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王妃风华绝代 主角: 明侨, 宁风倾

替嫁王妃风华绝代 主角: 明侨, 宁风倾

第1章 最惨穿越者

“小姐,快点换衣服,花轿已经到门口了!”

“知道了,我比你还着急。”

明侨是被吵醒的,她眼前的两个女子正在扯着大红嫁衣,她的视线从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反反复复的换了许久,才看清楚自己在一间古式房间里,而她躺在冰冷的地上。

动了动沉重的身体,迷茫的看着屋子,这是哪里,她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那两名女子已经提着嫁衣到了她跟前,两人开始扯她的衣服!

“你们干什么?”此时她的声音是沙哑的,看着两名女子对她为所欲为,她堂堂一个头牌特工,居然提不起一点力气将她们踢开。

“老婆子,我的人生幸福就靠你了,你嫁过去保证会衣食无忧,宁王虽然是残废之人,但爷心地善良,一定不会为难你老人家的!”原本穿着红嫁衣的女子开口说话。

明侨里的脑子嗡嗡作响,她没记住什么嫁不嫁人的,她就听到了这位姑娘喊了她一声“老婆子?”

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突然窜入了她的脑子里,她抬起自己的手臂,老年斑!皱纹!缩水的皮肤!

她的盛世美颜呢,她的妖娆身材呢?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呢?

明侨只觉得五雷轰顶,想起她昏迷前发生的事,突然明白她穿越了,而且还是穿到了一个八十岁的乞丐身上。

乞丐在半个小时前就饿死了,是被人给掳到了这里!

“镜子,给我看看镜子!”明侨突然变得狂躁了起来,可这身体撑不起她狂躁的心,那是深深的无力之感!

“彩虹,给她镜子。”那姑娘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当镜子里倒映着一张苍老的容颜时,她只觉得她就是个天扔的垃圾,史上最惨的穿越!

不说什么强大的背景,好歹给她个美貌如花,她好在这个强食弱肉的时代混下去!

居然是只是个乞丐!还是个老乞丐!

她的脑子在一阵一阵的抽痛!

“叮……宿主与系统绑定成功,开始接收的任务,任务已经接收,开始执行!”

明侨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里却是惊讶,她环扫四周,试图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宿主不要找了,我在你的脑子里,你可以用心跟我交流!”

她发懵得厉害,嘴动旁人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你是谁?”

“我是神厨系统哦,请问宿主是否查看属性。”

“属性?查看。”明侨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很快眼前就出现一个虚拟的模板。

姓名:明侨

年龄:80岁

性别:女(80岁的老处子可不多见哦)

寿命:1年(可以收拾收拾去世了,阿门)

容貌:10(庞眉齿豁,夜晚出去会吓哭小孩子哟)

身材:10(严重走形,瘦骨嶙峋,已经是皮包骨了)

皮肤:5(皮肤满是皱纹,如同一快枯树皮)

精气:20点(还算有精力,体力尚可,一拳可以打倒三岁小孩。)

气质:20(精气还不错,面目慈祥,眼睛有神,气质不俗)

属性点:0(穷光蛋)

“叮,友情提示,除了寿命和年龄其他属性满值均为100,本系统是来和宿主一起恢复美貌的,同时也可以让宿主成为最顶尖的神厨!”

看到属性,她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一听到恢复美貌这个字眼,眼睛又亮了几分:“你说,我要怎么做!”

第2章 坑爹系统

系统掐媚的声音又响起,“叮,任务一,嫁给宁风倾宁王,任务成功,增加1年寿命,全属性增加1点。如任务失败,寿命减少10个月。”

友情提示:宁王双脚瘫痪,宿主不需要担心配不上他,对方是本国唯一能带姓氏称王的王爷,实力不容小觑,请宿主放心抱金大腿。

明侨懵了,就剩十个月?如果任务失败,那不是自己只能活两个月了,她可不想死,这个任务必须要成功,总不能活了就要去死!

她也清楚了,这个系统就是可以增加她的寿命,并且让她的属性会增长,身体重新恢复到年轻状态,但是年龄是不变的,即使这样,这个比例值真的能让她吐血。

但她觉得自己还有出头的日子,求生意识立马就涨到了百分之百,系统检测出来的数字,几乎爆表,瞬间就消失了!

明侨喊了几次,系统都没有反应,算了,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她必须要增长她的寿命,就接受这两个姑娘的安排,走这条顺畅大道!

她反应过来时,两位姑娘已经给她换好了衣裳,那位小姐看着她突然一笑,“老婆子这身板还不错,修长挺拔,从后面看比本小姐都好看,你一定不会被认出来的。本小姐不能嫁给一个双腿残疾的人过一辈子,只能出此下策,祝老婆子好运。”

她说完以后,手一扬,一层白雾蒙了明侨的双眼,随即盖下来的是红色的盖头。

好运?冒充这么貌美如花的女子出嫁,不是刀架在脖子上抹吗?

明侨有印象自己被人扶着出了房间,可她的脑子不完全清醒,脑子里有声音在控制她,让她准确的完成上花轿,拜堂等等一系列动作!

当她意识到自己回到了婚房时,想要挣脱这股束缚的操作,整个人都满头大汗,却还是无法突破。

她只知道自己在床上坐了许久,才浑身一震,如梦初醒,她没有掀起红盖头,这张老脸,不看也罢!

“叮……嫁给宁王任务完成,更新属性值。

姓名:明侨

年龄:80岁

性别:女(80岁的老处子可不多见哦)

寿命:2年(可以收拾收拾去世了,阿门)

容貌:11(庞眉齿豁,夜晚出去会吓哭小孩子哟)

身材:11(严重走形,瘦骨嶙峋,已经是皮包骨了)

皮肤:6(皮肤满是皱纹,如同一快枯树皮)

精气:21点(还算有精力,体力尚可,一拳可以打倒三岁小孩。)

气质:21(精气还不错,面目慈祥,眼睛有神,气质不俗)

属性点:0(穷光蛋)

话音落,只听得“嘶”的一声,她整个人身上发热,很快结束后,她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不过这是错觉,毕竟就增加了1点,其实没多大变化。

这个系统靠谱啊,还真的有恢复美貌这功能!

“叮,任务二,以宁王妃身份留在宁王府,任务成功,寿命增加一年,获得属性点*5,特殊道具*1宿主为了自己好,请尽快完成任务。”

明侨差点吐血,她对这个宁王一点都不了解,年龄,相貌,性格都成谜,既然是谜就是陷阱,她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留下来!而且还要以王妃的身份。

“该死的系统,你乱接收任务,我回头不把你剁了!”

第3章 初见宁风倾

系统语气淡定,“宿主杀意太重,对系统有非分之想,系统一生气,宿主可会被惩罚,需要去完成更多的任务哦。”

明侨靠了一声,她一个顶尖国际杀手,既然被一个系统威胁了去!

“爷,我去煮杯醒酒茶给你解解酒!”外头突然传来了声音,明侨竖起耳朵,此人的声音憨厚有力,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以上。

“不必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清冷,高贵,幽静中带有不了违抗的气质!

她浑身一个激灵,这个所谓的王爷如果超过三十岁,她就把这个头颅割下来当足球踢了。

心中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她一个老婆子,真的来错了……

可她已经毫无退路,因为这副身体行动不便,让她也逃不掉,她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是轮椅转动的声音,从盖头下憋了一眼,那轮子是金的!

明侨不敢有大动作,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脚乱走一步,都有可能会被剁了。

“和叔,把门关上,把秤杆给我!”宁风倾清越的声音似水涧青石,清冷,薄凉,低迷声线。

明侨只默念道,“完了完了,这是要掀盖头了!”

她苍老的双手揉在衣袖之中,她在想呀想对策,突然一阵光亮传来,她的眼睛还来没得闭上,只觉得一股冰凉传来。

那是一道有毒气的眼光,她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人!

突然一怔,微弱的灯光似乎变得轻柔起来,房中静静流淌,有种穿越时空的深情缱绻。

轮椅上的人,红衣却出尘,眼脸半敛,只见他清冷如雪的脸上投射出一片冰寒,衬得她就是个误闯的糟老婆子。

她只想到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句话配眼前的宁王,不为过!

“王爷,怎么会……怎么会是……”和叔爆炸的怒声把明侨从宁王如画的容颜中拉了出来。

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危险的,她怎么可能在这样的身边留下来,她八十岁,宁王在她眼里,就是她儿子,不不不,应该是孙子级别的人物了!

宁风倾扬起了手,让身后的人不要喧哗,可此时门口却开了,传来了女人的声音,“王爷,你怎么不等等喜娘我,这掀盖头可是有讲究的!”

喜娘抬头一看,顿时傻了眼!

这喜娘身后还跟了两个女人,头发都是盘起,看起来都是已婚人士,气质贵不可攀,她们和喜娘是一个表情的,那就是懵逼!

这新娘的画风,百分百不对,而且还特别的骇人!

明侨只能发挥演技,她表演技术向来可以直接拿个满分,她当下变得满脸惊恐起来,眼里带着迷茫,“你们,你们是谁啊?”

喜娘指着她大喊,“我们还想问你呢,我们宁王娶的可是侯爷府的李小姐,你是谁啊,怎么会是一个老太婆!”

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啊,众人只觉得胸口发闷!

明侨低下头说道,“我也是今天成亲,家就住在侯爷府旁边,我……我难道上错花轿了……”

明侨就是在睁眼说瞎话,八十岁的老太太成亲,你绝对没听过这么惊人的事!

喜娘就听着她胡说八道,气颤了身子。

“风倾,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我派人去查查。”其中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名叫苏承欢,眉间是满满的书香之气,让明侨看得心里舒服!

第4章 被系统带入坑

宁风倾眸色深沉如夜,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眸底沉下一片暗影,眼眸紧缩,“三嫂,不必了!”

苏承欢劝说道,“这怎么行,你和她还拜了天地,难不成还真的和这个老太婆过日子呀,要是真的是侯爷府的问题,陛下也怪不到你的头上来!”

宁风倾扫过明侨一眼,就像蜻蜓点水一扫,她的脸上莫名有些瘙痒,“侯爷府自然会比本王急!”

这婚是陛下赐的,这人是他从侯爷八抬大轿抬进门的!侯爷府不急,他为何要急?

苏承欢也看向了明侨,这老人家的模样也是非常惹人怜,按照律法,他们完全可以将明侨拉出去处死,可宁王府向来以仁服众,这么暴虐的事情,宁王是不会做的。

苏承欢问道,“老婆婆,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又和谁拜了堂?”

明侨摇头,她现在只有装死的份,她不知道啊,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系统让她干的!

“这里是宁王的府邸,天下皆知,与当今天子同父同母的宁王立下汗马功劳,十五岁便封王,如今他二十四岁大婚,和你拜堂成了亲,不是你一句上错花轿就能免过的!”

明侨的脊梁背都凉了,不带这么玩的,她今天是不是要被剁成肉酱出去喂狗。

这些可都是她的老祖宗啊,他们动动眉头,都怕她这老骨头变成粉末!

可她还得听系统的话留下来,这个王爷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没有过一丝愤怒,不如探探他的底线,看自己留下来的机会有几层!

她低声说道,“这确实是个大误会,但不是没有办法挽回,我可以休夫!”

“荒唐!”和苏承欢一起来的孔漱玉一声呵斥,“我从未见过休夫这一说,你是八抬大轿抬进的宁王服,就算宁王要休你,都要妇有七出才能休掉!”

明侨意识到这些人真的不好惹,心里默念着那坑爹的系统这个时候,倒是出来支个招啊,现在怎么这么怂!

她又只能为自己争辩了一把,“王爷,老身已经八十高龄,无法为王爷生子,王爷请以比为由给老身一封休书,让老身出府!”

宁风倾坐在轮椅之间行动不便,他坐在那里清华似月,看有几分漫不经心,整个人流着一股风尘绝代,他温和开口,“今日本王累了,你们都先回去,此事当怎么处理,我明日入宫会与陛下商议,和叔,送客吧!”

他脸色带着一股透彻的苍白,使得他看起来更加清冷了几分。

和叔将喜娘和两个王妃都请了出去,宁风倾手转动着轮椅,欲要离开了房间,明侨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来释怀这份惊险,只见宁风倾突然停下,看了过来!

他的眼神无比凝定,寂得让人的心,隐隐抽痛!

一股杀气朝着她袭来,她知道古代的制度不一样,这里的杀戮和残忍,和她们特工岛一个形式,官大,强者都能让人分分钟死亡。

在这个过度里,宁风倾是强者,她是弱者,她连叹口气,都要小心翼翼!

宁风倾温和的说道,“你先好好休息吧。”

第5章 谢不杀之恩

明侨还以为,他会吩咐人把她拉出去砍了,这个王爷还算温和,她嘴角一勾,颔首说道,“老身谢宁王不杀之恩!”

她未抬头,已经身置一股寒冷的包围之中,宁风倾那双眼睛盯得她头皮产生了一股麻意。

“爷,人已经送离宁王府,知情都是自己人,事情不会传出去。”和叔站到了宁风倾的轮椅后,看着床上坐着的明侨,真是万分惆怅!

二十四岁的宁王娶了一个八旬的老人,这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要是传出去,宁王府的脸都不知道丢哪。

“不重要!”宁王说道,一个手势一挥,示意要离开。

明侨的自制力终于得到解脱,整个人往床中间倒了下去,毕竟是老人家了,抵抗力各方面都没有那么强。

她怒喊了一声,“死系统,你给我出来!”

她必须要了解这是哪个国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历史,了解清楚这些人的下场。

可屋内一片沉静,系统装死了!

宁王刚刚只是说了让她先好好休息,明天还不一定能留下来,这个任务她要怎么完成,哪个王八蛋能来教教她?

她将大红衣脱下,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这身皮囊,唯有这双眼睛出奇的发亮,灿若星辰,并未受到岁月摧残,摸了摸发皱的脸,还好,这个骨相好像不错。

如果恢复美貌,应该是美人一枚。

可她心还是痛啊,现在没有一点优势,没有背景,她要怎么在王府里扎稳她的脚跟!

明天肯定会有一场暴风雨。

她躺回床上,辗转反侧,她第一次为了自己的生存忧心忡忡,似乎回到了在特工岛训练的那时候,日夜惊心,怎么防范自己的对手不会在半夜起来暗算自己。

怕是有歹心之人,让她死在这里!

她第一次有了认床的习惯,天蒙蒙亮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音,“王妃,奴才们来伺候主子梳洗!”

她脑子蒙蒙的回忆着,古代繁琐的成亲礼节,今天要敬茶吧?

房门推进来两个丫鬟,绕过屏风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突然“啊”的一声,手里的水盆瞬间离手,泼了一地的水。

明侨被她吓了一跳,此刻脑子也清醒了,都忘记了她这张老脸会吓到人了,不是全府上下都知道她这个王妃是这个鬼样子的!

不经意间,眼里已经充满了冷意,她没有安慰人的习惯,只是悠悠的叹口气来表达自己的无奈。

那丫鬟却慌张的往地上一跪,以为她要动怒,“王妃恕罪,我不是故意的,求王妃饶命。”

其中的一个丫鬟也跪了下来,两人猛的在一边磕头,明侨对这个礼节真的欣赏不来,太折磨人了。

她说道,“起来吧,再去给我打一盆水过来,将衣服放下,都不用你们伺候了!”

“是。”两人收拾了一下便鞠躬退了出去。

她掀被子起床,又去看了一眼镜子,她以为睡一觉起来,会变回她的盛世美颜!

没戏了,老天这次是认真的!

不一会儿,丫鬟又送进来清洗的水,立马又退了出去,她可是注意到了,丫鬟的身子骨在抖!

她挑了一套颜色最沉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感想。

太热了!

刚换好衣服,门外又传来了声音,“王妃,陛下已经到了正堂,王爷让王妃马上过去!”

第6章 抬起头来

明侨就知道今天肯定有一场硬仗,她想要留在王府,这个过程是她不能避免的!

这侯爷府的的千金小姐也是任性,绑她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这不是对人家的侮辱吗?

她还以为这王爷年纪大了还残废,那美人才不愿意假的,谁知道这王爷年轻,还是个绝色之人。

唉,她可惜的叹气。

她看到了桌子上的笔墨,摊开一张纸,提笔在纸上写上了宁明侨两个字!

然后沉到了盆里,拿起用嘴呼干!

她出门在丫鬟的带领下,去了所谓的正堂,看到天子要下跪行礼,明侨不失礼节,委屈了自己的膝盖跪了下去,“参见陛下!”

“给朕抬起头来。”冷冽的声音带着一股摄人的威力,兴许是对方战斗力太弱,明侨那一刻居然顺从他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来。

她停在他的脸上,霁月光风的美男一枚,眉宇间贵气逼人,当今圣上叫宁意亭,年纪二十九岁!

雍容的宁风倾就坐在轮椅中正睁着那双清澈黑眸看着自己,他换上了一身白衣,飘逸出尘,明侨心动了一下!

世上当真有谪仙气质的男人,即便身患残疾,还带有让人欲罢不能的资本!

宁意亭扫了她一眼,大怒拍了手边的木桌,“简直是太荒唐!”

昨晚宁风倾让人传话到了宫中,今天一早便来看个究竟,这就是皇家的大耻辱!

明侨连忙把头又低了下去,现在也不是她能开口解释的时候。

宁风倾说道,“皇兄不必动怒,保重身子!”

宁意亭怒不可遏的指着明侨,“看看这都什么人进了宁王府,这场婚约是朕下的旨,侯爷当真太不像话,来人,去侯爷府传话,让侯爷到这来见朕!”

宁意亭那双眸子能杀人,能让下人们不寒而栗,明侨看了一眼,感觉那双眼里的怒意若是加重一分,就是她的死期。

这件事情她可以辩解,倘若这个陛下有点人性,应该不会为难她,但不知道侯爷府那边会是什么说词,这是掉脑袋的事情,他们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往她身上推!

她得想好对策!

宁意亭没说话,明侨就老老实实地跪着,一言不发,现在跪着愣是能挺着腰纹丝不动,她也不怕膝盖疼。

正堂里暖和舒适又安静,没人敢触怒圣颜,可太过安静,就让她的瞌睡虫都全身沸腾,明侨一开始还警醒着些,提醒自己是在生死一线,不能睡,到后来脑子就渐渐地有些沉了。

按她正常的作息算,这会还是她呼呼大睡的时候,熬了夜的人又会特别累,脑子昏沉,自制力下降。

这侯爷府兴许是离宁王府太远了,她跪了半个小时,居然还没人通报来人!

要不眯一会儿吧?自己真的体力弱,她闭着眼睛,头部越来越下垂!

众人的眼睛都在她身上看,她这一睡,让那下人的眼色不由得惊慌起来,掉脑袋的行为,明侨怎么就明目张胆的做了!

宁意亭顺着众多目光看向了明侨,他简直不敢相信,生死关头居然还能睡着,宁风倾也是一怔,这跪着还能睡着的功夫真手了得啊!

宁意亭起身下地,走至明侨面前,蹲下身看她。眼前人双眼闭着,呼吸平稳,脑袋垂得没有一丝美感,看来是真的睡着了!

“爷。”和叔在宁风倾的身边低声喊道,要不要他上去把明侨给叫醒。

第7章 大战侯爷

宁风倾抬手,示意不用!

今天不过是想要一个说法,看看这老婆子是不是侯爷府派来戏弄他宁王府的,他明面和侯爷府没有什么过节,可私底下,砸过不少他们见不得光的生意。

侯爷府在陛下夺位登基时立下了汗马功劳,一开始就把他宁王府视为眼中钉!

成亲的事情表面和和气气的,但终究不舍得把自己的掌上明珠送进来。

宁风倾也是从来没见过如此胆大包天的人,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个问题:这个人心里没鬼。倘若他真的与侯爷府有什么阴谋,无论伪装得多么好,也不可能在驾前睡得这么沉。

宁意亭踢了踢明侨的膝盖,“起来。”

明侨咂咂嘴,却继续睡。

宁意亭只好捉着她的后衣领把她提起来,明侨缓缓睁开眼睛,看清映入眼前的那张脸,顿时吓得头发几乎竖起来,连忙整个人又给跪了下去,“陛下恕罪,陛下饶命!”

她要能屈能伸,才能存活下去,明侨这才发现自己的膝盖是发麻的!

如果不是念在她是个老人家,宁意亭早就一脚给踹了过去,他还没来得及出气,终于有人通报,“侯爷和令千金来了!”

宁意亭甩袖回到了座位上,公公领着侯爷和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进来,明侨看了一眼,这就是昨天把她绑上花轿的美人儿。

那人一身湖绿纱裙,肤白如雪,靓丽得让人眼前一亮。

两人同时跪下,侯爷行礼说道,“臣带着小女汐月前来请罪!”

“侯爷何罪之有啊?”陛下的声音冷得让人置身冰封雪地。

“昨日本是小女和宁王大婚之日,却没有想到在上花轿之前,被本府的下人打晕,伪装成小女嫁进了宁王府,让宁王蒙羞,小女是被奸人陷害,请陛下网开一面,臣愿意代她受罚!”侯爷双手撑地,头趴了下去。

“你这丢的只是宁王府的脸吗?你丢的是朕的脸,丢的就是我皇家的颜面,你一句被奸人所害就完事了,就冲这个事情,朕可以抄你满门!”

“陛下,都是民女的错,请放过我父亲,一切事情都由我而起,如果不是被歹人所害,我昨日已经嫁进宁王府。”李汐月全身都在发抖,她被宁意亭的那句抄你满门给吓到了。

她只是纯粹的不想要嫁给一个双腿残疾的王爷,没想到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

她也只能听了她父亲的话,把所有的错都往老婆子身上推,才能保命!

明侨知道这些台词都是从家里练好出来的,而且还是无懈可击,他们侯爷府还会有很多证人冒出来!

宁风倾不动声色的坐在一旁饮茶,似乎,这一场盘问和他没有丝毫的关系。

宁意亭看向了明侨,眼底阴沉,“老太婆,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明侨头磕在地面说道,“陛下,我一个八旬的老婆子,何来的力气跟精力充沛的李小姐起争执,穿婚衣是一件繁琐事,老身一人不可能完成,老身昨日进府的形象可没有一点瑕疵,侯爷府的人在给新娘子着衣的时候,还认不出自家小姐吗?请陛下圣裁!”

第8章 腹黑的宁王

她一番解释,已经把侯爷这两父女往死路上推,她明侨重生的意义,不是又往刀锋上抹脖子的!

要她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胆,你居然敢在陛下面前撒谎,分明是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用棍子把我打晕,盖着盖头让我的丫鬟替你更衣的。”李汐月微微侧颜仇视着她,脸上透着淡淡的粉,那是被气出来的颜色。

“李小姐真会说笑,晕了还知道这些细节。”仔细听,明侨的声音有点讽刺。

“这是我的丫鬟告诉我的,你当初是街上一名可怜的乞丐,是我们好心好意的收留你,你居心叵测,现在还早限我们侯爷府于不仁不义!”

“李小姐,说我在你侯爷府当差,现在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老身的名字叫什么?”明侨冷哼,也顾不得这是在天子面前,她没有古代的尊卑礼节,自然不会打从心里畏惧位高权重的人!

她倒想看看这个李汐月说谎不打草稿,能不能圆这个谎!

李汐月算是被问住了,她叫什么?她应该叫什么?不对,一个乞丐能有什么名字,她就随口说了句,“你本就是无名无姓之人,我们都叫她老婆子!”

明侨勾唇冷冽一笑,“为了证明我没有吃过你们侯爷府的一粒米饭,我来告诉小姐,老身叫明侨,这就是证明!”

明侨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纸,纸已经发皱,看起来已经有年月,上面写着名字和生辰。

她呈给了公公,公公呈给了宁意亭!

宁意亭看了一眼,摸着脑壳,真觉得脑疼,“先把侯爷和李小姐送回侯爷府,没有朕的命令,不得出府半步,直到这个事情水落石出!”

“皇兄。”宁风倾说道,一瞬间的抬眸,分外清冷,“我相信我的王妃!”

宁意亭和众多下人都愣住了,就因为他的一句,“我的王妃!”

所有的目光都聚齐在明侨身上,宁王既然愿意跟这个八十岁的老太婆过!

侯爷也是白了脸,在官场打滚多年的他,没有想到这一刻也会发抖,宁风倾那双眼里,传递的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凉意。

他说,他相信他这个八十岁的……王妃!

消息还没有外传,他宁愿承认这个耻辱,也不会杀了这个老太婆,让他的女儿成为宁王妃。

而这个耻辱,就是宁王可以拔掉他的证据!

宁意亭也想不到他会出此言,看了看地上的明侨,“这等奸人还是休了吧,她无法给你传宗接代,休了她天下人也不会指控你!”

“整个京城都知道臣弟娶的是李家小姐,若是进门第二天就被休,让李小姐的颜面置于何地,侯爷又乃一介功臣,如果外人知道他侯爷府出了偷梁换柱这么大丑事,侯爷在朝中怎么立足,无人见过李小姐的模样,也无人见过我王妃的模样,大家都会觉得臣弟八抬大轿抬进来的是李家小姐!皇兄,我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也不能丢弃我正经八儿拜过堂的人!”

这火让明侨闻出了一股火药味。

她算是明白了,这宁王真是腹黑得一批!

这是在告诉侯爷,他宁愿娶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愿娶他女儿!

替嫁王妃风华绝代 主角: 明侨, 宁风倾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