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甜妻超大牌 主角: 程宝儿, 慕辰

重生甜妻超大牌 主角: 程宝儿, 慕辰

第1章 致死(一)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画着精致的妆容的女人,愤怒的对着眼前的男女大声的质问。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今天晚上凭借《爱的救赎》刚刚斩获第53届金鸡奖影后的程双双。

原本此时的她应该是幸福的和自己的男友和妹妹一起庆祝这开心的时刻,但是,眼前的所发生的这一切,彻底的将获奖的喜悦摧毁掉了。

灯光昏暗的房间内,水晶吊灯折射出昏黄的光线,原本整洁的房内,此时也是凌乱不堪。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面前只穿着贴身衣物的男女,耳边回响着的刚刚自己听到的想要对付她的计划,全部都提醒着程双双这一切都不是做梦,这全部都是真的。

程菲菲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程双双,冷哼一声,声音冰冷的说道,“好了,程双双,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

“你口口声声说你把全部的东西都给我了,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成玉哥,那为什么你不把成玉哥让给我?”

“为什么偏偏你就可以做风光无限的大明星,而我却只能在你的身后,要接受你所有的安排,平平淡淡的生活?”

“明明咱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你可以的,我就不可以!”

“我告诉你程双双,我已经受够了你在我面前总是假模假样的那些所谓的对我好了,你不就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吗?你不就是怕成玉哥喜欢我不喜欢你吗?”

“现在,我就偏偏要把你在乎的那些全部都抢过来!”

“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原本你拥有的那些东西,是怎么一点一点属于我的,哈哈哈!”

程双双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程菲菲竟然会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敌意。

原本她们的父母走的就早,当初选择走娱乐圈这条路也根本是迫不得已,而她也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去保护妹妹,不想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此时的程双双浑身毛孔全部张开,仿若有一阵凉风钻进来脊背,抑制不住的轻颤,全身力气被抽空,四肢都已经麻木。

程双双看着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样貌的妹妹,竟然会这么对待自己,心脏像是被一把巨大的锤子撞击了一下,骤然紧缩,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心中既是愤恨,又是心痛。

其实,她早就知道程菲菲想要进娱乐圈的心思。

但是,就是因为她娱乐圈这么久,见惯了这个圈子里面的肮脏和尔虞我诈,她不想让自己的妹妹也受到污染,只是想着一心的让她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

可是现在,她之前为了保护程菲菲做的那些事情,到了菲菲的眼中全部变成了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对她的百般阻挠。

想到这里,程双双不由觉得心中一片凄凉,原来,她最亲的妹妹也一点都不相信自己。

原来,她最亲的妹妹一直想着要怎么从自己手里把她的男人抢走,想着怎么让自己消失。

第2章 致死(二)

“菲菲,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把我对你的那些保护全部看做是我对你的阻挠。”

“你要相信姐姐,我怎么可能会害你,我……”程双双哭泣着看着眼前的妹妹,想要做最后的解释。

但是,程菲菲却根本不打算给程双双任何机会,不耐的打断她说的话,娇媚的看着一直坐在一边不发一语的王成玉,柔媚的开口说道,“成玉哥,你看现在要怎么办,咱们的计划已经败露了呢。”

王成玉抬头看了一眼一直哭泣的程双双,眉头不由的一皱,起身,走到程双双的身边。

“别哭了,烦死人了。”王成玉厌恶的看了一眼不停抽泣的程双双,冰冷的说道。

而程双双在听到王成玉的这句话时,身体不由的瑟缩了一下,但还是愤怒的抬起头,紧紧的盯着他说道,“王成玉,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还是不是人了?”

“我是不是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评判了?”

“我告诉你,老子忍了你很久了,你知道不知道,每次和你在一起,老子被人说是吃软饭的时候,我就恨不得杀了你!”

“全部都是因为你,明明我的实力一点都不比你差,但是为什么要被你压在身下,为什么要被别人嘲笑是吃软饭的!”

“本来老子想的是找个办法让你消失,还能留你一命,但是现在好了,你既然全部撞见了,那没办法了。”

王成玉一边说着,忽然用力的抓住程双双的头发,奋力的就朝着墙面撞了上去。

“啊!”剧烈的撞击,伴随着疼痛,使得程双双瞬间觉得头好像要裂开,温热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了下来,鲜血掺杂着泪水,模糊了程双双的双眼。

剧烈的疼痛席卷程双双的身体,眼泪掺杂着鲜血,使得她只能瑟缩在一边。

脑海中闪过自己第一次被王成玉家暴的情形,程双双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

今天的这些苦果,都是因为之前的心软造成的啊。

记得第一次程双双被王成玉打了之后,程双双便要和他分手。

但是奈何王成玉一直跪在地上祈求自己,并且保证以后都不会在动手,那个时候的程双双傻啊,一方面是因为二人都是明星,如果家暴的事情传出去的话,那对二人的发展都会有影响。

另一方面,毕竟和王成玉这么久的感情了,程双双心中还是不舍,便想着原谅他一次。

但是,没想到的是,在开了一次先河之后,王成玉好似找到了程双双的弱点。

每次在打过她之后,都会痛哭流涕的求得宽恕,而就是程双双的一次又一次的心软,使得王成玉对她的施暴变得越来越严重。

最后的心软和纵容的结果就是,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被丢弃的破布娃娃,任由王成玉尽情的羞辱,摧残,还没有任何还击的能力。

而她那一直视若珍宝的妹妹,在看到程双双被打之后,一点想要阻止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在一旁笑着看着程双双此时的狼狈。

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头也不知被撞了多少次,程双双只觉得脑袋里面晕晕的,眼前也是一片模糊,鲜血一直不停的从头上流下。

全身的骨头好似被重新拆了一遍一样,痛的她只能蜷缩在地板上,看着眼前开怀大笑的男女,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程双双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看热闹的程菲菲忽然蹲下身子,出现在程双双的面前。

眼神中满是嫌弃和厌恶,看着倒在地上的程双双就宛如看着一直已经在濒临死亡的流浪狗一般。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程双双的眼前。

她不由的皱起眉,慢慢的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就在她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脸上就传来一阵冰凉。

就在她意识到那道白光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却已经晚了,脸上的刺痛告诉她,此时她的脸蛋正在被冰冷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划过。

“啊!不要!”痛苦的哀嚎响彻房间,程双双疼的浑身开始抽搐。

“不就是划几刀嘛,有什么可叫的,简直烦死了。”

“我最看不得你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现在我就要把它毁了!”

“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是这么美丽的样子,哈哈哈。”程菲菲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顿,眼中还充满了兴奋的光芒。

此时的程双双多么想就这样的晕过去,或者死去,但是脸上的痛感却一直在提醒着她,她的脸蛋此时正在被划烂,从此之后,她一直珍惜的脸蛋变成了一张丑八怪。

许是有着心中的怨气之撑,原本一直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的程双双忽然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而且直接就扑向了一直兴奋的在她脸上划刀子的程菲菲。

第3章 程宝儿

“啊!”程菲菲惊呼,脚下一个趔趄就跌到在了地上。

眼看着程双双就要扑到程菲菲的身上,一直在程菲菲身边的王成玉,直接捡起之前被程双双一直宝贝着的奖杯,朝着程双双的头部砸了过去。

不知砸了多少下,直到程双双失去生命迹象,王成玉才放下鲜血淋漓的奖杯。

程菲菲因为还一直跌坐在地上,在看到程双双瞪着眼睛,被吓的直接尖叫,声音颤抖的对着王成玉说道,“成,成玉哥,我,我姐……”

王成玉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程双双,心里虽然有过一丝慌乱,但是很快的镇定下来,赶紧安抚程菲菲,最后还让程菲菲配合自己将程双双装进了一个大的行李箱,趁着半夜没人的时候,开车离开了小区。

但是,一直处于慌乱中的二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驱车离开的时候,身后有道白光一闪而过。

帝豪酒店,总统套房内。

疼,好疼啊,身体好像被大卡车碾过一般,没有一处不是酸疼的。

昏暗的房间内,躺在床上的少女不安的翻动着身体,秀气的柳叶弯眉已经全部皱在了一起。

忽然,少女好似被什么惊醒了一般,在天色刚开始亮起的时候,蓦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脸朝着没有拉窗帘的玻璃,入目就是外面灰蒙蒙的脸色,仿佛看着就能感觉到凉意。

“嘶……”少女发出痛苦的声音,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我不是已经死了吗?”程双双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下来,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全部涌入了脑海。

疼痛足足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身下的床单已经被汗水浸湿,程双双脸色煞白,紧咬的双唇也因为太用力而渗出丝丝鲜血。

经过刚刚那些记忆,程双双明白了自己已经死了,而现在的她只是一缕幽魂,但是,却来到这个名叫程宝儿的身体里。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是在昨晚死掉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程双双的灵魂却来到这具身体里。

“呵,难道连老天爷都为我感到不值,所以才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吗?”程双双不由的笑了,但是,瞬间她好似又想到了什么般,不顾双腿的酸软,赶紧从床上跑到了卫生间。

镜中少女有着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眼睛像海水一般,清澈,澄亮,皮肤很白,是象牙色,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嘴唇,最主要的是,嘴角还有这浅浅的梨涡。

“呼……”程双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虽然是换了张脸,但是却没有被毁了,一想到之前冰凉的刀子,在自己的脸上一刀一刀划动的时候,程双双的的心中不由的涌现出无穷的怒气,她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妹妹会对自己下那么大的狠手。

想到这里,程双双冷冷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既然老天给了自己重新活过一次的机会,那她觉得会将之前失去的那些东西全部都夺回来,而且还要把自己之前受的那些痛苦,十倍百倍的送还给他们!

“以后,我就是程宝儿,接下来,我不仅要讨回之前自己失去的那些东西,也一定会为这具身体的主人,讨回公道!”程双双在心中暗暗的发誓。

冷静下来之后的程双双,不,应该叫程宝儿,看着镜中自己身上的痕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但是为什么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呢,而且,刚刚她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整个房间之内,除了她自己,连个鬼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程宝儿会对那件事情一点记忆都没有,但是程双双还是觉得无比的憋屈,自己这才刚刚重生,却不明不白的被人睡了,这真真的是够让人火大的。

第4章 女人?

环亚影视集团总裁办公室,气氛异常的凝重。

南宫怀信紧张的偷偷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余光小心的瞄向站在一边的赵嘉树,努力的向他发出求救的信号,但是对方在接受到他的目光的时候,竟然故意将头一转,完全漠视。

“该死的赵嘉树,不是说是好兄弟吗?现在有事了竟然这么抛弃我,我……”南宫怀信心中悲催,小心的看了一眼座位上的男人,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一到清冷的视线仿佛蕴带着摧毁万物般的犀利射了过来,南宫怀信心头忍不住一跳,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止住了。

屋内的温度已经降至冰点,就在南宫怀信以为自己将要被冻死时,站在一旁的赵嘉树终于开了尊口,“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南宫办的不对,辰,你打算打断他哪,我替你动手。”

……

听了赵嘉树的话,南宫怀信直接想吐血,这哪是在替他求情啊,这根本就是在求死啊。

而赵嘉树在说完之后,并没有去看南宫怀信,只是一直盯着坐在高位上的男人,等待着他开口。

只见高位上的男人有着一张犹如上帝亲自雕琢的深刻脸庞,挟着与生俱来的冷漠,两片干净的唇抿直,周身折射而出的清贵之气,叫人不敢直视。

此人就是环亚影视集团的总裁,慕辰,全帝都所有女人想嫁的黄金单身汉,他的成就几乎涵盖了所有国内外大奖,不管是影帝,视帝,奖杯都拿到手软。而环亚影视的崛起其实只是在三年之前,但是,紧紧三年的时间,环亚影视集团,就已经成为行业的龙头老大,公司里面有着众多当红的明星,歌手,是现在所有想要进军娱乐圈都梦想能够来到的地方。

慕辰深邃幽冷的冷眸淡淡的扫过南宫怀信,薄唇微抿,开口说道,“那个女人是谁?”

“哈?”南宫怀信一脸懵逼的看咋慕辰,随后立即反应过来,赶紧开口说道,“那个女人是新签到咱们公司的一个艺人,我看她长的挺好看的,就想着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你,大哥,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擅自做主给你下药,我更不应该给你安排一个那么不靠谱的人,谁知道她半夜忽然阑尾炎送急诊啊,早知道我就……”

“你说什么?阑尾炎?”慕辰忽然打断南宫怀信的自言自语,冷冷的问道。

“对啊,我真的不知道她会忽然阑尾炎,大哥,我知道我错了。”南宫怀信一脸抱歉的看着慕辰,心中暗骂自己好心办坏事,昨天晚上他还特意加大了药量,现在想想,昨天晚上慕辰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听到南宫怀信说的话,慕辰的心中一阵错愕,如果昨天南宫怀信安排的那个女人没来,那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想到这里,慕辰满头黑线,俊逸的眉宇轻蹙着,抬手制止住南宫怀信的碎碎念,开口说道,“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一听到慕辰竟然给自己机会,南宫怀信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到他的身边,一脸谄媚的说道,“大哥,你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就算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我都一定会为你办到。”

一直站在一旁的赵嘉树看到南宫怀信一脸没出息的样子,不由的嘴角一抽。

慕辰将南宫怀信搭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拿开,眼阔半眯,薄唇轻启,“给你24小时,必须把昨天晚上出现在我房间里的女人查清楚。”

“啊?女人?大哥,你……”南宫怀信张着嘴巴,一脸吃惊的看着慕辰,结巴的话都说不利索。

同样吃惊的还有站在一旁的赵嘉树,只不过他倒是比南宫怀信要镇定的多。

而慕辰根本不给两人任何八卦的机会,直接下了逐客令。

本来南宫怀信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慕辰那冰冷的眸子之后,只能忍住心中的疑问,悻悻的离开了。

等二人出去之后,慕辰半眯着眸子,修长的手指不规则的敲打着桌面,回想着昨晚的那个女人,心中一阵疑惑,“为什么自己对她会有感觉呢?是巧合,还是?”

“不管怎样,女人,我都不会放过你!”慕辰深邃的眸中闪过一道势在必得的光芒。

第5章 程母

简单的冲了澡,程宝儿便打算穿上衣服赶紧回家。

来到床边,看着被撕裂的衣服,程双双不由的咂舌,“看来昨天晚上的战争还是十分的激烈的啊。”

最后,因为里面的衣服全部被扯坏了,程双双只能凑合着穿上毛衣,套上外套,想着赶紧离开这里,回家在说。

但是,就在她刚刚要走的时候,忽然一个沉沉的东西从她的外套上掉了下来。

程双双将那个东西捡了起来,一看是一只质地精良的钢笔。

“怎么会有钢笔?”程双双皱着眉头将整个钢笔从到外的打量了一遍,发现在笔帽的一段,刻着一个小小的‘辰’字。

“难道说这是昨晚那个渣男留下的?”程双双小声的嘟囔道,心中虽然疑惑,但最后还是将钢笔放进了口袋,“这笔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东西,等有时间了可以把它卖了,换笔钱也是不错的。”

收拾好自己后,程双双便不再停留,用围巾将自己全部围好,才出了房间。而就在她刚刚出房间的时候,便听到在走廊的另一侧,传来一阵男女的求饶声,尖叫声,其中,一个男人的谩骂声尤为明显,“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原本匆匆向前的程双双脚下一顿,眉头不由的皱起,“为什么听着这个声音会如此的熟悉?”

就在她还想在进一步的听一下的时候,那边的房门砰的一声便被关上了,无奈,程双双只能离开。

程宝儿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程氏集团在S市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而程宝儿一直都是父母手中的掌上明珠,备受父母的疼爱,程宝儿还有一个哥哥,现在也在程氏集团任总经理,一直跟着程父在学习。

而程宝儿和程双双最不谋而合的地方,便是程宝儿也一直想要闯荡娱乐圈,做一名演员,但奈何可能是天生的原因,演技实在是不堪入目,可即便是这样,程宝儿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

按照脑中的记忆回到程家之后,程双双刚刚换完衣服,门外便响起了程母的呼唤声,“宝儿,宝儿,赶紧来吃早饭啦。”

程双双应了一声,并没有马上出去。

在程双双的记忆中,程宝儿的母亲对她很是宠爱,母女两个就像亲姐妹一般无话不谈,所以,现在的程双双也很是犹豫,这万一要是被程母看出来自己是假的程宝儿怎么办?

而就在程双双犹豫的时候,程母已经敲门进来了,看到呆坐在床边的女儿,程母一脸的担忧,“宝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生病了吗?”

程双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人,也就四十岁的样子,但因为保养得宜皮肤和身材管理的都非常好,看着就像三十来岁,此时的她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程双双心中一阵紧张,但又有着丝丝温暖,这到底是有多久,自己没有被人这么关心过了。

“妈妈……”程双双不由的开口叫到。

看着自家的乖女儿一脸委屈的样子,程母还以为她受到了什么委屈,一脸心疼的问道,“怎么了宝儿,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妈妈,妈妈去帮你收拾他。”

程双双摇摇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妈妈,我就是想你了,没有其他的事情。”

“真的吗?”程母半信半疑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好了,我好饿,咱们赶紧去吃饭吧。”程双双挽着程母的手,撒娇的说道。

看到自家女儿好像真的没有事情,程母才松了一口气,宠溺的捏了捏宝儿的鼻尖,笑着说道,“好,咱们去吃饭,你个小馋猫。”

程双双笑着陪着程母下楼,本想着好好的吃顿早餐,但是在看到餐桌上坐着的女人的时候,瞬间就什么胃口都没了。

第6章 所谓的闺蜜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程双双嘴角的笑容渐渐的冷却了下去。

察觉到程宝儿的变化,程母一脸疑惑的说道,“宝儿,你这是怎么了,妙仪可是一大早就来找你了,怎么你不开心呢?”

听到程母的话,程宝儿回过神,笑了笑说道,“没有,怎么会呢,我就是觉得一大早妙仪就过来找我,实在是太辛苦了而已。”

“哎,我就说嘛,你和妙仪是最好的朋友,平时只要见到她,就会非常的开心,你们的友谊啊,我们可都是有目共睹的。”程母捏了捏程宝儿的手,感叹的说道。

此时的程双双心中却不由的冷哼,“好闺蜜吗?呵,真的是可笑啊。”

“宝儿,早上好啊。”见到程宝儿下楼,何妙仪赶紧站起来打招呼。

而程双双看到何妙仪那略带讨好的笑容时,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便坐下开始吃早餐。

见程宝儿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热情的回应自己,何妙仪嘴角的笑容不由的僵住,但随后又赶紧恢复正常,满脸笑容的对着程宝儿说道,“宝儿,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听到何妙仪这么问自己,程双双不由的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满眼期待的盯着自己,程双双的心里不由的疑惑,“难道说这个何妙仪知道自己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有就是,为什么她的表情会有那么一丝丝隐隐的得意,幸灾乐祸,和试探?”

对于昨天的记忆程双双根本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在程宝儿的记忆里面也没有,所以现在她也不敢肯定昨天晚上程宝儿遇害的事情到底和何妙仪有没有关系,只能像往常一般,淡淡的回应道,“很好啊。”

“哦,睡得好就行。”看着程宝儿一脸没事人的样子,何妙仪心里不由的打鼓,怎么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呢,难道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程宝儿不是应该大哭,或者崩溃吗?为什么现在她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吃早餐呢?

“怎么,我睡的好,让你很是失望吗?”见何妙仪一脸失望的样子,程双双故意问道。

“没,没有,你睡的好我当然开心啊。”被程双双一问,何妙仪慌乱的回答。

程双双默默的关注着何妙仪的举动,心中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肯定,程宝儿的死,和眼前的这个她的好闺蜜有着不可推脱的关系。

已经见惯了娱乐圈里的那些尔虞我诈,程双双遇到这种事情早就处之泰然,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沉默,什么都不能说,等着敌人来自动的露出马脚。

“不就是比演戏吗?姐可还从来没有输过任何人。”程双双心中暗道,脸上的笑容便愈加的灿烂。

一顿早餐,吃的各怀心思,而就在刚刚吃完早饭后,管家忽然进来,对着程母说道,“夫人,杨家少爷来了。”

“哦?真的吗?赶紧把他请进来吧。”程母满面笑容的说道。

待管家出去之后,程母拉着程双双的手,激动的说道,“宝儿,你看看杨帆对你多好,你当初的眼光还真的不错,以后结了婚啊,你们可一定要好好的过,知道吗?”

“未婚夫?”程双双挑眉,仔细的在脑海中搜寻关于这个未婚夫的信息,原来,这个叫做杨帆的,是程宝儿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从小程宝儿就喜欢他,前段时间,二人也刚刚订婚,现在正属于感情焦灼的时候。

但是,为什么程双双在想起这部分记忆的时候,心中却忽然涌上一股悲伤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第7章 女人的第六感

不一会儿,管家就带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挺拔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程伯母。”男人礼貌的问候。

程母笑着说道,“杨帆啊,怎么还叫程伯母啊,该改口了啊哈哈。”

名叫杨帆的男人听到程母的话后,却是低头不语,而一直站立在一旁的程双双从男人进来就已经能将他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了。

180的身高,短发,古铜色的皮肤,整体给人打的感觉像是充满着阳刚之气,但是,不知为何,在看到他那双狭长的眼睛之时,却给人一种阴森,狡诈的感觉。

“宝儿,杨帆哥哥来了,你怎么不过去啊?”此时,一直站在程双双身边的何妙仪好心的开口提醒道。

程双双转头看了何妙仪一眼,只见她虽然是在催促自己,但是眼神却一直在杨帆身上流连,那目光,恨不得现在就直接飞奔到他的面前,这种眼神,程双双之前见得太多了。

现在回想在见到何妙仪第一眼的时候,程双双脑海中闪过的何妙仪和一个男人手牵手的画面,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男人的脸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只是一大概的轮廓,但是在见到杨帆的那一瞬间,程双双已经可以肯定,那个男人就是他了。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知道何妙仪的真实目的之后,程双双冷冷的说道。

“我……”何妙仪被程双双这么一噎,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小声的解释,“没有,以往的时候,杨帆哥哥每次出现,你都是最高兴的那一个,每次都急急忙忙的想要跑到他的身边,我看你这次并没有,就想着提醒提醒你,我,我没别的意思。”

“哦?我最高兴吗?可是我怎么看着你比我还高兴呢?”程双双直视前方,淡淡的说道。

“我,我没有……”一听程双双这么说,吓得何妙仪赶紧否认,心里一阵担忧,难道程宝儿知道些什么了吗?

“噗,我逗你的,看你紧张的,你高兴也是应该的啊,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高兴了,你不得为我高兴吗?”忽然,程双双看着何妙仪笑着说道。

而她这忽然转变的态度,直接打的何妙仪手足无措,尴尬的笑着回答,“当,当然了,肯定是要高兴的啊,呵呵呵。”

何妙仪虽然脸上笑着,但是被指甲掐破的手心却出卖了她,此时的她心中只有对程宝儿的嫉妒和恨,“贱人,你等着,我看你一会还怎么得意,何妙仪,要忍住,只需要在忍一会,程宝儿就会被杨帆哥哥抛弃了,一定要忍住!”

看着一脸伪善笑容的何妙仪,程双双心中作呕,但是,又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尤其是这一大早的,何妙仪竟然和杨帆这么有默契的全部统统来到她家,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最准的,就在程双双脑海中才刚刚闪过那个念头,就听到程母诧异的呼喊声传来,“你说什么?你要退婚?”

第8章 退婚

“是,我要退婚!”杨帆坚定的声音传来。

程母原本满目的笑容,已全部消失,愤怒的对着杨帆质问道,“你凭什么退婚?你有什么资格退婚?你知不知道,如果当初不是我家宝儿,你们杨家早就破产了,现在好了,公司没事了,你就想着来退婚,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看到程母激动的样子,程双双赶紧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而杨帆在看到程宝儿过来后,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但随即很快的便掩饰住了,但是,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却还是被程双双发现了。

“宝儿啊,你先回房吧,这边妈妈会来解决的好不好?”程母一脸担忧的看着程双双,心中十分的悲痛,自己的傻女儿,命怎么就这么苦,当初为了要和杨帆在一起,甚至不惜绝食,现在好了,本以为二人能够好好的在一起,这个杨帆却又忽然跑到这边来退婚,宝儿肯定会伤心死的。

想到这边,程母越发的心疼,看着程双双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知道程母是真的一心在为自己好,程双双心中一阵感动,但是,现在还不是她能离开的时候,因为,如果要是她离开了,那杨帆这场戏可真的就没办法唱下去了,她倒要看看,杨帆和何妙仪二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妈妈,我没事,你放心吧,我就在这陪着你。”程双双轻声安慰程母。

“可……”程母知道程宝儿是有多么的喜欢杨帆,现在宝儿坚持在这边陪着自己,使得程母的心中既心酸,又心疼,当然,还充满了愤怒。

“管家,赶紧给老爷打电话,让他赶紧回家!”程母厉声吩咐。

“杨帆,你既然想着退婚,那咱们两家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你也将你父母叫过来吧,我倒要看看,他们老杨家到底是怎么教育儿子的!”程母瞪着眼睛,冷冷的看着杨帆说道。

本来今天来退婚其实就是杨帆自己计划的,他的父母根本就不知情,而且如果知道的话,那也是铁定不让他退的,所以在程母要求他将父母一起叫过来的时候,杨帆犹豫的说道,“伯母,结婚是我和宝儿两个人的事情,所以就算是要退婚的话也是我们两个的事,就没必要将双方的家长都掺和进来吧。”

而在听到杨帆说的这番话后,程母忽然就笑了,她冷冷的盯着杨帆,嘲讽的说道,“现在你告诉我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了?当初你怎么不说?当初你在接受我们程家资金资助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告诉你,我们程家的女儿可不是说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了的,你不叫是吧,那好,我替你叫!”

程母说完,便又对着管家想要开口,但是,一直表现的态度温和的杨帆,忽然像变了脸似的,愤怒的说道,“如果你不想你女儿的丑事弄的人尽皆知的话,那就尽管叫吧!”

重生甜妻超大牌 主角: 程宝儿, 慕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