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慕你欢颜 主角: 叶陶陶, 许木

再慕你欢颜 主角: 叶陶陶, 许木

第1章 前尘往事

昏黄的灯光撒在城市宽阔的街道上,顾陶浑浑噩噩中似乎走了很久,川流不息的汽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眼看就要撞到这个单薄的女子,司机巧妙地避开却忍不住破口大骂:“想死滚一边去,别祸害我!”

顾陶却忍不住笑出来了,嘴角扯出弯弯的微笑后变成仰天大笑,原来人在绝望的时候不是哭,是笑啊。

“以后你与叶家再无关系···”“我怎么会生下你?你给叶家带来了多少麻烦!”

“陶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以后你就是千金大小姐了,要懂得礼仪不要任性知道吗?”

“叶小姐。请问网上流传的视频中是你本人吗?叶家发布与你断绝关系消息是否因为视频中的人是你,相传你被韩式集团公子韩家懿退婚是因为你怀孕了传言是否属实,请问孩子的爸爸是谁?叶老的去世和你有关系吗?”

···

往事一幕幕在顾陶脑子里炸开了锅,她捂住耳朵,或许捂住耳朵会让这些声音消失吧,事实并非如此,脑海里是爷爷临终前对自己的失望叹息,是爸爸妈妈对自己的厌恶至极,是叶盼兮得意地笑交杂在一起,她终于崩溃了,发了疯地向前冲,红灯。

疾驰的大红色跑车,“砰”一声闷响,顾陶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脆生生的像是掰黄瓜,应声倒地,蓦然间,顾陶只觉得耳朵轰鸣,就像是猛地落入水中,世界极其安静,安静到她听到了自己苟延残喘的呼吸,流着血的嘴角强扯出一丝微笑。

跑车的车主甚至没有下来看这个女孩一眼,径直地从她身边开走了。这时候的她才感受到了浑身撕裂般的痛,可她却没有一丝力气站起来,是不是快死了啊,是不是马上就可以见到爷爷啊,顾陶这样想着,可我怎么有脸去见爷爷啊。

她的眼睛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内心的酸楚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迷雾···我的人生结束了吗?

十几年前,叶家长子叶一南的妻子温暮云身体一直不好,好不容易生下了嫡孙却流落民间,叶老爷子一直责怪这个儿媳断了叶家的血脉,虽然不是温暮云弄丢的,但因身体状况无法再生育,且一直找寻无果,无奈之下抱养了个孩子,叶老给孩子取名叶盼兮,心中还期待着能找到唯一的血脉。

十五岁,在乡间长大的顾陶正和自己的弟弟因为一块红烧肉而打架时,村口突然来了十几辆豪车说是来接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

顾陶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大户人家的孩子会是自己,当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向她鞠着躬说要请她回家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孩子,整个过程太快她都来不及反应。

只记得养母提醒她要懂规矩听话,只记得自己的弟弟顾安对自己不理不睬直到上车时弟弟哇的一声哭出来了,顾陶才知道是舍不得自己,她摸摸顾安的头说姐姐有时间就给你打电话写信,也会回来看你的。

顾安冷冷地说:“你以后不再是我姐姐!”顾陶觉得是弟弟见她要离开心中愤懑说出的气话,伸手抱了抱眼前还挂着泪痕脏兮兮的哭包就上车了。

后来她第一次见到了叶盼兮,犹如一只天鹅让人移不开眼,优雅的像个公主,两人站在一起相形见绌。

虽然顾陶长得也不差,但终究是是在乡下长大,相比从小接受世家熏陶的叶盼兮,任谁也觉得叶盼兮更像是千金,她也想和叶盼兮一样优雅高贵,对她竟是崇拜羡艳。

第2章 重生

她以为只要自己听话顺从就会被爸爸妈妈喜欢,可以和叶盼兮和睦相处,可这个姐姐似乎处处刁难自己,陷害自己,但是好在爷爷一直相信她,一如既往地给自己宠爱。

十七岁见到了自己传言中以后要结婚的少年韩家懿,短短的头发清秀俊美的五官,修长的身材站在那里就叫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顾陶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这个少年,可这个少年的眼睛里没有自己。

顾陶看到这个好看的少年看向姐姐叶盼兮时眼眸中都是闪着光的,温柔的都要流出水来,而看向自己却是轻蔑又厌嫌,准确地说甚至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她知道有叶盼兮的地方自己根本就不起眼,叶盼兮在哪里都是闪着光的。

十八岁的自己有个梦想,想从事演艺行业,叶盼兮也想踏入娱乐圈,叶盼兮告诉温暮云自己想去当大明星时,温暮云和叶一南非常宠溺地摸着叶盼兮的头说:“好啊,我们的兮兮肯定能成为大明星的,以后爸爸妈妈可要追着你要签名了。”

轮到自己的时候却变成了:“你为什么什么事都要和你姐姐学,你不适合当明星,随便学个什么专业就可以了。”顾陶分明看到站在爸妈身后向她挑衅的笑,她没给爷爷提这件事,不去演艺圈也可以,陪着爷爷也很好,两个姐妹也不一定都要从事这方面。

二十岁叶盼兮突然向自己示好,说从今以后会带着她玩,会跟爸爸妈妈多说自己的好话,还会带她多接触韩家懿,叶盼兮竟然知道她内心的小想法。

她以为自己的姐姐被自己的忍让感动了,以为以后一家人会其乐融融没想到只是为了骗她去酒吧给她下药让她失贞拍下照片和视频公布于众,爸爸妈妈对自己彻底厌恶,韩家懿退婚说自己想娶的人是叶盼兮,爷爷再相信她也会失望。

几个月后,自己还怀孕了,孩子的爸爸是谁更是不知道,爷爷被气到脑溢血去世。

漫天新闻都是叶家孙女未婚先孕,遭退婚,怀孕不知父亲是谁的新闻。爸爸妈妈立刻发布声明与其断绝关系,并将自己赶出家门……

一滴泪从女子的眼角滑落滴在地上融入血水,如果再一次我绝对不会这么窝囊的过,顾陶不甘的合上了眼。

……

再次睁开眼,顾陶以为自己要么就是在医院,要么就是该看到爷爷了,眼前这是,在车上,这辆车还很眼熟,不是去医院的救护车,这是当时去叶家时自己坐的车,真皮的座位,车开的很稳,当时她也是在车里睡着了的,所以这算是自己重生了?

是上天怜悯自己悲惨的一生所以给自己了一次重生的机会吗?好,这一次我不会再让所有人瞧不起,上一世,我不争不抢,你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一生,我要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顾陶平静地看着窗外,眼神清冷淡漠,一点也不像个十五岁少女该有样子,坐在前排的张管家对自己家这个刚接回来的小姐感到奇怪,她上车的时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东摸摸西看看,和家里的那个小姐完全比不了,怎么看都像是个家里的佣人要是进了叶家岂不是她的大牙都要惊掉啊,可能是自己玩累了睡着了,怎么一觉醒来这个小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眼前的这个二小姐就像是一株再次开花的风信子,没有大小姐那么绚烂,却拥有这一种桀骜的姿态,果然还是叶家的嫡孙吗,就算失落在外多年也掩盖不了在骨子里的骄傲和高贵吗?

车窗外的景色飞速的倒退,昏昏沉沉中顾陶知道自己到了。

第3章 再回叶家

开门,抬眸再无上一世的胆小怯懦取而代之的是坦然从容,又要见到刚不久把自己赶出家门的爸妈了,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也感受到了他们对自己的到来有些期许,可能是上一世的自己太过自卑根本没有看到爸妈脸上的表情,本来想对他们笑一笑的可想到自己才被逐出家门是怎么样都笑不出来。

在爸妈身边站着的就是叶盼兮了,一身白色的公主裙,绝佳的质地,一流的裁剪将叶盼兮都衬托的典雅靓丽,整个人笑靥如花,任谁看了都以为她很欢迎自己,显得乖巧懂事,而自己穿的是养母的旧衣服,衣服很大衬的自己瘦小削弱。

叶一南和温暮云略显生疏像欢迎客人一样说:“欢迎回家,这是兮兮。”

顾陶微微点头便移开了目光,叶盼兮看到土里土气的顾陶很得意,但对顾陶的反应不是很满意,自己今天特意打扮了很久为的就是想看这乡下野丫头羡慕自己的眼神,为什么丝毫不觉得她羡慕自己,自己倒像是那个被抢了风头的人。

一个嫉妒的种子深埋心底,表面却还是笑盈盈的。

顾陶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思绪翻涌。

叶家是A市有名的书香门第,叶家老宅也是A市一大看点,完美的中式古建筑,叶宅就是世代相传下来的,从外面看是古建筑没错,经历里面却又别有一番韵味,里面是欧式奢华派的风格,看起来竟毫无违和感,据说是请了世界著名建筑师设计的,前世自己被这样的叶家宅子气派震惊的久久不能回神,现在看来怪不得自己的父母也不喜欢自己。

一个豪门世家的千金应该是什么样子,看看叶盼兮就知道自己的父母想把自己培养成什么样,可自己从小在穷乡僻壤长大确实没见过世面,面对这样的生活更是想也不敢想的,而父母希望自己就算流落其他地方回来的时候依旧是个美丽骄傲的公主,一直没找到自己把希望都寄托在叶盼兮身上了,自己原本应该能接受的教育学习的礼仪都被另一个人替代了,回来的公主却变成了灰姑娘。

与叶盼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难免失望自责,对比让自己更懦弱自卑哪里有骄傲的模样,原本爸妈还有一丝愧疚,无奈自己上一世不争不抢,一直没什么动静,一个公主被磨平了棱角,哪怕受了委屈也从不说,以为这样爸妈会觉得自己懂事乖巧,而实际上却像是以这种方式在和他们对抗,既是叶家嫡孙,几时会被亏待,自己为什么自甘下作,所以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是吗?

这一次我便把属于自己的都拿回来。

屋里飘着熟悉的檀香味,是爷爷最喜欢的味道,马上就要见到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了,上一世爷爷对自己是不是很失望啊,想到这里眼里又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顾陶暗暗握紧了手,爷爷,这一次我要做个让你骄傲的孙女,顾陶心里暗暗发誓。

“爸,回来了,快下来吧。”

第4章 一顿饭

“我的乖孙子回来了吗,快过来让爷爷好好看看。”熟悉的声音,还是那么欢迎她,想来这个家里最欢迎她的就是爷爷了,“我的乖孙子累了吧,快坐下来给爷爷说说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说着就亲昵地拉过顾陶坐下了,顾陶触碰到好好的在自己面前真怕是一场梦,她低声地喊着:“爷爷。”

“哎,我的乖乖。”带着不可言说的激动立刻答应,他颤抖着伸手摸了摸顾陶的头发,情绪竟有些不能自持。顾陶眼眶又湿了,叶一南看着这幅情景也不自觉得抹了抹眼睛,自己的亲生女儿可算是找回来了,只是穿着打扮有一些土气,虽然生长在穷乡僻壤但也没有沦落到粗鄙不堪,眼神清澈,举手投足间从容自然,一路上虽然都在观察屋子,但并没有贪婪兴奋,反而沉着冷静,只要稍加打扮和辅导定是不凡的。

温暮云心里也不是滋味,当初如果这个女儿没被抱走,如今肯定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看着她这副谨慎的样子如果一直待在自己身边肯定比兮兮还要出色,心里不自觉得愧疚了几分。

“好啦好啦,爸,找回来了高兴不是吗,她还没有吃饭呢,咱们坐下来边吃边聊吧。”

叶盼兮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家人在因为这个丫头的到来全都对她被吸引了,心里有些不悦,十几岁女孩的心思自然都是希望大家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一下子多了一个人要分享自是有些不愿意的。

叶老爷子听了儿子的话拿出手帕擦擦眼睛,边拍边拉着顾陶的手走向饭桌。

“我的乖孙子你就挨着爷爷坐,告诉爷爷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顾陶。”她一字一句答的清晰,叶老微微颔首继道:“按照家谱你的名字应该兮凡的,既然你有这个名字了那就改个姓,再加个陶字,我也算参与了给你起名字了,可以吗?陶陶。”老人小心翼翼的征求着她的同意,叶陶陶对着爷爷笑靥如花:“好。”

一旁的叶盼兮很不高兴,连她都没有坐到爷爷身边过,这个土里土气的丫头以来就坐在爷爷身边了,这么多年她小心翼翼的做好叶家小姐,什么都争取做到最好这样人家才不会看不起自己,才会觉得她是有资格做叶家大小姐的,行为举止端庄优雅,从来听到的都只有赞扬,甚至是没人能忽视了自己的存在,现在的她倒像是个偷了别人幸福的人一样在暗自嫉妒。

温暮云看出来自己一直当亲女儿养的叶盼兮有些不高兴了,紧道:“陶陶,兮兮跟你差不多大,以后上学你们两个一起去,有什么不会的都可以问她,她学习成绩很好。”叶陶陶对温暮云点头,糯糯的答道:“好。”

叶盼兮也懂事的说:“以后你想去哪里玩,告诉我,我都可以带你去。”叫旁人听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但仔细品味这就是喧宾夺主,叶陶陶本想说我想去哪里我自己会去,可这样显得强势有野心,太过激进,不管哪一样都会让爸妈拿自己和叶盼兮比较,会适得其反,现在是要让爸妈觉得自己很无辜,比较容易被接受,她对着叶盼兮微微一笑:“那就麻烦你了。”

饭桌上,只有叶老一直温柔地问叶陶陶问题,叶陶陶回答的虽然算不上流利,但很自然,对比上一世,爷爷问她问题她竟紧张得语无伦次,问到有耐心的爷爷也皱起了眉头,实在是好太多了,看着这样的叶陶陶,张管家心里称奇,果然出生名门的就是不一样,哪怕是流落民间是公主就是公主,什么环境也改变不了,就像丑小鸭变成白天鹅,那也是因为丑小鸭原本就是天鹅。

第5章 新生活

“一会让张管家带你去你的房间,赶路赶了一天也累了,今晚好好休息。”叶一南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自己突如其来的亲生女儿,说实话,他不能说是完全满意,但对她抱有很大的期许,他一时之间还不能向对叶盼兮那样亲密的对叶陶,语气间还夹杂着疏离,叶陶陶尽量坦然的对他说:“好,谢谢你。”叶陶陶是想叫一声爸爸的,但这一声爸爸实在是叫不出口。

叶一南理解以后慢慢改口吧。

张管家领着叶陶陶进了房间,“小姐以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给我说。”“好,谢谢伯伯。”张管家本想指挥下人帮忙搬东西的,但发现这个刚接回来的小姐根本没什么东西,甚至她自己一手就拿了,张管家立刻伸手要去帮忙,叶陶轻轻摆手,“伯伯,我能拿得动,你在前面带路就可以啦。”说着就提起了自己的东西,张管家觉得这个小姐的气质和已经过世的老夫人,微微颔首便向前带路。

叶陶陶随张管家踏上曲形木质楼梯上楼转个弯就到了,张管家顺手拿过叶陶陶的手提箱暗自叹道:“小姐,你东西怎么这么少啊,连个像样的也没有,你看看你缺什么我去给你置办。”

叶陶陶心理由衷地觉得温暖,“都够用呢,伯伯,如果我少了什么会告诉你的。”张管家看着叶陶陶的脸,又想起了叶盼兮,又轻叹一口气,转身离开。

叶陶陶打量着屋里的摆设,一架沉香木的大床,棕色木质在灯光映射下微发着光泽,带着天然的斑块,房间的味道雅致独特,带着沉木的味道,又有些许檀香。

看着这张沉香木床想起上一世爷爷告诉自己,这是当年奶奶的陪嫁之物,原本是收藏起来了的,但得知自己要回来特地又搬出来给自己睡,还说在可以养生保健,免疫辟邪,如今市面上也是几乎没有了的。

梳妆台一套全是紫檀木的,因为这种木质散发出的香味对人体有益,尽管材料名贵,爷爷还是专门定制了一套给自己,苏绣的仕女图屏风前面是圆木桌,靠墙的木架上摆着一些看似不菲的古董,还是和以前一样。

自己以前不识货,任凭叶盼兮从市面上买来的便宜货换房间里的东西,爷爷看到自己房间东西变了以为是自己不喜欢故意换的,自己软弱的性格又没告诉爷爷是叶盼兮非要和她换的,不想爷爷失望鼓起勇气要去换回来,哪知叶盼兮却向妈妈告状,温暮云自是恕不可遏小小年纪就知道什么要最好的长大了还得了?对自己一番冷嘲热讽,这一世她会好好珍惜这些东西。

叶陶陶小心翼翼的扶过木架上的古董,失去的又回来了,她更视若珍宝,带着崇敬和保护的姿态。

清晨橙红的阳光穿透氤氲云雾气形成了暖黄色的光束照进卧室,带着些许微风吹进阵阵桂花香。

一夜好眠,叶陶陶从床上坐起来起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拉开淡灰色的床纱走到窗边,晨露微寒,窗外的桂花夹杂清晨的湿气闻起来清新淡雅。

今天我是全新的自己!

这样想着她去卧室的独立卫生间梳洗,然后去衣柜挑了一件淡蓝色连衣裙穿上,穿起来极不合身,因为衣服是叶盼兮的,自己来的突然爸妈没来得及准备就拿了些叶盼兮的先替上,叶盼兮锦衣玉食,和自己一样大身材却和自己完全不一样,身材发育的十分到位,就是个衣架子。

而自己只是偶尔能吃次肉,还每次都会让给弟弟,弟弟也很懂事也想让给自己,她无奈只好故作争抢,最后假装是抢不过让给弟弟。所以身材消瘦,虽然个子很高,却显得格外瘦弱,叶盼兮从小顶替了自己,衣服都不知道有多少是新的。

后来也是无意间听张管家说起的,上一世的自己以为都是为她准备的,只是以为家里人不清楚自己的身材所以才不合身,不过能有好看的衣服穿她已经很满足了,不想再麻烦家里人。

但是现在,属于自己的她要自己拿回来,不再被动和软弱!

第6章 早餐的深意

张管家也适时的敲门喊她下楼吃饭,她随张管家来到客厅,一家人正被叶盼兮逗的大笑,就连下人都被逗笑了,叶盼兮就是有这样神奇魔力,叫全世界都能围着她转,叶陶陶也笑着向大家他们问好:“大家早上好。”叶老爷子抬头看到叶陶面色和蔼柔声问道:“陶陶,昨晚睡的好吗?做到爷爷身边来吃早饭。”

“很好,床很舒服。”叶陶陶走到爷爷身边坐着下,看见爸爸正眉头紧皱盯着自己,她惶恐低头审视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合礼仪,届时早餐也端了过来,爸爸也移开了目光。

西式早餐,培根沙拉鸡蛋面包牛奶的组合,看起来很好吃,如果面前的不是刀叉是筷子就更好了,她抬眸看见叶盼兮正得意的看着她。

果然叶盼兮无时不刻都想看自己出丑啊,这一顿早餐也是她故意撒娇说想吃西式的,上一世就让自己出了洋相,爸爸妈妈也冷漠的看着自己饭都没吃完就出门了,背后是佣人们聚在一起的窃窃私语和捂嘴偷笑的嘲讽,只有爷爷安慰了自己后关心自己吃没吃饱,并说会让人教自己以后怎么吃西餐。

自己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被自己爸爸妈妈嫌弃的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如今小小的西餐礼仪并难不倒她,但现在的她才刚回到叶家,自然不能暴露,她看着面前的牛奶先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伸手拿起面包开吃,吃的很缓慢,几口吃面包喝一口牛奶,算不上优雅,倒也斯文,吃完面包喝完牛奶叶陶陶腼腆道:“爷爷,我吃饱了。”

叶盼兮一直暗中看着她想看她出丑,怎知面前的刀叉却是动也没动,叶盼兮见状立刻假意关心道:“是不是吃不惯西餐啊,你都没吃多少呢,妈妈,要不让厨房在做一点中式早餐吧。”

叶陶陶摇头道:“早餐很好吃,我很喜欢,只是···”叶陶陶略带哭腔接着道:“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样的早餐。”叶一南见状也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对叶陶说:“陶陶,你带爸爸去看下你房间。”说着便起身要上楼去了。

叶盼兮以为爸爸要去训斥叶陶陶心中得意,妈妈和爷爷面面相觑,叶一南面前的早餐是没怎么动,平时吃的哪有这么一点?叶老爷子忙问:“你找陶陶做什么?”“没事,就是有些事给她交代一下,暮云你也上来吧。”

温暮云狐疑怎么还叫我一起了,但还是起身跟了上去,叶陶陶也拉开椅子追赶上去。

来到叶陶陶房间叶一南先喊了下人让厨房准备了一些小点心过来,问叶陶:“是不是没吃饱啊。”

“我···我吃饱了。”

叶一南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的亲生女儿百感交集,从知道找到自己女儿的时候他心里是欢喜的,他希望自己的女儿聪明又可爱像兮兮一样又不知道这个女儿是否会怪他,自己缺席了十几年,将该对女儿的好都补在了兮兮身上,这样算不算背叛?

第一眼见到叶陶陶看到她瘦弱穿着别人的旧衣服心里十分愧疚,但终是时间的距离产生了暂时无法消除的生疏,叶陶陶心跳的很快,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这么多年这是爸爸第一次认真的在看着自己。

以前也有过认真看自己的时刻,拿自己与叶盼兮对比,怎么对比都觉得叶陶陶非常多余,怎么都不如叶盼兮讨喜,盼兮盼兮,盼人归兮,没想到归来的人让爸爸这么失望,叶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埋怨爸爸的。

第7章 爸妈的谈话

温暮云沉不住气道:“一南,你叫我们什么事?”

叶一南停止思绪,“没什么,今天你带着陶陶和兮兮去买点东西吧。”温暮云奇怪:“家里缺什么东西?让张伯去置办不就好了,我今天要带兮兮去钢琴老师家。”叶一南蹙眉,“兮兮钢琴老师家明天再去,你看看陶陶,一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兮兮穿过的衣服吧,你作为她的母亲难道看不出来兮兮的衣服陶陶穿起来不合身吗?还要我一个男人来指手画脚。作为叶家唯一的血脉,怎么能如此随便!”

温暮云第一次见丈夫这样跟自己说话,她面色通红,每天都忙着自己的演出,忙着兮兮的各种课程,叶陶陶的突然降临她还没有习惯,也没有想过要多陪陪这个女孩,这时候才看到陶陶身上的衣服是多么不合适。说不上来是小还是大,叶陶陶比叶盼兮高,身材却比她要消瘦许多,穿上这条裙子很是怪异。

“是我疏忽了。”温暮云勉强扯出一丝微笑,拉过叶陶陶,“陶陶,今天妈妈就陪你和兮兮去买些衣服你刚回来妈妈不知道该和你如何相处,你给妈妈点时间好吗?”

成年的叶陶陶知道,就连是自己也需要时间去适应的,前世几乎没怎么叫过爸爸妈妈,想必爸爸妈妈可能也是认为自己不喜欢他们吧,其实每次看到叶盼兮能在爸妈怀里撒娇自己真的很羡慕,也想能在他们怀里做一个小公主,但前世他们的关系仿佛宿敌,谁看谁也不顺眼。

叶陶陶眼中含着盈盈的泪光,有些哽咽地说:“没关系,我都理解的。”温暮云心头微微一软:“你刚刚回来,可能还不适应,平时爸爸妈妈也比较忙,这些日子你现在家里转转,等过些日子我就请家教和礼仪老师辅导你。”

当年自己几乎穿着叶盼兮的衣服整整一季,叶盼兮的衣服她穿起来就像刻意模仿一样,虽然自己才是叶家唯一的血脉,那又如何还是穿着养女的衣服,让世人看笑话,让佣人们都能欺负了自己,活脱脱像一个古代被打入冷宫的妃子。

自己从来没有去争取过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爷爷发现她几乎没什么新衣服让妈妈带自己去买,妈妈总是有理由推脱,也没时间好好看看自己了解自己。

现在是时候争取了!

叶陶陶眼睛顺时一亮,稚嫩的脸上尽是期待和喜悦:“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像姐姐那么优雅了,可以学跳舞吗?”

“嗯,只要你想学的都可以,还可以学到更多的。”温暮云突然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儿,从昨天到现在这个女孩一直表现的客气谨慎是怕被家人觉得自己小家子气吧,直到现在才看到了少女对美好事物憧憬的样子。

叶陶陶眼里的光更加璀璨坚定起来:“嗯,我会努力向姐姐看齐的。”温暮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叶陶的头。

“给陶陶挑一件合身点的衣服穿上吧,然后下来给爸说。”叶一南正色道。

打开看着满满衣柜的衣服却没有一件是叶陶陶的,温暮云深深地叹了口气,包含着对自己的自责和发愁,叶盼兮身材姣好,圆润一些但身高不是很高,而叶陶小小年纪却有快一米七的身高,都和自己差不多了,这衣柜的衣服哪一件穿起来都显得不合身。

第8章 妈妈的衣服

叶陶陶看着妈妈的样子知道自己给妈妈出了难题,她拽了拽温暮云的衣角:“我自己也带了几件衣服,要不就穿我自己的吧。”

温暮云感到自己做妈妈很失败,连亲女儿的穿着打扮都解决不了,又忽然想到陶陶和自己差不多高,只是消瘦了些,穿自己的衣服应该没什么问题,她和颜悦色地说:“你等等妈妈,兮兮的衣服你穿不了,妈妈去给你找别的衣服。”

温暮云是一名芭蕾舞蹈家,身材气质都没的说,就是一个美丽的天鹅,从来都是直视前方,前世叶陶陶知道自己妈妈是一名芭蕾舞者时,只觉得骄傲,自己虽然和妈妈有些相像,气质上还是相差甚远,妈妈一举一动都高贵优雅,而自己只有自卑怯懦,她以妈妈为骄傲,妈妈却不想承认自己。

不一会儿,叶陶陶看见妈妈抱着一堆衣服走进来放在圆木桌上对自己说:“兮兮的衣服你穿不了,你和妈妈的身高差不多就穿妈妈的吧。”

叶陶陶的心突然柔软起来,没想到妈妈会拿自己的衣服给自己穿,前世她连妈妈的手都没碰到过,一直觉得妈妈极其厌恶自己,现在看来真的是自己太过软弱让妈妈非常失望了吧,她看着那堆衣服出神。

温暮云以为是叶陶陶可能不喜欢她这个大人的衣服,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拿了好几套过来,你挑一天看看哪个你喜欢,都不喜欢的话就先将就···:”

“我很喜欢。”叶陶陶抬眼打断她的话,一字一句的说我很喜欢,妈妈也有些触动,瞳孔微缩旋即对叶陶笑了:“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叶陶抱起那些衣服放在鼻尖闻,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原来妈妈是这个味道的,这一世她总算接触到自己的妈妈了,她有些泪目喃喃道:“谢谢你,妈妈。”

温暮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惊讶,颤抖着说:“好孩子。”

妈妈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有些大,但还算合适,穿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一条黑色高腰阔腿裤,原本就不矮的叶陶陶穿上高腰的裤子显得腿更笔直修长,搭配简单白色雪纺衫,衣领是个妈妈亲手给自己系的蝴蝶结,这一身在叶陶身上复古韵味十足,像七八十年代的港星,美中不足就是叶陶实在是有些瘦了,有些撑不起来衣服。

妈妈拉着叶陶陶到镜子面前让她看看可还满意,叶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惊讶,没想过有一天气质这个词也可以出现在自己身上,虽然不似叶盼兮的高贵,但清新淡雅还是说得过去的。

温暮云还算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叶陶陶对她说:“这样看来,你和妈妈年轻的时候还有几分相似,就是你太瘦了,以后要多吃点知道吗?”

温暮云牵着叶陶陶的手下了楼,叶陶陶只觉得人生奇妙,上一世太多事没有做了,这一世都会补回来是吗?

叶盼兮爸爸妈妈是去训斥叶陶陶不懂礼仪,可一会爸爸一言不发的下来了,甚至对自己说:“陶陶刚来很多事情不懂,以后你多教教她。“叶盼兮表现得乐意之至,心里却十分不情愿。又看叶陶陶是妈妈牵着下来的,心里是浓浓的不爽。

再慕你欢颜 主角: 叶陶陶, 许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