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宠替身小萌妻 主角: 纪一然, 韩绍祺

暖宠替身小萌妻 主角: 纪一然, 韩绍祺

婚礼的开始

今天是S市的首富之子韩绍祺和纪家千金纪一婉的大喜日子,交警一大早就出勤为今天的隆重场面开路。

二十辆劳斯莱斯大摇大摆地行驶在马路上,有陆拍还有航拍,放礼花,鸣礼炮一派豪华的婚礼正在进行。

为首的那辆劳斯莱斯里,新娘穿着洁白昂贵的婚纱,白色的头纱盖住她美丽的面孔,目光空洞地望着手里那束捧花,红了眼眶,眼泪只能往肚子里面咽。

她其实不是纪一婉,而是纪一婉的妹妹纪一然。

她原本是在县城里生活,忽然在昨天被父亲给带到了S市来,并且告诉她让她替纪一婉结婚,而且对方还是个又老又丑还不举的男人,她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子怎么可能答应?

当然是选择逃跑了,只可惜在S市她人生地不熟,到了晚上就又被抓了回去,还被那个所谓的父亲给警告了。

同样都是他的女儿,为什么差距会那么的大呢?哦,对了,她忘了,父亲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作过自己女儿。

难道还在耿耿于怀以前的事情吗?

车门被突然打开,纪一然慌张地眼泪擦干,提起裙子下了车。

望着面前豪华的酒店,纪一然的心沉了又沉,狠狠地抽了一口气,跟着大部队被动地往酒店里走去。

一想到今天就要嫁给那个老男人当妻子,她就有种伤心欲绝的感觉。在她的刻画中,这个男人应该是个肥头大耳,色迷迷的样子,只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命运,换做是其他人怕是早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伴娘一直紧紧拉住纪一然的手腕,好像生怕她跑了的样子。

纪一然冷笑一声,这里这么多的保安,她就是跑也要跑得出去啊。

观众席中,她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父亲,低着头,不时地用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满脸心虚地模样,她真的好想走过去嘲笑他。

今天早上本来该迎娶新娘的新郎却找了借口没有来,所以之前准备的流程全都取消。

纪一然下意识的以为,是这个男人怕吓到了自己,所以悄悄的躲了起来。

进入到婚礼的礼堂,纪一然立在了星光大道的台子面前,手里捧着捧花,白色的头纱遮住了她精致的小脸,也遮住了她嘴角漾开的坏笑。

钢琴曲《少女的婚礼》缓缓响起,婚礼主持人走上舞台,用着男性独特的嗓音,缓缓道来:

“因为爱将一对素不相识一对新人在这里举行婚礼,因为爱让一对新人结合,因为让一对新人携手终老,茫茫人海中,他们的相遇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是他们的命运,爱可以轻如鸿毛,也可以重于泰山,新郎用他的爱送给了新娘一个盛大的婚礼,世界上最美好的玫瑰将开遍他们生命中的每一个角落,让我们为新郎新娘的爱情欢呼吧,现在有情我们今天最大的官——新郎官闪亮登场。”

所有人都在热烈鼓掌,等候新郎的到来。

新郎落跑

一秒两秒过去了,新郎却迟迟没有出现,主持人有些尴尬,又立刻走上了台,化解尴尬的气氛:“看来是我们的新郎官害羞了,在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里,新郎官的感受我非常理解,有开心,有激动,许许多多的感觉掺杂在一起,但是新郎是婚礼的主人公,要是新郎不来接你的新娘子,小心被别人抢走了哟。”

一句玩笑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终于是化解了尴尬地气氛。

然而,新郎官还是没有出现。

纪一然大胆地猜测了一下,新郎该不会是跑了吧。

一名小女生急匆匆地跑过来,对着身边的伴娘很小声地说:“不好了,新郎跑了。”

“什么!”伴娘惊呼出声,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她立马放低语气,“怎么回事?”

“不知道,刚才都还在,一下子就不见了。”小女生有些着急。

“那现在怎么办?”

新郎不见了?嘿嘿,新郎不见了,我看你这个婚怎么结?哼。

“那今天是不是就不结了?”纪一然的语气里透露着无比的兴奋。

“不行。”小女生坚决地拒绝,“我就是过来通知你的,就算没有新郎你也要结婚,一个人把场子撑起来。”

“什么!你逗我呢!”纪一然惊呼出声,没有新郎的婚礼那还怎么结?难道让所有人看笑话不成?“不可能,要结你去结,我不去!”

“今天你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韩老爷吩咐了,要是你不去的话你家的公司就等着倒闭吧。”

公司倒闭关我什么事!

她很想把这句话说出来,可是一想到自己卧病在床的养母,要是没了经济来源恐怕她就得给养母准备后事了。

纪一然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

灯光忽然打到了纪一然的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主持人又开口了:“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我在这里很遗憾地告诉大家,新郎因为临时有个非常紧急的会议要开,新娘子也深感抱歉,准备在这里给大家敬酒赔不是了,下次纪家一定摆回门酒,再请大家前来做客,就当是赔罪了。”

纪一然由着伴娘搀扶着走上了星光大道,优雅地走到了主持人身边。

纪一然转身的时候,在伴娘耳边小声地说了句:“那你们可别后悔!”

伴娘的脸色微变了一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退到了旁边。

主持人微笑着把话筒递给了纪一然,她冷笑了一声,该抱歉的是你们韩家人,凭什么要我这个新娘子来道歉,你们韩家可真是做得出来啊。

纪一然隔着头纱盯着台下的韩家人看,他们的脸上一脸尴尬地神情都没有,除了有点阴沉,想必是因为韩绍祺离开吧。

结个婚,没有新郎,还让新娘赔不是?他们的理还真是独断啊。

感情他们韩家是个皇族,谁都不能惹,纪家只是用来挡箭的挡箭牌。

下狠命令要娶纪一婉的人是你们,现在是怎么回事?新娘子到了,新郎又不见了,既然如此,这个婚又何必要结?

大闹婚礼

她恨她的父亲,对她不闻不问十多年,她都快以为自己没有父亲的时候,他就出现了,竟然把她抓来顶替姐姐结婚,威胁她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还是那么丑的一个男人,她虽然不是外貌协会,但是跟自己共度余生的人,怎么着也得看得过去啊。

哼,她纪一然虽是个好脾气的人,但也不代表她怕事,今天她不把这个婚礼闹得天翻地覆,她就不叫纪一然。

既然你们韩家人这么不给面子,那也就别怪她翻脸无情了。

她一把抢过话筒,唏嘘道:“新郎在结婚的时候还忙着开会,看来很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啊,老婆还没有钱重要,既然如此,还不如跟钱过一辈子好了。”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她莞尔一笑,伸手将头纱扯下来,嫌弃地扔在地上,说道:“来,我代替新郎给在座的各位敬一杯,谢谢各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韩老爷盯着台上的纪一然,嘴唇紧抿,眼神意味不明。

其他人心想,新郎都跑了,这个新娘子还真是大度,这样都不生气,有风度!

众人纷纷举起手中的酒杯。

她脸上笑意不变,将酒杯举了起来,本来准备放入口中的酒,忽然手腕一番,酒全洒在地上,她却笑得如阳光一样明媚。

韩妈的怒气顿时就从两肋窜了上来,怒道:“这死丫头居然这么嚣张,看我怎么收拾她!”

韩老爷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摇摇头,低声道:“看看再说。”

韩妈气呼呼地看了一眼台上,又看了一眼韩老爷,毕竟是家里当家作主的人,她也不敢说什么,只好气冲冲地坐下。

纪爸也怒不可遏,这死丫头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韩家下不来台,敬酒居然还是给死人的敬法,摆明了是来闹事的。

他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纪一然吼道:“纪一然你给我好好结婚!”

纪一然朝他微微笑了笑:“爸,现在是我结婚,不是你结婚,既然你管这么多,不如你来结啊。”

“你!”纪爸一时气结。

纪一然又扭头看向大家,缓缓说道:“下一个环节是抛花球,麻烦大家都站到台上来。”

她往前走到星光大道上,上来接花球的年轻人都站在了观众席中间,她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意,随手将花球往后一抛,她提起裙摆,快步地往外冲了出去,一边往外跑,一边扭头说道:“拜拜。”

酒店瞬间乱作一团,接花球的人结结实实地挡住了所有人,酒店的所有保镖挤过厚厚的人墙向她追了去。

纪一然穿着高跟鞋跑不快,索性将鞋子蹬掉,光脚踩着红毯跑出去。

她一边跑,一边往后看,嘴角还挂着喜悦的笑意,她才不管什么纪家、韩家,她纪一然的生活当然要由自己来做主。

既然纪爸不顾她的意愿,逼着她嫁人,那么也别怪她无情无义了。

她一路冲到了马路边,着急地招手拦车,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车,她都准备上去,只要能够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就好。

让人头疼的是根本没有车子理会她。

落跑的新娘

她一狠心,一咬牙,直接冲到了马路上,拦在了一辆银灰色的车子,她顾不上说话,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连司机都没有看一眼,急道:“师傅,麻烦你快点开,不管到哪里都好,只要赶紧离开这里,快点,快点啊!”她一边说着,一边紧张的看着酒店。

韩绍祺本来只是心里难受想沿着这条路去兜兜风,却没想到被这个小丫头给拦住了,要不是他开得慢,这个小丫头早就被撞飞出去了,他还没来得及熄火,这个小丫头就像兔子一样迅速地窜了上来。

她等了一两秒,见韩绍祺没有答她的话,她看着他的后脑勺,又道:“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我就给你钱,你想要多少都行!”

韩绍祺抬眼看着酒店的名字,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他到底在哪儿看见过?

“大叔,求求你,麻烦你快点开吧。”眼看后面的人就要追上了,她更加着急,眼泪都快要急出来了,“大叔,求求你,我求求你了,你就当作是救我一命好不好,要是被他们抓住,我会被打死的,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我会给你好多好多钱。”

他扭头看着身后的新娘子,呼吸一滞,再看看酒店的名字,这里不就是他今天结婚的地方,而车上这个女人不正是他的新娘子吗!

纪一然急得直跳脚,就差给韩绍祺三叩九拜了。

“大叔,你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麻烦你快点开车吧,我还年轻,还不想死啊。”

韩绍祺犹豫了一下,看着酒店里追出来的保镖,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一路上,纪一然都在往后看,直到酒店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重重地松了口气,脸上又带上了笑容。

“大叔,谢谢你啊,你真是好人。”

“你为什么逃婚?”他随口一问。

纪一然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本来就不是自愿嫁人的,而且新郎又跑了,我一个人结什么婚?大叔,你说这个新郎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明明是他们韩家下狠命令要娶我的,结果新郎又跑了,你说他们是不是没安好心?”

小丫头,居然说我有病?很好,你要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你会吓死的。

“那你知道新郎为什么会跑吗?”他开始好奇,他在纪一婉的心中是什么样子了。

“我估摸着他可能是觉得自己太丑了,所以才临阵脱逃。”

太丑了?

韩绍祺立马看了一眼后视镜,哪里丑了?明明这么帅!

纪一然贼兮兮地笑着,神秘兮兮地说道:“大叔,看在你人这么好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你说。”

“听说我嫁的男人又老又丑,还不举,谁要是嫁了过去得伤心一辈子呢,这种男人要是没有含着金汤匙出生,怕是一辈子都找不着媳妇儿。”

听完这句话的男人满头黑线,眉头紧蹙,脸色像是被笼罩上了一层阴云,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散播他的谣言,等他找出来非打死那个人不可!

居然被吓昏

“欸,大叔,到了到了,就在这里把我放下就可以了。”纪一然看着车窗外,轻轻拍着驾驶座的椅背。

韩绍祺光顾着想事情去了,根本没有去听她的话,车子依然正常行驶。

纪一然却慌了,一颗心猛然提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乱跳,她真担心一会心脏承受不住直接晕过去了。

“喂,我警告你,赶紧把我放下!”尽管她心里害怕得要死,但是她认为气势上不能输,不然可能真的会被拐走的,“不然我可就要报警了,到时候你就无路可逃了。”

韩绍祺还在想是谁会散播他谣言,就听到小丫头喋喋不休的说什么报警,紧抿的薄唇忽然弯起一个弧度。

“要报警随便你。”他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纪一然气得涨红了脸,恶狠狠地说:“好,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报警!”说完,她便开始东翻西找,这时她才想起来,她只穿了一套婚纱出来,身上啥都没有。

她立马去开车门,才发现车门居然被锁了,真是气死她了,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啊!

韩绍祺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

她低头默了默,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堆满了谄媚的笑。

“嘿嘿,大叔,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何必搞得那么尴尬呢?你就好人做到底把我放在这里吧。”

“你长得这么漂亮,把你卖了肯定能挣很多钱的。”韩绍祺憋笑,说完了这句话,看着纪一然脸上的表情,他忽然觉得很开心。

纪一然吓得脸色大变,慌张地说:“不不不,你错了,我不漂亮的,我丑的很,你要是想拐卖人口去找其他人吧”。

“那行,不卖你了。”韩绍祺温润富有磁性的嗓音说的话,十分动听。

纪一然这才松了口气,可是韩绍祺接下来的一句话,又立马让她紧张起来,这一次的恐惧之前的恐惧还要大十倍。

他轻飘飘地从嘴里吐出来一句话:“那我把你先奸后杀,最后再把你处理掉,你说好不好。”

纪一然恐惧地张大了双眼,急促地呼吸,说不上来一句话,忽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韩绍祺正在等待着她回答,发现好久都没有声音,才回头看看,小丫头居然被吓晕了!

他立马调转车头,朝人民医院驶去。

纪一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周围陌生的环境让她的心沉了又沉,难道真的被拐卖了吗,天呐!她怎么就那么命苦呢?

“纪一婉,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护士拿着报告单走了进来,立在她的床头,“如果没事的话就可以离开了。”

欸?医院?难道大叔没有把她拐走?

韩绍祺从门口走了进来,慵懒地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脸上挂着一丝痞笑:“小丫头,你终于醒了,我说你也太不经吓了吧。”

纪一然一边下床,一边说:“那还不是都怪你,好端端的你吓我干什么?我这人胆子本来就小,没有被你吓死就很不错了。”

到了医院门口,纪一然便决定走回家,因为人民医院离家不太远。

分期付款

韩绍祺眸光动了动,淡淡说道:“上车时你说的话没忘吧?”

上车时?纪一然回想了一下,“哦哦,没忘没忘,我明天就把车费给你,今天就先这样了,谢谢。”

她说完便走,韩绍祺面无表情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又将她扯了回来。

“等一下,先说车费是多少,我可不白帮人,你说过要给我很多很多钱,车费是两百,你进医院是一百,一共三百,不贵吧。”

“三百!”纪一然目瞪口呆,“三百块,你怎么不去抢呢?看你人模人样,掉钱眼子里面去了!”

忽如其来的一顿吼,韩绍祺有些不悦,满脸黑线,他到底是娶了个什么老婆,这么凶!纪一婉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他就是看重纪一婉贤良淑德才娶的她,可是为什么娶回来了就变了?这难道就是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区别?

“你可是答应了我的,你想反悔?堂堂韩家少奶奶居然连车费都付不起,不然我找你老公要去?”他说着,便作势要走。

纪一然慌张地抱住他的胳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大叔,拜托你嘛,别告诉他,这个钱我给还不行吗,但是......但是我确实没钱,你也看到了,而且我今晚回家还不知道要被我爸怎么收拾呢?你就行行好,好人做到底,给我打个对折。”

打对折?

韩绍祺盯着她没有说话。

“好吧好吧。”纪一然也懒得跟他计较了,毕竟好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我能不能分期付款?一年内还清,不能加利息。”

三百块......还要分期付款......他有些无语,纪家就算财政危机也不会穷到这个地步吧。

沉默......韩绍祺的额头立刻出现三条竖线。

“大叔,就三百不能再多了,你知道吗,三百块钱是我大半个月的生活费呢,你算算啊,一天早中晚加起来三十块钱,我要分好多天来吃......”

“所以这就是你这么瘦的理由?”

从她还没上车他就注意到了,她真的不是一般的瘦,明明是个大学生,身材看起来跟初中生差不多,就个子要稍微高一些。

啊?纪一然愣了愣,怎么话题又扯到她身上去了,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臂,确实挺细的,不过这个不是重点。

纪一然有点窘迫,但是她实在是没钱,只能继续赔着笑脸,说道:“大叔,你也看到了,我是逃婚出来的,什么都没带,就把我自己带出来了,我是真的没钱,你好人有好报,就麻烦你好事做到底,菩萨会保佑你的。”

他没有说话,脸色阴沉得厉害。

“要不然这样子吧,你写个电话号码给我,我一有钱了就立马还给你。”纪一然说的非常真诚,给了韩绍祺一个坚定的眼神,告诉他自己不会食言的,生怕韩绍祺不答应。

他打量着纪一然,许久不见,变化怎么这么大,以前高傲地不肯求任何人的人,居然低声下气的求他。

他也不挑明自己的身份,走到车子面前,刚拿出笔,她就把自己的胳膊伸了过来,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闪着真诚,脸上还带着纯真的笑容。

我带她逃的

韩绍祺忽然怔了怔,这个还是他认识的纪一婉吗,怎么感觉笑起来的感觉都变了。

算了,懒得想那么多,肯定是化妆的原因。

手臂白皙纤细,似乎他的大手一捏就要断掉一样,实在是让人心疼。

他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还刻意在后面加了个韩字,他想看看这个丫头能不能认出他来。

纪一然看了一眼手臂上的电话号码,小声地念了一遍,但是她完全没有把眼前这个人跟离开的新郎联系在一起,毕竟已经离开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原来你姓韩啊。”她微笑着,“长得好帅啊,我老公也姓韩,但是他可就没有你帅了,又老又丑,还不举。”

她没注意到,面前的男人的脸黑得跟墨汁一样。

到底是谁这么诋毁他?

说他又老又丑就算了,居然还说他不举,哼,他要是把这个人抓到,他绝对往死里整。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韩绍祺刚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又沉了下来,这个死丫头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大叔,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我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跟你妻子恩恩爱爱,百年好合。”

“去哪儿?我送你。”

“那就麻烦大叔你送我回家吧。”她笑呵呵地说。

韩绍祺有些费解,也有些惊讶:“你费尽心思地跑出来,结果要回家?”

纪一然做了了可怜兮兮地表情,苦涩地说:“没办法啊,我除了回家,就不知道该去哪儿了,忽然有一种天大地大却没有我容身的地方的感觉。”

这一天来,韩绍祺对她的表现可谓是大跌眼镜,他跟纪一婉也不过几年没见而已,竟然能让一个人的变化这么大!

两人上了车,纪一然朝她笑嘻嘻的说:“大叔你放心,我明天一定把钱给你!”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他再从后视镜看去纪一然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

她被突然接到S市来,然后告诉她要结婚,一怒之下从纪家跑了出来,就在昨晚又被抓了回去,一晚上没有吃东西,今天为了结婚,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只喝了几口水,现在是又饿又累。

到了车站,纪一然还在熟睡当中,她实在是瘦小得有点过分,小小的身子窝在座椅里面,上了妆的脸显得更加苍白,蝶翼似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这才多久没有一婉的消息,她就瘦的这么厉害,纪家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自家小姐这么瘦不给补补?

“一婉。”他轻声喊着,“一婉。”

这时,秘书突然打电话过来了。

韩绍祺怕接电话吵醒了她,于是下车接了电话。

“老板,老板娘逃婚了,刚......”

秘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绍祺打断了:“是我带她逃的。”

“什么!”秘书惊得张大了嘴,“居然是老板你,你都不知道,董事长都大发雷霆,看那个样子像是要吃人似的,婚礼现场乱作一团,董事长的脸面都挂不住啊。”

他看了看车里还在熟睡的小妻子,微微笑了笑,她逃婚,他这个做丈夫的都没说什么,他们急什么,再说了,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不对在先。

逃婚原因

他跟纪一婉也只是点头之交,而且他本来就是为了应付家里人才娶的纪一婉,当初就应该好好跟她说一下,也不至于弄得两家这么尴尬。

“欸,不是,老板,老板娘逃婚我能理解,但是......”秘书不解,“但是老板你为什么还要逃婚?难道是想不通?”

韩绍祺周身的气质顿时变得忧郁,还透着浓浓的恨意,眼里三分无奈,三分不甘。

“那个女人......回来了。”他指节揪紧了手机,泛着森森的白。

秘书一愣,那个女人?那个折磨了老板八年的女人?

消失了这多年,终于肯现身了。

“我现在就去找她!”

“不!”韩绍祺冷冷地吐出一句话,“她既然回来自然会来找我的,毕竟我手里还有她的秘密呢。”

说完,他按下了挂机键。

平静了会心情,又打电话给韩老。

那边的人一接起电话,夹着着怒气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韩绍祺,你闹够没有!你.....”

“爷爷。”他打断了韩老的话,“我跟一婉在一起,我们就在别墅住了,不回来。”

“这样的女人你还娶?”自从这件事闹翻了天,他就准备让韩绍祺跟她离婚,可是没想到纪一婉居然跟自己孙子在一起,“她把韩家的脸都丢光了!”

“脸又不能当饭吃,再说了今天也没什么事,婚礼以后再补就好了。”他宽慰道。

韩老叹了口气,算了,既然自己孙子这么喜欢,就由他去好了,至少跑出去之后,没跟外人在一起。

“大叔!”纪一婉从车里下来,睡眼朦胧地看着韩绍祺,“我到家了,今天太谢谢你了,我就先回去了。”她不等韩绍祺说话就跑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立刻给纪父打了一通电话:“她回来了,不许骂她打她,一会儿我秘书来接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纪父看着手机一脸懵比,还在愣神的时候纪一然已经回来了。

她一看见纪父那张脸,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冷睨了她一眼直接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纪父本想好好修理她一顿的,但是一想到韩绍祺的话又冷静了下来。

秘书到的时候,纪一然已经睡着了,韩绍祺直接走进屋里将纪一然抱了起来,径直走了出去。

秘书小声地说道:“老板娘就跟老板回家住了,纪总不要担心。”说完,秘书也离开了。

纪父坐在沙发上很费解,一婉什么时候跟韩绍祺关系那么好了?

纪一然醒来的时候,眼神充满了迷茫。她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房间很大,周围的布局不像是酒店,而像是一个卧室,但又不是她的卧室。

她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快速地大量了一下四周,脸色惊慌,我昨晚不是回家了吗?怎么离开的?这里是哪里?

她急急促促地下床,不小心摔倒了地上,她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起来,正好看见从门外进来的张妈。

张妈见她在地上,她赶紧走过去扶,谁知道纪一然惊恐地也将她推到在地上。

“我警告你啊,你别过来,赶紧放我走!”她惊恐地说道:“要是让我老公知道,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暖宠替身小萌妻 主角: 纪一然, 韩绍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