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兵王,有蛟龙之称的他,翱翔都市,为保战友的妹妹,龙潜都市。

一代兵王,有蛟龙之称的他,翱翔都市,为保战友的妹妹,龙潜都市。

第一章 蛟龙入海!

“蛟龙,你确定要退出龙组?”

东海东方明珠顶楼,一个两鬓白发,精神抖数的老人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约莫二十四五岁的青年问。

青年苦涩一笑,如鹰般的黑眸闪烁着几分凛然的冷意。

“对。”

青年的回答很简洁,却让老人无比的惋惜。

“其实那件事……”

“别说了,我只知道黑鹰临死前托付我的事情,其他的,我一概不想知。”青年打断了老人的话,耸耸肩说。

“好。”老人颔首,双眼闪过一抹精光:“我成全你。”

说完,从腰间拿出一把袖珍手枪,对准了青年的额头。

“砰!”

枪声划破虚空,打破了楼顶的静谧。

子弹直接从青年的左脸颊方向滑过,就差那么一点就打中青年。

“蛟龙之后,再无龙组。”老人神色凝重:“蛟龙已死,这是你新的身份。”

老人说完,直接扔给青年一张身份证。

青年接过身份证,剑眉微皱:“再无龙组?”

“龙组乃我一手创立,现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实属我的过错。”老人轻叹息,望着青年冷峻的脸庞说。

“卫龙?”

看了下身份证上的名字,青年面色一僵。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老人不紧不慢的问。

青年撇嘴,淡淡的说道:“没打算。”

说完,收起新的身份证,摆了摆手,潇洒离开。

他,华夏之利刃,龙组最出色的人员,没有之一。

代号蛟龙,曾以一己之力,团灭非洲一个近千人的雇佣兵团而毫发无损离开,从此名声大噪,许多的地下组织听到蛟龙这名字皆是面色剧变。

华夏有龙组,龙组有蛟龙。

就是这把利刃,让华夏周边的小国不敢蹦跶。

如今,蛟龙入海,不再有龙组,这是皇甫泽天这个老人最为遗憾,也是最无奈的事情。

“下一站是东海国际广场,请下车的乘客们做好准备。”

半小时后,一辆公交车上,响起了一道甜美的声音。

一个靠窗的位置上,一个青年手里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冷峻的脸庞浮现出一抹惨然。

“组长,拜托,你,照顾我妹妹……她是……叶氏集团的……董事……长……”

黑鹰临死前的这段话一直在青年的耳边回响着。

黑鹰,龙组副组长,全名叫叶辰天,是最出色的狙击手。

东欧的战场,是龙组最后的一战。

三十三个龙组成员,其中有二十三个牺牲,三个终身残废,五个重伤离开龙组,黑鹰为了掩护他们离开,惨烈牺牲。

他知道,那一役,并非那么简单。

有人事先安排好了陷阱让他们跳。

那一战的场景,仿佛电影倒放着那样,在他眼前不断回放着。

想到这些,青年全身上下散发着森冷的气息,双眼如一汪死水,握紧了拳头,指节已然发白。

“阿嚏。”

公交车内温度骤降,仿佛从冰川海底升腾而起的冰寒那般,让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车内仿佛被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所有人的背脊已被冷汗打湿,着实恐怖。

“叮!”

就在此时,青年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听到电话铃声,青年敛起气势,拿出电话接了起来。

“老大,我查到了,黑鹰老大的妹妹叫叶芷彤,东海叶氏集团的董事长,素有东海之花之称。”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深沉的声音:“我现在把资料发到你手机上。”

“知道了。”

青年点头,直接捏断了电话。

慕容云,龙组最出色的情报人员,也是世界最顶尖的黑客。

他跟自己一样,也是受到了黑鹰的掩护才能活下来的。

整个龙组,就自己跟他两个所受到的伤无大碍。

“叮咚。”

听到短信铃声,卫龙拿出手机。

映入眼前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雪纺裙的女子,肌肤胜雪,双眸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但那冷傲灵动的眸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披肩秀发似流泉,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

看着叶芷彤的照片,卫龙怔怔出神。

神似黑鹰的叶芷彤,让他思绪万千。

“黑鹰,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欺负她。”卫龙紧握手机,话声低沉而浑厚。

刺啦。

公交车在东海国际广场停车。

就在车门刚打开的时候,一道身影瞬间飞奔出去。

“啊,我的包……”

随即,一道尖锐的声音划破天际。

车里的人纷纷看向声音源处。

只见一个中年妇女面色苍白如纸,拼命的跑下车追。

不用说,肯定是车里有小偷,趁车子停的那一瞬间,抢走妇女的包。

卫龙收起手机,浸着刺骨寒冰的黑眸,凝聚在外面飞奔的小偷身上。

嗖!

旋即,只见他好似一缕星辰那般,消失在公交车里。

嘭!

正当中年妇女拼命的追小偷的时候,一只拖鞋从天而降,直接砸中了疾跑的小偷背上。

小偷的身体瞬间扑到街上。

踏。

踏。

踏。

街上的人不禁瞩目,此时只见一个青年脚上只穿一只拖鞋,另一只脚直接赤裸,除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后,这青年的脚步声显得格外响亮。

“你……”

倒地的小偷站起身,怒指着卫龙,面目狰狞:“臭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你胆子不小,竟敢在我面前偷东西。”卫龙神色淡然。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找死?”小偷怒视着卫龙:“我是四海帮的人,知不知道得罪我……”

“交给你们帮主。”没等小偷说完,卫龙将一块银币扔到小偷身上,淡淡的说道。

“小伙子,谢谢你,谢谢,要不是你,我女儿的学费就没有了。”中年妇女气喘吁吁跑到这里,捡起地上的包后,连忙对卫龙说道。

“阿姨,以后小心点,对于这种人……”卫龙闻言,黑眸凛射出一抹怒意,抬脚,弯身,脱下自己另外一只拖鞋:“一脱鞋拍飞就行。”

嘭。

待小偷愣神之际,卫龙扬起手中刚刚脱下来的拖鞋,狠狠的在他的右脸煽了一巴掌。

登时,小偷的脸上多出了一个鲜红的拖鞋印。

“嗯嗯,打得好。”妇女扬起手中的包包在半空挥着。

“你……”

“你这是找死。”小偷捂着自己的右脸,怒声吼道。

对于小偷的话,卫龙仿佛没有听到那样,扭头看向中年妇女,问:“阿姨,你要不要试试,很爽的。”

“啊?”中年妇女一僵,指着自己问:“我可以吗?”

“当然。”卫龙笑着将拖鞋递给中年妇女:“来,试试。”

“你……”

“你要敢反抗,我不敢保证你下一秒会不会缺胳膊少腿。”卫龙冷眸一凝,森冷的目光凝聚在小偷身上。

轰!

感受到卫龙那仿佛死神般的目光,小偷怔在原地,脑袋恍如炸雷,一片空白。

此时他背脊上尽是冷汗,全身的汗毛竖了起来,仿佛豪猪的刺那样,几乎将衣服刺破。

这人的眼神好犀利,自己好似毒蛇盯着那样。

啪!

“诶,阿姨,右边的脸好像跟左边的不对称啊。”

“好,我再打。”

“左边左边。”

“诶,右边。”

啪。

啪啪啪!

场上,出现了一个极其壮观的画面。

一个中年妇女拿着一只拖鞋,左边抽一下,右边抽一下。

旁边一个青年在那里指点着。

“怎么样,爽不爽?”当小偷的脸变成猪头之后,中年妇女也是浑身无力了,卫龙才笑着问。

“爽。”

中年妇女甚是解恨,哈哈大笑:“谢谢你了,小伙子,今天要不是你,我闺女的学费就没了。”

“没事,阿姨我先走了哈。”

卫龙说完,看了不成人样,气若游丝的小偷一眼,瞬间溜进了围观的人群中,人影顿时消失不见。

第二章 莺莺燕燕秘书处!

叶氏控股国际集团。

保卫处前,卫龙拿着自己的拖鞋一阵古怪。

这阿姨下手倒是挺狠的,把自己的拖鞋都给拍烂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泛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拿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

“慕容,我要进叶氏,我现在叫卫龙。”

“卫龙?辣条?”电话那头的慕容云一阵古怪:“你这包辣条够辣够呛。”

“一分钟。”

说完,直接捏断了电话。

“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卫龙刚捏断电话,一个长相彪悍的保安对着卫龙吼道。

卫龙微微一愣,邪魅一笑:“我是来面试的。”

“你?”

彪型保安看了卫龙一眼,瞪大了眼睛,满满的不可思议。

这厮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身穿短袖T恤,下身穿着一条八分中裤。

关键是,这货连鞋子都不穿,赤脚大仙吗?

他真的确定是来面试,而不是来乞讨的?

“走走走,你以为叶氏是菜市场啊,什么人都能进来。”保安不耐烦的挥手说道。

叮。

就在此时,卫龙的手机短信来了。

卫龙嘴角扯起一抹戏谑的笑容,拿出手机,点开一条短信说:“可是我收到面试通知书。”

“……”

保安一怔,双眼瞪得如牛铃般。

“卫龙先生,您好,现邀请您今日前来我司面试。叶氏国际!”

很简短的一条短信,但却很符合人事部一贯的风格。

关键是,电话号码正是人事部经理办公室的号码,肯定不会错的。

但是,人事部是疯了吗?

没错,彪悍保安觉得,人事部的人脑袋都抽了。

“没错了吧?”见保安原地呆滞,卫龙心里已经笑开花了。

“哼,就算你收到通知又怎样,你这样进去也想被录取,别做梦了。”保安不屑的说。

“那我可以进去了吧?”卫龙耸耸肩。

“身份证登记。”

有了这条神助攻的短信,卫龙一路高歌猛进,来到了人事部经理办公室。

可他的这装扮实在是太耀眼了,让叶氏的工作人员一路注视着他。

人事部经理办公室。

一个五官标致,长相清美的女子蹙眉看着卫龙。

好久,才不悦的说:“卫龙先生,我们从没发过面试通知给你。”

“我说夏经理,你确定查清楚了吗?”卫龙狡黠一笑:“那天还是你们人事总监亲自打电话给我的呢。”

人事部经理夏雪檀口微张,凤眸紧盯着不伦不类的卫龙。

思忖了片刻,然后点开电脑,查看了一阵子。

当她见到待聘名单上有卫龙的名字时,不禁愣住了。

而且,他应聘的还是秘书处?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自古以来,秘书处都是女孩子为主,她在叶氏做了这么久,从未见过秘书处有男的。

“怎么样,我就说有吧。”卫龙发现夏雪的异象,笑笑说道。

夏雪轻蹙黛眉,如果真是秘书处招聘的话,也许他说总监亲自打电话是真的。

毕竟秘书处的招聘一直以来都是上级下达的命令,人事部也无权干涉,只负责通知待面试人员。

而且面试也不是人事部的人面试,而是总秘派人来面试的。

滴滴滴。

就在夏雪想要打电话给总监确定的时候,她的工作QQ响了起来。

“总裁有令,若卫龙先生来面试,直接通过,即刻安排入职手续,带来这里。”

看到总秘的一行字,夏雪傻眼了。

总裁?

还是总裁亲自钦点的?

这还得了,要是总裁怪罪,她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旋即,起身,牵强的笑道:“卫龙先生,抱歉,刚刚是我们工作失误了,现在我安排人带你去工作的地方,入职手续跟工牌马上就好。”

“……”

卫龙也百思不解。

这女人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慕容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思绪过后,卫龙缓缓点头:“不碍事,我去哪个部门?”

“秘书处。”

“噗!”

听到这话,卫龙直接笑喷。

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在地。

慕容这货不会是黑了叶芷彤的手机吧?

不过这也正符合自己的心意的,进了秘书处才能更好保障叶芷彤的安全。

正直中午时分,眼看就要到饭点了。

当夏雪领着赤脚的卫龙来到秘书处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就连卫龙自己,双目发出了狼性的目光。

好多大美女。

尤其是一个个身穿OL制服,一双双大长腿套上了黑色的丝袜时,让人眼前一亮,感官上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而秘书处的众多美女们,皆是不得其解。

“你是卫先生?”就在此时,一个肤如凝脂的长发美女来到夏雪身边,面色古怪的看了卫龙一眼问道。

“没错。”卫龙炽热的看了长发美女一点,脑袋如小鸡啄米那般。

长发美女蹙眉。

总裁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招这种人进来?

抑或说,这个不伦不类的家伙,是总裁的什么人?

想到这点,长发美女抿嘴轻笑:“卫先生,你好,我是秘书处白秋,欢迎你来到我们秘书处。”

说完,伸出白皙的右手。

卫龙一愣,心中狂笑不已。

现在他可以断定,慕容那个家伙肯定是黑了叶芷彤的手机来传达命令。

然后也伸出大手,轻握白秋的素手。

“好了。”白秋略微尴尬的收回手,对附近的一个秘书说:“小玲,以后你带着卫先生熟悉环境。”

“白总秘,那他做谁的秘书呀?”小玲一怔,不解的问。

“跟你一样,高副总。”

说完,白秋转身,但似乎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转头:“最好,带他去置办一身衣服。”

“那卫先生,我也先走了。”夏雪浅浅一笑。

等夏雪跟白秋都走了以后,秘书处一片寂静。

明眼人都知道,这个‘赤脚大仙’不简单。

能让人事经理亲自带过来,白总秘亲自接待的,会简单到哪里去。

“哈喽,大家好。”卫龙咧嘴一笑,摆摆手说:“我叫卫龙,是你们的新同事,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卫龙的自来熟让诸多美女秘书们如释负重。

“卫龙?咯咯咯,这不是奢侈品吗?”

“小辣条,你是不是皇亲国戚呀?”

“辣条哥哥,你这个行头是不是故意的?”

“小卫卫,你肯定是情场中的高手,今天你成功吸睛。”

莺莺燕燕的秘书处,让卫龙沉吟其中,心里乐开花,果然,还是慕容这小子懂自己。

不过,皇甫这死老头给自己取的名字,是故意的吧?

“辣条弟弟,你对你女朋友有什么要求呢?”一个妩媚的秘书来到卫龙面前,指腹轻轻摸着他那结实的胸膛。

“嘶。”

卫龙倒吸一口凉气,讪笑着说:“只有一个要求,大波浪的长头发。”

妩媚秘书一怔,掩嘴轻笑,舔唇低声道:“不不不,这是三个要求,而我,恰恰符合,要不,咱俩今晚畅谈人生?”

第三章 送外卖的?

翌日,天光破晓,万物初始。

卫龙一如既往的吸睛。

因为他不仅一身悠闲装,而且两手提着二十几个塑料盒子。 

回到门口的时候,适逢安保部正在大门口开会。

“以后就像这种送外卖的,就不准放进来。”站在保安面前训话的一个青年指了下卫龙说道。

“你站住。”青年怒斥了一声,一个箭步走到卫龙面前,轻挑眉头说:“谁让你自作主张进来的,啊?”

听到青年的话,卫龙微微一怔,剑眉一皱:“搞错对象了吧?”

“谁跟你搞对象,这里是叶氏集团,就算送外卖的,也不准随便进入。”

“……”

卫龙将右手的早餐放在左手提着,指了下自己,说:“我?送外卖?”

“滚滚滚。”

撵狗呢?

卫龙顿时怒了,如鹰般的黑眸闪烁着森冷的目光,如万年枯井那般,幽暗无比。

“你走不走,不走别怪我不客气了。”保安队长并没有发现卫龙的目光,此时四周开始聚拢上班的白领们,保安队长挺起胸膛,大声斥道。

旋即,他望了下人群中的一个娇小女子,清了清嗓子说:“我们安保部绝对不会允许这些吊儿郎当的外卖仔混进叶氏。”

“这种人,只会踩脏我们的地板,弄脏我们的空气。”

“……”

听到保安队长的话,卫龙怒极反笑,一字一顿的问:“你是保安队长?”

“没错。”

叮。

就在此时,卫龙的电话响起起来。

“喂。”卫龙懒洋洋的接了起来。

“卫先生,我不知道你跟总裁是什么关系,但是既然你来到我们秘书处,就要按照我们的规章制度,你看看现在几点了,都在等你开会。”电话那头传来白秋那不悦的嗓音。

卫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了下,旋即耸拉着脑袋:“我也想尽快啊,可是我们的保安队长不让我进去呢。”

“怎么回事?”白秋微愣:“你的工牌呢?”

“没。”

“我知道了。”

嘟嘟嘟。

看着电话变成了黑屏,卫龙一脸的黑线。

这小妮子是啥意思?

“打完电话了吧?”保安队长冷笑了一声,挥了挥手说:“既然打完电话了,那就给我滚。”

“你确定要我滚?”卫龙不冷不热的问。

“废话。”

“让我滚了,再让我进来就很难了。” 

“哈哈。”听到卫龙的话,保安队长顿时大笑。

“就你?难道我还要请你进来?”

“哈哈。”

一旁的那些保安们也是哄堂大笑。

连附近的一些看戏的人也是窃笑不已。

这家伙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一个送外卖的,还想被人请进叶氏吗?

卫龙对于附近的嘲笑视而不见,嘴唇轻微蠕动着,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还不滚?”笑完之后的保安队长横眉吼道。

不等了。

卫龙心里暗暗道。

旋即,双眼凛射出两道如锥子般的寒芒,直射保安队长的心脏。

轰。

保安队长虎躯一震,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毒蛇盯着那样,背脊上尽是冷汗,身上的汗毛竖了起来,似豪猪的刺,几乎将衣服刺破。

啪。

卫龙疾速来到保安队长面前,狠狠在他的脸上煽了一巴掌。

“你……”

哗啦啦。

顿时,原本站成几排的保安们瞬间将卫龙围住。

“怎么,打不得?”卫龙讥笑着说,对于对自己形成合围之势的一众保安熟视无睹。 

啪。

没等回答,反手又是一巴掌:“可是我已经打了,你能拿我怎样?”

见此,这些保安们没等队长发话,一窝蜂对卫龙发起了攻击。

卫龙冷眸一凝,右脚陡然蹬地,一跃而起。

跃到半空的他身子微微下挫,加快了落地的速度。

快要落到地上的时候,只见他伸出大脚。

一道道残影踢向这些保安。

“啊……”

“哎哟。”

电光火石间,就有五六个保安躺在地上,不断揉着自己的胸膛哀嚎着。

其余的人傻眼了。

这家伙是打算大闹叶氏集团吗?

难道他不知道叶氏集团的能量吗?

区区一个外卖的竟然想要大闹叶氏集团,简直是找死。

“废了这小子。”保安队长瞪大了眼睛,怒吼道。

“住手。”

就在二十多个保安想要再度攻击卫龙的时候,一道悦耳的声音骤然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两个女子缓缓走来。

“夏经理,白总秘。”

“白总秘,经理……”

见到这两个女子,众人纷纷呼道。

而保安队长揉了揉自己的脸庞,屁颠屁颠的跑到夏雪她们面前,谄媚的说:“白总秘,夏经理,您们怎么来了?”

可她们却没理他,直接走到卫龙面前。

夏雪扑闪了下晶亮的眼眸,看了下哀嚎的几个保安,暗暗咋舌。

旋即,笑着拿出卫龙的工牌,笑着说:“卫先生,昨天太仓促,没有及时将工牌交给你。”

轰!

哗!

见此,保安队长脑袋炸雷,一片空白。

自己看到了什么?

人事部经理跟白总秘是为了这个‘外卖仔’来的?

天啊。

这怎么可能?

保安队长心中咆哮如雷,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愿意相信。

而围观的这些人则是瞪大了眼睛,满目震惊。

姑且不说夏经理了,白总秘是谁?

那可是总裁的秘书,秘书处的直接负责人。

这家伙竟然让白总秘亲自来?

很多时候,白总秘的话就是总裁的话,她的话,就是叶总的圣旨。

那么就是说……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五彩缤纷。

卫龙轻笑了下,伸出手接过自己的工牌。

交接的时候,这货还有意无意那样蹭了下夏雪的柔荑。

夏雪微微尴尬,牵强一笑:“卫先生,对不住,是我们的疏忽。”

“哎。”卫龙重重叹息,指了下呆若木鸡的保安队长,一脸的沮丧说:“可是他让我滚呢。”

“这……”

夏雪看了下古井无波的白秋,不知所措。

“你想怎样?”白秋朱唇轻启,无奈的问。

“我长这么大都没被人这么赶过,忧桑,算了,我不上班,滚就是了。”卫龙黑色瞳仁里满是笑意。 

白秋心中一阵气结,怒瞪了夷然自若的卫龙一眼,语若冰珠的对保安队长说:“你,今天去财务领完工资走人。”

第四章 暴打高副总!

轰隆。

听到白秋的话,保安队长瞬间傻眼了,脑袋宛如炸雷般,一片空白。 

白总秘的意思很明确,自己今日过后就不是叶氏集团的员工了。

整个东海,要数叶氏集团的工资最高,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是保安队长呢。

对于白总秘的话,他是坚信不疑,也知道她有这个能力开除自己。

可是,这么好的一份美差,上哪找去?

扑通!

想到这里,保安队长瞬间跪在了卫龙面前,话声带颤的说:“这位……先生……我……”

“会不会称呼人?”卫龙冷眯着眼:“既然我是先生,那你就是后生了,我比你大呢。”

“……”

“这位大哥,我有眼不识富士山,请,请你高抬贵手,我,我真的错了。”保安队长愣了下后,颤声说道。

“……”卫龙嘴角微微一抽,凌空白了保安队长一眼,然后侧着脑袋看向白秋:“白总秘,要不,咱们原谅他一次?”

毕竟人家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跪了,要是不在乎这份工作的话,谁会这么做呢。

“你……”

白秋蹙眉,没好气的说:“没空理你。”

她着实不解总裁为什么会钦点这么一个人来秘书处。

要不是怕闹到总裁那里,她今天才不会出现呢。

白秋说完气愤离开。

“夏经理,错就是错了,我觉得应该将他保安队长的职位降为普通保安,这算惩戒吧,你觉得呢?” 卫龙笑眯眯的看着夏雪说。

“我会安排的。”夏雪一怔,俏脸轻点。

“谢谢,谢谢。”听到自己不用被炒鱿鱼,保安队长连声道谢。

“以后注意点你的态度就行,还有,就算我是送外卖的,也是人。”卫龙说完,迈着脚步,在众人的目光下离开。

“美女们,我来给你们送早餐了。”来到秘书处,见到三十多个身穿制服的秘书排成两排,已经回来的白秋站在她们的前方,看似在开会。

听到这话,诸位美女秘书则是看着白秋。

她们都想知道,白总秘会怎样。

殊不知白总秘轻蹙黛眉,轻声叹息。

“今天到这里,散会,各自回到你们的领导那里干活。”白秋无奈的说。

旋即,来到卫龙身后:“你的衣服呢?”

“新衣服总要洗一下吧,还没干呢。”卫龙笑嘻嘻的说:“长这么大都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谢谢白总秘了。”

“你……”

“来来来,这皮蛋瘦肉粥跟生煎包给你,消消火。”卫龙没等白秋发火,递过去一份早餐说。

听到卫龙的话,白秋愣住了。

看来,这家伙的确是总裁的人没错。

估计现在他连各个高层的喜好都打听清楚了吧?

不然怎么会连自己喜欢吃什么早餐都知道。

“诺,给你。”卫龙笑着将早餐递到白秋面前。

白秋蹙眉,并没接,淡然说道:“小玲,带他去高副总那里。”

“是。”

卫龙无奈,随着小玲来到高飞文的办公室。

“我要是不让叶芷彤那女人唱征服我就不叫高飞文。”刚来到门口,就听到一道愤怒的声音骤然传来。

“高总,叶芷彤增发新股,其目的就是为了稀释我们的股份啊。”另外一道声音也瞬间传来。

“我们走。”似乎发现听到了不能听的东西,小玲拉着卫龙的衣角,低声说。

“我认识四海帮的人,我们等下就去找他们,今天不她将她压下我就不信邪了。”

嘭!

可卫龙却没有听小玲的话离开,而是抬脚,一脚将高飞文的木门踢得粉碎。

卫龙站在门口,双目如万年枯井那样,无比幽暗。

见到卫龙双眼凛射出滔天的杀意,一旁的小玲娇躯微微一震,指尖发颤。

“你是谁?”办公室里的两个人愣神之后,一个地中海的男人怒斥道。

可卫龙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双眼凛射出森冷的目光,一步一步的走向他。

叶芷彤是黑鹰的妹妹,既然黑鹰临死前托付自己照顾好她,那么自己就义不容辞,谁都不能染指。

再者,没有黑鹰,自己跟慕容都可能死在了东欧战场。

“小玲,这家伙是谁?”见卫龙一步一步,仿佛死神那样走向自己,地中海高飞文喉结上下滚动了下,沉声问道。

“高,高副总,他是新来的秘书。”

“秘书?”

高飞文皱眉,指着卫龙说:“你给我滚,现在你被炒鱿鱼了。”

嘭!

回答高飞文的,是卫龙的一拳。

咔擦。

一拳之威,直接将高飞文的胸膛砸得凹下去,胸骨碎裂的声音异常响亮。

不管是小玲,还是另外一个副总,直接愣住了。

“放肆,你无法无天了是吧?”见高副总被一拳击飞,另外一个副总怒指着卫龙道。

“白秋,你给我过来。”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高飞文,拿起桌上的座机,按了一串号码吼道。

卫龙嘴角扯起一抹诡笑:“高副总是吧?”

“听说,你要找四海帮的人对付我们总裁是吧?”

“你……”

啪。

卫龙直接煽了气若游丝的高副总一巴掌,怒吼道:“是不是?”

“你—找—死!”高飞文一字一顿的说。

“怎么,想找四海帮的人来打我?”卫龙冷冷一笑:“先问问自己,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

“你……”

听到卫龙的话,高飞文臃肿的身躯一颤,脸庞上除了恐惧以外,难显其他。

这个所谓的秘书,他的嗓音如幽灵那般强势钻进自己的耳朵里。

尤其是他那双幽暗的黑眸,仿佛死神那般,而涌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森森白骨,血腥味随即钻进自己的鼻孔。

高飞文觉得,这家伙真敢杀掉自己的。

“你……你不能乱来……这里是叶氏……”高飞文喉结上下滚动了下,颤声说道。

听到高飞文的话,一旁的唐副总满腹狐疑,实在难以置信,堂堂一个副总裁,竟然会被吓成这样。

“保安,保安呢。”唐副总狞笑了下,来到门口吼道。

哗啦啦。

很快,就有几个巡逻的保安到此。

见到这几个保安,高飞文好似一个溺水的人被就上来,放在了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那样。

随即,立刻说道:“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第五章 高飞文的帮手?

可这几个保安正想行动的时候,见到卫龙那戏谑的笑容时,纷纷怔住。

今早的一幕如今他们还历历在目。

那可是白总秘跟夏经理都要亲自来接待的人,让自己抓他?

而且,他们三个能打得过人家吗? 

可高副总也不能得罪。 

“你们还等什么,啊?”高飞文捂着自己发疼的胸膛,竭嘶底里的怒吼。 

正当这三个保安两难的时候,白秋带着几个秘书前来。

“白秘书,你派这个人来是什么意思?”高飞文见到白秋,怒吼道。

“怎么回事?”白秋冷蹙秀眉,这家伙怎么一刻都不能消停。

“哼。”唐副总冷哼一声,指着卫龙说:“这个人以下犯上,竟敢对高副总大打出手。”

“你为什么要打他?”白秋怒瞪卫龙一眼,冷冷的问。

白秋责怪卫龙的嗓音,高飞文怒视了卫龙一眼,似乎在说,小样的,你死定了。 

可没等他反应过来,卫龙懒洋洋的话再度传来:“我看着不爽,太丑了。”

“……”

“……”

饶是白秋,也是一脸的愕然。

“你看看,你看,啊,你们都招了什么人,啊?”说到最后,高飞文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咆哮道。 

“抱歉,这是总裁钦点的。”白秋蹙眉,看了下嘴角溢血的高飞文,淡淡的说道。

“嗯?”

听到这话,两位副总面色阵青阵白。

叶芷彤钦点的?

那么就是说,她派人来监视自己?

想到这点,高飞文面上苍白如纸,握紧了拳头,青筋迸现。

旋即,几乎咬牙切齿的说:“你,很好,希望你今天能走出这里。”

说完,双眼怨毒的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卫龙,你给我站住。”

见卫龙想追出去,白秋怒斥了一声。

这家伙,这才第一天上班,就暴打了高副总。

再过几天,他是不是要把整个叶氏都拆了不可?

卫龙敛起了漠然的神色,反正有自己在,高飞文是逃不了了。

旋即,挠了挠头说:“你问下小玲,他们竟然想对叶总下手呢。”

“小玲?”

“啊?”

“是、是的,高副总因为叶总增发新股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小玲话声带颤,刚刚卫龙那狂暴的气息如今她还历历在目。

听到小玲的话,白秋轻点脑袋。

现在,她更加确信这家伙就是叶总派来的。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处处维护叶总呢?

他不会是叶总的男朋友吧?

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白秋心尖一颤。

不可能,一定不可能的。

叶总不会这么没品位。

虽然这家伙穿起西装还有几分帅气,但想到卫龙昨天的样子,白秋就断定自家总裁不会看上他的。

办公室的流言蜚语是传得最快的。

秘书处新来员工卫龙暴打高副总一事,瞬间传遍了整个叶氏国际。

这么大的一件事,自然传到了叶芷彤办公室。

“卫龙是谁?”

一个倘若大的办公室里, 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女子望着白秋问。

“啊?”

白秋瞬间傻眼了。

“叶总,不是您……您亲自钦点的人吗?”

“我钦点?”

“对啊。”白秋一愣,拿出自己的手机:“总裁,那天是您发短信给我的呀。”

时间白驹过隙。

眨眼间,指针已悄然滑到了五点。

下班的时间,叶氏的工作人员还在谈论着卫龙暴打高副总的事情。

“糟糕了。”

秘书处。

一个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女子神色慌张的跑回这里。

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的美女秘书们纷纷注目。

她们都知道,又有八卦听了。

“保安大叔说门口聚集了几百个小混混,听说是四海帮的人,所有人都不敢走出公司呢。”

哗!

听到这个消息,二三十个秘书皆是哗然,怜悯的看着夷然自若的卫龙。

高副总与四海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如今,这家伙暴打高副总,现在报复来了。

她们仿佛见到了卫龙被揍得半死的场景。

“小辣条,要不你还是从后门走吧?”

“是啊,小辣条,门口有几百个小混混呢。”

“就是,没必要为了这件事儿葬送了性命。”

诸位美女纷纷担忧的对卫龙说道。

虽说才第一天接触,但是身为总裁的人,他却没有丝毫的架子,反而一大早就帮她们买早餐,这让这些秘书们对卫龙的好感倍增。

卫龙站起身,伸了伸懒腰,笑笑说:“美女们,今天看小爷我怎么粉碎四海帮,等着我。”

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三十多秘书你看我,我看你,纷纷怔住。

“我们,跟去看看?”

“走!”

总裁大楼。

叶芷彤站在落地窗前,朱唇轻启,语若冰珠:“你到底是谁?”

能黑掉自己的手机发短信给白秋的,她相信这个叫卫龙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叶总,现在怎么办?”站在叶芷彤身边的白秋看着楼下黑压压的人群,担忧的问。

“高飞文现在是公然跟我作对了。”叶芷彤淡淡的说道。

既然他都误会了卫龙是自己的人,那么现在竟聚集几百个混混前来,这是要逼供的前奏。

“先不管,看看他怎么处理。”当叶芷彤见到一个男人带着三十多秘书往门口走去的时候,漠然说道。

她并没有向白秋解释自己手机被黑的这件事。

“呃……”

白秋直接愣住了。

这是总裁对卫龙的信任啊。

可对方有着几百个人呢。

保卫处。

这些保安们面色严谨,手心冒汗,紧绷着身子。

整个安保部也就几十人,现在对方好几百号人,倘若这些亡命之徒真要做什么,他们该怎么办?

“高副总,你这是?”

安保部部长发现不远处的一辆保时捷,知道是高副总的座驾,连忙上前询问。

“放心吧,今天我只对付那个叫卫龙的家伙。”高飞文轻笑着说,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下午在医院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四海帮的兄弟,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那个兄弟这么给力,一下子叫来了几百个人。

“高副总,要不今天趁此我们做件大事?”在副驾驶座的中年人望着高飞文问。

“哦?”高飞文眉头轻佻:“唐副总有什么高见?”

“叶芷彤那臭婆娘这么做,我们趁机告诉她,想要剥夺我们的股份,休想。”

“这样啊?”高飞文沉吟了片刻,他知道一旦这么做,那就是正式跟叶芷彤撕破脸皮了。

“他来了。”没等高飞文回应:“他不是叶芷彤的人吗,那我们不直接对付叶芷彤,将他揍得进医院,变成残疾人足以。”

“哈哈,没错。”

高飞文狰狞的看着缓缓走出门口的卫龙,右手握紧了方向盘,青筋迸现。

“小辣条……”

“卫龙……”

第六章 吃得消吗?

跟在卫龙身后的这些秘书们神色担忧,似乎不愿意见到卫龙被惨揍的样子。

“嘿嘿,姐妹们不用担心,我去去就来,你们要是担心的话,晚上都给我暖被窝,我不在意。”卫龙咧嘴一笑,揶揄道。

“呸!”

“去你的。”

“你吃得消吗?”

听到卫龙的话,这些秘书们脸上如抹上桃腮,不禁娇嗔道。

“哈哈,我是世上最强男人,你们一起上都行。”

卫龙大笑,在所有员工的注视下,迈开脚步走出门口。

气氛紧张到极致,仿佛大战一触即发那样。

众多秘书们攥紧了小粉拳,凤眸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卫龙的背影。

而其他部门不敢走出去的员工则是一脸的紧张。

“这家伙就是今天大闹安保部的人吗?”

“是啊,据说身手很厉害。”

“扯吧,再厉害又怎样?”

“就是,没见到对方这么多人吗?”

“的确,看来今天他是死定了。”

众人议论纷纭,在他们看来,卫龙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卫龙踩着与往常不一的沉稳步伐,宛如从天而降的神邸般,纤尘不染的行走在修罗炼狱场。 

当他走到带头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里。

有的人则是一脸的怜惜卫龙。

他们也听说了这家伙暴打高副总的事情。

高副总是谁?

那可是公司的副总裁,姑且不说这个身份了,许多人都知道高副总跟四海帮的关系。

他却胆大妄为去打高副总,这不是找死吗? 

“有些人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也认不清事实,自认为有点身手就可以胡作非为。”

“可不是吗,现在死了吧。” 

“开始了。”保时捷里面的高飞文狞笑说道。

打我?

我让你求生不死,求死不能。

让你知道什么人可以惹,哼。

高飞文摸着自己包扎好的胸膛,面部一阵狰狞。 

所有人都看着带头的那个小混混。

只见他高举右手,仿佛他的手一放下后,几百个小混混就立即冲上去将卫龙揍得血肉模糊那样。

而在保时捷内的高飞文则是激动得扼腕抵掌,掀拳裸袖的。

他仿佛见到了卫龙被揍得不成人样的样子。 

嗖!

果然,过了两秒后,混混头子的手放下了。

一些胆小的人闭上眼睛,似乎不敢看那样。

“龙少!”

可没有听到打斗声,反而听到了几百号人鞠躬,齐声呐喊。

声音划破天际,响彻云霄,震住所有人。

紧接着,只见那个带头混混鞠躬,来到卫龙面前微微欠身,双手递过去一个檀木制的盒子:“龙少。”

卫龙接过木制盒子,打开一看,正是自己给小偷的那一块银币。

“你是四海帮帮主?”卫龙话声深沉而浑厚,双目紧盯着混混头子。

霍玉龙闻言,虎躯一震:“是,是的。”

“给你个机会,解散四海帮,否则,别怪我踏碎你们四海帮。”卫龙不容置疑的说。

卫龙那霸道狂妄的嗓音强势钻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是!”

当众人发愣之际,霍玉龙几乎跪下来,连忙回应。

这……

呆住了。

叶氏所有的员工纷纷呆滞了。

一句话,粉碎了整个四海帮?

他到底是谁?

居然让霍玉龙解散四海,而且他直接同意?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场景震撼的让所有人嘴巴都能塞下一颗鸡蛋了。

“好了,都回去,聚集在这里,成何体统。”卫龙摆了摆手,不悦的说:“明天过后,我要听到四海帮解散的消息。” 

霍玉龙见卫龙没有责怪,松了一口气,几乎瘫痪在地。

当时他见到那一枚银币的时候,顿时方寸大乱,吓得差点失禁。

道上有一句话。

蛟龙一出,万物俱寂。

这块印有蛟龙神像的银币,正是这个神秘男子所拥有的。

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都知道他叫蛟龙,所以道上的人都尊称龙少。

当一个组织得到这块银币的时候,那么证明这个组织距离灭亡不远了。

一句话,解决了公司门口的拥堵问题,让整个四海帮彻底瓦解。

所有人震惊得眼镜碎满地。

四海帮的几百号人纷纷离开。

场上鸦雀无声,针落可闻。所有人看着卫龙的眼神完全变味。 

原本以为卫龙死定的这些人,面上夹杂着恐惧的神色。 

而早已成为核心人物的卫龙却没有这个觉悟。

当众人以为他会说出一些什么豪言壮举的时候,只见他转身,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望着仍在震惊中的美女秘书们:“姐妹们,你们一定要信守承诺啊。”

承诺?

什么承诺?

所有人听到卫龙的话,皆是百思不解。

备受瞩目的三十多个身穿黑丝袜的绝色秘书们先是一愣,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蛋皆是嫣红一片。

卫龙不顾众人那艳羡的目光,屁颠屁颠的跑到秘书们前,戏谑的笑道:“怎么样,姐妹们,今晚……”

“辣条,闭嘴!” 

三十多个秘书齐声娇嗔,纷纷对着卫龙翻着白眼。 

这家伙,还真想她们都去给他暖被窝啊?

这家伙的突然反差让众人感到无语。

卫龙讪笑了下,捂住自己的胸膛,瞪大眼睛看着底下的一双双大长腿:“你们……你们竟然对我放电?我快没气了,你们……谁替我人工呼吸。”

“……”

“……”

面前的这三十多秘书差点晕倒。

这厮太厚颜无耻了。 

翻白眼也叫放电?

突然眼角发现了什么,卫龙嘴角扯起了一抹戏谑的弧度。 

嗖!

在众人的目光下,卫龙瞬即跳到了一辆火红色的保时捷车前盖上。

“让你们不守信用。”

“对我放电,还不给我做人工呼吸。” 

卫龙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向保时捷的车前盖。

让人无奈的是,这货似乎将价值几百万的保时捷当成发泄品了。

卫龙这些话自然也落在了这些秘书耳里,只见她们面面相觑,随即想到了什么,眸子里盈满了笑意,素手掩嘴轻笑。 

“啊?”突然,卫龙惊呼了一声:“这是高副总您的车?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嘭。’ 

说完,又狠狠砸了车前盖一拳。

然后嘀咕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第七章 比我还无耻!

“噗嗤!”

“咯咯咯,小辣条你想笑死姐姐啊?”

见此,这些秘书们笑得花枝乱颤,有的甚至笑出了泪水。

她们笑意盈盈的看着这个才第一天相处的家伙。

包括叶氏许多的员工,即便四海帮的人走了,他们也没走,站在原地看戏。

高飞文面色阵青阵白,面带阴沉的走下车。

“你到底是谁?”高飞文看了下车前盖的几个凹印,倒凉气一口凉气。

乖乖!

要是这拳头打在自己身上还有命吗?

敢情早上他是没用尽全力。

而且,刚刚看到四海帮这些人的一幕他几乎窒息。

原来,这些人不是自己叫来的,也不是自己的面子大。

而是面前这个丝毫不起眼的家伙。

而且震惊的是,他竟然一句话瓦解了四海帮。

刚刚他的那个兄弟打电话来说了,明天之后就没有四海帮了。

这等翻天覆地的能量,真的是一个秘书能做出来的?

叶芷彤身边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尊大佛在庇佑了?

卫龙突然浑身升腾一股森冷的气息,黑眸迸发一道深渊般的寒芒,咧嘴说道:“我就是我,但是,今天过后,你就不是你了。”

“你……”

听到卫龙的话,高飞文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瞳孔一阵收缩。

嘭!

可回答他的,是卫龙的飞脚。

咔擦。

高飞文身躯仿佛被疾速行驶中的火车撞上了那样,倒飞了出去。

直到撞在了十几米的一颗树上,肋骨断裂的声音显得如此巨大。

卫龙一步一步走到高飞文面前,看着他那苍白如纸的脸庞,低沉地说:“想要用黑.道势力来威胁她,你想得有点多。”

“你……”

“今天之内,你手上的股份全部转给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下场是什么。”没给高飞文说话的机会,卫龙语气森冷的说。

“你……”

“记住,你命由我不由天,灭你只在挥手间。”

“还有你,倘若再敢做出什么事情,休怪我。”卫龙怒指还在车内瑟瑟发抖的唐副总。

卫龙转身,突然想到了什么,如鹰般的黑眸凛射出几分狠辣。

再度转身,望着额头渗汗的高飞文。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只见他抬脚,狠狠的踢向高飞文的裤裆。

“啊……”

高飞文凄厉的喊声响彻天地,直插云霄。

听见这凄厉的喊声,众人骨寒毛竖,胆裂魂飞。

这声音听着都痛,可想而知高飞文的痛楚究竟有多强烈。

“你想让她唱征服?”卫龙撇嘴说道。

说完,转身,咧嘴一笑:“姐妹们,今天我初来乍到,我做东,请你们去吃饭。”

初来乍到?

他竟然还知道这件事?

闹安保、废副总、散四海、砸豪车、戏美女。

第一天就做出了那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大仙,请原谅我当初的无知。”就在此时,早上被降职的保安队长喉结上下滚动了下,跑到卫龙身前,蹲下来抱住他的大腿说。

他听彪悍保安说了,这家伙昨天来面试的。

虽然不知道彪悍保安为什么叫他做赤脚大仙。

但是刚刚那一幕他记忆犹新。

几百人齐齐鞠躬,而他,一句话,解散了四海帮。

这等手段,自己今早是瞎了才会得罪他吧?

“……”

卫龙满脸黑线:“泥奏凯。”

“大仙,我真不知你是大仙,以后靠你提携了。”

额,比自己还无耻。

卫龙凌空白了原保安队长一眼,没好气的说:“提什么鞋,起开。”

原保安队长一怔:“别说提鞋了,就算擦鞋我也愿意。”

“你走。”卫龙哭笑不得,这货实在是太无耻了。

总裁办公室里。

此时显得很是安静。

白秋檀口微张,眸子里满满的震惊。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底下说了些什么,但是几百人齐齐对卫龙鞠躬的震撼场景她如今还历历在目。

还有,这家伙众目睽睽之下暴打高副总。

这真的是第一天见到那个,八分中裤赤脚短袖的卫龙吗?

怪不得总裁对他如此信任,原来这家伙是大有来头。

而一旁的叶芷彤则是轻蹙黛眉,黑葡萄般的大眼盈满了不解之意。

迄今为止,她都不知道这个人混进来目的是什么。

“白秋,让他来这。”

听到叶芷彤的话,白秋稍愣。

但她才拿起手机,就发现了楼下来了好几辆警车,细声道:“总裁,警察来了。”

“知道了。”

门口。

见到这些警车,高飞文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连滚带爬地来到警车面前,气若游丝的说:“救……救命……”

哗啦啦!

顿时,这些警察瞬间下车。

“怎么回事?”一道英姿飚爽的身影从警车下来,声音如空谷幽兰,但却刚柔并济。

卫龙闻言,循声看去。

登时眼前一亮。

带头的是一个短发的女性警察,面容姣好,唔,面容都是小事,关键是他快被‘淹死’了。

“同志,他,他打我……”

高飞文说完,直接晕阙。

“别问我,是他找人来打我的。”当江慕雪一脸怒然来到卫龙面前时,卫龙耸耸肩说道。

“你……”

江慕雪那满满的胶原蛋白的脸蛋上写满了愤怒。

“我什么我,不信可以问问他们啊。”卫龙讪笑着,指着在旁看戏的观众们说。

江慕雪一怔,她的确是收到报警说有大批的小混混聚集在叶氏门口。

但来到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所谓的小混混,大混混却见到一只。

旋即,怒瞪了卫龙这个‘大混混’,冷声说道:“你是不是打了他?”

“是的。”卫龙也不否认,点头说道。

“那行,跟我回警局。”江慕雪愕然,淡然说道。

“……”

“带走。”江慕雪素手一挥,漠然道。

然后,就有几个警察押着卫龙。

“喂喂喂,你们这些警察都是这么草菅人命的吗,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卫龙大声囔囔着。

“啊,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看我这么帅,想要跟我独处吧?”

原本还在担心卫龙的那些秘书们,突然听到这话,她们瞬间不想理这家伙了。

太可恶了。

第八章 假的身份证?

“姓名!”

“卫龙。”

“性别。”

“……”

东海刑警大队,审讯室里。

卫龙听到这话,嘴角抽搐了下,看了下江慕雪一眼,戏谑的说:“我说这个还需要我说吗?”

“你……”

“反正我跟你的设备不一样就是了。”卫龙似笑非笑的说。

“你的身份证呢?”江慕雪深吸了一口气,脸蛋上布满了薄冰。

“在这。”卫龙耸耸肩,从兜里拿出身份证。

“为什么要打人?”

卫龙沉吟了片刻,笑笑说:“他丑我帅。”

啪!

江慕雪闻言,拍案而起,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仿佛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卫龙一怔,撇嘴。

自己没说错啊,要不是高飞文,自己现在都跟这些秘书们醉生梦死了。 

“江队,他的身份证可能有问题。”就在此时,在一旁抄录身份证号码的警员站起身,在江慕雪耳边低语道。

“嗯?”

“尾数是四个零。”

听到这话,江慕雪蹙眉,冷笑不已,怪不得起这么奇葩的一个名字,不用说也是随便起的吧?

旋即,看了下夷然自若的卫龙一眼,对男警员说:“盯紧他。” 

话毕,拿着他的身份证走出了审讯室。

“她是你们队长?”等江慕雪走了以后,卫龙望着记录警员问。

“是。”记录警员冷笑了下。

我看你怎么嚣张。

身份证都有问题的人,说不定是国际通缉犯呢。

“不过挺冷的一个人,姿色不错,关键是,胸还挺大的,嘿嘿。”卫龙细声嘀咕着。

听到卫龙的嘀咕声,警员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改,竟然还敢亵渎东海警花?

你就等死吧。

男警员心里暗暗冷笑。 

“你喜欢她?” 发现男警员阵青阵白的脸色,卫龙戏谑的笑道。

男警员面色微微一红,对于卫龙的话置之不理。

开玩笑,东海警花谁不喜欢?

可这么久以来,从未听说过她有男朋友。

整个东海警局的男同胞们只能YY了。

资料室。

江慕雪拿着卫龙的身份证来到这里,急冲冲的说:“快,查一下有没有这个人。”

“江队,怎么啦?”资料员站起身接过身份证,满腹狐疑。

“别废话了,我现在怀疑这个家伙是国际要犯。”

听到江慕雪的话,资料员一怔。

看了下手里的身份证,然后立即坐下来,在电脑上轻敲着身份证号码。

“快点。”江慕雪催促道。

她怕一旦这个叫卫龙真是国际要犯的话,那么审讯室的那位同志会有危险。

虽然说这里是警局,但是卫龙真的是一些恐怖分子的话,他才不在乎这里是哪里呢。

“江……江队……”

许久,资料员背脊上尽是冷汗,面色苍白如纸,颤声呼道。

“怎么啦?”江慕雪心尖一颤,难道他真的是通缉犯?

“你……你确定他……他……”资料员喉结上下滚动了下,不可思议的问。

“怎么……”

“查无此人!” 

江慕雪闻言,瓷器般的小手攥紧了粉拳。

该死,他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突然,似乎不放心的问:“你确定没有输错?”

“确定以及肯定,我都对了好几遍了。”资料员苦涩说道。

江慕雪晶亮的眼眸轻眨。

但是不应该啊,要真是通缉犯的话,这里都会显示的,怎么会查无此人呢?

“这个身份证肯定是假的。”资料员一语道破‘天机’,笃定的说道。

“对,肯定是假的。”江慕雪愤懑的说道:“他就是不敢显露身份,才拿出假身份证出来,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说完,怒气冲冲的跑出了资料室。

啪。

江慕雪回到审讯室,见卫龙翘起二郎腿,似乎没有当犯人的觉悟,顿时火冒三丈,怒拍桌子,话声极其冰冷:“说,为什么要用假身份证。”

“假……假的?”

听到江慕雪的话,卫龙神色一僵,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擦,不带这么坑人的。

皇甫这老头不仅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还给了自己一个假的身份证?

“哼,我现在怀疑你是国际通缉犯……”

卫龙直接打断了江慕雪的话,翻着白眼说:“你这帽子扣大了啊。”

“大吗?”男警员这时冷笑着说:“更大的还在后头呢,一个连身份都不敢露的家伙,在查清你的身份之前,我们有权一直扣留你。”

说完,男警员心里暗暗大笑。

我让你拽,让你调戏我们的女神。

这下惨了吧?

“扣留我?”卫龙指了下自己,面上除了古怪以外,难显其他。

随即,嘀咕道:“还没人试过成功扣留过我呢。”

听到卫龙的嘀咕声,江慕雪身子紧绷,小手伸到腰间,似乎在预防卫龙突然暴起伤人那样。

“给他扣上手铐。”江慕雪冷冷的说。

“是。”男警员身子一激灵,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小心翼翼的来到卫龙面前。

卫龙哭笑不得,伸出双手,无奈的说:“拷吧拷吧。”

“……”

“……”

“队长,我觉得还是将他关押起来,说不定他是国际的通缉犯,抑或是背叛国家的罪……”

说到这里,男警员话声戛然而止。

因为此时整个审讯室的温度骤然下降,卫龙身上散发着狂暴的气息。

卫龙气场全开,浑身上下散发着如冰川海底升腾而起的冰冷之意,让整个审讯室仿佛变成了冰窟那样。

感受到冷入骨血里的温度,不管是男警员还是江慕雪,皆是身子在瑟瑟发抖,昭示着他们内心的恐惧。

这人的气势恐怖如斯,尤其是双眼如一汪死水那样,让人仿佛见到了深渊地狱。

“你—说—什—么?”卫龙一字一顿的说。

如幽灵般的嗓音强势钻进了他们的耳里,男警员虎躯一震,面色苍白。

“你想干什么?”江慕雪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恐怖的气势,寒声怒斥。

卫龙没有理会江慕雪,跟刚刚那个嬉皮笑脸的他简直判若两人,如锥子般的两道目光紧盯着男警员。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此时的氛围,犹如在极致寒冷的冰窟,出现了一个温暖的火把,让男警员以及江慕雪顿松一口气。

一代兵王,有蛟龙之称的他,翱翔都市,为保战友的妹妹,龙潜都市。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2.6401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