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深深爱 主角: 田悠悠, 封泽辰

第1章 恶毒的继母

“你们给我滚出去…房子是我们的……不许你们动我的东西……给我滚…滚出去!”田悠悠几乎崩溃,声嘶力竭的趴在门口。

“不卖?你说的算吗?别忘了,我可是你名义上的妈!”宋欢趾高气扬的用手指着田悠悠。

“你们要是进来可以试试!”田悠悠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一把小刀,刀架在手腕上。

房产的人见这阵势,便都纷纷散开了,“田悠悠!你最好看好你的房子!哼!”宋欢一声冷哼,转身上了楼。

田悠悠在门口虚弱的倒下,自从爸爸走后,宋欢便开始赌博,打这房子的主意,这是田父留给田悠悠唯一的东西,田悠悠誓死都要守住这栋房子。

“刘哥,求求你别砸了!我一有钱一定尽快还给你!”跪在地上的宋欢,头发有些凌乱,抱着一个男人的大腿。

一栋别墅已被砸的像废墟,玻璃飞溅的到处都是,地上撒落的水果,刘哥的手下并没有因为宋欢求饶而停止。

“还?拿什么还?卖身吗?”刘哥眼睛猥琐的迷了起来,似笑非笑抬起宋欢的脸。

“好…我可以!我愿意…”

“开什么玩笑?你也不看你多大了?值几个钱?哈哈哈!”刘哥丝毫不给宋欢留一点颜面,“不过,你的女儿可以!我在给你两天时间!还不了钱,就拿你女儿抵债!我们走。”

刘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黎家,宋欢因为害怕,已经瘫坐在地上。

心里不知道在想着写什么。

田悠悠回到家,狼狈不堪的家被收拾干净,桌子上摆满了佳肴,厨房还飘出一阵阵香味。

“悠悠来了,快!坐下吃饭!”宋欢谄媚似的拉田悠悠坐下。

田悠悠也很疑惑,自从田父走后,宋欢和田悠悠虽然住一家,但是很少说话,田悠悠都是做完饭自己吃完,便上了楼。

“悠悠啊!今天妈妈给你做了你爱吃的菜,以前都是妈妈对你不好,冷落你,我向你认错!”宋欢表情诚恳的说着,一边还给田悠悠夹菜“你爸走了,小雅也出门了,留下咱们两个人,我做了些什么事,你一定要原谅我啊!”

“你做那些事,我理解,我也没怪你。”田悠悠夹了一口菜,吃了下去。

这算是田悠悠和宋欢十几年来,唯一和平的一顿饭。

吃完晚饭,田悠悠便躺在床上,忽然头感觉一阵眩晕,眼睛有些睁不开,她以为自己只是困了,变要起床去洗漱睡觉,刚站起来腿一软头朝下倒了下去,在快要闭眼的时候,宋欢退开了门…

“田悠悠,我说了你一定要原谅我啊…”

宋欢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来了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几个人嘀咕很久,男人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

“给,这是说好的一百万”

支票拿在手里,宋欢顿时安心了不少,一丝愧疚感都没有。

“人在那!”说完双手接过支票,指了指田悠悠的房间。

一个男人把田悠悠抱上了车,车子扬尘而去…

第2章 你是我的女人

帝星森林国际酒店,8888房间。

欧式风格的总统套房内,田悠悠衣衫不整的躺在天鹅绒的圆床上。

四周充满着异样的味道,暖色调的灯光**的打在田悠悠散开的长发上,她脸色酝红,与洁白的绒毯形成了**的对比。

她烦躁地翻过身来,解开领口的扣子,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缓解胸口的燥热。

小巧的下巴连着曲线优美的天鹅颈,胸口裸露开的衣服漏出精致的锁骨。

门口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田悠悠微眯着眼睛,透过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折射出一双被擦拭的锃亮的高档定制皮鞋。

她茫然的抬头,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奢华的房间里,厚重感的落地式窗帘严实的垂落在地上,遮住了外面的璀璨灯光。

唔……头好痛…

男人走到窗前,俯视着床上的田悠悠。

她燥热难耐,白色的睡裙一半已经被褪到腰上,精致的容颜上一双修长的睫毛伴随着呼吸声隐隐颤动。

“**我…”男人冷冽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什么!”田悠悠支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又因浑身没劲又软了下去。“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话还没说完,田悠悠因为药劲便又倒了下去。

“**你?做你的梦去吧!”

男人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女人,你在跟我装矜持?你的母亲已经把你一百万卖给我了,也就是说,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懂吗?”

田悠悠因震惊而瞪大的双眼此时在男人的眼里看来不过是伪装较好的高级表演,不等她从回过神来,骨节分明的手指钳住她的下颚:“脱!”

田悠悠厌恶的扭过头:“把你的脏手拿来!”

男人升起的火气已直达眼底,他花钱买她是她的荣幸,她应该感激涕零对他俯首称臣才是,而如今眼前的女人确是这种态度。

怒火,一触即发。

封泽辰一把抓过田悠悠的头发,拽到身前来,田悠悠的脸庞因为疼痛皱了起来“脏?你是说谁?”

封泽辰的嘲讽,使田悠悠感觉一阵羞辱,便哑口无言,心里暗暗憎恨宋欢,没想到把她卖了。

封泽辰低头吻着田悠悠,感受唇间的柔软,手下娴熟解开了睡裙的袋子。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到大床上,房间一片**气息,但床上就只有田悠悠一个人。

“嘶…”田悠悠的双腿之间还伴随着疼痛。

田悠悠因为刺眼的阳光,抬手遮住了双眼,用力撑起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坐起来。

床上醒目的艳红让田悠悠有些崩溃,双手拉起被子,裹紧了自己。

砰砰砰…

还没等田悠悠反应,门便被人打开了,“田小姐,封少爷吩咐来给你送早餐”佣人把早餐放到了桌子上,便出去了。

田悠悠忍着痛穿上衣服,下床去开门,却发现门怎么都推不开了。

“田小姐,少爷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不能开门!烦请田小姐把桌子上的避孕药吃了吧”

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田悠悠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药片,恼羞成怒,一把从窗台扔了下去…

第3章 回忆

这一晚对于田悠悠来说留下了不可抹去的痛苦,后母的无情,加上这个男人的侮辱,一切来的不可思议,她觉得这像是一场梦。

一场真实又痛苦的噩梦…

田悠悠坐在床上,看着那片鲜红,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直到掌印传来痛意,方才直到指甲一丝沁到了肉里。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当田悠悠痛苦的时候,殊不知宋欢早已拿着支票和田父留下最后的财产飞往外地,只留下一处空荡荡的别墅。

转眼之间,田悠悠什么都没有了…

“田小姐你可以走了。”一直到晚上,佣人方才打开了门。

田悠悠像疯了一样往外跑,她哭了,哭的痛彻心扉。

田悠悠跑了很久,一条十字路口,一辆车飞驰而过,远光灯闪到她的眼睛,一阵眩晕,田悠悠便昏了过去。

“嗯……这是哪?”田悠悠醒来看到一片苍白,阳光照的睁不开眼睛,田悠悠闻到一阵刺鼻的消毒水味。

“这是医院,你晕了过去。”一个穿着纯白色衬衣,袖口和领口处用金线包裹,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嘴角微微上扬,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医生说你因为过度劳累昏,再加上惊吓过度昏倒了,你…没事吧?”

过度劳累,田悠悠想做昨天前一晚像是被虐待一般,眼光沉了下去。

昨晚,田悠悠跑到了十字路口,没看过往的车辆,车子开到身前才看清,一下子晕了过去。

“呃…我叫顾绪冬,你叫什么名字,有没有你家里人的电话?”顾绪冬见田悠悠也不说话,便开口询问起来。

家人?田悠悠想起自己的父亲,后妈,姐姐,家人这个词,活到现在,她不敢奢望,不知道怎么说,病房里一时鸦雀无声。

顾绪冬这才看清田悠悠,凌乱的头发像绸缎似的随意披在肩上,面不带妆也精致的像个洋娃娃,只是眸子里,透着让人琢磨不透的感觉…

“田悠悠”田悠悠感觉到尴尬,便说了名字“昨晚…我怎么来医院的”

“哦…田悠悠!昨晚你差点被车撞了,我把你带到医院的,你怎么谢我?”顾绪冬见这丫头不记得昨晚的事,便隐瞒了是自己差点撞到田悠悠的事实,傻子才会在美女面前承认自己撞的呢!

“谢谢,我这身上也没什么钱…”田悠悠看着一身狼狈的自己。

“钱就不用了,也可以用别的抵嘛!”顾绪冬玩味似的盯着田悠悠。

田悠悠见状,慌忙抱紧被子。

“吓你的!哈哈哈!这是我的手机号,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打给我”顾绪冬丢给田悠悠一张纸条,便离开了病房。

田悠悠被这一开玩笑,心里平稳了不少。

医生建议田悠悠在住院修养两天,田悠悠便招办了,最近的事情烦的让她头痛,在医院清净清净也好。

另一边,大厦顶楼,纵容奢侈的装饰,奢华气派。

封泽辰俯视着这座城市,想起那一晚的旖旎风光,嘴角轻瞥,随即眉宇间微微皱起,眸光深远,自己竟然被这个丫头乱了阵脚…

封泽辰有些懊恼,想起了自己的女友,当时是爸爸带他去参加婚礼。

“那是我爸爸,那…不是我妈妈”小女孩用稚嫩的小手指了指台上爸爸,又指了指另外一个女人。

“你不喜欢她吗?”封泽辰像个大人一样问这小女孩。

“嗯”小女孩很伤心,眼睛红肿。

“我叫封泽辰,这个…送给你”两人聊了许久,男孩走的时候留下了名字,还留给她一本书。

“澈,你怎么还不回家。爸爸爷爷都在等你呢!”

一双纤细的胳膊环到了封泽辰的腰间,脸庞轻轻贴住了他的背,女人娇中带着几分妖娆的声音,把封泽辰从回忆拉了回来。

封泽辰回头,清晰的眉型,锐利的黑眸,唇间轻弛,几分硬挺和潇洒,冷意从身上蔓延,整个人透着高不可攀的感觉。

田晴儿心里不免一丝苦涩,这个男人从未真正的接受她,四年前,她被接到封家,一眼就被这个男人吸引,外表,举手投足的气质,田晴儿便迷上了他…

“在想我们小时候,田晴儿,你还记得我送你的那本书吗?”封泽辰看着田晴儿,好像想从她的眼底看出什么似的。

“啊…记得啊,那本书我很喜欢看。”田晴儿有一丝惊慌,这被封泽辰都看在眼底。

封泽辰把目光继续放在远方,怕这个女人不是自己要找那个人吧。

田晴儿刚进家,封泽辰十分热情,关心她,宠爱她,对她无微不至,后来封泽辰开始冷淡,甚至开始回避田晴儿,对她的口气充满不耐烦…

田晴儿便主动开始讨好他,爷爷告诉自己,封泽辰会娶她,她便期待着…

四年了,爷爷用了无数种方法逼他娶自己,而他总是各种理由推脱,他各种**,她忍,他无视她,她都不在意,只是想让他接受…

她知道他心里有个位置,可惜不是她。

“哦”说罢,封泽辰提起衣服准备往外走。

“泽辰!”

封泽辰听声,停下来脚步。

“能不能别这么生疏!四年了,我做了这么多你都接受不了我吗?”田晴儿哽咽的声音传到泽辰的耳边。

“我从来没有不接受你。”封泽辰云淡风轻的说着。

“你心里是不是有一个人…”

封泽辰有些微怔,或许自己都不知道在想的那个到底是谁……

第4章 富二代的邀约

“没有。”

田晴儿犹豫了,或许如果自己不顶替田悠悠来到封家,自己和这个男人没有任何交集吧,她也庆幸,虽然他不爱她,但在别人眼里,他是她田晴儿的。

医院那边,顾绪冬和田悠悠有说有笑的嬉闹着,顾绪冬的出现让田悠悠的阴霾一扫而光。

“哈哈!我得先走了,拜拜咯?”顾绪冬做了个鬼脸,便走了。

田悠悠觉得自己不能在医院在住下去了,田悠悠并没有通知顾绪冬,只当是一个好心人吧,她匆匆办了出院手续便回了家。

田悠悠推开家门,发现早已空无一人,邻居说宋欢几天前就急忙搬走了,田悠悠有些茫然,她也想过自己该怎么面对宋欢,质问她为什么这样做?

走了也好,自己能开始新的生活,就当那是一场梦吧,后来,她不知道,这样梦给她留下了一个算是意外的惊喜吧…

田悠悠收拾了别墅,在父亲的书房翻到了一本书,那是她儿时一个小男孩送给他的,这本书给了田悠悠很大的动力,书中写的也是一个小女孩独立更生的故事,她很谢谢小男孩,从爸爸婚礼之后他便消失了一样。

田悠悠八房子租了出去,自己去市区租了一所小房子,准备找一个工作,让自己先安稳下来。

“抱歉,我们超市招的工作岗位不太适合你…”一个身着工作服的中年男人冲着田悠悠说到。

“老板我肯定能胜任这份工作的!”

“小妹妹你年纪不大,也不读书,出来找什么工作的,不如赶紧找个人嫁了。”中年男人摸着自己满是胡渣的大脸,盯着田悠悠看,十分猥琐。

“我…家里困难,求求你让我试试吧!”田悠悠顾着找工作,没有看到男人的嘴脸。

“做这个,不如让我养你咯?”男人伸手去拉田悠悠。

田悠悠这才听懂他话里有话,挥手扇了男人一巴掌,趁着男人没反应过来,急忙跑出超市。

月色笼罩,夜意渐凉,田悠悠裹紧了衣服,工作面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走在街头,这繁华的a市,好像容不下她一样…

走着走着,田悠悠看见一家药店门口贴着招聘启事,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就进去了。

“你好…我叫田悠悠,我看店是不是在招聘啊!”

这时从柜台下站起来一个中年妇女,穿着白大褂,看起来很面善。

“是的,你是来应聘的吗?”中年女人从柜台走出来,“有没有工作经验啊?”

“我…没有工作经验,但是我真的会认真学的。”田悠悠失败了很多次,对于这次她也没有抱希望。

“嗯,我们这只需要你销售,认真学这点就行,工资不高,你感觉怎么样?”中年女人说到。

“好好好,我都可以接受!”田悠悠激动的握紧了中年女人的手。

“好,三天试用期,你可以来试试!我叫陈红是这个店的负责人,你叫我陈姐!”陈姐被田悠悠的心情有些感染,觉得这个小女孩很讨人喜。

田悠悠走出店门,随着心情觉得这夜色也好看了很多,最起码她可以在这做城市生活下去了。

“嗨!田悠悠,还认识我吗?”一身淡蓝色休闲服,坐在一辆敞篷兰博基尼上,一个富二代模样的男人,开车停在田悠悠身边。

“顾绪冬!怎么是你?”田悠悠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当时顾绪冬给他的感觉像是一个普通白领,没想到还是一个富二代。

“哈哈,上车!一起去逛逛!”顾绪冬热情的邀约田悠悠,“不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先回家了!”

“上次你不辞而别,一声谢谢都没说就走了,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恩人?”顾绪冬嬉笑着下了车,替田悠悠拉开了车门“请!”

田悠悠见状也推脱不了便上了车,两人疾驰而去…

在车上,顾绪冬看着田悠悠,夜晚的田悠悠清纯中带些妖艳的美,眼神依旧是让人看不懂…

“咳咳!看路!前面路口就到了。”田悠悠被看的有一丝尴尬

第5章 意外的惊喜

“咳咳!看路!前面路口就到了。”田悠悠被看的有一丝尴尬。

“好…你在哪上班啊?”顾绪冬悄悄放慢了车速。

“冬正药业。”

田悠悠到达以后和顾绪冬道了别,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一丝情愫升起,露水情缘,顾绪冬没反应过来,田悠悠已经走远了…

一大早,田悠悠便兴奋的起来洗漱,美美的化了淡妆,蹦蹦哒哒的去上班了。

“陈姐!”田悠悠还没进门便甜甜喊着陈姐。

“来啦!田悠悠我这单子上有些药,你去仓库帮我拿过来!”

“好来!”田悠悠应着,一整天就忙忙碌碌,但田悠悠也很开心,至少可以让她先暂时忘记那些琐事。

田悠悠认学的态度打动了陈姐,过了试用期便留下了她,陈姐对田悠悠很好,大概是有眼缘吧。

“咳咳…呃…”最近田悠悠总是恶心,陈姐伸手替她拍背,“你要是不舒服,先回家休息休息,看你最近一直恶心,不会是有了吧?”

“怎么会啊,最近可能是不太舒服,那陈姐我先走了啊!”田悠悠像想起什么似的,拿起包就跑了出去。

“不会吧,不能这么准啊…”田悠悠嘴里念叨着,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啊…”一声大叫,田悠悠手里的化验单落下。

“怀孕了…怎么办。”田悠悠有些无助,好不容易安稳的日子,却又来了一个意外。

田悠悠蜷缩在楼梯口,有些茫然,后悔当时一时赌气,把药扔了,她不知道该不该带他来到这个世界,不知道没有爸爸会给他带来伤害吗?

“爸爸我不想要新妈妈”

铺满鲜花的红毯上,田悠悠声嘶力竭的对着爸爸叫喊着,原本清澈的眸子因为哭喊带着血丝,看着让人心生怜悯。

“悠悠乖别闹!”爸爸派人把自己带走。

一场盛大的婚礼,舞台上站着田悠悠的爸爸,站在身边的女人穿着奢华的婚纱仇视的看着她,女人身边有个穿着漂亮纱裙的小女孩,看着年纪应该和田悠悠相仿,头带花环,像一个漂亮的公主。

田悠悠站在一边看着她们,美丽温柔的妈妈,沉稳成熟的爸爸,还有年幼可爱的女儿,看着真像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但田悠悠倒想一个外人。

想到这,田悠悠胆怯了。

“什么!怀孕了!那孩子爸爸呢?”陈姐一声惊呼,赶忙让田悠悠做到沙发上。

田悠悠已经没有亲人,不知道像谁求助,浑浑噩噩的便又走回来药店。

“我…不知道…”田悠悠眼睛红肿,像是刚哭过一样。

陈姐把田悠悠搂到怀里,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别哭,事情总有方法解决的,你准备要这个孩子吗?”田悠悠没有说话,“这也是一条生命,你要是想生下来,你也不用怕,有什么事,给我说!”

陈姐把田悠悠送回家里,晚上,田悠悠坐在床上,手不自觉的抚摸在自己的小腹上。

“宝宝,你也希望能来到这个世界吧?”田悠悠说着,眼睛有些雾蒙蒙的。

田悠悠纠结了一晚上,决定把这个意外带到这个世界来,毕竟,现在肚子里的这个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不要当回事,放宽心,还有我呢!”

“知道啦陈姐,你都说好几遍了。”田悠悠嬉笑的冲陈姐说着。

陈姐给田悠悠开了很多安胎的中药,还顺带告诉了她很多要注意的事,就像自己怀孕一样。

之后药店翻修了一次,田悠悠歇了有几个月,她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期间,陈姐三天两头的往田悠悠这跑,吃的用的都往田悠悠这来送,她这才知道,原来陈姐是离异家庭,也是独自一人把孩子拉扯大。

“哇…陈姐我没看错吧?”田悠悠桃花眼此刻瞪得圆圆的看着眼前这个药店。

以前的平房现在改的像一个小洋楼一般,实而华丽,显得和周围的房子有些差异,一楼中药西药分了两个区域,还有了待客区,二层是一间住房,厨房卧房很齐全。

“经理只说翻修,没想到改的那么好!”陈姐的眼神比起田悠悠收敛了很多,但是手还没停下,一会摸这一会摸那。

“行了别看了,一会总经理回来剪彩,你们赶紧准备一下!”经理吆喝一声便出去准备点鞭炮。

田悠悠和陈姐便准备出门迎接,不一会,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这条巷子里,这让本来就不宽的路更加拥挤。

经理谄媚似的上前打开车门,映入眼前的是一双蹭亮的皮鞋,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车里出来。

“怎么是你!”田悠悠又是一声惊呼。

“好久不见,田悠悠!”阳光下趁的顾绪冬的笑容更加灿烂,一双桃花眼让来看热闹的女人们都沸腾了起来。

原来冬正药业是顾绪冬父亲旗下的一家小药店,顾绪冬知道田悠悠在这上班,便求父亲让把这家药店重新翻修一遍,他知道田悠悠是租房子住便在楼上给田悠悠装修了一间住房。

爱就是让人甘愿付出,二楼是顾绪冬亲自设计的,工人也很好奇,一个总经理偏偏要来监督他们装修,理由是要亲民,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啊。

“你这肚子…”顾绪冬这才看见田悠悠微微隆起的小腹。

“呃…说来话长!”田悠悠尴尬的笑了笑。

顾绪冬有些懵,这才几个月不见,田悠悠便已为人母,他有些失落,也有些吃醋。

剪完彩,顾绪冬便赶忙把田悠悠拉到二楼,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能不能解释一下怎么回事”顾绪冬看了一眼田悠悠的肚子。

第6章 天才的田宝宝

“能不能解释一下怎么回事”顾绪冬看了一眼田悠悠的肚子。

“这是个意外,是个美丽的意外”田悠悠吐了一下舌头,小手抚摸在这个小生命上。

之后,田悠悠把这发生的一些事做了个简述,当然,忽略了那晚的事情。

“啊?”顾绪冬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心痛,一方面心痛田悠悠的身世,一方面痛心他要追田悠悠就要当后爸,“你真的考虑好要这个孩子了?”

“嗯哼!为什么不要?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田悠悠笑了笑,最近总是不自觉的想看一下自己的肚子。

顾绪冬记得当时在路上看见她那眼,她失魂落魄,在医院她像一个受了惊的小兔子,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笑的那么迷人灿烂。

顾绪冬有些接受不了,没聊一会便离开了。

五年后——

时光荏苒,无声无息…

幼稚园门口,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长相精致,稚嫩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穿着小小的西装,一个小大人模样的田宝宝。

“田小辰!”

“妈咪!”田宝宝朝田悠悠跑过去。

田悠悠头发如瀑布般随意洒落在脸上,红色长裙随风摇曳着,显的整个人妖娆又清纯。

田悠悠蹲下把田宝宝抱起来,好像所有人都被这幅画面吸引力,娘俩的长相都是绝世美颜那种。

“宝贝,今天第一天上幼稚园有没有哭鼻子啊?”田悠悠关心的询问着田宝宝,要不是陈姐带着孩子去国外上学,自己看店太忙,怎么舍得让田宝宝那么早去上幼稚园。

“妈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五岁了!”田宝宝义正言辞的告诉田悠悠,把田悠悠给逗乐了。

“哈哈,走!你绪冬叔叔在家给你做大餐呢!”田悠悠牵着田宝宝走回药店。

“绪冬叔叔!”田宝宝欢快的跳进顾绪冬的怀抱里,两人有说有笑的。

田悠悠看着眼前这样的画面,有点难受,田宝宝从记事起就很懂事,在他三岁那年问过一次田悠悠爸爸的问题,大概是田悠悠听到自责的低下了头,她抱着田宝宝哭了很久。

自从那以后,田宝宝就再也没问过爸爸的事,虽然嘴上不提,但是田悠悠还是能看出来,田宝宝很黏顾绪冬…

“妈咪,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田宝宝把书包的东西全部倒出来,薯片,牛奶,巧克力应有尽有。

“宝宝,你这哪里来的啊?幼儿园发的?”

“这是幼稚园那些女孩塞给我的!”

田悠悠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田宝宝,没想到上学第一天那么受欢迎,心里醋意浓浓的。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田悠悠试探的问了问。

“都没有我妈咪长得好看,我还是最喜欢妈咪了!”田宝宝笑着看像他最喜欢的妈咪。

“咳咳!那我呢!”顾绪冬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大一小秀恩爱,完全把他当空气。

“嗯…绪冬叔叔是我的第二喜欢!”

顾绪冬看着田宝宝奶声奶气的样子,喜欢的不得了,“狠狠”的在宝宝脸上掐了一把。

“但愿你长大以后不要被小姑娘迷走才好呢?”田悠悠心里默默祈祷着。

吃完饭后,田宝宝便和顾绪冬进了书房,留下田悠悠一个人收拾碗筷。

“唉!说好的爱妈妈呢!”田悠悠深深的叹了口气。

房间里,田宝宝俨然换了一副模样,熟练的敲击着键盘,小脑袋晃来晃去,不知道的人看着很有喜感。

“绪冬叔!你说我妈咪会答应吗?”田宝宝狡黠的笑着。

“你提的要求,你妈怎么可能不答应。”顾绪冬好像习惯了田宝宝这样,“如果你考虑让绪冬叔叔做你爸爸的话,我可以替你说话哦!”

“考虑!如果我没有找到爹地的话!”

砰砰砰…

“宝宝?”

田宝宝麻利的把电脑调到了动画片,蹦蹦哒哒的去给自己的妈咪开门去了。

顾绪冬看着田宝宝的一举一动,自从这田宝宝四岁那年,有了异于常人的聪明,轻松的破解了他的电脑,他稍微发掘了一下他的才能,田宝宝便通关了。

“宝宝,别看了,来吃水果!”田悠悠端着水果放到了电脑桌上。

“妈咪啊!我想去参加夏令营!”田宝宝冲田悠悠天真眨了眨眼睛。

“你才刚上幼稚园,就要给你请个假吗?”

田宝宝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顾绪冬,全被顾绪冬无视,田宝宝气的小拳头握紧了,心里发誓这次一定要黑掉顾绪冬公司的电脑!

“妈咪?你来商场买什么的啊?”田宝宝拉着田悠悠的手逛着。

“买衣服!”

“啊?”田宝宝知道妈咪平常省吃俭用,除了顾绪冬送,田悠悠很少买衣服穿。

“还不是你绪冬叔叔,非拉着我去参加什么晚宴!”田悠悠一脸抱怨的加快了脚步。

“澈,出来逛街怎么还心不在焉的啊?”田晴儿嗲声嗲气的喊着封泽辰,封泽辰在爷爷的威逼利诱下勉强出来陪田晴儿出来逛街。

“妈咪,那家店的礼服适合你啊!”田宝宝拉着田悠悠的手跑进了店里。

封泽辰抬头,看见那背影若有所思,有些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

“宝贝,妈咪穿这件好看吗?”田悠悠穿着纯黑色紧身连衣裙,整个人诱惑到不行。

“小姐,你穿这个很好看,特别显身材”销售小姐殷切的夸着田悠悠。

“不行不行!太暴露了!”田宝宝虎着脸,一副摆明吃醋的样子。“妈咪试试这件!”田宝宝随手扔了一件长裙给田悠悠。

“好好好!”田悠悠对田宝宝是又气又爱。

话刚说完,田悠悠抬头,刚好对上封泽辰的眼睛。

是她!

是他!

第7章 父子相逢

田悠悠有一些慌张,想去闪躲封泽辰的眼睛,却看见挽着他的田晴儿,原来是田晴儿的男朋友,真是冤家路窄啊!

“泽辰!我们该走了!”田晴儿看到田悠悠脸色大变,急忙要拉着封泽辰要走

而这一切都被田宝宝看在眼里,田宝宝看见封泽辰的脸,恍然大悟。

封泽辰随着田悠悠看到了她身旁的田宝宝,感觉竟和自己有几分神似,一口一口的叫着田悠悠妈咪。

这女人什么时候生了孩子?

“妈咪?妈咪?”田悠悠没回过神来,田宝宝愣是叫了半天。

“啊,宝宝啊!我们今天先不买了!先回家”田悠悠踉踉跄跄的去换衣服。

田宝宝感叹,怎么有这么没出息的妈咪啊!

“你先自己玩会,妈咪给你做饭!”田悠悠转身进了厨房。

而田宝宝跑进书房,把门反锁,熟练的输入一串数字,调出商场监控,截了图,发到一个群里。

调查一下这个人。——田小辰

封泽辰?小宝贝?你认识他?——知名黑客韩冰洋。

我说冰洋你是傻吗?你看这张脸!——国际头号慈善家安明。

我爹地!我要资料!你们发给我——田小辰。

怪不得田小辰你那么聪明,得了,基因在这了——韩冰洋。

田宝宝给接着顾绪冬发了一个视频通话。

“田宝宝,想通让我做你爹地了?咋给我打电话?”视频那边,顾绪冬睡眼惺忪的调侃着田宝宝。

“绪冬叔叔,快看我发给你的图片,那是不是长得和我很像!”

“封泽辰!怎么是他!”

“绪冬叔叔认识?”

“何止认识!我的死对头!我这去接你妈咪!去你那说!”

说罢,两人便关了视频,田宝宝得意的笑了笑,看样子,指妈咪去找爹地是没用咯,关键还得看他的!

帝封国际大厦总裁办公室

“杜宇调查的怎么样了。”封泽辰撤掉了领带扔到了沙发上。

“没有调查到,在我们调查田悠悠户口时,电脑就中毒了…”杜宇无奈的贪了贪手。

“黑客?还有你破解不了的?”

“哎呀!一次巧合你就记到现在!这可不是你的风范啊。”杜宇玩味的看着封泽辰:“毕竟人家都已经为人母了,没意思!”

封泽辰眼睛有些空洞,提起外套走了出去,留下杜宇一个人原地发呆…

“让你选了一下午,还没弄好?”顾绪冬看着蓬头垢面的田悠悠。

“我…有些事情!”田悠悠有些吞吐“宝贝,今天你自己在家,把门锁好,知道吗?”

“妈咪放心吧!”田宝宝拍拍自己的胸脯!

田悠悠和顾绪冬刚出门,田宝宝就进了书房,打开了电脑。

“想调查妈咪,先过我这关!”

冰洋,有没有查到我爹地资料?——田小辰

田宝宝,要叫叔叔!你爹地的资料还用查吗,可是大名鼎鼎的帝封集团企业接班人——韩冰洋。

第8章 一丝惊艳

“朱谦这个交给你了!”顾绪冬把田悠悠推到朱谦面前。

“绪冬,这个可有点难度啊!”说着,朱谦贴到了顾绪冬身上,像个八爪鱼一样。

田悠悠看见这状况,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小妹妹,Followme!”朱谦扭这一个水桶腰进了化妆间。

顾绪冬松了一口气,这个人妖,他一来做造型就被缠的不行。

两个小时后…

田悠悠身着SDFYUBU定制的高级黑,性感抹胸露肩,把她的酥胸衬托的呼之欲出,没有一丝多余的杂色,高开叉裙摆秀出了她的长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婀娜多姿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大波浪的茶色头发披在肩上。

田悠悠身材很妩媚,脸给人一种很清纯的感觉,让顾绪冬看的有些出神,平常的田悠悠都是随意的美,如今刻意打扮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顾绪冬?”田悠悠伸手在顾绪冬眼睛前晃了晃,“说话啊!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稍等,我送你件礼物!”说罢,顾绪冬很神秘的从背后掏出一个首饰盒,放到田悠悠手中“打开她。”

田悠悠打开首饰盒,一条蔚蓝色的宝石项链,上面有个心形白色钻石陪衬,很美。

像所有的女生一样对闪闪发光的饰品爱不释手。

“我的去,CULL的限量款,绪冬你有些下血本了哦!”娘娘腔指着项链尖叫着。

“这条项链是帕托石,传说它是爱神丘比特掉下的眼泪,拥有它会得到爱神一生保佑。”顾绪冬深情的看着田悠悠。

“算了,顾绪冬我不能收下这个,太贵重了。”田悠悠明白顾绪冬的心意,她何尝不动心,只是顾绪冬为她付出的太多,有些让她接受不来。

“别着急拒绝,我知道你不接受我,但我也愿意默默地保护你和田宝宝,直到你找到归属,我给你带上,走吧…”顾绪冬在尽力掩盖自己的失落,可这些田悠悠都看在眼里。

顾绪冬默默地守护她这么多年,面对田悠悠真是一点办法没有,他也不逼她给出个结果,他只想给她全世界最好的东西。

顾绪冬给田悠悠戴上项链后两人便出发去宴会了,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宴会大厅。

灯壁辉煌。

各界的名流穿梭其中。

一辆黑色轿跑停在大厅门口,顾绪冬优先下了车,绅士的打开了田悠悠那边的车门,胳膊弯了起来,田悠悠挽住了他的手臂。

两人进了大厅,这一对俊男靓女吸引了不少目光,而且田悠悠的穿着让在场的男人有些情不自禁。

“顾总,好久不见,你的女伴很漂亮。女朋友?”一个中年发福的老男人端着酒来敬顾绪冬。

“不是…”田悠悠急忙伸手摇摆,这个动作让顾绪冬心里有些伤心。

“不是?那又是顾总你从夜总会带来的喽?”老男人不知死活的打趣道。

顾绪冬拳头握紧,但被田悠悠压了了下去,“我有点饿,去那边吃点东西吧!”说罢,田悠悠赶紧拉着顾绪冬走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