳,突然有种强烈的不祥预感。

第8章 太诡异了

淮戎的目光稳稳落在了她身上,笃定地道:“你还没有射箭,不能走。”

众人原本不知道淮戎说的是谁,但顺着他的目光一望,很快就锁定到了一个黑衣小娃娃身上。嗯,这小娃娃长得白白胖胖的,两只大眼睛无辜地望着四周,看着可爱极了,就像个黑皮小汤圆。

“这是谁家的小弟弟?好可爱哦……”

“诶,魏衡,这不就是刚刚站你旁边那个小弟弟吗?”

“魏衡,你认识他?”

“他叫什么名字啊?”

魏衡懊恼地道:“我也不知道。”那小弟弟好像很不喜欢他,连名字都不肯说。

相思被点名后,就一直处于震惊懵圈状态,根本听不见周围在说什么。

不应该啊……

前世,比赛还没开始的时候,淮戎就直接说拉不开弓的可以直接走了,甚至看到她留在现场,还专门点名让她离开——因为嫌弃她看上去太弱,觉得她一看就不是能射箭骑马的人。

这辈子怎么会关注到她这只弱鸡呢?

啊,咳咳,她不是自我鄙视啦,她这小身板真的不是淮戎中意的武士类型啊。

更重要的是,这货可是很讨厌随便弃权的人啊!

一句话,这辈子,无论是她的外形还是她的行为,完全都是淮戎最厌恶的那一款啊!按这厮的性格,应该直接让她滚蛋啊,怎么会点名不让她走呢?!

“完了,这小弟弟要倒霉了……”

“诶,你不也没射箭,齐王怎么没点你名啊?”

“不知道啊,可能我运气比较好吧……”

“这小弟弟也太惨了吧……”

“诶,你也没射箭吧?”

“是啊,诶,你好像也没射吧?”

“对啊,我弓都拿不起啊……”

“还有我,我也没射箭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竟然发现原来好多人都没有射箭,理由太简单了——与其因为拉不开弓而丢脸,还不如直接弃权!

“接着。”

近在咫尺又无比熟悉的声音让相思瞬间醒过神来,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双素净有力的小手,打横拿着一把长弓。

相思眨了眨眼睛,抬头一看,就瞧见了那张好看得过分的俊脸。

心头猛地一震,这是淮戎啊!这人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来的?还专门拿着弓来找她!这也太诡异了吧?

“阿嫄,快把弓接下。”暮含玉见她只顾着发呆,连忙在她耳边低声嘱咐。

相思僵硬地接住长弓,淮戎递了支箭给她,冷声道:“射吧。”

相思呆愣地把箭搭在了弓弦上,正准备抬脚去蹬开弓脊,却猛地清醒了。她这是在干什么呢?干嘛这么听话啊?

“殿下,臣拉不开弓。”

相思小时候全长肉,不长个。左手的弓立在地上,比她还高了一点点。

淮戎却是个子蹿得飞快,明明只有八岁,光看身高却仿佛有十二岁。

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明明只相差两岁半,那身高却不止差了一点点。

人群中有小公子捂住胸口,小声道:“哎哟,这个小弟弟好可爱哦。待会儿我一定要去问他的名字!”

临渊慕相思 主角: 相思, 顾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