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少前妻太难追 主角: 宋词词, 晏轻澜

晏少前妻太难追 主角: 宋词词, 晏轻澜

第1章 他会跟我结婚

宋词词是崩溃的,只是她也清楚这样的场合不宜闹出笑话,但不久前所看到的场面,还是让她一颗心坠到了谷底。

无力地朝着另一旁安静些的休息处走去,她拿起香槟狠狠灌了一口,将眼里的泪水逼了回去,这个时候她不能去闹,难堪的只会是她自己而已。

她想,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她再怎么努力,也走不到宴轻澜的心里。

才坐下没多久,就看到林森森一步步朝着她走来,这个时候的林森森眼里有些醉意,唇妆也乱了,甚至衣服有些凌乱,明眼人一看就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果然林森森走到了她的面前,娇娇地笑了起来。

“词词,我跟轻澜是真心相爱的,你说你们都结婚了这么多年,他应该从未碰过你吧!他刚才可是给我承诺了,要将我娶回家的!你要是识相些,就将位置让出来给我,我可是深得宴妈妈的喜欢!”

然而宋词词听到这话却笑了起来,差点儿就将泪水给笑出来,手里的香槟也溢出一些。

她喝了一口酒问她,“林小姐,你确定我丈夫跟你是真心相爱的?”

林森森点头,“那当然,我跟轻澜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要不是因为当初,轻澜他无可奈何答应了宴爷爷的要求娶了你,现在你这个位置可是我的!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应该明白了什么吧,可都是轻澜他留给我的!”

说着还将领口往下拉低,让她看得更清楚。

宋词词差点儿被酒给呛到,咳了几声,明明刚才是觉得崩溃的,可是这时候却觉得好笑。

然而此时她却不慌不忙,“林小姐,你说你的唇妆是我丈夫给吻花的?”

林森森娇羞地点头,“那是,轻澜的吻……那滋味我想你应该没有尝过吧!”

宋词词再问,“你锁骨的印痕,也是我丈夫给留下的?”

林森森更是得意了,眼里染上娇羞,“你都不知道刚才轻澜多么激烈地对我,我与轻澜也并非第一次了,所以,词词你还是识相一些,省得宴妈妈再找你的麻烦,宴妈妈现在就想着抱孙子,说不定我这肚子里……”她低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意味分明。

过去宴轻澜跟林森森是否有发生苟且,她并不清楚,但是刚才宴轻澜与林森森清清白白,因为宴轻澜正忙着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呢,而林森森……

宋词词看着一脸得意的林森森,眼里一片嘲讽,“既然你说是轻澜留给你的,那刚才我在卫生间的时候,看到你用纸巾胡乱地擦嘴,还掐着胸口的地方,是怎么回事?”

林森森脸色一白,随即想到卫生间并没有监控,又壮了胆子。

“胡说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这些是轻澜留给我的吧,因为你接受不了。我想也是,你们都结婚三年了,怕轻澜他都没有碰过你吧,所以你这是在嫉妒我!”

宋词词冷笑,从手拿包里取出手机,打开了一段视频放到她的面前,“刚才就觉得你不对劲了,我特意录下来打你脸呢!”

晏家与林家是世交,林森森喜欢的人是宴轻澜从来就不是秘密。

所以她刚才在卫生间的时候,看到林森森又是弄花唇装,又是掐自己的胸,便留了个心眼。

能让林森森这么做的,大概就是为了得到宴轻澜,所以林森森是来对付她的。

林森森看到了视频里的自己正在擦嘴,还有自己对着镜子掐着自己胸口的时候,一张脸变得格外难看。

第2章 燕城第一名媛,我丈夫的心上人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宋词词,“你怎么、怎么会有……”

宋词词关闭掉视频,将手机斯条慢理地收回了手拿包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冷冷地笑,反问她,“林小姐,你刚才说轻澜对你是真心实意的?”

虽然有些难堪,但是这一句话无疑又给她骄傲的本钱,她抬高了下巴一脸傲然的表情,“轻澜对我就是真心实意的,不然你觉得他会睡我吗?”

听后,宋词词的目光越过了林森森,看着那一幕让她觉得碍眼的画面,抬手指了过去。

那边宴轻澜的身边站着年景儿,而年景儿今晚是盛装打扮,作为宴轻澜的女伴出席,此时正挽着宴轻澜的手臂跟一众人打招呼。

宋词词冷笑,“既然他对你那么真心,那你看看他现在身边的女人是谁?你林森森算什么东西?看到了吗?大明星年景儿,燕城第一名媛,我丈夫的心上人!”

林森森回头去看,看到眼前那一幕,一双眼充满了恨意,拳头也紧紧地握住。

没多久她看向宋词词,“宋词词你怎么如此窝囊呢,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你看看别的女人都爬到你头上耀武扬威了!难怪轻澜看不上你,原来你就这么没用!”

这个时候的宋词词却笑得一脸的风轻云淡,“我要是管得住他,会让你有机会跟他睡吗?林小姐,难道忘记你刚才所说的,你与宴轻澜也并非第一次,甚至你这肚子里可能有他的孩子了?”

扔下这话,宋词词就走了,只是在走了几步又回头去看她,“还有,林小姐,你这么一门心思当三儿的模样,真丑!”

回到晏家,也不算晚,有些意外的是宴无双也回来了。

宴无双看到她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她唇角往上微微一扯,眼里都是不屑,“我哥宁可带着年景儿当女伴也不带你,真不知道你今晚上参与宴会的乐趣在哪儿?是不是觉得自取其辱了?”

宋词词没打算理会她,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今晚上她去宴会一事,宴轻澜并不知道,而她也是为了陪顾冬寒他们,只不过因为宴轻澜中途早早离开。

才走了两三个台阶的时候,宴无双就冲着她用力地撞了下,宋词词一个踉跄差点儿摔下,但幸好扶住了扶手,她冷眼瞥向宴无双,“宴无双,我现在脾气很暴躁,你少惹我!”

宴无双愣了下,随即嗤笑出声,“宋词词,你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来跟我说话,过去你不是装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吗?怎么?爷爷才去世没多久,你就要原形毕露了?”

“懒得理你!”宋词词继续朝着前面走去,没有看到身后宴无双露出诡异的笑容。

宴无双走到了她的身边,在快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就拽住了她的手,宋词词不得不因此而停下脚步,却听到宴无双压低了声音,“宋词词,我跟妈妈都厌烦死你了,可是现在,爷爷死了,你在宴家的靠山没有了,现在在宴家,你连一条狗都比不上!”

手腕被宴无双抓着,宋词词不耐烦地出声,“放手!不然我让你滚下去!”

“滚下去……”宴无双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会让我滚下去的,宋词词,我们家的人都很讨厌你,包括我哥哥也讨厌你!不过我相信我哥哥很快就会跟你离婚,因为……”

宴无双微微一顿,诡异地笑着,再次将声音压低,“宋词词,你看好了,要记得啊,是你把我推下去的,不然可就要对不起我一会儿受的伤!”

第3章 你们想给我怎么安排

随着宴无双的话语落下,宴无双也松开了她的手,整个人朝着楼梯的方向滚了下去。

“啊啊啊啊——”宴无双惊恐地大叫出声,伴随着的还有她滚下去磕碰到的声音。

宋词词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宴无双已经从楼梯上滚落了下去。

她站在楼梯口的地方,想着这边并没有监控,她现在能做的不是跟着宴无双一起掉下去,就是马上就逃离现场。

只是她就算跟宴无双一样摔下去,就算摔得再严重,晏家人都不会相信她。

逃离现场的话,但如果宴无双还是一口咬定是她推下去的,晏家人也不会相信她的清白。

这一刻,她的心有些寒了,为了污蔑她,宴无双竟然狠得下心让自己掉下去!

宴无双摔下去的声音太过大声,宴夫人闻声赶来,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摔在地上正疼得大哭出声,心急地赶了过来,“无双,你怎么摔倒了?可有摔到了哪儿?”

此时宴无双哭得更大声了,“妈,嫂子她推我下来,她好狠的心啊,我正下楼的时候,她就从后面直接将我推下来了,妈,我好疼,我脑袋好疼,腿也好疼,是不是摔断了?你快来救救我啊!”

一听到自己的女儿是被人给推下来的,宴夫人抬眼去看,果然看到楼梯上站着一脸面无表情的宋词词。

在看到宴夫人那一记凌厉的眼神,宋词词直视了过去。

“如果是我推的她,就绝对不会让她还有哭喊的机会,我一定让她头破血流才肯罢休!”

就冲着这些年来宴无双对她所做的一切,她若是想要动手,可不只是摔一下这么简单了。

听到这样的话,宴夫人顿时被气得脸色有些发白,“就是你推的无双,不然好端端的无双怎么会掉下来?宋词词,你就等着怎么给我滚出晏家,要是无双有个好歹,我一定弄死你!”

宋词词一脸的不屑表情,“你们也不是第一次想要弄死我了,过去有爷爷在家,你们也是想方设法地要弄死我,现在爷爷不在了,你们想给我安排的死法,说到底也就那么几样,车祸、坠楼、毒杀,甚至奸杀也做得出来,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也不算新鲜!”

宴夫人看到宴无双白了一张脸,也没继续搭理宋词词,她跟着司机将宴无双送去了医院。

宋词词本来不想去的,但最后想了想,还是觉得跟着过去看看。

于是礼服都尚未换下,就开了车子朝着医院的方向行驶。

等到她来到医院的时候,大概宴无双在检查,外头宴夫人候着。

而她看到了宴轻澜也出现在医院里,正朝着宴夫人走去,她安静地跟在身后,见宴夫人很快走了过来,脸上都是泪水。

“儿子,你赶紧回来必须跟那个女人离婚,她现在心思多么歹毒啊,竟然将你妹妹从楼上推了下来,腿都摔断了,现在医生正在安排手术。”

宋词词直接在宴轻澜的身后出声,“不是我推的,是她为了将我赶出晏家,自己摔下去的。”她看向面前那一抹挺拔颀长的身影,虽然知道宴轻澜不会相信她,可还是想要解释。

当初爱他的时候,就是一抹身影都让她迷恋,而现在决定不爱他了,看着他的背影,也就少了几分痴迷,只是难过自己这么多年来,为他所承受的委屈。

宴夫人看到了宋词词也过来了,冷笑了声,眼里都是狠意,直接走了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你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过来,是不是没有看到无双断腿,你就不甘心?”

这一巴掌,绝对不算轻,宋词词直接被她的力道扫在了地上,疼得她立即捂住了脸。

第4章 咱们一辈子都不离婚的

这一巴掌是她大意了,她冷冷地瞥了一眼宴夫人。

“过去我敬你是轻澜的母亲,对你尊重,忍你的臭脾气,但是你记得今天是最后一巴掌!”

再有下次,她可是不管她是谁,直接还手。

宴轻澜也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当着他的面动手,而且下手不轻。

看到宋词词捂着脸却一脸的倔强模样,但他也没说什么,与她结婚不过是因为当初爷爷的要求,他无可奈何答应罢了。

对她并没有丝毫的感情,结婚三年,见面的次数不多,可以说还很陌生。

宴夫人没想到向来在她面前,大气也不敢吭上一声的宋词词,如今有了这样的胆子跟她说话。

当即更是怒火滔天,抬手颤颤巍巍地指向宋词词,看向宴轻澜。

“儿子,你看看,你爷爷才走了多少时日,这个女人就原形毕露了,竟然敢这么说我,儿子,你必须跟她离婚!”

离婚……宋词词看向宴轻澜,这个男人怕是比宴夫人还想要跟她离婚吧!

跟她结婚本就不是心甘情愿,不过是为了爷爷当初的承诺罢了。

宋词词立即摇头,“我不同意离婚,当初爷爷就是为了承诺才让你娶我的,这个时候爷爷才离开没多久,你就想要跟我离婚?若是爷爷知道了,你觉得他会高兴吗?”

在晏家,也就只有姜老爷子是真心疼爱她为她着想,当年让她跟宴轻澜结婚,也是为了能够让她有个安稳的家,有个人疼爱。

却没想到他的好意,让她在姜家过得提心吊胆,比过去还要辛苦。

小心翼翼,委曲求全,任由他们陷害污蔑,爷爷也是为了这些事情,气得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可是三年了,宴轻澜不爱她是个事实,不论她如何努力,也走不到他的心里。

未等宴轻澜出声,宴夫人冷笑道,“你当然不想离婚了,毕竟宴少夫人这个身份是多么的尊贵与荣耀,但是我不会让你继续糟蹋我的儿子,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若是无双有事,我会起诉你!还有,离婚之后,你休想夺得我晏家一丝一毫!”

宋词词清楚这已经不是宴夫人第一次要让他们离婚了,只不过过去在宴老爷子面前,宴夫人还有些收敛,如今宴老爷子走了,她便恨不得他们立即马上离婚。

宋词词看向宴轻澜,“你的意思呢?轻澜,爷爷说了,咱们一辈子都不离婚的。”

宴轻澜这才正眼看她,此时她捂在脸上的手已经放下,露出鲜明的五指印痕,“如果我非要离婚呢?爷爷已经走了,我也确实没有必要再守着承诺,宋词词,你很清楚,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宋词词看着他,纵然清楚宴轻澜确实不爱她,但此时听得他亲口说出,心里还是很疼,疼到她想要落泪的地步,她爱宴轻澜,可是这个男人的眼里从没有她。

“轻澜,如果我不想离婚,你要怎么样?毕竟……如你母亲所言,宴少夫人的身份在燕城抵得过一切,你觉得我会甘愿将这个位置让给别的女人吗?”

她忍着不让泪水落下,不想再当一个怂包,过去三年,唯唯诺诺,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宴轻澜看着她隐忍的模样,薄唇轻扯,所说的话,极为无情,“宋词词,你要是识相的话,就别死缠烂打,还能得到离婚后给你的赡养费,否则依我母亲所言,若是执意不肯离婚的话,那么我也会以蓄意谋杀的罪名起诉你,到时候你就准备坐牢吧,你放心,你进了监狱,我会有无数种的方式让你一辈子待在里面,别想出来了。”

第5章 既然后悔了,那就离婚

宋词词觉得心脏一缩紧,有些疼,都说燕城的宴轻澜狠起来可怕。

过去几年,宴轻澜对她不闻不问,她只能从旁的渠道里获得他的消息。

在商业上他的手段干脆利落,带着一股狠绝,从来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她觉得这样的男人才是她所放在心上的男人。

可是如今他用这样的狠绝手段来对付她,宋词词就觉得自己可笑。

自己这些年来所倾心的男人,竟然用坐牢的方式来威胁她离婚,她到底爱上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见宋词词无话可说,宴轻澜看向宴夫人。

“妈,既然这边无双还在手术,你就先回去吧!”

宴夫人摇头,“我不放心,无双这腿都摔断了,她自幼喜欢舞蹈,也不知道医治好了之后,这腿会不会受到影响,无双往后该怎么面对!”

说到这里,她看向宋词词的时候,眼里都是恨意。

“好狠毒的女人啊,你明知无双喜爱舞蹈还下这样的狠心,你这是要毁了她啊!”

宋词词无动于衷,宴无双确实喜欢舞蹈,在晏家的培养下,拿过好几个大奖。

只是她没想到宴无双为了要将她赶走,不惜牺牲自己的腿,宴无双到底有多么讨厌她?

宴轻澜淡漠地瞥了一眼红肿着一边脸的宋词词,随即看向宴夫人。

“妈,既然如此,你先在这边守着,我跟宋词词有话要说。”

说完这话,宴轻澜也没等人宴夫人答应,转身就走。

宴夫人知道儿子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婚,看向宋词词。

“我女儿的腿不会白白断了,宋词词,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被赶出晏家,离婚后,我晏家的东西你丝毫也别想得到!”

宋词词只是浅浅地瞥了一眼宴夫人,很快朝着宴轻澜离去的身影追去。

她走到宴轻澜的身边,“要离婚可以,但必须给我满意的条件。”

她也不想守着一个在婚姻期间出,轨的男人,就算宴轻澜不提出离婚,她也会提出。

谈条件!

印象中的宋词词,软弱可欺,宴轻澜倒是有些意外她想要谈条件。

医院里面就有咖啡厅,宴轻澜选了个靠边的地方入座。

“只要你同意离婚,赡养费这一块我不会亏了你。”

宋词词却似乎没想要这么快跟他谈正事,点了一杯咖啡。

等咖啡送上来之后,慢慢地搅拌着,一直到宴轻澜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宋词词才出声,“宴轻澜,我嫁给你三年,在你们晏家人跟前活得小心翼翼。

当初嫁给你,我欣喜若狂,可没想到你对我完全不理不睬,娶回去就当是一件摆饰,我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就可以让你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多停留一些,最后我还是错了。”

她喝了一口热咖啡,笑得有些凄凉。

“我这一辈子可真后悔当初的决定,如果不嫁你,我就不需要让自己委屈求全这么多年了。”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大概是因为昨天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对于他可以说是一夜死心。

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如此动心,却让自己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宴轻澜默不作声地盯着她看,对于她的话,无动于衷,他对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有喜欢,自然也谈不上怜惜,不过是他爷爷硬塞给他的女人,

第一次,宴轻澜正眼看她,脸上已经完全肿起来了,明明很疼,眼睛也红了,却硬是没有哭出来。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长得很美丽,就算是最狼狈的时候,也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

“既然后悔了,那就离婚!”

“这么着急……”宋词词突然就笑了起来。

第6章 你记得从今日起,我不再爱你

虽然脸上还有伤,可是这会儿不见丝毫的狼狈,甚至让人觉得明艳动人。

“宴轻澜,你这么着急跟我离婚,是为了赶紧娶了自己的心上人?”

心上人……

宴轻澜没想到她竟然清楚自己心里有人,他藏得很深,于是看向宋词词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的警惕。

“我是有喜欢的人,宴少夫人的位置必须腾出来给她,我不想将来委屈了她。所以,必须离婚!”

“当初我有多么喜欢你,现在就有多么看不起你,婚内出,轨……你可真是……”

也足够,让她对一个喜欢的男人死心了。

宋词词是挺委屈的,对于这个男人也有憎恨,她深呼吸了口气,才没让眼泪掉落下来。

“我同意离婚!”这一句话,她一字字咬得清晰分明。

她眼里有泪意,盯着他看的时候,目光深深的,却已经没有了眷恋。

“宴轻澜,你记得从今日起,我不再爱你,不再期盼见你,往后我退出你的生活,你也会完全地退出我的生命!离婚手续后续如何,你整理好了就通知我!”

她从包里取出一张粉色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放,很快起身,步伐优雅地离开。

宴轻澜看着她一步步离去的身影,眸光有些深。

一想到接下来可以将宴少夫人的位置空出来,他忍不住就觉得松了口气。

这个位置,他从头到尾都只想留给他藏在心底的女人。

**

第二天一早,一纸离婚协议书送到她的面前。

看到这一份协议来得这么快,宋词词倒是不觉得意外,看来这个男人昨天在她离开之后,就开始准备这一份协议了。

或者……也许在他们登记结婚的时候,他就已经着手准备了,为了就是今天。

宋词词将协议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离婚后给她的钱数对于宴轻澜来说,虽然不多,但是给了两套大别墅,其中一套价值不菲,若是宴夫人知道怕是又要闹腾起来。

还有一辆她现在开的车子,是当年她嫁到晏家,爷爷给她买的车子,价值将近千万。

“三年的时间,换来这些,算起来我倒是不亏,你果然挺大方的!”

她对于这一份协议书的内容并没有任何异议,她拿起笔正要签下的时候,眼里泛红,毕竟一切都即将结束了。

她突然看向宴轻澜,“轻澜,我最后一次卑微地问你,你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推宴无双,是她自己掉下去的,她想借此将我赶出宴家,而她也成功了!”

“不信!”

声音很轻,却犹如一把利剑,直戳她的心脏。

不相信……

意料之中的答案,可还是让她的心疼得万分难受。

此时,宋词词没有再犹豫,取过一旁的水笔,一笔一划认真地签下了她的名字。

从未有过的认真,签下之后,与他就再无干系了。

既然不相信她,也有心上人,她宋词词怎好再继续死缠烂打?

协议一式两份,签好字之后,宋词词将协议递给他。

“宴轻澜,我真后悔遇上你!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喜欢你了,不会再给你这些负担了,这一次离婚,往后形同陌路。”

这些财产,她本来是不想拿,只是宴轻澜既然给了,她没有不收的道理。

况且拿了之后,宴夫人必定闹心,他们让她不好过了三年,岂能让宴夫人舒心了?

宴轻澜自然也同意,“好!如你所言,往后形同陌路!将证件准备一下,马上就去一趟民政局将婚离了,我晚点儿还有会议。”

**

三年的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

走出民政局,看着身边的男人大步离开的背影,宋词词觉得今天的阳光好刺眼啊!

第7章 想要让我净身出户,怕是有些困难了

若是之前,宴轻澜跟她离婚,她肯定是要好好地哭一场,而今天,她竟然觉得双眼发干。

男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一直到一个年轻的女人走到了他的身边,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

那个女人的身影,宋词词并不陌生,是年景儿,大明星年景儿,燕城的第一名媛。

也就是被宴轻澜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而她怎么也忘不了,昨天晚上她看到宴轻澜跟年景儿抱在一起的场面,还有年景儿朝着她看来的得意而甜蜜的笑容。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心如刀绞,再之后便是心如死灰。

这些年来,她多少也听到一些关于宴轻澜跟年景儿的事情。

毕竟年景儿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宴轻澜捧红的。

所有的资源,都是宴轻澜给她找最好的。

外界也一直都在传宴轻澜跟年景儿不清不楚,她觉得那不过是媒体捕风捉影,毕竟宴轻澜已经结婚。

而当自己亲眼目睹,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

才一回到宴家,对面就迎来宴夫人,此时离婚了,她也不好再喊她婆婆,“宴夫人!”

宴夫人冷眼看她,这一句宴夫人而不是婆婆,足够证明离婚进行得很顺利。

“既然都已经离婚了,宋小姐还这么来我们宴家,似乎不妥啊,毕竟都跟我们宴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我过来稍微收拾下我的东西就走,以后都不会再过来了。”

过去看在她是宴轻澜母亲的份上,不管宴夫人百般刁难她,宋词词都会尽量忍着。

而现在她已经决定不爱宴轻澜了,那么宴家人就什么都不是了,更别提区区一个宴夫人。

一听到这话,宴夫人就来了脾气。

“收拾东西……你的东西都是我们宴家的,你还想着将我们宴家的东西都搬走吗?”宴夫人嗤笑了声,眼里都是冷意,“宋词词,我要让你净身出户,包括你那一辆车子也休想开走,要记得车子是当时宴老爷子给你买的,是不是也该归我们宴家所有?”

其实宴家不差那么点儿东西,只是宴夫人不想让她好过,“对了,要记得你是净身出户,敢拿走我们家丝毫东西,我就告死你!”

净身出户……宋词词笑了起来,笑容甚至可以说是很明媚,“是你们要我离婚的,我怎么能不从里面得到一些好处呢?至于告我一事?你确定要告我吗?宴夫人,过去你们母女对我做的事情,你们就觉得我傻乎乎地,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要是这些东西曝光了出去,我想你们母女在燕城就要沦为笑话,晏家的名声怕是要被你们搞臭了!”

宴夫人听到这一番话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这个小杂种,竟然还留有证据。

也是她太过轻敌了,以为她就是个任人欺负的怂包,却没想到竟然是条毒蛇。

见宴夫人那一副心虚的样子,宋词词也知道宴夫人对于她的话有了顾虑,“哦,对了,想要让我净身出户,怕是有些困难了,毕竟宴轻澜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给我的钱虽然不多,但他给我的赡养费,还包括了会将海边那一套大别墅过户给我。”宋词词的眼里都是得意,“哎呀,宴夫人一定也很清楚,那一套大别墅的价值吧,说真的,比晏家现在居住的这一套别墅还要好呢,任何设备都齐全,看到协议的时候,我也挺震撼的。”

海边的大别墅……

那可是面积不小的独栋别墅,宴夫人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见宴夫人如此反应,宋词词也知道自己打击到她了。

第8章 我告诉你,我小叔叔好帅的

她笑着朝着宴夫人走去,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唇角带着一丝笑意,眼里却是无比冰冷,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过去因为我心里有轻澜,所以敬你们是亲人,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全都忍下了,而现在都已经离婚了,往后你们最好离我远点儿,否则我见一次撕一次!”

说完,宋词词朝着里面走去,她要带走的东西不多,也就几个重要的证件罢了。

出来的时候,看到宴夫人正满眼怒意地盯着她看,宋词词又笑了起来。

“宴夫人,再会了!”

夜幕降临,华灯璀璨。

宋词词约了几个好友来到了华韵高级会所,对于她的突然邀约,几人都有些诧异,但也都准时来了会所,唐悠然一见她就立即将她抱住了。

“小宋词,怎么突然约我们了?”

顾冬寒今天穿得特别帅气,带着一股学院风,整个人看起来很青春的样子,他也看向宋词词,挑下了眉头。

“昨晚上怎么突然就走了,也不打个招呼!”

另一头的秦若茗给他们几人倒了红酒,嗤笑,“走了才好,要不然看到后面你会吐血!我就不明白了,那么个渣男,哪儿配得上你的喜欢,小宋词,我看你赶紧离婚了吧!”

顾冬寒也点头了,“小宋词,晏总昨晚上的女伴可是年景儿,两人举止亲密!”

唐悠然抿着唇,她本就生得小巧可爱,一双眼睛犹如洋娃娃一样。

此时松开了宋词词,温婉地点头,“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但昨晚上晏总实在过分,且那个年景儿分明就是想要当小三,我真担心你在晏家又要继续委屈了。”

看到这几个好友如此劝她,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是从她尚未答应宴爷爷之前,她三个最好的朋友就劝她不要嫁入晏家。

可当时她对宴轻澜痴心一片,明知道那是飞蛾扑火的举止,可还是答应了嫁给他。

甚至觉得自己婚后好好地对待他,宴轻澜总能看到她的好。

此时想想,这些不过是她的自以为是,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宋词词接过秦若茗给她倒好的红酒,突然很想一醉解千愁。

她喝了一口,心情特别沉重,好一会儿才说,“我离婚了。”

随着她的话语一落,屋子里突然就彻底地安静了下来,三个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

最后还是顾冬寒先开了口,“小宋词,你刚刚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

秦若茗与唐悠然随后点头,巴巴地盯着她看,“我们也没听清楚!”

宋词词原本是挺难过的,但此时看到这三人的状态,无声一笑,“我说,我离婚了!”

秦若茗最先反应过来,激动地拉住了她的手,“你跟晏总离婚了?哎嘛,可喜可贺!”

顾冬寒也是一脸欣喜,“恭喜恭喜,终于脱离苦海,今晚上咱们必须好好庆祝!”

唐悠然笑了起来,“小宋词,你这么优秀,长得又漂亮。离婚之后,我相信将来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真正疼你、爱你的人,晏总不要也罢,他压根不懂得你的好!”

秦若茗立即有了主意,“小宋词,离婚了好,回头我给你介绍些男人,小鲜肉,大叔型的,你要什么类型的都有!或者……我告诉你,我小叔叔人好帅的,属于禁欲系,除了所有的钱加起来没有晏总那么多,但事业有成,洁身自爱,年纪也没大我们太多,要不,你给我当婶婶!”

唐悠然很快有意见了,“那怎么行,往后小宋词就是我们的长辈,都得喊她一声婶婶!”

晏少前妻太难追 主角: 宋词词, 晏轻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