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神厨王妃 主角: 云浅浅, 萧徵

皇家神厨王妃 主角: 云浅浅, 萧徵

第1章 穿越了!

“现在镜头转向2号选手云浅浅,云浅浅是第一届厨神云光明的女儿,正所谓名师出高徒,虎父无犬子,你看她的刀法,天呐,好细的豆腐丝。”第12届厨王争霸赛的直播现场,主持人走过云浅浅的赛位,看着她手起刀落地在气球上切豆腐丝展示刀法,不由得惊叹。

云浅浅的老爸是第一届厨王争霸赛的冠军,她从小跟着老爸在酒店的厨房学艺,如今才20岁,终于她老爸觉得她能出师了,才允许她来参加这厨王争霸赛。第一轮比赛刀法,云浅浅的豆腐丝毫无意外的得了高分,进入了第二轮。

第二轮的甜品赛,浅浅打算做一个简单的芒果西米露,老爸说过,简单的才是最考验厨艺的。浅浅志得意满的把西米倒进锅里,正打算开火,突然“砰!”的一声,隔壁1号小哥的灶位爆炸了,浅浅被一阵气浪掀翻在地,顿时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好痛啊。”浅浅觉得浑身骨头好像散架了,艰难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浅粉色的床幔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浅浅坐起身,想起自己应该是被爆炸的气浪掀翻,脑袋撞到地上昏过去了,“我去,现在的医院都搞cosplay啊。”她嘟囔了一声,就想掀被子起床。

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端着一盆水进了门,看见床上坐着的浅浅,突然脸上漾满了惊喜,“咣当”手中的脸盆带着水摔在地上,“小姐,你醒啦!”话音未落,便见她又跑出门去,只听她喊,“小姐醒啦!小姐醒啦!云珠,云秀,云兰,快去请老爷夫人和大少爷,小姐醒啦!”屋外一阵呯铃哐啷,各种东西被丢在地上的声音,各种脚步声,还有各种奔走相告的声音,屋中的浅浅听得是目瞪口呆,怎么回事,不是在医院吗,什么小姐?她看见自己穿的衣服,不是医院的病号服,是类似于汉服中衣的样式,又摸了摸头发,天呐,这么长,浅浅心中诧异,假发?然后用手扯了扯,“嘶,好疼。”浅浅不由惊呼出声,“我不是短发吗?这长发怎么来的,莫非我昏迷了好几年?!!!”

浅浅立马掀被子下床,发现床下放的并不是拖鞋,而是一双浅黄色的绣花鞋,浅浅也不管了,穿上鞋子就起来,发现床附近有个紫檀木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摆着一面铜镜,浅浅看见铜镜里有些模糊的脸,发现自己的脸显得稚嫩了不少,像是自己十六七岁的模样。又翻了翻梳妆台,各种首饰头面整整齐齐地摆在首饰盒里,胭脂水粉一样样的装在一个个精致的小罐子里,还有象牙梳。再环顾四周,整整齐齐地一套紫檀木桌椅,美人图屏风,青瓷花瓶,瓶中还插着一束半开未开的绿萼梅,这一件件,俨然是一副古代大家闺秀闺房的样子,浅浅心中一滞,不会吧,我!好!像!穿!越!了!欲哭无泪的浅浅,最终爆发出一声呐喊,“啊------”

“乖囡,怎么啦?我的乖囡。”浅浅正发泄着,忽听得门口传来一阵声音,紧接着,一个身着古装的美妇人领着一大群丫鬟仆妇从门口急匆匆的进来,一脸紧张,“乖囡,你醒啦。”说罢,就一把抱住浅浅,自己哭了起来,“可让你爹和我担心坏了,呜呜呜。”

浅浅让美妇人抱着喘不过气来,木木的抬起手也拥抱着美妇人。突然,一大波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汹涌而来,直击她的脑海,她的头一疼,一下子又两眼发黑,晕了过去。

“乖囡!”美妇人抱着晕过去的浅浅惊声尖叫,身边的丫鬟仆妇立马上前扶住了浅浅,并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又有些伶俐的,已立马跑出去请大夫了。

“我的乖囡……”美妇人看着又躺在床上的浅浅,不由得又拭起泪来,这美妇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云浅浅的亲娘李氏。

一旁的一个仆妇见状,只得低声安慰,“夫人且宽慰些,已着人去请大夫了,小姐定是卧床许久,才会一时不支的,说不准一会儿就起了。”

李氏闻言,只点了点头,可眼泪还是止不住流。

浅浅在晕过去时,已经接纳了原主的记忆,原来她也叫云浅浅,因为他爹的一个弟子想要入赘学习全部的厨艺,便想偷偷向浅浅下手,结果浅浅抵死不从,被推入水中,幸好被及时发现救出来,但是因为在水中待的时间太长,一直昏迷不醒,其实原主的魂魄已经去地府报道了,自己运气好,在煤气罐爆炸时,穿越到了她身上,做了新的云浅浅。


第2章 一家子

“呼……”浅浅深呼出一口气,悠悠地睁开眼,看着坐在床边抹眼泪的李氏轻声喊道,“娘……”李氏正伤心呢,听到这一声愣了一下,立马又反应过来,摸着浅浅的额头,急声问道,“乖囡,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又扭头问站在一边的林嬷嬷,“大夫呢?可请来了?赶紧的去催一下。”

“已经去请了,夫人先别心急,看小姐这样,想来是没什么大碍的。”林嬷嬷见李氏还是一脸急色,便轻声安慰,“小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昏迷多月刚醒来,一时失力肯定有的。如今小姐刚醒,必定会饿的,奴婢这就下去吩咐厨房为小姐做些清粥小菜。”

李氏点点头应了,林嬷嬷便下去吩咐人准备饭菜。浅浅看着李氏一脸担忧,便出声道,“娘亲,女儿并无大碍,只是有些无力,可能是很久未曾进食的缘故。”说完这一句,浅浅就觉得舌头都快打结了,学古人文绉绉的说话果然好难啊。

李氏闻言却又抹了抹泪,摸着她的头说,“我的乖囡,你受苦了。”这时,听到外面报大夫来了,于是又让人请大夫进来。

李氏扶着浅浅坐起来,又往她后背塞了个迎枕,一旁的云香和云秀把床上的纱帐放下来,往浅浅的手下搁了一个垫枕,做完这些,二人又退到一旁。云兰则搬了一把锦凳,放在床前,也退至一旁。等一切就绪,立在屏风旁的云珠便把在屏风后候立的大夫请进来。

从屏风出转出来一个英俊少年,后面跟着一个拎着药箱的小童,二人先和李氏行了礼,少年便坐下来为浅浅诊脉。

原先云府请的都是回春阁的张老大夫,如今突然来了个少年,还不多话,李氏便有些奇怪,问了站在一旁原先跟着张老的小药童,“青葙,这位是?”这叫青葙的小药童拱了拱手,回答李氏,“云夫人,师父刚才正好接了一位急症病人,不方便过来。这位是谷里刚派遣出来的医师,姓萧,名徵。医术方面您大可放心,只是不常在外行走,所以为人处世方面有些不在行,还请您多见谅。”

李氏闻言点点头,谷中出来的多是回春谷嫡支的亲传弟子,医术造诣一般都不输行医多年的大夫,她自然是放心的。说话间,就见萧徵已诊完脉,他细心的将浅浅的袖子拉下来盖好,将她的手收进纱帐,这才起身,和李氏说道,“令千金并无大碍,只是时间躺的过久,血脉不通,脾胃有些虚弱,这几日多下床行走,日常三餐清粥小菜便可,无需开方,三日后我再来复诊。”说完起身便要走。青葙赶忙收拾药箱,向李氏等人歉然鞠躬,匆匆跟上萧徵。奈何他人小腿短,萧徵几步就赶到他前面去了,他只能边追边喊,“哎呀,公子您慢些走,等等青葙……”

李氏听了萧徵的诊断,才放下心来,掀开帐子将浅浅扶坐起来。一旁的云秀突然道,“哎呀夫人,还未给诊金呢,奴婢现下去。”李氏闻言这才想起,“你快去吧,也是心中太乱给忽略了。”云秀行礼下去,疾步追了出去。

这时门外小丫鬟报,“夫人,老爷少爷来了。”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中年男子迈进来,身后还跟着三个少年。浅浅定睛一看,正是这身体的亲爹和三个哥哥,“爹,大哥,二哥,三哥。”浅浅边说着边准备下床,刚进门的四人见了,立马出声止,“哎,别动,赶紧坐着,你才刚醒来。”说话间,几个人就已经快步走到了床前,云峰把浅浅按住,一旁侍立的云秀、云珠等人立马端来了锦凳,众人入座后,云峰便问浅浅怎么样,李氏向他转述了萧徵说的话,云中点点头,叹了口气,“醒了便好,婚事是爹爹太过心急了,也是爹爹识人不清,不知自己竟收了这样的徒弟。”云江和云海人听了,面面相觑,他俩没读什么书,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只能望向已经考上举人的三弟云深。

云深收到两位哥哥的眼神,立马了悟,开始将说了好几遍的话再说上一次,“爹您不用再自责了,现下妹妹已无大碍,而且那王阳小子看上去仪表堂堂,谁知他会做出这种事来,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现下他已被关入大牢,现下小妹醒了,可以向他提起诉讼事宜了。”

云峰听了这些话,点点头,“也是,那你赶紧再写一份诉状,我要让那小子后悔来到这世上!”

“爹您尽可放心,儿子的举人不是白考的。”云深立马应下了,心中开始盘算怎么写才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县令大人多判那臭小子几年。

李氏听着父子两人的对话,并没有觉得多高兴,反而脸上的担忧更多了几分,浅浅看见了,便问道,“娘亲,您怎么不开心的样子?”


第3章 我想学厨!

“唉,”李氏叹一口气,“就算是那人被严惩又如何,我们浅浅的闺誉可是………”

话未说完,众人却都听懂了,都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作何解。

浅浅看着众人的脸色,心中一动,说到,“爹,娘,三位哥哥,你们别太担心了。女儿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知道自己是清白的,爹娘和哥哥们相信我这就好了。”

众人听了很是感动,尤其是李氏,眼泪又快下来了,浅浅一见,立马抬手给李氏拭去眼泪,“娘,你别哭了。大不了女儿这辈子不嫁人,和哥哥嫂嫂们一起伺候爹娘。”

“说什么浑话呢,我们家浅浅这么好,怎么会嫁不出去的,等过段日子,娘就去找人帮忙相看相看。”李氏听了浅浅这番话,心中又是一痛,忙安慰道。

“娘,我真的不急着嫁人。女儿想学厨,继承云家的厨艺。”说着,浅浅不由坐直了身体,“爹,娘,三位哥哥,大哥和二哥醉心武术,一心想着闯荡江湖,学了那么多年的厨艺,至今包个包子都要露馅,三哥如今已是个举人,就算日后不再参加科举,也是前途无限,爹你忍心让他十几年的努力白费吗?女儿昏睡的这段时间,有幸得到了祖爷爷的指点,云家祖传的厨艺,浅浅已了解了七七八八,云家并没有传男不传女的祖训,女儿学厨,可以让云家嫡支的技艺不失传,也可以让三位哥哥不再为难。”浅浅为了让大家相信,不得不瞎编了一番,眼睛不眨的撒谎。

众人听了,脸上的表情各异,三兄弟显得有些兴奋,如果妹妹继承了云家的厨艺,那么他们三兄弟不必再被逼着学厨,而爹娘也不用再被族中逼着领养一个旁支有天赋的孩子。云江、云海异口同声道,“爹,娘,小妹说的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云峰本来心中有点松动,听了这哥俩的话,突然起身,一人给了一脚,虽然哥俩练过武,但是也挨不住自家亲爹这么猝不及防的一脚,二人都往后退了好几步,“爹,你干啥呢?!”

“干啥?你们还好意思说?知道学厨多辛苦吗?你们小妹身体怎么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本就该你们做事,该你们吃的苦,如今却要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来受,你们心中无愧吗?”说到气头上,云峰还想再上前踹上几脚。

李氏连忙起身拉住了云中,“老爷,别打了,老大、老二本就是两个粗人,也没想那么多。”

云江、云海听了云中的话,心中也是惭愧的不行,默默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不再说话。

云峰看着哥俩这样子,气的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望向老三云深,“老三,你书读得多,你说一下看法。”

“爹,娘,小妹说,她在昏睡时得了祖爷爷指点,若真是这样,那小妹的厨艺说不定比你还要好。如果真想让小妹继承技艺,也不是不可行。”说完顿了顿,“小妹也说过,云家并没有传男不传女的祖训,既然如此,小妹继承云家的技艺也是可以的。不过小妹是个女子,现下才开始学习,厨房里原有的锅具和刀具肯定是不行的,不如去特制一批轻小些的,小妹用起来也顺手些。”

“爹,三哥说的是。”浅浅听了自家三哥的话,应和道,“女儿是真心想学,如今祖爷爷教了我那么多理论知识,若是女儿不实践一下,岂不枉费了祖爷爷的一番心意?”

“若是爹爹不信,等过几日女儿恢复了身体,为你们做上几道菜如何?”浅浅看着云峰还是一脸犹豫的表情,只能继续忽悠,“只是这几日还烦请爹爹为女儿找人特制一份锅具和刀具来,女儿的力气小,可拿不动厨房里几斤重的大铁锅。”

云峰听了浅浅的话,也不是不心动,三个儿子都不争气,学不了云家的厨艺,但是云家嫡支就自家一支了,他的爹娘死的早,只留下了自己和妹妹两人,如今妹妹早已远嫁,云家的传承都压在自己身上,早几年族中就有长老逼自己领养一个旁支的孩子继承厨艺,好不容易推脱了,如今出了浅浅这档子事,又有几个族老提起来。

“唉,”云峰叹了口气,“是爹爹无能,让浅浅吃苦。爹这就去安排安排。”

这是同意了?浅浅高兴的要跳起来,奈何在床上,不敢大动作,“谢谢爹!”

看着女儿一脸的雀跃,云峰觉得让女儿学厨,似乎也不是件坏事。

而李氏,只能在一旁握着浅浅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小丫头睡醒后,似乎更加懂事了。


第4章 我不同意

“不行,我不同意!”这时,听得门外传来一声呼喝,一位衣着华贵的老太太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老祖宗。”云峰和李氏连忙迎了上去,云江、云海和云深三人也跟在两人后面行礼。

浅浅见着老太太,知道是家里的老祖宗,父亲的祖母来了,也想要掀被子下床,却被老太太阻止了,“别动,你身子还没爽利呢,可别下床。”

浅浅乖乖的听话又坐回去,娇娇的喊了声“老祖宗”。云峰和李氏扶着老太太在床边坐下,二人亲自给老太太端茶送水,老太太摆摆手,并不接过茶水,而是盯着云峰道,“不过是个破厨艺,为什么非得我们传下去,哪个要了就给哪个好了,浅浅是我们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你舍得让她吃苦,我可不舍得。”老太太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忘了你的父母和大哥是怎么死的了?”

云峰听了老太太的话,沉默了,自己的父母和大哥,因为云家一个旁支觊觎,而被谋害了性命,若不是因为当年自己身体有恙,跟在祖母身边,那么当初也会和两个哥哥一样,和爹娘一起去大昭寺上香,然后一起坐上那辆通往地狱的马车。即便事后那个旁支被族中除名,而且也受到了制裁,可自己的父母兄弟却再也回不来了。后来自己凭着父亲身前的教导和祖上留下的书籍,硬是把云家祖传的技艺学了七七八八,可是,如果没有祖母的庇佑,没有祖母的强势,他父母挣下的家业,早就被族中那些狼子野心的人瓜分完了。

“老祖宗,”浅浅看着沉默的众人,开口道,“浅浅并不怕辛苦,当初祖父祖母还有大伯父,因为云家秘传而被杀,若是我们轻易放弃了,不说父亲这些年的努力白费了,更是趁了那些坏人的心。”

浅浅扯着老太太的衣袖,撒娇道,“老祖宗,我可是在梦里学了不少新菜式呢,有些可是连爹爹也不会,您真不想尝尝吗?”

“我一个老太婆,对这些并没有多大追求,老祖宗我今年七十六了,已经一只脚踏进了棺材里。当年你的祖父祖母仙去,丢下你爹一人,我为了把他拉扯大,才想着咬牙保住你祖父母留下的青云楼,不让族中那些白眼狼吞了去。”老太太轻抚着浅浅的头顶,感慨道,“如今那个需要我保护的孩子已经长大了,能保护家人了,连我的浅浅,也十六岁了,是个大姑娘了。老太婆我也没什么追求,只希望你们能一生顺遂,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生平安,我死也无憾了。就算现在让我下去见了你祖父母,我也有所交待。”

浅浅听了老太太这番话,心中一酸,眼泪立马下来,“老祖宗,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您还要看着浅浅嫁人呢。”

“哈哈哈,对对对,我还要看着我们浅浅嫁人,可不能现下就死喽!”老太太听了浅浅的话,心中的伤感去了大半,她轻轻拭去浅浅的眼泪,轻声道,“只是你要听老祖宗的话,不要去学什么劳什子厨艺。如今你的三个哥哥,老大老二武艺还算可以,来年就可以去参加武试了,他们的教官可说了,武状元不敢打包票,但是进士绝对是没问题的,到时候,我让我娘家侄儿给安排个一官半职,应当是没多大问题。你三哥更不用说了,十二岁的秀才,十五岁的举人,若不是因为今年才十六,明年我也想让他下场试试。有这么三个哥哥给你做靠山,你还学什么厨艺,厨房里整天油烟弥漫的,不适合姑娘家。我和你爹娘把你捧在手心宠了十六年,可不想让你吃这份苦。”

“你爹也是糊涂,为了传承,竟要给你找个上门女婿,这下好,出了这档子事,前几天我娘家侄孙女上门,特特的和我说了这事,说是这平州城都已经传开了,有些话要多难听就多难听。你晓不晓得这对姑娘家的闺誉有多大影响?”说到激动处,老太太还捶了捶拄着的拐杖。

“老祖宗别激动,可别气坏了身子。”云峰见着老太太生气,心里不由抖了抖,毕竟那么大年纪了,要是被自己气坏了可不得了。

而云海却嚷嚷道,“老祖宗,表姑母可有说是哪里传出来的话,要我知道了,我可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云家不是谁都能随便编排的。”


第5章 老祖宗同意了

老太太听了云海的话,并没有高兴,而是瞪了他一眼,“怎么,让你知道是谁,你就去揍一顿是不是?”

云江拍了下云海的头,讪讪道,“老祖宗,你也知道二弟嘴上没个把门的,他也就说说,若是他敢四处打人,我先饶不了他。”

云海揉了揉头,还想再说几句,却被云江瞪了回去,动了动嘴唇不敢再说什么,倒是云深,听了几人的话,若有所思道,“老祖宗,要我说,这事还真得深究一下,明明是我们云府中发生的事,知情人也都处理了,上下也都打点了,为何现下闹得整个平州城都知道了?且不说这王阳还关在大牢里没有审判,就算已经定了罪,知府大人也答应了我们为了妹妹的闺誉,是不会公开审理此案的必然不是从官府那里传出去的,若是云家的下人,也不该现下才闹得满城风雨,还得劳烦表姑和表姑父帮我们查一查,毕竟表姑父是一州巡抚,这事儿我们还是得指望他。”

老祖宗听了云深的话,点了点头,“好歹这一家子还有个脑袋灵光的。这事还没等我提,你表姑母已经让你表姑父查去了,不出三五日就会有结果。”

“老祖宗费心了。”云峰听了很是感动,祖母为他操劳了一辈子,到老了还要为他们处理烦心事。

老太太摆摆手,很是不耐烦,“行了行了,这事我不帮你们,还有谁能帮你们。浅浅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先把这风头压下去,入赘的事以后再谈,反正学厨的事,我不赞同。”

浅浅听了这话,心里急了,依着原主的记忆,这老太太在家里可是说一不二的角色,若是她不同意,自家爹可能还真不敢反着来,这事十有八九真成不了,“老祖宗……”浅浅扯着老太太的袖子又娇娇的喊了声,“浅浅昏睡了两个月,醒来又要面对外面的风言风语,压根没脸再出门了,唯有在昏睡中学的厨艺可以让浅浅觉得有做人的乐趣。若是……若是日后浅浅嫁不出去,也有一份手艺傍身,不用麻烦哥哥嫂嫂,也不必看人脸色过活。”

老太太听了浅浅的话,不由深思,如果浅浅真的因为坏了名声没嫁好,或者没嫁出去,现下虽是兄妹情深,但日后的事情真的说不好,亲兄弟都有反目的时候,更不用说以后的嫂子面对小姑子不知道是怎样一番情形。这么一思虑,心下松动,叹了口气,“好吧,且由着你先折腾折腾,不过若是你觉着辛苦,可不要再固执下去,知道吗?”总归是心疼孩子,虽然是答应了,但还是希望浅浅不必吃这份苦,“先不说你能不能嫁出去,等我老了,我小库房里的东西,可都是留给你的,一分也不留给你爹娘兄弟,这些钱财也够你一辈子花用了。”

浅浅听了甚是感动,一把扑到了老太太怀里,直撒起娇来。老太太看着小姑娘娇娇弱弱的样子,更是心肝宝贝的疼,一边拍着怀里的浅浅,一边拿眼瞪云峰等人,“你们可要看好了我的心肝宝贝,若是浅浅有什么差池,我定扒了你们的皮!”

这下子不光是云峰心里抖了抖,云江、云海、云深三人也怕的不行,连李氏听了也满面愁容,浅浅刚落水那会儿,除了李氏衣不解带的照顾,云峰以及三兄弟,被老祖宗罚的在家中祠堂跪了一天一夜,直到浅浅渡过危险期,老祖宗才松口让他们起来,但每个人还是抄了一百遍家规,虽然过去了那么久,现在想起来心中还是发抖,浅浅在老祖宗心中的位置,是整个云家加起来都比不了的,众人心中不由呐喊,“闺女(妹妹),要不你还是别学了吧。”

浅浅看着众人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突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在怀里向众人吐了吐舌头,嘻嘻,爹娘,三位哥哥,未来还请多担待啊。


第6章 林嬷嬷

几人正说得热闹,却见得林嬷嬷领着几个丫鬟掀帘子进门,见着屋内的众人,一一行礼,“见过老爷,夫人,大少爷,二少爷,三少爷。”

云峰和李氏颔了颔首,云江兄弟三人则是回了个半礼,林嬷嬷是母亲的乳母,他们兄妹四人又是林嬷嬷帮着养大的,和一般的丫鬟仆妇自然是不同的,行个半礼自然是要的。

“林嬷嬷。”一声娇甜的声音传来,林嬷嬷听了一愣,看到浅浅在老太太怀中的小脸,瞬间泪满眼眶,“哎呀,小姐醒啦!”正要冲上去,看见老太太搂着浅浅,才硬生生止住了步,“小姐醒了便好,醒了便好。”

“老奴见过老祖宗,老奴不知老祖宗回来了,刚才进门未看见老祖宗,没及时请安,还请恕罪。”因着屋内人多,刚进门行礼时,老太太被众人遮住了,而林嬷嬷也没曾想到老太太已经从大昭寺回来了,若不是浅浅喊她,她可能到床前才会发现老太太,所以现下立马下跪行礼赔罪。

老太太见着林嬷嬷要下跪,赶紧向身边的小丫鬟使眼色,一旁的兰芝立马上前将林嬷嬷掺起来,“你这老东西,动不动跪什么跪,可是要我亲自来请你坐不成?”嘴上虽是这么说,眼里却是含笑的,这林嬷嬷自李氏嫁进来后,为着云家忙前忙后的,也算是个大功臣,老太太本有个女儿早夭,其实也把林嬷嬷当成了半个女儿,如今林嬷嬷已经快六十了,自然是不能让她说跪就跪的。所以,老太太的话音刚落,就立刻有小丫鬟端来了锦凳,云芝扶着林嬷嬷坐下。

“我这也是赶巧,我侄孙女去找我之后,心中不安,就连夜让人收拾了行礼,第二天就出发了,回到家就听到浅浅醒了,许是菩萨的指点吧,不然还真赶不上。”老太太说完含笑看了看怀中的浅浅,轻轻抚了抚她的背,“也算是没白费我这一个多月的吃斋念佛,真是佛祖保佑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林嬷嬷听了,也双手合十向天拜了拜,“也是小姐有福气,福大命大。”

“老祖宗急着赶路,定是没吃上什么,老奴刚刚去厨房为小姐做了些清粥小菜,正好多做了,老祖宗不如一起用些?”说着,林嬷嬷起身指挥着几个小丫鬟将食盒里的东西拿出来,除了一大碗白粥,还有一碟干拌鸡丝,一碟拍黄瓜,一碟蜜汁豆干,一碟香菇菜心,还有一碟各色糕点,有云片糕,芝麻糕,桂花糕,还有绿豆糕,都是浅浅爱吃的。

老太太看着这些菜式,想到自己这两天急着赶路,的确是没吃些什么好的,也就点头应了,“也好,先给浅浅盛一碗,我喂她吃了我再吃。”

“老祖宗,不用了,浅浅自己来,刚刚大夫还说了让我多走动走动呢。”说着就要掀被子下床。

老太太见了,赶忙拦住她,“不像话,还穿着中衣呢。”说罢便扭头示意云峰等人。

云峰等人见了,心中顿悟,想到几个大男人在女子闺房里待那么久的确不合适,看着浅浅已经无恙了,便向老太太告了罪退了出去。

老太太看几个男人都走了,才挥手让一旁的小丫鬟伺候浅浅洗漱更衣,自己则领着李氏到外边偏厅,让下人们重新摆饭。

云秀伺候着浅浅洗漱完,又为她上了些面脂,想着为她擦些胭脂时,被浅浅拦下了,“不必上妆了,素净些吧,都下午了,也不出门,就这么清爽些就好了。”云秀犹豫了一下,看浅浅坚持,也就作罢,只得给她简单的挽了个发髻,配了个朴素的玉兰白玉簪。

“小姐,您穿这身如何?”一旁的云兰则已为她挑好了几套衣裙,等她梳妆完毕便问她喜欢穿哪套。

浅浅回头看了一眼,云兰身边的四个小丫鬟一人拿着一套衣服,完全都是汉服的样式,一套浅粉色的镶白色云纹边的曲裾,一套桃花粉的齐胸襦裙,一套浅粉蓝的齐腰襦裙,还有一套浅碧色镶青色边的短曲裾。浅浅看了不由咂舌,原主果然还是个少女啊,衣服都是这些少女心的颜色,也不知该穿哪套,就随手指了一套。

云兰看浅浅选了那套桃花粉的齐胸襦裙,便挥手让那个捧着衣服的小丫鬟上前,自己则和云珠、云香二人一起服侍着浅浅更衣。


第7章 李家来人

待浅浅梳洗更衣完出来,就看见老太太已经坐在桌边,桌上重新已布好了菜。

“老祖宗,娘亲。”浅浅行了个礼,老太太赶忙招呼她在身边坐下。

一旁的李氏正要给二人盛粥布菜,老太太却开口了,“行了,你先坐下吧,这些事让下人来做,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一起用些。”

“那孙媳恭敬不如从命了。”言罢就在老太太身边坐下。一旁的云秀正要拿起勺子盛粥,林嬷嬷却上前接过勺子道,“我来吧,你们且下去休息一会儿,这几日你也没合过眼,现下这里有我和云芝她们,你们先去休息一会儿。”

云秀听了林嬷嬷的话,并没有即刻下去,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浅浅,见浅浅点头,这才领着众人告退。

林嬷嬷为三人盛了粥,又站在一旁为她们布菜,浅浅躺了许久,饿的不行了,一碗粥用的很快,老太太和李氏虽劝着她慢点,但是也受她的影响,忽然食欲大好,多用了半碗粥。最后浅浅喝了两碗粥,还想再要的时候。被林嬷嬷劝住了,“小姐许久未正常进食,可不能一下子用这么多,且留些肚子用晚饭吧。”一旁的老太太和李氏也劝着她别一口气吃这么多,免得吃伤了又要请大夫,浅浅只能悻悻作罢。

等吃完收拾过,林嬷嬷劝着三人去花园里走走消消食,浅浅原先可不是勤快人,吃饱了只想先去躺会儿,这又是撒娇,又是文绉绉的说话,有点吃不消,但是一想到日后要进厨房,保持体力必然少不了,而且要遵医嘱,让这具身体早点恢复,就答应一起去了。

正是春末,花园里一片万紫千红,李氏和浅浅一人一边,搀着老太太在花园里散步消食,三人有说有笑,场景甚是和乐。

这时,有个小丫鬟匆匆来报,说是李家老太太领着几位夫人来了,李氏听了这才想起一时高兴,忘了往李家送信了,许是云峰派人送信过去的,于是便道,“那便快请进来,迎到栖霞苑的花厅,我们现下就过去。”

“老祖宗,我且先行一步安排事宜,您和浅浅且慢着来。”说罢,李氏便领着众仆妇往栖霞苑赶。栖霞苑位于正房,是云峰和李氏的住处,那边的花厅最大,用来接待一大家子正好。

等浅浅扶着老太太赶到栖霞苑,就看见花厅里已坐满了李家各位夫人小姐,为首的正是李家的老太太,自己的亲外祖母胡氏,然后依次坐着大舅母郑氏、二舅母钱氏,以及李家的各位小姐,再加上各位夫人小姐标配的两个大丫鬟,还不包括没进门而候在廊下的二等丫鬟,栖霞苑偌大的花厅快坐满了。浅浅顿时傻眼,天呐,这李家来得也太齐全了吧,这是要干嘛?身边的老太太看着这满厅乌压压的人,也不着声色的皱了皱眉,但是看见李氏一脸尴尬的笑,也不好发作,便一言不发的进了花厅。

“老祖宗。”胡氏见着浅浅扶着老太太进门,便放下手中的茶盏,作势要迎上来,身边的几位夫人太太一见,也哗的起身,呼啦啦的一群要围上来。

毕竟来者是客,就算心里再怎么不舒服,老太太也不可能真让她们迎上来,于是便摆手道,“你们且坐下,哪有让客人迎主人的道理。”

胡氏闻言,讪讪的笑着,又领着众人坐下。

浅浅扶着老太太在上首坐下,与李氏两人立在老太太身后,老太太坐下后,看着屋子里一群人,太阳穴的青筋不由跳了跳,一屋子没一个省心的,心中恨恨,可面上又没有表现出来,“亲家可是得了峰儿的消息过来的?”

“可不是如此,半个时辰前,女婿送信到李府,说是浅浅醒了,我想着这可是大事啊,便带着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过来,结果府里几个姑娘知道了,也吵着要过来看看浅浅。我寻思着平日里几个姐妹也是玩的来的,感情也是亲厚,便也带着来了。”胡氏听老太太发话,便絮絮叨叨的说起来,“浅浅昏睡的这两个月,我可是茶不思饭不想,天天的向观音菩萨祷告,祈祷浅浅快点醒过来,终于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浅浅总算是醒了。”

郑氏立马附和道,“可不是嘛,我们跟着老太太一起苦苦地求观世音菩萨,总算是感动了菩萨……”一旁的钱氏见二人似乎说不完的样子,连连的用眼神示意。

浅浅看着她们这样,心里不由的犯恶心,据原主的记忆,这李氏娘家的人除了逢年过节必要的上门拜访,平时可是不怎么来往的。现在突然这么殷勤,肯定有问题,于是便把疑惑的眼神投向了自家亲娘,却见李氏暗暗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等老祖宗处置。


第8章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老太太听了几人这番话,心中不由冷笑,浅浅昏睡了两个月,李家也就在浅浅落水的那天派了个婆子来,后来再也没来过,现在说些这有的没的,谁知道她们安的什么心。当初云家发生了那件事,李家当时就想退婚,若不是李氏坚持要嫁过来,用自己的嫁妆贴补了云家,帮着打理内外事务,将云峰扶持起来,说不定她和云峰一老一小还斗不过云家族中的那些人。想到这里,老太太回头感激地看了李氏一眼,明明是同一家出来的,为什么性子差别那么大。

老太太轻啜了口茶,并不接胡氏等人的话,胡氏等人看着老太太不接话,一时语塞,倒是钱氏活络,看着众人沉默,便道,“老祖宗,你可知现在外面传的那些话?”

见老太太不答话,依旧喝茶,心中有些尴尬,但还是接着说道,“哎呀,说的可难听了,有说浅浅已经没了清白,也有说浅浅其实落了胎,这两个月是在府中休养,对外说是落水昏迷……”

“啪!”老太太没等她说完,便把茶盏摔到了桌上,虽是前几日听侄孙女说过,可这会儿从钱氏嘴里说出来,心中不由火气大盛,“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谣言,我们浅浅明明是清清白白一个姑娘,这些遭瘟的,是要逼死我们浅浅吗?”

一旁的李氏听了这话,气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两个月她白日里忙完了就去陪着浅浅,也不怎么出门,怎知外面的谣言传成了这样,这不是要害死她的闺女吗?而浅浅虽然不像老太太和李氏那样生气,心里也是愤愤不平,还好原主已经仙去了,不然换了原来的浅浅,说不定要去上吊了。

钱氏看着老太太发火,心里一颤,向胡氏使眼色求助,胡氏回了她一个眼神,便道,“老祖宗莫气,都是些坊间的谣言,我们李家还是相信浅浅的清白的。只不过外边的风言风语都传成这样的,对浅浅的闺誉还是有些影响的,日后的婚事也许会艰难些。”

“是啊,老祖宗,浅浅出了这档子事,闺誉有损,也不好嫁人了,但是我们李家不嫌弃啊。我们李家的二小子,正和浅浅差不多年纪,李家和云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他俩结了亲,可是亲上加亲。”郑氏接过胡氏的话头往下说,说完还得意地轻笑了几声,觉得自己的提议云家一定会接受。

老太太闻言心中火气更盛,冷哼一声,“我们家浅浅,就算是嫁不出去,我们云家也会养她一辈子。更不用说现在外面传的那些谣言能有多少人信还未可知。”

“老祖宗,您这话就不对了。”站在郑氏身后的李静雪忍不住插嘴,“昨日我和几个小姐妹游湖,她们提起了这事,可都信得真真的,尤其是石家的姐姐,说是要回家让自家妹妹断了和浅浅的往来。我看这表妹的闺誉,可能真毁了。”

老太太听了李静雪的话,横眉扫了她一眼,“若原先与浅浅交好的姑娘真因为这些风言风语就断了往来,那便断了好了,我们云家的姑娘容不得别人作践。”

李静雪张口还想再说,却被郑氏瞪了一眼,“长辈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小孩子不懂事,老祖宗多担待。”胡氏也连忙赔罪,“不过刚刚老大媳妇提的事……”

“我想我说的够明白了,我们家浅浅的婚事,不劳你们李家操心。”老太太心中压着火气,不想多说,“亲家还请回吧,浅浅刚醒,劳累不得,要去歇息了。”

“你……我们李家二少爷怎么配不上你们云家的小姐了,如今浅浅的闺誉尽毁,我们愿意接手已经不错了。你们还挑三拣四的,日后没人要,可别求着上门!”胡氏见着老太太拒绝,开始口不择言起来,当初就为李明哲求娶过云浅浅,但是那时云家看不上身有残疾的李家次子,没有答应,如今见着云浅浅出了事,便再次求娶,还以为云家会因着担心云浅浅的婚事而应下,结果还是被拒绝了。胡氏越想越气,恨恨道,“谁知道外边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万一真的是落过胎的,我们李家还看不上呢!”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听了这话,李氏再也忍不住了,“浅浅可是你的外孙女,就算你不待见我,也不能这样诋毁浅浅啊。”

“我真是造了孽,养出了你这只白眼狼,拼死拼活的要嫁进云家,连娘家也不要了。”胡氏气得跳脚,指着李氏的鼻子就骂,“我生了你就是来气我的啊?”

浅浅见着众人一来一往的,心里直翻白眼,靠,李家这些人也太不要脸了,不相信原主算了,居然还趁火打劫,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亲戚。

“够了!”老太太一拍桌子站起来,浅浅见了立马上前扶住,老太太指着李家众人怒道,“敏珠现在是我们云家的人,容不得你们李家指责。今天的事就到这儿,来人,送客!”


皇家神厨王妃 主角: 云浅浅, 萧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