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帝尊特工妃 主角: 凤羽娆, 夜宸彦

邪魅帝尊特工妃 主角: 凤羽娆, 夜宸彦

第1章 身死

撒哈拉沙漠位于非洲北部,是世界最大的沙质荒漠,地处摩洛哥的撒哈拉沙漠以其浩瀚的沙海、精致的沙丘以及迷人的沙漠风情吸引着不少游客来探险。

蓝天碧海,阳光明媚。金色的阳光照射在沙漠上,让周围的环境都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本应该寂静无声的沙漠,被突如其来的鸣笛声打破。

沙漠里,有三辆越野车正急速驶来,为首的越野车被一个漂亮的女孩驾驭着,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好似瀑布一样垂泻而下,完美精致的脸蛋、有致的身材再加上那周身拒人于千里的冷漠,散发出一股奇特的神秘感,让人忍不住去探索。

紧随其后的女孩虽然也很漂亮,却也略输为首的女孩一筹,而在最末尾的男孩也是俊逸非凡,三个人成为了沙漠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突然,晴朗的天空渐渐布满了乌云,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这已经干旱许久的地方竟然破天荒下雨了,凤羽娆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种不祥的……

平静的沙漠开始变化,一个紧接着一个向岸这边奔来。风沙开始慢慢遮挡了车窗玻璃,看不见前行的道路,三人依旧疾走如飞,好像在沙漠里展开了一场狂野赛车战……

吱~呀!一声,跑在第二的女孩突然停了下来。

“银魅,你怎么停了?奔走在第一的女孩有些疑惑不解,随即立马跟着她把车停了下来。

“羽娆,我的车好像出了故障。”

看着凤羽娆担忧的眼神,银魅眼里闪过一抹诡谲。

“我来帮你看看车,你去我车上躲雨,叱扬你先去找个休息的地方。”

“好的,老大你们尽快过来。”

“嗯。”

……

三个人里只有凤羽娆学过几年汽修,所以她留下修车,而叱扬则先驱车去寻找避雨的好地方。

过了一会后,凤羽娆终于找到车子的问题,原来只是轮胎爆了,她正准备把后座轮胎拿下来换上,打开车门刚进去就听到了滴滴滴的声音,想要逃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嘭!”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远远传来,叱扬有些担忧:“老大不会出啥事了吧?”

凤羽娆的车里坐着一个妖艳的女子,她看着不远处爆炸的车子,心里开心极了。

从小到大,无论是长相还是能力,凤羽娆这个女人都要比自己更胜一筹?为什么有了如此优秀的自己,还要来一个更优秀的她,真的不甘心,只要她死了,一切都是自己的了,到时候自己就是最优秀的!

在车里笑得放肆的正是那个躲雨的银魅,由于太聚精会神,她并没有看见车子不远处慢慢席卷而来的龙卷风,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吞没了……

“啊!”

听到惨叫声,叱扬本想倒回去,却听人大喊:“龙卷风来了,快跑!”

抬头往后面不远处望去,发现巨大的龙卷风以催枯拉朽之势迅速地袭卷过来,叱扬瞬间红了眼,他朝着身后大喊:“老大!银魅!”

本想开车回去的俊逸男孩就在这时发现手机响起,他拿起手机一看:“叱扬,银魅叛变,我因为爆炸受伤无法逃出龙卷风,以后“暗黑帝国”便交给你了。”

叱扬悲痛欲绝地看了一眼后面,然后驱车急速离开了这里,心里向凤羽娆发着郑重的誓言::“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暗黑帝国”发扬光大!”

奇怪的是在这同一时刻,龙卷风就快要赶上越野车的时候却突然全部消失殆尽……

第2章 异界重生

“你本不属于二十一世纪,终有一天你还是会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你要记住,这不是你命数已尽,而是你该回来了。”黑暗中一个带着悦耳动听的声音在凤羽娆的脑海里不停地重复同一段话。

凤羽娆看不清那人在哪里,也看不清她的样子。“那我不是已经死了么??我现在又该去哪里?我到底属于哪里?”凤羽娆对着黑暗呢喃道。

“时间不多了,你该走了,以后的事你自会知道!”那声音再次响起,随之黑暗中闪过一道白光,凤羽娆再次失去了意识。

“小姐,醒醒啊?别睡了!咱们今天还要去看春风楼的花魁“逸风公子”啊!再睡下去,就真的结束了。

耳边有个清脆的声音不停地响起,凤羽娆心烦气躁:“谁啊?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讨厌!”“哎哟,我的小姐哎!你再不起来,美男可没有了哈!”。声音再次响起,凤羽娆被吵得睡也睡不着,立刻睁开了眼睛。

被吵醒的凤羽娆正想发飙,却在看见周围的景物之后,呆住了。

抬眼望去,只见四面墙壁暗淡无光,房间四角立着几根残损的柱子,房檐残破不堪,连最基本的遮风挡雨都不行。墙的东北角摆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紫色衣柜,暖暖的阳光从朱红的雕花木窗透进来,零碎地撒在了一把支起的古琴上,粉色的帐帘随着风从外轻轻卷起,浓郁的药香味弥漫着整间屋子。

凤羽娆一看便知这不是自己的卧室,并且她十分确定自己在那场海啸中已经尸骨无存。那现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她想到了现代小说中常说的穿越,以前她可是完全不信,认为不过是那些小说作者的胡编乱造。

可是,现在眼前的事实告诉她,她是真的穿越了,还穿越到了一个不知朝代的古代。这真是狗血的剧情。

凤羽娆正要起身准备四处看看。凤羽娆立马看见头顶上一个睁着大眼睛的脑袋在盯着她看。脑袋主人是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小丫头,看上去也就年芳十四左右,小丫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是个外星人一样。

她无语道:“看什么呢?小丫头,没见过美女啊?”凤羽娆刚说这句完话后,小丫头立马笑了起来:“小姐,你别逗了,这美人我可见过不少,但是小姐可不算是美人!”

“小姐?什么小姐?还有我怎么不美啦?”凤羽娆反驳道。突然她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她发现她竟然认识面前这个小丫头,这小丫头名字叫朵儿,是原主的贴身婢女。而她对其它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

于是她慢慢转身对朵儿说道:“我好像睡一觉就把好多事都忘了,现在只记得你了!”朵儿像是看怪物一样盯着凤羽娆,然后吃惊的说道:“小姐你别吓我啊?这睡觉也能失忆?我们要不要去请大夫看看啊?”“不用了,我不过就是忘了以前的记事!”凤羽娆无语地抚额说道。

“那就好,可是小姐的记忆要怎样才能恢复呢?睡觉失忆这也太奇葩了吧!果然是符合小姐的个性!”朵儿无语地说道。

“不用担心啦,要恢复也简单,你只需再把以前与我相关的事重新跟我说一遍,就算我不记得了也没事啊!”凤羽娆半倚在床榻上说道。“好吧!那只能这样办了!”朵儿无奈地说道。

于是朵儿便开始说着和原主相关的事。原来羽刹所穿越的这具身体原主叫做苏羽落,是新月大陆上五大国之一的凤希国第一将军的三女儿。五岁之前是备受众人瞩目的绝世天才。据说是三系灵根齐全。可是不知为何,在一场大火中受了伤,然后就变成了废材。

在新月大陆上,每个国家都是以武为尊,但是并不是重武轻文,而是武力最为重要,其次才是文学。

在这片大陆上你可以文不成,但你却不可以武不就。如果你只能文不能武,那么你长得再漂亮也是一个花瓶,即使你是有权有势的大小姐。那么以后你嫁给皇族也只能做侧妃。反之如果你是平民之女,即使你能武不能文,但是只要你天赋好,也同样可以嫁给皇族做侧妃。

如果你是强者,那别人只会对你尊敬有加!但是如果你是废物,不管你的身份再高贵,也只会受到别人的鄙视与轻蔑,虽然很残忍,可是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正当凤羽娆听的津津有味的时候,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喧闹声……

第3章 挑衅

“嘭!”的一声巨响,房间的破旧木门彻底报废了,紧跟着耳朵里便传来一阵刺耳的咒骂声:“凤羽娆,你这废物,你竟然还没死?”一个身着绿色纱裙,梳着灵蛇髻。头上插着金步摇的女孩从院子外面慢慢走了进来。

走近一看,女孩倒也生的美丽,樱桃小嘴外加狭长的丹凤眼,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再加上那张精致漂亮的瓜子脸,看起来分外勾人。

只可惜脸上狰狞的表情使这份美感足足降低了三、四分,凤羽娆看着她来势汹汹的样子便知道来者不善,可是在原主的记忆中好像并没有这号人物啊?这是怎么回事?凤羽娆表示很迷茫。

就在这时朵儿走到凤羽娆的身边低声说道:“小姐,这是三小姐凤羽宁,从小到大以打骂你为兴趣爱好,经常把小姐打的满身伤痕累累呢,这次小姐就是在城门口被她打伤,又被她一脚踹在身上,头撞在了城门口的石狮子上才导致的失忆!”

看着朵儿眼底略带惊恐和难过的眼神,凤羽娆很是愤怒,原来原主竟是如此可怜,不受父亲的待见便罢了,竟然还被妾室生的孩子欺负到了头上来,想她还没找罪魁祸首算账,罪魁祸首便先找上门来,真是叔可忍,婶不能忍。

想着,凤羽娆便用略带杀气的眼神像看死人一样盯着凤羽宁,凤羽宁看到她的眼神心里发毛,忍不住向后倒退了一大步。

等她回过神来,凤羽娆已经坐在小木桌旁边的凳子上,凤羽宁恼羞成怒,心想:“自己竟然被一个废物吓到,真是太丢人了。”于是拿出一条碧绿色的鞭子朝着凤羽娆的身上挥去。

眼见鞭子就要打在凤羽娆身上,跟在凤羽宁后面的丫环奴仆们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凤羽娆,比较胆小的甚至闭上了眼睛,害怕看到血溅三尺的情景。“小姐!”朵儿惊慌失措的大喊道,并且飞快地向凤羽娆奔去,可是却不及鞭子挥下的速度。

过了半晌,人们预料中鞭子抽中的声音没有响起,众人疑惑不解地看向凤羽娆的方向。只见凤羽宁满脸通红。愤怒地盯着凤羽娆,而凤羽娆却紧紧地抓住了凤羽宁的鞭子。众人大吃一惊,认为这绝对是巧合。毕竟一个废材小姐怎么可能接下高级灵士的一鞭,除非这个世界玄幻了。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验证了这个事实。

只见凤羽娆使劲一扯,鞭子断成了两截。包括凤羽宁在内众人皆是不可置信。反应过来的凤羽宁格外愤怒地大喊道:“废物,你竟然弄断了我最心爱的碧水蛇鞭。我要你死!”说完手上便凝聚起了红色的火焰,凤羽娆见此朝屋子外面狂奔而去。

“哼,想逃,做梦!”凤羽宁见到凤羽娆往外跑去,以为凤羽娆是害怕了想逃,不屑地冷哼道,凤羽娆冷冷一笑,心里想到:“我只不过是不想把房间弄坏而已!傻子!”等到了院外她停了下来。凤羽宁见她停了下来更是哈哈大笑道:“凤羽娆,你也知道你逃不了了吧,受死吧!贱人!”说完把手上的火焰朝着凤羽娆轰去!“轰”地上多了一个大坑,而凤羽娆却不见踪影了……

众人以为凤羽娆这次肯定是死定了,高级灵士尽全力的一击可不是一个废物能扛下的。朵儿泪流满面地看着大坑的方向大喊道:“小姐!”凤羽宁高兴极了,终于解决了这个废物。可是当她正要转身时,凤羽娆突然出现,一个擒拿手将凤羽宁紧紧扣住,再一个过肩摔,把凤羽宁摔在了地上。

第4章 震惊

一切仿佛都禁止了,朵儿也停止了哭泣。直到听到一声“啪”的清脆巴掌声。

众人仿佛见鬼了一般,这是幻觉吗?为什么他们看见了废材二小姐骑在三小姐身上,并且给了三小姐一巴掌。

很快凤羽娆的声音响起:“这一巴掌是你从小到大欺负我的惩罚!”“啪”这一巴掌是你刚才骂我贱人的惩罚!“啪”这一巴掌是你欺负我丫鬟的惩罚!“啪”这一巴掌是你让我看着不爽的惩罚!“啪”“啪"“啪”……"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凤羽娆从凤羽宁身上起来,而凤羽宁的瓜子脸肿成了猪头。

众人才回过神来,朵儿朝着凤羽娆跑了过来道:“小姐,你没事吧!你刚才好帅哦!”“我没事,你想不想向我一样帅?去找根棍子来!”凤羽娆笑着说道。

“呃,好!”

朵儿说完马上跑进屋里去,很快拿了一根粗粗的大约两米长的木棍走了出来:“小姐,这根可以吗?”“可以,拿过来,打她!”凤羽娆指着趴在地上不停哀嚎的凤羽宁说道。

“什么?打三小姐,可是…”朵儿略带吃惊地犹豫道。“快打,不打以后你就别跟着我了!”凤羽娆佯装生气道,“不要啊,小姐你别赶我走,我打就是了!”朵儿泪眼婆娑地说道,然后举起木棍轻轻地打了下去。“啊,死丫头,你敢打我,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个贱丫头拖下去打死!”凤羽宁一边哀嚎着一边说道。

很快跟着凤羽宁来的那些丫环奴仆们一窝蜂地涌了上来,想要抓住朵儿惩罚她,可是全被凤羽娆一个个的打趴下。

朵儿举着木棍停了下来:“小姐好棒!”“别停,继续打,使劲打!别给小姐我丢脸”凤羽娆站在一旁说道。听完凤羽娆的话,朵儿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不停地、狠狠地往凤羽宁身上招呼而去。

凤羽宁哀嚎不断,可是周围的丫环奴仆们没有一个敢上前,只因他们害怕那个好似恶魔一般的废材大小姐……

也不知过了多久,凤羽宁不再哀嚎,趴在地上昏了过去,全身鲜血淋漓,看起来奄奄一息!不忍直视。

“你们快点把她抬走,省的脏了我的院子!”凤羽娆冷漠地说道,“是,是!二小姐!”丫环奴仆们忙应声道。很快丫环奴仆抬着凤羽宁快速离开了……

“小姐,刚刚打的真过瘾!我竟然打了三小姐哎,”朵儿笑着说道。“看不出来,朵儿你也是个暴力女嘛!”凤羽娆调笑地说道。

“还不是小姐非要朵儿动手。”

朵儿无语了,自家小姐就会调笑自己。

“好了,以后做我的人就必须要该狠的时候狠,该忍的时候忍!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一丈!别人欺我一下,十倍百倍还之!知道了嘛!”凤羽娆严肃地说道,“知道了,我再也不会做小姐的累赘了,我要成为小姐最强力的助手!”朵儿正色道。

“好了,快去做饭吧,小姐我快饿死了!”凤羽娆轻笑道。

“啊?我马上做饭,小姐你先坐着等会吧!”朵儿说完便马上跑向厨房。

晚饭不是很丰盛,两碟小菜,两碗清粥。可是主仆二人却吃的很香,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温馨极了……

另一边,精致奢华的小院里,丫环奴仆们跪了一地。一个衣着打扮极度奢华的中年妇女坐在沉香木倚上大声道:“说,到底是谁把小姐打伤的?中午出去时不还是好好的吗?”

“是二小姐,小姐去找二小姐,想教训二小姐,可是二小姐不知发了什么疯,把小姐打得半死不活!”一个眼睛里略带算计的绿衣丫环上前说道,中年妇女给旁边的嬷嬷使了个眼色,另外两个嬷嬷上前抓住那个绿衣丫环,这位嬷嬷便拿着一根银针朝着那个绿衣丫环的手指就扎了下去。

“啊!”

绿衣丫环痛不欲生的惨叫道,周围跪着的丫环奴仆们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你把本夫人当成什么了?凤羽娆那小贱人不过是个废物,怎么可能伤的了高级灵士的宁儿?”中年妇女冷声道!“夫人,我真的没骗你,不信你问他们,大家都看到了。”绿衣丫环浑身发抖地说道。

“是的,夫人,我们都看到了,是二小姐打伤了小姐!”周围跪着的丫环奴仆们说道。

“好了,谅你也不敢骗我!都退下吧!”中年妇女挥了挥手道,嬷嬷便放开了那个绿衣丫环,所有丫环都退了下去,临走时,绿衣丫环憎恨地看了一眼中年妇女,不过中年妇女却没有看见……

第5章 废材体质

夕阳西下,一个女孩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远远望去仿佛看到了圣洁的精灵,她端坐在秋千上,身上的幽香,伴着那悠悠的风,一次次地袭来。

“小姐,你要的西瓜来了!”远处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女孩跑了过来,手上捧着半个红黑相间的西瓜,西瓜上还插着一把银勺子。

秋千慢慢停了下来,凤羽娆接过小叶子手上的西瓜,一勺一口地喂进了嘴里:“唔,好吃,朵儿,你要来点吗?”“还是算了!”朵儿连忙挥手,她可对小姐的这种吃法没兴趣,太不淑女了。

不过这话她只藏在了心里,没敢说出来,否则肯定要遭到凤羽娆的一顿暴打。

“对了,朵儿,今天凤羽宁手上出现的那团火是怎么回事?”凤羽娆便吃边问道。

“那个啊是灵气化形,三小姐现在是灵士高级,而且她修炼了一种灵技名为《烈火拳》,所以今天她的灵气化形为了两团火焰!”朵儿耐心解释道。

“那么,你跟我说说这个世界大致的形势呗!”凤羽娆吃完西瓜半倚在秋千上。

朵儿也缓缓介绍起来,新月大陆上有五大国:青木国、灵云国、炎水国、炽玄国,还有我们所在的凤希国,当然还有无数的小国。

有四大著名森林:凤希国的死亡森林、灵云国的幻镜森林、青木国的蓬莱森林、炽玄国的沼泽森林。

森林里又有着无数飞禽走兽,飞禽走兽一般都称为妖兽。

妖兽带有攻击力还有强悍的兽身。一般分为五个等级:妖兽、灵兽、神兽、超神兽、上古神兽。一般妖兽只具备普通攻击,但灵兽及灵兽以上等级的妖兽可以发出灵力攻击并带有一定的智力。并且神兽级别的妖兽可以说话,超神兽级别的可以化为人形。上古神兽几万年来从未出现过,据说曾经在上古时期出现过。具体能力不明。

而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上,一般有四种职业。最受欢迎的职业就是灵士,以修行灵气为主。且有金、木、水、火、土,黑暗、光明七种不同的灵根。灵士分为:灵士、灵师、灵王、灵皇、灵尊、灵仙、灵神…灵神上或许还有更高境界的灵气修行等级。但目前未证实。而每个等级之间又有三个小等级分:低级、中级、高级。灵气颜色分别根据等级从低到高依次是:“红橙黄绿青蓝紫”,每次在小等级之间升级时,颜色变化会由浅到深。虽然只是一个小等级之分,可是战斗力却是天差地别。

最赚钱的职业是炼丹师,炼丹师分为:丹士、丹师、丹王、丹皇、丹尊、丹仙、丹神…丹神之上的的等级还未出现。丹药也分为:“言丹、灵丹、仙丹、神丹四个等级,其中每个等级之间都有低、中、高三个小等级之分。

最受人尊贵的职业是炼器师,炼器师通常与炼丹师一样分为:器士、器师、器王、器皇、器尊、器神,器神以上的等级还没人听说过。炼器师炼制出的武器分为:“言级兵器、灵级兵器、仙级兵器、神级兵器,其中每个大等级之间又有低、中、高三个小等级之分。

听完朵儿的介绍,凤羽娆大致了解了这个异世大陆,对未来的生活也多了一份期待!

可惜目前所在的这具宿主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废材,别说一条灵根,全身半条灵根都没有,更不能修行灵气,否则,凤羽娆早就出去探索这个世界了…

第6章 皇叔

一个月后。

“……皇上好坏……!”女子如水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

偌大的宫殿,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外面的宫女太监全部红了脸,皇上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室内,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华丽的雕花大床,和两个不停翻滚的男女。

衣服散落一地。

“嘭!”大殿的门被踹开,外面穿来吵闹不休的声音。

“摄政王,你不能进去,皇上在……”

“滚!”

……

巨大的声响让床上的动作片就此打住,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起。

待两人走出内殿发现外殿跪满了一地的宫女太监,而那满地的人群中有一个黑衣华服的男人鹤立鸡群地站着。

“皇叔,你这是作甚?为何脸色如此难看?”

龙袍加身的男子面如冠玉,不过脸色却有些蜡黄,仔细看去应该是纵欲过度导致,此时他满脸的疑惑,不过眼睛深处却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宇儿真是长大了,还会替皇叔做主了。”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皇帝,语气却是冷漠至极。

“皇叔~我家妹妹可是个妙人,要不是皇上是个痴情人,再加上有了臣妾,那皇叔也娶不到……”

妩媚的声音响起,司徒彦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皇上宠妃凤晚晴身着红色纱裙,洁白的肌肤上面满是点点红痕,脸上却是一副嘲讽不屑的模样。

美人在怀,可是这话语却令司徒宇更是忍不住的心惊,他像是触电般地推开了凤晚晴。

这女人可真大胆,皇叔虽然身体抱恙,可他是凤希国第一高手,实际更是深不可测,想到这,司徒宇有些慌了,都怪自己耳根子软,听了这个毒妇的耳边风,这下皇叔要是发起怒来……

想到这,司徒宇立马看向司徒彦,发现他果然脸色阴沉至极。

“来人!这个贱人给我拖下去,打入冷宫!”

随着司徒宇冷漠的话音落下,几个侍卫马上推门而入,动作粗鲁的拖住司徒宇旁边的凤晚晴就往冷宫走去。

“皇……皇上,臣妾做错了什么?”

凤晚晴一脸茫然,外加惊慌失措,皇上不是最喜欢看到摄政王吃瘪吗?自己替他出了这么个好主意,他不感激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要将自己打入冷宫。

“啪!”

一个狠狠的巴掌,把凤晚晴打懵了,她死死地盯着司徒宇,随后不停地咒骂:“司徒宇,你不得好死!你竟然这样对我……”

司徒宇彻底地黑了脸:“拖下去!”

凤晚晴慌了,现在可是寒冬腊月,冷宫没有任何保暖的衣物和棉被,若是自己住进去,恐怕不用多久就会传出自己因病驾崩的消息。

不过几个侍卫并没有想这么多,反正命令是皇上下的,若是出事也轮不到他们来承担责任,更何况这个女人被打入冷宫,可想而知她以后的凄惨下场。

“皇上,臣妾知错了,你饶了臣妾吧!”

凤晚晴后悔了,都说伴君如伴虎,自己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道理。

“拖走!”

司徒宇看着地上跟疯子一样的女人,心里那叫一个后悔,自己真是眼瞎了。

凤晚晴的声音逐渐听不到了,而身边的煞神却还没离开,那冷气简直吓得司徒宇腿软,他正忍不住压力想要跪下去,一道宛若大提琴的磁性嗓音突然响起。

“宇儿,以后做事可要三思而后行,否则……”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可是司徒宇却明白了,他正准备解释:“皇叔,都是那毒妇害朕的,皇叔饶命。”

可是司徒彦没有回复他,因为司徒彦已经离开了大殿,徒留司徒宇一人心惊胆战地站在原地。

第7章 拍卖

司徒彦刚离开皇宫,就朝着将军府而去。

一想到那个废物皇帝给自己胡乱娶妻,心里那叫一个愤怒,自己可不是真正的司徒彦,这低等大陆的女子哪有配得上自己的,看来只有让那啥二小姐自动退婚了……

“尊上!”

暗夜中,一个黑衣男子突然出现跪在司徒彦面前。

司徒彦挑了挑眉,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何事?”

黑衣人有些犹豫地看了看自家尊上,然后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如果再不说,你就不用说了!”

说完这话,司徒彦就想雾化离去,哪知道风眼却在此时拦住他:“君上和君后说他们给你举办了一个选妃宴,希望你能尽快回去参加。”

……

空气中流动的风停了下来,像是空气静止了一样,但是风眼却知道这是自家主子生气的征兆,他正准备逃走,司徒彦说话了:“告诉他们别白费心思了,我有娘子了。”

“什……什么!”

某大陆的君上君后不敢置信,自家号称千年铁树不开花的儿子有娘子了,这是怎么回事?不会在逗他们开心吧?

“没错,尊上是这样说的。”

风眼看着对面的君上君后认真地回答道,刚听到的时候他也震惊,不过转眼想到了尊上的意思,他瞬间明了,看来苦逼的二小姐要做替罪羊了,嘿嘿。

“啊~嚏!”

将军后院,凤羽娆正想出去参加今晚的拍卖会,那知道自己突然感冒了,真是奇迹。

想不通的事就别想,所以凤羽娆继续梳妆打扮,她要易容一下,听说今天很多达官显贵,包括凤羽宁那二货也要去参加拍卖会,要是被认出就不好了。

“小姐,马车备好了,就在侧门。”外面传来朵儿的声音,凤羽娆听闻赶紧带上斗笠出去了。

黑纱遮面,朵儿根本认不出这是自家小姐,要不是她叫自己,自己还以为是哪来的女侠,这凤希国风气开放,所以很多女子不需要依靠男子而活,做个独立的女侠或者女皇也不是不可能。

“小姐,咱们现在就出发吗?”朵儿面色激动,那可是一月一次的大型拍卖会,以前自己都没有机会去的,如果跟着小姐,还能去观赏一下。

“嗯……赶紧去易容,待会就出发!”

“好嘞!”

看着激动跑开的朵儿,凤羽娆面色无奈,这丫头真是性格太容易改造了,之前还唯唯诺诺的,现在倒好,活力四射。

一个时辰后,九凰拍卖会门口。

“请客人出示一下请柬!”

面前的侍女面带笑容,看向凤羽娆的眼神没有丝毫不屑之色。

“可以请你们的洪峰大师出来一下吗?我是来出售药草的。”

凤羽娆的话音刚落,周围进场的客人都奇怪或者嘲讽地看着她,这洪峰大师可是凤希国唯一一个丹王,这个小丫头没有进场请柬,还要丹王出来,有没有搞错?

“呃……这位姑娘,恕我直言,洪峰大师必须要有我们拍卖会的金色令牌才可以求见。”侍女略带歉意地看着面前的凤羽娆。

凤羽娆没有说话,旁边的朵儿开始急了:“小姐,这可怎么办?”

正当凤羽娆一筹莫展的时候,对面突然走来一个带着白狐面具的黑衣男子,身边还跟着一个黑衣蒙面侍卫。

凤羽娆瞬间眼睛一亮,嘿嘿,有办法了……

“带我进去,我帮你治病。”凤羽娆走上前,侧身贴着男人的耳朵小声说道。

男人听闻这话身体一僵,随即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好。”

而后面的蒙面侍卫风眼则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羽娆和自家主子,我天!尊上可是从不允许别人靠近他一米的地方,今天这是怎么了?

事情圆满解决,凤羽娆和朵儿就在侍女和风眼的目瞪口呆之下,跟在黑衣面具男身边走进了拍卖会。

第8章 宝物

“女人,说出我的病!”

精致的包间里,黑衣男人把凤羽娆抵在墙上,来了个霸道总裁的墙咚。

凤羽娆无语地看着这个抽疯的男人,心里满是吐槽,原以为是个高冷男神,谁知道竟然是个疯子。

看着凤羽娆不说话,司徒彦的耐心没有了,他朝着风眼使了个眼神,凤眼就立马拿刀抵在朵儿的脖子上,朵儿瞬间害怕极了。

“小……小姐!”

“放开她,你得的是一种蛊毒,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复发,复发症状就是想要吸食别人的鲜血,但是如果不吸食,你就会全身奇痒无比,功力尽失,不过……由于他人鲜血你觉得肮脏,所以你从来都是靠吸食一种植物的汁液来抵抗蛊毒。”

凤羽娆冷冷地看着面前的黑衣男人,然后开口缓缓地说道。

“我擦!尊上,她竟然都说对了哎!”风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羽娆,这女人好厉害,以前的医生最多诊断出主子是中蛊毒,却不知道是什么蛊,更别说出手医治了。

“多嘴!”

司徒彦冷眼看着风眼,这是第一次觉得他是个话痨。

凤眼瞬间不敢说话了,他听从司徒彦的指示放开了那朵儿,朵儿一得空立马想要过去抱住自家小姐,可是凤羽娆却摇了摇头。

“起开。”

凤羽娆用力地推开面前的男子,在包间里找了一个精致的木椅坐了下来,然后就看着楼下的拍卖大厅。

风眼看着尊上越来越黑的脸,立马不忿地看着凤羽娆大叫:“哎~这位姑娘,你还没给我家尊上出手医治呢!”

“哼,急什么,暂时死不了。”

凤羽娆冷哼一声,这人刚才差点伤害到朵儿,自己不收拾他就算好了,还敢在这叫嚣。

“我去!你说的什么话……是你说要给我家尊上……”

风眼话还没说完,司徒彦就打断了他:“拍卖会结束后帮我治疗。”

“嗯。”

凤羽娆淡淡地回了一个字,随后就不理会他了。

“各位,很高兴大家赏脸能来参加此次拍卖会,今天我们要拍卖的是物品那都是珍宝中的珍宝,极品中的极品!”

楼下的拍卖大厅,一个中年男人慢慢地走上台来朝着周围的众人开口道。

“哎哟~我去,你就别废话了,赶紧开始,不然小爷宰了你**!”一个白衣男子拿着一本扇子狂妄地说道,眼底是嚣张和小爷有钱任性的模样。

“就是,就是。俺来这里可不是看你个老头子的,赶紧把宝贝呈上来!”

“说的对!别叨叨了……”

……

周围一片吵闹,中年男子不生气反而只是拍了拍手,台上就出现四个黑衣人,灵压放出来时,再没有人敢啰嗦了。

看着周围安静下来,中年人才又拍了拍手,就有两个侍卫抬了一个箱子上来。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那个箱子,甚至忍不住讨论了起来。

“那个箱子这么大,里面一定装的是护甲或者武器吧?”

“不,我觉得有可能装的是稀有药草!”

“别逗了,稀有药草哪有这么好找!依我看应该是……”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来,一个黑袍老妇人打开了二楼雅间的窗子。

“闭嘴,箱子里的是一只魔兽尸体!”

黑袍老妇人自信满满地看向正中间的中年男子,等待着他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什么宝物竟如此奇怪?”

凤羽娆没看那个黑袍老妇人,她感觉到那大箱子里传来阵阵生命波动,她似乎看到了一片……树叶!

邪魅帝尊特工妃 主角: 凤羽娆, 夜宸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4907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