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深恋重生妻 主角: 宁欢夜, 傅寒翊

总裁深恋重生妻 主角: 宁欢夜, 傅寒翊

第1章 你们等着!

宁欢夜离奇暴毙了,整个Q市上流社会一片欢腾。

这个贱人,六年前甩了Q市人人想嫁的易家大少易夏,害的易夏颓废消沉,还在Q市兴风作浪这么多年,一个小三上位生下的野种,死了活该!

一小时前,Q市郊区某别墅地下室。

“还没交代吗?”

“可不是,嘴硬着呢。非要见腾少一面才肯说。”

“这都打了三个小时了,就是不松口,继续下去,会死人的。”

三个黑衣保镖小声议论着,倒在血泊里的血人却一动不动。

吱嘎一声,地下室的门打开,一道华贵艳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微昂着下巴,看向倒在地上的血人,眼底尽是嫌恶之色。

“你们这帮废物,连一个女人的嘴巴都撬不开!我宋家就是养一群老母猪,还能下崽子呢!你们能干什么?”

宋雯雯开口,冷言恶语如刀子锋利无比的割过。

三个黑衣保镖都见识过宋雯雯的狠毒,不敢再说话,纷纷低垂着头。“宁欢夜,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不就想见千唯哥哥吗?你现在走到院子里,就能看见他了。”

宋雯雯看向欢夜,冷笑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你宁欢夜跟别的男人鬼混被拍照,被易家嫌弃退婚,沦为整个Q市的笑柄,是千唯哥哥好心收留你这么多年,现在就让你说出特殊人才储备局的根据点在哪儿,你都不帮他?!就是养条狗还会摇尾乞怜吧!你宁欢夜凭什么坚持到现在?”

随着宋雯雯话音落下,血泊中的欢夜缓缓爬了起来。

下一刻,极其缓慢的朝地下室外面爬去。

她知道,自己全部力气都用在这一刻。

她要见腾千唯,不是还对他旧情未了!她要杀了那个混蛋!为弟弟报仇!为最好的闺蜜贺小迪报仇!为染上毒瘾的易夏报仇!

当她艰难起身,下一刻就被地下室的门槛绊倒,整个人狠狠摔了出去翻滚到院子里。

院中,背对着她的颀长身姿动也不动,任由宋雯雯哼笑着攀上了他腰身,以胜利者的姿态看向她。

“腾、千、唯……”欢夜趴在地上,虚弱开口。

男人并不回头,声音不再是她熟悉的温润清朗,而是冷的骇人刺骨。

“宁欢夜,我让你说出特殊人才储备局的根据点,那是在救你,你应该谢我才是,你那双能制造出最精密武器的双手早就被他们盯上!与其让他们带走你,不如我提前帮你了断,谁叫你只懂得画图和设计机关,从来不问我想要什么呢?”

腾千唯自始至终都是在欺骗欢夜做他的棋子和傀儡,此刻却能厚颜无耻的说是为了她好。

眼见腾千唯转过身来,欢夜艰难抬头,看似迷离的眼神下一刻突然迸发浓烈杀气,抬手用尽全力扯住腾千唯领带,可她另一只手还没触碰到腾千唯脖颈,就被宋雯雯一脚踢开。

“贱人!放手!”

话音落下,宋雯雯抽出匕首狠狠刺入欢夜心脏。

此刻,宋雯雯不需要在欢夜面前再扮演任何知己和朋友的角色,她早就想亲手解决宁欢夜了!

宁欢夜霸占着千唯哥哥这么多年,是时候还给她了!她才是最爱千唯哥哥的人!

“宁欢夜,如今千山集团已经成为业内翘楚,你就应该主动退出董事局,你不但留下来跟我平起平坐,还被特殊人才储备局盯上!就算你现在不肯说根据地在哪儿,我也不在乎,你觉得以我腾千唯现在的能力,我会找不到吗?”

嗤!

下一刻,腾千唯握着宋雯雯的手,一起拔出了匕首。

他扔掉匕首,拥过身旁的宋雯雯,看向欢夜的眼神决绝嗜血。

宁欢夜,纵然我喜欢过你,但你不肯继续做我的棋子,你就必须要死。

剧痛袭来,欢夜咬牙闭上眼睛。

腾千唯!

宋雯雯!

还有宁家那些混蛋!

你们等着!

我宁欢夜化作厉鬼也日夜缠着你们!绝不放过你们!我宁可生生世世不投胎,也要跟你们死磕到底!

第2章 被鞭尸了

“宁欢夜,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好东西,你喝了吧……喝下去以后你就能上天了……你要相信我哦……”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有怪异的味道传入鼻子里。

欢夜才将睁开眼睛,就见一个装满不明液体的玻璃杯到了面前。

“走开!”

欢夜本能抬手打翻了水杯。

哗啦一声,杯里的不明液体撒了一地,玻璃杯也摔碎在地上。

“宁欢夜!你别给脸不要脸!”

啪的一声,响亮的一巴掌甩在欢夜脸上,她顿时眼前金星直冒。

欢夜很懵。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要挨打?

被鞭尸了吗?

“谁打我!”

欢夜被打的眼冒金星,怒骂出声,待睁开眼睛,眼前看到的却是一副奇怪而惊悚的画面。

打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宁唯爱。

她不是被腾千唯和宋雯雯害死了吗?

怎么会看见宁唯爱?

还有这里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好像是她以前去过的千色酒吧的包间?!

“难道你也死了?!”欢夜指着宁唯爱,甫一开口,只觉得太阳穴炸裂一般。

“宁欢夜!你才死了呢!你少在这装神弄鬼!你以为装疯卖傻的,易家就不会解除婚约了?你一年前背着易夏跟别的男人幽会一夜,现在照片曝光了,易家怎么还会要你这种名声尽毁的荡fu!就算易夏不说什么,易家大门你也进不去了!你等着回家被父亲抽筋扒皮吧!”

宁唯爱得意的喊着,抬手又要打欢夜。

“易家不要我也轮不到你!!”

欢夜怒吼一声,不等站稳就抄起身侧的垃圾桶,毫不犹豫的扣在了宁唯爱头上。

酒吧包房洗手间的垃圾桶,那绝对是个宝藏所在地。

卫生纸和烟头是标配,用过的套套和卫生巾是惊喜。

“啊!好恶心!!”

“宁欢夜!你活腻了是不是?你现在没了易夏这座靠山!你凭什么还这么狂?我赌你今晚连宁家大门都不敢进!”

宁唯爱大声喊着,此刻的她,耳朵上挂了一个用过的套套,头顶全是烟头,胸前衣服的褶皱里还有一个验孕棒。

她本想趁着宁欢夜因为一年前那件事曝光,来这里借酒浇愁的功夫,给她灌下mi再将她带出房间,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谁知宁欢夜突然醒来,还打翻了水杯。

看着眼前明显是气急败坏的宁唯爱,欢夜持续懵。

她觉得自己只是在做梦。

不然怎么会回到六年前,她因为收到易家退婚的消息而跑来千色酒吧买醉,被宁唯爱趁机灌药的一幕?

而六年前她mi作的一幕,是她彻底被宁家抛弃,得罪整个易家,成为Q市上流社会笑柄的转折点。

难道……她回到六年前重生了???

“宁欢夜!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家告诉爹地妈咪!让他们派人来抓你这小贱人!”宁唯爱一跺脚,哭着冲出去了。

……

欢夜顶着一边红肿的面颊,身子晃悠了一下,险些栽倒。

寒瞳逐渐恢复清明,抬头四下看着。

清冷目光掠过四周环境。

她在观察的同时,三楼不对外开放的一号房内,单面落地窗前,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盯着人群中的她,眸光瞬间凝结冰冷霜华。

宁、欢、夜!

第3章 主动送上门

前一刻,欢夜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直到不小心撞倒一个服务员,看到他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2018年8月25日,这不是她出事前六年的时间,想到这里,欢夜大脑瞬间活了过来。

如果她没认错,这里应该是Q市最大的酒吧:千色。

可千色在她出事前就被封了,如果她真的死了,又不是在做梦的话,难道她……

欢夜漫无目的的走着,看到一侧的电梯打开,欢夜拖着虚弱的身体一头栽了进去。

“站住!”

电梯门口两个保镖抬手拦她,欢夜眼角余光扫过二人,身子一闪,嗖的一下钻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一共五个人,其中四个保镖同时上前准备动手。

“不用管她。”

蓦然,冷冽透骨的声音沉冷响起,听的欢夜后背一凛。

下一刻,一双有力的手臂突然从后勒住她脖子,将她强行禁锢在身前。

“放手!你谁呀?!”

欢夜脾气不好,此刻跳着脚的要回头看。

“你主动送上门,还问我?”

清冽通透的声音,磁性而危险。这声音仿佛带了魔性,下一刻就能将她吸入无底深渊。

“你们都出去。”

傅寒翊看向身侧四名保镖,命令一出,保镖们面如菜色。

“滚!”

见他们不动,傅寒翊一瞬杀气附体。

都杵在这里,他怎么泡妞……

“是,傅少。”

保镖们退了出去,互相看了一眼,立刻给苏先生打了电话。

保镖:“苏先生,傅少抓了个女人进了电梯,不让我们进……”

苏先生:“……确定是个女人?”

保镖:“看身材模样是,不过身手很汉子……”

苏先生:“……”难道傅少开窍了?

与此同时,电梯里,欢夜眼底明显闪过一丝精明厉色。

呵呵!这是遇上那种精虫冲脑的暴发户了吗?以为她是来酒吧钓凯子的?

电梯门缓缓关闭,欢夜下意识地摁了二十八层顶层,她在为自己争取时间。

看到她摁下顶层,傅寒翊有一瞬停滞,勒着她的胳膊也松了一下。

就是这一瞬间,被欢夜抓住了机会。

欢夜转身袭击他最脆弱的脖颈,同时抬腿又快又狠的踹向他脐下三寸。

傅寒翊眼底厉色凝聚,一口浊气堵在胸口。

却是与她同时出手,身子一侧,躲过她的袭击,顺势将她正面抱入怀里。

“还抱?!你这个精虫冲脑的脑残暴发户!”

欢夜此刻并不完全确定自己是不是重生了,所以她需要上到顶楼冷静一下,谁知一进电梯就遇见这么个深井冰,可当她看到对方正面时,抬起的手,生生停下。

这张脸……熟悉而陌生,完美如铸,独一无二。

如完美极致的画卷,一帧一画,摄魂夺魄。

傅……傅寒翊??

欢夜:“……”这画面,还能再狗血一点吗?

她刚才竟然骂了Q市人人都畏惧三分的那位爷……而且她还想废了他的子孙根!

呵……这特么算哪门子重生?

确定不是让她死的比上一世更憋屈?

“为什么要去顶楼?”

傅寒翊突然贴上来,寒瞳凛凛,定定落在她脸上。

第4章 你想玩梯震

如此近距离的跟一个女人接触,傅寒翊是第二次。

第一次,也是她。

也是在这里,顶楼,二十八层。

欢夜大脑转的飞快,奈何此刻身体虚弱,总有种上一世和此刻恍惚重叠的感觉。

她甩甩头,声音变得轻柔。

“我只是随便摁的。傅少……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走吧……”

欢夜自是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她好不容易重生一世,大仇未报渣男未除,要是这么快就死了,岂不冤死?

而且现在是六年前,是她刚刚认识腾千唯!一切都来得及!

欢夜此刻的失神,让傅寒翊冷笑一声,眼神如锋利无比的刀片割过她面前,下巴微微昂起,绝世五官,看的欢夜有一瞬恍惚。

“可以放你走……”

须臾,傅寒翊凉薄出声。

她果真是将那一夜当做戏耍,转身不认了。

欢夜自是不知傅寒翊心中算计,此刻不由轻舒口气。

“你能在电梯到达顶层之前让我满意,我就让你走。”

傅寒翊话锋一转,眉梢眼角明明有笑意,可深处却是无限凉薄煞气。

欢夜哔了狗了。

“你……你想玩梯震?”

话一出口,见他脸上寒霜叠加,欢夜更加相信流传Q市的那些关于傅寒翊的传闻:冷酷狠辣,弃情绝爱。同时又喜怒无常。

总之是个头号危险可怕的大人物。

欢夜记得上一世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很少回Q市,只在几次上流聚会中远远地见过他,没有任何交际。

见欢夜还没反应,傅寒翊扫了眼持续上升的数字,突然托着她身体,将她压在了一侧墙壁。

砰的一声,唤醒了欢夜记忆。

“你一直都这么玩的吗?那一会上了顶楼再玩又叫什么?楼震?”

傅寒翊此刻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他在三楼的落地窗看见她时,身体竟在那一刻有了可耻的反应。

自从十八岁受伤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后,八年来,他都活在对抗黑暗的斗争中来。

而唯一一次能直面黑暗和创伤后遗症,就是一年前,跟她在顶楼的一夜。

欢夜被他压制的不能动弹,感觉到他身体强烈的反应,这一刻,呼吸稀薄,气息凌乱。

没想到啊没想到,横跨三界的傅氏集团的话事人,竟然如此表脸!

不过,想想他曾经的圈子里走出来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玩的很凶!越有钱,越**。

唯独易夏是个例外。

可易夏的心被她弄丢了……即便重生一世,她也没有力气捡回来。

“叮!”

欢夜进电梯时掉在地上的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之前手机一直响着,她也没机会捡。此刻看到屏幕上那行字,欢夜脸色狠狠一变。

“欢夜,小阳病重,速来医院。”

发信人:腾千唯!

该来的,始终要来。

这一刻,欢夜眼底如同被毒蛇芯子缠上,每一寸都是弑杀血泪凝聚。腾千唯三个字,在她看来,千刀万剐多少次也不够。

傅寒翊也看到了短信,不过傅少盯着的却是发信人的名字。

如果眼睛能杀人的话,腾千唯现在已经被傅少的眼神千刀万剐了。

“宁晓阳是你亲弟弟,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骨髓配型,医院好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你还想救他吗?”

傅寒翊突然开口,却是没有松开对她的桎梏。

欢夜眼底,警惕杀气渐浓。

“你查过我?”

第5章 想救你弟弟,就要听我的话

欢夜不觉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单独见过傅寒翊?

傅寒翊面色冷凝,看向欢夜的眼神好像她欠了傅寒翊几个亿。

“你有钱带他出国做骨髓移植吗?”傅寒翊不回答欢夜问题,冷嘲出声。

欢夜深吸一口气,恨不得将他踹飞出去。

上一世,就是这一次,腾千唯帮她找了合适的骨髓移植给晓阳,但晓阳还是没活过三年。

后来她才知道,其实生父宁瀚涛的骨髓才是最适合移植给晓阳的,但宁瀚涛为了自身利益偷换了报告,欺骗了欢夜。

至于腾千唯,他怎会那么好心帮她呢?不过是利用她绘图的能力帮他卖命!在他动了杀她的心之前,他害死了晓阳,还让她以为是意外。

上一世,她对腾千唯完全信任,从未想过,晓阳的死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我还有m国乔治医生的电话,想救你弟弟,就要听我的话!”

傅寒翊说着,拉着她出了电梯。

如今正是一年春寒掺哨的时节,千色顶楼,冷风呼啸。

欢夜凝眉看向神秘莫测的傅寒翊,这一刻,最冷的是心。

“你要我怎么听话?”欢夜微蹙眉头,声音听似平静,可眼底却是一触即发的杀气。

“给你机会在这里表演一个节目,我满意了,这张卡和乔治的电话都给你,拿着去救你弟弟。”傅寒翊话不多,可字字句句都是巴掌甩在欢夜脸上的感觉。

她宁欢夜要像个小丑一样的讨好他,迎合他,然后就值三十万加一个电话?

不过,为了晓阳,她的确什么都敢做!

欢夜仰头看着他,勾唇一笑。

“傅少如此兴致,那我就给你表演一个一辈子也许只能表演一次的节目。”

话音落下,欢夜甩开傅寒翊的手,转身跳上一侧平台。

傅寒翊:“……”

这一刻,欢夜看到他眼底泥浆翻涌。

可傅寒翊这种玩的凶玩的开的大神,他怎么会轻易动容?一定是她才将重生,眼神都不好了。

欢夜站在不过十几公分的侧面平台上,一侧悬空,稍有不慎,就会跌下二十八层,粉身碎骨。

“傅少让我表演节目,可您是何等大人物啊,什么场面没见过?普通的梯震楼震,自是入不了您的演!我给您表演个天外飞仙,如何?”

欢夜站在那里,身子摇摇欲坠,笑容却仿佛淬了最绚烂的胭脂色彩,夺目而灿烂。

“你给我下来!!”

傅寒翊凝眉,冷声下令。

她以为他要跟她在这里发生关系?

他不过是想确认宁欢夜的身体现在是否还能压制他体内躁动的创伤后遗症!

所以她不能死!

至少是现在不能死!

一年前,帮他度过创伤后应激障碍和黑暗恐惧症的就是她!原本傅寒翊不想借着一个女人来治病,可一年后既然再次遇上,他就不会再放过这个药引子!

欢夜看向傅寒翊,仰头笑出声来。

“呵……节目还没表演完呢!”

呼!

下一刻,欢夜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宁欢夜!!”

第6章 随传随到

傅寒翊有些失态的冲到平台边缘,身后,暗卫吴亦和张丛也冲了出来。

平台下一个一尺见方的小平台上,欢夜正仰着头,长发缠绕着在空中飞舞,绝美五官在暗夜中若流光乍现,美的绝离,欢夜冲傅寒翊没心没肺的笑。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傅寒翊脸色成霜,伸手将她从小平台拽了上来。

“疯!子!”

傅寒翊咬牙开口。

“甭管我是不是疯子!总之我对傅少的承诺是这个节目绝对是您此生只看过一次的!我成功了!请傅少也遵守你的承诺!”

欢夜一脸无所谓的态度,伸出手来,毫不犹豫的抽走了傅寒翊手中黑卡。

傅少:“……”

傅寒翊身后,吴亦和张丛看着还好生站在傅少跟前儿的欢夜,具是一脸震惊。

宁欢夜耍了傅少,竟然还能活到现在!这不科学啊!

傅寒翊脸色持续冰封,距离欢夜不过一步之遥,可他此刻眼底迸发的冰封戾气,却让欢夜觉得,似是下一刻,自己就会被傅寒翊活活掐死。

“张丛,小心傅少病发。”吴亦担心傅寒翊,很小声的提醒张丛。

欢夜虽然听不到他说了什么,可她懂唇语。

病发二字在脑海炸响。

傅寒翊有病?

下一刻,正当她出神之际,傅寒翊双手抓着她肩膀,将她狠狠推到一侧墙壁上,额头一瞬青筋迸射,眼神好似猛兽准备进食的危险无情。

欢夜定定看着他。

“对!从你说要我表演节目开始,我就想好了刚才那一出!但我不是耍你,我只为自保!你说的没错,我需要钱,也需要乔治医生的电话,但我不明白的是,傅先生你为何会这么了解我的事情!难道现在不应该是我对你产生怀疑吗?

也许你会说,我宁欢夜得罪了易家,为宁家蒙羞,我现在一穷二白的有什么资格怀疑你老人家!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怀疑就怀疑了,不需要特意挑日子!”

欢夜忍着后背火辣辣的刺痛,字字珠玑,掷地有声。

既然她看出傅寒翊对她有特别的意图,那么这次机会,她就不会轻易错过。

因为对方是傅寒翊,无论如何,她都要搏一搏。

傅寒翊体内的暴躁情绪还有对于黑夜的排斥,在看向欢夜眼底时,缓缓湮开,逐渐溃散,不再凝聚。

纵然他不信邪,可事实又一次证明,宁欢夜真的能压制他的创伤应激后遗症和黑暗恐惧症。

这是他继续做一个正常人的希望。

傅寒翊松了手,对吴亦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双手递给欢夜一张名片。

“拿了我的钱,记住一点,随传随到。”

傅寒翊一边整理袖扣,一边冷声下令。

这一刻的他,才是Q市上流社会认识的那个傅寒翊,即便静静地站着,也能给人心惊胆战的压迫气场。

欢夜握着黑卡,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傅先生需要我做什么?”

傅寒翊瞪了她一言,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你这么丑,除了端茶倒水逗乐子,还想做什么?给我本分一点!”

欢夜:“???”

吴亦和张丛:“……”怎么感觉傅少并不是这么想的呢?

傅寒翊转身离开,欢夜跑去电梯口捡回自己手机。

腾千唯的电话恰好打了进来,欢夜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上一世,腾千唯是在她孤立无助的时候,唯一给她帮助和呵护的人,他一步一步引着她走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么这一世,从这一刻开始,就是她宁欢夜占据主动!

她上一世的痛苦,就让这一世的腾千唯十倍百倍的尝一遍。

第7章 挨了一巴掌

即将离开的傅寒翊转身飞快看了欢夜一眼,见她对着手机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想到那电话可能是腾千唯打来的,傅寒翊脸色再冷三分。

他刚才应该对她更狠一点!

宁欢夜,记住我说的话,安守本分,从现在开始,你只是我傅寒翊的药引子!两个小时后,欢夜用傅寒翊的黑卡付了晓阳的医药费,虽然明知拿了这三十万会有想象不到的可怕后果,可只要弟弟保住性命,后面的事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欢夜联系好了乔治医生,特意绕过前门避开腾千唯,从后门离开。

按照上一世的轨迹,腾千唯这时候应该在前门等她,她现在要吊着腾千唯,关键时刻再拉他出来遛。

只是,前门有腾千唯,后门就有宁家的保镖。

“大小姐,老爷让我们带你回去。”

宁瀚涛要带她回去,所以在前门后门都安排了人,宁瀚涛知道,她不管谁也不会不管晓阳,所以在医院堵她万无一失。

欢夜看着自家凶神恶煞的保镖,心下明白,那件事已经传遍了,连保镖都认定,她在宁家再也翻不了身了。

“好。我跟你们回去。”

欢夜没有反抗,她还要留着力气报仇!

……

宁家

欢夜才将进门,哗啦!一叠照片系数甩在她脸上。

照片尖锐的角划破她耳垂,渗出殷红血迹。

“跪下!”

宁家如今的家主,她所谓的父亲宁瀚涛指着她大喝出声。

欢爱却站的笔直。

她永远忘不了母亲是怎么被他和林雪晶逼死的!

让她跪下?做梦!

他不配做一个父亲!

“我说欢夜,你翅膀硬了是不是?连你父亲的话都不听了?亏着之前你父亲还说给你一次机会,送你出国留学一段时间,等这段风声淡了再接你回来,看来你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

继母林雪晶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开口。

她这么一说,对宁瀚涛的怒火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

“看看你干的好事!竟是跑去酒吧跟野男人开房鬼混,还被拍了照登在八卦杂志上!现在易家要退婚!你……你给我立刻去易家跪着负荆请罪去!”

宁瀚涛最在意并非欢夜的名声,而是易家的退婚。

那可是几个亿的合作计划,若易家退婚,宁家连一毛钱的赞助都拿不到。

“照片上的的确是我,不过那是一年前,我接了宁唯爱的电话,以为她在酒吧出事,我赶去救她,谁知一进去就被人打晕了,等我醒来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我挣扎着跑出去,却被一个陌生男人拖去了楼顶,但那个男人突然晕了过去,我就趁机挣脱了,什么事都没有!照片不过是断章取义!我是清白的!”

欢夜话音落下,林雪晶上前一步,一巴掌甩在欢夜脸上。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宁欢夜!你自己在外面怎么疯是你的事情!你敢冤枉唯爱,我跟你拼了!”林雪晶如母老虎一般,跳起来咒骂欢夜,恨不得一口吞了她。

第8章 决裂离家

“姐姐,你这是作何?我知道你嫉妒我学业和人缘都比你好,但你也不能陷害我呀!这些照片上显示的日期,我那天在家里看书呢,我还发了朋友圈,还有定位呢!你……你怎么能这样?”

宁唯爱在宁瀚涛面前素来会演戏,自从母亲去了,宁瀚涛将外面的小三林雪晶和她生下的野种扶正,宁瀚涛眼中,她宁欢夜就是多余的。

若不是母亲临死之前留下的婚约,宁瀚涛早就将她送走了。

可笑的是,外面竟还传言,她宁欢夜的母亲林雪歆才是小三!

“呵……”欢夜冷笑一声。

“朋友圈定位可以找人代发,你那天在不在千色酒吧,我一定能查到!”

欢夜冷声开口,一边面颊微微肿着,是刚才林雪晶甩她一巴掌留下的。

“孽障!事到如今你还狡辩!你的妹妹性子如此单纯,她怎可能陷害你?倒是你,时常在家冷着脸,不知道想些什么!放着易夏不懂珍惜,还在外面玩***留下了证据,现在还想推给你的妹妹!我……我打死你!”

宁瀚涛说着,抓起桌上的茶壶就朝欢夜扔去。

欢夜侧身躲过。

之前林雪晶甩她那一巴掌来的太快,她没躲过去,但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再给宁家人伤害她的机会。

“你还敢躲?你……”

“老爷,易老爷电话。”这时,管家捧着宁瀚涛的手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甫一听到是易震的电话,宁瀚涛楞了一下,下一刻飞快对身后的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你们……摁着她。”

欢夜也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奈何她转身准备离开时,宁瀚涛上前一步绊倒了她。

趁着欢夜没站稳,两个保镖冲了上来,将她死死地摁在地上。

“易总,我真是对不起你的信任啊,我……我恨不得一头撞死。我正在教训宁欢夜这个不孝女呢!易总,您别不信啊,不信您听!”

嘭!

宁瀚涛为了取得易震的信任,竟是狠狠踹向无还手之力的欢夜。

他要让电话那头的易震听到欢夜惨叫的声音,如此方能缓和易震的怒气。

然,欢夜是宁可被打死也不会被吓死的脾气。

虽然才将重生,很多能力还未完全恢复,但她即便今天骨折了,也不会吭一声。

“你……”宁瀚涛见欢夜咬牙不吭声,顿时急了,抬脚又是一脚踹在她肩头。

仍是没听到欢夜的声音。

“易总,您……您相信我啊……我……”

眼见宁瀚涛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林雪晶恶毒一笑,扭转戒指的宝石面到手心的位置,抡圆了胳膊照着欢夜面颊甩去。

欢夜余光看到林雪晶要动手,假装身子一软瘫在地上,却是在林雪晶巴掌落下之前,用尽全力拽起身下地毯。

呼啦!

地毯被她掀翻,站在地毯上的林雪晶尖叫一声,身子直直扑向正前方的宁瀚涛。

“嘶!”

宁瀚涛闷哼一声,抬手一抹,一边面颊血流不止。

林雪晶的戒指不偏不倚的划破了宁瀚涛的脸。

保镖们也吓了一跳,纷纷松开欢夜去扶宁瀚涛和林雪晶。

趁此机会,欢夜挣脱桎梏快步跑向门口。

“孽畜!你敢踏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再回来!”

宁瀚涛捂着受伤的脸,大声威胁欢夜。

欢夜忽的转身看向身后怒吼的人,清冷的眸中满是讥讽,启唇一字一句地道:“宁瀚涛!你听好了……”

“现在不是你赶我出家门,而是我宁欢夜自己要走!我不是你换取荣华富贵的物品!”

总裁深恋重生妻 主角: 宁欢夜, 傅寒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