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天才小魔妃 主角: 君落兮, 厉千绝

绝世天才小魔妃 主角: 君落兮, 厉千绝

第1章 王之重生

烈日当头,一名女子带着绝望的眼神,被敌人一掌拍飞,掉下悬崖。

一群黑衣蒙面杀手们站在玄崖边缘,看着下方雾气蒙蒙,气息有一瞬间凝重。

“大哥,雇主说了,一定要亲眼看着她死!最好解决彻底”,神不知鬼不觉。

带着面具的杀手头领眼神一沉,“拗断脖子又掉下这么高的悬崖,下方还是魔兽森林,平常人就算不死也得喂魔兽,走!”

悬崖半空上,一名气若游丝的小人儿悬挂在长出来的一棵歪脖子树上,秃鹰在上头盘旋,只待这猎物气消,成为腹中餐。

忽然,小人儿的眼眸猛然睁开,嘴巴动了动却发不出声音,看着天空,感受到身上的疼痛,落兮知道她自己没有死。

可她就算侥幸活下来不也是海上么,为何在这么奇怪的地方。

“啾.......”,秃鹰见自己久久等待的猎物居然喘过气来,饥肠辘辘的它,准备伏击,对准着落兮的眼眸冲了过来。

她堂堂佣兵女皇落兮就算是龙搁浅滩,也还轮不到一头秃鹰吃掉自己!

微敛的眸中闪过一抹冷厉之色,她费力的抬起自己的一只手,一把鲜红的匕首忽然出现在手中,对准那秃鹰狠狠的一划。

秃鹰那锋利的一只爪子顿时被削断,惊叫着飞远。

“嘎吱........”,身下似乎有什么在摇曳。

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这个念头才在落兮的脑海中浮起,整个人顿时直直的往下坠。

她怎么来到悬崖上了?心中无数只神兽呼啸而过,她的内心是无语的。

在下落的这个过程中,落兮奋力的思考自己是怎么来这儿的,可却丝毫都想不起来。

她只能归结为许是自己的对手为了惩治她,将她丢下悬崖,好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可惜她命不该绝,若让她知道算计她的人是谁,一定要对方好看!。

半空中的落兮努力的翻过身,翻手捏着一把匕首,狠狠的插入岩壁上,以减轻降落的速度。

匕首是她在一个深海遗迹中拿出来的,能够藏入身体而不被发现,在佣兵界,任何仪器都检查不出来,而且帮助她修炼内力,一步步走上佣兵女皇这个地位。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她出任务的消息不知为何走露风声,乘坐的轮船被炸,来到了这么个奇怪的地方。

各种唏嘘的想法在落兮的脑海中飘过,忽然血红色的匕首变得黯淡无光起来,她知道,力量没了。

能够使用这把匕首,全靠当初无意识因血侵染过匕首而学习到的古人的功法—《冥沌诀》,可不知为何,只有半卷的功法。

这匕首很奇怪,需要她用内力支持,才能够削铁如泥,否则便会自主回到身体里温养,匕首消失,她下落的速度更快了!

许是因为游轮爆炸的原因,她受了伤,此刻内力能施展的没有多少,能支持到现在,也已经是极限。

耳边传来一些水滴的声音,落兮脸色一喜,奋力在空中转变方向,将自己蜷缩起来,以便于掉下去的时候不至于摔断腿脚。

是一个湖,有救了!

天无绝人之路,等她落兮从这儿出去,就是那些害她之人命丧之时!准备迎接她佣兵女皇的愤怒吧!

第2章 谁派你来的

几乎是同时的,落兮砰的一声掉进湖中,刚刚冒出头来喘口气,后脑勺立刻感知到一道锐利的视线,仿佛下一秒就会再次拗断她的脖子。

拗断脖子?她都不知道怎么会声带受损,这会还发不出声呢。

身为佣兵女皇,统领着自己的军队,即便是面对危险,她落兮也能够面不改色,这是个温泉,她感觉到自己肢体没有那么僵硬,缓缓的转过头。

在相隔两米的地方有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男人,他的肌肤赛雪,八块腹肌仅凭一眼就能瞧见,肌肤上落着一些水滴,一头墨发漂浮在水面上,带着一丝蛊惑,莫名让人脸红心跳。

视线不自觉的往上移动,可男子的容貌却是模糊的,只有一双深邃的眼瞳,里面散发出浓重的杀意!

落兮一愣,这个眼神太令人震惊,饶是她见过这么多世面,也从未见过任何人的眼睛能够单凭眼神就能让人感觉到危险的,这个男人是第一个!

看着这个从天而降,非但对自己的威胁没有任何反应,还饶有兴趣打量自己的人,厉千绝心中微愣,但想到自己被看光,莫名的怒气跟杀意忍不住浮现。

这个女人很大胆,杀!

这个念头刚刚落下,他伸出手,对着落兮就是一掌。

早已经感觉到不对劲的她往旁边一躲,避开了这攻击。

该死,原来敌人躲在这儿准备杀她呢,当她是猎物啊!可恶!心中暗骂但她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躲开攻击,并且顺手在湖底捞起一块石头。

她的动作让厉千绝一愣,一个毫无灵力甚至毫无内力的人居然能够躲过他致命的一招,有意思,那就更不能留了。

自己疗伤的这个地方如此隐蔽都被寻到,他可不相信对方是不小心掉进这里。

“谁派你来的?”,厉千绝开口了,声音带着浓浓的警告,森冷的气息宛若雪山上刚融化的雪水一般,寒冷刺骨。

落兮眨巴着眼眸,一脸无辜,“帅哥你误会了,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是想要这么说,可张开嘴巴发生,就是一阵咳咳。

若不是此刻她内力损耗,才不跟着家伙啰嗦,先发制人是么,她倒还想问问到底是谁算计的她。

厉千绝的眸光更深了,“不说?果然挺有骨气!”,便又是狠厉的一招,这一次落兮躲避虽然快,可肩膀处还是被招式的余威划开一大个口子。

从悬崖掉下的时候衣服就破烂得像乞丐,这家伙是想要她果奔么。

不给对方点颜色瞧瞧,还以为她落兮女皇是好欺负的,想她纵横佣兵界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吃这种暗亏,说出去很丢脸的。

咬破舌尖,逼出体内精血喂养那血红色的匕首,匕首顿时出现在她手中,落兮直接扑向对面沐浴的美男。

从刚才到现在,她发现了,这个男人一直不动,必定是在疗伤,正好,她最擅长的就是近攻。

她手中举着石头,看起来就像是以卵击石一般,见到这样,厉千绝的眸中闪过不屑,下意识的有些大意。

第3章 准备逃跑

几乎是瞬间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某个部位被人用匕首抵住。

“你是谁,是你算计的我?!”,落兮银牙紧咬,愤怒得像只暴怒的狮子。

算计,这个女人,哦不,称作为野丫头更合适,她居然有脸倒打一耙说是他算计她,颠倒黑白的能力果然了得!

“你想玩什么花招!”,厉千绝怒目而视,冷里的眸子宛若刀片一样会伤人。

落兮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周围看起来像是一片私人景区,若是敌人,应该不会将她带回来对付,佣兵界信息广泛,道上有头有脸的人她都认识,可这张脸是陌生的。

再看到对方眼中愤怒的杀意,她知道对方只是单纯因为她的闯入而产生的愤怒而已。

落兮有些心虚,但脸色依旧桀骜,唇角勾起一抹坏笑,“帅哥,不好意思了,我真的不是来杀你的”,不能说话,但她可有用唇语。

近距离瞧见落兮嘴上的动作,厉千绝是明白了,可那脸更黑了,一双眸子,愤怒的气息似乎要将对方吞没一般。

他厉千绝从来没有,也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大胆的人,居然敢这么威胁他!

“不是来杀我的,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该死的,他还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才能动弹,否则经脉逆转,功亏一篑不说还可能会遭到反噬。

哪里来的野丫头,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

落兮一顿,酸涩的手动了一下,无意中手触碰到了水下那个,厉千绝感觉到,周身的冷酷气息又浓了几分。

“都怪你,瞪什么瞪,万一我失手,削断了这小蘑菇你可不能怪我”,嘴上这么说着,落兮却已经快速的在思考逃跑的最佳逃跑路线。

这个男人待在这儿也不知道多久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动弹,到时候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自己怎么办。

而且一看他就不是简单的人物,届时触碰安保人员,她想要走可就来不及了,要逃,必要要逃,马不停蹄的逃!

厉千绝觉得自己被深深地鄙视了,可却有不能说什么反驳的话语。

“你敢!”,这个野丫头还真不知道什么是死亡是么,那就让他好好教育她一下。

还不等厉千绝动手,咚的一声,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感,他只觉得脑袋传来一阵晕眩感,下一秒陷入了黑暗。

男子眼前一黑,闭上眼睛,重重的扑向准备逃跑的落兮。

“哇嘞,怎么这么重!”,本想撇开这这家伙直接跑路的落兮在瞧见他的那张脸的时候,却不忍心下手了。

男子剑眉星目,浓密的睫毛微卷,沾着一丝水汽,迷蒙都像一只迷路的蝴蝶,更重要的是他的那张脸,比她之前见过的任何一名男子还要让人着迷。

此刻的他闭着眼眸,像一只沉睡的妖精,少了刚才的戾气,多了几分蛊惑人心的意味。

“连睡着都这么美,姐就原谅你了”,她别的爱好不多,最喜欢欣赏美男。

更何况现在是她不对在先,还砸了人家,帮就帮一下吧。

扶起厉千绝的时候,落兮不忘捏了一把他身上的肌肉,能锻炼出肌肉还能保持肌肤这么柔滑,真想问问他用的什么牌子的沐浴露。

第4章 那儿会不会是主上?

蹲在地上的落兮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地上躺着的男人。

巧夺天工的俊脸仿佛是老天爷自私的给予一般,五官立体,菱角分明的俊脸让你找不出任何的毛病,恰到好处的薄唇紧抿,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一口。

咕嘟,落兮咽了一下口水,太引人犯罪了,都忍不住想要狠狠的非礼一下,可女子的矜持让她忍住了想要做坏事的冲动。

“该不会是想男人想疯了吧”,以前她都从来是一个人,对于感情之事向来要求严格,如今见到这么一个美男,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行不行,这家伙一看就很危险,吃掉他,还是算了,自己这小胳膊小身板的,别把自己搭进去。

“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不让你淹死在这温泉里”,一边说着,落兮一边费力的把厉千绝拖向岸边。

蹲在地上狠狠的打量了三遍这个绝好的身材,落兮才收回了视线,“渍渍,身材真心不错”,就是脾气不好,差评!

将温泉边上挂着的一件里衣随意的挡在男子腰间,落兮开始翻起旁边一堆衣物来,可惜了,除了一块玉佩跟一件鎏金色的外袍靴子裤子以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人是帅,可是有点穷!”,抱起外衣裤子靴子准备离开的落兮想到什么,凑到男子身侧,果然发现手中戴的戒指。

“戒指?原来好东西在这儿”,双眼放光的她拿起男子的手,双手使出吃奶的劲也没能拔下来,最后连嘴巴都用上还是不行。

泄气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有点认命的瞥了一眼被自己口水和牙印布满的手指头。

“算了算了,姐不要了”,这玩意是长他身上的么,根本拿不下了,除非切断手指。

要这么做定然会弄醒这个大家伙,还是赶紧跑,当机立断,落兮顾不得挑寻方向,抱起这衣服裤子鞋子就跑,万一他要是醒来,没有衣裳一时半会也追不上自己的。

刚刚走两步,落兮停下脚步,扫了一眼躺在温泉边的绝色美男,“就这么走了,万一来坏人怎么办,算了,我可是善良的人。”

眼珠子一转,她露出邪恶的笑容,从泉边抓了几把脏兮兮的泥巴往美男的脸上身上抹了几把,顿时一个好好的绝世美男,变得跟乞丐一样。

扫了一眼自己的杰作,落兮很是满意,邪恶一声,乐颠乐颠的抱着衣服跑掉。

她不知道,此时的厉千绝还是有几分意识的,只不过忽然被敲晕,还被移动,差点破功,只能任由落兮为所欲为。

想到一双小手在自己的身上上下其手,厉千绝内心想杀人的冲动变得强烈无比。

上天入地,掘地三尺,他也要把这个野丫头找出来,狠狠的教育一番!否则难消他心头之狠。

在十里外戒备的两名手下,感受到阵法异动,心里暗道一声糟糕,快速的朝着温泉方向奔来,一眼没没瞧见人。

阵法果然被破,怎么回事!

“主上?”,试探性询问了一声,没有回应。

“那儿会不会是主上?”,远远瞧见地上躺着一个乌漆嘛黑的人,惊风扯了一下惊云的胳膊肘,略带猜测道。

第5章 主上被欺负

“应该不是......吧?”,说出这句话的惊云对自己都表示怀疑,此处温泉,早就已经被主上设下了阵法,不仅能够隐匿还能隔绝外界的声音。

当看到那双目紧闭,脸色铁青,浑身脏兮兮的人时,惊风跟惊云两人愣住了。

天雷滚滚,他们主上这是怎么了,衣服呢。

“眼睛不想要了?”,淡淡的声音伴随着浓浓的警告,那双深邃宛若深渊一样神秘莫测的眸子缓缓张开,里面是腥风血雨般的肃杀。

“属下知罪!”

惊风跟惊云两人想起自家主上的印子,立刻想象自家主上被某人上下其手时候无力反手,小心肝一阵阵的跳,太大胆了。

他们家主上被欺负了!感受到身后的冷凝气息,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半柱香过去,耳边传来一阵噗通的声音,紧跟着,穿戴整齐,但头发隐约还滴着水的厉千绝一脸狠厉的捏着拳头,视线狠狠拂过两人身上。

俊美的容颜依旧,可那上面布满的是惊涛的杀意,“你俩来时可瞧见一个野丫头?”

野丫头?我的娘勒,他们家主上居然被一个野丫头........

感受到厉千绝不悦的视线,惊风两人齐刷刷摇头,“属下感知到阵法异动就立刻赶过来,未曾见过什么野丫头。”

“该死!给本尊找,掘地三尺也要找,找到之后就地格杀!”,没有人敢那样对他,这对他厉千绝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是主上。”

厉千绝这时候下意识的抚向自己腰侧,脸瞬间黑了十倍,顺着他的动作,惊风惊云一看,也跟着惊讶起来。

“主上,您的玉佩.........”

“还好意思说,滚!”,厉千绝此刻俊美得如同被老天爷亲手雕刻的脸上满满的杀意,好,很好,这个野丫头一次次触碰他的底线,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

等找到她,抓回来,一定要让他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惊风惊云也是被厉千绝这副模样吓得脸色灰白,应了一声便要快速离开。

“她偷走了本尊的衣裳,顺着气息找!”

欺负主上就算了,还拿走战利品,这哪里是野丫头,分明就是女流氓!

两人刚刚离开,厉千绝的方向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响,周围的树木被移平了大半,毁灭的力量让人心惊。

拿走厉千绝衣裳鞋子的落兮将这些东西全都丢到一个魔兽窝后,不待休息,一路奔跑。

没跑多远的落兮立刻听到温泉方向传来的巨大响动,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是个大帅哥,可惜了,就是脾气不好,一撩就发火”,落兮嘴里咕哝着,可心中却疑惑,刚刚那人用的不是内力,奇怪了,这里也不是什么私人别墅,而是森林。

忽然,前面走来三个人,瞧见落兮的时候眼前一亮,“小姐,太好了,我们终于找着您了,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快随我们回去吧,大家都很担心你。”

看着慢慢靠近的两人,落兮停下脚步,眼中充满了警惕,这些人是谁,拍电视还是玩角色扮演,她不认识这些Coser好么。

等等,想到什么的落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这不是她的手,常年用匕首跟枪的她手中布满老茧,绝对不会是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弱模样。

第6章 家仆

这两人瞧见她呆愣的模样,以为她是吓傻了,立刻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围在她两侧。

“小姐,您没有受伤吧,让小的扶您回去。”

落兮快速的往后退,一眼就瞥见了这两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眼神顿时变得冷厉起来。

这些人不是来找她的,而是来杀她!短短的时间里,落兮已经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游轮爆炸之后她死了。

而现在她却重新活过来了,俗称穿越,魂穿那种,原主被人推下悬崖而死,死前可能是被拗断脖子,导致她现在说话艰难。

“小姐,你怎么了?别害怕,跟我们回去吧”,两人脸上虽然带着恭敬的笑容,可眼中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杀意。

落兮的眼神一沉,沉默的站在原地,目光冰冷。

两人看了一眼彼此,讥笑道:“既然小姐不愿意配合,那小的只有得罪了!”,说完捏着长剑冲向了落兮。

不远处正好有两人经过,但他们不想多管闲事,仅仅是淡淡一瞥便迅速离开,并未引起落兮等人的注意。

“谁派你们来的!”,该死,这些人才是想要她死的罪魁祸首!看样子她是误会那个大帅哥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怪只怪小姐你倒霉,要再死一次!”,这个倒霉鬼,命还真够硬的,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来都死不了。

落兮的眸中划过一抹杀意,不说也没关系,她会查,至于要她的命,想都不要想!

眼见落兮居然能躲过他们的招式,这两人顿时笑了,“一个废物,乖乖受死就好了,何必要自讨苦吃!”

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说她佣兵女皇是废物,那这几个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死的是你们”,干裂嘶哑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宛若死神降临一般,周身的空气在这一瞬间变得冷凝起来。

这两人心下大惊,这是他们家的废物小姐么,不会说看走眼了吧。

也对,九死一生活过来的人,自然会有所改变,更何况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她一个废物,就算再挣扎也注定是死路一条!

这两人不打算再节外生枝,而是准备速战速决,他们的招式变得狠厉起来。

落兮的眼神锐利,心中却无比郁闷,她来的是什么世界,脑海中一点记忆都没有也就算了,这些人用的还奇怪的力量,她需要速战速决!

当机立断,落兮开始进攻,压根就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其中一人不等注意就被她抹断了脖子。

“该死的废物!”,另一个惊讶,也着急了,攻击变得不是那么稳妥。

就是这个时候!

落兮像只狸猫一样跃起,不顾袭来的攻击,匕首刺在了这人的心脏上,她的肩膀也给划开一大个口子。

试探两人身亡之后,她快速点穴,将肩膀上的血止住,没有丝毫停留就朝前走去。

这里是森林,危机四伏,还是离开这里为好。

既然称呼她为小姐,那原主的家必定在附近,先拿这玉佩去换一点好的药处理伤口再说。

去人多的地方,那些想要动手的人也不至于那么明目张胆!

抱着这样的想法,落兮一步步朝前走去,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离开了森林。

第7章 又被算计

当她远远看到城池,准备进城的时候,立刻有名焦急的丫鬟冲上来,哭得梨花带雨,眼神关切的看着落兮。

“小姐,小姐您没事真是太好了,阿旺跟阿才说您出城了,已经去找您,您可有看到他们?”,小丫鬟语气很关心。

但又了前车之鉴,落兮并未靠近,且看着她身上也无藏暗器的地方,眉头皱了皱舒展开来。

且不管这小丫头是不是敌人,目前到了城里,敌人应该不会那么大胆,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

“回去!”,嗓子疼,不想说话。

丫鬟立刻跟上,而落兮有意识的走在她身后,不得已,这丫鬟只好走在前方,很快便将她带到了一座僻静的小院。

这里,她就是住在这里的?心中疑惑之时,落兮已经踏入屋内,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丫鬟一闪身没影儿了,身后的大门也在一瞬间关上。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道锐利的长剑带着破空之声向她袭来,长剑另一端是位蒙着面的女子,她身着古装长裙,神态优雅秀丽。

当然,这要除去她杀意凛然的气息。

糟糕,她又被算计了!

落兮心中暗骂,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她捏着匕首,再次咬破舌尖,用精血唤出了血红色匕首。

精气血消耗过多的她有些晕眩,但这时候她不能马虎,否则刚刚活过来,就要再次见阎王!

“咦?”,以为自己一招必定能够除掉的君落恬诧异了,这个小废物居然能躲开她的攻击,还真是意外。

但废物就是废物,就算躲过一招又能怎样,绝对躲不过她的第二招,今日,这个废物必须死!

一招不中,君落恬又出新招,她的招式狠辣,落兮的身上立刻便多了几道深深地伤痕,正潺潺流血,可密集的招式让她没空点穴止血。

“君落恬!”,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开口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本能的么,认出了自己的敌人。

闻言,君落恬的瞳孔一缩,该死,这个小废物认出了自己,今日她必死无疑,否则到时候家主出关,她就麻烦大了!

“哼!”,冷哼一声,君落恬的招式更加狠辣了几分,招招对准落兮的致命之处。

自知自己无法应对君落恬,她只好躲,逃出这里就有一线生机。

一个虚招过后,她奋力的奔向一道小门,仿佛知道这院子还有一个后门似的。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对面迎来就是一掌,重重的打在了她的心口处,落兮忍不住喷一口鲜血来。

还不等身子落地,身后又是一掌,火辣的疼痛以及窒息的感觉令她顿时陷入黑暗中,她连对面是谁出手都没有瞧见!

收回自己手掌的君落恬有些许诧异,她不满又疑惑的瞪了一眼地上气若游丝的落兮一眼。

“没想到这个废物疯狂起来还挺难对付的,家主背地里肯定没少教她”,否则依照孱弱的身子,根本接不过她两招!不,一招都接不过。

“杀了她,一了百了!”,一道沉稳老练的嗓音响起,长剑一闪,便要刺中她心脏。

君落恬却出口制止,“受了两掌,活不了了,让她痛苦的死去,岂不是大快人心?”

第8章 解除封印

“我要的是万无一失!”,那帮杀手,让他们动手,居然还让这废物活着回来,不得已,他只能亲自出手了。

君落恬挑眉,指着不远处的枯井,“放那儿,不会有人知道的,她的丫鬟已经被收买,一时半会找她的人找不到这儿来,她也绝无活路!”

她还得感谢一下原主不常出门是个路痴,不然还无法将她骗到这里来。

说着,她伸手抓起落兮,三两步来到枯井旁,眼睛都不带眨的将她给扔了下去。

“弄干净了么,该走了!”,这道饱经沧桑的嗓音带着不满。

“马上就好”,君落恬将不远处的石板盖上去,拍拍手上灰尘正要离开,却发现掉在井边的一块玉,晶莹剔透,一眼就让人心生欢喜。

“好了没!”

“来了”,本来死人的东西她是不想要的,可看在这块玉这么好看的份上,她就收下了。

半昏迷半清醒的落兮神识是有几分清明的,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后,她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

嗓子火辣辣的疼,脑袋里还有什么东西在一阵阵的撞击,五脏六腑像是被人放在沸水里煮一样,连呼吸都是疼的。

想她堂堂的佣兵女皇,被人算计死就算了,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还是这副濒临死亡的局面,这是踩到了狗屎了?

宿主也是落得如此下场,一个个巴不得她死了算,她算不算是被殃及池鱼?。

可她不想死,绝对不能死,没有谁这么欺负了她落兮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生活下去!

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萦绕在心头,她没有发现自己的体内正在发生某种变化。

“咦?”,内力回来了?不,不像内力,像是一种很奇怪很玄妙的感觉。

灵气,对了,是灵气,这个身体能够感觉到灵气了,她不是废物!

动弹不得的落兮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经脉正在寸寸断裂,经脉断裂所带来的疼痛就像是肌肉痉挛一样,疼起来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情况!

忍住疼痛的落兮随即震惊了,那些断裂的经脉像是断尾的壁虎一样,重新又长出来,很细微,可经脉的确相连在一起,比之前更加坚韧。

猛然睁开眼睛的她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封印,对了,是封印,继承了原主记忆,她仿佛记得自己在某本书上看过,强大的封印能够封印敌人或者魔兽,自然也能封印人。

搞不好她之所以成为废物,从小不能修炼,是因为体内有强大的封印。

想着,落兮立刻感知,由于第一层封印被打开,她能感觉到体内还有别的封印,不多,似乎有九层!九层啊,这么多封印,怪不得没人能看出来。

虽不会修炼,但脑海中却自动出现一部功法名为《九灵绝》,她立刻艰难的起身,根据功法的指引,盘膝坐地,开始慢慢的吸收这些灵气,将其炼化。

动作由生疏变得熟练起来。

枯井内的光线逐渐变得灰暗起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猛然出现一双睿智冷厉的眸子。

碰的一声,盖在枯井上的石板被震飞,一双脏兮兮的手按在井边,落兮轻轻一跃,稳稳站在了院子中。

绝世天才小魔妃 主角: 君落兮, 厉千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