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国色双姝 主角: 安沫, 苏长卿

穿越之国色双姝 主角: 安沫, 苏长卿

第1章 天下掉下个美娇娘

“穆歌,你帮我看看这个游戏副本设计的合理吗,特别是成亲这一段,你可是专业的月老,给我指导指导!”一个长发飘飘穿着短裤短袖的女子缓缓从电脑桌前挪开,那性感火辣的身材跟国际名模有得一拼,只见她慢悠悠地走到冰箱前,拉开冰箱的把手,取出一罐汽水,“砰”了一声,拉开易拉罐,轻轻抿了一口。

这时从房间里走出了一个穿着小猪佩奇睡衣的女子,迷迷糊糊抓了一下头发,看着正在喝汽水的安沫,憋住起床气不满说道:“亲爱的,我觉得你亲身去谈一场恋爱,真实的感受比我指导的意见可要强多了!”

尽管是嘴上一直叨叨,穆歌还是坐在电脑桌前,手握着鼠标开始动起来了,谁让自己是她的好闺蜜了,说好在白马王子出现之前,要做彼此的守护天使。

咦,这里有个“穿越时空”的弹屏按键,安沫开始走穿越风了?穆歌不解的摇摇头,随后手动点击了“穿越时空”的按钮,顿时整个屋子都在旋转。

安沫和穆歌第一反应就是:地震了。

“穆歌,赶紧跑啊,地震了!”安沫撒腿就跑起来了,没看到穆歌跟上来,回头一看,只见她还傻傻地坐在电脑桌前,安沫折身跑回来拉穆歌一把,这时两人同时被吸进电脑里。

“啊啊啊啊”安沫和穆歌两人惊恐地大喊起来。

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身体一直在不停地下降,这感觉就像是永远都到不了底,隧道里的风早就乱了她们的发和衣服。

“救命啊!”穆歌吓得大喊求救。

安沫试图想拉住一直处于自己身下的穆歌,可不管怎么努力永远都是差一点,她灵动一动,顺手抱住一块比较大的石头,果然她的速度一直在快速地下降,当她下降到与穆歌同行时,立马将怀里的石头给扔掉,伸手紧紧抱住穆歌。

“安沫,我好怕,我要回家!”穆歌略带哭腔看着安沫,她心里害怕极了,死死拽住安沫的手臂。

“闭嘴,吵死了!”安沫实在是受不了一直在自己耳边乱叫的穆歌,开口威胁道:“再叫,我就把你扔下去!”

还没等穆歌回应,两人的身体开始在空中失重时,身体回来不停的旋转,硬是将她们两人分开,尖叫声伴随着她们的身体狠狠地往黑不见底的地洞砸下去,安沫感觉自己整张脸都被冲击得要变形了。

“啊!”地洞里回荡着她们的尖叫声。

飘飘荡荡不知道多久,总算是看到蓝天了,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两人重重地砸下来,直接将过路人给砸倒了。

“安沫疼死我了!”穆歌委屈地摸摸自己被砸得辣疼的小屁股,看向旁边的安沫,大呼小叫指着地上说道:“安沫,不好了,你把人家给砸坏了!”

安沫一听到自己砸到人了,立刻从那个人身上爬起来,当她看向被自己砸晕的人时,那张鬼斧神工的俊脸瞬间让周围的风景黯然失色,如同谪仙的气质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比电视剧里的欧巴还要好看一百多倍。他连闭上眼睛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好看,安沫觉得自己心脏砰砰加速跳动。

第2章 遇见帅哥

“哇,好帅啊!”穆歌一脸花痴地托着下巴欣喜起地上那个帅哥,一只手兴奋地摇晃着安沫的手臂说道:“安沫,这下我们赚到了,老天爷给你送来一个大帅哥!”

“喂,你们两个干嘛呢?”一张充满阳刚之气的面瘫脸从不远处跑过来指着安沫怒吼道:“你们打算对主子图谋不轨吗?”

“主子,你醒醒,我是夜无痕!”夜无痕一把推开安沫,一把伸手半扶起自家主子,轻轻摇晃起他的身子。

夜无痕带着满是杀气的眼神冲着安沫和穆歌两人威胁道:“还不赶紧滚,冒犯了主子,你们十条命都不够赔!”

安沫赔笑道:“不好意思,我们马上走!”话一落下,安沫手拉起还在发花痴的穆歌赶紧跑了。

那名男子缓缓睁开眼睛,眼前却是贴身护卫夜无痕放大好几倍的脸,他条件反射往夜无痕的脸上重重地出了一拳,等反应过来想收手却来不及了,顿时夜无痕的眼角立刻淤青了一大块。

“主子,你也太无情了吧,翻脸不认人,你刚刚又被女人给**了,要不是属下来的快,你的清白早就保不住了!”夜无痕捂住自己淤青的半边脸挖苦道:“主子,你说你这是得了什么怪病了,只要女人不经意碰到你的皮肤,你就立刻晕倒了,你苏长卿可是被全城追捧的梦中情人,哪天我要是不守在你身边,万一晕倒有人对你起歹念,你岂不是要杀人了?”

苏长卿冷冷地看着夜无痕,毫无温度地说道:“闭嘴!”

“本公子刚刚是被天上掉下的庞然大物给砸晕了,那两个女人你放走了...”苏长卿朝着夜无痕翻了一白眼,下令道:“给你三天时间,马上把那两个女人给我找出来,要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夜无痕一想到上次的惩罚,咽了咽口水,立刻回应道:“属下立马去办!”

“安沫,我跑不动了!”穆歌累得直接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看着安沫说道:“安沫,我们把人给砸晕了,就这样跑了,不太好吧!”

安沫知道穆歌又开始心软了,连忙安抚道:“放心了,没事的,他有家人陪着呢,你看这周围的人穿着打扮跟我们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现在打听一下回家的路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

“对,这是哪?”穆歌迷糊地自问,随后抓住一个路人开始打探消息,“小哥哥,这是哪儿,我们要回帝都,怎么走啊?”

那位长得一表人才的小哥哥见眼前这个小姑娘长得倒是挺有几分姿色的,那纤细又白嫩的手和大腿直接勾起了他的情欲。

“小姑娘,这里是月城,至于你说的帝都,我也不知道在哪,要不你跟我回家问问我爷爷,我爷爷见识多,一定知道你所说的帝都!”那位男子趁机用手触碰一下穆歌的手臂,那触感爽翻了,一想到眼前这个小女子承欢在自己膝下求饶的模样,嘴角微微勾起了坏笑。

第3章 诈骗是来钱快的活

安沫见穆歌终于转移注意力了,可看到不远处那位男子对她动手动脚的,眼里喷射出的火焰恨不得马上将穆歌给生吞了,她立马走到穆歌身边说道:“穆歌,走了!”

安沫还真怕穆歌这个单纯的小白腿就这样跟人家走了,“公子,麻烦请让一让!”

“小娘子这是要去哪?”那位男子见眼下来了一个姿色更美的女子,狼性气质马上暴露无遗。

“公子,你看谁来了!”安沫指着那位男子的身后,装出一副受惊吓的模样,趁着他回头的空隙,快速地拉起穆歌拼命地往前跑了。

两人七拐八拐跑了几条街总算是把那个猥琐男给甩开了,安沫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穆歌说道:“我说小穆歌,你能长点心不?”

“快来看看,又香又脆的烤地瓜,不好吃不收钱!”不远处的小贩叫卖声和香气四溢的地瓜,漂了过来,穆歌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叫起来了。

“安沫,我肚子饿了!”穆歌可怜兮兮地看着安沫,举起手掌发誓道:“安沫,你别生气了,我乖乖听话!”

安沫看着穆歌扮可怜的模样,无奈叹了一口气说道:“行了,别卖萌了,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弄点钱给你买吃的,别给我惹是生非了!”

穆歌用手紧紧捂住嘴巴,无辜地点点头,用眼神和安沫交流,从这一刻起,我一句话也不说,乖乖等你回来哦。

安沫在城里逛了大半圈始终找不到来钱快的活,看着远处刺眼的阳光,这时从耳边传来了一小乞丐的乞讨声,“各位大哥大姐求求你们赏点吃的给我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安沫灵机一动,诈骗是来钱最快的套路,她拍拍小男孩的肩膀,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喂,小屁孩,我们合作吧,乞讨来的钱平分!”

那个男孩摇摇头不答应安沫的提议,这时安沫继续诱惑道:“要是我们合作的话,乞讨到的钱一定会比你现在的多十倍,要不要合作看你了,要是你没兴趣的话,那我就去找别人了!”说着,安沫假装起身,放慢脚步慢慢地往前走,在心里默数:一...二...。

小男孩仔细琢磨了一下,见安沫真的要走了,他赶紧将安沫给叫住了,“等等,我愿意跟你合作,这里有二十文钱,翻十倍的话那就是二百文钱了,要是达不到二百文钱的话,那我就不跟你平分了!”

“成交!”安沫凑在小男孩耳边小声嘱咐,小男孩听安沫的话,直接睡在地上装死,她守在小男孩的身边大哭起来,“弟弟,你醒醒,都是姐姐不好,姐姐没能照顾好你...”

果然,安沫绘声绘色的表演立刻吸引了很多过路人,众人对着安沫和地上的小男孩开始指指点点,一大娘忍不住问道:“小姑娘,你弟弟怎么了,为何哭得那么伤心?”

“大娘,我弟弟死了,我们千里迢迢来到月城就是来找爹娘的,如今爹娘没找到,弟弟却没了;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们,给点钱我把弟弟安葬了,等小女子找到爹娘后,一定会把钱还给你们的!”

大伙一听眼前这个小男孩死了,往后退了几步,稍微有点胆子的大叔上前探了一下小男孩的鼻子,确实是断气了。

大叔看着小姑娘哭的挺伤心了,连忙安慰道:“小姑娘,你也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没什么钱,这十文钱给你吧,大伙都凑凑吧,这姐弟俩实在是太可怜了!”那位大叔带头往盆子里投了十文钱。

围观的平民见有人带头投钱了,往盆子里陆陆续续投钱,安沫一边给投钱的路人磕头一边道谢:“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好心人,佛祖会保佑你们一生平安!”

安沫见盆子里的钱都满了,粗略算了一下大概也有五百文钱了,生怕被人识穿,不敢继续行骗了,她感恩戴德地说道:“谢谢大家,这些银子够用了,你们真是好人!”

安沫将钱全部收起来藏好,随后背起小男孩就离开了,走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安沫放下小男孩,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醒醒了,戏演完了,别装了!”

“我刚刚数过了,这里是六百俩,我们一人一半,这三百两是你的,后会有期!”说着,安沫将钱塞到小男孩的手中,生怕被小男孩缠上,快速离开了。

第4章 狐狸精

“安沫,盼星星盼月亮的,可算是把你给盼回来了,要是你再不出现,我就要哭了!”穆歌见安沫终于出现了,欣喜迎上去紧紧抱住安沫的手臂说道:“你下次可不能再扔下我一个人了,我害怕!”

“我这不就回来了吗,真矫情,走吧,去给你买吃的!”安沫宠溺摸摸穆歌的头,两人往卖地瓜的摊位走过去。

“大伯,这个地瓜怎么卖?”穆歌心满意足地走过去,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烤炉上的地瓜,直咽口水。

“小姑娘,这地瓜三文钱一个!”大伯慈祥地看着眼前这两个小姑娘,心想着:这两个小姑娘长得真好看!

“你这个死鬼又背着我跟香阁楼的姑娘勾搭在一起了,今日老娘非得打死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可!”一个口抹大红唇,头戴大红花的中年妇女从对面的店铺走过来,顺手直接抓起烤炉上的地瓜砸向安沫和穆歌两人,“打死你们这两个狐狸精,什么人不好**,就知道**我夫君!”

安沫和穆歌两人云里雾里被大妈当成**男人的狐狸精当街辱骂,穆歌那暴脾气蹭一下就起来了,插着腰对着那位大妈嚷嚷道:“大妈,你哪只眼看到我们**你老公了,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不嫌丢人,我还要面子呢,他这个岁数都能当我爹了,你说我有这么**吗?”

那位大妈没想到眼前这个长得斯斯文文的姑娘声音比自己还大,见自己吵不过穆歌,她耍赖直接坐在地上哭起来了,“大家来评评理,这两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我夫君,现在还逼迫我让出正妻的位置,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不活了!”

安沫看着这个戏精大妈,轻蔑地嗤笑一声讽刺道:“大妈“你看看你,这大红嘴抹得就跟吸血鬼一样,特别是头顶的两朵大红花,跟大公鸡的鸡冠子有什么区别,只要眼不瞎的男人都不会看上你,你....你.....你什么你!”安沫见大妈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继续耍嘴皮子道:“还真难为这位大叔了!”说着,安沫把六文钱丢到那位泼妇的身上,不想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拉着穆歌离开了。

众人见那个泼辣的大妈被眼前这位小姑娘说得哑口无言,忍不住爆笑起来了,“哈哈哈!”

“死鬼,回去,你就死定了!”那位大妈拧着大叔的胳膊小声地咒骂道。

“公子,属下可算是找到你了,苏世子来信,一会就到府上来,你快跟属下回去准备准备,不然他一会又要欺负你了!”一位护卫气喘吁吁地站在一位身穿白衣裳的美男子跟前大口踹气。

真有趣,要不是府上来了重要的客人,本公子一定要好好的陪你们玩玩,好久都没遇见这么有趣的人了,小辣椒,咱们后会有期,月离殇多看了几眼人群中耀眼的穆歌和安沫,将她们的模样深深的刻在脑海中后,悄悄地从人群中离去。

第5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姑娘,你们太给力了,大伙听着解气,那个王大妈是月城出了名的泼妇,我看你们也不是什么不正经的姑娘,穿成这样会被误会的,你们以后出街还是换一身正常点的衣裳出门吧!”旁边一位卖糖葫芦的老奶奶好心地提醒道。

“老奶奶,谢谢你,我们是从中国来的,这里是哪个国家啊?”安沫温柔地看着眼前这位淳朴的老奶奶。

中国?老奶奶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说道:“这里是玄月国,至于你说的中国,我没听说过,除了玄月国,只剩下西陵国,南夏国,还有东陵国,不过看你们的容貌不像那边的人!”

“老奶奶,我们就是玄月国的人,我们说的那个地方是一个小村庄来的!”安沫谢过老奶奶,准备先找个客栈住下来。

“穆歌,看来我们是穿越时空了,先去买一身合适的衣裳换了吧,入乡随俗,这一路上走来,那些人的眼神太渗人了!”安沫拍拍穆歌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有我在,一定会找到回家的路!”

穆歌伸手给安沫一个大大的拥抱,“安沫,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只要有你在身边,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我都不怕!”

来来往往的路人看到安沫和穆歌两人穿着打扮简直就是一个异类,光天化日之下还亲密的抱在一起,不禁感到可惜了,多好看的姑娘偏偏得了疯癫病症。

“小姐,别难过了,谁也没猜到那个月焕言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位婢女小心翼翼地拍拍一位长相颇有几分姿色的姑娘的肩膀安抚道。

穆歌一听到这两位姑娘的谈话,那颗八卦之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没等安沫阻止她,她已经跑到人家跟前,开始搭讪话了。

眼前这一主一仆是月焕言在外沾花惹草搞出来的女儿,这位女子的生母得知自己活了多久,便把她亲爹的背景一一告知女子,让她来月城投靠她爹,可谁知还没见到亲爹就被月府的大小姐给轰出来。

穆歌被眼前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说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大发慈悲看着安沫说道:“安沫,我们帮帮她吧,实在是太可怜了!”

安沫见穆歌同情心又泛滥了,朝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气呼呼地吹起额头的刘海,心想着:我们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人。

“安沫,就帮最后一次啦,她挺可怜的...”穆歌朝安沫狗腿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帅哥,这里!”穆歌突然朝着前方的两个男子挥挥手,“你还记得我们吗?”

苏长卿和夜无痕听到有姑娘跟他们打招呼,顿时有些不悦了,心想着:这些女人怎么就跟蚊子一样,老是嗡嗡叫个不停,烦死了!

安沫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男子不就是被自己砸晕的受害者,她在心里咒骂起穆歌来,你是怕人家认不出你来,是吗?

“哦哦哦,原来是你们,可算是让我找到你们了,赔钱!”苏长卿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两个可恶的女人。

穆歌一听到苏长卿让自己赔钱,这时才知道自己又给安沫惹出麻烦来了,委屈地躲到安沫身后去。

第6章 一夜回到解放前

安沫眼珠子快速地转动几下,似乎在算计什么,随后狗腿赔笑道:“这位大爷,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您就饶了我们这一次吧,再说了,您不也是没什么事吗?”

苏长卿看着眼前这个正和自己打交道的女子,他竟然能读懂她的心思,此时此刻她一定是骂自己:无耻的骗子,竟然想讹诈姑奶奶!

“我护卫找大夫花了不少钱才把我给救醒了,要是你不想赔钱的话,也行,那我们去见官府吧?”

安沫不想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只好妥协了,从口袋里把所有的银子掏出来,气鼓鼓地塞到他的手里,说道:“我就这么多钱了,全赔给你,够医药费了吧,你想要更多也没有了!”

苏长卿看着刚刚被安沫碰过的手,顿时傻眼了,为什么这个女人碰了自己的手,他就没晕过去呢?

夜无痕看到主子被女人摸了手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顿时一副见到鬼一样看着安沫。

“大爷,这些银子够了吗?”安沫见这个男子傻傻地站在原地,在心里都不知道骂了他多少遍,好不容易才骗来的银子就这么没了,辛辛苦苦一小时,一秒就回到解放前。

苏长卿勉为其难地接下银子,轻轻咳嗽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你们走吧,下次可不要让本公子见到你们!”

安沫恭恭敬敬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大爷,您请,下次要是见到大爷您的身影,小的一定躲的远远的!”

穆歌见苏长卿和夜无痕两人走远了,才敢正视安沫的目光,低着头,抠着着自己的手指甲,小心翼翼地说道:“安沫,对不起,我又给惹你事情了!”

安沫看到穆歌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对她已经是没脾气了,这么多年不都习惯她这样了吗?

“姑娘,我愿意帮你找到你爹,并安排你们快速见面,要是你们父女相认的话,我要一千两银两的报酬,怎么样?”安沫带着几分算计的口吻说道。

那位女子仔细想了想点点头说道:“成交,要是姑娘真的能让我见上我爹,别说一千两了,我可以给你们五千两,我叫月若安,就住在这条街尽头的客栈里头,你们报我名字就能找到我了!”

“你们所有的银子都赔给那位公子了,我给你们五百文当定金,你们先找个地方落脚,十天之内要是你们要是完成不了任务的话,五千两的定金我不会支付给你们!”说着,月若安看向自己的婢女,示意她给钱。

那婢女不情不愿地掏出五百文递给安沫。

“成交!”安沫十分爽快地接过婢女递过来的五百文,拉着穆歌便离开了。

“小姐,你怎么能托付她们帮忙找老爷呢?”那位婢女轻蔑地看着安沫和穆歌离去的背影,心疼说道:“小姐,我们所剩的盘缠不多了,万一见不到老爷的话,我们就要饿死街头了!”

月若安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的盘缠所剩不多了,不如赌一把,我倒是挺看好那位姑娘的,要是真见不得爹爹的话,只能说我跟爹爹无缘,一切听天由命吧!”

“走吧,这天晒得人太难受了,我们先回客栈休息,静候佳音吧!”月若安回想起刚刚那个貌似潘安的男子,心里泛起了涟漪,要不是因为自己卑微的身份,她早就跟那位公子搭上话了,看他气质一定是豪门贵族吧,等她和爹爹相认以后,她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近那位公子。

第7章 挣钱的路子

安沫又回到刚刚卖糖葫芦那位大娘的摊位前,打探了关于月府的信息,顺便照顾一下老大娘的生意。

据老大娘所知,月府目前有两个姨太太,正室夫人早就过世了,唯一最受宠的大少爷是个花公子,府里还有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大小姐,两兄妹皆为正室夫人所生,二少爷为二室姨太太所生,才华横溢,因不是嫡身,处处被大少爷所压,平身不得志,月焕言是月府的当家,年纪比较大,三个孩子也算是老来得子吧。

“两位大哥,我们是来找月老爷的,麻烦你帮我们通报一声吧!”安沫嘴角僵硬地露出不太自然的笑意看着守在门口的两位护卫继续讨好说道:“我们是他故人的亲属!”

那两位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个护卫还是缓缓地往府里走去,看样子应该是要去通报月老爷。

安沫和穆歌两人见头顶的太阳都快把她们晒焦了,门口的护卫却一点眼力都没有,也不知道请她们进去喝杯茶,怎么忍心看着两个无敌美少女顶着大太阳站在门口暴晒。

“安沫,人家好渴啊!”穆歌带着娃娃音向安沫撒娇道:“姐姐,娘亲说大户人家的礼仪都很好,可我们来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给口茶水,原来娘亲都是骗人的!”

两位护卫见娇滴滴的穆歌这么一说,羞愧地耳根子都红起来了,不好意思地看着安沫和穆歌两人,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位小姐里面请!”

穆歌甜甜地对护卫撒娇道:“谢谢小哥哥,小哥哥真是个好人,大户人家的待客之道果然不一般!”

安沫见刚刚对自己没有好脸色的护卫这么快就败在穆歌的攻略下,暗暗给穆歌竖起大拇指,果然无害的小白兔永远都是让人最疼惜的。

“我回来了!”

一个身穿鹅黄色轻纱长裙的姑娘走进了安沫和穆歌的视线,她眉间点着一颗嫣红的朱砂,樱桃小嘴,弯弯的柳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精致的小脸,浑身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美人。

“老李,老陈,你们两个不好好在门口当差,跑到这正厅来干啥?”月羽涵看门卫老李正在服侍两个穿着有点不雅的女子,当场发难,“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当月府是菩萨庙啊,把她们给本小姐轰出去!”

安沫没想到眼前这个长得跟仙子一样美的姑娘竟然是个没礼貌的家伙,她赔笑道:“月小姐,你好,我们是月老爷的远方亲戚,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谁跟你是亲戚,我们月府没有你们这样的亲戚,老李把她们全部给本小姐轰出去,以后没有本小姐的允许,绝不能放她们进来。”月羽涵轻蔑地朝着安沫和穆歌气呼呼直翻白眼。

月城有个比她优秀的云若烟,她都快抓疯了,现在还出现了两个比云若烟更美的女子,绝对不能让苏哥哥见到她们,她心想着:一定要找法子将她们给毁了。

第8章 手撕贱人

安沫从月羽涵那不停转动的眼珠子里读出了眼前这个女人不安好心,不禁感叹道:这古代的女人都这么心狠手辣啊,容不得别人比自己优秀....

安沫正想对策脱身时,前去通报月焕言的门卫出现了,见自家小姐满脸怒气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战战兢兢地垂下头问候道:“小的,见过大小姐!”。

“回两位小姐,老爷今日不在府上,你们还是改日再来吧!”老陈顶着大小姐那要喷火的眼神给安沫和穆歌回应。

“还来什么来,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女子,穿着这么少来**谁啊,我们月府才没有这么不要脸的远方亲戚,要是你们以后再放她们放进来的话,自己收拾包袱走人!”月羽涵对着那两个门卫就是一顿呵斥。

穆歌见月羽涵这般侮辱自己,忍不住开始怼人了,“这位大小姐,你的嘴巴能放干净点吗,说得自己好像很高尚一样,谁知道背地里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月羽涵一听到穆歌这般诋毁自己的名誉,怎么能就此善罢甘休,死死抓住穆歌的肩膀大言不惭地说道:“今日,不好好教训你这个狐狸精,我就不叫月羽涵!”

穆歌不甘示弱跟月羽涵厮打在一起,“你才是狐狸精,你全家都是狐狸精,打死你!”

这无害的小白兔发起狠来,也挺吓人的,安沫看到她们两人互扯头发和衣服,不禁替她们感到肉疼,看这阵势,她打赌这大小姐肯定是打不过穆歌,穆歌打架从小到大那是出了名的泼辣,打架从来就没输过。

果然,没过一会,原本穿戴整齐的月羽涵就跟个疯婆子一样,安沫担心再这么打下去,这月羽涵肯定要找人围堵自己和穆歌了,她眼一撇冲着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门卫说道:“还愣着干嘛,非得让她们闹出人命才出手吗?”

那两位门卫经安沫这么一提醒,赶紧上前将她们两人给拉开了,看到自家大小姐狼狈的模样,活生生硬是憋住不笑。

“打死你这个小贱人!”月羽涵怒火滔天地瞪着骄傲的穆歌,再看看拦住自己的门卫呵责道:“一群废物,看着自家大小姐被欺负了,还不知道上前帮忙吗,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

“来啊,谁怕谁,打架,我还没怕过谁!”穆歌面对这般嚣张的月羽涵,斗气昂昂冲着月羽涵放话道:“敢骂我狐狸精的人早就被我打得爹娘都认不出来,多你一个也不算多!”

“穆歌,别说了,我们不跟她一般见识,走!”安沫推开拦住穆歌的门卫,失望地看了一眼月府,感叹道:“我看月府的素养不过也如此,我们不要跟狗一般见识,消消气,别气坏自己了!”

“你骂谁是狗呢,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我挠死你们!”说着,月羽涵伸手踢腿,想要抓花她们两人那张可恶的脸蛋。

“老李,关门,把她们两个给本小姐拿下,今日你们死定了!”月羽涵彻底恼火了,原本还想找人悄悄地将她们给毁了,谁知她们自己不想活了,一次次挑战她的底线。

穿越之国色双姝 主角: 安沫, 苏长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