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郎君太凶悍 主角: 江苒, 沈怀郎

第1章 不哭不闹的婴儿

沈家堡里里外外的人,居然都不知道西苑最角落那个屋子里的女人今晚要生孩子了。

也怪不得,听说那女人是被沈家老爷子从外头抢回来的,抢回来没多久就检查出有二月多余的身孕。沈家老爷子这个年纪,不太像是能让女人怀孕的了,就算能,这已经二月多,可不就是……

不过,最大的证据应该是沈家老爷子把人带回来之后就不闻不问,再加上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过世,留下这个女人,被当成了不祥之人。

就连这要生孩子的时候了,也是无人问津。

或者也许都知道,只不过是在等着这个女人自己死掉而已,难产而死,一尸两命!谁的手都不用沾血。沈家老太太对这个女人的怨恨可不小,只是碍于老爷子死之前的“叮嘱”,但她没动手,那个女人死了就跟她没关系。

夜里,各房心思各异,都在等着一个结果。

却是偏偏来了一个程咬金。

秀娘是沈家的“冲喜”媳妇,十一岁稚龄就被送到了沈家来,给沈家二房的病秧子冲喜,结果轿子刚进门,病秧子就咽了气,刚进门就成寡妇的她在沈家生活了二年然后领养了一个女婴。说起来,她就跟那西苑那女人一样,是个扫把星,克夫命。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两个可怜的女人倒是有了联系。

像今夜,懦弱的秀娘居然也鼓起了勇气,好说歹说终于是叫了一个稳婆来接生,她自己也过来帮忙。

生个孩子,整整忙活了一晚,终于……母子平安。

等秀娘再回自己住所的时候,天色已经泛亮。秀娘住的地方比西苑稍微好一些,但也只是好一些而已。

她小心摸进房间,视线又开始模糊,正担心吵醒屋里床榻上的人,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软糯糯的声音响起,“阿娘?你回来了啊。”

秀娘小心摸上,“吵醒苒苒了?”

“没有,阿娘没回来,苒苒睡不着。”三岁的女童,语调应该没问题吧?

“乖,再睡一会儿。”

“嗯。”小孩子就是体力差,精神不好,一会儿之后,“阿娘,沈姨的娃娃生出来了吗?”

“生了,是个小弟弟,以后苒苒就有弟弟了。”

“哦。”江苒没当回事。

要知道,秀娘在沈家自身难保,却还插手那位沈氏的事情之中,根本是找死啊。不过她现在只是三岁的女娃,没有话语权。

她也只是被秀娘“收养”,更没话语权。

在秀娘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江苒吒吒嘴,嗯,她还是睡个回笼觉吧。从鬼到人,她也是有“时间”适应才行。

至于那个什么小弟弟……跟她没关系啊。

“苒苒乖,阿娘唱曲给你听。”秀娘抱着怀里的小女娃哄着,轻轻柔柔的唱着小曲。

苒苒被远方亲戚托孤给她的时候,也是个刚出生的小女婴,跟沈氏的孩子一样,也是可怜的孩子。送到她手里不哭不闹还冲着她笑,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成亲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她才千辛万苦的让沈家人同意她领养了这孩子。

想到苒苒,她又想到今天刚生下来的那男婴,也是这样,不哭不闹。

“是现在的小孩子都好养活了吗?”秀娘朦朦胧胧嘀咕,“还是你们两都是好孩子。”

声音越来越迷糊,渐渐的只有沉重的呼吸声,还有几声小呼噜。


第2章 托孤vs童养夫

西苑小屋。

江苒托腮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看着床榻上睡着的一小婴儿。

秀娘过来摸摸她的头,“可爱吧?小弟弟很可爱吧。”

“嗯,不过还是苒苒最可爱。”江苒一本正经回道。

秀娘“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让两个小家伙相处,自己走到床榻上还在做月子的女人身边。

沈氏本来身子就不好,生完孩子不好好休养肯定不行,但沈家巴不得她死掉,自然不可能照顾,秀娘也只能尽自己的力量而已。

沈氏在秀娘的帮助下坐起来,眼神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小家伙,然后突然对江苒道:“小苒。小苒以后给小怀做娘子好不好?”

江苒抬起头看过来,先不说什么娘子不娘子,她先关心谁是小怀,“小怀?”

沈氏温温柔柔的笑,“沈怀郎,小弟弟名字。”

“哦。”江苒点点头。

姓沈啊?可惜这位沈家娘子也姓沈,就不能从她的话里听出来,到底这个小男婴是不是沈家的“血脉”。

就好像她一样,因为是带着记忆“投胎”,刚落地就被人托孤给了秀娘,秀娘姓“江”,她也就跟着姓江了。

“阿姐?”秀娘对于沈氏的提议有些惶恐。

沈氏轻轻笑,她知道秀娘在惶恐什么,她只是笑笑没说话。她的表情温暖人心,在江苒看来,也是母性十足,所以完全想不到,她之后会有歇斯底里的一面。

江苒的注意力再回到小婴儿上,他安静的睡着,睡着的小模样简直跟天使一样。让人心痒痒的,她伸出手,小心戳了戳。突然,小婴儿眼睛睁开了。

好看!

这小婴儿长的漂亮到不行。特别是眼睛,天生瞳孔颜色很浅,刚出生本应该乌黑的颜色,他却不同。

小婴儿盯着她。

“看什么看啊,小家伙!”她故意凶巴巴,然后捏他的小手。眼里带着笑意。

然而下一刻,她的手……指,被抓住了。

江苒呲牙笑,背对着大人,做鬼脸吓唬小婴儿!挤眉弄眼了好久,小婴儿却是嘴角都没动一下。

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江苒暗戳戳的想。那就真可怜了沈氏。

“沈姨,小弟弟为什么傻傻的。”不是她坏,而是如果真是个傻孩子的话,那还是让大人提早知道为好。

沈氏轻笑,“他才三天,还小呢,苒苒这么小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话是说了,但笑容却隐了下去。刚出生的婴儿应该很少有不哭的吧?可别说出生的时候,这三天以来,他都没有哼唧一声,在喝母乳的时候,甚至让她隐约有些惧意。

江苒好像懵懵懂懂点头,“哦。”

然后再戳了戳小婴儿的脸颊,“那长大了以后,可不能是个傻瓜啊。”

声音很轻,她没打算让两个女人听到。但两个女人没听到,意料之外的人却听到了。

小婴儿避开了视线,掩饰去了眼神中的不屑。

秀娘见沈氏情绪低落,急忙安慰。沈氏看着秀娘带来的“鱼汤”,叹气道:“你这样帮我,怕是会让那些人不愉快了。”

“埃,姐姐,这么见外做什么。你刚刚不是也说了,让小怀和苒苒做个伴嘛,那就不用跟我客气了,小怀也就是我的女婿。”秀娘反过来安慰。

沈氏眼神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视线却是没有焦距。


第3章 阿郎出水痘

帮沈氏接生又忙里忙外照顾的事情,还是牵连了秀娘。

沈家太君,木老太太是个宅斗大赢家,本身又是世家小姐出身,手段自然是一个个的。甚至不让人觉得是沈氏的事情牵连秀娘,就能整治。

先是老太太说身子不舒服,又莫名其妙牵扯上什么命格硬之类的,秀娘作为“闲人”,主动又算被动的被送到“尼姑庵”给老太君祈福,去了大半年,秀娘离开了沈家,沈娘子和小怀郎就真的是无人照应,只有三岁半且自身难保的江苒偶尔去看一下。

大半年之后,老太君的身子“好了”,但秀娘没能回来,带上了江苒,被安置在了沈家“老宅”,一个叫做辛村的地方。

老宅不能说是老宅,只是一个类似四合院的土培屋而已。

四间矮屋,一张土坑,两个柜子,一张缺角桌,两把凳子……再无其他家具。

秀娘牵着四岁的江冉站在屋子前。

“阿娘,以后我们就住这里吗?”江苒表示自己以前做鬼的时候,也没住过这么破的屋。

秀娘很是内疚,毕竟在沈家,就算再怎么不受待见,住所和吃穿用度还是比一般人好。

她蹲下,表情忧伤,“苒苒对不起,都是阿娘没用。”

埃,秀娘的确是个软柿子,别人不欺负她真是不可能的。不过也好,在沈家虽然不缺吃穿用度,但总是被欺负,还不如自己出来呢。

只是没想到沈家会放秀娘来这里而已。怎么想也奇怪。

江苒摇摇头,“阿娘在哪里,苒苒就在哪里。只要跟阿娘在一起,苒苒就高兴。”

贴心小棉袄什么的,她还是能胜任的。

秀娘听了果然眼眶泛红,亲了亲她的小脸蛋,“乖,阿娘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苒苒。”

秀娘有一手好的绣工,只是因为之前丈夫死掉哭的太凶,又为了照顾江苒白天晚上的做绣品,有些伤了眼,所以近一年没再做绣品出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想她得继续了。

娘俩各有各的心思,但倒是也马上接受了住在这里的安排。毕竟,想反抗也得有力量不是?

五年时光匆匆而过。

九岁的江苒已经是小当家。秀娘的眼睛更糟糕了,跟盲人差不多。两人靠着秀娘以前做的绣品攒下来的银子过活。沈家嘛,一大家各有各的日子,跟秀娘和江苒没什么关系,有关系的沈家娘子已经在一年前过世,至于那个小怀嘛,沈家应该不少他一口粮才对。

一年之计在于春,穿着红褂子长棉裤,绑了两个小辫子,大大的眼睛,唇红齿白,跟年娃娃一样漂亮。江苒对自己的肉身也是很满意。

她拿着烂掉的稻谷出来要去喂小鸡仔,远远的听到“咕噜咕噜”“哒哒哒”的声音,是马车呢。

江苒小跑过去探头去看,好奇是哪家“有钱”的人回老家还是路过,毕竟这里的人一般是雇佣不起马车。

转眼之间,马车就停在了她家的院子栅栏外头。

江苒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马车上“沈家”字眼的图腾,心里明白了,原来是沈家的马车。

“阿娘!阿娘!”她放下竹篮,迈开小腿就往屋里跑,小细胳膊小细腿,看着就好像有鬼在追她。

秀娘听到声音急忙摸出来,深怕有人欺负江苒。

娘两再次出来,却只看到一大汉抱着一个小男孩大步走来。


第4章 小野狼

大秦朝跟很多朝代一样,对于水痘和天花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疾病毫无办法。

每年死在水痘和天花上的人不计其数,其中自然以孩童为甚。在这里,水痘就是天花,就是阎王来带人了,而且出了水痘的人自身要死不算还要传染给别人。

沈怀郎出水痘了,沈家没有救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意外的是居然送到了秀娘这里来。

秀娘二话不说收了沈怀郎,又让江苒去找来郎中,沈家这么一个大家都请不来郎中,治不好人,这个穷乡下村里更不用说了!

果然,大夫听说是出水痘,来都不愿意来,开了方子抓了药把江苒给打发了。

才六岁的沈怀郎,去年死了娘,今年出了水痘,啧啧,这可怜劲的,让江苒都忍不住同情一把。

回去,煎药,送药。

秀娘不想让江苒接触沈怀郎,毕竟江苒也是小孩子容易感染,但她自己眼盲,怎么照顾沈怀郎?

最后,还是江苒小胳膊小腿的照顾。

床上的人实在看起来很小,比实际年龄更小,小脸上都是水痘,看不清楚长相,睡的非常不安稳。

江苒叹口气,“幸亏我不是真小屁孩,幸亏我投胎还带记忆,要不然,你就等死吧。”

“杀。”沈怀郎嘀咕了一句。

“什么?”江苒以为自己听错了,走近几步。

“该死!”

“什么小屁孩啊,戾气这么重!”

“我回来了!我不会再死了!”难抑的语气根本不像是个小孩子。

江苒耸耸肩,看来是在说梦话,不过有这么大的意志力是好事。

出痘呢,除了普通的治疗,其实更怕的是并发症。所以保持病人的清洁,以及饮食饮水之类的干净才是关键,也得靠他自己撑下去。

秀娘摸进来,“苒苒,小怀怎么样了?”

“娘,我让他把药喝了,他还是一样。”别的话她可不敢说。

秀娘也不会愿意她去碰出水痘的病人。

“可怜的孩子。”秀娘叹气,“苒苒,你自己要小心,除了喂药,其他事情都交给娘来做知道吗?还有最近你不要跟娘一起睡,娘要照顾他,然后如果过病给你就不好了。”

“好的,苒苒知道了。”她乖乖回应。

看向床上的小人,五年没见,再见就是这样的状况,还真是让人意外。

“呕”床上的人突然发出呕吐声。

“呀,你怎么了!”江苒惊呼。

“他怎么了?苒苒,他怎么样了?”秀娘看不见只能急问。

之后,就是一阵兵荒马乱。

而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月有余。等沈怀郎彻底控制住了病情才稍微驱散了些阴影。

沈怀郎的衣物,沈怀郎用过的东西,盖过的被子等等,一切跟他接触过的东西都被江苒给收拾起来,然后该烧烧,该埋埋。连她跟秀娘也时刻注意是不是被感染。

所幸,这次运气不错,让他们都熬过来了。

江苒这么辛苦照顾他,当然要让他知道,所以讨好的告诉了他。结果,却换来病床上小正太冷漠的嗤笑。

他说:“就算没有你,我也不会死。”

“……”

说完之后,他低低的自己又加了一句,“我可不是死在这种小事情上。”

“什么?”这次她是真没听到,不过没听到没关系,她乐呵呵的笑开了,“不管怎么样,反正是我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第5章 娃娃亲,不亲

报答?

沈怀郎对江苒好奇已久,只不过没人知道他“好奇”的真正原因。

一脸等着他回答的江苒,还有沉着脸的他,两人之间慢慢缠绕古怪的气氛。

正两两相对着,秀娘进来了。

“可以吃饭了。”秀娘小心挪进来,“苒苒自己去前头吃哦,娘来喂小怀。”

沈怀郎在看到秀娘的时候表情马上改了,小正太的脸上染上了严肃又责备的关怀,“秀娘,你的眼睛……”

“啊,没事没事。”秀娘笑笑,“只是看不清事物罢了。”

沈怀郎听罢没再说,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握紧了拳头。

明明,上辈子的秀娘眼睛没有盲的这么厉害!这个变数的原因!沈怀郎看了一眼江苒。是了,一定是她,这个上辈子没出现的人。

秀娘已经摸到了床榻边,小心坐好,然后把碗端着吹凉些,里面是小米粥,虽然想给沈怀郎吃点好的,不过生活条件不允许,而且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

小心得开始喂沈怀郎喝粥,沈怀郎呢也是跟小可爱一样顺从听话的很。

软糯糯的模样就好像刚刚跟小野狼似的不是他一样。

江苒眨眨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最后确定眼前是一副母慈子孝的状况之后,默默退出去。

嗯,秀娘是她娘,抢她娘亲什么的最讨厌了!

赶紧走吧,赶紧回沈家去!

隔日。

“什么?”江苒蹭的从床上起来。

秀娘笑着摸摸她的头,“放心吧,娘会给你们隔一个帘子,主屋够大,你们两人住可以了,娘去苒苒的房间住。以后我们三一起生活。”

江苒没有扎好辫子,但也是一个可人的姑娘,可人的姑娘现在正做出凶狠的表情,表示她的反对,“可是,他是沈家的人啊,他能住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小怀在沈家可怜见的,以前沈姐姐在的时候……埃算了,这个不说,反正现在小怀只有一个人,苒苒以前不是答应沈姐姐要好好照顾小怀,以后给小怀当娘子吗?”

“我哪有!”江苒高声否定!

“好好好,没有。那苒苒把小怀当弟弟好不好?小怀是个可怜的孩子……”

“不好不好!”江苒不是真小孩,所以很少不讲理,但这会儿强烈的危机感让她顾不上这么多!

更何况,便宜娘是真没思考一下吗?他们会来这个地方就是因为沈家的人对秀娘照顾沈氏不满,现在她居然还要把沈怀郎带身边照顾?

沈家也不会答应的啊!万一又报复怎么办!

秀娘为难了,江苒一直以来太乖太听话,现在突然这么激烈的反对,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秀娘,对不住。”门外传来委屈的小正太声音。

然后,沈怀郎推门进来了,挪过来,先道歉,“我不小心听到的。”

这小子居然偷听。

不过,江苒可不怕他听到什么。

她理直气壮的看向沈怀郎,还未病愈的小正太看着更是可怜的不得了,长的又过分好看,但江苒是个硬心肠,左右分析沈怀郎留不得,她当然就不会冒爱心。

沈怀郎进来,牵住秀娘的手,“秀娘不要跟苒苒生气,小怀不会留下来的。不想让苒苒不高兴。”


第6章 为什么讨厌

简直是不要脸。

江苒听着沈怀郎的话,没有觉得小正太懂事,反而觉得小正太很阴险。

他大大眼睛会说话,睫毛长的比她密比她长,这会儿一示弱,就让人想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

他小心翼翼牵住江苒的手,然后晃了晃,“苒苒,不气,小怀不会留下来,小怀会回沈家,会……”

说到一半,他瑟瑟发抖,好像非常怕回沈家。

这个样子,就算没让秀娘看到,也能感觉到他的不安和害怕。

而秀娘呢,这个一直以来都相当没主见的小女人,突然爆发了家长犯,不再听江苒的,一拍手,就决定了让沈怀郎住下。

至于江苒的不甘,沈怀郎的“退却”,都被秀娘否定。

沈怀郎正式成了他们的“家人”。江苒拒绝不成,倒是没太纠结,妥协之后马上就制定了别的计划,既然沈怀郎是个小正太,那以后她多了一个跟班和帮手也是不错。

怀着这样的心思,江苒开始对沈怀郎和颜悦色起来。

而她的态度变化,也让三人之间相处一时变的和睦温馨。秀娘非常安慰。

她哪里会知道,未来一年,江苒的情绪是有多起伏,情感变化是多跌宕起伏!

春去秋来,冬日萧索,过了寒冬便又是一年开春。沈怀郎在辛村也住了一年多了。

江苒从河边回来,洗衣服把她的手快给冻僵了,看来,还是得再过阵子才能去河边洗,最近还是依旧烧热水吧,她可不想让自己的手落病。

刚到门口,迎面迎来一人。

“让开。”七岁的沈怀郎,个子只长到江苒的胸口。

江苒急忙侧身。但……这么大的地儿,旋转跳跃都够了!让什么让!

“你为什么讨厌我?”江苒在沈怀郎错身而过的时候突然问。

沈怀郎嗤笑了一声,小小年纪气场十足,推开江苒继续往屋外走去。

江苒瘦弱的身子抖了抖,回头看去。这个听到问题却停都未停的人。可回头却正好看到他也回头看着自己。

视线就在当空对在了一起。

他在看她!

江苒瞬间怂了。

“苒苒?”秀娘在屋里听到声音。

江苒忙不迭跑进去,“娘。河水还是太冷了,我去烧水洗衣服……娘你怎么出来了?”

“我没事。小怀来了,碰到了吗?”

江苒:“……”

她把衣服放到一旁,踌躇片刻想了想,“娘,小坏,他总是不声不吭的失踪,你就不担心?”

别人叫小怀,叫阿郎!在她心里就是小坏,坏狼!小野狼!

秀娘摸着坐到椅子边,对自家女儿突然的问题很疑惑。她一时没回答。

在说别人坏话,或者打人小报告的时候,最尴尬的是什么?

呵呵,当然是被人当场撞破了啊。

比如现在。

江苒正等着秀娘回答,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别怂江苒!

他不一定听到了刚刚的问题。

“苒苒想知道什么嘛?”小少年悄无声息走到她身后,在她耳边出声问。

短短一年,这小子却让她对他的印象天差地别。明明个头比她矮,年纪比她小,却生生让她觉得阴森森的。那种生而阴鸷的性子,真是讨厌极了。


第7章 沈家郎君是小腹黑

江苒确定摆脱不了沈怀郎之后,一开始因为这个可爱的“弟弟”而生起讨好之心,可他却几次三番陷害伤害她之后,她就知道,没有什么原因的,这个“弟弟”讨厌她。

说实话,沈怀郎长的非常好看,好看到这么多年饥饿交迫饿的差不多只剩下皮包骨了,他都是辛村第一好看的男孩子,哦,女孩子也没他好看。

但不管多好看,这个人不喜欢自己,就没有用了。

“苒苒怎么不说话?”沈怀郎再次问,委屈的音调是给秀娘听的,因为表情可不是这么回事。

江苒受惊一样几步跳开,然后做了一个幼稚的决定,她破罐子破摔一样对着便宜娘哭,“娘,小坏他恐吓我,他讨厌我,他想杀我!还有,他每旬都会消失几天,回来之后身上都带着伤!他肯定是去做坏事了!”

哎,江苒啊,被一个小屁孩吓成这样!

秀娘一听先是一愣,然后眼眶便红了,“小怀,你是不是又回沈家堡去了?”

“秀娘,别难过,我只是想治好你的眼疾。”沈怀郎带着小屁孩暖糯糯的音调。

沈家堡有自己的私人大夫,医术还算是过的去。

“所以你的伤是被他们打的?”秀娘马上脑补出来。

江苒睁大眼睛。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那些伤势根本不寻常。打出来的伤不一样。

沈怀郎看了江苒一眼,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然后回答秀娘,“不是的,秀娘,我……我是自己不小心弄的。”

好一招以退为进!

这年纪小小就有如此心思!

江苒急了,几步跑到秀娘面前,“娘,你别信他,他……”

“苒苒!”秀娘打断她,非常痛心疾首道,“苒苒,小怀是可怜的孩子,他心地善良,又孝顺懂事,只是平常不爱说话,娘知道你肯定是误会他了,可是,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他,有多伤人知道吗?娘的眼睛这几年稍微能看的清一些东西了,这都要靠小怀,他年纪小小就吃了多少苦,娘都是知道的。如果你以后再冤枉他,娘可要生气了!”

江苒眼眶红了。

委屈!

虽然她年纪不小了,经历也多了,但也许是“投胎”成小孩子一样过来的,发现居然受不了委屈。

她侧目瞪了一眼沈怀郎。

倒是意外的,他没有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过,肯定是装的!

她一个跺脚,哭着就跑出去。

听到声音,秀娘急着从座位上站起来想追,但被沈怀郎给拦住了。

“秀娘,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苒姐姐不喜欢我,我知道的。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让苒姐姐喜欢,她就不会跟秀娘您置气了,都是我的错。”

秀娘叹口气,“说什么呢,她虽然年纪比你大几岁,但是真的还是小孩子性子。”

说完眼神看过来,她现在能够朦朦胧胧视物。沈怀郎察觉她的意图,小心又体贴的上前一步,在他表情和眼神里,是江苒绝对看不到的孺慕之情以及温柔。


第8章 便宜娘

秀娘抓住沈怀郎的手,想到什么,叹了气:“你阿娘之前还说要让你跟小苒以后做个伴,虽然小苒比你痴长三年,但你们一起长大,本是极好的,但现在看来你们两人真是……”

怎么就会不亲呢?

江苒是极好的孩子,对自己也是孝顺,从小听话懂事不哭不闹还会帮她,稍微能够说话清楚行动独立开始就应承起了家务,是让她心疼到骨子里的孩子。

沈怀郎呢?

也是个好孩子。他娘亲因为某些原因,对他好过一阵子之后就变的非常敏感,好的时候会抱着他,给他做好吃的,坏的时候,却是往死里打他,秀娘不知道,这是一种抑郁病,而且病情严重。

但她知道,沈怀郎是受了苦了。

两个都是好孩子啊。

秀娘的思绪飞很远。

她没注意到沈怀郎听到说他跟江苒“娃娃亲”之后的眼神。自然,就算她思想集中,她也是“看不到”。

“秀娘,我跟苒苒会好的。”他突然道了一句。

说完之后,他视线看向方才江苒跑出去的方向,眼神冷的吓人偏又时候在猎捕什么,让人生生起了鸡皮疙瘩。

秀娘只当他是安慰自己,这么几年过来,她也算明白这两个小家伙不合拍。

“算了,再说吧。对了,我想着把隔间给腾出来,你们都长大了,以后住一起不太方便。”

秀娘对于这方面知识很缺乏,也是前阵子出去偶尔听到男女大防,虽然两个孩子本来是想养成一起,但也得先分开住。

“好,等天气好一点,我来分。”沈怀郎乖乖应下。

这个谈话之后,就绕到另外的话题上,沈怀郎对秀娘,总是有超乎对于别人的耐心。

而另一边的江苒,一路跑到村头柳树边下的池塘边,脸色憋红。

也不知道是气的恼的还是羞的。

回想自己方才的表现,她就更气,“江苒,你还真白白做了这么多年的鬼,丢人!”

飘荡了千年,投胎成人,会被一个七岁的小屁孩给陷害成这样。

与其说委屈,还不如说自己丢人呢!

丢人的江苒一直坐到了日落西山,想到那个盲眼的便宜娘,最后她还是叹口气然后往家里赶。

家里炊烟已经燃尽,她脸皮又燥热起来,小心翼翼瞄了一眼厨房。

“是小苒吧?回来了就进来,洗手吃饭。”秀娘眼盲,耳力很不错,听到动静就唤她。

江苒低头咬了咬嘴唇,好吧,她跟一小屁孩置气,她是有多无聊。

“嗯。”她回应了一声,然后跑去洗手。

小屁孩以后再教训,饿死就不划算了。

带着一股小孩子特有的吵架后的尴尬,她挪步进屋,然后闷声不响的坐上位置,拿筷子闷头吃饭。

“苒苒,吃肉。”沈怀郎讨好的夹了一筷子到江苒碗里。

江苒抬头惊讶看着他。

秀娘先于她反应,满意点头,“好孩子。”

说完“视线”看向江苒,“苒苒,不要孩子气,小怀已经知道错了,他不知道怎么让你误会,但你们都是好孩子,不要吵架,要好好相处,知道吗?”

沈怀郎第一个回应:“好!”乖乖的直起背脊,模样可人。

然后两人同时“看向”江苒,似是等她表态。

江苒默。为什么反而变成她是无理取闹的人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5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