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战王杀手妃 主角: 莫颜汐, 萧锦墨

绝色战王杀手妃 主角: 莫颜汐, 萧锦墨

第1章 狗血穿越

这天,长安大街一位满脸红斑,身材臃肿的女子在街头狂奔,气喘吁吁,汗流不止。

汗水在她长满红斑的脸上显得极为刺眼,让人看了一下就不愿看第二下,偏偏围观的人不在少数,且还在不断地增加,原因无他。

只见女子的身后紧紧跟着五个大汉,大汉穷追不舍,大有不抓到人绝不罢休的狠绝。

他们和那女子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他们似乎看起来似乎很轻松,也不存在像女子那样满头大汗喘粗气的,仿佛对于抓到女子有种势在必得的自信。

路人甲一挑眉:“哎呀!这下那个姑娘可惨了!”

路人乙嘴角一勾:“可不是嘛!这个姑娘也是个不怕死的,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

路人丙:“啧啧……”

语气中大有不屑嘲讽之意,甚至还能听出一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人存在,看着别人比自己过得好那就羡慕嫉妒,没自己过得好就冷嘲热讽。

正在狂奔的莫颜汐忽然脸色一变,嘴里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声若蚊蝇,气质却似乎有些改变,又加快了一点速度,他身后的大汉虽然纳闷这女子怎么还有精力加速,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继续紧随其上。

莫颜汐现在内心只有一个念头,穿越!她竟然穿越了!八百年都遇不上的狗血剧情竟然让她遇到了!

而且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被这几个大汉追也就算了,围观群众都在给大汉喊加油?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她还是一个小、女、子、啊!

穿越是什么情况?她怎么会穿越的?

寻常人受电击、雷劈、亦或者是出车祸等非自然死亡现象产生不必要的电磁场,成功穿越还有迹可循。

她呢?貌似穿越之前只是去杀了一个人,然后回家睡了一觉,醒来就在这个地方狂奔,还被无数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杀人?杀了那个世界级的老总也没什么奇怪的啊,她经常干这种事,也没遇见谁有超能力之类的……怎么可能会让她穿越呢?

就在她细细思索之际,她身后的大汉似追的有些兴味缺缺,大概是不愿在追下去了,健步如飞般就来到了她身后不到五米处,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到的距离。

妈呀!这具身体的原主到底招惹了谁啊!差点就忘了身后还有这些人,遂提速。

不过仔细想来,虽然这具身体差了点,不过,对付他们这些虾兵蟹将也足够了!

想到这里,莫颜汐脚步一顿,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些已经追了她大半个长安街的大汉。

周围的人都有些不赞同的拧着眉毛,当然不是在担心,多数的人是在可惜没有好戏看了,不过想着接下来莫颜汐这个莫家二小姐就要被打还隐隐有些兴奋。

还有一部分人只是单纯的可惜一个女子,不过看到莫颜汐脸上的红斑,都倒胃口似得别开了脸。

莫颜汐将这些人的表情都收到了眼里,看来她这具身体的原主很不受人待见啊,而且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让这些人都这幅表情……

大汉与莫颜汐那原本就相差不多的距离在大汉的奋力加速中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忽然,莫颜汐动了,抬脚直接踹到了一个离她最近的那个人的胸口下方五寸处,这一下用了十成十的力气,莫颜汐保证这位大汉在在一个时辰内起不来。

现代的防狼术可不是盖的!

如果说一开始的动作是小孩子打闹着玩,那么接下来极为残暴的一幕就只能说是特种兵对待罪犯那样了!

莫颜汐一个挺身飞起,膝盖就那样硬生生的碰到了一个大汉的下巴,下巴脱臼,痛不欲生!

在落地之前抓住下巴脱臼的那位的肩膀,一个空中后翻,把他甩了出去,砸到了另一个正气势汹汹向莫颜汐奔来的大汉身上,两人一起倒飞了出去。

在众人还在为这一系列的变故缓不过神的时候,莫颜汐又利落的解决了余下的两个。

莫颜汐垂头片刻,摇了摇头,对自己这具身体很不满意,这才动了几下啊,这具身体就开始受不了了。

拍了拍手向四周望去,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后退了一大步,刚刚嘲笑过莫颜汐的人更是担心下一秒自己就成了这躺在地上的大汉!

莫颜汐对于众人的动作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坐落东南的那栋高档酒楼,噙着笑转身离去。

正主走了,围观的人都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脚步匆匆的离开,生怕那位魔女又回来……这躺在地上的五个大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东南角那栋名叫‘醉月楼’的高档酒楼三楼窗口处站着一名身穿白袍的俊美青年,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穿墨衣气息沉稳的男子。

白袍青年感受到女子二次扫过来的目光,是……警告吗?嘴角似勾起了一抹笑意:“去,查查那位姑娘!”

“是!”

墨衣男子低着头领命而去。

呵,这下才终于有点意思了,长安城实在是安静了太久了一些……

第2章 神秘戒指

莫颜汐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看着周围街道上面的繁华与昌荣不禁有些怅惘。

在21世纪,她身为杀手,注定要生活在黑暗里,逛街道这么奢侈的事情从来就没有想过,而今却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

如果可以忽略旁人的目光的话那就更让人愉快了!

走到现在,莫颜汐也有点纳闷,她长得有那么倾国倾城吗?这一路走来看她的人有十成十,而且看到她必定绕路而行。

“唰!”

一面小镜子徒然立在了,不,悬在了空中……

莫颜汐没有被悬在空中的镜子吓到,最多也就一惊,穿越这么狗血的都发生了,一面能悬在空中的镜子有什么可怕的!

她倒是被镜子里的人吓了一跳,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一张脸上面三分之二的面积都布满了红斑,额头中央还有一块明显红于其他地方的红斑!

身上还穿着明显低档布料的衣服,还是拼凑出来的,为了不让皮肤露出来把破洞的地方用其他的布拼在一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也就比乞丐稍微好一点,至少她身上没有污泥。

衣服什么的也就罢了,最多说明了她没有穿越到一个富贵人家,可是这相貌长得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她是颜控啊!

在现代,虽然她不怎么出门,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长相虽然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好歹也是眉清目秀的啊!

满脸红斑的这个人……以后就是自己了?怪不得十成十的回头率!原来不是倾国倾城,不是貌美如花,而是不堪入目!

哈……哈……上天造物弄……

“主人!”

恩?哪里来的声音?

“主人,是我!我是你手上面戴的戒指!”

戒指?莫颜汐抬起双手,瞬间就被左手食指上戴着的戒指吸引了目光。

戒指泛着微微的闪光,一圈又一圈的小花镶嵌着一颗如樱桃般艳丽的红宝石,在阳光下显得极为精致且漂亮。

这枚戒指和她杀了那老总随手牵走的戒指怎的如此相像?

一瞬间,莫颜汐似是明白了什么,右手直接附在戒指上面想要将它拔下来:“是你对不对!害我穿越过来变成这么丑的!”

戒指颤着声音,故作镇定,道:“你……拔不下来的,不用试了!况且,你如果不把我戴出来怎么可能会让你魂穿?”

她戴出来的……貌似吧!

莫颜汐掐着腰:“本小姐不管那么多!我现在申请穿越到另一个貌美如花的人身上!”

戒指汗:“大小姐,我敢保证,虽然你这具身体前期相貌不好看,可是她的底子在啊,看看……眉目如画,冰肌莹彻,只要把红斑去了,一切就完美了!”

莫颜汐似笑非笑的看着这枚戒指:“恩?这么说……你有办法去我的红斑?”

戒指懊恼,不经意就被自己给绕进去了:“是……”

莫颜汐一面走一面用意识跟戒指交流,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戒’条约。

比如说戒指以后要叫莫一,比如以后要叫她主人,比如说要替她治疗红斑,比如说要一直听话,比如说她有什么不懂的必须提前说明,等等。

和莫一聊着,莫颜汐渐渐知道了她在这个世界里的身份以及生活环境。

莫颜汐,莫家嫡女,14岁,母亲在她刚刚出生时便难产死亡,因长相丑陋不受莫家所有人的待见,包括她的父亲,莫家家主莫浑天!

这就解释的了为什么原主穿这么破的衣服了,被人追着打也没人替她出头。

偏偏唯一不嫌弃她,和她是一个母亲生的大哥,在五年前突然失踪,她的三哥就成了莫家唯一的男丁,她也遭受到了愈加变本加厉的对待。

想来是因为她的那两个庶姐庶妹想让她快点死所以特意指使的吧,这几年来,莫颜汐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莫颜汐长相极丑,浪荡勾人,且喜偷盗。

这一剂陷害的猛药下的好啊!只会让莫家的人更加讨厌她,厌恶她,然后就可以取而代之……成为嫡系?想的倒美!

第3章 回莫家

‘醉香楼’三楼的白衣男子想到莫颜汐刚刚的身手,有些与往日截然不同不一样的光在他的眼眸里闪了闪,莫颜汐的资料早在莫颜汐刚刚离开这里的时候暗卫就传到了他的手里,莫颜汐,随便找一个人都能道出她的身家。

莫颜汐,长安城人人都知道的莫家嫡女,亦是莫家弃女,长安城第一丑女,而且她的名声还隐隐有向其他地方传播的趋势。

真的很难想象有那么利落身手的会是一个那样的人。

他有些不信外面谣传的那些话了……

白衣男子回到座位抿了一口温度刚好的茶水,他想看看那个女子有什么本事,顺便印证一下他的想法,毕竟……他从未看错过人!

白衣男子对面有一位身穿紫色衣服的俊美男子,虽然容貌没有白衣男子的刚毅成熟,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了。

紫服男子有些不解:“子岚兄,这可不像你!”

没有一丝感情却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白衣男子嘴中传出:“呵,你说说什么像我?”顿了顿,“说不出来,我可是会罚的!”

紫服男子的高傲脸一下就绷不住了,直接拉住了白衣男子的衣袖晃了晃:“哥!不要啊!”

白衣男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紫服男子的手如触电般收回。

如果仔细看紫服男子的脖子,隐隐可以看到他吞了一口唾沫。

哭丧脸:“哥啊,你平常有看上眼的人早就拉到自己的营帐里了,怎么可能还不帮她?”

白衣男子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看向紫服男子,一个字就判了他的死刑:“罚!”

……

莫一有些不解,看着莫颜汐走的这个方向,怎的有些像去莫府的路?

“主人,你现在不会是想回去莫府吧?”

这下,莫颜汐倒是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是。”

莫一蒙了:“真的要回去莫家?主人你没发热吧,莫家可是对你很不好很不好很不好的!”

“我才刚刚到这里,连休息都没有休息,刚刚还打了一架,很累的!”莫颜汐还煞有其事的发了一个哈欠。

周围的人都不谋而合的离她远了一步,唯恐她的哈欠有什么传染疾病,传染给他们一样。

莫颜汐看着他们的反应,不禁有些好笑。

莫一还想说什么,莫颜汐就给它打断了:“好了,不要再说了,我也要去看看我今后要生活的环境不是?”

来到莫府,莫颜汐抬脚就要走进去,门口的小厮却想也不想的就将她拦了下来:“这里可是莫府,哪里来的小乞丐?快走走走,离这里远一点!”

说着还用手推了莫颜汐一把。

小乞丐?这个家的下人都不认识她这个莫家嫡女了?不见得吧,整个长安城的人都认识了她,她可不相信这些人是真的不认识她,恐怕是有人特意吩咐过了吧!呵……

很好!

只听啪的一声,那个小厮脸上便出现了清晰可见的一个红色巴掌印,看那个小厮楞楞的样子,是不觉得她会打他?

啪!又是反手一巴掌,这下那个小厮可是反应过来了,捂着左右两边的脸有些颤抖的手指着莫颜汐惊怒道:“莫颜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子到底是谁!”

“是谁?呵!你既然知道我是莫颜汐,你是不知道莫家嫡女究竟是谁吗?是谁教你这狗奴才竟然欺负到了主子的头上!”莫颜汐这话一说,那小厮被吓得浑身一激灵,不敢言语,只是让开了路,让莫颜汐走了进去,甚至都忘记了他的脸上还火辣辣的疼着。

莫颜汐不再理会那个小厮,抬脚走了进去,嘴角的笑很凉,眼眸中的光很冷,她会还回来的!这一切!

走了好久东拐西拐的才到了她的小破屋,谁能想到堂堂莫府,朝堂上重要大臣的房子里还有这么破的屋子?

一个只容许放一张小床的茅草小屋就那么立在……猪圈旁,屋子占地面积还没猪圈的面积大,实在很难想象,莫家竟然还有这么寒酸的屋子,这屋子可能还比不上贫民区的房子吧……

很好!这很好!

越是这样,她就有越多对付那些人的理由!

当务之急,还是睡觉吧!这具身体果真是有些弱了些,打了一架就累成这样,这样想着,就睡熟过去了。

第4章 惩治恶奴

正在蒙头睡大觉的莫颜汐被一阵杂乱的喧闹声吵醒了,莫颜汐坐起身子,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

不要说莫颜汐身为杀手可以耳听四方,就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这个屋子里也可以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动静,实在是太不隔音了……

这叫小屋外有至少三人,其中两人在那里打骂着另外一个人,另一个人则一直哭,听声音貌似都是女子。

莫颜汐听了一会就觉得不对劲,那个哭哭啼啼的怎么那么像她的贴身婢女小雅?

果然!

莫颜汐越听越觉得火大,外面的三人,其中被打骂抽泣个不停的绝对就是她的贴身婢女小雅!

小雅是母亲留下来照顾她的,性格是有些懦弱的,应该是值得相信的,从二房明里暗里给她塞了不少钱财,她又通通都还了回去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婢女很忠心。

可就是她这么衷心的婢女,每天每天都被其他的婢女下人欺负,之前原主的性格懦弱,没有替小丫鬟出头,可现在的她可不会忍!

莫颜汐穿上鞋子,一伸手便打开了小屋的门,健步如飞的走到了自家婢女旁边,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正想要打小雅的那只手,一个狠甩,那个满嘴恶毒的婢女便情不自禁的朝后翻倒。

“哎呦!那个不长眼的敢摔本姑奶奶!”

莫颜汐听着这么狂的话,也不急,嗤笑一声:“哦?我竟不知你什么时候成莫家嫡女的姑奶奶了?你这样说,不是就是在说莫家家主也得尊称你一声奶奶?”

那婢女听见这一声本能的一哆嗦,待看清是莫颜汐心里想到,不过是一个过了气的弃女,有什么可怕的?连大门都走不进去还不如她呢,她好歹还是走的侧门,这个莫家弃女只能走后门!住乞丐都不要的茅草屋!

那婢女还煞有其事的看了看那不远处岌岌可危的屋子,愈发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只见那婢女从地上起来,掐着腰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架势:“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莫家弃女,你算什么莫家嫡女?莫家嫡女只有两个,就是我们尊敬的二小姐莫兰,五小姐莫枝,你?呵呵……”

“就是就是……”旁边的一个婢女原也是被莫颜汐吓到了,待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竟然被一个弃女给吓到了。

弃女?呵,这就是莫府里堂堂靖远侯家的家风?

她一个莫府里唯一的嫡女,就因为谣传成为了最不受待见的弃女,委实可笑。

偏偏她的老爹莫浑天先入为主,觉得她丢自己的人,也不管她,让她被这府里的人欺负成这样了,现在一个下人都敢骑到她的头上了!

“小姐……”小雅低头拽了拽莫颜汐的袖口,小姐这么替她出头,她内心是很感动的,但是这毕竟是梅二太太的婢女啊,她之前不反抗就是害怕梅二太太因为这点小事去找小姐的麻烦,小姐已经够不容易了……

莫颜汐拍了拍小雅放在自己袖口的手背,表示自己收到了,不要担心。

也不知小雅懂不懂她的意思,不过看着小雅不肯松开的手,莫颜汐还是暗自抽了抽嘴角,这到底是不懂她的意思还是不相信她啊!

“哼,你是哪根葱?我是不是嫡女需要你废话那么多?一个被买来的婢女,我随时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莫颜汐轻傲的抬了抬下巴,表明自己的态度。

那婢女有些不屑,有些洋洋得意,道:“我可是梅太太的婢女,你敢处置我?活腻了吧,吹大话之前先照照镜子!借你三十个胆子你也未必敢处置我!”

“是吗?呵……”

冷笑声响起,冷笑声落下。

伴着冷笑,婢女的脸上左右出现了两个肿的很高的红巴掌,飞出去了很远,晕了!

莫颜汐甩了甩打巴掌的那只手,可是真疼,果然力都是相互的!

小雅直接看傻了,这……是小姐?这……竟然是小姐?

另外一个婢女,怪叫一声拖着昏迷的那个婢女转身离开,临走还不忘狐假虎威的喝道:“你就等着梅太太来教训你吧!”

莫颜汐才不会在乎那些无痛无痒的威胁呢!梅太太?梅玉兰即使是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呜呜呜,小姐,你……你没事吧!”小雅反应过来直接就扑到了莫颜汐身上,跟一个树袋熊一样抱着莫颜汐。

“没事没事。不哭了啊,在哭就不好看了!”莫颜汐把小雅拉下来,给她擦了一把泪,“来,跟小姐说说,他们为什么要打骂你?”

“哦,是这样的,我,我看小姐回来了,想着小姐可能……没吃饭,就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东西吃,然后……然后……”小雅抬头看了一眼莫颜汐,看她没有什么不高兴,一咬牙接着说,“我偷偷的拿了一个馒头,就被他们看见了,他们说小姐是莫家弃女不用吃东西……”

莫颜汐皱了皱眉:“然后他们要你把馒头交出来,你不交,所以就打了你?”

“恩……”怎么办怎么办,小姐变得好可怕……

莫颜汐徒然笑了:“没事,有他们还的。”

第5章 找上门来

小雅吞了口唾沫,不解:“什么还?”

莫颜汐打趣道:“没事,我们去屋里坐着吧,我来看看是什么馒头这么金贵,让你宁愿挨打也不愿意交出去。”

小雅:“小姐……”

莫颜汐一坐到床上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小雅的劳动成果,要知道,她确实是有些饿了,实在是耗费的体力太大了些。

小雅的脸有一些红,将手伸到一个贴身放置的小包里,小心翼翼的把馒头拿了出来。

看着小雅手中的那个扁扁的白面馒头,莫颜汐只想两眼茫茫问苍天:呔,谁家的馒头长这个样子?

应该是刚刚和那两个人抢夺过程中压到了,整个扁扁的,真的很怀疑这小妮子究竟是有多大的执念啊,竟然把馒头压到这么扁……

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好困难的选择……

还是吃了,毕竟她是真的很饿的,才刚刚吃完就听见小雅肚子咕噜叫了一声,莫颜汐看了看两手空空的手,有些想要打小雅一顿,这妮子,竟然也是什么都没吃!傻不傻!

小雅看着自家小姐有些愧疚的样子也是不忍,想想自家小姐之前也是衣食无忧,可是就是在大少爷失踪了之后,才……

“小姐没事的!小姐不饿小雅就不饿!”

莫颜汐算是怕了她了:“小雅,你相信小姐不?”

小雅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相信!”

莫颜汐继续引导:“那小姐跟你说一会会有人送吃的东西来你信不信?”

小雅点了点头,又剧烈的摇了摇头。

莫颜汐郁闷:“小雅,小姐我没有骗你,一会绝对会有人来给我们送吃的过来的!”

小雅看着自家小姐这样,想着自家小姐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于是眼神总向着莫颜汐的头飘去。

忽的想起了什么,小雅神色顿时就变了一变,刚站起来就被莫颜汐按了下去:“急什么?梅玉兰来就来了,她能怎么样?你不用慌慌张张的。”

小雅激动的一拍大腿:“小姐你说的倒是轻松,梅太太现在是莫府当家的,虽然还有大管家,可是她也是主要的啊,你得罪她是讨不到好处的!不行,我还是要去……”

莫颜汐拦下小雅:“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陪我聊天!”

小雅心一狠,咬了咬牙:“罢了,我就陪小姐这一次,大不了我就替小姐拦下这一次的事情!”

莫颜汐摇了摇头,小雅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会会有人相信是她做的?不就是打了婢女两巴掌嘛,还能怎么样?还能抓了她去官府?

现在就等着那二房来了,第一次交锋,心中还有些隐隐的期待呢……

莫颜汐心中的嗜血因子愈加的活跃!

没让莫颜汐等的太久,莫颜汐和小雅唠了大概三刻钟的嗑,门外就有了动静。

“老爷,就是这里……”

这个时辰,来的还真是有些慢了呢!梅玉兰,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啊!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把我怎么着!呵!

“走吧小雅,我们出去!”

第6章 栽赃与反咬

“走吧小雅,我们出去!”

小雅的手暗暗用力攥成拳头,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二太太为难小姐时,就一定帮小姐把罪名顶替下来。

梅玉兰在一炷香之前忽然发现平常比较宠爱的两个婢女都没了踪迹,让人一问,说是这两个婢女似乎在早些时辰发现莫颜汐的婢女去厨房偷偷拿了什么,想再去侮辱侮辱莫颜汐,就跟着去了后面。

然后就没人看见了。

梅玉兰想起之前跟两个婢女一起商量如何把莫颜汐的嫡女身份去掉的时候说过,如果两个人同时去了莫颜汐那里,也没回来,就说明她们正在执行她的命令。

她们会找一个男人毁掉莫颜汐的清白,到时候莫颜汐和楚家公子的婚约作废,她的女儿也有了希望!

而且可以扳倒大房!

这让梅玉兰怎么能不兴奋?这么多年了,他们二房一直被大房压着,这下,只要莫颜汐也倒了,他们二房就一定会成为嫡系!

巨大的好处直直砸到了梅玉兰的头上,她有些得意忘形,这时候,她的婢女都回来了,不禁没有完成她的任务,还带来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莫颜汐竟然敢打她的婢女?胆子大了不是?!

于是急急忙忙的便去找了莫浑天,一阵哭,莫浑天最受不了的就是女子的眼泪了,虽然并不知道梅玉兰是有什么事不过还是跟她一起到了莫颜汐这里。

一到这里,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反而是猪圈的味道有些难以让人忍受。

莫浑天捂着口鼻,表情略微有些嫌弃,有些不明:“究竟有什么事?”

梅玉兰谎话张口就来,温顺的态度和她在其他地方的泼妇模样完全不一样:“老爷,妾刚刚的两个婢女在这里打扫卫生,没想到四小姐直接就……”

“颜汐?她又怎么了?”莫浑天皱眉,平常这个四女儿总是给他找麻烦,这次又怎么了?还牵扯到了婢女?

“她!她把妾的婢女直接打晕了啊!还扬言妾是个狐狸精!老爷你一定要帮妾做主啊……”

“哟,什么风把我们尊贵的靖远侯给吹到我住的这个小地方了?”莫颜汐实在是听不下去梅玉兰的胡编乱造了,被小雅扶着就那么从茅草屋里出来。

莫颜汐还是刚来时的装扮,一身破破烂烂完全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全身上下没有一点饰品之类的东西,连头上挽发的也只是比树枝堪堪好上一点的木质簪子。

莫浑天狠狠地一皱眉:“你这打扮……你就是这样子出门的?”顿了顿,“我莫家还没有穷到让你穿这种衣服,住这种屋子的地步,你这样是做给谁看呢?”

在莫浑天看来,恐怕这是莫颜汐的小手段,打晕了婢女,引他来,为了博取他的同情!

实在是他想得太多了好吗……

莫颜汐迎着莫浑天凛厉的目光丝毫不惧的和他对视:“靖远侯莫大人,原来你还知道我是莫家人啊?可是我被莫家的婢女欺负了呢!”

“欺负你?”莫浑天脑子快要用不过来了,不是梅玉兰说是莫颜汐把婢女打晕了,到头来怎么又变成是被人欺负去了?想着,恐怕是莫颜汐自导自演的吧!心底,他还是愿意相信梅玉兰的,“就是那个被你打晕的婢女?”

“不打晕怎么办呢?莫大人还想要颜汐杀人吗?颜汐虽然……”

“你就如此粗鄙?!”莫浑天打断她的话,沉声,“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就这么粗鲁?你平常做的那些事也就算了,今日你又闹腾什么?”

此言一出,旁边站着的梅玉兰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莫颜汐自然是看见了,不就是个侍妾?真不知道有什么可得意的!

“没错!我就是这么粗鲁,你又能如何呢?我已经是莫家的弃女,就连一个婢女都欺负到我的头上了,我却还不能教训教训她们?”顿了顿,眼中闪过些许凛厉,又强调了一遍,“我可不会容许一个下人骑到我的头上!”

这一言弄得莫浑天哑口无言,她又转向梅玉兰,“听说,那个婢女是梅姨娘的啊!梅姨娘是不是应该解释解释为何派来打扫的婢女竟然会抢夺我和我的婢女两个人一天的口粮呢?那一个馒头很香嘛?就那么吸引她们……”

“好了!”莫浑天有些听不进去了,不就是为了博取他的同情?装什么大头鹅啊!怎么可能两个人一天就只有一个馒头?不过内心还是有些怪异,总不可能是真的!看看梅玉兰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应该是不会有这种事的,愈发觉得莫颜汐让他感到心烦,忽然,就像想到了什么,眯眼说着,“你跟我过来!”

做什么?陷害她?还是要关小黑屋?不过她可是不会怕的!随即跟上。

第7章 贵客来访

莫颜汐跟着莫浑天往前走着,莫颜汐并不知道莫浑天要她来干嘛,虽然是不会怕什么,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一路过来欣赏欣赏风景也是不错的。

真别说,这大家族的房子装扮就是不一样,看看这楼房,旁边镶的瓦都是镀金的,看看这石子路,恐怕也是什么地方特意运送来的吧……啧啧,奢侈啊!

一同跟着的小雅就没有这么好的兴致了,心中不由忐忑,时时担心着老爷会为难自家小姐,这一岔神,就和莫颜汐的距离拉开很多了,连忙跟上。

莫浑天将莫颜汐带到了一栋楼前停下:“进去好好洗一下吧,然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脸上带着不可抗拒严肃的表情,“我带你去见一位贵客。”

还贵客?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耍什么把戏!要杀要剐随便来,她如果是皱一下眉头,她就不叫莫颜汐!

门外细小的谈话声引起了莫颜汐的注意。

“你记得一会检查一下小姐的守宫砂还在不在!”

“是,老爷!”

莫颜汐冷笑,她说要她来是做什么,呵!原来是来检查她是不是完璧之身啊!外面的那些传闻恐怕莫浑天也听过不少吧!

既然你们想知道,就让你们看看又何妨,正好洗一下澡。

那个和莫浑天说话的婢女推门走了进来,随后关上了门,态度倒是恭敬,不过语气中依旧带些些许不屑:“小姐,让婢伺候你吧。”

莫颜汐没有说话,只看着婢女把自己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脱了个干净。

莫颜汐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抬脚踏入布满花瓣的大澡桶,温热的水浸没了莫颜汐的身子,莫颜汐舒服的全身毛孔都在散发着愉悦,刚刚的不爽一瞬间就泯灭了。

……

那婢女帮莫颜汐挑了一个月白色的襦裙,材质上乘,虽说应该比不了皇宫那些精致的材质,不过也算得上是靖远侯府的规格了。

想来应该是自己手臂上的守宫砂被婢女告诉了莫浑天,所以她才有这么好的衣服穿?

莫颜汐自嘲的笑了笑,想不到她还依附一个小小的守宫砂在这里立身。

那婢女再接再厉帮莫颜汐梳了一个双重髻,一支银钗规规矩矩的插在一旁,银色的耳玦,粉白色的缨络,小巧精致的细镯,一切都是按照小姐的规格来梳妆打扮的。

出来的时候,莫浑天看到莫颜汐梳妆打扮好,足足愣了有三秒钟。

果然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一打扮起来,即使不如他另外的两个女儿,可也算是不错的了,如若是这红斑也消去,恐怕也算得上是美人一列,倒是和她的生母有几分相似了。

想想他这女儿也并不算是一无是处,也不知道今天来的那贵客会不会答应帮这个忙,不过,为了能和楚家交好,他今天也是要求上一求的。

楚家家主楚正华可是大理寺的内臣,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能帮衬帮衬也是好的……

对于他而言,女儿都是可以换取功名的踏脚石,相反,儿子对他就极为重要了,不过可惜的是,他最看中的大儿子,也是唯一的嫡长子在五年前失踪了……

正在他想入非非,想怎么与楚家交好的时候,院落外一个小厮的声音传进来:“老爷,贵客来访!”

莫浑天眼神徒然明亮了好几分:“快,快请,把贵客请到书房来!用最好的茶招待!”

第8章 鬼医

“颜汐啊,一会爹爹呢去见一位贵客,你就在书房偏厅等着,如果贵客愿意见你,你脸上的红斑就有的治了!”莫浑天抖了抖脸上的笑容,尽量让笑容变得自然一些。

殊不知在莫颜汐看来,那笑容更像是阿谀奉承多了才自然形成的,越自然越觉得这个人有些献媚。

一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还献媚,想想就觉得让人可笑的紧。

不过医治脸上的红斑这个条件倒是让人心动,不过莫颜汐可不认为莫浑天请来的贵客是专门来帮她看脸的,应该是顺便或者是莫浑天心血来潮,亦或者是脑袋抽了,有其他意图也说不定……要不要拒绝?

“主人主人,快去快去!那个贵客应该就是鬼医了,这个世界上面唯一有可能治好你脸上红斑的存在!”还没等莫颜汐拒绝,莫一叽叽喳喳的声音就在莫颜汐的脑海里响起来。

莫颜汐挑了挑眉:“你是说,那个鬼医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治好我的?”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你之前一直在骗我?”

莫一叹了一口气,喃喃说道:“主人,我并没有骗你,只不过,莫一说的意思是帮你治好脸,没说是谁不是?而且莫一敢保证,如果不是鬼医亲自现身,这个世界上面显少有人可以找到他,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莫颜汐抬脚跟上匆匆往外走的莫浑天的脚步,生怕跟丢了,这可是她脸能不能好的希望啊!

“你还有理了!你的意思是你主人我误会你的意思了,你一点错都没有?”

莫一沉默。

“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能饶了你!”

莫一沉默。

咬了咬牙:“……以后再收拾你”现在脸最重要!

莫颜汐虽然内心急切,盼望着自己的脸快点好,可表面上一丝自己的情绪也没透露出来,不就是拼演技嘛,以为她做杀手是怎么一次又一次的逃过警察的追捕的?

可能是书房的距离比较近一些,至少莫颜汐和莫浑天到书房的时候鬼医还没来。

莫浑天虎着一张脸:“颜汐,你去偏厅吧,一会我叫你再出来,不能失了礼数知道吗?”

莫颜汐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切,吓唬谁呢!如若不是为了治脸,她连来都不来,真是懒得搭理莫浑天这个两面三刀的。

待莫颜汐坐定,门外便一阵嘈杂,莫颜汐知道,这应该是那鬼医到了。

果然,就听莫浑天哈哈大笑,将来人迎了进来。

不用看也知道莫浑天那献媚的脸肯定很难看,想到这里,莫颜汐又是一阵反胃。

那来人笑了笑,莫颜汐听得那声音是很刺耳的,分辨不出男女,只是觉得听了一遍就不愿再听一遍的那种。

“鬼医阁下,坐!坐!”莫颜汐听见,那鬼医不过刚刚走进门,莫浑天那急切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了。

只听那声音道:“坐就不用了,只是不知莫大人使用了信号弹,是有什么困扰需要某效劳的,某不才,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会帮的。”

莫颜汐在偏厅无聊的听着他们的谈话,可实在是听不出一丝情绪的波动,仿佛那人对于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一般。

“小老儿这几日身子略略有些浮肿,不知是何缘故,找了大夫都说不知道病症在那里。恐有不妥,就只能把阁下的信号弹用掉了。”

“某可以帮莫大人请一次脉。”

之后便是长久的寂静。

又听那声音响起:“莫大人这几日是不是心烦意乱,晚上多梦,心上面还沉甸甸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找不出原因所在。”

莫颜汐听出这一段话从鬼医嘴中吐出,虽看上去是询问,但是这并不是疑问语气,而是完完全全的陈述语气甚至肯定语气啊!

这是有多大的自信?

“是!是!鬼医一定会有办法的对吧!”莫浑天略带些颤抖的声音响起,想来这病症已经困扰了他多日了。

鬼医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声音传来:“自然,让婢女或者小厮去城南医品斋抓药,就说是心病,一贴就好!”

莫浑天显然是激动所致,吩咐下人的声音还有些颤抖,莫颜汐撇了撇嘴,还说让她不要失了礼数,看看这莫大人,啧啧,就差给人跪下唱征服了!

“莫一,你说说的这个鬼医的来头,说的好了,我就不怪罪你了。”莫颜汐对这个鬼医有些好奇。

绝色战王杀手妃 主角: 莫颜汐, 萧锦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