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医女有空间 主角: 许秋秋, 宫月寒

重生医女有空间 主角: 许秋秋, 宫月寒

第1章 还魂

许秋秋因为地府的机器出现问题,导致提前死亡,阎王答应她让她重生,还附赠了几年的修为,前提是五年后解除封印。

回想了一下脑中的记忆,这里是擎天大陆。

而她穿越到一个7岁小丫头身上,因为爹娘去世的早,和哥哥,弟弟被自己的堂叔,扔在山里。

因为小女孩前几天去山里采野果,从树上掉下来一命呜呼,被哥哥背回来一直躺在房子里。

行吧!这就是悲催的命运!想起来,一身彻骨的痛,看样子是脊椎骨断了:“阎王你不是吧,让我这样活5年,老娘绝对自杀回去找你!”

“阿嚏。又是谁骂我呢”坐在桌前的阎王后背一阵发凉!

许秋秋忽然想到阎王在她走时送了他一块玉,额.还在脖子上!艰难的抬起手拿起来!

哎,走的时候也没问怎么用,百无聊赖的把玉放到额头上叹息,人家穿越有空间有灵田,我特么穿越是个残废,还尼玛全身瘫痪,这是什么鬼!

正想着,玉石刺溜一下,窜进许秋秋的脑袋里!什么鬼?

一阵的恍惚,许秋秋俨然发现自己周遭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白茫茫的一片,因为躺着起不来,只能用眼睛来回瞄啊瞄!

脑子里像电影一样播放着周遭的场景,一间茅草房,一条小溪,正在纳闷!脑子里又出现四个大字“鸿蒙空间”

许秋秋心想着,这阎王还不算良心太坏,至少还给个空间给自己,这也算是给自己以后的生活开挂了吧!

但是自己躺着起不来咋办,照这个情形看,自己的两个兄弟肯定没钱给自己治病,总不能躺五年把?

正想着,便看到一丝丝的白色气体窜入自己的体内!

身体的痛疼感一点一点的减轻,嗯?宝贝啊,全身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许秋秋忍不住**起来,还好周遭没人!

唉呀妈呀好羞涩有木有!过了不到一个时辰,许秋秋明显感觉自己的内伤已经好了,原本痛疼的身体已经完好。

看着那一丝丝白气还想窜进许秋秋的身体,看样子是想治愈外伤,许秋秋急了,一个念头从空间里出来,好险,

如果自己全好了,一会那俩兄弟回来还不得把自己当成妖怪!

“张大夫,快走,妹妹快不行!”

“小子,你轻点拽,我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许秋秋听到声音,赶忙闭眼装晕!

大夫将手放到许秋秋的手腕上开始诊脉“嗯?小娃娃,放心吧。你的妹妹应该是受到惊吓,没什么大问题”

“太好了,可是大夫,我妹妹是从树上掉下来,刚掉下来的时候疼的一直哭,真的没有什么内伤么?”许秋秋想着这应该就是原身的哥哥,11岁的许秋河!

“怎么?难不成我还能骗你个小娃娃?”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谢谢你大夫!这是诊金”说着,许秋河便把这些天和弟弟一起采野果换来的几个铜板拿出来递给大夫

张大夫看了看,叹了口气说道“诊金就算了。想来这些是你们的全部口粮。”

“那不行,大夫,我不能让你白跑一趟,这山路难走!您就拿着吧”许秋河倔强的说道。

“如果实在要付,就把桌上的那几个果子给我带上吧,我媳妇有了身孕了,一直想吃酸!我在药铺坐诊,也没有时间出去买果子”

“行行行,大夫您的恩情,我许秋河日后必定报答”许秋河说着对着那位大夫鞠了一躬,然后就把桌上的果子用一个草编的竹篮装起来一起给了大夫。

送大夫出了门。


第2章 空间宝玉

“哥哥,哥哥,姐姐醒了没?”看来是原身的弟弟,6岁的许秋水,这一家的名字真奇葩!

“还没有,大夫说,没什么大问题,哥哥今天去镇上买了两个包子,弟弟你去吃一个,给姐姐留一个,等秋秋醒了吃”许秋河笑着对许秋水说,显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

“哥哥,我们分着吃,”然后自己咬了一个,就把包子放到许秋河的嘴边

“哥哥不饿。乖乖吃掉。吃饱了才有力气”

许秋秋想,不能再装,装不下去了,实在是憋不住了!不知道原身晕的时候,他哥给他喂了多少水,实在是想嘘嘘,很尴尬有没有!

“大哥,小弟。”许秋秋装作刚清醒的样子,虚弱的叫了声

“小妹,你醒了?还痛不痛!想不想喝水?”许秋河冲到床边关切的问道

喝你的水,我都要憋死了有木有!许秋秋心里腹诽。

“姐姐,呜呜,姐姐醒了,快吃包子。”

行吧,好感动!但问题是实在吃不下!憋死我了,许秋秋心里一阵疯狂呐喊。

“大哥,我不渴.我...”然后装着很虚弱的站起来,红着脸根据记忆朝着着门外某处看了一眼。

许秋河很聪明,看着秋秋尴尬的样子就懂了,笑着对秋水说:”小水,天快黑了,走。哥哥带你捡柴去!

许秋秋解决了自身问题朝着门外看了看,看来秋河和秋水要有一会才回来,便闪身进了空间。

因为初次进来的时候是躺着,空间的环境虽说在脑子里放了一遍,具体的还是没有看到。

空旷的空间有两亩地黑黝黝的,寸草不生!两亩地的旁边是一条小溪,轻轻的流水声潺潺的传来,溪水尽头雾蒙蒙的看不清楚,汨汨的溪水清澈见底。

许秋秋捧了点水喝了一口,有点像矿泉水,还有一丝的甘甜!

空间里的温度也很舒适,许秋秋看看溪水不远处的茅屋,转身走了进去,门是虚掩着的,出于礼貌,许秋秋还是扣了三下门,没有人应声才推门走了进去。进屋后的许秋秋惊讶的看着四周,原来屋内别有洞天。更像是一个介子空间,有好几个房间。其中一个看得出是女子的闺阁,绕过山水花鸟的屏风,许秋秋直接坐到床上,摸着床上铺着滑溜溜的锦缎,四周是双层流苏的青纱幔帐,不远处是一个古朴的梳妆台,上面镶着一面铜镜,铜镜下面是三层抽屉,拉开后一看,里面有很多小格子,每个小格子放着满满的朱钗,耳环,翡翠饰品。

再看衣柜,里面挂着成年女子的裙衫,无一不是做工精致,连一丝线头也没有,颜色从清雅到艳丽,即便是见识过现代那么多种服装的她都感叹的不行。对面窗户下面放着个小凳,上面摆放个烫金的花瓶,墙壁四周挂着山水花鸟的画,可见主人的本性清雅,清雅中又透着奢华。

房间很大,中间也有一个博古架,上面也有数不清的金银玉器,晃花了许秋秋的眼,每一样都小心翼翼的摸过之后,才绕过去。

又走进一个房间,这是一个书房,在窗户不远处有一张书桌,还配着一把高背的椅子。

旁边是一个书架,一排排是密密麻麻的书籍,抽出一本,是人体的穴位图,虽然字她都认得,但因为不是学医的人,只能看个大概。

其他的房间就简单的多,有不少好像是用作库房的,里面整齐的堆着一个又一个木头箱子。

许秋秋随便打开了几个,都是些布匹,首饰,古董和花瓶,还有不少的金元宝,银元宝,这要都是她的,那一定发大财了。

许秋秋乐滋滋的回到最初的房间,走近桌面,看到的是一本医经《神农焰医经》,这不是阎王给的医经么?


第3章 进山

继续往前走,打开一扇门,是一个小厨房,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全部齐全。

再往里走竟然是通往地下,于是走了进去,发现里面竟然是大米,玉米,瓜果等各种吃食,点心,粮食。

“秋秋,我们回来了。”

听到声音的许秋秋拿着医经闪身出了空间,出了空间后,就把医经藏在了枕头下面!

“大哥。小弟。”

“姐,还疼么?

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小包子关切的小眼神,许秋秋的心瞬间融化,摸了摸许秋水的头说。

“水水乖,姐姐不疼了!”

“姐姐,有包子,快吃”许秋水拿起桌子上快冷掉的包子递给许秋秋

许秋秋摸了摸肚子也确实饿了!拿起包子啃了起来!许秋秋可是记得,许秋河可是没吃的,于是掰了一半递给他说“大哥,我刚醒,吃不下太多,你也一起吃吧。”

“不了,小妹,你吃,我今天在镇上吃过了”许秋河摸着肚子佯装着自己很饱的样子说道。

许秋秋知道,大哥肯定吃了野果子,也不推脱,直接把整个包子吃掉了~!

晚上,因为刚入秋还不是很冷,许秋秋和着衣服躺在床上消化着脑子里的场景。

因为分家,大房,二房抢占了自己爹娘的屋子。把他们赶到远离村庄的一个山坡上。

房子是茅草的,还是用土坯混着盖的,只有三个房间,加一个小院!屋后是两亩地,还是荒田,根本种不出什么东西!

许秋秋只知道娘是病死的,爹去从军,一去不回,已经走了4年了。

回来的人说爹已经不在了,可是许秋河确一直坚持说爹没死。

想到这里又开始埋怨起阎王了,这可咋过啊。

不过算了,至少还有个空间,虽然空间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看,不过算了,有的是机会,许秋秋昏昏沉沉的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许秋秋还在睡,听到门外细微的脚步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走出去便看到秋河背着箩筐拿着工具准备上山。

“大哥?你去采果子?”

“不是,入秋了,天凉了,我去捡点柴,拿去镇上去卖。”

“那我也去”秋秋急忙说道。秋秋想,这么大的山,肯定有点珍贵药材啥的,好歹也是穿来的,怎么地也能捡到点。

“可是你的伤”秋河犹豫道。

“不碍事,早就好了,让我去嘛”许秋秋撒完娇便是全身鸡皮疙瘩,好歹也是大龄女青年,实在受不鸟对着一个比自己小好多岁的小娃娃撒娇。

“好吧,走”许秋河无奈的叹了口气。为嘛觉得自己妹纸醒了,性格变得很跳脱呢?

回屋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小弟秋水,秋秋拿起篮子和秋河一起,兄妹两个人进山了。

“秋秋,你在这里乖乖的捡柴,我往里走走看看,会不会遇到野鸡野兔啥的,打回来给你补补”秋河认真的对许秋秋的说。

“嗯嗯,大哥,你去吧!”

秋秋把柴捡到一处,然后认真的捆绑起来放到秋河留下的竹楼又找了个树洞丢了进去,然后拿着篮子也进了山。

想着这么大的山,就算没草药找点金银花山茶花,抓点鱼也是好的。

走着走着看到前面的一丛丛的野菊花,好像那是金子一样的,立即扑了上去,直接开始摘,往自己的小篮子里面放。

这么多花,也能有不老少,应该能换不少铜板,不过有点失望的是,这片没有看到金银花。

“秋秋、秋秋你在哪里”正在摘花的许秋秋听到秋河大老远的呼喊。

“大哥,我在这呢!”

“秋秋你怎么乱跑。”

“大哥,我没有,是我听村里的张大夫说,山里有野菊花,可以去火,还可以卖到药店换铜板,所以我就找了一下,还真的找到了!你看。”


第4章 去镇上

许秋秋把自己摘的一篮子野菊花拿给秋河看。

“这是野菊花?可以换铜板?”许秋河有些质疑。

“嗯嗯,对,大哥,相信我,张大夫对我说的”看着许秋秋坚定的小脸,许秋河笑了笑。

“行吧,收拾一下,我们下山,吃点东西就去镇上”

兄妹两个取了树洞里的柴,便下了山。

到屋前的时候,闻到了饭菜,然后便看到小秋水屁颠屁颠的跑出来喊着:“姐,大哥,奶来了!还带了鸡蛋和米”

“奶,你怎么来了!山路不好走,多危险”秋河有些埋怨的说着,刘氏知道秋河这是关心他笑了笑。

“没事没事,来看看秋丫头,总不能让你们饿着。哎,入秋了天也渐凉了给你们送点米面,我还给秋水做了双鞋子,别站着了,快进来吃饭!听水小子说,你们还要去镇上卖柴呢!”老太太说完拽着秋秋便往屋里走。

秋秋的记忆里,奶奶刘氏,有三个儿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房,二房格外的讨厌三房,处处欺负着三房。

三房许天寒,便是原身的爹爹。从军的时候也是被大房二房强拉出去参军。

没过多久,原身的母亲便病逝了,那时候女主只有4岁,小秋水只有2岁,刘氏便把这三个孩子留在身边抚养。一年前,大房二房抢占了许天寒的房屋,说是分家,把这三个孩子赶到了离着山不远的山坡上,这里是许家最初的老宅,凡是进山,进镇,都能路过!

“哎,秋秋,快吃两个鸡蛋,你这刚好,需要多补补!”刘氏一边剥着鸡蛋,一边往秋秋碗里放,锅里煮着米粥,是刘氏从家里带的。

“奶,我们一会要去镇上换铜板!”许秋河喝着粥,对刘氏说

“你俩吃好就放心的去镇上吧,水小子我看着,你们早点回来”

到了镇上,秋秋和秋河分开行动,一个去给酒楼送柴,一个去药店卖菊花。

秋秋打听了一家口碑不错的药铺名为“保安堂”,里面许仙有木有?

许秋秋站在烫金大字下有些踌躇,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小哥哥!”别看秋秋现在面黄肌瘦,矮矮的,样子不好看,但是声音甜

小伙计回过头来看到秋秋笑着问道“小丫头你来抓药么?”

“不是的,我想问问你们收野菊花么?”

“收啊,直接采摘下来的新鲜花朵三文钱一斤,干花要贵些,五文钱。”伙计打量了一下秋秋,这才说道,

“干花也是分品质的,一般晾晒的过程会失去不少水分,丫头如果你能采到野菊花,就直接送来,省心。”

听到这个价格,许秋秋还是有点失望,花这种东西小小的,也不占分量,一斤才三文钱,确实有点少。

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多个赚钱的途径挺好的,她盘算下伙计说的,觉得晾干之后要失掉不少水分,也觉得送鲜花比较好。

“是有多少要多少吗?“

“恩,我们医馆都收,但是摘花的时候尽量小心些,不要把花瓣碰掉。

许秋秋点点头,把篮子拿了出来说道“小哥哥你看这些行不行?”

“好,我给你称一下”

“小妹妹这是15个铜板,你拿好”

“谢谢小哥哥”

“不客气,你们家要是靠山,山里有金银花的话可以多采点,那个鲜花就要十五文一斤的呢。

“金银花么,秋秋点点头,又再次和伙计表示谢意,她现在还没有去过山里,山里很多野菊花,但是金银花还没见到!明天早起一点要去山里看看”

拿到自己的第一桶金,许秋秋高高兴兴的去买了三个菜包子。

没办法肉包子要三文钱一个,实在是心疼啊!

然后又找了一家种子店,买了点5个铜板的蔬菜种子,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种子丢到空间,然后拿着包子去和秋河约定的地点等他。


第5章 掉坑里了

到的时候秋河已经在等他了。秋河的柴换了30个铜板,买了一些油和盐,外加一些粗面和黑面,加上两颗白菜!剩下的十几个铜板全部给了秋秋。

“小妹。这钱你拿着,家里需要啥你就看着买,等哥哥以后赚大钱了再让你吃肉。”

“知道了,大哥,以后秋秋也会让大哥吃上肉,我们一家以后肯定会顿顿吃到肉”开玩笑,我这里可是有空间大杀器的,富起来早晚的事。

回家的时候,刘氏正好出来,煮了饭便要往回走

“奶,一起吃吧。”

“不了,奶还要回家做饭,锅里煮了米粥,你们赶紧回去吃把”说完急急忙忙的下了山坡。

“大哥,姐,你们回来了,我好想你们。”

“秋水今天乖不乖啊!”秋秋摸着小包子的脑袋问。

“嗯嗯,我今天很乖,还在家识大字呢”小包子秋水抬着小脑袋说道。

“秋水认字?”秋秋回头问道。

秋河看着许秋秋有些奇怪,难不成小妹是撞了脑袋,以前不是在奶家的时候他教过他们么。便回道:

“嗯,在奶家的时候我教过你和小水,忘了?”

许秋秋一听,脑子里出现秋河教他们的片段!然后揉了揉头说“从树上掉下来,有些记忆断断续续的。”

晚饭很简单,奶煮了粥,放了3个鸡蛋,秋秋拿出镇上买的包子,分了一人一个,饱饱的美餐了一顿。

到了晚上,秋秋微微的听到隔壁有轻微的呼吸声,知道秋水秋河已经入睡便进了空间!

空间的白雾又浓了几分,秋秋把白天买来的蔬菜种子一点一点的种到了那两亩田里。按理说,空间的田地应该比外面的要好,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然后又到小溪边捧了点水喝了几口闪身出了空间,躺在床上的许秋秋一直在想,空间的财宝多,但是不能拿出来。

而且大哥,小弟还有自己的还在长身体,营养要跟上,要为身体打基础。

而且大哥和小弟看样子是很想去读书的,怎么样才能拿出钱来,还是光明正大的拿出来用,想着想着便睡过去了!

扣.扣.扣!

早上秋河轻轻的敲了秋秋的房门喊道:“秋秋,起来了!今天要去山里捡柴。”

“来了来了”秋秋急忙起身,梳洗了一下,简单的吃了点粥跟着秋河去了山里,而小秋水和以前一样在家看门。

到了昨天捡柴的地方,秋秋和往常一样,捡好了柴,往树洞里一丢,然后就打算去采野菊花,找到昨天的那片草丛,许秋秋往前走去:“啊……”一声尖叫,许秋秋掉了下去。

许秋河正在低头找野物,忽然听到尖叫声,眨眨眼,这山上有狼么?叫的这么惨烈?难不成是狼在叫同伴?许秋河有点着急,得回去带着妹纸赶紧走。

纳尼,什么鬼!怎么有个坑洞!天杀的,谁那么不道德在这里挖什么陷阱!

许秋秋掉进一个巨大的坑洞,因为昨天低头采野菊花,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个坑洞。

大概是因为花丛太冒密,所以遮挡了去!许秋秋揉了一下摔痛的屁股,然后站起身借着微弱的阳光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坑洞。

坑洞很大,前面有一条细窄的小路不知道曲曲弯弯的延伸到何处。

记得在前世,许秋秋上过一节经济学的课,导师很有意思,说如果你想成为武林大侠,那么就掉下悬崖把,不死的话肯定会遇到武林秘籍,那样就会变成绝顶高手。

许秋秋乐了,不管前面是个啥,至少他们兄妹三个可以有钱了,就算这个坑洞啥也没有,她许秋秋也能变出宝藏来。


第6章 遇到大美男

想到这里也顾不上屁股的疼,一瘸一拐的顺着小路向前走去!

小路越走越宽,走到尽头的时候秋秋发现原来这是一处巨大的山洞,洞顶很高,至少10多米,至于大小,总之就是很大,有几个大礼堂那么大。

洞中有很多奇形怪状的岩石,还有水晶一样的色彩,最奇特的就是每一处岩石的四周都长满了不同的奇珍药草。

之所以知道是药草也是因为许秋秋最近一直在读阎王送的那本医经,许秋秋的眼睛亮了,兴奋的冲了过去。

利用意念,将一株株的药草移进空间里,当然,从有了空间开始,许秋秋就自主的学会了精神力的修行,这是空间给的,也是穿越女的优势啊。

许秋秋疯似的收取药草!收着收着,手摸到一处冰凉,扒开药草。

“妈呀。什么鬼!死人?还是个裸的死人?不对,穿着亵裤,是半裸”再向四周看看,前面有个水潭,水潭边还有一些衣物。

“嗯?难不成是活的?”许秋秋赶紧倒退了几步,然后拿起一块石头丢了过去。

“嗯?没反应?好吧,死人的话应该会有遗产啥的吧”许秋秋仿佛看到了大把金银向着自己招手,一蹦一跳的向着衣服走了过去。

吆喝,一袋银子,大概五六十两的样子,还有两张百两面额的银票。嗯?是永丰钱庄通用,不错不错,看着衣服料子也不是凡品,先搜搜再说。

拿完了钱财,许秋秋看向趴在地上的那个人,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把那人翻了个身。

吆喝,身材不错啊!摸了一下,皮肤不错啊!又用手指戳了戳,还挺有弹性,照理说死人不都是僵硬的么!又看了看脸,还带着个彼岸花的银色面具。

“啧啧,人都没了还带啥面具!”许秋秋撇撇嘴,二话不说,就将面具给摘了下来。

“唉呀妈呀。美男啊!还是个大美男呢”好歹是穿越来的,前世男星啊,小鲜肉啊,那么多也没有一个比得上躺着的这个好看。

“啧啧。这小脸型,啧啧,这翘鼻子。啧啧这嘴唇,真性感....”许秋秋先哎。可惜红颜薄命啊!许秋秋有些惋惜,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个美男,又鬼使神差的将手伸向这个男子胸前捏了捏......

许秋秋原本是比较怕见死人的,不过既然拿了人家那么多银子,嗯,许秋秋是不会承认,其实是因为看到美男的缘故,所以她现在是一点都不觉得怕了,还有点可惜。

“帅哥美男啊,你安心的去吧,你的银子我帮你花了,如果你有未了的心愿,等你托梦给我,我帮你完成,还是算了,别托梦给我了,给你家人吧,阿弥陀佛。阿门!”许秋秋也不管宗教不宗教双手合闭,做了个祷告!想着哥哥肯定在找自己的!转身打算离开。

“拿了本尊的财物,就想走人么?”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许秋秋一个激灵,回头看了看。

“妈呀,诈尸了!”许秋秋刚走没几步就听到身后的声音,吓得头也不回拔腿就跑。

“......”宫月寒。

许秋秋有些慌不择路,忽然一个巨大的吸力将自己吸了回去,许秋秋回头一看,一双眼睛,冰冷刺骨。紫色的眸子,摄人心弦,像是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

“哇,好漂亮的一双眼睛。”许秋秋这时候忘却了害怕呆呆的说道。


第7章 给美男解个毒

宫月寒心里一窒,多少年了,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凡是见过他眼睛的人不是吓得瑟瑟发抖,就是尖叫,所以他杀人从不需要理由,凡是让他觉得心烦的都死在他的掌下。

师傅说他煞气太重,所以就在他10岁的时候他的师傅给了他这个半面的彼岸花面具。

眼前的这个丫头,没有害怕自己,一双大大眼睛亮亮的盯着自己的眸子,呈现出痴迷的样子不似作假。

宫月寒不知不觉中的嘴角微微上扬!许秋秋感觉到抓着他的手有松懈的感觉,慌慌乱乱的起身就跑。这小白脸竟然没死!尼玛。明明没有呼吸,吓死姐了,赶紧跑。

“是你摘了本尊的面具?”宫月寒冷冷的问道。

许秋秋听到后,停了脚步,哎,反正跑了也要被吸回去,于是转身说。

“帅哥,淡定!我这不是怕你喘不过气吗,所以好心帮你拿下来呼吸一下。呵呵呵呵呵,你大人有大量,大不了钱我还给你就是!”

“过来。”宫月寒并没有理会许秋秋的回答,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过去。”许秋秋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晃。

“过来。”宫月寒的表情又冷了几分,说道。

许秋秋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我过去行,你别打我。”

“......”宫月寒

许秋秋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宫月寒抓起许秋秋的手腕轻轻一点,一个火红的圆形玉石手链镶嵌到了许秋秋的手腕上。

对,就是镶嵌!宫月寒看着镶嵌进许秋秋手腕的玉石手链,先是一愣,想来他自己也没想到这手链会出现这种情况,又抬头看向许秋秋,忽然一口血喷到了许秋秋身下,便应声倒地。

许秋秋也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一串手链,这什么情况,这货不是打算把钱拿回去么?怎么还给个手链,这事打算给她栓个链子捆住她?正想着,便听到宫月寒倒地的声音。许秋秋翻了下白眼蹲下来身子用手指戳了戳。

“喂。你又怎么了?不会真死了把。”只见宫月寒身上出现几条红色细纹,又以可见的速度布满全身,触手滚烫。

“咦?这是医经上说的火毒。”许秋秋眨眨眼,看着那几条细纹在男子的身上慢慢增多

中毒之人每个月都会被火毒折磨,筋脉收缩,好比在火上灼烧,必须长期住在冰寒之处,或是在一处寒潭长期冲洗筋脉才能减缓痛处,难怪这小美人才会在这里。

“既然这样,钱我就不还你了,姑奶奶给你解毒就当诊金了。”反正空间这种解毒丸多的是,尤其是这种毒必须要用冰心草为主药才可以。

用意念拿出一粒解毒丸,又从空间弄了一杯溪水,从上次喝多溪水后就知道,这水是好东西,能养身健体,还能剔除体内杂质。

这时的许秋秋并不知道给他解毒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要办点事,省的以后心里不安。

扶起宫月寒,将手里的药丸塞进去,可是尼玛不张嘴是什么鬼。

“行吧,姑奶奶吃点亏,反正过了今天以后咱俩永不再见”说完许秋秋将药丸塞进自己嘴里又喝了一口水对着宫月寒的嘴凑了过去,用舌尖耗开宫月寒的嘴把药丸和泉水一起灌了进去。

“总算喂进去了!”许秋秋抹了一把脸,拿出两颗解毒丸,又从空间拿出一个羊角形的水壶,装了一壶水,留下一张纸起身离开,顺着原路走了回去。

许秋秋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离开的那瞬间,那个男人睁开了双眼目送着她离去后又闭上了眼睛。


第8章 哥,咱们发财了

走到坑洞的出口,许秋秋拿出一块破旧的锦缎,包了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金银珠宝,还有自己的医经,外加给大哥和小弟选了两本图画较多。看起来很拉风的武功秘籍加上两本内功心法,一本轻功,然后扎成包袱样子斜着绑在身上坐等大哥找他,约摸着一炷香的时间便听到了大哥的呼喊。

“秋秋。秋秋!你在哪里??”

“大哥,大哥,我在这里,我掉进坑洞了,快拉我上去。”就知道自己的大哥肯定会急,许秋秋抬着头死命的喊着

“秋秋,秋秋受伤没有?”一会秋河便找了秋秋掉入的坑洞,在洞外焦急的喊道。

“大哥,快拉我上来,树洞里有捆柴的绳子!”

秋河急急忙忙拿出绳子丢了下去,秋秋便顺着绳子被秋河拉了上去,一到洞口便一屁股坐到地上呼呼大喘气。想着,这样下去不行啊,看来得练点功法了,至少得能保住小命才行。

“秋秋。伤到没有”秋河看到秋秋上来后赶忙问道。

“没事,大哥,你看,洞下面好多财宝!我全拿了上来。”许秋秋从身上摘下包袱。

秋河一窒,看到满满一包袱的金银,还有几本秘籍,瞬时激动了起来,赶紧包起来问道。

“秋秋,这是?”看着包袱的锦缎,料子虽然不凡,但是样子已经很是老旧。

“哥,这包袱是下面的,看样子很久了,这么多金银我是不是可以和小水吃肉了?”许秋秋眨眨眼说道。

“嗯嗯,可以,以后我们可以顿顿吃肉了!但是秋秋,财不外露,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许秋河郑重的说道然后转身对着坑洞磕了三个头认真的说道,不知是哪位前辈的遗物,晚辈日后定当为前辈供奉灵位,多谢前辈对我们兄妹三人的再造之恩。

许秋秋听完心里虽然很佩服许秋河的为人品性,可是供奉灵位什么鬼?姐还没死好不好,灵位个P啊!这不是诅咒姐么?

回到家里,许秋河拉着许秋秋和许秋水进了屋,然后关紧门窗开始清点,除去首饰,金银财物大约有一千多两,兄妹三个顿时眼睛发亮。

“哥哥,哥哥,这么多的大元宝,是不是以后小水就可以吃肉了。”小包子秋水睁大了眼睛盯着秋河问道。

秋河顿时觉得心酸无比,自从娘去了以后,小水和秋秋一次肉都没吃过,身为哥哥,没有照顾好弟弟妹妹,愧对母亲临终的交代。

“嗯嗯,小弟,以后大哥天天让你吃肉,顿顿吃肉。”秋水郑重地说道。

一旁的秋秋假装跟着一阵欢喜,心里却是腹诽,为了吃顿肉,姑奶奶脸都不要了。

不过家里发财,大哥没有因为小水的年龄太小就隐瞒小弟,这点看来他是真的看重自己的弟妹。心里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让自己的这个大哥出人头地,那么自己以后也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清点好了钱财,秋河便严肃的对着秋秋和小水说道“所谓财不外露,尤其是我们,还是孩子的我们来说更不能向外透露!这里有几本武功心法,我和小水会认真习武,秋秋你就学学这本轻功和医经就好,女孩子不需要舞刀弄枪,以后秋秋就由我们兄弟来保护。”

“对,姐姐以后我来保护你。”小水举起小拳头很是认真。

“好!”秋秋笑了,那种被保护的感觉真好。

东西放好,兄妹三个把家里一直舍不得吃的存粮拿了出来饱饱的吃了一顿,然后又美滋滋的回屋睡觉。


重生医女有空间 主角: 许秋秋, 宫月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