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王妃太调皮 主角: 季凉凉, 齐北陌

奈何王妃太调皮 主角: 季凉凉, 齐北陌

第1章 惊喜来的太突然

“泼醒。”

无比沉稳的声音在季凉凉的耳边响起,季凉凉还在好奇谁的声音竟会如此沉稳,突然之间就感觉自己身上一阵凉爽,原本迷糊的脑袋,此刻也清醒了不少。

季凉凉看着眼前的情形,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睡梦之中。

怎么回事?

床上一对男女是认真的吗?

自己为何会跪在地上?

季凉凉的脑袋中一片浆糊。

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这就受不了了?”

季凉凉的脑海瞬间出现一个名字,齐北陌,莫不是是这男子的名字?不认识。

季凉凉还不曾回答,女子的声音便响起:“王爷,不要理会这个贱婢,妾身还没有满足呢。”

女子说着一点都不曾羞涩的趴在男子的身上,此女子便是苏笪姬。

季凉凉心中开始诽谤了起来。

还苏笪姬?你真的以为你能魅惑众生不成,可笑。

可是现在季凉凉却笑不出来了。

齐北陌撇了一眼季凉凉:“你就在下面跪着,看着,听着。”

“是。”季凉凉就瞪大眼睛看着齐北陌跟苏笪姬,免费的小电影为何不看?更何况还是高清无码的呢,就是跪在地上看,莫名不爽。

更何况现在还没有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莫要打草惊蛇才是。

不得不说,齐北陌的身材真的是好到没话说,八块腹肌,身上没有一点赘肉,飘逸的秀发在背后自然垂落,脸上菱角分明,是帅哥一枚了。

若不是齐北陌是小电影的男猪脚,指不定季凉凉就扑上去了呢,但是现在季凉凉一点胃口没有,甚至还有些恶心了。

季凉凉就跪在下面看着床上的一举一动,这个苏笪姬还真会玩,佩服佩服。

但是时间久了,季凉凉听得有些不耐烦了,而且还有些昏昏欲睡。

便耷拉着脑袋,口中开始嘟囔起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再来一次。”

齐北陌转身看到季凉凉竟然睡着了?刚想开口泼醒,就被苏笪姬给拦截了。

苏笪姬看到齐北陌在看季凉凉,双手环抱着齐北陌的脖子,软弱无骨的说道;“王爷,不要理会那个贱婢,妾身好喜欢王爷啊……”

齐北陌俯身看着苏笪姬,嘴角微微上扬:“笪姬……”

齐北陌说着手却覆盖在了苏笪姬身上,苏笪姬口中便发出微微声音,全部传到季凉凉的耳中。

季凉凉都感觉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挠了挠耳朵,体力这么好?还不结束。

“王爷……妾身甚是欢喜。”

“喜欢便好。”

“王爷……”

不知过去了多久,季凉凉都快要睡着了,一盆冷水再次袭来,季凉凉一个激灵起身,看着躺在床上的齐北陌以及苏笪姬,完事了?

季凉凉心中满是欢喜,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季凉凉试探性的问道:“王爷可是完事了?”

齐北陌冷眼看着季凉凉:“滚出去。”

“好嘞。”季凉凉高兴的像吃了糖一样,站起来就想离开,可是还不曾走几步呢,就被齐北陌再一次叫住;“滚回来。”

季凉凉心中甚是愤怒,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准许自己愤怒,季凉凉便笑脸相迎的看着齐北陌;“不知王爷可还有何吩咐?”

“王爷,妾身累了,咱们就寝吧,就让这个贱婢滚回去吧。”苏笪姬看到季凉凉就是一阵恶心,霸占着正妃之位,却还不去死,竟然还耽搁时间?

齐北陌看了一眼季凉凉:“滚。”

“是。”季凉凉一点也不生气,转身离开。

对于这个屋子里面弥漫的气息,也并非自己所喜。

刚出门的季凉凉,便看到一位老妇人,看到季凉凉之后,便无比心疼的看着季凉凉,走到季凉凉的身边,拉着季凉凉的手;“王妃,王爷没有为难你吧,让王妃受苦了,是老奴不好……是老奴不好啊,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季凉凉的脑海中闪现一些记忆,在脑海中奔腾起来,季凉凉头疼欲裂。

“奶娘,我们先回去吧。”眼前的这个老夫人正是季凉凉的奶娘,跟随着季凉凉一同来王府服侍着。

奶娘点头;“好好好,我们这就回去,这就回去。”

在季凉凉注意不到的地方,奶娘偷偷的擦拭着眼角。

回到院中,季凉凉看着如此破旧的小院,恐怕只能够遮风避雨了吧?

空无一物。

屋内也只是有些凳子椅子柜子床铺罢了。

“王妃,老奴去给你打水洗脸。”

“嗯。”季凉凉现在需要消化一些记忆。

现在能够确认一点的便是,我穿越了……虽然这样的事情很不科学,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了,而却还穿越到同名的季凉凉身上。

原主人身子弱,在被齐北陌叫过去时,跪在地上已经断气了,自己好巧不巧的落在季凉凉身上。

然而,齐北陌则是齐国的王爷,原主人则是丞相之女,深受丞相喜爱,奈何圣命难违。

圣旨一出,原主人嫁到了王府之中,深受折磨,而丞相大人却一无所知,隐瞒甚好,在外面还装作一副恩爱的模样,不然王爷便杀了丞相,悄无声息,原主人为了父亲,自然不敢吭声,隐忍着。

季凉凉都要为齐北陌鼓掌了。

虽然嫁过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原主人就已经支撑不去,撒手人寰了,挺可悲的。

季凉凉父亲是武术世家,母亲则是医术世家,季凉凉自然是武术世家以及医术世家的继承人,现在竟然跑到这个地方了,也不知道父亲母亲知道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季凉凉依稀还记得,父母刚给自己介绍了一个对象,刚出门就掉进了下水道里面,眼前一黑,便不知发生了何事,在此醒来便在地上跪着了。

季凉凉郁闷的看着房梁,不知是福还是祸,听说那个对象长得还挺不错的,好歹也让自己见见啊?这就没了?

第2章 我造了什么孽

此时,奶娘已经端着水进来了。

“王妃,过来洗把脸吧,洗完之后,早点休息,今晚王妃也累坏了。”

奶娘是真心疼季凉凉,看到季凉凉如此受委屈,疼在心中。

季凉凉洗了一把脸,微笑的看着奶娘;“奶娘,我没事,你别放在心上,我好着呢,你看,活蹦乱跳的。”

奶娘第一次看到季凉凉如此活蹦乱跳,笑道;“好了,王妃,时间不早了,你也累坏了,休息吧。”

“嗯,奶娘,你也早点休息。”

“嗯。”奶娘看着季凉凉睡下之后,这才离开。

季凉凉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出去的奶娘,心中默默的念叨,以后不会让你在受委屈了。

随即,季凉凉才再次入睡。

不知是不是太累了,季凉凉很快便睡着了。

翌日。

季凉凉还在睡梦之中,便听到外面喧闹的声音,皱眉。

一大早的是谁?

季凉凉起身推开门便看到苏笪姬竟然在外面喧闹,奶娘跪在地上。

苏笪姬看到季凉凉出来,撇了一眼并不放在心上,一个不受宠的王妃罢了,胆敢跟自己斗?

“你身为王府的仆人,竟然盗窃王府之物?你可知罪?”苏笪姬居高临下的看着奶娘,一副恶毒的嘴脸,表现的淋淋尽致。

奶娘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季凉凉说什么都不会相信,便看着苏笪姬:“你莫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可笑,你配吗?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去搜!”苏笪姬一脸嘲讽的看着季凉凉,直接无视季凉凉吩咐仆人下去搜房子。

奶娘看到季凉凉出来,对着季凉凉拼命摇头:“王妃,老奴并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啊,你要相信老奴。”

“奶娘,我相信你,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苏笪姬看着季凉凉跟奶娘主仆情深的样子,冷笑道;“好一对主仆情深啊,给我搜。”

“是。”

丫鬟跟小厮根本不理会季凉凉,季凉凉虽然有王妃之位,但也是一个名头罢了,一个不受宠的王妃,何来的地位之有?

季凉凉看着小厮跟丫鬟纷纷冲到了屋子里面,开始翻箱倒柜,本就不大的院子,自然一会便搜完了。

此时,一个丫鬟拿着一个手镯来到苏笪姬面前;“娘娘,在屋子里面搜出来这个。”

“这个可不就是本宫前段时间丢的手镯吗?今日竟然在你的院子中搜出来了,不是这个贱婢偷的,难不成是镯子长了腿不成?”

季凉凉不是傻子,这么明显的陷害,岂能看不出来?苏笪姬未免欺人太甚。

“我不过只有一个王妃的头衔,你为何还要处处针对我。”季凉凉抱着奶娘,抬头看着苏笪姬。

苏笪姬倒是一点都不遮掩,小声的在季凉凉的耳边轻喃道:“你霸占着王妃之位,你说呢?”

果真是为了王妃的位置啊,那我便不客气了,季凉凉笑着站了起来,平视苏笪姬。

“你怎么证明这个镯子是你的呢?我还说这个镯子是我的呢?”

苏笪姬没有想到季凉凉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微愣:“镯子自然是本宫的,你会有这样的镯子?简直可笑。”

季凉凉一点都不惊慌,奶娘在下面悄悄的拉着季凉凉的裙摆,季凉凉便看了奶娘一眼,对着奶娘点点头,让奶娘放心。

奶娘哪里还放心的下啊,心惊胆战的跪在地上。

“本宫是丞相之女,这样的镯子难道还买不起不成?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你本是清宦,得到了王爷的青睐,才能有现在的位置,这个镯子……”季凉凉从丫鬟的手中拿着镯子仔细的观察起来,却发现上面竟然雕刻了一个字,季凉凉嘴角上扬。

“你……”苏笪姬最憎恨别人说她以前的身份,现在季凉凉竟然毫无遮掩的说出来,彻彻底底的刺痛了苏笪姬的心,扬手便是一巴掌,落在季凉凉的身侧。

若是曾经的季凉凉这一巴掌可能是挨上了,但是!现在的季凉凉绝对不准许!

季凉凉顺手抓住苏笪姬的手腕,另一只手空出来,一巴掌落在了苏笪姬的脸上。

“啪”的一声,所有的人都寂静了。

苏笪姬没有想到季凉凉竟然会打自己,要知道,曾经季凉凉可都是受欺负的份,丫鬟小厮都能欺负的人,现在竟然敢打自己?

苏笪姬捂住脸颊,不可思议的看着季凉凉。

“你这个贱婢竟然敢打本宫!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宫打。”

苏笪姬一声令下,所有的小厮都凑到季凉凉面前,季凉凉扭动了一下/身子骨,虽然是瘦弱了一些,但是对付这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季凉凉抬脚,一个小厮直接飞了出去,落在后面的小厮身上,瞬间倒下去三个人。

季凉凉环视一周:“本宫可是王妃,你们胆敢以下欺上?”

曾经,季凉凉默不作声,这些人自然有胆子欺负,但是现在季凉凉竟然一脚踹出去一个小厮,谁还敢贸然上前?全部在季凉凉的四周环绕着。

苏笪姬按耐不住了:“你们一群废物!她一句话你们都害怕了,你们就不怕本宫杀了你们,给我上。”

这些小厮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围在季凉凉的身边,纷纷朝着季凉凉袭击而来,季凉凉抿着嘴唇,看着这些小厮,既然你们都不怕死,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季凉凉的一只脚刚刚抬起来,就听到外面的动静,连忙把脚放了下来。

随后便看到齐北陌走了进来,苏笪姬委屈的走到齐北陌的身边,还捂着自己的脸颊,哭诉道;“王爷,你看……”

齐北陌看了一眼苏笪姬,看到苏笪姬脸上的巴掌印,平静的看着季凉凉,看不出喜怒;“这可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

“好大的胆子!”

“王爷,王妃的奴仆今日偷窃了妾身的镯子,妾身查到之后,便来王妃的院子中搜取赃物,妾身在王妃的院子中找到了镯子,但是王妃……王妃……”苏笪姬哽咽的说着,还一副白莲花的模样啊,奥斯卡影后级别的人物啊。

“王妃怎么了?”

第3章 贼喊捉贼

苏笪姬抬头看了一眼季凉凉,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王妃还说这个镯子是她的,是妾身在诬陷王妃……妾身哪里敢啊,王爷,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齐北陌看了一眼季凉凉,季凉凉直接瞪了回去。

苏笪姬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继续道:“是的,若是王爷不相信,你可以问这里的仆人,王妃气急败坏,还打了妾身一巴掌,王爷你看……”

苏笪姬把手拿开,露出脸上的巴掌印,齐北陌看了一眼,手放在苏笪姬的脸上:“疼?”

“嗯。”

季凉凉在旁边看着都快吐出来了,这么恶心的吗?

季凉凉在旁边翻了翻白眼。

齐北陌看着季凉凉;“你身为王妃,竟然善妒,还护着身边盗窃的奴仆,你可知罪?”

季凉凉冷笑;“我何罪之有?善妒?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善妒了?就算你们生一窝,我都不带生气的。”

“王爷,王爷饶命啊,这些都是老奴的错,都是老奴迷了眼,还请王爷,饶过王妃吧……”奶娘跪在齐北陌的身边,苦苦哀求道。

季凉凉看着奶娘如此哀求的模样,心中很不是滋味;“奶娘,我们没做错什么,不必哀求,起来。”

齐北陌看着跟平时不一样的季凉凉,质问:“镯子可是你身边的奴仆盗窃的?”

“那这个可就要问你身边的人了,镯子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何来盗窃?”

“那个镯子是妾身的,怎么会是你的。”

“哦?是吗?那你的镯子上,会雕刻一个凉字?”季凉凉说着把手中的镯子扔到齐北陌面前。

齐北陌伸手接住,看着手中的镯子,果真雕刻一个凉字。

“这件事你怎么解释?”齐北陌质问身边的苏笪姬。

苏笪姬瞬间跪在地上:“王爷,这个镯子的确是妾身的啊,但是上面为什么会雕刻一个凉字,妾身也不清楚啊,还请王爷明察。”

“王爷,进我的院子,搜我的东西,你不感觉可笑吗?”

齐北陌脸上此时已经挂不住了。

“本王平时对你是太好了?竟然在王府惹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回去面壁思过,没有本王的准许莫要出院。”

这样的惩罚还真的是轻啊,轻轻的一句话就算了事了?

季凉凉自嘲,若是自己,恐怕是要挨鞭子吧?

苏笪姬此时就算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谁能料到镯子上竟然有季凉凉的名字呢?苏笪姬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妾身遵旨。”

“都退下吧。”

“是。”

苏笪姬灰不溜秋的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院子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剩下季凉凉跟齐北陌。

齐北陌看着季凉凉,手中的镯子扔了出来,季凉凉伸手接住,这个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母亲的镯子,苏笪姬还真的是大意,拿这个镯子贼喊捉贼,可笑。

“就算这个镯子是你的,本王也不会正眼看你。”

“那多谢王爷厚爱了。”

“哼。”齐北陌冷哼一声拂袖离去,不愿再看季凉凉一眼。

齐北陌离开之后,院子只剩下奶娘跟季凉凉,季凉凉亲自把奶娘给搀扶起来,看着奶娘下跪的样子,心中别提的多难受了。

“奶娘,刚才让你受苦了。”

“老奴没事,王妃,现在你惹怒了苏贵人,我们该如何是好啊,本来,在王府里面就寸步难行,现在更加困难了……苏贵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刚才你为什么要救老奴啊,就让苏贵人把老奴打死算了,这样王妃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啊。”奶娘眼中饱含泪水,一心想着季凉凉。

季凉凉又怎么会让奶娘受这样的委屈呢?

季凉凉拉着奶娘的手;“奶娘,以后便是我们相依为命了,我不会在让你受委屈了,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陪着我嫁入王府可惜了……”

奶娘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要跟着自己四处看人眼色,受委屈。

奶娘却摇摇头:“小桃那丫头,刚进王府就被苏贵人给找个理由打死了,王妃身边只有老奴这么一个贴心人,老奴说什么都会保护王妃的。”

“好了,奶娘,一大早的我也有些饿了,我们吃点东西吧。”

奶娘听闻季凉凉这番话,顿了一下,随后便点头;“好,老奴这就给你准备去。”

“奶娘,你休息,我去准备。”季凉凉不有分说的把奶娘搀扶到屋子里面,让奶娘休息。

奶娘却摇头;“王府,这么大的院子,你哪里知道厨房在哪里啊,还是我去吧。”

季凉凉怎么会不知道呢?奶娘这么说无非是不想让季凉凉出去受委屈罢了。

但是现在的季凉凉还是这么容易受委屈的吗?季凉凉笑道:“奶娘,你就放心好了,我定会给你找一些美食回来。”

“王妃……”奶娘还是有些不舍。

此时季凉凉已经出去了,对着奶娘挥挥手;“等我的好消息。”

奶娘欣慰的看着季凉凉,王妃长大了,刚进府的王妃,性子软弱,谁都可以欺负,现在看到如此阳光的季凉凉,奶娘心中甚是欣慰,希望以后能够好起来吧。

这边,季凉凉出去之后,拐外抹角的躲避着府里面的侍卫,好在自己的院子比较偏僻,基本上的没什么人,季凉凉畅通无阻的来到厨房外面,看着里面忙碌的样子,季凉凉伸手在地上抓一把灰抹在自己脸上,现在估计亲妈都不认识季凉凉了。

季凉凉直接走了进去,看到季凉凉的人,还以为是新来的烧火丫头,便对着季凉凉说道;“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紧进去烧火,苏贵人还等会用呢?”

苏贵人?可不就是苏笪姬?她用水干什么?季凉凉好奇的问道;“好好好,我这就去,苏贵人烧水干什么用啊?”

“当然的沐浴了。”

“嗯。”

季凉凉已经心有一计,沐浴?那我就让你洗一个终身难忘澡。

季凉凉走了进去,看着每个人都在忙碌着,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季凉凉便走到了烧火旁边,看着上面的水在咕嘟咕嘟沸腾了起来。

第4章 教训

转眼看到案板上的毛桃,季凉凉嘴角微微上扬,天助我也,那我就不客气了。

季凉凉把偷偷的把没有清洗过的毛桃拿在手中,拿着身上的布就开始摩擦了起来,还小心翼翼的用手绢给包了起来,案板上的桃子都被季凉凉给摩擦的差不多了,季凉凉这才把桃子放回原处,看着沸腾的滚水,季凉凉邪恶的笑了起来。

手绢中包好的毛桃毛,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倒了进去,还找了一根棍在里面搅拌了一下,毫无痕迹。

季凉凉的嘴角开始微微上养起来,真的以为我好欺负不成,让你感受一下我的痒痒粉,让你终身难忘。

“水还没有烧好吗?苏贵人已经开始催了。”

“好了,好了,这就好了,请这位姐姐拿走吧。”季凉凉故意压低声音,生怕别人认识自己,不过这个丫鬟根本就没看季凉凉一眼,便端着热水离开了。

季凉凉坏笑的看着那个丫鬟离开,随后便开始打起厨房饭菜的主意,看着这些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便偷偷的拿了一些饭菜藏在怀里,刚想离开呢,肩膀就被人给拍了。

季凉凉心中一个激灵,谁?

“你干嘛去啊,苏贵妃催着用膳呢,还不赶紧去烧火。”

“是是是。”季凉凉只能再次转过身,回到厨房里面开始烧火。

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去了,苏贵妃那边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季凉凉这个时候才可以脱身。

在院子里面等待很久的奶娘,已经坐不住了,左看看右看看,都看不到季凉凉回来的消息,但是也听不到任何季凉凉被抓住的消息,但是心中还隐隐约约的感觉不安。

奶娘正站在外面苦苦的盼着季凉凉回来。

此时季凉凉刚带着东西鬼鬼祟祟带回来了,奶娘看到之后,便快步冲了过去:“你可算是回来了,快担心死老奴了。”

“我这不是给奶娘找吃的去了,奶娘,你看,我给你带来了多少吃的。”季凉凉像献宝一样,从怀中拿出来一直烧鸡,还有各种美味的食物。

奶娘看到季凉凉从怀中拿出来这么多好吃的,赶紧四下看看是否有人,还小心翼翼的把门给关上了。

“王妃,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吃的,是不是……”奶娘看着季凉凉脸上涂抹的黑不溜秋的,拿出手绢开始给季凉凉擦拭起来。

季凉凉也不躲避,任由奶娘在自己脸上擦拭。

“奶娘,这些东西都是我从厨房里面悄悄拿过来的,厨房里面有那么多吃的,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

季凉凉刚解释完,就看到奶娘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掉落下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让王妃去做偷鸡摸狗的事情,老奴……老奴实在是没脸面见夫人啊。”

季凉凉一脸懵逼,奶娘的举动未免太过激了吧,但也是在心疼自己,季凉凉就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奶娘,没事的,不就是拿一些吃食?更何况我还是王府的王妃,这些吃食本来也就属于我的,我们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跟苏笪姬争斗不是?”

奶娘擦拭干净自己的眼泪,点头;“嗯,老奴知道了,王妃,你吃吧,老奴不饿。”

奶娘怎么可能不饿呢?是不舍得吃吧?

季凉凉也不揭穿,就点头;“既然奶娘不饿,那我也不饿了,我也不吃了。”

奶娘顿时把季凉凉抱在怀中;“孩子,让你受苦了。”

“好了,奶娘,我们一起吃,一人一个鸡腿。”季凉凉说着便把烧鸡的鸡腿扯下来一个送到奶娘的手中,奶娘拿着鸡腿点头;“好好好,王妃你先吃,老奴等会就吃。”

季凉凉点头,便开始美美的吃起来。

一顿午饭很快便解决掉了。

只要王府没人来闹,季凉凉在院子中倒也是清闲不少啊。

可是刚刚用过午膳,季凉凉就听到外面的喧闹声。

丫鬟们纷纷奔跑了起来,好像王府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

季凉凉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正准备出去打探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就看到奶娘一路嘀咕着走了过来。

“奶娘,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有眼,苏贵人的身上竟然一直痒痒,一直在抓着自己的身子,有些地方还抓破了几处呢,看着好吓人了。”奶娘说着,脸上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倒是还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模样,嘴角都裂开了。

季凉凉点头,也没打算告诉奶娘,若是奶娘知道的话,岂不是又要担心了,还是不要说了,省的奶娘担心。

季凉凉心中甚是欢喜。

“指不定就是老天开眼了呢,苏贵人啊,恶人有恶报。”

“是啊。”

季凉凉在这里幸灾乐祸,而苏笪姬那边已经乱套了。

苏笪姬一直在挠着自己的后背,痒痒的难受,但是丫鬟哪里还敢让苏笪姬这么继续抓下去啊,身后的皮肤都已经抓坏了,若是留下疤痕可就不好了。

大夫已经过来了,齐北陌坐在椅子上看着大夫:“去看吧。”

“是是是。”大夫提着药箱火速来到苏笪姬跟前,为苏笪姬把了脉,皱眉;“启禀王爷,苏贵人今日可是沐浴了?”

“贵人今日的确沐浴了。”丫鬟信儿在旁边道。

大夫点头;“那这就对了,贵人的身上有毛桃上面的毛刺,混入水中,贵人用那水沐浴,身上自然会感觉痒痒难忍,只要在用干净的水沐浴一下即可。”

“还不快去准备。”齐北陌看了一眼还在原地发愣的丫鬟,丫鬟赶紧下去烧水去了。

此时,苏笪姬满脸泪痕的看着齐北陌;“王爷,肯定是有人陷害妾身,不然的话,妾身沐浴的水怎么会出现毛桃的毛刺呢?还请王爷给妾身一个公道啊。”

“下去查,到底是谁有天大的本事?”齐北陌冷哼一声,吩咐下去,眼神之中满是杀意,胆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王府是时候彻查一番了。

身边的侍卫哪里敢不从,纷纷下去调查此事。

很快,这件事便有了进展。

第5章 凶手

“启禀王爷,今日烧水的丫鬟是个新来的丫头,没有人知道是谁。”

“废物。”

“王爷饶命,那个新来丫鬟现在不知去哪了。”

“王爷,不如把府上的丫鬟全部叫过来,一个一个的指认,这样定能找出来到底是谁陷害妾身了,好给妾身一个公道啊。”苏笪姬躺在床上病恹恹的看着齐北陌,齐北陌点头答应。

“去办。”

“是。”

不一会的功夫,府内的丫鬟已经全部聚集在了院子中,齐北陌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

还未开口,身边的侍卫便在齐北陌的身边低语几句。

“本王还要事处理,你暂且调查。”齐北陌看着苏笪姬,苏笪姬自然应允,想害自己的人,你跑不出去的。

“王爷既然有事便去处理吧,妾身自然能应付的过来。”

齐北陌点头便消失离开。

“是谁害本宫,你们若是站出来,本宫不追究其家人。”

苏笪姬的这句话刚说出来,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

而在厨房里面干活的丫鬟更是把脑袋低下去了,不敢出声。

苏笪姬坐在椅子上,身上披着斗篷:“谁是厨房里面的管事嬷嬷。”

在地上跪着的管事嬷嬷站了出来;“启禀娘娘,奴婢是厨房的管事嬷嬷。”

“嗯,那你现在告诉本宫,到底是谁给本宫烧的水。”

“是一个新来的丫鬟。”嬷嬷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苏笪姬听闻,怒:“既然是新来的丫鬟,那么你告诉本宫,丫鬟呢,现在丫鬟在哪里?”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那个丫鬟在烧开水之后便离开了,奴婢也不清楚去哪里了。”

“那现在若是让你指认,你可还能指认出来?”

“奴婢……奴婢……”嬷嬷也不敢肯定。

苏笪姬皱眉:“嗯?”

嬷嬷哪里还敢说不,瞬间点头:“奴婢一定能认出来,能认出来。”

“那好,现在你去指认出来。”

“是……”

此时,嬷嬷默默的站起来,看着在地上跪着的丫鬟们,一个一个的指认,但是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心中无比的慌张,但是也不敢开口。

苏笪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到底有没有找到。”

“启禀娘娘,奴婢并没有看到……”

“没有看到?那你的意思是人已经不在了?已经离开王府了?”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真的不知道啊,娘娘,还请娘娘恕罪啊。”嬷嬷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此时,在苏笪姬身边的丫鬟却开口了:“娘娘,既然这个嬷嬷不知道,会不会是那个人房间里面的,毕竟,这些丫鬟中间可没有那个院子的。”

经过丫鬟的提醒,苏笪姬倒是想起来了,那个贱人屋子里面的丫鬟可还没有出来。

于是,苏笪姬便起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嬷嬷;“你现在跟本宫去那个贱人的院子里面看看是,是不是那个贱人。”

“是。”嬷嬷不用想也知道苏笪姬口中的贱人是谁,只能默默的跟随在后面。

剩下的丫鬟们则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苏笪姬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季凉凉的院子中。

季凉凉在老远的地方都听到苏笪姬过来了,看来又是一场恶战了。

季凉凉穿戴整齐的等待着。

不一会的功夫,苏笪姬果真来了。

季凉凉在院子里面坐着,一点都不慌张。

“你这个贱人,你胆敢害本宫,你可知罪。”苏笪姬一上来就对着季凉凉说这样的话,季凉凉撇了一眼苏笪姬,穿着暴露不说,竟然还口出狂言,啧啧啧,也不嫌丢人。

“你身为王府的妾室,就要有妾身的本分,竟然对王府的主母大喊大叫的,有失体统。”

“你……”苏笪姬看着伶牙俐齿的季凉凉,跟平时有些不一样的,但是现在最重要就是抓住季凉凉的把柄,好有理由让齐北陌废除这个贱人。

“管事嬷嬷,你去看看,这个院子里面可是有贼人。”

“本宫的院子也是你们能够搜的,你们还把不把本宫放在眼中。”

“还真的没有把你放在眼中,给我搜。”苏笪姬完全不把季凉凉放在眼中。

季凉凉自然清楚,但是……季凉凉嘴角上扬,搜吧,尽情的搜吧,等会看我怎么教育你做人的道理。

管事嬷嬷把季凉凉院中的丫鬟看了一圈,都不曾发现有相识的人,于是便摇摇头:“娘娘,并未发现贼人。”

“竟然没有?不可能的……除了这个贱人,谁还想害本宫。”

季凉凉却笑了:“你莫不是害了妄想症,想着谁都想害你?还有,你身为妾室,自称本宫?真的以为王爷喜欢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那又如何?王爷不喜欢你,你空有王妃的头衔又如何呢?不还是一样任人欺负,你个下贱的东西。”

季凉凉面对如此嘚瑟的苏笪姬,怎么能忍住自己的小手呢?

季凉凉此时站了起来,走到苏笪姬的面前,一声不吭的对着苏笪姬的脸便是一巴掌,打的苏笪姬有些懵。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妾室就要有妾室的样子。”

季凉凉刚说完,趁着苏笪姬还处于懵逼当中,伸手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对王妃不尊敬是要接受惩罚的。”

啪,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目中无人,早晚酿成大祸。”

啪。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季凉凉此时有些编不下去了,但是打的还真是过瘾啊。

“是告诉你,该打。”

苏笪姬捂着自己的脸颊,不敢相信的看着季凉凉,此时的管事嬷嬷看着季凉凉的模样,大吃一惊,捂住自己的嘴巴,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那个烧水丫鬟便是王妃吧?

季凉凉看了一眼管事嬷嬷,管事嬷嬷瞬间把嘴巴闭上了,不敢多说一个字。

苏笪姬怒斥着季凉凉;“你这个贱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啪。”

季凉凉再一次赏给苏笪姬一巴掌。

此时的院子热闹了起来,苏笪姬气急败坏的冲到季凉凉的面前,奈何,根本不是季凉凉的对手。

此时,处理完事情的齐北陌走了过来,看着无比热闹的院子,皱眉:“闭嘴。”

呦呵,齐北陌来了,那这一场戏就更加的热闹了。

第6章 给你个面子

季凉凉收回手,好歹也要给齐北陌一个面子不是?

“见过王爷。”季凉凉敷衍了事。

苏笪姬可算是找到靠山了,瞬间跑到齐北陌身边,开始装起白莲花了,一副病弱的样子,刚才的还一副生龙活虎要跟自己拼命的模样,现在倒好了,病恹恹的。

“王爷,是王妃身边的奴婢想要害妾身,妾身知道了这件事便来王妃这里理论,可是谁知道,王妃恼羞成怒,还维护身边的丫鬟,便打妾身,你看妾身的脸,你看……王爷……”苏笪姬指着自己的脸颊,脸都快被季凉凉打成猪头了,别提多精彩了。

季凉凉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可是王妃打的?”齐北陌明显的不相信嘛,季凉凉什么时候又这个本事了?

苏笪姬点头:“王爷,千真万确啊,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

齐北陌这才看着季凉凉:“可是你打的?”

季凉凉点头,不承认也不行啊,这么多人看着呢:“是我打的,但是,苏贵人身为王爷的妾室,目中无人,不把我这个王妃放在眼里,该打,这是其一,不分青红皂白诬陷我院子里面的人,管事默默都不曾说是我院子里面的人做的,为何苏贵人这么肯定呢?诬陷王妃,该打,这是其二,试问,王爷,哪个王府的妾室有如此胆大妄为?本宫只是在帮助王爷管理后院罢了。”季凉凉说的井井有序,让齐北陌都找不到错误出来。

苏笪姬看着季凉凉伶牙俐齿的模样,齐北陌都要松口了,这怎么能行:“王爷,管事嬷嬷刚才肯定认错人了,不如再让管事嬷嬷认一遍如何?”

管事嬷嬷听闻苏笪姬的这番话,吓得跪在地上,两个人都惹不起啊,虽然季凉凉王妃之位不稳固,但是季凉凉丞相之女的位置很牢固啊,自己若是指出来,那岂不是……

“管事嬷嬷,是谁。”齐北陌冷冰冰的看着管事默默。

管事嬷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王爷……奴婢,奴婢没有在王妃的院子中看到……”

“滚。”

“是是是。”管事嬷嬷连滚带爬的离开,那一声滚就好像是自己的保命符一样。

苏笪姬想要把管事嬷嬷叫过来,但是齐北陌都开口了,苏笪姬只能闭口不言。

“我可还是王府的王妃?”季凉凉突然开口道。

齐北陌点头:“自然是。”

“既然我还是王府的王妃,那么请问王爷,本王妃教训妾室可有罪?”

“不曾。”

“那妾室顶撞王妃可有罪。”

“嗯。”

“那好,妾室苏贵人,你可知罪。”

苏笪姬还在齐北陌的身边站着,突然点到自己的名字,苏笪姬微微发愣。

齐北陌皱眉看着季凉凉,刚才自己竟然顺着季凉凉的话接了下去,入了季凉凉挖的坑。

身为王爷说出去的话,哪里还有收回来的道理?

现在自然顺着季凉凉的话继续说下去,倒是看着在一旁站着的苏笪姬。

苏笪姬眼巴巴的看着齐北陌,想要让齐北陌替自己开口说话,可是谁知道,苏笪姬的视线刚看过去,齐北陌便把视线转到一边去了,意思很明显,这件事自己不管了。

苏笪姬直接跪在地上低下脑袋:“妾身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请王妃明鉴。”

季凉凉看着下跪的苏笪姬,心中暗爽。

“你身为王府妾室,对主母无理,你可知罪。”

“这……”苏笪姬看着齐北陌。

齐北陌此时开口;“这件事王妃处理,本王不干涉。”

苏笪姬这次算是没靠山了,但是季凉凉也不敢嘚瑟,毕竟苏笪姬还是齐北陌的宠妃啊,可比自己有地位多了。

季凉凉再一次问道;“你可知罪?”

“妾身知罪,妾身也只是一时口无遮拦,冲撞了王妃,还请王妃饶了妾身吧。”

“一次两次,本王妃或许不在意,但是三次四次,那便是你有意为之,你以下欺上,目中无人,本宫罚你面壁思过两个月,禁足于梅花苑,你可认?”

苏笪姬此时哪里还有不认的道理,只能低头认错。

“妾身认。”

“嗯,那便好,即日起,苏贵人在梅花苑中好好修养身子,莫不要再出来惹是生非。”

“是。”

“来人,带苏贵人下去。”

“是。”

苏笪姬离开之后,院子中瞬间安静了不少,本应该放松一下的季凉凉,此时看着齐北陌却轻松不下来。

只能硬着头皮看着齐北陌,从齐北陌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平静无比,自己动的可是他的爱妃啊,竟然不动声色,是个狠人。

“王爷,不知臣妾做的是否正确?”

“本王不知王妃什么时候这么果断决绝了?让本王甚是惊讶。”

面对齐北陌的质问,季凉凉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气势上不能输:“臣妾身为丞相府嫡女,平日未曾得到王爷的欢心,是臣妾是错误,但是苏贵人身为侍妾,三番五次骑到臣妾头上,是狗急了也会咬人的,更何况丞相嫡女呢,你说是不是,王爷?”

齐北陌只是撇了一眼季凉凉:“明日出府,你一同前往,莫要露出破绽,不然后果你清楚。”

“是。”

“日后莫要耍花招,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

“是。”

季凉凉心中开始咒骂起来,还耐心有限,我稀罕你喽?季凉凉看着离开的齐北陌,还翻了翻白眼。

白眼还没有收回来,就看到齐北陌忽然转身,吓得季凉凉一个激灵,对着齐北陌露出一个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齐北陌,这才彻底的消失了。

季凉凉这次彻底松一口气。

刚才面对齐北陌,真的吓死宝宝了。

季凉凉心惊的拍了拍胸口,奶娘走到季凉凉身边,刚才真的吓死了。

“王妃,你没事吧,刚才你真的吓死老奴了,你万一出现一点意外,老奴该怎么办啊。”

“奶娘,我没事,以后我不会再让你过苦日子了。”

“老奴不害怕苦日子,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就好,老奴不奢求什么。”奶娘拉着季凉凉的手,心疼的抚摸着。

季凉凉却反握住了奶娘的手;“奶娘,我答应你。”

第7章 抠门王爷

“这才是好孩子,饿了吧,我这里还有鸡腿,你拿去吃吧。”

奶娘说着拿出午时季凉凉从厨房偷出来的烧鸡,那时季凉凉已经吃掉烧鸡的一半了,另一半在奶娘的手中,没有想到奶娘竟然一口都没吃,还存放着……

季凉凉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季凉凉微微抬起脑袋,不让眼泪掉下来。

“奶娘,你怎么没吃呢,你……”

“王妃,老奴吃过了,这些是给你留的,你快吃吧,虽然有些凉了,老奴去给王妃热热。”

“奶娘,我不饿……”

“王妃怎么会不饿呢,王妃是不是……”奶娘的话还未曾说完,破旧的小院门外却出现一些丫鬟。

“王妃,这些是王爷吩咐下来赏赐给王妃的,明日莫要丢了王爷的面子。”季凉凉看着赏赐下来的衣服,的确是王妃的头衔啊,看来,齐北陌生怕自己丢人了。

季凉凉的眼睛转动了起来,明日不是要带着自己参加宴会吗?

“你们告诉王爷,若是不好生伺候本王妃,明日的宴会本王妃便不去了。”

奶娘抓了抓季凉凉的衣服,还把鸡腿偷偷的放起来了,生怕别人发现了。

丫鬟微愣。

“怎么,你是听不懂本王妃在说什么吗?还不快去。”

“啊,是。”丫鬟把托盘放在桌子上便离开了。

季凉凉就再院子里面等着。

还安慰着奶娘;“奶娘,你放心好了,这些事情我自有定数,你莫要担心。”

奶娘看着跟平时不一样的季凉凉,心中欣慰不少,王妃总算是长大了,知道开始为自己谋划了。

不一会的功夫,丫鬟再次回来了,身后还跟随了不少小厮:“奴婢见过王妃,这些便是王爷为王妃准备的膳食,还请王妃慢用。”

“嗯,很不错,下去吧。”季凉凉挥挥手,膳食放在屋内,季凉凉带着奶娘走了进去,看着屋内的膳食:“奶娘,你看,以后啊,我们都会大鱼大肉的,我会护你一世。”

“奶娘不需要这些东西,奶娘只想你以后好好的就够了。”

“咱们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吃饭,先吃饭。”

季凉凉说着就拉着奶娘的手一同坐在饭桌上,开始用膳。

一顿饭很快便过去了。

翌日。

季凉凉穿着齐北陌为自己准备好的衣服,照着铜镜,不喜,这件衣服未免太过于暗沉,有些压抑的感觉,让人喘不过气来。

“奶娘,王爷就送过来这一身衣服吗?”

奶娘在帮季凉凉收拾着东西,听闻抬头,放下手中的物品:“是的,王妃,其他的衣服已经被王爷收回去了,就这么一件了。”

“真抠门,送出来的东西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王妃,莫要乱说话,被王爷听到了,可是要掉脑袋的,王妃就将就将就吧,委屈王妃了。”奶娘心疼的看着季凉凉,季凉凉现在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啊,就只能点头。

好在收拾的挺快了,季凉凉穿戴好衣服之后就等待通知。

“王妃,王爷已经恭候多时了,还请王妃上路吧。”

“嗯,还请带路。”季凉凉起身,准备带着奶娘一同过去,可是还不曾走呢,丫鬟就看着身后的奶娘:“王妃,王爷有令,不可以带着奶娘过去,由奴婢蕊儿跟随着王妃一同前往。”

“奶娘不能过去?为何?”

“嬷嬷的年纪大了,出去不方便。”

“你……”季凉凉看着一个丫鬟竟然这样对自己说话,更何况那还自己的奶娘啊。

奶娘看着季凉凉气的不轻,就赶紧拉着季凉凉的衣袖;“王妃,你去吧,老奴的确有些累了,不方便在行动了,老奴在院子里面等着你回来。”

季凉凉点头,反正过去了,让奶娘经历一些心惊胆战的事情,的确不好。

“那奶娘,你就再院子中等着我回来便是。”

“好。”

季凉凉这才转身离开,奶娘方是看着季凉凉走出去,再也看不到的时候,才回到房间中,为季凉凉祈福。

“上天保佑这个可怜的孩子吧,不要在受到危险了。”

这边,季凉凉出去之后便看到齐北陌已经等候着。

“妾身见过王爷。”

“上来。”

“是。”

季凉凉刚想提起来裙子上马车,就看到齐北陌把手伸了出来,示意自己握住。

季凉凉脑袋秀逗了。

齐北陌提醒:“莫要出错。”

此时季凉凉才想起来,在外面时是要与齐北陌夫妻恩爱,想想就恶心到吐呢,但是现在……季凉凉心中坏笑起来,你不是要恩爱?我就让你恩爱个够。

季凉凉把手放在齐北陌的手中,齐北陌一使劲,季凉凉整个人就倒在了齐北陌的怀中,季凉凉还娇弱的开口道;“王爷,慢一点。”

平时季凉凉在外面表现的跟齐北陌夫妻恩爱,但是也不曾像现在这样,齐北陌皱眉,趁着无人之时,直接把季凉凉推到一边去了,季凉凉也不生气,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端坐在马车上。

“王爷不是要我们表现的夫妻恩爱吗?不知道妾身表现的如何?王爷是否满意呢?”

“莫要作妖。”齐北陌淡淡的突出几个字。

季凉凉却笑了起来;“作妖,怎么会呢,妾身可是深爱着王爷呢,恨不得跟王爷时时刻刻的黏在一起。”

“……”齐北陌撇了一眼季凉凉,感觉季凉凉是在发疯。

“王爷,你不要躲着妾身才是,你倒是看一眼妾身啊。”

“王爷,你看妾身今日的打扮如何?漂亮不漂亮?这些可都是专门为王爷打扮的呢,王爷你倒是夸妾身一句啊。”

“王爷,你看,妾身的这个簪子好看吗?这个玉镯好看吗?”季凉凉凑不要脸的凑在齐北陌身边喋喋不休。

齐北陌忍无可忍的看着季凉凉;“闭嘴,再说话,把你丢出去。”

“王爷好凶哦,说好的夫妻恩爱呢?这还没有到宴会呢,王爷就凶妾身了,呜呜呜……”季凉凉拿着手绢擦拭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齐北陌气的胸脯一上一下的:“季凉凉,本王最后告诫你一句,再说一句话,滚出去。”

“好嘞。”季凉凉识时务者为俊杰,齐北陌看来是气的不轻啊,绝对不能再嘚瑟了,小心狗命不保啊。

第8章 丞相府

季凉凉就乖巧的坐在齐北陌身边,一句话都不吭。

齐北陌的耳边此时算是安静下来了。

马车很快便停了下来。

“启禀王爷到了。”

“嗯,下车。”齐北陌冷冰冰的说着,一点都不温柔。

季凉凉就吐了吐自己的舌头,跟随在齐北陌的身边下去了。

看着丞相府的大门,季凉凉心中感慨万千。

也算是自己第一次回来吧?但是没想到齐北陌会带着自己回来,还不告知自己,导致现在才知道。

父亲大人跟母亲大人在外面恭候多时了。

季凉凉刚下马车,就看到父亲大人季如风,跟母亲大人季陈氏快步上前。

“微臣见过王爷。”

“臣妇见过王爷。”

“岳父大人,岳母大人免礼,都是一家人无须客气,今日带着凉凉过来看二位。”

齐北陌看着二位说着,并且还把季凉凉往前面推了推。

季凉凉十分开心的走了过去,一点都不像被齐北陌欺负的样子。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想死母亲了,来让母亲看看瘦了没有。”季陈氏激动的拉着季凉凉的手,来回的看着,完全把齐北陌给无视了。

季如风倒是跟齐北陌说了起来。

在门口好不热闹啊。

此时,季凉凉看着大家有说有笑的模样,真的像是一家人啊,齐北陌隐藏的好深;“不如我们进去说吧,在门口说像什么话?”

“对对对,还是凉凉说的对啊,你看我,都激动的把这些事给忘了,王爷,里面请。”

“岳父大人客气了。”

随后,一家人欢天喜地的回到院子里面,季陈氏则是拉着季凉凉来到闺房之中,语重心长的说道;“王爷可是有为难你?这段时间你都瘦了不少。”季陈氏说着就滴下眼泪,有些心疼的拉着季凉凉的手。

季凉凉看着就心疼:“母亲,你想什么呢,我们夫妻恩爱,怎么会对我不好呢,我这不是第一次管理偌大的王府,累的了,不碍事的。”

“那就好,没有欺负你就好,王爷若是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母亲,母亲给你评评理去,为什么要欺负我家宝贝女儿啊,你看你瘦的,本来就没有几两肉,现在都只剩下骨头了。”季陈氏心疼的摸着季凉凉的胳膊,摸不到胳膊上的肉。

季凉凉哪能把在王府发生的事情告诉季陈氏啊,季陈氏这般模样,要是真的知道了岂不是直接昏过去了。

季凉凉就报喜不报忧,好像也没有什么可喜的事情哈。

两个人就再屋子里面说了一些体己的话。

“日后你若是有了身孕,可要好好修养身子,管理王府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吧,有着王爷的宠爱,其他人也不敢为难你的。”季陈氏想的倒是好啊,可是这几点自己哪一点都没有占啊。

季凉凉也只能硬着头皮称是。

“看你们恩爱的模样,为母心中也甚是欣慰啊,本以为皇上赐婚,你多少会有些委屈,现在看到你过的很好,母亲放心了。”

“母亲,我你不用担心,奶娘把我照顾的很好呢。”

“奶娘,对啊,今日回府奶娘为何没有一同过来?”季陈氏望了望季凉凉的身后,并未发现奶娘的身影。

季凉凉解释道;“奶娘今日身子有些不适,我便让她在府邸休息了。”

“奶娘可是怎么了?”

“不碍事,感染了一些风寒罢了。”

“奶娘从小照顾你,你可要好生照顾,切莫怠慢。”

“母亲,你就放心好了,奶娘我自然会照顾好的,倒是你,在府里面过的可好?”

“母亲好着呢,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

“好了……”

两个人在屋子里面说说笑笑的,随后便听到外面丫鬟的声音:“王妃,夫人,老爷叫两位去前面用膳。”

“母亲,我们一同去用膳吧。”季凉凉拉着季陈氏的手说道。

季陈氏点点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用膳了,走吧,好久没有一起用膳了。”

二人结伴而行,来到大厅之中,看到齐北陌跟季如风相谈甚欢,把酒言欢。

季凉凉跟季陈氏进去之后,齐北陌还彬彬有礼的起身;“见过岳母大人。”

“都是一家人,王爷莫要见外。”

“是。”

“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开始用膳吧。”季如风示意季陈氏跟季凉凉坐下来。

所有人落坐。

季凉凉坐在齐北陌的身边,正吃的开心呢,毕竟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了。

季陈氏看到后,轻轻的示意季凉凉,拍了拍季凉凉的腿,对着季凉凉微微摇头,示意季凉凉注意一下形象。

季凉凉倒是擦拭了一下嘴唇:“母亲,王爷如此疼爱我,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你说是吧,王爷?”

不是要装作十分恩爱的样子吗?那你现在就要配合我了。

齐北陌很配合的点头,还亲自为季凉凉夹了饭菜:“多吃点。”

“多谢王爷,母亲,你看吧,王爷十分疼爱我呢。”

“王爷,小女家教不严,让王爷笑话了。”季如风歉意的看着齐北陌,齐北陌则摇头:“岳父大人说笑了,岳父大人能把王妃教养的如此贤惠,聪明伶俐,巧言善辩,怎么会没有教养好呢?”

这不是在拐着弯的骂我嘛,季凉凉翻了翻白眼,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此时,季凉凉看着饭菜中的一块生姜,嘿嘿,你不是要恩爱,我就让你恩爱个够,看你脸上还能不能挂得住了。

季凉凉夹着一块生姜送到齐北陌的碗中;“王爷,你不是最爱吃生姜的吗?说驱寒,今日父亲,母亲款待我们,王爷多吃点生姜,驱驱寒。”

齐北陌看着碗中的生姜,这东西……不喜。

但是脸上还装作十分喜爱的模样;“那本王多谢王妃了,王妃不是喜欢辣椒吗?那就多吃点。”

季凉凉的确喜欢辣椒,看着齐北陌夹过来的辣椒,毫不犹豫的放入口中。

果真够辣,喜欢。

“多谢王爷,我甚是喜欢,王爷怎么不吃呢,赶紧吃吧,再不吃就凉了。”季凉凉看着迟迟没有吃下去的姜块,提醒着齐北陌。

奈何王妃太调皮 主角: 季凉凉, 齐北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1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