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主角: 井曦, 商景深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主角: 井曦, 商景深

第1章 房子卖了

周五井曦走的时候将公司的电闸全关了。

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刚上班屁股还没坐热的井曦就被大老板拎进了办公室,足足训斥了三个小时。

总裁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井曦脸色通红,双眼红肿, 两腿打颤,整个人像是丢了魂魄。

井曦是公司的刚签约的新演员,平时的工作更多的是跑腿打杂。

也不知怎么回事,大老板最近看她特别不顺眼。

每天都能找到井曦的毛病,将她拎到办公室中训斥。

“井曦你没事吧?”新签约的演员林语询问她。

井曦摆摆摆手,一句话都不想说。

回到办公桌前的井曦就像是霜打的茄子。

想到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井曦就觉得双耳燥热,浑身滚烫。

只是死了一缸鱼,她就被男人狠狠折磨了整整三个小时, 任她如何哭诉求饶都不管用。

手机突然出现一条短信,“出差三天。”

井曦回了一个“嗯”字,便松了口气。

商景深出差,这三天她在公司里终于能安心上班,不用他叫到办公室。

井曦巴不得商景深天天出差,最好是半年回家一次的那种,这样她就不会被吃干抹净……  

“井曦你的快递。”花店店员站门口羡慕道:“你男朋友对你太好了?999朵蓝色妖姬可不是一般人能买的。”

井曦朝门口看过去, 店员身后的那一簇簇玫瑰刺红了井曦的眼睛。

还未等井曦反应, 一双锃亮的皮鞋忽然站到井曦的身边,“男朋友送的?”

“不是。”井曦蹭的站起来,回答干净利索,生怕惹恼了男人。

片刻间,优雅而矜贵的男人走到花店店员身边, 骨节修长的手拿起蓝色妖姬上的贺卡, “你最爱的男人余弦。”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浮木敲击古老的晨钟,低沉中带着磁性,优雅又不失矜贵。

在场的其他人听到大老板说的话,纷纷胆战心惊的看着井曦。

公司对女演员的要求就是不能谈对象,除非合约到期。

井曦才刚进公司句被大老板抓住,她这次算是完了。

还没进入演艺圈就先黄了。

“跟我进办公室。”男人的声音变得森然冷厉。

众人又回归到忙碌状态,刚进公司就被辞退的女演员太多了。

井曦要是有了男朋友,也就预示着她要告别这里。

林语看着商景深的动作陷入沉思。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只是瞬间井曦就被男人按在墙上。

密密麻麻的吻像是狂风暴雨一般落在她的唇瓣上。

粗暴的吻像是带着某种惩戒意味, 直到她身体发软像只八爪鱼盘在他身上,才躲过了男人的束缚。

井曦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是胜在舒服,就像是盛开在花园里的芍药花,清新淡雅。

现在这朵芍药花好像变成了罂粟,晶亮的眼睛含着水雾,嫣红的唇瓣微微肿起。

从商景深的角度看过去, 正好能看见她深陷起伏的锁骨和那微微涌出的春/光。

“是我满足不了你?”喉结滚动,声音暗哑,商景深像是在克制什么。

井曦慌张解释,“我和你结婚前就已经和他分手了。”

显然,男人并没有相信她的话,反道:“井曦,你很有能耐,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我没有。”井曦出声辩解。

“最好这样。”商景深的吻中重重的落到女人嫣红的唇瓣上。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夕阳透过窗幔,将整个办公室染成了金桔色。 

井曦猛得坐起。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在大老板的办公室呆了一整天。

“醒了?”男人贵族般的优雅语气让井曦回神。

“嗯。”井曦道:“你先忙, 我先出去。”

余晖下的男人容颜精致,上天总是格外优待一些人, 他们不仅家世好,就连长相也格外出众。

“不必。”商景深将派克笔放在桌上,“直接回家。”

井曦惊讶的看着他,“你不是说今天出差吗?”

商景深神色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狭长的凤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商太太,现在你跟我提出差是不是有点晚?”

井曦脸色骤红, 很明显商景深是因为和她做那种事情才没有赶上飞机。

正在这时, 商景深的电话响了。

他俊美精致的容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去,“你自己回家,我有事出去一趟。”

井曦点头,向她这样小人物电话半个月都响不了几次。

商景深恰恰相反,他一天接的电话都比她一个月接的多。

井曦和商景深是半个月前的晚上在酒吧认识的。

当时她刚被分手并在酒吧扬言要找一个比余弦帅一百倍的男人,结果就看到了同样被分手的商景深。

其实她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都是天涯沦落人,相互安慰或许还能好受点。

后来两个人都喝高了,再后来领了证……

至于怎么领证,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井曦死都不想回忆。

这件事井曦连她的家人都没告诉,领证后井曦就进了商景深的公司。

最初她也不知道是商景深的,后来秘书处的人说总裁找她,她才知道原来他是凤凰娱乐的总裁。

下午五点,大家陆陆续续的下班,井曦趁并没有人注意偷偷的从总裁办公室跑出来。

傍晚,雨说下就下。

井曦下楼时,雨势渐大。

还好她平时都备着雨伞,拿出雨伞,手中的伞瞬间被人抽走,随之而来的是一沓软妹币,那厚度足足有一万块。

“雨伞我买了,钱给你。”

话落间,女人拿着雨伞走进了公司旁边的咖啡厅。

徒留井曦在风中凌乱,就在井曦想要找过去的时候,女人挽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雨伞挡着男人的上半身,可井曦认得男人身上的那个皮带。

那个男人是商景深,他怎么会和一个女人挽着手。

他是出轨了?

才结婚半个月,他就把她绿了?

井曦只觉得头顶的草就像是韭菜,刚割了一茬又长了一茬。

手机铃声打断了井曦的出神。

哽咽的女音在井曦手机里响起,“井曦,家里的房子被我卖了,井修在幼儿园里,我留下了一张卡在井修书包,对不起。”


第2章 双重打击

电话被挂断, 耳边传来震天般的雷声。

天瞬间黑了下来,暴雨倾泻而来。

井曦浑身的血液瞬间冻结,冰冷发白的手将电话打回去,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井曦身影一晃,差点摔在地上。

小妈是前几年嫁给爸爸的,爸爸车祸去世没多久,肇事者还没找到,她一定是受不了打击,所以她才想陪着爸爸一起离开。

她颤抖着手将电话打给警局,这通电话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好害怕小妈会因为爸爸的事情想不开,离开她和井修。

一个小时后。

井曦将井修接到别墅里,陪着井修玩了整整四个小时,才将井修哄睡着。

如果是小妈。她一定很快就能将井修哄睡着。

坐在沙发上的井曦叹了口气,几秒后她赶紧敲了敲脑袋强迫自己不要想那些不吉利的事情。

小妈不可能做傻事更不可能丢下井修,小妈一定是出去赚钱,所以才会将卡和井修留下。

“你在做什么?”

冷漠森然的男音从头顶传来,吓得井曦瞬间站起来。

她这一站,直接撞到了男人的下颚上。

“哎呦。”井曦捂着脑袋。

“撞到了我,你疼什么?”商景深的脸上带着质疑。

井曦:“……”

“去把芦荟胶拿来。”商景深坐在沙发上,轻摸被她撞过的下巴。

井曦瞟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这么长的时间,他一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你在想什么?”商景深语气中有几分不耐烦。

井曦摇头,赶紧将茶几底下的芦荟胶递给男人。  

“商太太是你撞了我。”商景深不耐烦的语气加重,似有几分嫌弃的味道在里面。

和商景深这个人在一起半个月多了,很多事情不能光从表面理解,更多是要靠猜。

就比如现在这句话,弦外之音就是再说人是她撞的。

就应该她给商景深抹芦荟胶,而不是让他自己抹。

过去的半个月里,井曦经常和商景深吵架,他也不气也不恼,晚上收拾不了她,就白天在公司里搞她。

整得她这半个月,一直在公司里受人白眼。

渐渐的井曦也明白了,别和这个男人硬碰硬。

反正她又不爱他,现在没离婚也只是因为他是凤凰传媒的总裁,自己还在他手底下工作。

“我又不是故意的。” 井曦道。

商景深一把将井曦按在沙发上,微眯凤眸,“你在想白天的那个男人?”

鼻息间飘着淡淡的女士香水,井曦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如果说下午的时候是猜测,那么现在就是肯定。

她刚结婚,就真的被绿了。

“井曦!”男人冷声提醒她。

“小点声,耳朵疼。”她恹恹的回他。

井曦心里堵得慌,尤其是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平时她肯定会让着商景深,但今天她也需要一个发泄的口。

“回答我。”

“回答你什么?”

“你在想什么?”

“反正不是想你。”

“井曦!”男人的声音更加的冰冷。

“我说错了吗?”井曦推开商景深,“反正我们也是喝醉了才领的证,离婚了对你我也没什么损失。”

她家里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商景深现在还给她添乱。

这男人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

嗯?”男人低沉的声音拉长,“你要跟我离婚?”

“不行吗?”井曦仰头望着他。

该死的商景深,长那么高做什么,活活让她的气势矮了他半截。

“你要跟那个男人双宿双飞?”  

“这不关你的事。”井曦反驳他。

“出轨是犯法的。”男人似是在善意的提醒她。

“……”

他还有脸说出轨犯法?

今天她可是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他和另外一个女人撑伞离开。

最气人的是,他们撑的是她的伞。

“井曦你又走神。”商景深再次提醒她。 

“……”

“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怎么没给他?你们女人不都是喜欢将第一次给最爱的人?” 商景深的脸上带着笑意。 

“商景深你别太过分。”商景深说的话直接点燃了井曦。

“我过分?”男人轻睨着她,有些生气。

“我和余弦已经分手了。”井曦重声强调。

“分手也可以再续前缘。”商泽深盯着她晶亮的眼睛。

“不会。”

“那他为什么会送你花。”

“我不知道。”

“送给你的,你会不知道?”

“我不会绿你。”

商景深冷嗤,“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的手和脚剁了喂狗!”

身下传来痛感,男人忽然闷哼一声。

凤眸微漾,商景深侧着身子看向腿边。

只见一个穿着熊猫睡衣的肉团子,正在咬他的小腿。

正在咬他小腿?

商景深动了一下腿,发现那个肉团子是一个圆滚滚的小孩。

孩子?

他家里哪里来的孩子!

商景深脸瞬间绿了。

“井曦!”他一字一顿,“你从哪捡的!”

商景深松开井曦,拎起脚边的小萝卜头。

这个小萝卜头和井曦竟然还有三分相。

商景深挑眉,眼神很不友善的看着井曦,“没想到你能给我来这招?”

看着老实,实际上比朝天椒还辣,这才刚结婚一个月就给他弄出一个儿子。

“你在胡说什么?”井曦伸手出抢,“你把他给我,你这样会勒到他。”

商景深一只手将井曦推开,“你怎么不说他会咬死我!”他回头看着另外一只拎着的小萝卜头,“臭小子,你知道刚刚你在做什么吗?”

“咬妳,咬斯妳。”吐字不清的井修张牙舞爪的挥着手臂和脚,这个大坏蛋竟然欺负他麻麻,他的麻麻只能他欺负。

商景深一只手挡着井曦,一只手拎着张牙舞爪的井修,他冷嗤,“就凭你们,还想跟我斗。”

“呸,呸,呸呸呸。”井修朝商景深的身上一连吐了三四口唾沫。

商景深的脸更黑,井曦下意识的去给商景深擦衣服,边擦边道:“你别和他生气,他还是个孩子。” 

“呸,呸,呸呸呸。”又是几口唾沫,吐在商景深的衣袖上。

井曦:“……”她家的混世魔王,逼急了连她都吐。

商景深打掉井曦的手,“别拦着我!”


第3章 让他误会

他今天不将这个小兔崽子丢出去,他就跟这个小兔崽子姓。

井曦的手被商景深打开,身子随着商景深推搡撞到沙发上。

井曦浑身酸疼,她扶着腰从沙发上起来,紧张的朝商景深跑过去,“商景深你要带他去哪里。

“麻麻,嘛嘛,舅,救,舅舅,你,我。”

井修害怕极了,在商景深的身边不断的挣扎。

商景深带着小爪子乱扑腾的井修朝门口走去,他今天绝对要把这个小萝卜头丢出去。

打开别墅客厅的门,商景深愣在原地。

随之跑过来的井曦将井修夺过来。

井修趴在井曦怀里,鼻涕眼泪都抹在她粉色的雪纺衫上。

三岁的井修说话有些晚,到现在还不能说连贯的语句,每次最多只能说两个字。

井修虽然不说话,其实什么都懂。

商景深这样的人,她看了都害怕更何况是井修。

“麻,麻,麻麻。”井修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在,我在,小修乖,小修不哭。”井曦心疼的哄着井修。

小妈不在,井修又比较调皮,井曦一个人根本就哄不好,因为她也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

“我,窝要,麻麻。”

井曦边悠着井修边瞪着商景深,“你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和刚满三岁的孩子计较什么!”

咔嚓!

天降惊雷,闪电从天边炸开。

井曦傻了。

只见白天那个抢她雨伞的女人,现在狼狈的站在他们面前。

那似嗔非嗔的眼眸闪着泪光,贝齿被红唇死死咬住,双手因为紧张交叠在一起,洁白的纱裙更是挂着雨水和泥土,整个人都在发颤。

井修的啼哭声将井曦的视线拉回,她边哄着井修边看向身边愣住的商景深。

商景深看那个女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样的女人别说是商景深,就连她看了也是心动不已。

男人啊,果然都喜欢爱撒娇又温柔的女人。

余弦是。

商景深同样也是。

可偏偏井曦不是那样的女人,要不然余弦怎么会离开她。

井曦心中有些失落,她抱着井修离开,将时间和空间留给商景深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

商景深要跟她离婚,她也同意。

因为两个人本来就没有爱,更何况他们结婚本就是意外。

……

清晨,晶莹透亮的露珠躺在树叶上,随着凉爽的夏风滚落到窗沿,一只小小的手将露珠戳破,却因为不小心而轱辘到床上。

井修在床上滚了一圈后觉得很好玩,又将自己滚成一个肉球,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结结实实的撞在女人的鼻子上。

睡梦中的井曦,只觉得天瞬间就塌了。

她将井修压在脸上的大屁股推走,捂着酸疼的鼻子,从床上坐起来。

“井修你就不能让我安静的睡会儿。”这一晚上井修折腾她有七八次,导致她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井曦现在才知道小妈带井修有多么不容易。

井修指着她,“麻麻,丑丑。”

井曦将井修的睡帽摘掉,柔声道:“叫姐姐。”

“麻麻。”

“姐姐。”

“麻麻。”

“……”

改不了就算了,还是以后慢慢教, 也不急于这一时。

井曦揉了揉头发,有些烦躁的将床边的24小时恒温的奶瓶递给井修。

她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

收拾好后,井曦带着井修下楼。

还未走到客厅,就看到远处餐厅里正在吃饭的两个人。

食不言寝不语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也是很好的体现出来,不像她就连吃饭的时候都看电视剧。

向他们吃饭都能这么优雅高贵,颇含教养,井曦自愧她学不来。

“井曦,你醒了?”女人柔声喊她。

女人的声音清脆甜美,就像是山泉水敲打岩石的声音,好听极了。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更何况对方是个美人。

井曦抱着井修走过去,脸上挂着礼貌又失优雅的笑意,“醒了。”

“井曦你不要误会我和景深的关系,昨天晚上我和男朋友吵架了,是景深收留了我。”女人清澈如水的眸中没有一丝杂质,就如她现在的人一样。

“我没误会。”井曦笑着回她,“女人嘛,谁没遇到几个渣。”更何况她和商景深这种临时组队夫妻,她生什么气。

这话像是说给女人听,像是说给她自己听,又像是在说给商景深听。

“你人真好。”女人笑声清脆宛如出谷的黄莺,明媚的笑容让井曦有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井曦笑而不语。

女人朝她伸手,“我叫秦如音。”她神秘一笑,“景深昨天就和我提过你的名字。”

井曦有一丝意外,没想到商景深还能和秦如音提她,毕竟昨天她和井修两个差点把他气死。

“麻麻,麻麻。”井修奶声奶气的,双手朝秦如音伸过去。

秦如音充满童趣的笑出声,“景深,你儿子再叫我妈妈。”

商景深黑着脸不说话。

井曦:“……”额,这个想象力。

余光扫着商景深的脸,联想到昨天晚上他要将弟弟丢出去的事情。

井曦把解释的话咽尽嘴里,她就是要在离婚前气气他!

“井曦,他和你长得好像。”秦如音朝井修伸出一根手指, 轻碰他如牛奶般嫩滑的肌肤。

“确实很像。”能不像嘛,这是她弟,可惜她现在还不能告诉眼前的女人,这个男孩是她弟。

谁让商景深昨天要把她弟弟丢出去,让他的女人误会一下也好,就算是报了昨天的仇。

商景深黑着脸朝井曦走去。

相处半个月多,井曦对商景深已经是相当敏感了。

在他来的时候,井曦就警觉到商景深要对井修和她动手。

井曦带着井修撒开腿就跑,边跑边对商景深说道:“不用你早上送,我带他去幼儿园就行,你们先吃饭不用管我们。”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井曦的声音消散空气中,秦如音灵动而俏皮的眼睛带着丝丝水雾,“看到你过得幸福我也放心了。”

商景深黑脸不语,只是那青筋凸起的手指不知是在生谁的气。

晌午。

井曦失魂落魄的跑回别墅,拿到银行卡后又赶紧跑到离别墅最近的ATM取款机。

输入密码后,她看到余额整个人呆坐在ATM里。


第4章 惹怒他了

脑中里闪出警察对她说的那句话,“井小姐,您的继母并没有失踪,我们的人查到她在昨天傍晚坐上了去往m国的Y93次航班。”

父亲车祸的肇事者还没找到,小妈又带着卖房子的钱离开。

她和井修以后该怎么办。

无形的压力像一张巨网将井曦包裹起来,压抑的她不能呼吸。

井曦从中午一直坐到天黑,很多路人经过这里看ATM机里有人,都自觉离开。

傍晚,天色渐暗。

幼儿园的老师给井曦打电话。

她才回神,发现天已经黑了。

井曦带着井修回了别墅,她不能和商景深离婚, 至少现在不能。

她没钱,没房子,甚至连吃喝都是问题。

小妈的银行卡里一分钱都没有, 井修的幼儿园园费一个月两千,井曦浑身上下只有三千,交完园费她只剩下一千。

如果和商景深离婚了,她不仅没有住的地方,更会失去凤凰传媒的演员合同。

没有任何一个前夫会让自己的前妻在他的公司上班,除非他爱上那个前妻。

商景深对她有爱?

这种问题根本就不用问,因为她对商景深也没有爱,除了觉得他颜值高点钱多点,其他的还真没发现有什么优点。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客厅就听见秦如音清脆如铃的笑声。

井曦抱着井修站在门口犹豫她要不要进去,里面很热闹,她现在进去会不会变成捉女干?

捉到了是不是就得离婚,她有些犹豫。

“你谁啊?”

井曦回头,嘴角抽搐。

瞬间被眼前这个穿着朋克衣服的男人闪了眼。

这摇滚风来的猝不及防。

头发是骚气的银灰色,耳边带着紫色的碎钻,一双眼睛痞气邪魅,镶着钻的朋克黑衣下面是一条满是补丁的黑色长裤。

这人明显就像街边的混混。

井曦抱着井修的手紧了紧,生怕吓到怀里的井修。

“ 你谁啊?”男人又问。

男人的声音引来客厅的人围观。

众人走了出来。

井曦这才发现原来不止有秦如音一个人。

“秦磊,你别吓到她,她是景深的妻子?”秦如音暖心的将井曦拉进客厅。

“哦。”秦磊有些鄙夷的应了声,“你确定景深哥会和干瘪的豆芽菜结婚?”

秦磊上下打量着井曦,眼中的嫌弃没有任何隐藏。

井曦:“……”她好像真的很不受人待见。

“井曦你别理我弟弟,他嘴巴臭,我们平时都不怎么搭理他。”秦如音将井曦拉到客厅。

“没事。”井曦道。

走进客厅后, 井曦才发现人是真的比她想象中多很多。

大概的数了一下,男男女女加起来有十二个人。

“井曦你先坐在会儿,我去厨房给你拿吃的。”秦如音说完便小跑着去厨房。

井曦被秦如音推到了商景深身边,刚坐下井曦就感觉到了身边男人冰冷强大的气场。

还真别说,夏天坐在这个男人身边还挺凉快,空调都不用开。

“哇,这个小孩好可爱。”

“你看,他在吐泡泡耶。”

“真的好可爱哦。”

几个女生将井曦围起来。

井曦收回视线。

“他是谁的孩子啊?”蹲在井曦身边的女人问道。

秦磊在一旁贱嗖嗖的来一句,“这还用看,除了景深哥还能有谁!”

“景深哥不是和你姐姐在……”女人说到一半瞬间捂住嘴巴。

井曦杏眼微微转动,若有所思的打量说话的女人。

原来她的假设都是真的,商景深真的和秦如音有一腿。

在秦磊的眼神逼迫下,围在井曦身边的几个女人离开了。

井曦余光的扫向身边独自喝酒的商景深,发现他那张脸比锅底还要黑。

呵呵,脾气这么暴躁还有朋友。

一定是看上他的人,或者钱……

毕竟在井曦看来,商景深也就有这两点可取之处。

“厨房里没有其他的东西,但还有一些水果,井曦你先吃点垫垫底。”秦如音将水果放在井曦的身边。

“对了井曦,他叫什么名字?我问了景深好几次,他都不告诉我。”秦如音蹲在井曦身边逗弄着井修。

“井修。”井曦回她。

在这个尴尬的客厅里,其他人都是成群结队的在聊天,把她当成空气。

秦如音对她还挺好的,又给她拿水果又陪她聊天。

这让井曦对她的好感度增加了不少。

“他叫商井修是吗?”秦如音又道:“看来景深真的很爱他,要不然怎么会取这样的名字。”

井曦:“……”额,这个理解程度。

她该不该解释,解释完商景深会不会跟她离婚?

酒杯震落,男人冷冷的看着众人。

喧闹的客厅瞬间安静下来,纷纷惊愕的朝商景深望过去。

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井曦冷不丁的打了个颤。

他连给她思考说话的时间都不给。  

“出去!”商景深的声音再次响起。

井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众人纷纷离开,蹲在井曦身边的秦如音泪光闪闪,极其委屈。

“景深是我说错了什么嘛?”

娇弱的声音看起来很委屈,听的井曦也是心头动容,她下意识的出声,“秦小姐,这不关你的事情。”

其实井曦更想说是商景深自己抽疯,跟商景深生活的半个月里,她经常无缘无故的被吼。

“井曦!”商景深咬着后槽牙念着她的名字。

秦磊见状,赶紧将自己的姐姐拉走,“姐,我们赶紧走,这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

“秦磊。”秦如音哀怨的叫着弟弟的名字,泪水在眼眶中打颤,泪光闪闪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秦磊狠心将姐姐拽走。

客厅里响起井修震耳欲聋的哭声,井曦站起来抱着井修,“修修不哭,修修乖。”

客厅的门被关上,只是瞬间商景深连同孩子和井曦都都按在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井曦被商景深吓了一跳。

“我能干什么?”商景深骨节修长的大手将井修揪起来,“井曦,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小杂种!”

井曦双手护着还在哭闹的井修,高声反驳,“他不是小杂种!”

“不是小杂种,他怎么会和你长得那么像!”商景深眸色变暗,“井曦,这是不是你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第5章 带走孩子

井曦看着商景深眼神犹豫,她该说什么?

承认井修是她的弟弟,然后被商景深离婚。

离婚后无家可归,身负分文的她和井修露宿街头。

她自己没什么,可井修还是一个孩子。

井曦没说话,她默认了这件事情。

“好,很好,这件事你干的很漂亮!”商景深松开了井曦,大步离开。

“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被商景琛关上。

井曦被商景深吓了一跳,但怀中的井修哭的声音更大。

井曦哄着井修,心里很不是滋味。

井曦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和商景深离婚。

毕竟商景深也没做错什么,她不能这样对他。

她打算和闺蜜蔷薇借点钱。

刚划开屏幕就看到蔷薇发给她的四个字,“我离婚了。”

井曦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回复道:“什么时候。”

“昨天。”蔷薇回复她的消息很快。

“你们不是都有孩子了吗?”

“他说孩子不是他的。”

“?”

“我生气就离了。”

“牛掰。”

“你还算不算是姐妹!”

“不,我想当你妈妈。”

“哈哈哈。”蔷薇在电话那边轻笑出声,“井曦这笑话真冷。”

开导了一会儿蔷薇,身边的井修也哄睡着了。

借钱的这个事情井曦还是没有张开口,她在自己的手机联系人里滑了一圈。

突然发现除了蔷薇好像没人能帮她。

……

清晨,井曦从沙发上醒来, 她等了商景深一夜。

她要和商景深讲清楚这件事情, 大不了离婚后去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总比现在这样好些。

主要是她心上过意不去。

她想了一夜实在不行就去酒吧或者KTV唱歌陪酒,给井修换一个便宜点的幼儿园,他们两个搬到其他的城市

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井曦都没有看到商景深。

既然看不到他,井曦也有了离婚的打算,白天在公司上完班,晚上井曦就去酒吧里打工陪酒。

井曦每次出去都是把井修送到幼儿园老师的家里, 让她帮忙照看孩子。

一个星期的时间井曦赚了两千多,给幼儿园老师一些她还剩下很多。

井曦带着睡着的井修回别墅, 迷离中她看到别墅的灯光亮着。

井曦紧攥着包,她终于可以和他说离婚了。

然而走进客厅她才发现里面又在开party,聚集着形形色色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众人呈众星捧月之势围绕着沙发上的商景深,他冷淡的瞥了她一眼,波澜不惊。

“你们慢慢玩,我先去睡觉了。”她既然决定离婚就没必要应付他的朋友,何况她刚才喝了不少酒,脑袋昏昏沉沉。

男人并没有理会她,井曦也无所谓反正她和商景深以后也不会见几次。

“慢着!”娇呵的女声叫住了她。

井曦眯了下眼睛,“有事吗?”随即又道:“抱歉,我今晚喝的有点多,不能陪着大家。”

“景深这就是你瞒着妈妈和家人的结婚对象?”商妈妈的眼神中带着质疑,无法相信优秀的儿子会娶这样的女人。

井曦脑子嗡的一声,险些从楼梯上滑下去。

她以为商景深又带了一波朋友来家里玩,反正她不认识那些人,也没有招呼的必要。因为她迟早要和商景深离婚了,可结妈妈和家人五个字让她脑中的酒瞬间清醒了一半,井曦眼前顿时清明起来。

客厅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刺激她的大脑,告诉她这些人不是商景深的朋友,而是他的家人。

井曦瞬间蔫巴的像个小兔子,声音也变得小心起来,“请问有什么事吗?”

说完后,井曦咬着舌头,她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

商景深的家人来了,还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为了她和商景深隐婚的事情。

秦如音从远处朝着井曦走过来,白皙的脸上满是懊恼,“井曦这件事情都怪我, 昨天我去看望老夫人的时候提到了孩子, 我不知道你和景深没有告诉家里人。”

井曦心里轰隆一声,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井曦抱着井修朝沙发的位置走过去,“那个,你们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走近才发现这些人何止是严肃,甚至可以用板着脸来形容。

“快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商老夫人朝井曦的怀里望去。

商妈妈瞥了一眼井曦,极不情愿的将孩子从井曦手中夺走。

井曦被商妈妈推搡摔脑袋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如果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把井修当成了他们的小曾孙。

井曦着急了,她朝商景深看过去,“你坐在那里干什么?你倒是说话啊, 你和大家解释一下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气定神闲的商景深就像是个局外人,淡漠的看着这一切。

井曦踉跄着身子 伸手要去抢井修。

她的手还没伸过去,就被商妈妈推到了沙发上。

“景深明天抽个时间和这个醉鬼去离婚,孩子不需要这样的妈妈!”商妈妈嫌弃的拿出绢帕擦拭沾染过井曦味道的手指。

商老夫人看着熟睡的婴儿,慈祥的脸上满是笑意,说出的话却是最伤人的。

“这孩子我瞧着欣喜,先带走了。”

井曦慌了脱口而出,“你不能带走他,他不是商景深的儿子!”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更糟的已经来了。

商妈妈脸色难看,“景深这是真的?”

商景深坐在沙发上神情慵懒,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弧度,毫不在意的刷着手机。

井曦狼狈的站起来, “对不起各位这是我弟弟井修,这不是商景深的孩子。”

“你在逗我吗?你现在已经二十多岁,这个孩子跟你差了不止一星半点的年龄,你妈妈现在也得四五十岁,四五十岁的产妇?”商妈妈的眼里满是怀疑,甚至她觉得儿子娶了一个骗子。

刚刚站起的井曦又被保镖按在沙发上,她红着眼眶推着挡在她前面的两只手。

“这是我小妈的孩子,不是我妈妈生的,我妈妈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他真的是我弟弟,你们要相信我。”


第6章 她偷偷抹泪

两个保镖死死的将井曦按在沙发上,让她不能动弹半分。

井曦全身都在颤抖,紧张而焦急地望着那个置身之外的男人。

“商景琛我求求你,你和他们说一下孩子的事情好不好,我答应和你离婚,一分钱都不会要你的。

你不信的话去看我的包,我早就准备了离婚协议,你放我和井修走好不好,我保证以后我都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商景深颇有闲情地端起梨花茶木上的茶杯,轻转茶杯,嘴角满是戏虐,“为了和我离婚不用想出这 么烂的借口,孩子是不是我的,你觉得我会不知道?”

商景深的话无疑是给井曦判定了死刑。

井曦脸色惨白,小声低喃,“报复,这是你对我的报复。”她故意逗了他,这是他对她的惩罚。

商景深从沙发上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井曦。

身边的保镖自觉退去,井曦被商景深抱在怀里,“妈,小曦最近和我在闹别扭,你和奶奶带着井修先回老宅,等下周末放假我们再回去和你们解释。”

呆滞的井曦还没缓过来,就听见来自男人另外一层的的打击。

她要起身反驳却又听见男人在她耳边低语,“不想他死,就按我说的做。”

男人的深邃的目光里闪着流光,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般好看。

可他的话却让井曦如坠冰窖,全身发凉。

在旁人眼里他们像极了恩爱的小夫妻。

耳磨斯鬓中处处彰显爱意。

可在井曦眼里,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

商妈妈讽刺,“我们商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景深你千万别委屈了自己,有些人没本事做商家的少奶奶自然有无数个人想顶替。” 

井曦还没说话,秦如音的声音响了起来,“其实这件事情还是怪我,如果不是我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秦如音攥住发白的手指,“商姨对不起。”

商妈妈热络的挽着秦如音的手,对着一旁的井曦翻着白眼, “如音你千万不要这样说,要不是你,我们恐怕要被他们瞒一辈子。”

“井曦你能原谅我吗?”秦如音一脸歉意。

井曦嘴角泛起淡淡的浅笑,“怎么会,我怎么会怪你,我感谢你还来不及,至少你让我知道在家人面前景深是‘护’着我,‘爱’着我的。”

井曦着重的说了护和爱两个字。

一语双关,不仅怼了秦如音还怼了商境泽的妈妈。

他喜欢秦如音是吗?

吓唬她是吗?

那她也可以折磨商景深。

谁怕谁!

儿子都认了,难不成他要再说一遍这不是他儿子。

“伶牙俐齿。”商景深点评她。

“彼此,彼此。”若说伶牙俐齿商景深口才最好,在他身边井曦不仅口头上就连身体上都没占几分便宜。

“好了。”商老夫人抱着睡着的井修,被保镖搀扶起来,“孩子我先带走了,你们两个早点回老宅。”

井曦刚要张口,就被商景深狠狠的捏了一下。

她咬牙道:“老公该放我下来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井曦声音甜的发软, 眼神却是恨不得吃了商景深。

“好。”商景深应着她,手上的力度却是没有减少半分。

秦如音走到商妈妈身边, “商姨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将众人送走后, 井曦甩开了商景深的手腕。

片刻间,她便被男人压在别墅的房门上。

“井曦,你刚刚很厉害。”

“没你厉害。”

“呵。”商景深冷嗤,修长的食指轻绘她因生气而变得绯红的脸蛋,“欲擒故纵被你玩的很好。”

“……”

“不过。”男人好听的声音顿了顿,“我还是想把你身上的刺的拔光。”

一根一根的扒掉,让她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男人声音好听,话却很恶劣,恶劣到井曦想打人。

高跟鞋踩在商景深的脚上,用力一拧,“随时奉陪!”

疼痛使商景深失去了刚刚的优雅, 他跳着脚跑到一边,棱角分明的五官带着恼意,“井,曦。”

男人的声音就算是恼怒,也好听极了。

可井曦却没有丝毫感受到,她现在只想带着弟弟离开这里。

井曦径直的朝楼上走去,既不能离婚又不能带回井修,还不能辞职,甚至都找不到小妈。

井曦一个头,四个大。

她甚至不知道接下来, 该做什么。

为今之计,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你给我站住。”商景深看着走上楼梯的井曦,铁青脸。

井曦回头,表情烦感, “干嘛?”

酒撞怂人胆,说的就是井曦这样的人,平时被欺负惯了,今天借着酒劲都发挥出来了。

“你胆子很大。”商景深说。

井曦道:“哪敢。”

虽然看起来井曦在示弱。

可弦外之音她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服,口不服心也不服,尤其是这个男人的小肚鸡肠。

“恐怕没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商景深幽深的眸子发暗,似是很不满意井曦。

井曦撇嘴,有些嗤之以鼻。

她敢杀人吗?敢放火吗?

不,她不敢,她连杀鸡都不敢。

“你去哪喝酒了?”商景深问。

井曦默不作声。

商景深又道:“不要忘记你现在的身份。”

接连的打击, 再加上商景深的话,井曦一下子就火了, “什么叫做不要忘记我的身份?是我求着你跟我结婚的吗?难道不是你心甘情愿的?

我现在想离婚你又不跟我离,你还把我弟弟弄到你家,你让我怎么办?是,是我刚开始没告诉你井修是我弟弟, 可你也没给我机会说啊。”

井曦突然间的崩溃,让商景深有些无措,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机械的重复刚刚说过的话,“你去哪喝酒了!”

“不用你管!”井曦抹掉脸上的眼泪,急匆匆的跑上楼。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商景深:“……” 

蛮不讲理,果然是女人的专属。

良久,他掏出手机熟练的拨出了一组数字。

傍晚的月光,皎洁而明亮。

夜空中偶尔有一两个星子在闪烁。

夏日里的虫鸣声格外嘹亮, 极其不协奏是还有女人低低的哭泣声。


第7章 说坏话被抓住

“井曦,开门。”商景深在门外叫道。

房间里的低泣声忽然没了。

商景深又叫,“你不开门,我今晚睡哪里。”

这话说完,井曦顶着鸡窝头红肿着眼睛从里面走出来。

她喝多了,也忘了。

自己应该睡在客房,而不是主卧。

井曦朝客房走过去,商景深一把拉住她,“去哪?”

“睡觉。”井曦冷冷的说。

她对商景深没一点好印象。

“你应该在主卧睡。”男人以极其优雅的声音告诉她,听的井曦心里酥酥的。

可也让井曦心里凉凉的。

井曦推开商景深,“睡你个羊粑粑。”

商景深眸色加重,幽深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暗欲,“井曦,我们结婚了。”

商景深将井曦抱起来。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井曦扯着嗓子尖叫,“商景深你个混蛋,我要跟你离婚!”

商景深云淡风轻的看着她,“哦,你不要弟弟了。”

热闹的井曦瞬间安静了下来。

浑身是刺的刺猬,瞬间收起铠甲。

“商、景、深。”井曦一字一顿,咬着贝齿,红肿着眼睛看着商景深。

大概,井曦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很美。

就像是粉嫩的樱桃被划了一道口子,那清晰可见的甜正溢出来,让人忍不住想把她吃掉。

商景深抱着井曦,用脚将门勾住关紧。

“你是我的妻,和我住是应该的。”

撩人的情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井曦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又被男人狠狠的扔在床上。

直到疼痛传遍全身,井曦才明白他是在报复她。

夜深人静,房间里响起和谐又暧昧的声音。

窗纱外的月亮羞的躲到云层里。

夏夜中虫鸣的叫声异常响亮,像是在配合什么,又像是在寻找自己的最佳配偶。

天边翻起灰白色的鱼肚,清晨的朝阳渐渐升起来,花园里的花更加鲜艳了。

一束明亮的阳光偷偷的越过窗纱,钻进房间,照在女人的眼睛上。

井曦伸手挡着阳光,只是瞬间便猛得坐起来。

完了。

今天上班。

她拿起闹钟,看到时间后松了一口气。

刚刚七点三十,八点打卡,她还有机会。

还未等井曦起来,就被男人捞进怀里。

井曦红着脸,他们两个都没穿衣服。

她感觉有些不妙。

“昨天晚上你折腾我一个晚上,现在陪我在睡会儿。”商景深浓浓的鼻音中带着一丝丝的不满。

“我吗?”井曦小声道。

热热的气息洒在商景深的脸上,他狭长的凤眸眯开一条缝,“你说呢?”

井曦红到了耳根,她昨天说了什么吗?

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知道。

忽然间,井曦脑中灵光一闪,瞬间用脚踹开商景深,将整个被子拉到自己的身上。

“我弟弟呢?你把我弟弟弄哪去了?”

商景深踧踖不防的被井曦踹到了地毯上,脸色铁青的看着井曦。

“你这是在拿你的性福开玩笑!”

井曦的脸更红了,她有些结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起来一些事情。”

“在老宅,下周我们一起过去。”商景深黑着脸从地上站起来,没有穿任何衣服。

井曦双手捂住脸,小手指偷偷的拉开一条缝,看着商景深的脑袋,“那你能把弟弟给我吗?你放心,给我以后我就跟你离婚。”

商景深凤眸微扬,双手撑着床靠近井曦,“踢了我,毁了我的性福,还想全身而退?”

“下流!”井曦放在双手,气呼呼的看着他。

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她又将脸捂上。

“啊!你是暴露狂吗?还不赶紧穿衣服去。”他从头到脚都被井曦看了个遍。

商景深倒是觉得没什么,反观井曦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就连露出来的小脚趾都是粉嫩粉嫩的。

商景深冷冷的嗤了一声,若无其事的穿衣服,“用都用了,还假正经,昨天你不是叫的很欢吗?”

“商景深,你这是打击报复!”井曦捂着脸恨恨的说。

商景深倒是无所谓,他要是真的打击报复井曦,早就动手了。

“上班的时候记得给我买鱼。”

话落,便是商景深关门的声音。

井曦双手露出一条缝隙,观察着房间,确定没人后,她深呼了口气。

如果说井曦是修炼十年的小妖精,那商景深就是修炼千年的老妖精。

在公司里看着很正经,回家后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

商景深教会井曦一个很重要的道理,那就是看人不能光看表面。

半个小时后,井曦在公司门口的超市花了十块钱买了五条小金鱼。

公司的鱼缸还挺大的,井曦担心不够,又花了十块钱买了两只巴西龟。

乌龟不容易死,养得好还可以给商景深送钟。

完美,太完美了。

连井曦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井曦拿着买好的金鱼和乌龟走进公司。

公司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井曦有些好奇,想去找同批的演员林语问问,是什么情况。

可,她还没走进去,就被林语拉了出来。

“井曦,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了,刚刚总裁把迟到的都叫到办公室去了。”林语小声的在井曦耳边说。

井曦身子紧绷。

她就知道商景深这个人蔫坏蔫坏的。

在家没收拾完她,就来公司收拾她。

井曦将小金鱼和乌龟递给林语并嘱咐道:“小语,你帮我把鱼放进鱼缸里,我去办公室一下。”

林语拉着井曦的胳膊,脸色难看,“井曦,你要是干不下去了,就别干了,我看着都心疼。”

井曦脸上露出柔柔的笑意,“毁约钱太多了,我还是等着大老板辞退我吧。至少这样我不用赔违约金,他还会额外给我一些。”

“呵”商景深不知何时站在了井曦的身后,“你想的可真美。”

林语瞬间低下头,不敢说话。

井曦身子一僵,那阴冷的声音滑过她的脖颈,让她动都不敢动一下。

井曦的五官紧皱在一起,她恨不得咬舌自尽。

怎么就那么倒霉。

怎么就能被他刚好抓住。


第8章 养乌龟送终

“商总,你怎么在这里。”井曦转过头,脸上带着尬出天际的笑意。

“我在等井小姐买的鱼。”商景深目光不善的看着井曦。

井曦尴尬的笑着,林语迅速的将鱼递给井曦道:“井曦你的鱼,我还有工作要做, 我先走了。”

“这是你买的?”商景深问她。

“是。”井曦低着头回他。

商景深的那些鱼她拍过照片,想着以后买同款给他。

可等到真的她查才知道,她连一个鱼尾巴都买不起。

一条鱼就要三万, 五条鱼就是十五万。

井曦的兜真的比脸干净。

她如果有钱买鱼,早就带着井修跑路了。

“你就拿这些东西打发我?”商景深睥着她。

“商总,您说笑了。”井曦低声道。

她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拿着你的鱼进办公室。”商景深冷冷的说。

井曦低着头走在后面。

她好像又成了众矢之的。

所有同事的眼睛都在她的身上。

演员注定是被人所观看的, 可这种观看的感觉很不一样。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当成了猴子。

甚至井曦还能听到身边传来低笑声。

她的自尊已经被商景深死死的踩在脚下。

她现在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井曦, 我在跟你说话。”商景深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井曦低着头,不敢将脑袋抬起来。

若是商景深在细心一点,他会发现井曦的眼睛早已积满了泪水。

“井曦!”商景深喊她。

“我在。”井曦低着头,小声回应。

“听不见!”商景深道。

“我在。”井曦的声音提高,同时一颗晶莹的泪珠也掉在了地上。

“我要的不是这些破烂。”商景深将他买过的金鱼照片摔在井曦的身上。

啪嗒、啪嗒又是两滴泪珠掉在地上, “它们不是破烂。”

“井曦。”商景深叫她。

“我在。”井曦还是低着头,不敢抬头。

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到脸颊上,又掉在照片上。

晶莹的泪珠很快就将照片弄湿。

而商景深也发现井曦哭了。

“景深,你在这里面吗?”秦如音站在门口轻敲着办公室的门。

“在。”商景深坐到了椅子上。

井曦趁着商景深转身的空档将脸上的泪水擦干。

她也是不争气。

余弦跟她分手,她都没哭。

这个时候她哭什么。

井曦将地上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捡起来。

秦如音进来的时候便看见井曦在捡照片,她走过去帮井曦一起捡照片。

“景深你也太大男子主义了,怎么能让井曦一个人捡照片。”秦如音的声音中满是责备。

井曦心里感叹, 连小三都对她这么好。

商景深这个人一点都不配秦如音,活该他们俩不在一起。

这样想一想,井曦的心也舒服了一些。

“咦,井曦你怎么?”秦如音有些生气的看着商景深,“你是不是欺负井曦了?”

办公室的门开着, 秦如音的话很快就传到了门外。

大家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井曦惹大老板生气,还没有被赶走。

原来是有秦家这个后台。

“没,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还有事要忙,你们先聊。”井曦拿着照片和鱼先走了出来。

秦如音追着井曦走到门口,“井曦,我们中午出去吃个饭吧。”

井曦抬头,目光刚好对上商景深的视线。

“不了,不了, 我还有事。”商景深的视线充满了警告,井曦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

“好可惜耶!日料店的大师明天就要走了,井曦你还是陪我去吧,这个师傅很不好约,他做的东西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吃, 我相信你也应该会喜欢。 ”

井曦在商景深如刀般的眼神中,再次拒绝了秦如音,“既然你喜欢吃,就替我多吃点,我是真的忙。”

秦如音见没办法劝说井曦,就可怜兮兮看向商景深,“景深,你就让井曦陪我去好不好?”

略带撒娇的声音,虽然没有了那天的景深哥哥肉麻,但景深这两个字同样带着情愫。

井曦有点搞不懂商景深, 明明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

也对, 这个男人本来就很难搞懂。

“如音也是一片好意, 你就去吧。”商景深不咸不淡的说。

可井曦能感受到商景深对秦如音没有任何的恶意。

呵,男人!

果然是双标啊。

“景深,你真的太好了。”秦如音抱着井曦,在她的脸上重重一啵,“井曦,这顿饭刚好也是我为了昨天的事情跟你道歉,昨天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秦如音看起来好可怜,眼睛红红的,像是受伤的小兔子。

甜美可爱的秦如音在井曦眼里美好的像个天使。

“怎么会。”井曦笑着,“我怎么会怪你。”

又是重重一啵,“我爱死你了,井曦。”秦如音紧紧的抱着井曦。

这样的秦如音不仅是商景深喜欢,就连井曦也喜欢。

天真,美好,即使是千金大小姐,也没有任何架子。

就像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子。

想到小孩子,井曦心里一痛, 也不知道弟弟在老宅怎么样了。

“井曦,你怎么了?”秦如音有些疑惑的看着井曦。

井曦摇头,“我没事, 我还有工作要做, 先不跟你聊了。”

秦如意点头,“那好, 等中午的时候,我叫你去吃饭。”

井曦走了出来,很自觉的将门给秦如音带上。

如果是被这样的女孩子绿了, 井曦觉得倒也没什么。

毕竟她也是插足。

而且秦如音和商景深好上了, 没准她和商景深就离婚了。

她还可以带着弟弟离开。

这的确是一件令人开心的好事。

卷在心头的乌云,被井曦一扫而空。

她兴致勃勃的朝鱼缸走过去,将鱼缸注满水。

把袋子里的小金鱼和乌龟通通倒了进去。

看着小乌龟在水里游来游去。

井曦嘴角勾着笑意, 小心嘟囔道:“小乌龟加油!多吃点,争取给商景深送终!!”

“你笑什么呢?”林语从角落里走出来,拍着井曦的肩膀。

井曦被吓了一跳,她拍着胸脯,“你刚刚听见我说话了?”

林语摇头,“没有,你刚刚嘟嘟囔囔在说什么?”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主角: 井曦, 商景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5519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