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莫总偏要宠 主角: 许铭梦, 莫顾城

腹黑莫总偏要宠 主角: 许铭梦, 莫顾城

第1章 深入虎穴

凌晨零点。

许铭梦正在家穿着臃肿的睡衣,头发乱糟糟的扎起来,守着一杯咖啡在电脑前面写稿子。

虽然许铭梦在报社起早贪黑干了三年多还是拿着四千块钱的基本工资,但她还是不怕苦不怕累的写稿子抓新闻,不惜深入虎穴拿第一手资料。

挣着卖白菜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典型就是说许铭梦的。

突然,手机专属线人的铃声响了起来。她兴奋地抖了抖,接过电话。

“梦姐,在xx酒吧将会有一场商业巨头和黑走私团伙头目的会面交易!快来!”

许铭梦放下电话,立马收拾东西,提前两个点就到了线人所说的酒吧。

她最讨厌民生新闻,没事找话说,屁大点事当悬疑电影剪辑。只有像走私贩毒这样的大案子才能激起许铭梦的兴趣。

时间还早,酒吧客人很少。许铭梦找到了在酒吧工作的线人,换了一身服务员的衣服,在酒吧里利用身份之便打探地形。

大概等到晚上十点多左右,酒吧一片喧嚣,有几个混迹在舞池中,衣着普通但是举止怪异的男子一直在向四周张望。

他们个个身材魁梧面无表情,似乎是在打探和等待着什么。

二十分钟以后,门口有一个身着西装面带墨镜像商人一样的男子在几个服务员的簇拥之下,穿过拥挤的人群,向着后面酒吧老板的办公室走去。

混迹在人群中的几个便衣也随后陆陆续续的走去了办公室。

今天晚上许铭梦要找的人就是这个了。

许铭梦要是想偷拍必须有一个接近他的机会,可是她这么能进去呢?

许铭梦思考了一下,点了一杯酒,到在沙发上,从边上吸烟男子嘴里抢过燃着的烟,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放了一把火。

着火了以后,客人们迅速的往外跑,音乐震耳欲聋却掩盖不住人们的尖叫。

许铭梦一看机会来了,赶紧闯进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的对老板说:“老板不好了,外面着火了。”

老板一看自己酒吧着火了,跟西装男知会了一声,赶紧往外跑。

许铭梦很自觉的接起了招呼贵客的责任,走到老板的办公桌,拿起茶叶罐子,趁机把准备好的监听器放进茶叶里,埋好。

转身走回西装男面前,谄媚道:“老板,您喝茶。”

窃听器已经放好了,她胸前纽扣上的微型摄影机也拍到了所有人的脸,泡完茶她就可以安全撤退了。

突然商人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个粗犷的男性声音大声嚷嚷着:“老弟,我这边接到消息,咱们这可能是暴露了,是谁的人也不好说,我就不去了,你也赶紧走。”

挂完电话,商人压抑着怒火,招手叫过来手下,一把搂住手下的脖子,歇斯底里的说:“到底,是谁走漏的消息啊?”

被问的手下万般惊恐:“老板,肯定不是我们自己的兄弟,要查也得查这个酒吧。”

“那还不快去?”

“是是是。”

手下听到了吩咐立马带着人把酒吧围了个水泄不通,一部分没跑出去的客人也被关在酒店里。

许铭梦心里暗叫不好,这下还怎么跑,自己又穿着制服,更容易被别人怀疑身份。

许铭梦泡完茶赶紧起身要往外走,迎面又和急匆匆灭火回来的老板撞个满怀。


第2章 不真实的一夜

许铭梦低着头赶紧道歉,想快点离开。可是老板却不依不饶,拽住许铭梦大声斥责道:“你哪个组的?走路不长眼睛啊?”

老板看一眼许铭梦的胸口,没有铭牌号。又仔细看了一眼她的脸,根本没见过,起了怀疑。

“你是我们酒吧的么?”老板一下把许铭梦推回房间里,西装男看到这一幕也对许铭梦产生了怀疑,示意手下拿出来一片药给许铭梦吃下去,据说是吃了神志不清会说真话的。

许铭梦拼命逃脱但是还是在门口被四五个男人按住,喂下了药片。

许铭梦吃完以后,谁知刚才拿药的小弟却突然说道:“完了,吃错了。”

许铭梦本以为就要折在这了,没想到线人报了警,警车一来,西装男立马就坐不住了,也顾不上许铭梦,飞快地走了。

许铭梦趁机赶紧往外面跑,越跑她越感觉浑身无力,额头上豆大的虚汗不停的往下落,肯定是那个药的问题。

许铭梦赶紧往楼上的酒店走,得找个地方赶紧休息。

许铭梦看见有一个房间虚掩着,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一头栽进床上。

莫顾城正在浴室里洗澡,听到声响以为是经理安排的人到了,就擦干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看见许铭梦躺在自己床上,整个人瘦瘦小小的,白皙的脸庞上泛着朦胧红晕。

她秀气的眉头紧紧皱起来,洁白的牙齿用力的咬着薄唇,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往日见到他的女人哪个不是浓妆艳抹精心打扮,巴不得能跟他多说几句话的?可这个女人穿的这么土就来了,而且还一言不发闭着眼睛很害怕和他似的。

这个女人,给了莫顾城前所未有的征服欲望。

莫顾城一米八几的身高在灯下映出了斜斜的剪影,落到了许铭梦身上。许铭梦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走过来。

她睁开眼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的脸庞轮廓分明,刀削一般的刚毅,一双凌厉的丹凤眼,眼神深邃得像多年陈酿。山根高挺,双唇薄凉。下半身只松松垮垮的围了一条浴巾,上半身裸露着,露出性感紧实的肌肉。整个人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凛冽。

药性越发的盛,许铭梦的身体不断的来回扭动。

莫顾城眼神变得炙热,一把扯开许铭梦的衬衫……

这一夜,喧嚣繁华。

第二天,许铭梦直到上午快十点才睡眼惺忪的醒来。上一秒她还沉浸在美梦里,下一秒她就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家里。

她惊恐的坐起身,不断深呼吸,试图说服自己,自己只是在另一个地方睡了一晚而已。

她缓缓的掀开被子,被子里光裸的身体,让她不得不承认事实,她被男人睡了!

许铭梦无奈的揉了揉脸,别人都是因公负伤,因公殉职,她这么大的牺牲回到社里怎么说?

许铭梦同志单枪匹马闯虎穴,身单力薄惨被睡,特此表扬。

许铭梦听见浴室有水声,趁着莫顾城不在,赶紧捡起地上残破不堪的衣服,穿上就走了。


第3章 阴魂不散的流氓总裁

走前,还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七百块钱都放在了床头柜上。毕竟是她昨天吃了不该吃的药,就算是被人捡尸也要捡的有尊严。

莫顾城洗完澡以后,满心愉悦,不住的勾起嘴角,好像在回味着昨晚许铭梦的香甜可口。可是万万没想到,莫顾城从浴室出来竟然连个人影也没看见,而床头柜上竟然还有七百块钱。

她竟然敢一声不吭的就逃走,还留下钱羞辱自己!

莫顾城的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得出他眼底血红色的暴怒。他冷笑一声,拿起七张百元钞票,放在眼前,仿佛这便是许铭梦,他饶有趣味的说道:“看你往哪跑。”

许铭梦离开酒店以后,赶紧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就往社里赶。

“这个天杀的……”腰酸背痛浑身无力的许铭梦在心里咒骂了莫顾城一万遍,却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好随便叫点什么,“这个天杀的李二狗!”

骂完莫顾城她又开始反省自己,要是自己当时聪明一点提前用这招把窃听器监控都安好,就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回好了,监听器在茶壶里没拿回来,摄像头又不知道丢在哪里,这么大的新闻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下一次再遇见这样的大案子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刚到社里,许铭梦凳子还没坐热,就被领导叫到办公室。

一进屋主编就甩给许铭梦一个报表,大声训斥:“许铭梦!你自己看看,这几个月采访的新闻不是猫丢了就是狗没了,你能不能找点有价值的新闻。你看看人家郭晓玥,才进报社两个月,就采访到了市人代大会这样的大新闻,你说你惭愧不惭愧?”

许铭梦心里一万个不服,郭晓玥是个什么德行,估计除了主编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郭晓玥一个本科学历,仗着自己爸爸是教育局局长,托关系进报社,上班就和她这起早贪黑干了三年多的老员工一个待遇。

平时趾高气昂的,谁也看不起。

她能采访人代会还不是因为她爸爸是教育局局长,她那个采访稿子是谁代写的还说不清楚呢。

许铭梦虽然满心不服,但是面对主编无理取闹的训斥也只能认栽,一个劲的承认错误。

许铭梦灰头土脸的回到座位,昨天的事加上今天主编的发飙,让许铭梦焦头烂额的。

突然一阵尖锐刺耳的笑声老远的就传到许铭梦的耳朵里,想都不用想,肯定就是郭晓玥了。

郭晓玥阴阳怪气,故意大声说给许铭梦听:“哪里哪里,我也就是能力稍微强了那么点,能超过三年的老职工,我也是没想到啊。”

她许铭梦假装没有听到,好说她也在这个报社干了三年多,怎么能让郭晓玥这么一个绿茶女看不起。

许铭梦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找个大案子,一雪前耻。

熬到下班,许铭梦赶紧开车往回家赶。她现在就丧得跟街边随风飘扬的塑料袋似的,要是不吃点高热量食物估计就过不去这个年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许铭梦在车库倒车的时候,挂了一辆车,也不算贵,不过也就是她工作一辈子也买不起而已。

许铭梦扬起头,仿佛一条咸鱼失去了生的希望:“天啊,饶了我吧。”

许铭梦下车,敲敲车玻璃,头都没敢抬,一直看着地面说话:“先生,对不起,把您电话给我,咱们走车险吧。”

冤家路窄,许铭梦刮蹭的居然是莫顾城的车。

本来是小刮蹭,莫顾城没有要让别人赔的意思。他刚想和肇事者说算了,一扭头居然发现是今天早上逃走的那个女人。

莫顾城瞬间就改变了注意,他要她赔,可赔的是她的人不是钱。


第4章 冤家路窄

莫顾城摘下墨镜,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吐在许铭梦脸上。故作玄虚的说道:“车险,能有多少钱。我这一块漆就值你两辆车了。”

许铭梦看莫顾城狮子大开口,气的抬起头直视瞪着他的眼睛,她发现原来这是如此完美的一个男人,脸庞削瘦但精神,眼神凌厉,唇红齿白,不过可惜有钱人都为富不仁。

许铭梦看莫顾城的语气不善自然,她自然也是当仁不让,追问道:“那您要怎么样赔偿?”

莫顾城把车窗全部拉下来,双手趁许铭梦没有注意,突然捧住许铭梦的脸,低头深深的吻下去。

许铭梦完全没有想到莫顾城会强吻她,眼眼睛瞪得大大的,用力摆脱开莫顾城的挟制。

她越逃,他就越是不放手,直到他夺取尽许铭梦胸腔里最后一丝空气之后,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

看着许铭梦生气又手足无措,因为害羞涨红的脸蛋,莫顾城冷峻轮廓分明的脸上满是戏谑和得意,故意低声暧昧的说道:“我要你的人赔。”

“多少钱,你说我赔就是了,你这是耍流氓。”许铭梦恨得牙咬的直痒痒,脖子扭在一边,满心不悦的说道。

莫顾城见许铭梦自不量力还要极力逞强的样子,不住的翘起嘴角,呵笑了一声,斩钉截铁道:“五十万。”

许铭梦知道修理费用不菲,但是五十万未免太多了,明显是狮子大开口。许铭梦作为记者,上到交规交法下到车辆维修,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许铭梦据理力争:“倒车没有注意瞭望是我主责,走车险赔偿低我也愿意补差价。这辆车是慕尚2015极致款,售价547万,剐蹭痕只有6厘米。你要价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你要是执意要五十万,那我就报警。”

说完许铭梦从包里掏出两千块钱和自己的名片,从车窗户扔进莫顾城车里,转身开车离开。

莫顾城看着许铭梦留下的名片,自言自语道:“新日报社,记者许铭梦。”

许铭梦回家以后一头栽倒在床上,连衣服也不想脱。

这两天简直太倒霉了,按理说不应该啊,水逆刚过去,锦鲤她更是天天转,就不说要求福星高照了,起码也不能诸事不顺啊。

思前想后,许铭梦还是相信勤能补拙。明天就是周末了,但是她不能休息,越是节假日,大新闻越是层出不穷。

像前一阵某某明星发声明怒斥自己妻子与自己的经纪人婚内出轨就是在周日十二点,害的娱乐部的兄弟们大半夜的赶稿子。

第二天,周六上午九点。许铭梦赶着咖啡厅开门,就点了一杯咖啡在角落里守株待兔。

据线人的消息,今天米尚娱乐集团的总裁要在这会见一个合作伙伴。

按理说正常商业会面是没什么好报道的,但是如果说娱乐集团总裁携当红一线小花旦会面综合产业商业巨头这就好看多了。

没办法,为了业绩,许铭梦连娱乐新闻的稿子也得争取。


第5章 相机还我

许铭梦从早上九点等到下午三点,从上午茶喝到了下午茶,就是迟迟没见到人影。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等到了。

一开始先是娱乐总裁带着小花旦进了咖啡厅,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无亲密动作。

过了二十分钟,另一名身着藏蓝色西装,身高出众的男子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做到了娱乐总裁和小花旦对面。

小花旦热切的站起身坐到了西装男身边,三个人开始热切的交谈。

许铭梦眼前一亮,终于等到机会了。赶紧悄悄换了一个位置,拿起相机各种角度,各种动作,高清无码的拍照。

焦距打到西装男身上的时候,许铭梦拿着相机的手抖了一下,这个人不就是昨天碰瓷还强吻自己的那个人吗?

哼,让你为富不仁,今天落在我的手里,我让你彻底曝光,好好接受人民的审判。

这一激动不要紧,许铭梦手抖碰到了闪光灯,立马引起三人的注意。还好许铭梦反应快,瞬间就把相机藏到桌子底下,低头认真的玩手机。

三个人觉得不对劲,觉得是有人偷拍,匆匆几句交谈以后,娱乐总裁就带着小花旦乘车离开。

许铭梦马上起身想跟过去继续偷拍。

‘当红小花旦通告多,先后会面两家总裁’这样的标题要是登出去,点击量肯定是翻了倍的往上长。

许铭梦正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突然就被一个粗壮有力的手臂挡住了去路。

“你别挡……”许铭梦一心就想跟上小花旦拍照,目光紧追不舍,丝毫没注意眼前的人居然就是莫顾城。反应过来的许铭梦尴尬的看着刚被自己尽兴偷拍的人,接着刚才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说:“路。”

许铭梦尴尬的找话题:“真巧,你的车修好了吗?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可是许铭梦还没来得及迈步,就被莫顾城拦住,按在椅子上。

许铭梦瘦瘦小小,下意识的把相机紧紧抱着怀里。莫顾城居高临下站在她面前,身子挡住的光形成了一道阴影,把许铭梦完完全全的笼在自己的影子里。

他抿了一下唇,好像在为许铭梦的不自量力惋惜。他歪着头,眼神笃定冷酷不夹杂一丝商量的余地,开口对许铭梦道:“相机给我。”

许铭梦拼命摇摇头,把相机抱的更紧了,眼神亟亟的看着莫顾城,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道:“我不给。”

莫顾城没有废话,一把抢过许铭梦怀中的相机,拔出sd卡。

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sd卡,伸到许铭梦眼前。仿佛是胜利的将军羞辱灭国的皇帝一样,在炫耀对方殊死搏斗的无济于事。

最后他指尖稍微一用力,sd卡就折断成了两半。

许铭梦恶狠狠的看着他,自己翻身的机会就被他这么一捏,捏的荡然无存。

许铭梦没好气的说:“sd卡你已经毁了,把相机还给我,我要走了。”

莫顾城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手中拿着相机,转身回了自己座位,把相机装进自己包里。

许铭梦看着莫顾城流氓强盗一般的行为,心里满是咒骂,恨不得把莫顾城粉身碎骨。

掰断她的sd卡已经很过分了,居然还拿走她的相机。偷拍固然不对,但是也没理由抢别人东西啊。

许铭梦追上莫顾城,跟在他身后一蹦一蹦的喊道:“你把相机给我。”


第6章 又见流氓总裁

“你没有权利没收我的相机,你这是犯罪。”

许铭梦的身高和莫顾城足足差了30公分,要是说许铭梦跳起来也打不到莫顾城头顶是一点也不过分。

无论许铭梦怎么说,莫顾城就是不理他,气的许铭梦一次又一次用力的推搡着莫顾城要求他还给自己相机。

可是许铭梦的力气哪里推得动莫顾城呢?许铭梦一路推一路说,走了大半个咖啡顶,跟回了莫顾城的桌子。

“你再不还我相机我就不客气了!”许铭梦站在莫顾城对面大声的吼到。

莫顾城挑眉戏谑的看着眼前的人,突然伸手把许铭梦拉到自己怀里,左手紧紧的抓住许铭梦双手,右手拨弄着许铭梦鬓角的碎发,从许铭梦背后绕到耳边,暧昧的道:“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呢?”

许铭梦拼命的挣扎,不惜用头去撞莫顾城的头,可是却无济于事,全被莫顾城轻松躲开,许铭梦气急败坏,道:“你放开我。”

莫顾城砸了砸嘴,道:“还是不穿衣服的你更听话。”

许铭梦听到莫顾城的话,觉得不对劲,一下想起来了前天晚上自己吃错药的事。她停止了挣扎,试探着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莫顾城粗粝的指尖从许铭梦的脸颊慢慢向下划,嘴唇暧昧的贴在许铭梦的耳后,道:“前天晚上,主动投怀送抱的你特别美味。”

许铭梦羞愧难当,知道了眼前的人就是前晚与自己共度良宵的人。她挣脱了莫顾城的拥抱,赶紧逃出咖啡厅。莫顾城也不追,若有所思的抿了一口咖啡,嘴角露出得意的笑。

许铭梦离开咖啡厅以后,不断回想当天发生的事。

当时她吃错药以后,就感觉浑身没劲,精神恍惚。当时正好有一个房间的门开着,她就想都没想的就走进去睡在床上,然后就有一个男人压在她身上,然后她还主动的说要……

许铭梦不敢再想下去,使劲揉了揉脸清醒了一下。

真是冤家路窄,谁能想到头天晚上那么尴尬的认识以后,第二天会又见面,第三天竟然还能见面。

大家都是成年人,许铭梦本来想一刀两断不再联系,可是自己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工作单位名字电话全部都告诉了莫顾城。

许铭梦是再也不想见到莫顾城,因为每一次见到莫顾城一次,就好像是又一次提醒她,她又一次失败的经历。

许铭梦心情很复杂,回到家里,煮了碗泡面当晚餐。吃完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

第二天早上,许铭梦一来到公司就被领导叫到办公室,许铭梦以为自己又是干了什么不规矩的事要被领导请喝茶,但是没想到是给她委派任务。

一进门,上次劈头盖脸骂她的主编突然变的和颜悦色,亲切的说道:“小许同志啊,你看最近你也没什么业绩,我再三考虑准备把你调去娱乐部。”

许铭梦一听立马就不干了,她是个怀揣伟大理想的有志青年,偶尔做几个民生新闻娱乐新闻纯属是迫于完成指标,要是把她调到娱乐部还不如要她命。

“我不去,否则我就辞职。”


第7章 真的这么巧吗?

“小许同志,不要那么激动,只是暂时调配,你做完这个任务就把你调回来,你就当出个差。”

主编的一再劝说下,许铭梦才答应了做这个娱乐新闻。

按照主编的介绍,她的任务是去偷拍某位根正苗红的一线女演员和某房地产巨头公司大股东的婚礼。

婚礼本来是严禁禁止任何媒体拍摄报道,但是要想新闻卖得好,就得搞到别人搞不到的东西。

主编已经给许铭梦编好了身份伪造好了请帖,连礼服都给许铭梦装备好了,是衣爵士特定制款00098106。

礼服选用优雅的深紫,绸缎宽带从背后延伸出来,在胸前来了个交集,完美地勾勒出许铭梦的胸形。

在宽带下方是一层拖尾真丝纱垂到礼服修长的裙摆一齐,不仅勾勒出许铭梦曼妙的曲线,而且映出了她知性的美。

就连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许铭梦都对这件礼服爱不释手。

许铭梦如期到达了婚礼现场,她的耳环和项链是微型摄像头,她要做的也很简单,就是在整个婚礼走动,争取把每一个细节都录下来。

令许铭梦万万没想到的是,正在她漫无目的游走在婚礼上的时候,竟然迎面碰上了莫顾城。

当时的莫顾城正在和别人攀谈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许铭梦,许铭梦赶紧转身避开莫顾城的目光范围,生怕他发现自己。

许铭梦赶紧往其他方向走,可是走了半天,总能在不同地方撞见正在和别人交谈的莫顾城。

天啊!真的这么巧吗?

眼看着自己就要和莫顾城迎面撞上了,许铭梦慌不择路,为了摆脱莫顾城,一咬牙一跺脚,愣是躲进进了男卫生间。

靠在洗手台上的许铭梦看着莫顾城去完洗手间以后没有多做停留,松了一口气。

“许铭梦?”

突然身后有人叫许铭梦的名字,许铭梦回头一看,竟然是江炜离。

江炜离夸张的围着许铭梦看了一圈,道:“哈哈哈哈,笑死我。我怎么一冲马桶就遇见你了。你来干什么了,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看见你穿的这么性感。”

许铭梦推了一下江炜离,意思让江炜离正常一点。举起手中的相机,晃了晃,道:“我还能来干什么?”

江炜离啧啧称赞道:“不错不错,终于开窍开始做花边新闻了,有前途。”

许铭梦白了江炜离一眼,没爱理他。

江炜离是她高中同学,两个人认识好多年了,江炜离一直有点喜欢许铭梦。

本来江炜离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文能提笔写情诗,武能张口说段子。当个倒模小鲜肉是绰绰有余了,实在不行还可以考虑一下说脱口秀,总归肯定是演艺圈的人。

可是奈何家族企业无人管理,只能下海经商。好在江炜离做生意也不错,轻轻松松的就把家族企业发扬光大。

估计江炜离是最不像商人的商界巨头了吧。

许铭梦心里记挂着这次的任务,和江炜离说了几句话,就着急回现场继续拍摄。

为了履行自己的人设,顺利完成任务不露馅,许铭梦和江炜离装作不认识,先后离开卫生间。

离开了江炜离,许铭梦继续游走在婚礼中,用手中微型相机偷拍前来的明星和有舆论争议企业家。

拍着拍着,许铭梦又看见了莫顾城,镜头聚焦到莫顾城身上的时候,许铭梦不住的停留下来。


第8章 要不要再感受一下前晚

莫顾城今天一身笔挺的藏蓝色手工刺绣西装,更加衬托出他的高大挺拔。他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握着酒杯,他每每驻足时都如一尊拥有完美比例的雕像。

他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与人交谈也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凌利的眼神写满了威严冷峻危险是这男人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信号。

许铭梦在取景框里放肆的欣赏着这个几乎完美的男人,指尖的快门不停的被按下。每拍一张都像画卷一般精致。

许铭梦一连拍了十几张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

许铭梦转了转眼珠,连连埋怨自己居然被一个流氓的颜值洗脑,拍照拍的竟然出了神,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花痴了?

今天来的任务她还是记得的。许铭梦又转身拍了几张新娘新郎敬酒,可是拍这拍着就不自觉的又开始在在取景框里寻找莫顾城的身影,可是扫了一圈却不见莫顾城的人影。

突然许铭梦的视野被人挡的严严实实的,许铭梦没有计较,自己往边上挪了挪,可是挡她的人竟然同时挪了一步又挡了个严实。

许铭梦懒得调焦距,眼睛没有离开镜头,伸手推眼前的人。

“你上一边去,别挡我视线。”

许铭梦耳边却蓦地响起一道浑厚低沉的男声:“找我吗?”

许铭梦惊讶的放下相机,寻声找人。

许铭梦万万没想到,挡在她眼前的居然是莫顾城。

许铭梦麻溜利索的把微型相机塞进礼服里,说着话就想往远走:“你……也在这儿啊。真巧真巧,呵呵,没什么事,那个我就先走了…………呵呵…………”

果然莫顾城丝毫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往大厅外面的林园拉。

许铭梦情急之下抱住身边的柱子,一闭眼放赖不走,道:“大庭广众的,别拉拉扯扯的。”

莫顾城摸了一下脖颈后,不耐烦的叹了一口气。索性也不跟许铭梦废话,伸手搂住许铭梦的腰,把许铭梦整个人抗在肩上,大步向园林区走去。

“你放开我。”许铭梦伏在莫顾城肩头挣扎道。

莫顾城不耐烦,棱角分明的剑眉微微皱起来,威胁道:“再乱动,我就让你再重温一下前天晚上。”

许铭梦被莫顾城的恐吓吓得噤了声,乖乖的伏在莫顾城身上,顺便问候他家人以及祖宗。

莫顾城把许铭梦扛到长廊的尽头,这里少有人来,而且周边都是湖水,许铭梦想逃也逃不掉。

莫顾城放下许铭梦以后,许铭梦下意识的远离莫顾城,整个人贴在长廊尽头的墙壁上,一副视死如归的眼神看着莫顾城。

莫顾城越看许铭梦惊慌失措的样子越是喜欢,越是喜欢就越想逗她。他佯装要对许铭梦图谋不轨,嘴角勾起,邪魅一笑。

他伸出指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扯下自己系好的黑色烫金领带。拇指食指轻轻挑开自己衬衫的头两个纽扣。

他昂起脖子,露出性感的喉结,眼神中满是玩世不恭,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猎物。

许铭梦看着莫顾城这副营养过剩的样子,闭着眼睛,一副认命的样子,道:“别别别,不求你放过我,起码咱们换个地方,这这这,这没遮没挡的。”


腹黑莫总偏要宠 主角: 许铭梦, 莫顾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