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皇妃 主角: 东方婧, 宗政扶苏

修罗皇妃 主角: 东方婧, 宗政扶苏

第1章 毒手弑夫(1)

宁国,天启二十三年,腊月初七。

鸳鸯阁是宁都叶城最繁华所在,出了名的烟花柳巷,每每到了夜晚时分,总是红灯高挂、通宵结彩。但是今日不同,这才申时三刻,门口便已经堵满了宾客。

今日是半面美人东方婧登台拍卖初.夜之日。三个月来,她画半面妆,跳百首舞曲,吸引了众多王孙权贵,但她却始终卖艺不卖身,直至今日,鸳鸯阁的老鸨终于将她的牌子挂上了!往来权贵,络绎不绝,或为一揽佳人腰身,或为一睹佳人芳容。

这东方婧可不是一般人,是京城第一美人,是东方太傅长女,是女神医隐玥之后,更是已故太子尉迟无忧的正妃!三个月前,无忧太子一夕暴毙,朝中风起云涌,尉迟无忧通敌卖国的证据就摆在陛下案前,太子一脉被连根拔起,所有女眷则充入教坊,沦落风尘!

“可笑真是可笑,无忧太子娶妻三年,想不到一朝身死,太子妃的贞洁竟然还在!”

“可不是么?太子妃这般美貌,无忧太子竟然没碰过她,想来是……呵呵……”

“是啊!到死都没能抱得美人归!白瞎了这么好看的媳妇儿!”

“我听说无忧太子其实是被太子妃毒杀的。是慢性毒,喂了三年,三个月前这才毒发——”

“嘘……皇族的事,别乱说,小心杀头!”

东方婧还没登台,座下已是一片哄乱之声,大多都是对已故太子的嘲笑。

鸳鸯阁的后院,一处水榭的二楼,屋门上挂满铁链和枷锁,像是里头住着杀人恶魔似的。屋子里放着一张破旧的小床,床旮旯里挂满了蜘蛛网,一个戴着半面面具的女人衣衫褴褛,被困其中。

一个穿着青灰色棉袄的嬷嬷一边拿着水勺,舀着冰冷的井水往她身上浇,一边为难道:“婧姑娘,你可不要怪奴婢,这都是灵曦小姐和三皇子殿下吩咐下的。他们说你身上有污秽之物,不洗干净了,不能登台。”

寒冬腊月,那寒彻心扉的水井一勺勺往她身上浇,似要冻住她的骨血,似要冷透她的心!

“若不是灵曦小姐介意你和三皇子曾经有过一段情,也没必要这般对你。”嬷嬷摇了摇头,随即拿起粗糙的毛刷在她光滑如凝脂般的肌肤上用力刷了刷,很快便留下了三五道血印。

“你除了登台献艺之外,便一直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真是可怜。你大概还不知道吧?陛下已经下了旨了,再过一个月,三皇子就要被册封太子了。册封大典过后,三皇子便会娶灵曦小姐为妃。”嬷嬷又望了那目光呆滞的女人一眼,无奈摇头道,“同为姐妹,又都是太子妃,一个被捧上天,一个被踩在脚底……老天可真是会捉弄人啊!”

闻言,床榻上的女人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意识突然清醒过来,豁然睁开了双目,一双眼眸中精光毕现!好个东方灵曦!好个尉迟墨!你们骗得我好苦!

第2章 毒手弑夫(2)

三年前,母亲隐玥突然一病不起,遭到父亲冷落。无忧太子选妃,陛下将目光放在了太傅府。东方婧和同父异母的妹妹东方灵曦,都是备选。众人皆知,无忧太子终日戴着鬼神面具,性情怪癖,有虐妻之好,几个侧妃都在入门当天暴毙。

东方灵曦哭得泪流满面,跪在她面前,“姐姐,只要你肯嫁给无忧太子,灵曦一辈子都会记着你的好。”

东方灵曦的母亲,太傅府的二夫人,更是指天起誓,“只要你东方婧嫁给无忧太子为妃,太傅府当家主母的宝座,我一辈子都不会肖想!老爷,一辈子只会有一个正妻,就是隐玥姐姐!”

太傅东方嗣更是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阿婧,你就放心去吧,为父会找宁国最好的大夫来医治你母亲。”

此情此景,容不得她说不!尽管,她与三皇子尉迟墨青梅竹马;尽管,她与她的墨哥哥早已私定终身;尽管,不久前她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无忧之时的情景。

新婚那晚,他戴着丑陋的面具闯进来,掀开她的盖头,只稍稍看了一眼,大掌便移到了她的小腹之上。

东方婧以为他会让她落胎,谁知那个传闻中无比很厉地男人只是如沐春风地说了句:“仔细自己的身子,安心养胎,把孩子生下来——”

东方婧第一次学会感激。

可是第二日,仆人便将一碗堕胎药端到她面前,仰头灌了下去。她清楚地听到胎儿的心跳渐渐停止,深刻地感觉到那一片骨血从她的身体里寸寸剥离。

不日,尉迟墨身边的影守便闯入她的内寝,将三皇子在九嶷山遭人马围攻的消息告知于她。九嶷山是太子封地,毫无疑问,做事的是太子的人!

半个月后,母亲隐玥上萧山求医途中遭劫,横尸荒野!

她想不到表面对她温柔无比的夫君,背地里就和传闻中一样,性格乖张,是个心狠手辣的魔头!东方婧对尉迟无忧的恨,就是从那时种下的。

她选了母亲生前最拿手的毒,动人心弦,一顿顿地掺和着补汤给尉迟无忧喂下去,整整喂了他三年。先是动了他的心弦,最后那一日则断了他的心弦!

九月初七那天。

她在九嶷山顶摆了一桌宴席,给尉迟无忧炖了最后一碗汤,遣退左右,而后坐在他对面,一勺一勺地喂他喝下去。直到汤碗见了底,她才拔出寒光冷冽的匕首来,抵着他的喉头,对他道:“尉迟无忧,这是最后一帖药了,再过一刻钟,你就会毒发。你通敌卖国的证据已经呈到陛下面前,陛下下令满门抄斩,只是迟早的事!时至今日,我终于大仇得报!你太子府上下一百零八口人,都要为我的母亲和胎儿陪葬!”

那人却笑得惶然,一把将匕首插入自己的心窝,而后摘开面具,笑望着东方婧:“傻丫头,是一百零七口。你这样的毒妇,就是做鬼也不能是太子府的鬼!”

东方婧第一次看见他的脸,只是微微怔愣了片刻,那人的身子便从九嶷山顶坠入无边深渊!

第3章 毒手弑夫(3)

她杀了尉迟无忧,她以为她会开心,她以为她可以获得新生,却不想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她一直以为她是太傅东方嗣的嫡出长女,是家族的荣耀,不曾想她一朝身败名裂,个个都与她划清关系。父亲东方嗣与她割袍断义,说她不过街边捡回来的遗孤,他好心将她养大,她却做出通敌叛国之事!

圣旨下来,没有判满门抄斩,而是判她充入教坊,沦落为妓,一辈子不得赎身!

她本来可以坦然接受,可是当她发现颁发圣旨的不是旁人,而是她亲爱的墨哥哥时,她的心被什么东西狠狠蛰了一下。

东方灵曦站在尉迟墨的身侧,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指着东方婧,回眸笑道:“墨哥哥,我听说犯人充入教坊都是要刻字的,别的我不管,你就帮我在姐姐的脸上刻一个‘蠢’字吧!”

“‘蠢’字?”尉迟墨冷笑出声,“她岂止是蠢?!来人,替本王在这个贱婢脸上刻上‘蠢’、‘贱’、‘烂’三字!”

东方婧猛然瞪直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她以为他只是奉旨办事、被逼无奈,她以为他会不忍心,可……

“为……为什么?”她单手握着那滚烫的烙铁,任由焦味扑鼻,也不肯松开,只是目光茫然地望着对方。

尉迟墨只是微不可查地嗤笑了一声,而后倾下身子,从她手中夺过烙铁,将她半边脸狠狠摁在地上,而后亲手为她刻上了一辈子都无法抹煞的羞辱。他低下头,凑到她耳畔,用冷蔑入骨的声音道:“不为什么。本王就是想告诉你,做人不能像你这么蠢,被男人玩得团团转!更不能像你这么贱,亲手弑夫!最不能像你这么烂,落入青楼,一辈子无法翻身!”

“你!你骗我!”东方婧的心如遭电击,头痛欲裂!

“不错!本王是骗你!你的孩子,是我的人做掉的!三年前,九嶷山遇袭,也是本王自导自演!至于你母亲的死……更是本王费尽心机嫁祸给无忧那个蠢货的!”尉迟墨的脸突然变得狰狞无比,扼着她的喉头,似要将她掐死,“不这样,你又怎么会蠢到去杀自己夫君?!”

“你!”东方婧单手指着他的鼻头,“尉迟墨,你禽兽不如!我怀得可是你的孩子,你竟然下得去手!”

“我的孩子?”尉迟墨轻袅地笑出声来,“堂堂无忧太子妃,却怀了三皇子的孩子,这话若是传出去了,不仅你没好日子过,我也没脸出现在父皇面前了!”

东方婧恍然大悟,抚着心口仰头大笑:“说到底,区区一个我,怎么比得上你的皇位重要?”

“你说得不错,区区一个你,怎能跟皇位相提并论!你错就错在不识好歹,你既已怀了我的孩子,竟然还想着要做太子妃!”尉迟墨眸中狠色毕现。很显然,当年的事,他怀恨在心。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若不是父亲东方嗣、妹妹东方灵曦和二夫人三方施压,她又怎么可能愿意嫁给无忧太子为妃?!

第4章 毒手弑夫(4)

“怎么不是?”东方灵曦怕她说破,抢过话来,一脚踩在她喉咙上,“是你抛弃墨哥哥在先,现在后悔,迟了!来人,将她充入教坊,一辈子为奴为妓,不得赎身!”

“你……东方灵曦,都是你!”东方婧涨红了脸,声音沙哑。

尉迟墨顺势将东方灵曦搂入怀里,对着东方婧斥责出声道:“灵曦温婉端庄,知书达理,比你好千倍百倍,她才不可能做出对不起本王的事。东方婧,你我二人,情义已尽,今日一别,就一辈子不要再相见吧!”

“好!好一个东方灵曦!好一个尉迟墨!你们可真对得起我!”东方婧瞪直了眼,“尉迟墨,你最好杀了我,否则终有一日,我一定会将你的罪行昭告天下!”

“什么罪行?”尉迟墨冷笑着反问,“谋害太子么?东方婧,你可别忘了,这三年来可是你亲手将尉迟无忧送上绝路的!”

“你!”东方婧悔不当初!

尉迟墨又道:“你也别指望会有奇迹发生,本王已经派人去九嶷山底找过了,只找到几块破布料,尉迟无忧他已经粉身碎骨、尸骨无存了!”

嘎吱一声。

布满枷锁的木门被人推了开来,光着身子的东方婧朝着门口瞟了一眼,眉头骤然拧成一团!这里明明是鸳鸯阁的禁地,七皇子尉迟泓竟然闯了进来。

那嬷嬷一见有男人进来,连忙上前阻拦,“七殿下,这儿是鸳鸯阁的禁地,三殿下吩咐过的,谁都不许进来——”

“三哥?”尉迟泓轻嗤出声,“三哥都要娶灵曦妹妹为妃了,怎么这旧情人还是不肯放手?都已经充入教坊,注定要被人玷污了,啧啧……你出去,本王就看一看,保证不碰她……”

“七殿下,这可不行,这……这真的不行。”嬷嬷急得满头大汗。

“有什么不行的?!你真当她的贞操还在?!三年前,她就落过胎了!不过是只破鞋,让本王玩玩,怎么了?!”尉迟泓满口脏话,脸色憋得通红,像是已经等不及了,“你若是继续横加阻拦,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是……是是。”嬷嬷连连点头,“七殿下,这丫头武功了得,又懂得用毒,你自己小心些。”

“怕什么?她双手双脚都被捆着呢,难不成她用嘴巴对我下毒?!去去去!闪一边儿去!”尉迟泓猴急得很,懒得理会。

那嬷嬷不敢得罪皇子,只得悻悻退下,赶紧去禀报尉迟墨。

东方婧瞪着空洞的眼神,双目一动不动地望着头顶,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

尉迟泓只瞟了一眼她那娇弱的身子,一张脸便涨得通红,再也忍不住了!

他三两下功夫上前,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着急往东方婧身上蹭。东方婧恶心极了这个男人,冷冷扯了扯嘴角,而后撇开脸去。男人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心满意足地喟叹:“极品美人!果真是人间少见啊!”

第5章 毒手弑夫(5)

东方婧不出声,任由尉迟泓在她身上胡作非为。她堂堂一国太子妃,以她从前的傲气,她早就咬舌自尽了,偏偏东方灵曦以她大哥东方楚的性命相要挟,逼她活着,逼她受尽万人凌虐!

尉迟泓玩到兴起之时,突然凑到她耳畔道:“对了,有件事,你大概还不知道。”

东方婧一动不动。

尉迟泓见她没有反应,便撩拨道:“是关于你大哥的。”

东方婧的身子颤了颤,双目突然有了焦距,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而后用喑哑的嗓音质问道:“我……我大哥怎么了?!你们把我大哥怎么了?!”

“那个瘸子呀!听说了你挂牌卖身的消息,就冲动地往三哥府上爬,说是要找三哥理论。半途被一匹疯马踩中,断了腰骨,半死不活地躺在路上,晒了三天三夜,刚刚咽气——”尉迟泓耸了耸肩,像讲笑话似地说出来。

东方婧心如死灰,“我爹呢……”

“你爹?你以为你爹会管?”尉迟泓冷笑出声,“东方楚不过是你娘带到太傅府的拖油瓶,而你只是你爹在门口捡回来的遗孤,说到底都不是他的亲生儿女,他犯不着趟这趟浑水!”

“啊!啊……啊——”

东方婧疯魔了似的,狂叫出声,将压抑在心头的怒火,一次性爆发出来!

“叫啊!大声点叫,可算有点声音了!方才你一动不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王在女干尸呢!”尉迟泓见她有了反应,快感倍增。

东方婧的唇角突然溢出一丝冷笑,面色柔和了许多,轻哼出声道:“七殿下想要我动,就解开我的双手,我自然会动给你看!你就这么一个人动来动去,有什么意思?”

尉迟泓怔了怔,没有理会。

东方婧便道:“怎地?怕了?你一个大男人,怕我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笑话!本王天不怕地不怕,会怕你?!解开就解开,有什么了不起?!”尉迟泓取了桌案上的钥匙,解开了她双手双脚的镣铐。

东方婧温软的身子主动倒向他的怀里,抚摸着他的胸膛,惹得他心火急升。

“呵……呵呵……当年艳绝天下的太子妃,如今成了跪舔我的贱婢,你说无忧太子会不会死不瞑目?!”尉迟泓森冷地笑。

“他会瞑目的。”东方婧眉梢微微一弯。

尉迟泓怔愣了片刻,不待反应,便觉得胸口一痛,只见东方婧缓缓启唇:“因为,你很快就要去九泉之下陪他!”

东方婧伸手狠狠一推,淬了毒的发簪连带着血肉从尉迟泓的身体里拔出,引得对方痛呼不已!

“七弟!”

大门被人一掌击碎,三皇子尉迟墨迟迟赶到,拔剑直刺东方婧面门,“东方婧,你活腻了!”

东方婧左肩生生挨了他一剑,挂着血迹的嘴角不由溢出一丝惨笑,“尉迟墨,呵……墨哥哥,呵!我就是活腻了!”

“你不要东方楚的命了?!”尉迟墨收剑,面上划过一瞬间的伤痛。

“你还想骗我!我大哥已经被活活晒死了!我的孩子死了!我的夫君死了!我的母亲也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她握紧了手头的发簪,对准自己的喉头,用含血的目光望向尉迟墨,“尉迟墨!尉迟泓!还有东方灵曦!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都诅咒你们不得好死!若有来生,我必定将你们开膛剖腹,踩死脚下!”

毒簪直扎心口,东方婧瞪着一双血瞳,仰面倒下!誓言回荡在耳,久久不绝!

第6章 破茧重生(1)

“小姐……小姐,你怎样了?”

入目是水蓝色的帘子,因为上了年代的缘故,边缘微微有些发黄。东方婧的脑袋很疼,就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突然醒来已经忘记了年月。

可是什么都可以忘记,那股钻心地疼痛却忘不了!她还记得尉迟墨那一剑刺在她肩头的感觉,疼得撕心裂肺!可是再怎么痛,也比不上亲手弑夫之痛!

回想当初无忧对她,可谓倾心相待,而她都对他做了些什么?!东方婧的懊恼和恨意徘徊于心,令她久久失神。

“小……小姐?!”身侧一个绿衣丫鬟面上带泪,被她那布满恨意地眼眸吓到不由叫出声来!

东方婧忙垂下眼眸,目光柔和了些许。在鸳鸯阁卖笑三月,她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表情,几乎可以做到收放自如。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丫鬟也放松了下来,“你这一躺就是半个月,绿翘以为你……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绿翘?

东方婧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但这丫头的名字倒是有些耳熟。

绿翘见东方婧没有反应,便接着道:“小姐,七皇子当众拒婚,实在过分!害得你丢尽脸面,奔出王府!偏生那鬼王的马车不长眼睛,撞倒了小姐,还从你身上碾压而过!相爷偏心,对你不闻不问!大夫人更是恨不得你早点死,请来的大夫个个都是庸医!小姐,你的命可真苦!”

东方婧不动声色地听着她的话,目光四顾,打量着这间屋子。这是一个相府小姐的房间?不像!东方婧好歹也曾是太傅之女,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哪个名门千金的闺房能破成这样?除了丫鬟绿翘坐着的木凳子,这屋子里怕是没有可以落座的地方了吧?

摆设破旧,房屋狭小。但这间屋子又似曾相识,她应该是来过的!

“扶我起来……”东方婧努力撑了撑身子,才发现这身体好像不是她的一样,浑身酸痛。

绿翘连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东方婧迈开步子,试图往梳妆台那边走去,偏偏才迈出左脚,右脚便是一软,整个人重心不稳,重重摔倒在地上!

“小姐,小心!”绿翘见状,连忙上前,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搀着她到梳妆台前坐下。

东方婧蹙了蹙眉,低哑着声音问道:“我的右脚怎么了?”

绿翘面露难色,终于还是支支吾吾说出声来,“小姐从睿王府逃出来的时候,撞上了鬼王的马车,被鬼王的马车碾压而过……大夫看过了,小姐的右腿断了腿骨,怕是一辈子都治不好了!”

睿王府,不就是七皇子尉迟泓的府邸?

她记得半个月前尉迟泓大婚,娶得是相府三小姐钟离挽云,但尉迟泓生性顽劣,嫌弃钟离挽云额头有一块火型胎记,故而当众拒婚,致使钟离挽云冲动出府,遇上意外!难道……

东方婧纵然已经猜到了什么,但当她看到铜镜中那张熟悉的脸之时,心中还是划过惊涛骇浪!她竟然重生在了挽云师妹的身上!

第7章 破茧重生(2)

面若银盆,眸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翩若轻云出岫,腰肢婀娜似弱柳。她便是相国钟离毅第三女钟离挽云。

“师姐,你长得真好看!”

“师姐,太子哥哥和三皇子哥哥都喜欢你,你要嫁给谁?”

“师姐,泓哥哥嫌我丑,我是不是真的很丑?”

“师姐,你帮我除掉脸上的胎记吧!”

“……”

挽云清脆如铜铃般的声音,犹言在耳,只是那个欢快活泼的姑娘却不见了。只是短短三个月不见,她的小师妹挽云就被人伤到肠断而死!

东方婧不由朝着铜镜里多望了一眼,眉心一颗“火”字胎记赫然印在她的脸上,使得她原本俏丽的面容,多了几分邪肆。挽云拜隐玥为师,从小习医,为得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祛除脸上的胎记。

“七皇子拒婚就是因为这颗胎记?”东方婧回眸反问。

绿翘点头,“小姐忘了么?这桩婚事是大夫人帮您提的,您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却不知七皇子竟是那样的人——”

大夫人容氏?

东方婧眉头一蹙,看来是有人故意挖了个坑儿,等着挽云师妹往里头跳!挽云师妹天真烂漫,胸无城府,自然上了当,这才落得如此下场!

为什么好人都要死?为什么那些十恶不赦的坏蛋却都还苟活着?!老天爷,你这是要杀尽天下大善之人么?!如果是,那我东方婧今生就不做好人。别人坏,我比他更坏!别人狠,我比他更狠!别人毒,我比他更毒!贤良无用,宁为蛇蝎!

我东方婧今生不动情,只求杀尽天下负心之人!

“小姐,你也别太伤心了,七皇子作恶多端,总算是遭到报应了。听说前天鸳鸯阁的东方姑娘挂牌卖身,七皇子闯进了她的内寝,意图对她不轨,却不想被她的毒簪刺中……这会儿呀,正躺在床上等着人医治呢!”绿翘言语间带了几分落寞,“只是可惜了东方姑娘,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了。三皇子为了维护七皇子的声誉,一把大火烧了水榭,想要毁尸灭迹,但民间传闻也不是他阻止得了的!”

烧了好!烧了一了百了!

东方婧还没出声,绿翘便接着道:“七皇子中的是唐门一族的一针见血,若不是三皇子用一口真气封住他的经脉,他怕是前天就血溅当场了!”

“你说什么?尉迟泓还没有死?!”东方婧蛾眉一挑,目光中多了几分冷意。那个曾经试图轻薄他的恶心男人,竟然没有死?!

“小姐?!”绿翘吓了一跳,自家小姐素来是中意七皇子的,此时此刻,怎么会盼着他死呢?

“小姐,这死不死的可不能乱说!昨儿个府上,有个丫头背地里说七皇子的毒解不了,今儿个一早就溺死在荷花塘了。奴婢若是没猜错,她定是被二小姐做掉的!”

“钟离玉琼?”东方婧记得这个丫头,整日都跟在尉迟泓身后,生怕有人抢了她的泓哥哥似的。挽云则因为貌丑的缘故,始终只是离得远远的,给这两个人制造机会。

“嘘——”

第8章 破茧重生(3)

绿翘捂住了她的嘴,“二小姐的名字可不能随便乱喊!”

东方婧回过神来。钟离玉琼出了名的蛮狠霸道,稍有不顺,便拿丫鬟妹妹们出气,相国府冤死的丫鬟不知道有多少个,每次都是二夫人陶氏帮她善后。

“既然钟离玉琼喜欢尉迟泓,她为什么不嫁?”东方婧总觉得哪里不对,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还不是大夫人!”绿翘压低了声音,“二夫人为二小姐说亲,想和七皇子攀上姻亲。大夫人与二夫人素来不合,哪能让她如愿?偏偏大小姐对七皇子无意,于是大夫人抢先一步,将小姐你推了出去!一来,杀一杀二夫人的锐气;二来,也让三夫人和小姐你颜面扫地;三来……”

“三来,更是挑拨离间,令二娘和二姐嫉恨上我!”东方婧接着她的话说下去,“好一个容氏!好一个一箭三雕的计谋!”

“小姐!”绿翘惊诧不已,“你小点声!”

绿翘跟着懦弱的挽云,素来只有担惊受怕的份儿,时间久了,胆子也变得小了。

东方婧心中有数,抚了抚她的肩道:“绿翘,别怕,有我在,我保证旁人不敢再欺负你!”

“嗯!”绿翘似信非信地点头。

“给我准备笔墨纸砚。”东方婧眉梢一挑,唇边溢出一丝狠意。尉迟泓,你中的是我唐门的一针见血,没有我唐门的解药,你也想活命?!

“小姐,你要做什么?你的病才刚刚好——”绿翘诧异地望着她。

东方婧淡淡瞥了她一眼。

绿翘便心领神会地点头,拿了笔墨纸砚过来。

东方婧奋笔疾书,很快便写好书信一封。

“小姐,绿翘也是识过几个字的,可是为什么你写的东西,绿翘一个字都看不懂?”绿翘的眉头皱成一团。

“这是我唐门的暗语。”东方婧将书信折好,交到她手中,“你现在就去萧山脚下五里坡,将这封书信交给一个种山药的老伯。”

“嗯?”绿翘一脸不解。

东方婧便道:“你要相信我。”

“嗯!”绿翘是钟离挽云七岁那年从街边捡回来的孤儿,已经跟了她十年,对她忠心耿耿自不必说。

东方婧又道,“对了,我已经醒来的消息,别传出去。既然别人挖坑让我们跳,那我们就多挖几个坑,让他们也跳一跳!”

绿翘似懂非懂地点头。

七皇子尉迟泓重伤奄奄一息,一母同胞的三皇子尉迟墨为他贴皇榜,搜罗天下神医,只求救弟弟一命!往来“神医”络绎不绝,几乎敲破七皇子府邸的门当,却个个束手无策,落败而走。

两位皇子的母妃——德妃,忧郁成疾,断水绝粮,一心要陪自己的小儿子一起上路。

尉迟墨无奈,为了弟弟,为了母亲,不仅要求医,更要求神!

这日,萧山脚下终有一名半仙决明子,揭下皇榜,几副药下去,竟然让一直昏迷不醒的尉迟泓苏醒过来,虽毒素未清,却已经能够开口说话——

修罗皇妃 主角: 东方婧, 宗政扶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