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如意佳妻 主角: 田蜜, 骆谨

穿越之如意佳妻 主角: 田蜜, 骆谨

第1章 该不会撞傻了

田蜜是饿醒的。

她躺在床板上迷迷糊糊睁开眼,这一看,吓她一大跳。

草屋顶,泥巴墙,墙上分裂着大大小小的泥缝,偶尔有寒风透过缝隙钻进来,寒冷刺骨。

田蜜不由哆嗦一下,双手下意识拉棉被。

不想拉到一块硬实的,冰冷的,发霉,又潮的破棉被。

身下的木板床更是发出吱吱呀呀地声音。

她猛地翻身坐起,骇然发现这床是由一块木板一块木板拼凑成的。

屋子里压根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

自己这是到非洲难民所了?

屋里的地面坑坑洼洼,潮湿湿一片,混合着霉味弥漫在茅草屋里,让田蜜胃里一阵翻腾。

田蜜抬手用力揉脑门。

不小心触到头上肿起的大包。

“唉呀”一声,田蜜差点痛出了眼泪。

突然,她脑海一阵抽痛。

一些熟悉又陌生的画面浮现她眼前。

原主和她同名。

也叫田蜜。

不过她是三十,而原主今年刚满十三。

是隔壁田家村田兴旺的长女。

因听人说吴小枫长得凶神恶煞,小孩见了都不敢大声哭。

现在又去了边关。

生死未卜,原主更是死活不愿意嫁过来。

为了十两银子,黑心爷奶不顾田父田母磕头哀求,大手一挥,算是应了。

说来原主也是性子烈,眼见事情没有回旋余地。

二话不说,转身就往泥巴墙上撞……

再睁眼,二十世纪的田蜜却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

自己不是出车祸死了吗?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为了逃避回老家过年,不喜被七八姑八大姨催婚。

不婚族的田蜜,为了继续享受一个人的世界,她决定出门自架游。

不幸的是,在高速上被后面的车追尾,不治身亡。

田蜜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突然,“吱呀”一声,摇摇晃晃地旧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这时,一位身穿灰白布衣,端着大灰碗,逆着光走进来。

见田蜜醒来,妇人惊喜地看着田蜜笑。

田蜜讶异,待她走近了,方才看清楚妇人的模样。

她头上梳着一个髻,叉着桃木钗,脸色蜡黄,顶着两个黑眼圈,明显一副长期营养不良的模样。

她脸上眼里带着惊喜而又讨好的笑,脚下生风地走进来。

她边往房里走,边欣喜地看着正疑惑望着她的田蜜:

“蜜儿,你昏睡三天了,老天爷保佑,你总算醒了。”

说话间,妇人已把缺了一个大口的灰碗递到还在发愣的田蜜面前。

田蜜一怔,瞥一眼见碗里的清水,嘴里不自觉吞咽口水。

余光扫到妇人眼角欣喜,讨好的笑。

她缓缓抬手,迟疑地接过。

不经意间,触摸到妇人干瘦又胳手的厚茧。

她心神一荡,嘴角弯了弯,心里的话儿脱口而出:

“你怎么称呼?”

妇人明显惊诧一下,不知想到什么,很快脸上重新扬起温暖的笑:

“你是我儿子明媒正娶的儿媳妇。”

“儿媳妇?”

田蜜呢喃一声,兀自低头,喝了几口温开水。

妇人见状,心下大惊。

这儿媳妇该不会撞墙撞傻了吧?

看样子,似乎过去的事,有些不记得。

不记得好哇!

第2章 正合她意

妇人暗自高兴。

同时松了一口气,她抬头,笑眯眯又带歉意地看着还不在状态的田蜜,小心翼翼问:

“蜜儿,你可记得你的娘家?”

“娘家?”

田蜜又是一怔,很快明白妇人的用意。

她稍皱一下淡眉,沉思片刻,迷茫摇头。

随手把碗放在身边的木板上,她抬头,看着眼前笑眯眯又有些胆怯的妇人。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妇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田蜜微微皱眉,突然伸手使劲掐手臂上的肉,一拧。

顿时,她痛得倒抽一口凉气:“嘶——”

“蜜儿,你不要伤害自己,你已经是我家的媳妇了,过去的事你就忘了吧。”

妇人心疼地抓起田蜜拧过的红肉,用干瘦长着厚茧的手,低头温柔地帮她轻揉。

温热的触感自胳膊上传来,田蜜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穿越了。

至于妇人话里包含的深意,田蜜全然没放在心上。

去参军好啊。

自己又可以继续过一个人的生活。

想着,田蜜嘴角不断上翘着。

看得妇人一惊一乍的。

知道妇人的担心,田蜜主动握上妇人的手,笑得眉眼弯弯:

“婆婆,你放心,既然我嫁过来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当然是在吴小枫不在家的时候。

既然穿到了这里,田蜜决定给自己立一个小目标。

先解决温饱问题。

也不知该说自己好运呢还是说自己倒霉,居然穿到了这穷山恶水的山沟里。

她好不容易从山沟里走出去,辛苦打拼十年,才有了今天的房和车。

眨眼之间,全化为虚有。

想到自己辛苦打拼供下的房和车,还有银行卡里的钱,她的心紧紧揪在了一起。

还好,弟弟,老爸和老妈都是受益人。

看过那么多的穿越小说,田蜜没想到自己竟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

悲催的是醒来就成了人妇。

幸好传说中的相公去参军了。

田蜜庆幸着。

正合她意,正合她意。

她抬头再次环顾漏风的茅房。

唉叹一声,这么冷的天,快冷死个人了。

若是碰到下雨,那这茅房还能住人吗?

妇人如何不知田蜜心中所想,脸色讪讪的。

想到隔壁屋还躺着昏迷不醒的老汉,妇人嘴边溢出一抹苦涩的笑。

娶媳妇的十两还是枫儿上山打猎紧抠出来的。

偷瞄一眼田蜜,妇人见她脸上没有半点嫌弃。

紧悬的心不由一松。

然而,突然撞上田蜜晶亮的眸子,妇人的心蓦地一沉。

这孩子该不会还是不愿意嫁给枫儿吧?

这媳妇好歹是枫儿花了十两银子娶回来的。

媳妇她,不会又想着撞墙来着?

昏睡了三天,急得她三天没合过一次眼。

妇人目光热切地看着田蜜。

干瘪的嘴唇无力地张了张,最后还是颓然合上。

田蜜诧异:

“婆婆,你怎么了?”

“蜜儿,莫非你还想着回田家村去?

你爹娘养你这么大也不容易,他们还要养你弟弟妹妹们。”

这年代,谁家都不容易。

“婆婆,你把心放回肚里。

我说到就会做到的。”

“娘信你。”

得了田蜜的准话,妇人眼中染满了笑意。

“咕噜咕噜!”

正在此时,田蜜的肚子不合宜适地唱起了空城计。

第3章 还有一个公公

田蜜朝身边的妇人歉意一笑。

妇人连忙起身,眼里眉梢都是笑,脚步轻快地出了房门。

田蜜掀开厚重冰冷的破被子,转身下了床。

刚低头,赫然发现地上的绣花鞋又脏又破。

穿上大脚趾还露在了外面。

撇撇嘴,田蜜强/压下心中的不适,三步并两步出了茅草屋。

呼吸到新鲜空气,田蜜不顾春寒,伸展双手,抬头仰望艳阳高照的晴天。

深深吸了几口冷气,田蜜敏锐嗅到一股鸡蛋的香味。

吐液快速在舌底分泌,田蜜加快脚步,寻香而去。

刚靠近香味,田蜜便听到两道软软糯糯地吸气声:

“娘,好香。”

“娘,这鸡蛋是给大嫂吃的吗?”

“我长这么大,还没尝过鸡蛋的味道呢?”

田蜜闻言,心里发酸。

脚下的步子微顿,双耳却紧紧竖了起来。

果不其然,下一秒,妇人熟悉的声音从矮小的厨房传了出来:

“三妞,四妞乖,你们大嫂刚醒来,身子虚。

咱们先紧着她,下次娘再给你们做鸡蛋羹好不好?”

听着妇人近乎恳求的声音,田蜜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枚小小的鸡蛋,在这家里,竟成了奢侈品。

既然上天让她大难不死,安排她这个小白领穿到这不知名的朝代。

还做了不知长得是何种模样的吴小枫的挂名娘子,那她就替他好好守着他的亲人。

田蜜自信,凭着自己从小在农村长大的经历,一定可以带领他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般想着,她又加快了脚步。

声音也跟着轻快起来:

“婆婆,打蛋花汤吧。”

厨房的一大两小三人闻言,不约而同齐刷刷回头,目光各异地望着不请自来的田蜜。

妇人望着笑吟吟的田蜜,脸上飞快掠过一抹不自然。

三妞和四妞两人闻言,眼睛顿时一亮欢喜地看着新来的大嫂。

田蜜弯弯唇,微低下头,伸手揉了揉三妞乱蓬蓬地干枯发黄的短发。

三妞冻得红扑扑的小脸顿时染上的笑意。

四妞瞧见田蜜摸了姐姐,还没有摸她的头。

小小的身子悄悄往田蜜面前挪。

田蜜看着好笑,伸出另一只手,同样揉了揉四妞干枯发黄的软发。

冬天已过,然而,春寒料峭。

三妞和四妞身着打着补丁的薄棉衣,冻得小脸通红,鼻涕直流,单薄的身子还瑟瑟发抖。

田蜜陡然低头,看到她们的脚趾头都露到了外面,鼻子发酸,心里快速盘算能赚钱又不要本的买卖。

改善伙食,添加棉衣,修补茅房,这些都是迫在眉急的事儿。

见田蜜拧眉,妇人谨慎地开口:

“蜜儿,你怎么了?”

“没事。”

田蜜回神,脸上含笑,带着三妞和四妞到灶堂下烤火。

不一会儿,整个厨房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鸡蛋汤香。

田蜜清楚地听到两个小丫头咽口水的声音。

她诧异万分。

然而,她什么都没问。

自己初来乍道,还是少问为妙。

“娘,我去看看爹爹醒了没?”

三妞懂事地站起身,飞快地朝门口处跑。

田蜜眨眨眼:

自己还有一个公公?

第4章 嫂子你真好

这时,一只温温软软地小手主动放在田蜜的手中。

田蜜偏过头,看着四妞好笑:

“让婆婆先给你盛汤喝,可好?”

“不,大嫂,二哥和三哥还没回来,我要等他们。”

真懂事!

田蜜由衷一笑。

四妞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模样,就如此懂事。

想想过去的自己,四岁的时候,还窝在妈妈怀里撒娇呢。

看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没毛病。

宠溺地刮刮四妞的鼻尖,田蜜欣慰点头。

“好。”

不想,妇人焦急的声音从灶台边传过来:

“蜜儿,你昏睡了三天,早该饿了。

我还是先给你盛些汤填肚子。”

想到老汉还没醒来的迹象,妇人的心一直悬在空中,七上八下的。

还好儿媳妇明事理。

若是被她知晓家里的情况,她还会呆在这家里吗?

妇人一手拿着碗,一手握着锅铲,往碗里盛汤。

如果田蜜起身,一定能看到妇人稀疏的眉头紧拧成一个清晰的川字。

生火凳上,田蜜已从四妞嘴里知道了自己是和大公鸡拜的堂。

自己的便宜相公,已在两人成亲的三天前去了边关。

而这个小家的男主人,一个月前上山砍树,失足跌下山崖。

被人发现时,全身是血,已昏死了过去。

最后,还是田蜜的婆婆田王氏(也就是这个妇人)跪着求村里的赤脚大夫开药,从死神手里给他抢回一条命。

“吴爷爷说,爹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让咱娘每天给爹爹擦身子,陪着说话解闷。”

四妞年幼,不懂话里的意思,但记得胡大夫的话。

站在灶台边的吴王氏猛地听到小女儿的稚嫩的声音,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她神色复杂地偷瞄正歪着脑袋,认真倾听四妞说话的田蜜。

生怕下一秒会从田蜜嘴中听到什么不好的话。

眼角余光早扫到妇人担忧的眼神,田蜜回握四妞的小手,声音异常坚定,像是对四妞说的,又像是说给妇人听的。

“不怕,有我呢。”

她说。

“大嫂真好。”

四妞脸上的笑意更浓,小身子不由往田蜜怀里噌了噌。

田蜜心疼地拥紧了她的小腰。

同时,听到妇人释然地吐气声。

“娘,爹爹还睡得好好的。”

三妞回来了。

四人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吴小玉和吴小刚回来。

“娘,二哥和三哥该不会被堂哥拦路了吧?”

三妞的声音里带着急色。

“走,咱们去接你们的二哥和三哥。”

田蜜让妇人留守,自己牵着三妞和四妞的手,快步出了屋,朝上山的路上走。

“三妞,四妞,你们二哥和三哥去山上砍柴火了?”

“嗯,自从爹爹睡觉后,家里的柴火都是二哥和三哥砍的。”

四妞双眼古碌碌地转着,仰头看着田蜜笑。

“小心路上有石子。”

田蜜说完,双眼左右张望。

三妞瞧见了,好奇地问:

“大嫂,你看什么?”

路边到处枯黄一片,什么都没有。

那些一簇簇新绿,也才冒出芽。

大嫂好奇怪。

三妞心里想着,双眼困惑地看了田蜜一眼。

“找好吃的。”

她记得这时有野生的荠菜,还有地胡椒,茵陈等等。

若是运气好,山上的枯木上还会长木耳。

两小妞一听到好吃的,双双的眼睛放光,更是崇拜的看着田蜜,只差没说嫂子你真好。

第5章 有我在呢

三人走了一段路,也没看到吴小玉和吴小刚两人的身影。

这两人到哪里去了?

田蜜疑惑,下意识想加快脚步,又顾及到身边的两小妞。

她只好放弃这个想法。

“三妞,你二哥和三哥平时都是顺着这条路到山上砍柴火的吗?”

田蜜声音有些着急。

“嗯。”

三妞这时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她拽紧田蜜的手,急切道:

“大嫂,二哥和三哥不会被堂哥他们欺负了吧?”

“不会的,有我在呢。”

她的本领没有,独独有一样,就是力气大。

田蜜随口说完,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不由问了出来:

“你口中的堂哥是哪个?”

“大嫂,是大伯和二伯,还有三伯家的大堂哥,二堂哥,三堂哥,四堂哥他们。”

“咱们爹是老几?”

“老四,奶奶家还有两位姑姑。”

四妞奶声奶气补充。

“堂哥们经常欺负你们吗?爷爷奶奶也不管吗?”

随心的话冲口而出。

话一出口,田蜜自己就愣住了。

俗话说得好,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放在现代,兄弟两个,父母都有偏心的。

更何况是古代。

公爹昏迷不醒,唯一的劳动力又去了边关。

家里只剩下一个大人和四个小萝卜头。

四张嘴都是等吃的,时间长了,任谁都有私心。

“爷爷奶奶从来都不让我们上桌吃饭,还骂我们是光吃饭不干活的。”

通过在灶台下短暂相处,四妞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笑容满面的大嫂。

三妞大些,听到四妞的话后,她有些担忧地看田蜜一眼,抿紧冻紫的嘴唇,却没说话。

田蜜眸光微闪,看着她好笑:

“想说什么就说,嫂子不喜欢把问题闷在心里。”

“大嫂,你会走吗?”

冷不丁,听到三妞这句话,田蜜着实迟疑了片刻。

会走吗?

田蜜也不知道。

至少现在不会离开。

还有这一大家子等着吃饭的人,无论如何,在没有发家致富前,她是不会离开的。

她早打算好了。

等到吴小枫归来,找他要一份和离书,她就游山玩水去。

“大嫂,你不要走。”

四妞迟迟等不到田蜜的回答,立刻慌了。

双手攥紧田蜜的手,使劲地摇啊摇。

“我不会走,我还要送你们二哥和三哥去学堂。”

还有她那便宜爹娘,和弟弟妹妹们。

好歹她占了人家女儿的身子,照顾他们是她的责任。

“真的?大嫂,你没骗我们?”

四妞双眼里闪着小星星。

“大伯家的大堂哥和二伯家的二堂哥都上学堂了。”

四妞羡慕地说道。

“不要羡慕别人,咱们努力赚钱,一切都会有的。”

田蜜笑吟吟地牵着两小妞往山上走。

“我等着。”

四妞欢快的声音传出好远好远。

三妞虽没说话,然而,心里却牢牢记住了田蜜的话。

三人往山上走了一小段,走到一片枯草林转弯处,陡然听到一个嚣张的声音:

“吴小玉,吴小刚,你们乖乖地把柴火给我们,否则——”

“是二哥和三哥。”

三妞和四妞异口同声。

同时松开牵着田蜜的手,飞快朝枯草深处跑。

第6章 手痒了

“不许欺负我二哥和三哥。”

三妞边跑边喊。

“呵呵,帮手来了。”

田蜜听见了嗤笑声。

看着三妞和四妞跑过去的足迹,田蜜快步跟了上去。

不远处,两个看似七八岁的小豆丁的后背上,各自背着一捆干柴火。

而背着田蜜他们站着两个看似十至十一二岁的胖子。

看着他们身上穿着七成新的青布衣,再看对面两个穿着像乞丐似的小豆丁,田蜜的淡眉紧紧蹙在了一起。

看样子,这吴老太的心是偏到没边了。

“三妹,四妹你们怎么来了?”

吴小玉和吴小刚快速交换一个担忧的眼神。

而后,两人不约而同,背着柴火向三妞和四妞的方向移动。

谁知,两胖子却展开双臂,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不放下柴火,不许过去。”

“是吗?”

清越的声音自从六人身后响起,六人同时一惊,不约而同转头。

两个胖子在看到是田蜜后,讥讽一笑,不以为意地转回头,固执地挡住两兄弟的去路。

三妞和四妞两人见状,面上一喜,左右看看拧着眉毛的二哥和三哥,欢喜介绍:

“二哥,三哥,大嫂来接咱们回家。”

“一个十两银子买来的贱女人。”

左边的胖子不屑瘪嘴。

“吴小凡,不许骂我大嫂。”

四妞顿时怒了。

双手叉腰,气势汹汹道。

田蜜走到两豆丁面前,回身站定,漫不经心问四妞和三妞:

“被狗咬了一口,难道你们还要咬回去吗?”

“不会。”

四妞和三妞把头摇得像拔浪鼓。

吴小玉和吴小刚两兄弟一听,疑惑眨眼,突然眼睛放亮,眼底很快漫上笑意。

怕对面两人看见,连忙低头,然而,一抖一抖的肩膀出卖了他们。

“走,小玉,小刚,三妞,四妞,咱们回家。”

趁吴小凡两兄弟发愣时,田蜜已经绕过他们,走到两兄弟身边,欲抬手拿下小豆丁背上的柴火。

谁料小豆丁,躲开了。

“重不重?”

“不重。”

两豆丁几乎是异口同声。

“贱女人,你敢骂我们是狗。”

两胖子这会反应过来了,嘴里叫喊着,扬起手,就朝田蜜冲过来。

三妞和四妞两人吓得全身颤抖,双眼紧紧盯着一脸淡定的田蜜身上。

两豆丁几乎没有犹豫往田蜜面前一站,田蜜深受感动。

笑眯眯伸手拔开两豆丁:

“没事,正好我手痒了。”

浑身力气正愁没地使呢。

眼见两胖子直冲过来,田蜜站在原地笑吟吟地等着。

眼看胖手就要招呼到女人脸上,两胖子悲催地发现,他们双脚已然离地,整个身子都悬在半空中。

顿时,他俩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了个干净。

说话也不利索了:

“怎么回事,哥,我们碰到鬼了吗?”

两胖子还在空中拼命扑腾。

正在这时,一个笑吟吟地声音从两人头顶响起:

“嘴巴这么不干净,你家大人没教你们怎么跟人说话吗?”

“原来是你,贱女人。”

其中一个胖子闻言,勃然大怒,抬手就想抽田蜜的脸。

田蜜提溜着两胖子后衣领的手,轻轻一转,顿时,两胖子脑袋发昏,眼冒火星。

第7章 我脸上有花

“小贱人骂谁?”

田蜜也没真打算收拾这两胖子。

毕竟,吴小玉和吴小刚两兄弟没受伤。

自己也是初来乍道。

然而,田蜜也是有原则的。

叫吴小凡的胖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回骂:

“小贱人骂你。”

吴小凡话音刚落,四周立刻爆发大笑。

“哈哈哈!”

“大嫂,吴小凡真笨,自己骂自己。”

三妞和四妞咧着小嘴笑,露出几粒小米牙。

吴小玉和吴小刚两兄弟则是微低头含蓄的笑。

田蜜淡淡扫视一圈几人,目光最后落在面急涨红的吴小凡身上。

声音清冷:

“还敢打劫我弟弟们的柴火吗?”

“哼,你敢欺负我们,我回去告诉奶奶和我娘。”

另一胖子攥紧胖拳头,冲田蜜发狠。

“好,我等着。”

田蜜不再看两胖子,双手轻轻一扔,两胖子顿时被她扔到了一米外的枯草上。

两胖子连滚带爬,跑出五米远,方才回头,冲田蜜嚣张大叫:

“你给我等着。”

“好走不送。”

田蜜浑不在意地挥挥手。

刚准备转身,就瞧见四兄妹怪异的目光看着她。

田蜜迟疑问:

“我脸上有花?”

为什么要用悲悯同情的目光看我?

“大嫂,大伯娘和奶奶很厉害,每次吵架,都是我们家吃亏。”

想到过往,三妞和四妞后怕地拍拍小胸口。

“没事,有我呢。”

田蜜笑吟吟说完,抬头便望向山坡。

举目远望半晌,她方才朝四兄妹道: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山上扛两棵死树带回去。”

“你?”

两兄弟诧异地看一眼成竹在胸的田蜜。

有些不忍打击瘦胳膊,瘦腿,身高只比他们高半个头的田蜜。

两兄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眼神在空气中交流片刻。

最后,还是吴小刚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一步。

握了握小拳头,抿抿有死皮的嘴唇,视死如归地抬头,一本正经看着正等他们答话的田蜜:

“大嫂,我和二哥身上的柴火够烧两天的。”

言下之意不用去扛树。

田蜜好笑地抬手,刚想摸吴小刚的头。

不想,却被吴小刚躲开了。

“没事。你们去吗?”

田蜜收回手,左右看一眼眼神迟疑的四兄妹。

“我去。”

没想到四妞先举手赞同。

然后三妞,最后两兄弟。

两兄弟寻个草丛密极处,把柴火藏好,这才带着田蜜上了山。

春寒料峭,山上的野菜才冒出新芽。

田蜜边走,边四处张望,生怕错过有用的东西。

同时,跟着四兄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通过一问一答,田蜜知道了自己现在住的朝代为大瀚国。

还知道这个村叫吴家村,每隔五天,赶集一次。

五人好不容易到了山坡上,田蜜让四兄妹靠站在安全地方。

她自己走到斜坡边,伸手去推斜坡上,迎风而立,枞节密积的枞棵。

“大嫂,这树是活的,你这样推能推断吗?”

通过刚才的交谈,田蜜已经和他们兄弟两混熟了。

这不,老三吴小玉走出来,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们看,这树长在山坡上,树上的节又多,这说明,树身上的枞油多,耐烧。”

经她一说明,四兄妹受教似的点头。

两兄弟甚至提出要帮忙。

可是,田蜜伸手阻止了。

第8章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不用,你们站到矮树下等我,那样风小些。”

田蜜说话间,已经推倒了三个大人手腕粗的枞树。

惊得四兄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田蜜轻松地把活枞树扛在肩上,朝还在目瞪口呆的四兄妹欢快挥手:

“走了,我肚子饿扁了。”

她估摸着找麻烦的人应该快到了家里。

想到家里包子似的婆婆,田蜜就着冷风,呼出一口热气。

知道自己的肩上的担子又重了。

改造包子也是一件大工程啊。

她安慰自己,总比自己风里来雨里去的拜访客户好吧。

想到撞毁的那辆车,田蜜又是一阵肉痛。

还好上了保险。

走了一小段,察觉四兄妹还没跟上来。

田蜜扛着树回头看,只见四兄妹还像木桩似的杵在原地。

田蜜郁闷:力气大不好吗?

这也是一技之长好吧。

很好,这一技之长就得到了验证。

五人刚回到家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一片闹哄哄的。

有女人尖厉的骂声,还有女人小声的抽泣声,更有熟悉的嚣张声。

院外的四兄妹闻言,脸色齐刷刷一白,脚下生风向院里跑去。

田蜜微皱眉头,扛着树,快步跟上。

“不许欺负我娘。”

三妞和四妞异口同声叫。

“臭丫头,敢欺负我宝贝孙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田蜜刚进院门,就见一个穿深青色,打着打丁衣服。

身材矮小,背对着她,头发梳得光溜,钗着银钗子的老太,正高高扬起手,朝四妞和三妞扑去。

而她身边跟着两个一高一瘦身材高挑的妇人,正带着两胖子朝两兄弟移动。

正在这时,“砰”地一声,仿佛一道惊雷炸在小院里。

炸在众人的心坎上。

霎时间,所有人不约而同回头。

这一看,惊得众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只见田蜜扔树的地面,已出现了一条树坑,大小刚好跟树身相仿。

田蜜深深扫视一圈瞠目结舌的众人。

轻轻拍拍肩上残留的树皮粹沫。

缓步走到早已大惊失色的两胖子面前,笑看着他们,抬抬下巴:

“过来有事?”

两胖子不自觉吞咽两口口水,木然摆手,说话结结巴巴的:

“没,没,没事。”

“向我娘道歉!”

忽然,田蜜脸上的笑容一收,眼神一冷,面无表情地斜睨着两胖子。

“小贱人,敢造反,找打。”

这时,一道尖厉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贱人你说什么。”

田蜜缓缓转身,直面吴老太太。

“你……你叫我什么?”

吴老太太颤着声音,虎着一张马脸,气极败坏瞪着田蜜。

“跟奶奶你学的呀。”

田蜜笑嘻嘻回。

“老大,老二你们还杵着干什么。”

都是死的吗?

才进门的小丫头,居然敢踩在她头上。

吴老太感觉自己长期以来,累积的威望,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她恨铁不成钢地狠狠瞪了两眼还处在呆愣状态的大儿媳妇和二儿媳妇。

“老太太,我叫你一声奶奶是尊重你。

做人呢,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穿越之如意佳妻 主角: 田蜜, 骆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3661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