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王妃当道 主角: 林淳时, 顾临白

重生之王妃当道 主角: 林淳时, 顾临白

第1章 身死

盛京,嘉兴三十八年,夏。

天未明,长安街的百姓就被一阵乐声吵醒,紧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炸响开来,整条街顿时热闹起来。

迎亲的队伍从繁华的街道穿过,新郎身着大红喜袍,跨着一匹白色骏马,马上的人眉目俊朗,面如冠玉,是为盛京最负才名的安国公世子安庆余。

围观看热闹的百姓总是忍不住评论一番,毕竟安世子要娶的人可是林尚书家的嫡女林淳时。

前几天林家那一百五十抬的嫁妆抬进安国公府的事情,可是让百姓们津津乐道了好几天。

与此同时,林府上下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嫡女出嫁,场面自然不小,所有人都做好了迎亲队伍到来的准备。

唯有新妇此刻坐在房中,焦躁不安。

喜娘看着淳时紧张的不知道手往那里放,笑着说道:“娘子不必紧张,一会儿有我扶着你上轿,其他的我以前怎么教娘子的,娘子就怎么做。”

淳时点了点头,但难免还是会胡思乱想。虽然她和安世子是从小定亲,可是二人也没接触过几次,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自己。

思及此,淳时的脸有些发烫。

喜娘也是见怪不怪,门口有小丫鬟进来,说有事找喜娘,喜娘看了眼淳时道:“我出去看看,娘子且安心坐着吧。”

“嗯。”

喜娘刚走,后面就有人进来了。淳时抬头,原来是二妹林曦。

“曦儿怎么来了?快坐到长姐身边来。”淳时拍了拍身边的床榻,没有注意到林曦的表情不对。

“长姐马上就要出嫁了,曦儿思及从前与长姐相处的日子,便觉得十分难过,所以避开众人来看长姐。”

林曦倒了杯水递给淳时,道:“从此以后,曦儿不能陪伴长姐身边,长姐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是。”

淳时颇为动容,林曦虽然是庶母所生,可是与她相来亲近,她也是舍不得林曦的。

淳时接过水抿了一口,道:“以后曦儿还能常常来找长姐玩,虽然不住在一处,咱们也不会生分了。”

林曦突然笑了,“那倒是,不管怎么说,长姐依旧是我的长姐。”

林曦摸了摸肚子,道:“以后这孩子,还得唤你一声母亲呢。”

“曦,曦儿……你在说什么?”淳时怔怔的看着林曦,“什么孩子,什么母亲?”

“长姐还不知道吧,其实一年前,我就同安世子认识了。”

林曦笑的娇俏,脸上满是得意。

饶是淳时再糊涂也明白了,她的好妹妹和未婚夫早就勾搭在了一起。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淳时气极,扬手想给林曦一耳光,却被林曦拦下。

“长姐莫恼,曦儿知道你断然受不了这个委屈,所以后路已经给你选好了。”林曦看着淳时手边的杯子,道:“刚才那杯水,可还解渴?”

“你,你……”淳时突然觉得腹中一阵绞痛,“你给我下毒,父亲,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林曦此刻也不装了,一脸狞笑的看着淳时道:“父亲?呵呵,你觉得,等咱们林家只有我一个女儿的时候,父亲会因为你,而舍弃我吗?”

淳时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林曦,“我自问待你不错,为什么,你……”

林曦冷笑道:“你是待我不错,可明明安世子喜欢的是我,凭什么是你嫁给他,只能说,是你挡了我林曦的路!呵!林淳时,你该死,你该死!”

淳时只觉得喉头一腥,一口血吐了出来,整个人便往床上倒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淳时已经是一缕孤魂了。

她亲眼看着父亲和姨娘进来,让人将她的尸体抬了出去,又看着她的庶妹换上了嫁衣,风风光光的嫁进了安国公府。

而她的死恍若云烟过眼,对这场婚礼没有起到丝毫影响。

第2章 归来

盛京,嘉兴三十五年。

刚入秋便连下了几天大雨,青绸马车碾过水洼溅起一滩泥水,停在林府门前。

淳时扶着丫鬟的手下了马车,一阵风吹来卷起她耳鬓的碎发,身后的丫鬟拿了披风,小心的给她系上。

老管家出来接淳时,“小姐总算是回来了,老爷夫人都挺担心你的。”

淳时叹了一口气,“华叔你不用送了,我先去看看母亲,父亲那里我一会儿过去。”

老管家点点头,目送着淳时离开,等淳时走远了,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今年的秋天比往年似乎要冷一下,淳时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大姨母晋了贵妃,还赐了她不少东西。

九夫人听到淳时回来的消息,一早就叫丫鬟出去迎着了。

丫鬟见淳时到了,早早的卷起门帘,淳时猫着腰进去直奔九夫人的屋子。

“母亲!”

淳时扑到九夫人怀里,贪婪的闻着九夫人身上的香味。

九夫人倒是惊讶,淳时向来老成,像个小大人似的,怎么这次撒起娇来了?

淳时红着一双眼睛,道:“几日不见母亲又消瘦了不少。”

“你外祖家这次出了这样的事,叫为娘如何安心的下。”

淳时知道九夫人说的事情。

今年三月绍亲王谋反,牵连了外祖父一家下狱,宫里的贵妃姨母为了给母家求情已经在太极殿门口跪了三天。

九夫人也因为这件事终日郁郁寡欢,病情也加重不少,淳时本来在青山寺为九夫人求平安符,听到这件事也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淳时最担心的倒不是外祖家,因为三天前她从梦中醒来,已经变了一个人。

她带着前世的记忆回到了嘉兴三十五年,她出嫁的前三年。

她记得这一年外祖父一家虽然被流放了,但是隔年就被太子洗刷了冤屈,从边疆把外祖父一家接了回来。

只不过在这之后,外祖父便无心朝政,带着子女归隐江南山水之间了。

淳时比较担心的是九夫人,自这场大病之后便一直不得好,没两年就去了。还叫林曦母女钻了空子,白白便宜了她们。

父亲林昭和向来喜爱这对母女,但是因为母亲的原因也不会对王氏母女过于亲近,可这次连母亲都被王氏打动,还因为王姨娘来求,将林曦记在名下,成了嫡女。

可是淳时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前世她魂魄未散时从父亲和王氏的谈话中知道了不少秘密。

父亲出身寒门,当年一举拿下新科状元在外祖父的安排下娶了母亲,一路高升,因为母亲只得她一个女儿,迫于无奈母亲只能为父亲纳妾。

只是这一切都是父亲安排好的,王氏根本就是从前父亲在老家定过亲的女子,只不过为了名望和利益,父亲还是当了陈世美。

这也难怪王氏谈及自己和母亲时,会做出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了。

淳时将九夫人身上的被子掩好,安慰道:“母亲你别多想,好好养病才是。外祖父门生遍布,这天塌不下来。”

九夫人点了点头,淳时的话没起到多大的作用,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女儿担心罢了。

淳时看着九夫人睡着才走的,在这段时间里她还得做别的事情。

她上辈子活的糊涂,看不清身边人的真面目,如今一切重来,她只求平平静静的过完此生足矣。

第3章 父亲

淳时去了林昭和书房请安,王氏在一旁伺候笔墨,二人四目相对,王氏脸一红把头转了过去。

淳时为自己的母亲叹了一口气,林昭和此刻也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淳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淳时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来。”

淳时整理了头发,不急不缓的走进书房,给林昭和请安,“女儿才刚到门口,是打扰了父亲读书吗?”

林昭和看了眼王氏,王氏福了福身,道:“老爷,妾身先下去了。”

“你先去吧。”

王氏走后,林昭和又问淳时:“你从青山寺回来,一路可听见什么了?”

淳时:“外祖父一家被绍亲王的事连累了。”

岂止是听到了,淳时还特意去丞相府看了,昔日门庭若市的丞相府,如今也沦落到了人人躲避不及的地步。

“既然你也知道了,为父也不瞒着你。只是你母亲身体不好,此事以后若有什么变动,你都得瞒着你母亲。”

淳时点头,“那父亲可想到怎么替外祖父一家求情了吗?”

林昭和闻言一怔,随即一脸痛惜道:“为父何尝不想出一份力,只是为父官微言轻,如何搭的上手,唉!”

这意思就是父亲不打算帮一把了?

淳时在心中冷笑,面上做出一副悲痛的表情来,“这事儿也叫父亲为难,还请父亲保重身体,莫要太过操劳。”

林昭和“嗯”了一声,道:“淳时能理解为父,为父很是欣慰。”

淳时已经装不下去了,强忍着心中的怒意道:“淳时刚回来有些疲累,想先回屋休息。”

得到了林昭和的同意,淳时立刻从书房退了出来,火速赶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苒苒看见自家小姐回来,还没来得及行礼便被淳时的话给绕昏了头。

“快些准备笔墨纸砚,再去买套男装来,切记莫要让人知道。”

苒苒不解,正欲发问,淳时便等不及了。

“你快去吧,我急着呢。”

苒苒见此不敢多说,连忙去准备笔墨纸砚了,只是这男装一时半会儿有些难找。

淳时坐在妆台前在纸上写着什么,突然又停了笔换了左手写,字迹歪歪扭扭,像个初学者写的。

等淳时写完,苒苒已经带着东西回来了。

“小姐着急,这府里一时半会儿的也找不到合适的男装,奴婢只从库房里找到了几件老爷旧时的男装,小姐看看行不行。”

“也罢,就这套吧。”

淳时看着苒苒手里的那套灰蓝色男装,事从紧急也别的没有办法,让苒苒帮忙给自己换上男装,坐到妆镜前把自己的眉毛描粗,取了眉粉把脸扑了一下。

苒苒见淳时这样十分害怕,“小姐这是要去做什么,若是被老爷发现了,咱们可是要挨板子的。”

淳时和苒苒解释不清楚,只能叮嘱她:“我现在有件重要的事要去办,万一有人过来,你只说我在休息,不便让人打扰。”

苒苒点点头,看着淳时从侧门出去,将在院子里当值的下人遣了小部分出去,才忐忑不安的回了屋里。

第4章 明楼

天近傍晚,街上已经亮了灯笼,长安街的歌舞笙箫在晚上也不停歇,其中以明楼最盛。

明楼作为长安街最热闹的地方,聚集了不少京中有名的才子,才子聚集的地方除了相互比试才能,也少不了歌舞作陪。

坊间大半风流才子俏佳人的故事,便是出自此处。

顾临祈坐在三楼听着底下的欢声笑语,笑道:“读圣贤书之人,也会有如此落俗的时候。”

“公子这话怎么说?这颜如玉黄金屋,可不就是读书人所求?”

“你这话我竟听出几分道理。”顾临祈抿了口茶,“那你对谢丞相一家的事有何感想?说出来与我听听。”

那人一时间答不上来,只听顾临祈道:“听闻谢丞相的外孙女林家嫡女,是你从下定下的未婚妻,怎么,你竟然对岳祖父家的事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这件事,我也不甚清楚,无法回答公子。”安庆余道。

顾临祈听了也在没说什么,却不知他二人隔壁坐的正是林家嫡女。

淳时是凭着前世的记忆找过来的,她听表哥说过,太子每逢初一十五便会到明楼来喝茶,而且每次都是用同一间包间。

淳时之所以这么着急出来,也是因为今天便是十五,若是错过了又得等上半个月。

还好,她等到了。

淳时取出写好的纸放入信封封好,唤来小二,“麻烦小二哥一会儿等我走后,把这封信交给隔壁的客人。”

淳时放信封上放了一锭银,有钱好办事,小二眉开眼笑的拿着东西出去了。

把事情安排好,淳时也不敢在这里多做逗留,急急忙忙下了楼租了辆马车走了。

等顾临祈拿到信的时候,隔壁已经没人了。

安庆余满心好奇这信上写了什么,但是看身边这位主儿的脸色不妙,也没敢开口。

顾临祈道:“天色已晚,庆余可先回府,免得国公夫人挂念。”

“是,我先行一步。”安庆余拱了拱手,这位主儿显然有事情了,他在留下岂不是讨人嫌弃。

等安庆余走了,顾临祈才拆了信封,只见纸上歪歪斜斜的写了一行字:叛党名单在绍亲王府假山密道。

顾临祈嘴角微扬,起身掀了灯罩,将纸条烧了个干净。

淳时怕被人发现,所以一路上不停的叫车夫加速,只不过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她刚走没多久就被人看见了,偏不巧这人正是林曦的大丫鬟明慧,明慧回去告诉林曦,林曦一听立马就明白了什么。

林曦借着看长姐的名义想探个究竟,不曾想苒苒怎么都不肯让她进去,林曦心里已经肯定淳时偷偷出府的事了。

林曦突然意识到了这是个好机会,一个姑娘家在这个时候独自出府,可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

父亲若是知道了,断然不会轻饶林淳时

从淳时的落芳院出来林曦就去了林昭和的书房,她知道这个时候王姨娘也在那里。

林昭和心里疼爱这个林曦这个女儿,除了她乖巧伶俐之外,更多的是觉得他亏欠了王氏,所以在女儿这里多多上心。

“曦儿怎么这个时候来了?”王氏问道。

“长姐病了。”

“淳时怎么会病了?”

第5章 病了

林昭和招手叫林曦上前说话,林曦拉着林昭和的手道:“傍晚间曦儿想去看看长姐,可是长姐的丫鬟却怎么也不肯让曦儿进去,说是长姐病了,不便让人打扰。”

“曦儿一想,长姐病了可不能拖着,便来找父亲想办法了。”

林昭和十分高兴的点了点林曦的鼻子,道:“曦儿果真乖巧懂事,既然淳时病了——玉香,你叫人去请府医,咱们去落芳院一趟。”

玉香是王姨娘闺名,私下里林昭和便是这样叫的。

王姨娘心里纳闷林曦会帮淳时找大夫,等看到林曦冲她眨眼睛的时候,王姨娘才明白了林曦估计是发现了林淳时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引林昭和自己去撞破林淳时的秘密。

九夫人这厢刚要睡下,便听见丫鬟说淳时病了,当即说什么也要起来去落芳院,素眠劝不过她,只好给她用斗篷裹得严严实实的,方才护着九夫人出去。

林曦去而又返,还带了林昭和和王姨娘来,着实让苒苒吓出了一身冷汗。

“奴,奴婢给老爷请安,给二小姐请安,王姨娘好。”

苒苒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起来,林昭和没注意到这个,指了指紧闭的房门道:“曦儿说大小姐病了,可有此事?”

苒苒背后一凉,心中默默祈祷着淳时快些回来。

林昭和见苒苒不答话,把脸一沉,“我在问你话,你听不见吗?”

“回,回老爷,小姐是,是有些不舒服。”苒苒张了张嘴,绞尽脑汁的想着该如何回答,“小姐从青山寺回来,便觉得疲累不已,已经睡下,也吩咐奴婢不让别人打扰。”

王姨娘掩嘴笑道:“这丫头真会说话,老爷是大小姐的父亲,怎么能是‘别人’呢?”

林昭和也觉得王姨娘说的十分有道理,摆了摆手道:“你去伺候小姐起来,我带了府医过来,给淳时看看,也好叫我安心。”

屋里头没人,苒苒怎么敢让林昭和和王姨娘进去,这一进去岂不是露馅了。

“奴婢不敢!请老爷恕罪!奴婢只听主子的吩咐,不敢擅自做主。”苒苒此刻只有在心里祈求自家主子快些回来,否则,老爷肯定是不会轻饶于她。

“好大的胆子!连我来你也敢拦下!”林昭和那里有时间在这里耗下去,吩咐侍从:“给我把这个奴才拖下去!”

“是!”

林昭和身后的侍从领命,走到苒苒身边一左一右的架起苒苒,苒苒拼命的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九夫人刚巧来到落芳院门口,见着这一幕差点晕过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九夫人一声呵住了所有人,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素眠给她拍背顺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阿玖,你这时候怎么出来了,这秋夜里寒凉,风又大,你也不怕加重病情。”

林昭和皱了皱眉,走到九夫人身边替她整理衣服,这一幕落在王姨娘眼中,对九夫人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九夫人摇摇头,“无妨,我没事。”

第6章 认错

九夫人扶着林昭和的手,道:“我只不过听丫鬟说淳时病了就过来看看,怎么闹成这个样子。”

林昭和把苒苒拦着众人不让进屋的事和九夫人说了,九夫人垂下眼睑,把苒苒先叫起来。

“你这丫头也是,淳时说了不让人打扰你连老爷也不让进,真是块木头。”

九夫人拍了拍林昭和的手道:“夫君消消气,不必为了一个丫鬟气坏了身体。”

林昭和也没有真的和一个丫鬟置气,九夫人看了眼苒苒,道:“还不起来去伺候小姐起床。”

苒苒害怕的不行,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慢吞吞的起来往屋子里走去,苒苒还没推开门,门就“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淳时穿着一身素色中衣走了出来,看见满院子的人有些吃惊。

“父亲,母亲,你们怎么来了?”

看见淳时,苒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淳时给苒苒递了个眼色,让她不用担心。

“听说你病了赶紧过来瞧瞧。”九夫人上前拉着淳时的手细细打量,“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淳时不过是有些劳累,睡一觉便是了。何苦让父亲母亲挂心。”

“大小姐身子金贵,老爷和夫人一听说小姐不舒服就赶着过来了。”王姨娘笑了笑道:“原是睡了,老爷夫人在门外可担心好久了。秋寒露重的,白白折腾了。”

林昭和被王姨娘这么一说,也有些不高兴起来。

就算女儿是睡着了,院子里这么大动静也该听见了,怎好闷不做声的就把自己晾在院子里。

淳时一直在观察王姨娘和林昭和,王姨娘这边刚说完话,林昭和的面色就变了,可见王姨娘在挑唆林昭这方面有多容易。

“不过这样怨不得大小姐,若不是这丫鬟几次三番的拦着,老爷和夫人也不必等这么久了,大小姐得闲还需好好管制。”

九夫人闻言,正欲开口说话,却被淳时拦下。九夫人回头看着女儿,有些不放心。

淳时拍了拍九夫人的手,上前一步道:“请问这位可是二妹的生母,姨娘王氏?”

王姨娘一怔,她们常常见面,她会不认得自己?这林淳时给她上演的是哪一出?

“大小姐真爱说笑,妾身可不就是王氏。”

既然林淳时都这样问了,王姨娘又怎么能不回答,且看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素闻王姨娘知书守礼,今日看来果真如此。”淳时回头看了眼苒苒,道:“苒苒这丫头死心眼,不知变通,还请父亲母亲念她也是一片忠心,就放过她吧。”

九夫人道:“哪能和一个丫鬟置气,方才就免了她的罪了。”

淳时开了口,九夫人也说了这话,林昭和自然也不可能因为这事降了身份。“你母亲说的对,淳时你就安心吧。”

“谢父亲,谢母亲。”淳时微微屈膝,又唤了苒苒上前认错。

苒苒走上前,“噗通”一声又跪下磕头,“奴婢愚钝,谢老爷,夫人不计较奴婢的过错。”

“起来吧。”九夫人道。

淳时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起来,林昭和皱了皱眉头,“淳时啊,你怎么还不起身?”

第7章 庶妹

淳时摇了摇头道:“除了苒苒,还有一件事女儿也有错。”

“什么事?”林昭和问道。

“方才王姨娘说,父亲母亲因为淳时在这里折腾了许久,可是女儿却在屋里安睡。”淳时一副悲切的模样,“淳时想到这个心里十分不好受。”

“这怎么能是你的错。”林昭和扶了淳时起来。

“可是确实因为女儿,才让父母担心。原本女儿就是有些疲惫而已,休息一会儿也就没事了,也不知道是那个嘴碎的下人到处乱说。”

“连姨娘都说下人要好好管制了,所以女儿想知道是谁把这事告诉父亲的,以后也好告诫这些下人不许这么没规矩。”

王姨娘一听淳时这话,气的暗地里直咬牙。这消息是林曦过来告诉她和老爷的,林淳时一口一个下人,这是把她的女儿当什么了!

林曦年纪还小,不怎么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这会儿听着林淳时的话,一张小脸已经气的发白了。

只不过王姨娘一直在后面拉着她,否则林曦早就上前同淳时吵起来了。

林昭和面上也有些尴尬,正想着怎么和淳时解释,九夫人便先开了口道:“淳时说的不错,下人最忌嘴碎嚼舌根,老爷决不能姑息。”

九夫人这会儿似乎也回过味来,淳时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来找她,怎么会让一个从未见过的丫鬟来?

而她到这里的时候还看见了林昭和和王姨娘,多半,是有人想算计她的淳时。

林昭和被这两母女弄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瞪了眼还在底下不安分的林曦,道:“阿玖,淳时,这事是曦儿来通知我的。”

林曦此刻委屈着一张脸,一双杏眼笼上一层雾气,看起来可怜极了。

“曦,曦儿也不知道,曦儿只是听说长姐不舒服,便跑去告诉父亲,曦儿都是为了长姐好。”

话才刚说完,林曦就哭了起来,“曦儿不是故意惊扰父亲的,曦儿也不是嘴碎的下人。”

林曦一哭林昭和就心疼了,连忙道:“曦儿别哭了,父亲没有怪你。”

王姨娘的眼睛也微微发红,“大小姐,曦儿也是挂心你的身体,还请夫人和大小姐,莫要追究曦儿。”

淳时心中冷笑,表面一副被感动的样子,上前拉着林曦的手道:“原来是这样,曦儿怎么不早说,长姐也不知道是你,快别哭了,长姐心疼了。”

林曦恨不得立马甩开淳时的手,只不过父亲还在这里看着,不得不做出这幅样子来。

淳时看了眼王姨娘道:“王姨娘知礼节,日后也别一口一个管制下人了,你看,这不就让我误会二妹了吗?”

王姨娘气的快要吐血了,淳时这么一番嘲讽,好似这事都是她的错了?

林昭和点点头,“淳时明事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王姨娘只得打落牙往肚里咽,表面恭敬的对淳时道:“大小姐说的是,妾身以后一定注意。”

“姨娘将二妹教导的很好。”淳时道:“懂得爱护长姐,一听说我身体不适立刻就去请父亲过来了。”

第8章 可知

林昭和听着这话觉出些许不对劲来,淳时生病也会自己去请大夫过来,怎么轮到了曦儿来找他?

只是看到小女儿娇俏的脸,林昭和又觉得是自己想错多了。或许淳时真的是在夸奖妹妹。

夜色越发浓重,林昭和总不可能还带这么些人在女儿院子里站着,事情又得以解决,便带着人回去了。

王姨娘也带着林曦回去了,临走时还狠狠瞪了淳时一眼,淳时只当是没看见了。

倒是九夫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淳时,不知在想些什么。

“母亲,天起风了,让素眠扶您回去吧。”

九夫人道:“明天早上,你来我那里一趟。”

“是,母亲。”

九夫人的表情有些严肃,淳时虽然满心疑问,却无法问出来。

等人都走了,苒苒一屁股坐到地上,不停的拍着胸脯,惊魂未定,“可把奴婢给吓坏了,幸亏小姐你回来了。”

淳时心里也紧张,不过还是先把苒苒扶进了屋里。

“苒苒,你记得今天晚上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

苒苒点头,“小姐放心,奴婢绝对不会将这事往外说。”

淳时从床底下翻出换下来的男装,递给苒苒道:“偷偷把这衣服洗了,在放回库房去。”

“唉,奴婢明天就洗。”

苒苒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突然想到什么,“小姐,刚才老爷带着人在大门站着,你从那里进来的?”

淳时脸一红,“咱们这院子西边,有个狗洞。”

“什么!小姐你居然钻狗洞!”

***

昨晚闹腾了许久,淳时快到子时才睡下,第二天起来精神有些恹恹的,眼睛下已经出现乌青了。

幸得苒苒巧手,用粉盖了过去,又扑了胭脂,方才显得精神了点。

早上厨房送了小米粥,四喜果子,枣泥山药,小油饼子和水晶虾饺来,并两碟子干果蜜饯,一碟子咸菜。

淳时就着咸菜喝了碗小米粥,又吃了三个水晶虾饺才放下筷子。

苒苒带着几个二等丫鬟上来伺候淳时重新漱口洗手,方才能去九夫人院子里请安。

九夫人早已经起来了,淳时到的时候刚巧准备用早饭。

见淳时进来,九夫人一直沉着脸不说一句话,淳时看了眼素眠,素眠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淳时见过母亲!”

淳时行了礼,九夫人面上不见丝毫动容,淳时只能一直保持着行的姿势,等九夫人喝完一碗牛乳,才喊她起身。

九夫人:“淳时,你可知母亲今日为何叫你一大早到这里来?”

淳时摇头,“淳时愚笨,不知母亲此举何意。”

九夫人站起身来,素眠正要过去扶,却见九夫人摆手示意自己不用扶她。

淳时上前扶着九夫人,九夫人倒是没有拒绝,带着淳时进了东厢房。

素眠明白了这是夫人有话要单独和小姐说,命丫鬟把桌上的东西撤了下去,全部守在外间等夫人传唤。

淳时扶着九夫人坐到临窗大炕上,自己坐到了九夫人对面。

九夫人看了淳时一眼,她对淳时少有这般严肃的时候,“淳时,我可有让你坐了?”

淳时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见九夫人一句话,“淳时,跪下。”

淳时虽然疑惑,却也不得不照着九夫人的话做。

“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淳时心下一紧,面上还是尽量保持平静。

重生之王妃当道 主角: 林淳时, 顾临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9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