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先生婚谋已久 主角: 叶星, 厉景深

厉先生婚谋已久 主角: 叶星, 厉景深

第1章 我们分手了

“阿煜,你说叶星漂亮还是我漂亮?”

“当然是你漂亮了,她那个刻板女人,跟条死鱼一样,碰都不能碰,我又不傻子。”

……

充满梦幻的婚纱店,陈列着一件件白色的婚纱,无不彰显浓浓的幸福感和仪式感,是无数相爱男女心驰神往的地方。

而在婚纱店试衣间门外,叶星僵直地站着,通红的眼睛直直的瞪着试衣间。

从叶星进来婚纱店,到试衣间里男女情事结束,刺耳的声音全都敲击着她的耳膜,她眼眶通红,眼泪呼之欲出,她的拳头攥得紧紧的,掌心几乎要被掐出血印子。

一个是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朋友,一个是她在学校里最讨厌的女人,在这个圣洁的地方,在这个她和唐煜两人曾经来过的婚纱店里,此时此刻正在做着苟且之事。

“小姐,请问你是来找人的吗?”

服务员手里捧着一袭白色的婚纱,碰了碰叶星的手臂,微微皱眉,盯着莫名其妙站在试衣间门外的叶星。

叶星回神,擦了擦眼角,勉强地扯了扯苍白的嘴角,“不是,我只是路过。”

但眼睛却看到了服务员手中的这件婚纱,愤怒在她的五脏六腑乱窜,血气上涌的她,抓起婚纱,用力开撕。

服务员急红了脸,想要把婚纱抢回来,怒斥道:“你干嘛?这件婚纱是唐少给未婚妻订的,价值几十万,你赔得起吗?”

叶星冷笑,“是吗?”

既然如此,她更要撕掉,她要撕掉这段感情。

轻纱一条条坠落到地上,堆在地上,盛开了绝美的雪景,雪中落了斑斑点点的红色。

试衣间里的两人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身躯一震,唐煜飞快地穿好衣服,走出来看到了一脸呆滞的叶星。

唐煜不知所措,神色慌张地擦了擦嘴角的口红印,伸出手,想要摸摸叶星的头,却被她狠狠地推开,“别碰我,你很脏。”

她跟见了疯狗一样,捂着布满斑驳血迹的手,退避三舍,清冷地后退,跟他隔开距离。

唐煜见状,收起愧疚,顿时勃然大怒,冲动之下咬牙切齿地指着叶星,“既然如此,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跟苏眉在一起吗?她很好,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哪里会像叶星这么不识抬举?

“够了!”叶星果断拒绝,不想再听,“不好意思,我对你跟她的感情没兴趣,从今天开始,我们分手了。”

就跟这件婚纱一样,永远地碎了。

他们都要结婚了,就在她出国当交换生的这一年,原来很多东西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改变,她不会留恋,这种渣男不甩难道还留着过年?

还有,是她主动提的分手,她的倔强不允许她留恋!

说完,她潇洒的转身,冲入了雨帘。

“你别走!”唐煜跌跌撞撞地追出来,指着叶星的后背疯狂地刺激她,“你竟然敢跟我提分手!你装什么清高?在背地里早就被玩烂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一年在国外做了什么,我要娶苏眉,你满意了吗?”

唐煜心想,如果叶星肯回头,肯讨好他,他会给她机会的。

跟随出来的苏眉,身上还穿着婚纱,听到这句话,赶紧抱着唐煜,口气却是十分得意,“阿煜,谢谢你,既然有人不知道珍惜,有的是人珍惜,我会永远爱你,我愿意嫁给你。”

叶星顿了顿,却没有真正停下来,此时大雨滂沱,来来往往的车并不多,出租车更是少。

唐煜见叶星如此决绝,到底是不甘心的,慌乱地大喊:“叶星,我给你后悔的机会。”

第2章 答应嫁人

后悔?

叶星嗤笑,她才不会。

“我才不会后悔,你跟苏眉爱得死去活来吧,本姑娘不在乎。”

叶星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到了马路中,一辆豪车戛然停止,剧烈刺激的刹车声让她的耳朵几近失聪,但无疑对她来说,是一棵救命稻草。

叶星急急地拍着门,哀求道:“能让我上车吗?”

林维骂骂咧咧,不耐烦地摇下车窗,没好气地拒绝:“小姐,我们不是出租车。”

后面坐着一座大冰山,他只是一个助理,不敢越权答应,即使这个女人堪称绝色,让人挪不开眼睛。

话说这年头的女人真是无所不用至极,厉少在国外已经是万人迷了,没想到一回到国内这么快有人得到风声来围追堵截,手段太高强了。

“真的,求你。”

叶星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充满了哀求的意味,她不想再看到那对狗男女。

她很感激雨声,隐隐遮挡住后面故意秀恩爱的声音,她不想听,不想回忆那段失败的恋情。

“阿煜,好可惜啊,我们的婚纱被撕碎了,呜呜,那件婚纱真的很好看。”

“别伤心,我给你订更贵更漂亮的,让你成为我最漂亮的新娘。”

“嗯,我想穿上最美的婚纱。”

……

叶星的耳膜要碎了,死死地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不依不饶地继续敲着车门,只想离开这里。

林维欲哭无泪,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厉景深,“厉少……”

厉景深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名贵的腕表,声音却是极为清冷和不耐烦,“让她上车。”

得到恩准的叶星眼睛一亮,顺利上车,坐稳后,她发觉车内的冷气温度很低,她打了个喷嚏。

冷气仅仅是一方面,更为致命的是坐在身边的男人,跟一座冰山一样,叶星正襟危坐,看都不敢看一眼。

她战战兢兢地等车开了十多分钟,盯着前面,眼眸中赫然闯入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她赶忙喊了停车。

“停车。”

林维吓了一跳,赶忙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了尖锐的闷哼声,他忍住了骂人的冲动,这年头的女人啊,只能怪厉少太迷人了。

车戛然而停,毫无准备的叶星扑到了身边男人的身上,而掌心的温度渐渐攀升。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烫?

她刚抬起眸子,看到了男人俊美的下颌,鼻尖沁入了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她赶忙收回手,低着头说:“抱歉。”

厉景深却冷漠地斜视一眼,来了一句:“好玩吗?”

“啊?”

什么意思?

厉景深嫌弃地把她的手拿开,叶星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手放在什么位置,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她声音哆嗦着,“我刚刚真的对不起,谢谢。”

“下车,以后别玩这种把戏。”

厉景深晦气地命令林维开车。

车子发动后,林维很费解地问:“厉少,你认识刚才那位小姐?”

厉景深轻叹,继而脸色绷紧,咬牙切齿的道:“认识,怎么会不认识。”

叶星下车后,她赶紧去找寻刚才那道身影。

羸弱的养母弓着身子,正在捡起地上的瓶子,她要干嘛啊?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吗?不好好待在医院,以为她不会在意吗?

“妈,别捡了。”叶星把她扶起来。

“没事,我在医院待着也无聊,出来逛逛当锻炼锻炼身体。”

养母叫陈芳莲,她憨憨地笑着,年过半百的她,脸上有一道疤,因为得了癌症的她,现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几岁。

叶星不忍心看下去了,一把把她紧紧抱住,“妈,你别担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让你好好活下去的。”

“星星,我这条贱命……”

叶星决然地闭上了眼睛,做了一个决定,“我答应嫁人。”

第3章 不要露馅

叶星把母亲送回医院后,便赶往顾家。

站在顾家别墅门口,看着这座豪华的别墅,从小到大,她跟陈芳莲便是在这里寄人篱下做帮佣,她无时无刻都在想快点毕业,带陈芳莲离开这里,开启新的人生。

眼眶红红的她,刚抬起手,还没来得及按门铃,身后便传来了鄙夷的冷笑。

“叶星,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呢,你要是再晚一点,估计就是别人代替我嫁给厉景深了,偷偷告诉你,我妈另外找了一个跟我长得像的。”

说话的正是顾家千金顾悠晴,私生活极为混乱,在本市上流社会是出了名的,但是刚举家迁回国内的顾家不知道为何选中了她。

说跟叶星长得像,还不是顾悠晴按照她的样子整容了,图什么呢?反正叶星不想理会。

叶星不言不语,手已经攥得紧紧的,如果能有选择,她才不会甘心做一个傀儡。

事到如今,前男友要娶别人,养母生病,她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她只能咬牙一步步前进。

顾悠晴伸出纤白的手指,傲慢地掐了叶星精巧的下巴,恼怒之意溢于言表,越看她这张脸,越是讨厌,没事长那么漂亮干什么?跟她相似的眉眼,却比她好看一百倍。

她气得继续冷嘲热讽:“就算你长得好,学习好又能怎么样?嫁给厉景深这个花花公子,以后有的你好受,你帮我好好伺候他哦。”

这口气,叶星腮帮子鼓鼓的,硬生生的忍下来了。

“悠晴,你还不快点进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怀孕了。”顾母张静听到声响,连忙出来,看到女儿,不知道如何是好。

如果女儿跟顾家少爷结婚自然是好事,虽然厉景深花天酒地,没有继承权,但瘦死的骆驼总归是比马大,无奈顾悠晴不争气,怀了别人的孩子,万一被人发现就完蛋了,只能找人顶替。

张静冷瞥了一眼叶星,傲慢无礼的喝道:“进来吧。”

叶星咬紧下唇,跟着进去。

张静正要交代事情,这时候,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闯入,客客气气地说:“我们是来接顾小姐去领证的。”

闻言,叶星瞳孔放大,小脸的血色骤然流失。

这么快就领证?太不可思议了,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以为还有几天可以缓冲一下的,新伤加上旧伤,她的心还是满目疮痍的。

张静脸色一变,也纳闷了,嘀咕了句:“这么快啊。”

她还没来得及叮嘱叶星几句呢,不过也好,趁着丈夫出差在外尽快搞定。

来人可不跟他们废话,语气颇为不耐烦,“请问顾小姐在哪里?厉少时间有限。”

顾母一把把叶星推到了他们面前,客客气气地赔笑着:“她……她就是我们的女儿,以后希望厉少多多照顾了。”

黑衣男人敷衍的点头,随即对叶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顾小姐,跟我们走吧。”

“等等。”

顾母见机赶紧把叶星拉到一边,把身份证塞给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警告:“不要露馅,要不然你别想从顾家拿到一分钱。”

“我知道。”叶星点了点头,她也没有选择不是吗?

坐到车里,叶星一言不发,一直到民政局,她以为会见到男主角,没想到她只是提供了身份证,咔嚓咔嚓几声,结婚证便出来了。

她刚伸出手,但是对方却紧握着结婚证,丝毫没有让她碰的意思,“不好意思顾小姐,厉少说过,结婚证不由你保管。”

叶星欲哭无泪。

她不敢相信,她就这样嫁人了,她甚至连嫁的人长什么样都没来得及看。

第4章 你是谁

全程叶星如同一只牵线木偶一样,直到车子在一座庄园式的别墅停下。

叶星下车后,便被佣人安排进一个豪华房间,她懵懵的,在进来的时候也没来得及看别墅几眼,现在置身于这个宽敞的房间,周围的摆设十分简约,但布置却尽显尊贵,光是眼前这张Kingsize的床,足以令她咋舌。

左等右等,她拿出手机,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饥肠辘辘的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索性躺在床上,床很软,很舒服,这是她从出生到现在,躺过的最舒服的床,她太累了,放任自己昏昏欲睡,直到沉入梦乡。

“好冷啊。”

冷意席卷全身,叶星喃喃着,蜷缩着身体,嘤咛了一声。

“还不醒?”男人冷冽的声音充斥着空旷的室内,他不耐烦地推了推她的手臂,声音冷酷到底,“起来。”

叶星翻了个身,想要抓住被子,被子却空了,仍闭着眼睛的她索性蜷缩着抱紧自己,嘟着嘴不满地说:“好吵啊。”

嫌他吵?好大的胆子,厉景深气炸了,她以为她只是嫁给他来享清福?不可能!

厉景深冷眸示意身后的管家王妈,王妈会意,去洗手间接了一盘水,无情地泼到了叶星的身上。

叶星登时从床上弹起,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居然是他!

就在不久之前,她坐过他的车,此时此刻,他们竟然戏剧性的在这个房间相遇。

叶星莫名其妙,“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是她要住的房间啊。

厉景深弯下腰,越发靠近她,无形中形成了压力,背着光的他,周身的寒意更甚,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宛如黑夜中的魔鬼,所到之处,空气凝结,寒意冰冷骇人。

叶星强装镇定,但小心翼翼挪动的动作出卖了自己,当手抓住被子,想要把自己盖住的时候,一道外力却让被子扔在地上,她感觉身体更加冷了。

“想躲?”厉景深眉头轻皱,冷笑道,“费尽心思拦下我的车,现在装作不认识我,你不觉得已经晚了?”

“我……不是,刚才是意外,我不是故意……”拦车……实在是没有办法,她不想跟那对狗男女有任何牵扯。

厉景深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手表,“给你五分钟,五分钟不到楼下,我让顾家立刻破产。”

男人潇洒的转身,只给她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哎!”叶星懵懵的,她还没来得及问这个男人是谁呢……

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糟糕,这个男人要让顾家破产,不行,她还没拿到钱,不能功亏一篑。

她三下五除二从床上蹦下来,马上跑到了楼下。

厉景深看到如风般的气息从身边飘过,愕然冷漠地回头。

晕头转向茫然无措的叶星,嘴角浮起了一抹勉强的笑容,“我,我来了,你,你是……”

厉景深不耐烦地撇过脸,脸上写满了对她的厌恶。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叶星很诚恳地说。

而且还莫名其妙的进入她的房间,语出惊人说出让顾家破产的话,对她的态度冷冰冰的,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长得不说倾国倾城,至少在别人眼中也是鼎鼎有名的大美女,不至于丑绝人寰吧。

她跟他有什么过节吗?她以前认识他吗?

又或者,他是厉景深?

叶星摇头,很快否定了眼前男人是厉景深的想法,因为顾悠晴说对方是花花公子,也没有继承权,既然如此,怎么有勇气吹牛让顾家破产?

一定是假的,他不可能是厉景深,不过转念一想,如今这个世道,吹牛不上税,也正常,叶星想着想着,渐渐有了底气,慢慢抬眸看向眼前的男人。

第5章 她不配

眼前的男人身材颀长,长得很帅,有种无形的魅力吸引她继续看下去,前男友唐煜已经是校草级别了,但跟这个男人一比,还是黯然失色。

叶星一巴掌打在自己脑门上,提醒自己要清醒。

厉景深眼睛径自瞥过叶星,上下扫了她一圈,最后停留在她那双嫩白的小脚上。

也好,她也不配。

“啊!”

叶星疯狂呐喊,她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拎起来,扛在肩头,她怕摔倒,连忙抱紧了他的脖子,他的身体好温暖,刚才在冷气房里,加上被泼了水,浑身冷得发抖的她无奈地靠近,汲取温暖。

厉景深腿长,三两步就到了车库,她被扔到后座上。

没多久,车子风驰电掣地在雨中飞驰,叶星昏昏欲睡,今天才从飞机上下来,一下来就被各种压力压垮了,很多事情直到现在她还没有办法消化。

迷迷糊糊中,她的脑袋被人敲了敲,登时萦绕在周身的冰寒提醒她,那个男人就在不远处。

叶星睁开眼睛,主动开口:“你等等,我马上下车。”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路边除了昏黄的路灯外,没有看到其他人影。

叶星抱紧自己,跟在男人的后面,她小声嘀咕着:“这里是哪里啊?”

刚说完,眼睛对上了一块块墓碑,她被吓得三魂不见了两魂半,她脸色苍白,不可思议地看着前面英挺俊美的男人,却万万没想到他的脸上挂着一抹阴冷的笑容。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大晚上的,怪吓人的。

男人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一言不发。

叶星莫名其妙,这个男人太奇怪了,她倒是情愿他面无表情,也别发出这种渗人的笑容啊,在这个特殊的地方,确实冷飕飕的。

“我回到车里等你好不好?”叶星脸上写满了一千个拒绝,她不想跟他继续前进,虽然她自诩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来到这种地方,还是大晚上,鸡皮疙瘩骤起,令人毛骨悚然。

厉景深冰冷的摇头,沉声拒绝:“不行。”

他不由分说拽着她的手臂,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一处风水墓地,他松开了叶星的手,不留情面地喝道:“跪下。”

“为什么?”

刚问完,叶星肩膀上一阵力道,她膝盖一歪,跪了下来,她愕然地抬头看了一样墓碑上那个长相周正的人,叫许成安,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对这个男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她认识吗?

厉景深指着墓碑上的照片,冷漠地哼了声:“不认得了?顾悠晴,你之前做过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很好,我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记起来。”

“我……”叶星无辜地抿了抿唇,她真的不知道。

看她要狡辩,厉景深冷漠地说:“好好看看这个男人,今天是他的忌日。”

跪了不知道多久,叶星两眼昏花,今天的雨一直下,没有停过,硕大的雨珠打在身上怪疼的。

厉景深站在叶星的身边,眼前凝视着墓碑,他发誓会为好兄弟折磨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而叶星不敢抬头看,只能低着头。

她望着墓碑上的男人,不由得感慨,心里嘀咕着,顾悠晴做过的事……莫不是……她被这个念头吓到了。

看样子,许成安的去世跟顾悠晴脱不了关系,要不然这个冰山也不会如此恨顾悠晴。

两人都在沉默,叶星受不了这种可怕的沉默,干脆直截了当地皱着眉头仰望着厉景深,“我认识你吗?”

第6章 何方神圣

让她跪在这里,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甚至一句解释都不愿意听她的。

叶星偷偷在心里骂了他好几遍。

“我是厉景深,继续跪下去。”

说完,厉景深挪动脚步。

他是厉景深……

叶星惊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厉景深,她代替顾悠晴嫁的男人!她的心跳骤停后开始暴跳,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意识到身边的男人要离开,叶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他的腿。

这里是墓地,加上是晚上,他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你要把我丢在这里?”

“放开。”

“不,我不放。”

叶星摇头,这里距离市区太远了,而且人烟罕至,她不想被丢在这里,她眼眶发热,不求厉景深有怜香惜玉之心,只希望他稍微有点同情心。

厉景深淡漠地掰开了她的手,快步消失在她的面前,无视身后的大喊大叫。

“厉景深,你这个混蛋,我跟你结婚了,你怎么能把我丢在这里?”

“厉景深,你还是个男人吗?”

“你回来,我求你了!”

……

厉景深在前面走,自动过滤叶星的声音。

叶星站起来,膝盖突突的疼,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她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大晚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在这里待上一晚,她敢保证自己一定会死的。

她追到厉景深车子边,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发动,死命地敲打着车门,不依不饶地大喊:“你让我上车。”

她不想被丢下。

厉景深目光直视前方,充耳不闻。

叶星无奈了,忍无可忍,“你算什么男人?我今天跟你结婚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妻子?”

事到如今,只能人一步海阔天空了,等养母的病治好之后,她一定会跟他离婚,逃离厉景深的魔掌。

厉景深猛地发动汽车,离开她的视线。

的确,今天他是跟顾悠晴结婚了,但是不代表他会跟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和平相处。

这一门婚姻是他极力促成的,在众多名媛中独独指定顾悠晴,想来他的爷爷也是个人才,打着为厉浩然挑选妻子的契机,却背地里为他选择妻子,这一招,实在是高。

当他提出跟顾家联姻,老爷子颇有微词,但还是答应了。

他发誓,他绝对不会爱上她的。

厉景深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很快里面传来了苍老的声音,“领证了?”

“对,我领证了,爷爷,我希望你答应我的事说到做到。”

“好,我会说到做到,景深,你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我相信你有自己的判断,不过这个顾家千金……”

厉景深知道爷爷又要长篇大论的教训他了,他哼笑,“爷爷,你还是留着力气去教训你的好孙子吧。”

通话结束,他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

雨越下越大,夏季的雨很疯狂,厉景深望着后视镜里那个站在原地隐隐约约的身影,蹙着眉头,加快速度。

暗夜会所。

一群兄弟得知厉景深要来,早早等在门口,厉景深一出现,发小梁浩便敲打了一下他的胸膛,不由得数落:“景深,你这些年都不回来,一回来就一鸣惊人啊,如果不是你爷爷跟我爷爷炫耀说你结婚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动作这么快。”

“是吗?”厉老爷子嘴上不是不喜欢顾悠晴的吗?还到处跟人炫耀,厉景深不由得脸黑。

其他兄弟都一脸惊讶,纷纷发问:

“景深你结婚了?新娘是哪家的千金?”

“快带来让我们瞧瞧。”

……

厉景深扶了扶额,一言不发地走进会所,听到他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议论,他问:“不是要为我的接风洗尘?”

一干人等立刻附和:“是是是,为厉少接风洗尘。”

知道厉景深不好惹,他们都不敢说话了。

倒是梁浩这个不怕死的,胆大地把手搭在厉景深的肩膀上,边走边问:“景深,你好歹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嘛,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何方神圣?”

第7章 住手

“说够了吗?”

厉景深扯了扯衬衫上的扣子,一脸烦躁,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那个还停留在墓地的女人,刚坐下来的他,动了离开的念头,而且付之行动了。

其他人都瞪大眼睛,莫名其妙,厉景深这就走了?今晚不是约定好为他接风洗尘的吗?主角都走了,他们还留在这里接风洗尘干什么?

他们纷纷看梁浩,梁浩勾起唇角,“据我观察,不简单,我们跟着去瞧瞧。”

厉景深驱车赶往墓地,梁浩跟其他兄弟也没闲着,大晚上的,厉景深过去的肯定有目的。

车子在墓地门口停下,厉景深下车,左看右看,毫无人烟。

顾悠晴不见了?

厉景深百思不得其解,那个女人能跑到哪里去,大晚上的,这里根本不会有车。

梁浩把手拍在厉景深肩膀上,以为他想起了伤心事,“景深,都三年过去了,你别想了,是意外,谁也无法预料,要怪就怪命运的不公。”

“把你的手拿开。”

厉景深左看右看,不像是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他,梁浩和其他几个兄弟更加好奇了,“景深,你在找什么?”找什么也不能在墓地找啊。

“你还能指望这里能变出个女人来?”梁浩做了个鬼脸,语出惊人。

“闭嘴。”

厉景深板着一张脸,打电话给助理林维,“五分钟之内,我要知道那个女人的具体位置。”

梁浩了然,“原来真被我猜中了。”

其他人全都是震惊脸,原来是真的是要找女人。

天啊,这些年虽然外界都在传厉景深在国外有无数个女人,游戏花丛,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被顾家放弃,不会有顾家的继承权,可是实情只有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厉景深故意伪造的假象,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景深……”

厉景深没有要回答他们的意思,见他们还要跟着,他挥手,“别跟过来。”

声音不怒自威,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跟着,只能偷偷的。

厉景深驱车,握紧方向盘,心里默默喃喃着,顾悠晴,你想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下辈子吧。

是他指定要娶她的,她除了服从,没有选择的余地。

……

叶星感觉到很冷,被人扔在地板上时,双膝很疼,她默默地抬头,看着居高临下不怒自威的贵妇,顿时惊了惊。

“夫人!”

“啪啪!”

张静噼里啪啦两巴掌落在了叶星滑腻的脸蛋上,叶星脑袋发懵,没一会儿便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张静盛气凌人的指着她,破口大骂:“才跟厉景深第一天见面,你就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被他扔在墓地,顾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懂得怎么讨好一个男人吗?连累了顾家,别说救你妈,就连你,我也不会放过。”

叶星很委屈,她慢慢站起来,挺直了脊背,目光默默地转到了正在吃一脸兴味吃零食的顾悠晴身上,“顾悠晴,你认识许成安吗?”

听到许成安的名字,顾悠晴手中的薯片掉落在地上,她掩饰慌乱,很快收拾了情绪,“你什么意思?我跟许成安不认识,你疯狗乱咬人,信不信我打死你。”

叶星会意,果然跟她想的不错,看来她要成为替死鬼了。

顾悠晴高高的举着巴掌,想教训这个臭女人,还没得手,这时保安进来通报:“夫人,小姐,不好了,厉少来了。”

张静推顾悠晴,“晴晴,你先避一避。”

顾悠晴怒瞪了叶星一眼,咬牙切齿,“今天算你今天走运,以后可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顾悠晴前脚刚走,厉景深和林维便进来。

张静赔笑着,指着叶星说:“女婿,她不懂事,我替你好好教训她,敢招惹厉少,胆子挺大。”

说罢,张静举起手,想要再打叶星一巴掌,看到叶星这张脸,她真的痛恨到了极点,自己女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鬼迷心窍,照着叶星的样子去整容。

厉景深一言不发,眼睛徐徐落在狼狈不堪的叶星身上,她身上的衣服湿透了,湿哒哒的熨帖在身上,精致的小脸很苍白,脚上没有穿鞋,隐隐有些血痕。

叶星哀莫大于心死,也不指望厉景深伸出援手,傀儡是不配有人权的,她闭上眼睛,脸上感受到了张静那凌厉无情的掌风。

“住手!”

第8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

叶星抬起头,幽幽地看向声音的主人,带着凌厉掌风的巴掌没有落在自己脸上,而是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拦住,而手的主人正是厉景深。

厉景深会那么好心帮她?她不信。

张静吓得嘴角抽搐,声音哆嗦:“厉少,我……”

“我的人也敢打?”

厉景深冷冷地开口。

叶星也呆滞了,刚才这个臭男人把自己留在墓地,转眼间却为自己出头,莫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太不真实了。

对,一定是假的。

“不走?”

“啊?”

一个声音把她拉回到了现实,叶星回神,睁大眼睛却看到一只手放在自己面前,他的手指很长,温润如玉。

愣怔间,叶星整个人已经被抱起来。

张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这厉景深到底对叶星是什么意思啊?

厉景深刚抱着叶星出来,几个兄弟立刻出来围住他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梁浩吊儿郎当地打趣道:“想不到啊,景深,我还以为你这辈子打算打光棍了。”

“可不是吗?别人不知道,我们几个兄弟可是知道的。”

“我们今晚的局还没结束,景深你正好给我们介绍介绍你的妻子。”

……

叶星听得迷迷糊糊,打光棍?外界不是都说厉景深这些年身边美女如云吗?虽然不过才26岁,但早就身经百战,顾悠晴还说嫁给他,以后要过的是水深火热的生活。

她想不明白。

叶星被放在了副驾驶,看到旁边的厉景深行云流水的系安全带,发动汽车。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本市一家豪华会所停下,叶星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大学三年也在这个城市,大四才出国当交换生,她作为本地人是知道这家会所是如何豪华的,客人非富即贵,班上的同学还经常说什么时候来这里喝杯酒就好了。

不过她这个样子……

叶星低头看了一眼邋遢的自己,这个样子进去会所,会不会违和?

她满脸写着不愿意,正打算开口跟厉景深商量,一件西装外套扔在了她的身上,紧接着,厉景深便快速下车。

“别想走,你现在是我的妻子。”

叶星无奈,只好披上衣服,下车。

梁浩几个兄弟在后面耸耸肩,看来这两人的关系没那么简单,厉景深未免太不怜香惜玉了,他们得好好测试一下这个姑娘在厉景深眼里到底算什么。

厉景深一回头,梁浩几个人身躯一震,跟做了亏心事一般,顾左右而言他,假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他看到叶青停留在原地,而几个兄弟的眼睛全都跟长在她的身上似的,他烦躁的喝了声:“走啊。”

“哦,好。”

叶星今天一天全都处于懵懵的状态,她快步跟上,进了包间之后,她坐下来,饥肠辘辘的她,看到满桌的食物,垂涎欲滴。

梁浩偷瞄厉景深,眼前没往这里看,他于是坐下来对叶星说:“这里的点心还不错,尝尝看。”

叶星这会儿看到厉景深跟人走出了包厢,饥肠辘辘的她管不了那多,填饱肚子最重要。

梁浩很好奇,“你跟景深是怎么认识的?”

叶星正打算回答,忽然听到“砰”的一声,随即看到包厢的门被踢开。

一身火红裙装的年轻女人直挺挺地朝着叶星走过来,她画着精致的妆,身材很好,充满贵气,她风风火火的一路过来,不少人跟她打招呼,她都置之不理,凌厉凶狠的目光始终落在叶星身上。

她昂着头,抬了抬手,傲慢地落在叶星身上,“你,跟我出来。”

叶星指着自己,“我?”她好像并不认识她。

“就是你。”

叶星没来得及拒绝,手被这个女人拽着,在场的人连忙站起,嘴角刚动,红衣女人回头警告他们:“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你们少掺和。”

叶星纳闷,她跟这个陌生女人之间能有什么事?

一到包厢外面,红衣女人依旧挺着高傲的脖颈,她一米七的身高,加上穿着恨天高,看叶星的时候,有种居高临下不可一世的疏离感。

叶星左思右想,确定自己以前跟这个女人没有一点交集。

红衣女人忽然嗤笑一声,脸上充满了讽刺,“原来你是不认识我,我是程双双,我也不跟你说拐弯抹角了,要多少钱你才能离开景深?”

她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从金灿灿的名贵手包里掏出钱包。

不多时,一张卡轻蔑地递到了叶星面前,“这里面有五百万,拿着,有多远滚多远。”

厉先生婚谋已久 主角: 叶星, 厉景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