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驭兽小灵妃 主角: 沐云安, 帝言卿

天才驭兽小灵妃 主角: 沐云安, 帝言卿

第1章 穿越

“沐云安,你还不快把传家宝交出来!”,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用剑指着悬崖边的女子,在他身后跟着几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年轻男女,同样一脸你欠了我十几亿的表情,盯着悬崖边的女子。

悬崖边上,立着一个女子,一袭白衣上染上了点点用鲜血画的红梅,四面楚歌却依然挺着脊背。

沐云安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目光沉静的看着眼前用剑指着自己的人。

这个人是她的四叔,多可笑。

她终于知道为何爷爷临终前把七星塔交给了她而不是交给四叔。

爷爷尸骨未寒,四叔就把她追杀到这种地步。

见沐云安不说话,沐器不耐烦的皱了一下眉,明明是一张正气的国字脸,此刻却显得尤为恶毒。

“识相的快把传家宝交出来!”,沐器厉喝一声,“你年纪轻轻这么恶毒,家主死后居然偷了我族传家宝!”

偷?

沐云安冷笑,“沐器,你下毒害死爷爷为先,现在还想抢传家宝,我就是死也不会交给你!”

狼子野心!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沐器一挥长剑冲着沐云安刺去。

沐云安一动不动,将浑身的灵力聚在了丹田处,剑越来越近,沐器露出来得逞的笑,很快传家宝就是他的了。

笑容还未收起来,只听得悬崖一个巨大的爆炸声。

半个悬崖都夷为平地。

沐云安用自爆丹田的方式与沐器同归于尽。

她用生命护住了爷爷交给她的七星塔,爷爷教过她,人不可有傲气,但应有傲骨。

她不能让传家宝落到沐器这种人手里。

是夜,荒古大陆,落日之森。

茂密的森林中,一棵大树下躺着一个衣着褴褛的小孩子,双眸紧闭,胸口没有一丝起伏,不难看出她已经死了。

突然,已经死去的小孩子睁开了双眸。

沐云安迷茫的睁着眼睛,她不是死了吗?自曝丹田之后,怎么可能活着?

一脸懵逼,我是谁?这是哪?我在干什么?

“啊,好痛!”,沐云安动了动手臂,一股钻心的痛传来。

“你醒啦?”,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沐云安左看看右看看,夜色迷离,看不清东西。

“谁在说话?”,沐云安疑惑的开口,随即又惊讶,“我的声音怎么了!”

这分明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难道她穿越了?

“是我在说话啊。”,稚嫩的声音又响起。

好像是左边?沐云安坐起来,揉着手臂往左看,什么也没有。

闹鬼了?不是吧,这么倒霉。

“笨蛋!”

忽然感觉腿上一软,沐云安低下头,眨眨眼睛,这才看见她腿边有一只兔子。

这兔子成精了?会说话。

“看什么看?”,兔子说着又拍了沐云安一爪子,“你都昏迷这么久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可不是嘛,原主本就死了啊,沐云安是穿越过来的。

“你在跟我说话?”,沐云安摸摸兔子的毛。

嗯,很软。

“不然呢?”,兔子不高兴的踢踢后腿,“我等了你好久,你怎么才醒?”

心里一股暖流,穿越过来,遇到一只担心她的兔子。

沐云安笑了笑,问“你等我干嘛啊?”

不问还好,一问兔子就炸毛了。

“你还说?你躺在这堵住我家的洞口了!害得我进不去家!”,兔子如果有眼神的话,估计会用眼神把她射死。

“……”,沐云安。

果然,感动什么的是不存在的。突然有点饿,红烧兔子了解一下?

“你怎么会说人话?”,沐云安往外挪了挪,给兔子让出路。

“我不会说人话啊,我还奇怪你怎么听得懂我说话呢。”,兔子跳进洞口,“我要回家了。你赶紧走吧。”

说罢,便进洞了。

沐云安尝试着站了起来,胸口一阵翻腾,险些吐出一口血。

看来原主是重伤而亡,让她这个穿越者捡了个便宜。

必需找个地方好好养伤,既然让她再活一次,她一定要活得精彩,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夜晚的森林是危险的。

沐云安抬头看看大树,寻思着先爬上去休息一晚,等明天天亮了再去找草药治伤。

刚准备爬树,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嗷呜……”

“……”,沐云安。

狼。

这注定是个不安夜啊。

第2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狼

一双绿色的眼睛,沐云安心里一惊,往后退一步,靠在了树上。

“嗷呜。”,狼闻见了血腥味,慢慢靠近。

真倒霉。

沐云安四处望一圈,乌漆麻黑,也没有趁手的兵器。

狼越来越近,似是确认了什么,随即一个猛扑过来。

刚穿越过来就又要把小命交在这吗?沐云安闭了闭眼睛,被狼扑在了地上,她感觉有什么压着了她的脖子。

两秒后,意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沐云安睁开眼,对上了一双绿油油的狼眼睛。

狼张开嘴,伸出舌头对着沐云安就是一顿舔。

“……”,沐云安。

“呜呜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狼边舔边委屈巴巴的抱怨。

它说话了?是不是睁开眼的方式不对?

沐云安忍着脸上的不适感,弱弱的问,“怎么了?”

狼收回舌头,“你说要给我做烤肉的。”

是不是她看错了,她怎么觉得这双绿油油的眼睛里有委屈的意思。

沐云安理了理思绪,她穿越了,并且听得懂动物的话,鉴定完毕。

“我……”,沐云安对着这张狼脸有点后背发凉。

她并没有原主的记忆,都不知道原主是怎么死的,更不知道原主答应了这头狼什么。

狼动了动鼻子,“你受伤了?”

“嗯。”,沐云安撑着坐起来,动了动发酸的脖子,这狼力气真大。

“你,你是不是又想强吻族长,被族长揍的?”,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美色误人啊。”

嗯?!又强吻?

强吻谁?

沐云安脑子一阵发晕,这头狼口中的族长,也是一头狼吧,她强吻狼?

不是吧,她一世清白啊。

原主这是什么口味。

“不是……我……”,沐云安觉得她跟这头狼说不清。

狼绕着沐云安转了一圈,哼了一声道,“你躲在这干嘛,回家吧。”

家?

这森林深处,也没看到有村子什么的啊。

沐云安干咳一声,突然捂着头,“啊啊啊……我的头,好痛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你怎么了?”,狼吓了一跳。

“我……我……”,沐云安顺势又躺了下去,“我的头,要炸了。”

自古失忆梗是万能。

“突然怎么了?”,狼一爪子踩在了沐云安受伤的手臂上。

“啊!”,这下是真的疼。

可恶的狼崽子。

听到她叫得更惨,狼一爪子又按在了沐云安的胸口,“族长下手也太重了吧。”

“噗。”,沐云安吐出一口血。

这狼力气怎么这么大,她的老命啊,它莫不是故意的?

见沐云安吐血,狼是真的紧张了,“嗷呜嗷呜”对月嚎了几声。

沐云安压下喉咙里一口血,鬼哭狼嚎些什么!

不一会儿,沐云安依稀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扭头一看,对上了几双绿油油的眼睛,一群狼。

“老三,你叫我们来干嘛。”

“对啊,大晚上的,喊我们什么事?”

狼看着沐云安,“她受伤了,族长下手真狠。”

“族长?族长不在家啊。”

“她死了吗?”

吵死了……沐云安干脆闭上眼睛装晕,看他们怎么办。

“好像死了,那我们走吧,让她死在这。”

喂!就这样丢下她这个伤患吗?

“嗯,走吧走吧。”

塑料感情!

第3章 看有野人

一个星期过去了。

沐云安在落日之森混的那叫如鱼得水,不知为何,这里的魔兽都特别友善。

你确定?

她还从魔兽口中了解到,这里是荒古大陆的落日之森。荒古大陆,没听说过。看来她穿越到另一个空间了。

这副身体虽然很弱,但是恢复能力异常好,这才一个星期,她身上的伤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上次夜里的狼,是一种魔兽,叫做火云狼。虽然他们说不管她,最后还是把她驮回了家。

嗯,家。

其实就是火云狼的领地,俗称,狼窝。

现在,沐云安正在小河边清洗兔子,一只毛发火红亮丽的狼趴在旁边看。

“还要多久?”,狼六眼巴巴,它可是蹲了好久才逮到的兔子。

沐云安翻个白眼,“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别急。”

火云狼,听名字都知道这魔兽是个急性子暴脾气。

沐云安洗好兔子,用一根树枝把它窜起来,架在了树枝堆上。

没有火,沐云安摸摸下巴,审视的眼光看了狼六几眼。

“干嘛……”,狼六往后退,这女人不是强吻族长不成,看上他了吧?他有媳妇儿的!

火云狼应该是火系魔兽吧?沐云安不知道狼六心里的小九九,笑得一脸哥俩好,“快,对着树枝堆吐一口小小的火苗。”

吐火?这个好说。

狼六张口对着树枝吐了一口气。

“嗤”的一声,熊熊大火燃起。几秒钟后,兔子焦成了黑炭。

“……”,狼六。

“……”,沐云安。

他对小小的火苗有什么误解?

可惜了兔子,沐云安洗洗手,瞥了狼六一眼,“再去抓一只来。”

狼六“嗷呜”一声,跑掉了。

沐云安摸摸肚子,抬头看到树上的果子,顺着藤蔓就爬了上去。

坐在树枝上,沐云安摘了一个野果,一口下去,酸。

而且没洗。

“呸。”,丢掉。

扯着藤蔓,沐云安跟个猴子似的,从这棵树荡到那棵树。

“主子,有野人!”,突然听到一个男声。

吓得沐云安手一滑就掉了下去,“哇”的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野人沐。

谁!

“主子,野人摔死了。”,幸灾乐祸的声音。

沐云安扭头,看到两个男子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妹的你才摔死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沐云安怒,怎么都盼着她死。

不对啊,你才是野人!你全家都是野人!

“没死啊,这里是落日之森深处,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在这里?”,那人继续问。

有你什么事。

沐云安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不理那两人。

其实也不怪那人说她是野人,她现在衣衫破烂,头发也没扎起来,在树上荡来荡去,可不就是野人么。

“嗷呜~”,老子出去一会儿居然有闲杂人等进入我族领地。

沐云安扭头,看到狼二狂奔而来,火红的皮毛非常扎眼。

“火云狼!”,烛青立即拔出剑,落日之森深处,果然危险重重。

火云狼是六阶魔兽,擅长火攻,实力可观。更可怕的是它们是群居动物,遇到一群火云狼那就完了。

“嗷呜。”,几秒钟的事,狼二站在那两个男子对立面,嚎了一声,愚蠢的人类。

“主子,它在召唤同伴,我们速战速决。”,烛青也不敢托大,挡在了主子前面。

“嗷呜。”,狼二扭头对沐云安嚎了一声,你这个女人怎么看家的,别人都来我们地盘上撒野了。

“……”,怪我咯?

“嗷呜。”,附近的狼崽子听到召唤都飞速的跑回来。

火云狼越聚越多,将他们围了起来。

情况不妙,烛青皱眉,以他和主子的能力脱险不难,可是那个野人姑娘怎么办。

见烛青犹豫,主子发话,“自生自灭。”,意思就是不管那个野人。

大战一触即发。

第4章 给他们加点料

“怎么这么多狼?”,烛青握紧剑柄,看着越来越小的包围圈有点心虚。

“你们快走吧。”,沐云安挡在了狼二面前。

火云狼是很注重领地意识的,因为这两人擅闯了它们的领地,现在都很愤怒。

一阵“嗷呜”声。

当然,在沐云安听来是这样的。

“我嘞了个大去,这俩王八羔子哪来的?”

“哪里来的勇气在我们家门口撒尿!”

嘿,狼兄弟,是撒野好不好?

沐云安脑补了一下这两人在狼窝门口撒尿……画面太美。

“不如烤了吃了吧”,没逮到兔子就回来了的狼六心里很不平衡。

烛青冷笑一声,“让我们走,这里没有自保能力的是你吧?”

不听好人言。

沐云安皱皱眉,她并不想打起来。

这一个星期下来,她和火云狼相处的很好。真的,有时候动物要比人类好得太多。

它们没有阴谋诡计,它们真的对她好。

“狼二,别冲动。”,沐云安蹲下身来,与狼二对视,“这两个人看起来不是什么好货色,动真格兄弟们会受伤。”

“嗷呜……”,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你让我冷静?

沐云安露出一抹坏笑,“这样,我把他们赶走,然后……”

狼二扭曲着一张狼脸,这个恶毒的女人,但是它这么兴奋是怎么回事?还有点小期待是怎么回事?

沐云安站起来,对烛青说,“你们赶紧离开吧,打起来对谁都没好处。”

“你可以和狼沟通?”,烛青讶异的看着沐云安身后的狼。

沐云安有些不耐的走上前,“别废话,你们赶紧离开吧。”

走近了才看清,他口中这个主子,长了一副好皮囊。

明明是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却硬生生显得冷酷,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组合在一起给人感觉非常帅。

“看够了?”,帝言卿冷漠的开口,整个人掉冰渣子一样。

被人抓包了,她也不尴尬。

沐云安挥了挥衣袖,“快离开吧。”

“果然是个野人,听得懂狼话。”,烛青上上下下扫视了沐云安一圈,考虑着能不能为我所用。

“……”,沐云安转过身往回走。

烛青摸摸鼻子收回剑,“主子,我们离开吧。”

帝言卿嗯了一声。

两人走了。

“就这样让他们走?”,狼六不服气的嚎两嗓子。

“放心,我给他们加了点料。”,沐云安坏笑着拍拍狼六的狗头,呸,狼头,“你的兔子呢?”

不提兔子成吗?

狼六瞪她一眼,悻悻的走了。

“大家都散了吧,哈哈哈……”,沐云安大笑几声,心情美丽。

前天啊,她到处闲逛,美名曰了解地形。

她发现了痒痒草,闲来无事磨成了粉,有备无患嘛。这不,就派上用场了。

话分两头。这边烛青和帝言卿走了十来分钟后,烛青摸着后脖子,好痒啊。

难道是两天没洗澡了,有虱子?

啊啊啊……

烛青抓着手臂,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主子……”

“……”,帝言卿凉凉的看了自己的属下一眼,暗暗运功压下那股痒意。

多久没被人暗算过了?这种低端的手段,呵呵。

皮痒吧。

第5章 皮痒吧

“主子,我怎么觉得……”,烛青挠挠脖子,一脸尴尬,主子不会以为他不讲卫生身上长虱子吧。

“皮痒?”,帝言卿眉毛都没抬一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语气微妙。

烛青,“???”

他怎么觉得主子有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是错觉吧。不过,他的确是皮痒啊,怎么破?

“主子,那边有条河流,不如我们去休整一下吧。”,烛青狗腿的建议,主要是他想洗个澡,真的好痒。

他感觉那个野人都没他这么脏兮兮。

帝言卿闻言点了点头,毕竟是他的属下是吧,活活痒死了这说不过去吧。

烛青挠着手背,“主子,刚刚那个野人听得懂狼说话,若是此人能为我们所用……”

听得懂狼讲话,是一大助力啊,这为主子争夺皇位埋下一个定时炸弹,不过是别人的炸弹,不留神就把人炸咯。

“不必多说。”,帝言卿比了一个手势,并不想听属下哔哔。

那个野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控制的主,瞧瞧,就几句话,还给他们下药。

若是没控制好,这炸弹炸的可就是他们自己了。

不一会功夫就到了河边。

烛青放下剑,开始解腰带,哎呀痒死他了。

解到一半忽然感觉不对劲,于是期期艾艾的扭头,“主子,我想方便一下,您能不能避个嫌?”

这话说的,避嫌。好像谁乐意看他似的。

帝言卿转身就走,而心里也暗暗决定这个月扣烛青的月钱。

丝毫不知情的烛青正脱了衣服下水洗澡,遇到冰凉的河水,皮肤的瘙痒感瞬间缓解不少。

搞的烛青深刻怀疑自身多久没洗澡。

话分两头。

另一边的沐云安正坐在树枝上,荡着她一双白嫩的小脚丫。

穿越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她该想想以后的路了。

很明显这和她原来的世界不是同一个,她一腔报仇的热血硬生生给浇了个透心凉,火花都没有一丝了。

界面都不同她找谁报仇去啊。

那她也不能一辈子就待在这森林里啊,她生来不安分。

她有野心,既然重活一次,她就要活得轰轰烈烈,精精彩彩。

那么首先,她要从这森林里走出去,去人类的世界。

“狼六,如果我从这里出去,要走多久?”,沐云安问树下趴着的狼。

狼六一脸白痴的看着她,好像她问了什么愚蠢的问题一样,“我们这可是森林的内围了,靠人类的双腿走出去,没有几个月是不存在的。”

几个月?腿给她走断了。

这不现实啊。

突然,沐云安脑子灵光一闪,抓住了关键词“人类”。

“那你们火云狼走出森林要多长时间啊?”,沐云安状似不经意的问。

“切,我们火云狼可是以速度著称的,我们走出森林,至多半个月。”,丝毫不知道已掉进坑里的狼六。

笑话,它们是高贵的火云狼,速度哪是这些人类的双腿可比的。

哈哈哈,这就好办了。

沐云安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狼六,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狼六忽然感觉后背一凉,菊花一紧。

它好像记得以前当沐云安说打个赌时,它总是最后死的很惨。

不得不说有些方面原主和沐云安挺像。

“不怎么样。”,狼六就跟被谁踩了尾巴一样,“噌”的跳起来,扭头就跑。

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人影。呸,狼影。

哎呀,这速度不得不说啊,的确还挺快。

沐云安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得想个办法,让狼六心甘情愿驼她出森林。

第6章 把我媳妇还给我

第二天,当沐云安窝在树枝上睡懒觉时,忽然听到西北方传来一声巨响,吓得她一不留神就从树枝上摔了下来。

“我屮。”,沐云安很不文雅的低声咒骂了一句,是哪个不长眼的打扰她睡觉?

“嗷呜,”,不远处又传来一声狼叫声,声音急促,且带着慌张。

沐云安在心底暗道一声不好,听声音,这应该是狼二,它遇到危险了。

从地上爬起来,沐云安揉揉摔痛的屁股。随即朝着声音的方向疾跑而去。

狼六有一句话说得对,人类的速度怎么能和狼比。

当沐云安到达地点时,只看见地上一滩血迹,和离去的脚印。

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沐云安蹲下去仔细查看脚印,是狼的脚印,有点杂乱。

看来是狼二遇到危险后逃走了,没死就好,松了口气。

但是,在这森林内围,火云狼已经是霸主的存在了,而且这里又是火云狼的地盘,狼二遇到什么危险了?

“嗤。”

后面的草丛忽然传来轻微的响动。

沐云安机警的转头,只一眼,心里就咯噔一下。

是熊。

这熊名为黑甲熊,它们的领地与火云狼的领地相隔不远。二者势如水火。

黑甲熊,如其名,熊腰虎背,体型是火云狼的两倍多。但是由于体积大,它们的攻击速度就不快,但是人家防御堪称一绝。

火云狼攻速快,行动敏捷,却奈何不了,黑甲熊的防御。

于是乎二者就相峙了几十年,小摩擦不断,大战争没有,近期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黑甲熊忽然来火云狼的领地撒野,这就奇怪了。

这些东西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沐云安的脑海。

应该是原主的记忆了。

“吼。”,黑甲熊怒吼一声,双目嫣红。

被巨大声量吼傻了的沐云安。

这嗓子……她都怀疑耳膜要破。

回过神来,沐云安更懵逼。

她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刚刚这熊怒吼一声啥,“把我媳妇还给我?”

天地良心,她什么时候干过抢人媳妇的勾当了?

“这位熊大哥,我没见过你媳妇儿呀。”,沐云安摆摆手,往后退一步。

“吼。”,就是你们干的!黑甲熊怒气腾腾。

废话,谁家媳妇儿被抢走了能不生气,况且,它媳妇儿还怀着孕呢,那可是它儿子。

我真的是无辜的!

沐云安嘴角一抽,这熊也是死脑筋,她一个女的要它媳妇干嘛,再者,她们种族也不配吧。

人熊百合恋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后脖子发凉。

“我真的没有抓你媳妇儿,你媳妇儿不见了吗?”,沐云安仰着头耐心询问。

这熊体积实在是大,她仰着头才勉强看见个熊下巴,如果那算是下巴的话。

“吼”,我媳妇儿被人类抓走了,现场还有狼爪印,不是你们是谁?

“……”,沐云安。

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沐云安自己都要相信是她们去偷了人家媳妇儿的。

呸,什么思想。

“真的不是我们,你的媳妇儿是被人类抓走的?你看我这瘦弱的样子,怎么可能可以在你们的保护下抢走你媳妇儿。”,沐云安眨眨眼,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黑甲熊低下头,看着只有一咪咪高的沐云安,心下也觉得这副弱鸡样没办法抢它媳妇儿。

想想它媳妇儿平时那凶巴巴的样子。

“吼。”,那有熊看见了人类,和狼的爪印是怎么回事?

这情况,应该是有别的人类入侵,趁黑甲熊不注意,抢走了母熊。

沐云安抬头一脸认真,“有人类的坏蛋入侵森林,他们的宠物里有狼。”

人也分好坏不是吗?

第7章 狼熊大战来一波吗

黑甲熊伸出爪子挠挠头,这个人类说得好像有那么点道理,要不要相信她呢。

“信我啊,你看我身边连一只狼都没有。”,沐云安指指身后,又摊开手,“你看我身上武器也没有。”

话音刚落,后方传来“嗷呜~”。

这不是狼叫对吧?沐云安嘴角一抽,这不是狼三那崽子的声音嘛?

对,就是当初她刚穿越过来时,一爪子把她踩重伤的那只。

可真会挑时候来打她的脸。

黑甲熊当然也听到了狼嚎,“吼”,你这个狡猾的人类,都是骗我的。

“不是啊大哥,这只狼不是来找我的,它可能是听到你的声音来找你的。”,沐云安赶紧解释,现在这熊对狼防备心很强。

“吼”,这恶狼,偷了我的媳妇还敢来找我的晦气,黑甲熊也生气了。

就是那种你盗了我的图,居然还当着我的面发的感觉。

“嗷呜。”,臭熊居然敢来我们火云狼的领地撒野,我今天不把你打得你媳妇都不认识你我就不是狼。

“……”,沐云安。

好好说话,人家就是来找媳妇儿的。

狼三一个跳跃,站在了沐云安的前面。

“嗷呜~”,来啊臭熊,决一死战啊。

“吼~”,死狼,把我媳妇儿还给我。

“嗷呜~”,你不敢了吧,怂货!

“……”,沐云安。

只有她一个人觉得这俩之间的对话怪怪的吗?

难道不同魔兽之间的语言是不通的?那黑甲熊和火云狼几十年的仇恨到底是怎么来的?

眼看着就要转变为狼熊大战,沐云安只好阻止。

“喂,二位,别吵了。”,沐云安嘴角一抽,拦住了两个二货无聊的对吼。

这黑甲熊到底是怎么找到媳妇的?真令人捉急。

“吼。”,拦着我干什么,把我的媳妇儿还给我!

“嗷呜,”,你居然帮着外人?我们两年多的交情,你就看上这只臭熊了?

什么叫做看上这只熊了?

之前还说她强吻火云狼族长,现在又说她看上一只黑甲熊。

这两年多交情,原主到底树立了一个怎样的形象啊天哪。

“冷静冷静。”,沐云安拍拍狼三的头,“这只黑甲熊说,有人族将它的媳妇儿抢走了。”

“嗷呜。”,活该,报应,那关我们什么事?

若有腰,狼三此刻恨不得插着它的小蛮腰大笑三声。它就说嘛,怂包,媳妇儿都被人抢走了。

还好它们语言不通,要是被黑甲熊听见狼三这么说话,狼脖子都要给它拍断。

“吼”,我媳妇儿啊,你的命好苦啊,遇上这么个恶狼……

黑甲熊心里凄苦,吼声凄凉,真是闻者伤心,见着落泪。

突然变了个画风,狼三吓得尾巴一抖,心底暗想这熊莫不是疯了。

“够了。”,这森林内围尽生活着一些这样的逗比高阶魔兽?沐云安不禁怀疑人生。

“嗷呜。”,狼三扭过头不看黑甲熊,一双绿色的狼眼睛一转,忽然想起来它是听到狼二的声音赶来的,狼呢?

空气中似乎还有一丝血腥味。

沐云安低下头,“熊,是你打伤了狼二吗?”

“吼”,什么狼二,我比你还晚来这里。黑甲熊表示这个锅宝宝不背,它明明是看见这个人类在这里鬼鬼祟祟,才来看一下。

魔兽,特别是高阶纯血统魔兽都有自己的高傲和尊严,它们都是不屑于说谎的。

那么,狼二不是黑甲熊打伤的。

目光一转,沐云安看见了大树下有人的脚印。

黑甲熊的媳妇儿就是被人族抢走了。要知道黑甲熊这一身皮毛,爪子,都可以卖个不便宜的价钱。

“不好,狼二有危险。”,沐云安一拍狼三的头,“狼三,循着味道找狼二。”

“嗷呜”,好的,不对啊,你把我当狗使?

第8章 摸一手腿毛

“现在是狗不狗的问题吗?狼二遭遇危险,下落不明,你还有没有点狼性了?”,沐云安义正言辞的怒斥。

说得好有道理,狼三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万恶不赦。

于是认命的低下头仔细分辨狼二的气息,它也是真的担心狼二,才会这么远远赶过来。

“吼”,一边被当成了背景板的黑甲熊吼了一声,想刷点存在感。

“听着,熊,追杀狼二的人类就是抢你媳妇儿的那群败类,现在你的媳妇说不定还在它们手中。”,沐云安顿了顿,换上担忧的表情,“但是对方人多势众,此行恐怕很危险,你就自己呆在这里不要去救你媳妇儿了好吗?”

这确定是有在劝吗?

黑甲熊一听自己媳妇儿瞬间激动了,都别拦着我,敢抢劳资的媳妇儿,看我不把他们一个个都种进牛粪里。

好样的!

沐云安满意的笑了笑,抬手想摸摸黑甲熊的头,无奈身高不够,只好摸摸它的……额,腿毛。

狼三摇摇尾巴,这货还真把自己当狗了吗?

“嗷呜,”,我确定狼二的气味了,跟我来。

撒开丫子就跑,它急啊,不知道狼二怎么样了

“……”,沐云安。

狼影子都没有一只了,说好带路呢?

就好像一个人说,我给你带路,然后开着飞机“咻”的没影了,带个屁的路吗?

抬头看着体型巨大的黑甲熊,沐云安笑得狡黠,“熊,到了展现你的时候了,让我坐在你的肩膀上,我们一起去救你媳妇儿吧!”

说的好不义正言辞,冠冕堂皇。

熊一听可以啊,要赶紧去救它的的媳妇儿。于是蹲下来,让沐云安爬上了它的肩膀。

哎呀,这就是坐在巨人肩膀上的感觉吗?

沐云安伸手蹭了蹭黑甲熊的脸毛,“熊,跟上狼三,去消灭那群人类,救你媳妇儿。”

“吼。”,黑甲熊十分认同,觉得她还算是说了句人话。

黑甲熊虽说体型大,行走的速度可不慢,一会儿,就追到了距狼三不远处。

狼三站在一块巨石上,俯视着下方。

按地形来说,这里是一个小山坡,下面是一块挺大的平地。

黑甲熊果然还是运动不行,追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

沐云安晃晃腿,小声道,“小点儿声,这里有人类的痕迹。”

走近狼三,看到了下面的一切。

“屮”,沐云安又很不文雅的低骂了一声。

下面坐着一群人,穿着青色的衣服,应该是一个门派或家族的,他们正在烤着火,旁边草地上躺着一只狼,一动不动的,看样子已经昏死过去了。

只一眼,沐云安就看出来了,那只狼就是狼二。

地上并没有看见熊的踪影。

“熊,不要轻举妄动。”,沐云安安慰似的拍了拍黑甲熊的脑袋。

人类有乾坤戴,可以装东西,想来熊媳妇儿可能被他们装进去了。

下面围坐着大约有五个人,其中有两个人看上去高深莫测,不知道他们的深浅。

就凭他们一个人一只狼一只熊,正面打起来胜算应该不大。

所以,想要救狼二和黑甲熊的媳妇儿,还要再仔细斟酌一番。

“嗷呜”,狼二一动不动,是不是死了?

“没有,是晕了过去。”,沐云安可以看到狼二的肚子还有一点小小的起伏。

“吼”,我们要怎么救人?

沐云安垂了垂眼眸,“这样,你们两个快去搬救兵,我在这里盯着。”

她们力量不够,来硬的怕是不行。

只有她先在这里盯着,让这俩跑的快的赶紧去找族人,把这些人来个瓮中捉鳖。

你说什么?单挑?

能群殴为什么要单挑?傻子才单挑。

天才驭兽小灵妃 主角: 沐云安, 帝言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