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晚爱 主角: 温晚晚, 祁北宸

甜婚晚爱 主角: 温晚晚, 祁北宸

第1章 她必须这么做。

冬夜,淮城。

寒冷刺骨的冷风在外呼啸而过,一阵又一阵,如怒啸的浪潮般。

威斯汀酒店最高楼的长廊里,温晩晚一袭红色连衣裙,妖艳魅惑,正款款玉步地走向冗长的尽头--8888套房。

那里是至高无上的象征。

她的手里拿捏着早就准备的房卡,耳上挂着微型的蓝牙耳机。

“亲爱的,你搞定了吗?”她的声音平和。

耳机那头的外外,声音略显担忧:“已经好了,不过你真的确定这么做吗?”

“我已经决定好了,必须这么做!”温晩晚的声音十分坚定,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件事她必须十拿十稳,差谁一吻都不行。

“好,那你进去吧!”外外说完就挂了电话。

温晩晚抬眸看着泛着金光闪闪的数字,美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害怕,而后又迅速地被胸有成竹给掩盖。

房卡“叮”一声,开了。

昏暗的房间内,充满了一种清冽的味道,细闻还有些迷情的香水味。

温晩晚莞尔一笑,外外这个细节满分,回去给她奖励。

“啪”的一声她把灯打开,不出意外的,Kingside的床上果然躺着一个英俊的男子。

他双目紧闭,可见睫毛的细长,高挺的鼻梁,睡着时抿成线的薄唇。

都说薄唇的人薄情。

温晩晚指腹一点点摸过他的脸。这张脸如上帝精心镌刻过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

而拥有这张完美的脸的主人便是海城如帝王一般的男人-祁北宸。

在淮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祁北宸,他的名字就象征着金融大鳄,富可敌国。他拥有绝对的地位和权利,多少贵族名媛对他趋之若鹜,却从未听说过他的任何绯闻,身边进进出出的都是男人,甚至有传言说他是个gay!

但温晩晚不管他是不是喜欢男人,只要今天晚上他的性-功能正常就OK!

看着这张脸,温晩晚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英俊的外表和极高的智商,都是她想要的!

欣赏完他的外貌后,她拿起放在床边的水杯,先是晃动了一下,再自己轻轻的抿了一口,而后又喝了一口大的,对准床上的帅气的男人,俯身,唇对唇,将口中的水喂进了他的嘴里,一口接着一口。

温晩晚喂完后还用手指点了点男人的脑袋,“真是便宜你了,这可是我的初吻。”

这杯水是下过药的,是为祁北宸准备的,但是温晩晚为了壮胆,自己也喝了点。她把水杯放回床头后,“啪”的一声又把灯给关了。

在黑夜之中,她的衣服一件一件从身上滑落,像猫一样爬到了祁北宸的身上。

她想从头开始亲,但是亲到一半突然一只手猛地揽过她的细腰,将她质押在身上。

温晩晚吓了一跳,尼玛,药效居然这么快!

她愕然地看着他,黑夜中,他的眼睛已经睁开,黑曜石般的眼珠直勾勾地看着她,如鹰看到自己猎物一般。

温晩晚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凉,哪怕是意识不清醒的祁北宸也是让她够害怕的。

可是她的药效也慢慢开始发作了。

她壮烈的闭上眼睛,先亲上了祁北宸的薄唇。

黑暗无尽的夜,热火朝天的室内,只留下一室的旖旎。

第2章 五星好评。

翌日。

温晩晚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整个身体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每一处都叫嚣着疼痛。

外面的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天空的鱼肚白还没出现。

她身旁的男人还在睡。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她不经由耳朵红到脸颊。

她不过才20岁,对于发生这种事有少女的羞愧感。

可想到前些日子发生的事,她现在也有成就感。

如此费尽心思的和祁北宸睡上一觉,不是因为温晩晚喜欢祁北宸,也不是像别的女人一样贪图他的钱财。而是看上了他的精-子!

她找遍了整个淮城,只有他才能够为她提供最完美的细胞了!

现在既然已经达成,她就必须先行离开,不然等到他醒了,可就惨了。

她蹑手蹑脚的从床上下来,穿上自己的衣服,最后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但是又想起什么,又折回床边,看着祁北宸英俊的脸,说:“昨晚谢谢你了!服务不错,五星好评。”

沉睡中的男人似乎听得到,叮咛了一声,吓得温晩晚落荒而逃。

——

温晩晚走在大街上,此刻车道上只有少许车辆流动,街边连环卫工人还没出来上班,一片寂静。

她随手招了一辆的士,去外外家。

上车后,她给慕小柏发了一条短信保平安,便把手机关机。

到外外家后,她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行李和护照,又随手拿出一张纸,一支笔,写下了一些话,便轻声地拖动自己的行李箱前往机场。

祁北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酒店里,意识模糊,但是却清楚的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床边的女人已经没影。

掀开被子一看,一朵殷红的花盛开在中央。

祁北宸顿时脸一黑,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拿起电话,声线低沉:“给你三分钟查查昨晚发生了什么!”

居然有人敢暗算他,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到三分钟,电话便打进来:“祁少,昨晚有人侵入你的系统,乱改了一些程序,而且酒店的监控已经被黑了……”

对方话还没说完,祁北宸已经挂了电话,一张英气逼人的脸已经布满阴沉,像是天空马上要下起倾盆大雨。

祁北宸给程子言打了电话:“马上给我查查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我到公司之前没有消息的话,你可以去印度了。”

对方还来不及答应的电话,就这样挂了,不容许拒绝有刻不容缓。

打完电话,祁北宸不紧不慢的起身洗漱,这里是他常驻的总统套房,鲜少有人知道,并且这里的系统绝对是淮城至高的先进技术,连他公司的人都无法找到的话,说明这个人技术可在淮城算得上数一数二。

但他还没能在海城内找他到如此的人才,究竟何方神圣?

等他到公司时,程子言连忙笑意吟吟向前伺候。

看到祁北宸冷若冰霜的脸,他的内心十分煎熬。

“报告老板,已经查出ip地址,在海外。”他小心翼翼地,抢先一步说。不然等他boss说话,他人恐怕早就在印度分公司了。

“继续搜!”一声令下,语气生硬,祁北宸边走边整理了领带,留下程子言一个人苦苦哎叫。

第3章 我叫温晚晚,是你儿子的母亲。

五年后,淮城。

晚上七点半,凯宾酒店。

夜色逐渐浓起来,窗外下着淋淋沥沥的小雨。

温晚晚手里优雅地握着高脚杯,身穿浅蓝色晚礼服,衬得白皙的皮肤更加水润光盈。

她兀自坐在角落的暗处,倚靠沙发,笑意吟吟。

今天是她好朋友,向家小女儿向若安的26岁回国的接风宴,美名其曰是接风,而另一个名字已经叫做鸿门宴。

整个厅内放眼望去,到场的皆是淮城政商两届的大佬们,门庭若市。

但不阻碍温晩晚捕捉到自己想要的男人身上的目光。

厅内中央,天花上的灯光倾泻下来,落在一个高大男人的身上,一身纯手工缝制的白衬衫黑西裤,衬得男人成熟冷峻的气场。

他的衬衫领口一丝不苟,袖口挽起至臂弯初,露出一只百达翡丽的名表。

温晩晚勾唇笑了下。

她的目光至始至终地追随着他,直至那个男人拿着酒杯走到另一个暗处。

这个男人,第一眼就跟她所调查过的那样,不好接近,让人产生畏惧。

不过,那又如何呢?

她抿了口红酒,起身,绕过大厅中央,向男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祁先生,好久不见,是否有空我们聊聊?”

软糯好听的女声在身后响起,男人扭头,眼前出现了一张清丽白皙的脸庞,正笑意吟吟地看着自己。

“怎么?”祁北宸抿了一口红酒,看向她。

他对这张脸没有印象。

生日宴即将开始,大厅内人满为患,并未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自我介绍下,我叫温晩晚,是你儿子的母亲。”温晩晚俏皮的眨眨眼睛,笑容迷人。

祁北宸勾唇,带有点讥笑的味道。

淮城谁能不知,祁家二少祁北宸不近女色,而立之年却从未传出过绯闻。‘儿子’在他目前的世界几乎是不可能的存在。

“哦。”他绕有兴致,笑意浓烈。

眼前的女人轻抚上自己的鬓发,并将其勾在耳边,露出一丝妩媚的味道。单看年龄也不过像是20出头。妆容清淡,身姿较好。

注意到祁北宸在打量自己,温晩晚对上他的视线,但她却只能看到一股深潭,深潭里看不清任何情绪。

身旁有侍者路过,温晩晚把手中的酒杯递给侍者,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手机,点开图片,展示在祁北宸的面前。

照片中的男孩有着一股微卷的头发,细翘的睫毛,眉头微皱,一双如他一样黑曜石般的双眼,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

浑身透露着不情愿的情绪。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男孩的确和他小时候长的极像。

精明如祁北宸,如此费劲心思找上他来,可不是只给看照片这么简单。

“你说。什么条件。”

鼻端是他身上清冽的酒香,“祁先生。”

她轻轻唤了一声,伸手将他手中的酒杯夺了过来,略微摇晃了下直接灌入口中。

“我想做祁太太。”她开门见山,直接坦荡。

“你真直接。”

“我需要一个丈夫,我的孩子需要一个父亲,而你正好缺一个妻子,这不是刚刚好吗?”

第4章 我们祁家不缺这样的太太。

温晩晚的话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只是简单想要钱。

毕竟这年头,敢如此直白地窥视祁太太这个位置实数不多,甚至只有一个。

“凭什么?”他直勾勾地看着眼前女人的脸庞。

“祁先生今天30岁了吧。”温晩晚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又接着说:“网传,祁先生性-功能障碍,又是个gay。”

温晩晚顿了一顿,将视线转向祁北宸的裤-裆处,笑意凛然。

“家里的母亲又催得紧。”

“我呀,来帮你解决这些所有问题的。”

祁北宸拿着刚倒上酒的高脚杯一言不发,狭长的双眸里面讳莫如深。

“随意听取谣言,并非聪慧之人所行。”

他拿起酒杯,仰头灌入口中,“我们祁家不缺这样的太太。”

话落,便阔步离开。

接风宴会已经开始了,向若安一身白色礼群从旋转楼梯中慢慢下来,赢得在场所有人士的惊叫。

向若安身为向家最小的女儿,也是深得向家老爷的宠爱,不仅相貌上乘,就连她的学历拿出来也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才貌双全的女人。

温晩晚在角落里看着向若安在台上的表现,随口塞进一口蛋糕,苦涩的笑笑。

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和一个红包后,轻声退场。

此时的淮城,华灯初上。

五年前自己从淮城离开的时候,还未这么繁华,如今鳞次栉比的大楼交辉相应,在璀璨灯火的映衬下,富丽堂皇的像一场梦。

她并未打车回去,而是踩着高跟鞋,慢悠悠地走在街上。

路上行人来来往往。

今天是她回国的第二天,还没来得及感受淮城的变化,就要为见祁北宸做准备。

哪怕早在回国之前,她便调查好一切。

可见到时,难免想起五年前自己将他睡了的画面,有些底气不足。

祁北宸离开了宴会厅,他向来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不过是打着生日的名头,实则在物色相亲对象。

车子从地下车库开出来的时候,便看进从大厅出来的女人。

“温晚晚。”他兀自低唤一声。

又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街道,好像没有打车的意思。

他对这个女人没有印象,但是她今晚的话却让她对他衬产生了兴趣。

如果没出问题,五年前暗算他的女人便是他了。

而此时温晚晚已经离他近百米远,他脚一用力,黑色的玛莎拉蒂像梭一般拥入车流中。

*

温晚晚回到家中,温靖轩还在看小猪佩琪。

看到妈妈回来,他便从沙发上跑下去抱住她的腿。

温晚晚单手捞起他,抱在怀中,细声问:“Simon,晚饭吃了吗?”

温靖轩指了指前面的餐桌,奶声奶气地说“吃了吃了,外外阿姨煮的饭炒鸡好吃。”

她浅浅地笑了笑,抱着他走进浴室,给温靖轩洗了个热水澡。

于此同时,回到自己公寓的祁北宸站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身白浴袍,右手轻晃着红酒,看着万家灯火的淮城,心里百感交集。

轻捏着高脚杯,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叮”地一声响。

祁北宸看着发来的信息,眸色沉了沉……

第5章 温思菱来了

清晨。

温晩晚起床的时候,精心整理下自己。

今天她约了一部电影的面试,作为她在淮城的重新开始。

在温晩晚刚涂完口红的时候,手机响了,当屏幕上跳动着“温岩”两个字,她的脸瞬间就变了。

但是她还是冷静下来,按下了接听键,并同时走到了阳台。

初冬的淮城,空中还飘散着少许雪花絮,她没穿外套,有些冷。

“晩晚,我听说你回淮城了,怎么也不跟爸爸联系?”

电话彼端是她的亲生父亲,也是她同父异母温思菱的父亲。

现在温晩晚只要想到这两个人,脑海当中就会浮现出五年前她被他们一家狼狈的赶出温家的景象。

她抓手机的力不自觉就加大。

“爸爸?如果没有记错,我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您一家联手赶出温家了,您突然又向我认亲,我反而有点不适应呢……”

她当时以为最亲爱的爸爸,扇了一巴掌,然后对她说:“你滚,我们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那一幕估计一辈子都会在她的记忆中无法抹去。

以为时过境迁,就可以原谅了吗?

不可能。

“晩晚,那时候只是爸爸的一时糊涂,一家人永远都是一家人。”温岩似乎自信的认为她会对此冰释前嫌。

温晩晚唇角勾起一抹笑,她已经不是那个好说话的温家大小姐了,从她母亲还未过世,小三携带一男一女上位的时候,她对这个男人便彻底死心。

温岩的耐心似乎也快被磨光,“不说这些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吃饭?”

“家?”

温晩晚反问了一句,又接着说:“那是你们的家,不是我的家,我的家早在我妈被小三赶走的时候散了。”

“你们是想让我回去看着你们一家四口亲亲密密,家庭和睦的样子膈应我吗?”

“不可能。”

说完她不等温岩恢复,便挂了电话。

一开始她只是觉得身体冷,现在心更冷。眼前的淮城还在一片白雪皑皑的覆盖下,祁北宸,站在这个城市顶端的男人,她要定了!

思及此,她双手抱胸,目光坚定地看向远方。

到达和制片方约定的地点时,比双方预定的时候要早。

作为新人,没有让别人等的道理,甚至作为新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让别人看到。

这部电影是向若安在回国之前为她联系的资源,她和向若安同为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向若安比她大一岁,两人认识在学校部门上,又因都是淮城人,所以向若安对她分为照顾。

电影是一部恋爱基调为主的现代爱情片,讲述了男女主三和三离的爱情故事

温晩晚这次来试戏的是女主,按时间来排队,她是第一个。

面试开始,来自国内二线的导演对她提出了一些情景剧的表演,温晩晚以她在美国时的学到的经验全部运用上,获得了一致好评。

“能来一首歌吗?”制片方突然对她提出要求。

——

温晩晚出来的时候,便急着回去,刚刚温靖轩突然给她打电话说有人在外面敲门,他一个人在家不敢开门。

路过大厅的时候,她便突然听见有几个女孩子大喊道:“温思菱来了!”

第6章 祁北宸今晚会出现在夜色

“温思菱来了!”

厅内有几个女孩子大喊道。

只见门口一个身穿香奈儿冬季杏色大衣,脚下一双古驰的高跟鞋,信步而来。她一头棕色大波浪,画着精致的妆容,显示出极佳的气质。

听到那些女孩子对她充满崇拜的眼神,她也微微笑,对她们打招呼。

温晩晚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温思菱睥睨了她一眼,而温晩晚却当做没看到一般,径直往前走。

待温晩晚走出厅内,温思菱转身看着她离去的方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思菱姐,那个人你认识啊?”

“不认识。”

“走吧,导演等我们很久了。”

---

温晚晚赶回家的时候,只见楼梯口坐着一个全身黑的男人,黑衣服黑裤子黑鞋子黑帽子黑墨镜黑口罩。

她心一惊。

而楼梯口的男人听到脚步声后,立马抬头,看到来人后,起身,摘掉了一身装备,露出了一双迷人的眼睛。

是外外的前男友。

“小柏?”她问。

随后又将门开了。

曾经,她,外外还有慕小柏是铁三角,外外和慕小柏是多年的情侣,只是在她出国的这些年,两人的感情有些波折。

“Simon,你看看谁来啦?”温晚晚一边脱鞋,一边把温靖轩从房间叫出来。

听到妈妈回来的声音,小萌娃蹦跶着两条腿跑了出来,又看到慕小柏双手张开,要抱抱。

“干爸爸。”

在温靖轩出生的那一年,三人决定让慕小柏做他的干爸爸,让他的童年在温馨中度过,哪怕是没有亲爸爸,干爸爸的爱也是一样的。

慕小柏摸摸他的头,“想干爸爸没有?”

“想!想!想棒棒糖那么想。”他奶声奶气地回答。

知道这个小子的尿性,慕小柏就从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糖,给他,又和他在房间里闹腾了一会儿出来。

“晚晚,我听说你去找祁北辰了?”他给自己到了一杯水,问她。

“嗯。”

“你真的想好了?”这个问题和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如出一辙。那时候刚满20岁的她失去母亲,失去家庭,孤身一人,通过朋友的帮助,睡了祁北辰。

如今她25岁,回到淮城,多了一个小包子,要为母亲报仇。

一定是祁北辰的吗?

“想好了。”从20岁那年家破人亡开始,她就想好了。

“行吧,我这儿有消息说祁北辰今晚会出现在夜色,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谢。”温晚晚消了一颗苹果,放在他面前。

感谢她们,及时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一路荆棘,还支持她,帮助她。

而作为多年朋友,温晚晚灿烂地笑了笑,看着慕小柏看着外外的房间,说“上班去了。”

外外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朝九晚五,不像她还是个无业游民,也不像慕小柏是个一线明星,不然也不会一身黑出现在外外家门口了。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慕小柏就离开了。

温晚晚消化着他刚刚说的,“夜色”。

Ok,她知道自己晚上要干嘛了!

第7章 老公,你终于来了

夜色酒吧。

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轻轻摇摆着身体,极其优雅地调配着一杯五彩的鸡尾酒;闪烁着急促的霓虹灯光,映衬这这里的人热情的心。

当然,温晩晚除外。

温晩晚抬手看了一眼手中的腕表,现在是八点十分,距离她来这边已经过去半小时。

慕小柏除了告诉她祁北宸会来这里,却没有告诉她正确的时间点,她也只好凭空等待。

眼前的调酒师,看着她一直望着门口,问:“美女,等人啊?”

顺手又给她上了一杯清酒。

“嗯。”简洁地回了一声。

没过一会儿,旁边有些小混混,看到一个大美人,孤单地坐在这,陆陆续续上来搭讪:“小美人,要不要哥哥陪你啊?”

“走开。”

“喂,你什么意思?”小混混似乎喝的有点高,平日里嚣张惯了,哪里容得下别人拒绝他,“我看上你,是你的运气,别给脸不要脸!”

“兄弟们,给我上。”小混混随手一招,后面便来了几个同样是杀马特发型的男人,露出猥琐的表情。

温晩晚不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些慌张。

没想到今晚祁北宸还没等来,还惹上大-麻烦。不过出了事情,还是先得冷静。

“大哥们,有事好好说。”她讪讪地笑了。

一群小混混看到她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双手不自觉向前伸……

温晩晚下意识打开了他的手,这下惹得小混混勃然大怒,“臭表-子!”

说完,想要一把手抓住温晩晚。

而温晩晚身体灵巧一动,躲开了,她用余光瞥了一眼门口。

祁北宸来了!

她立马冲上前去,往他的怀里撞。

“老公,你终于来了。”

用着不大不小的声调,却足以让刚刚的小混混听到。

小混混的头就是刚刚最先挑衅温晩晚的那个,看到抱着美人的那尊大佛,立马吓得跑了。

开玩笑,量他在夜色这片区,权势再大,刚刚那个男人,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动祁北宸的人啊!

小混混走了,温晩晚提到喉咙眼上的心才放下。

退出了祁北宸的怀抱,他已经挂电话了。

听说在打电话的人,无论你塞给他什么,他都会接住。

“好巧啊,祁先生。”温晩晚笑意吟吟地看着他。

祁北宸拍了拍自己的袖子,狭长的双眸盯着她,“巧吗?”

“对呀,你看还没24小时,我们又遇见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

“是吗?难道不是你预谋已久的?”

他一语惊人,原来早就猜到她的目的。

被戳破想法的温晩晚随手勾了一丝秀发,别在耳边。

“原来祁先生这么懂我。”

她没有否认,反而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祁北宸倒有一丝意外。

敢如此算计他又逃之夭夭的女人,世界上,也只有眼前这位女士了。

“什么事?”他言简意赅。

楼上的包厢还有人在等他,他没时间跟她多耗时间。

“你忘了吗?我说的,我想给我的孩子找个爹。”

说完还用手攀上了他的手臂,“你就是最好的人选呀。”

第8章 她是门口捡到的

“我说过,我们家不缺这样的祁太太。”他说着,拂开了她的手。

温晩晚收回了自己的手,温柔又不失尴尬的一笑。

“那今晚缺女伴吗?”

她跟上了他的脚步,男人的腿长,快步似流星。

她要两步并三步的走才可以追上。

“我听说你要去见……”她顿了顿。

祁北宸突然停住了脚步,后面的温晩晚一个没注意,嘭--

撞上了他结实壮硕的后背。

“唔..疼..”

祁北宸低头看了她一眼,

细嫩白皙的手臂在走廊的灯光下衬得更加晶莹,似瓷娃娃的手。

“听说什么?”他冷厉地反问。

温晚晚抬起眸子看向他,一双如同深潭一样深邃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平静的可怕。

听说你当初最好的朋友,回国了。

“没什么没什么。”

现在是有求于他,不可以这样血淋林地揭开他的伤口……

再说了,今晚他居然破天荒的没有赶走她,她早该对他大恩大德的感谢了,哪敢说不该说的话。

原以为祁北宸会直接丢下她,进门去……

“进来后不要说不该说的话,懂?”

最后,他停在了包厢的门口,背对着她,突然低沉地出声。

温晚晚愣住了。

他这是答应了她??

“懂!”

语落,他伸手推开了门。

包厢内正在放着程子言点的《成全》

低沉的嗓音,沉浸的自我,完全没注意到门口进来的人。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

这么多年

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

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

……

伴随着程子言的歌声,温晚晚亦步亦趋地跟着祁北宸坐到了包厢的角落。

今晚的包厢里,人数不多,不知道是还没到齐还是原定就这么多。

入座后,祁北宸依靠着沙发,翘起二郎腿。又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点上。

他夹着香烟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放到嘴边深吸一口后,又从鼻中随意吐出一个烟圈。

烟圈袅袅上升。

整个系列的动作十分娴熟。

温晚晚内心腹诽:“看来烟瘾不小。”

一首歌,曲落。程子言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脱离出来,看到角落的祁北宸忙不跌地从包厢的吧台那边拿了一个烟灰缸,递到祁北宸的面前。

“大哥,您可算来了。”

祁北宸吐出一个烟圈,朦胧的烟雾遮挡住祁北宸的脸,但不妨碍他说话时冰冷的语气:“我有说过我不来吗?”

“没没没。”就算有,他哪里敢回答,等等一不小心就分配到印度去,那日子就不好过。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懂。

烟雾散了后,祁北宸将烟摁灭在烟灰缸中。

程子言这才注意到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这是?”

程子言指了指温晚晚问他。

“门口捡来的。”

祁北宸瞥了她一眼,许是因为刚刚抽完烟的缘故,嗓音有点哑的说道。

刚拿起桌上的白开水准备解渴的温晚晚,虎躯一阵。连白开水都不小心撒落出几滴……

咳咳咳---

祁北宸好像说的没错,刚刚她是主动找上他的,而且是一路死不要脸的跟随着他……

程子言倒是听得云里雾里。

见状,温晩晚拿起另一旁的酒杯,站起身来,大方的朝程子言邀杯:“你好,我叫温晚晚,是祁北宸未来的妻子。”

甜婚晚爱 主角: 温晚晚, 祁北宸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9838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