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南城入梦来 主角: 花小夕, 赫南城

唯有南城入梦来 主角: 花小夕, 赫南城


第1章 冤家路窄

岩城,豪华的酒楼内,宾客满堂,格外热闹。

今天是同学宋婉婉和沐枫订婚的日子,花小夕却开心不起来,因为她也同样喜欢着沐枫。

三人是大学的同学,从大二开始,花小夕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

眼看就要水到渠成了,沐风忽然就和她的室友好上了,眼见宋婉婉每天秀恩爱,花小夕只好压下了自己的感情。

她以为过了一年多,早就淡了,但是今天看到有说有笑的两人,心里依然会隐隐作痛。

不知不觉,一瓶洋酒已经喝了一大半,脑袋里晕沉沉的,还有点想哭,花小夕害怕自己真的会掉眼泪,便起身去了洗手间。

一开门,就觉得一阵反胃,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里边走了出来。

花小夕抓住了他的袖子,想把他从门口拉开,男人却没动。

“让开。”

花小夕艰难的喊了一声,一张嘴胃,部顿时剧烈的翻涌起来。

“呕。”

一股酒气冲天的液体从花小夕的嘴里喷出,吐了男人一袖子。

“你……死女人……”

男人迅速脱下价值不菲的西装,塞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已然铁青。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真是没忍住。”

花小夕的胃瞬间舒服了不少,忙点头哈腰的道歉。

却被男人一把拎了起来,下一秒,人就被按到了墙上。

“死女人,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都这么倒霉,你是不是扫把星变的。”

“啊?”

花小夕惊愕的看向了男人,这是一张成熟冷峻的面孔,立体的线条,深邃的轮廓,鼻梁高挺如峰,五官棱角分明,一双眼眸比一般人略显狭长,里边却是火光闪烁,冷凛逼人。

他似乎很生气!

哦,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根本不认识他。

花小夕脑袋晕沉,但是记忆却没有丧失,她的确不认识这个人。

“先生,我们见过吗?”

她大睁着双眼,一脸纳闷的望着他。

男人的脸几乎冻成了冰,他再次拎起了花小夕,嘴里阴沉的说道:“你到是挺健忘,那我就让你好好回忆回忆。”

“啊,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我要喊人了。”

花小夕吓了一跳,立即拽住了洗手间的门框,可她哪挣的过男人,没过五秒就被拖死狗一般的拖进了走廊右侧的房间。

看着里边那张奢华的大床,花小夕的心顿时跳到了嗓子眼。

她紧揪着领口,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碰我,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去找个小姐解决,我……我真的不适合你。”

男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她是哪只眼睛看到他想非礼她的。

毫不怜香惜玉的将花小夕掼在了地上,眯着眼眸冷冷说道:“死女人,最好收起你乱七八糟的想法,我赫南城还没有饥不择食到是个人就行的地步。”

赫南城?

这名字咋有点耳熟?

花小夕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十几个月前,也就是毕业那晚,她们几个相好的在酒店聚餐,那晚她也喝多了,然后从楼梯上掉了下来,正好踹中了一个男人的裤裆,后来似乎又发生了一件什么大事,她就记不清了。

现在只能想起当时好像就有人管那个人叫赫南城……

不会这么巧吧!

花小夕不禁眼前发黑。

他的那里会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她忍不住偷偷看向了他西裤的前开门。

花小夕的目光让赫南城的脸色更加的阴冷,不禁恶狠狠的说道:“看样子你已经记起来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踹到你那里……你那啥……没事吧。”

花小夕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完全没了声。

看着小女人这副霜打茄子般的模样,赫南城不禁兴起了一丝逗弄她的心思。

他勾着嘴角,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有事,所以,你得对我负责。”

“啊?负……负什么责?”末了,花小夕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我又不是大夫。”

赫南城勾起了她小巧的下巴,不怀好意的说道:“但你是个女人。”

“你想让我……啊,不行。”花小夕瞬间明白了,立即连滚带爬的往门外跑。

赫南城伸手拽住了她的衣领,冷冷说道:“我让你走了吗?”

花小夕心里一急,立即抬起膝盖撞向了赫南城的某处。

一声闷哼,这一下又狠又准,正中红心。

赫南城的脸瞬间便扭曲起来,人也呈一个极为诡异姿势蹲了下去。

“死女人,你是不是想死?”

听着这几个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字,花小夕小脸惨白。

“我不是有意的,我这是……条件反射,你快去床上躺一会,很快就能好了。”

花小夕说完人就一溜烟的跑了。

赫南城手扶着墙壁,好半天才从地上站起来。他咬牙切齿的看向了门外,这女人居然敢踢他两次,他绝对要她付出代价。

出门的时候,电话响了,看到上面的号码,赫南城皱了皱眉。

“爸,找我有事?”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声若洪钟的声音。

“死小子,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你回国已经三四天了,找时间和娴雅见个面,把婚事给订下来,小枫都要结婚了,你还单着,像什么话。”

赫南城皱了皱眉,冷淡说道:“婚是你和宋家定的,和我无关,就这样。”

挂断电话,赫南城直接关机。

这边花小夕已经跑到了楼下,迎面撞上了沐枫。

沐枫伸手扶住了她,纳闷的问道:“花小夕,你怎么了,被鬼追了?”

看着眼前这张俊美的面孔,花小夕的鼻子再次发酸。

“没事,婉婉呢?”

沐枫像在学校里那样拍了拍她的脑袋,笑着说道:“她去房间换衣服了,还以为你也跟着去了。”

沐枫的笑容让花小夕炫目,接着这张脸便慢慢的模糊起来。

沐枫愣了一下,伸手在她脸上抹了一下,没心没肺的问道:“喂,你哭什么啊,花小夕,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花小夕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随后忽像下了某种决心似的抬起了泪水满面的小脸。

“沐枫,你能不能让我抱一下,一下就好。”

不等沐枫反应,花小夕已扑进了他的怀里,用尽全身力气抱了他一下,便松开了。

“谢谢你了,沐枫,帮我和婉婉说一声,我有点事,先回去了。”

“等等。”沐枫忽然叫住了她,指着她脖子上的吊坠问道:“这个是婉婉给你的?”

花小夕抹了把脸,强笑着说道:“不是,是我高中毕业的时候买的。”

说完便飞快的跑出了门。

刚才的一幕被楼梯半腰处的赫南城尽收眼底,他眯着眼眸,看向了踉踉跄跄的花小夕,随后,又把目光转向了沐枫。

他想起来了,死女人似乎和这小子同校。

“沐枫,订婚了就给我安分点,刚才跑出去的女人叫什么名,把她电话给我。”

赫南风脸色阴沉的走下了楼。

第2章 再见赫南城

“小舅舅?你回国了?”

沐枫惊愕的看向了赫南城,随后又不自然的问道:“你要她电话干什么?”

赫南城脸色阴冷,沉沉的说道:“少废话,给我。”

花小夕已经上了车,看着窗外不断飞退的景物,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青春就此逝去,初恋已经不再属于她,这是她第一次哭,也是最后一次。

第二天一早,花小夕顶了一双又红又肿的眼睛去了报社,刚进屋就被主编臭训了一顿。

“花小夕,你采访的都是什么垃圾,敬老院,孤儿院,菜市场大妈,这些东西你妈都不爱看,读者能爱看吗,怪不得这两月报刊订阅量直线下降,你到底长没长脑袋。”

花小夕缩了缩脖子,小声辩解道:“不是说要弘扬正能量吗,我这完全是按您的意思……”

“啪。”一叠报纸全都砸在了花小夕的脸上。

“正能量就非得在这几个地方,你可以去采访明星,也可以去采访知名总裁,再挖不出实用的东西,你就等着回家吃自己吧。”

总编说完便火冒三丈的上了楼,同事李薇薇幸灾乐祸的看了她一眼道:“小夕啊,这个月可没几天了,你可得抓紧着点了。”

花小夕抿了抿嘴,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还指着这份工资供弟弟上学呢,可是她又不认识明星,冒然前去根本行不通,两相对比,知名人士似乎就简单的多了,弘扬自己事迹这种事,一般人似乎都不会拒绝。

正想着该去采访谁,手机上忽然蹦出了一条当地的头条。

LHz大换血,新任总裁疑似海归人士。

花小夕不禁一阵兴奋,她知道LHz是一家知名游戏公司,对方既然用了‘疑是’这两个字,就代表消息还没确定,如果自己能掌握准确信息,肯定能扬眉吐气。

她兴奋的别好了微型相机和录音笔,便打车去了LHz。

“我是国税局的,有事要马上见你们总裁。”

花小夕冷着一张脸,话说的极有气势,采访和经商有关的人和事,一般她都使用这招,而且极为好用。

服务小姐吃不准她到底什么事,立即拨了通电话,然后微笑着说道:“总裁正在开会,让你去办公室等他。”

“可以。”花小夕板着脸,按服务小姐的指示上了十六楼,下了电梯,果然看到了总裁室的字样,就推门走了进去。

屁股刚挨到沙发上,门就开了,花小夕急忙站起来,却见门外走进了一个香风扑鼻的女人。

“您是...”

花小夕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女人打断,她鄙夷的看着花小夕,不屑的说道:“还以为城哥找了个多出色的女人,原来却是这么个不起眼的东西,识相的就赶紧离开他,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位小姐,你似乎误会了……”

花小夕的话刚说了一半,又被女人打断。

“废话我不想听,马上给我滚出去。”

她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极其无礼的拽住了花小夕的衣领。

被连翻抢白,花小夕就已经够火大的了,眼下被她一拽,顿时就冒了出来。

她狠狠地甩开了女人的手,冷声说道:“管不住男人是你没本事,跑我这发什么邪火。”

勾了勾漂亮的嘴角,花小夕又说道:“再说了,凡事都得讲个先来后到,就算要滚,也是你先滚。”

“贱人,你竟然敢骂我。”女人被她气的脸色发青,一巴掌扇了过来。

“住手。”

门开了,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

女人手指一顿,随后惊喜的转过身。“城哥,你果然在公司,我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顺着她的视线,花小夕看到了一个人。

狭长的眼眸,薄削紧抿的双唇,不正是昨天才见过的赫南城?

他也看到了花小夕,错愕之色在冷凝的眸子里一闪而过,下一秒,人已走到了花小夕的面前。

“等很久了吗?”

他很自然的揽住了花小夕,眸中的寒冷瞬间融化,内中的柔情差点让花小夕沉溺进去。

“没,刚来没一会。”

女人的脸白的更加厉害了,她气急败坏的指着花小夕。

“城哥,你真的打算和她结婚?”

赫南城弯下腰,在花小夕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没错,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

花小夕眼睛顿时瞪的浑圆,但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主动依偎在了赫南城的怀里。

“老公,我一会想喝酸梅汤,你能给我买吗?”

赫南城眼角眯了眯,死女人还不傻,知道配合他。

便在她挺俏的小鼻子上点了一下。“没问题,只要你开心,想吃什么都行。”

女人看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她狠狠地跺了一下脚。

“赫南城,你太过分了,我这就去找赫伯伯。”

女人走后,花小夕赶紧从赫南城的怀里钻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难道你就是LHz的新任总裁?”

赫南城走向的宽大的办公椅,舒服的靠在了上边,满脸的笑容逐渐变成了深深的厌恶。

“你呢,女人,为什么来?查税,还是治病?”

“我……呃……”花小夕支吾了一下,鼓足勇气说道:“我其实是想采访你。”

“哼,居然冒充国家公务人员,你们做记者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赫南城勾着薄削的嘴角,言语中尽是讽刺。事实上,昨天他就已经知道了花小夕的身份。

“是我不对,可是……我刚才也帮了你。”花小夕紧揪着衣角,说的很小心。

赫南城哼了一声,冰冷的目光再次落到了花小夕的脸上。

良久,他冷冷说道:“当我的未婚妻,我可以让你尽情的采访一次。”

“啊?”

花小夕愣神之际,赫南城又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然,我就告你故意伤害加诈骗。”

第3章 修罗场

“我……我骗你什么了?”

故意伤害花小夕到是能理解,诈骗她却不敢苟同。

赫南城面不改色的说道:“你冒充国家公职人员诈骗我公司的钱财,楼下的监控已经记录了你说的话,这就是证据。”

花小夕不禁有些火,她就是踹了他两下,用得着这么卑鄙吗?

不禁冷起小脸说道:“只凭一句话,你以为法官会信吗?”

“当然不会,但是若有花小姐的指纹,那就不一样了。”

赫南城伸出了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按了一下,立即进来了两名穿着制服的保安。

“赫总,您有什么吩咐?”

赫南城拈起了一页纸。

“帮这位小姐在这张纸上按个指纹。”

眼见两名保安走向了自己,花小夕急忙喊道:“别……我答应你。”

本着光棍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花小夕很没原则的妥协了。

赫南城勾了一下嘴角,淡淡说道:“采访可以开始了,做为交换的条件,今晚陪我吃饭,记住,你是个孕妇。”

花小夕点了点头,能靠假装情侣换到头条消息,想想还是很划算的,花小夕窃喜了一下下,立马进入了状态。

赫南城还算配合,基本有问必答,临了花小夕又得寸近尺的要求和他合个影,赫南城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同意了。

看着照片里笑颜如花的自己和脸臭如屎的赫南城,花小夕立即兴冲冲的回到了报社,得知她竟然采访到了LHz的总裁,主编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李薇薇的眼里也是艳羡不已,酸溜溜的说道:“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花小夕懒得理她,回到自己的桌子前去整理采访记录,快下班的时候,赫南城果然打来了电话,上车之后,花小夕忽然有点忐忑。

一想到赫南城可能会带自己去吃烛光晚餐什么的,小脸不禁飞起了两团红。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本市比较出名的海格酒店,一下车,花小夕就看到了沐枫和宋婉婉,站在酒店的侧边,似乎在吵架。

花小夕想过去看看,却被赫南风给拽住了。

“上楼,记住,扮演好你的角色。”

花小夕被拖狗似的拖上了八楼的包房,里边坐了一个年约六旬的老人,还有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带着眼镜,看起来十分的斯文。花小夕不知道他们和赫南城的关系,顿时紧张起来。

赫南城已经把她塞进了椅子,淡淡说道:“爸,这就是我女朋友花小夕。”

老人上下打量了花小夕一眼,道:“快坐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南城的姐夫沐华庭。”

“姐夫好。”

花小夕微笑着叫了一声,男人微笑回礼,老爷子又问道。

“你们俩认识多久了?”

花小夕立即尽职尽责的演起了戏,笑容可掬的说道:“我和南城已经认识一年多了。”

老爷子哦了一声纳闷的问道:“南城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一年前我去国外出差,就认识了。”花小夕对答如流,后背却开始冒汗,本来以为两人吃个饭,可赫南城居然带她来见家人,简直是毫无准备。

老爷子又问:“听说你……怀孕了?”

花小夕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点了点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是,实在很对不起。”

老爷子忽然笑了起来。“这是好事,有什么对不起的。”

花小夕暴汗,难道这是同意了?

这发展她有点接受不了,忙站起来道:“失陪一下,我想去趟洗手间。”

老爷子瞅了她肚子一眼,对赫南城道:“让他陪着你。”

“不用了。”花小夕急忙摆手,逃跑似的离开了包房。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格子门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宋婉婉。

花小夕赶紧躲到了旁边的厕所里。

里边抽噎着说道:“怎么办啊欣欣,沐枫好像发现了那天把他送到公寓的不是我,而是花小夕。”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宋婉婉又说:“我会想办法的,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嫁给沐枫,只要和沐家联手,我们宋家很快就能站在商界的顶峰,花小夕要是敢挡我的道,我就让她从衡城滚出去。”

花小夕捂住了嘴,一脸惊愕,没想到沐枫是因为那件事才和宋婉婉好的,更没想到,向来斯文温和的宋婉婉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又诅咒了几句,宋婉婉便离开了洗手间,花小夕等了一会,才从里边走了出来。

看着镜子里的吊坠,花小夕想起了沐枫昨天的表情,不禁苦笑了一声,两人已经订婚了,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如果他不喜欢宋婉婉,更不会因为那一件事就和她在一起。

想起沐枫喝醉后抱着自己的模样,花小夕忽觉得喉咙发苦,满肚子尽是酸涩。

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走出了洗手间。

“花小夕?”

身后的叫声让花小夕身体一僵。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笑道:“好巧啊沐枫,你也在这吃饭啊。”

沐枫点了点头,目光又看向了她的吊坠。

花小夕赶紧把吊坠塞到了衣服里,干笑道:“那就不打扰你了,我还有朋友在,先走了。”

沐枫忽然拽住了她,目光直逼花小夕。

“那晚,是不是你?”

花小夕急忙甩开他,故作不知的说道:“什么是我,你快进去吧,婉婉也来了吧,别让她等急了。”

沐枫手腕一转,把花小夕压到了墙上,愤怒的说道:“花小夕,你别和我扯其他的,马上回答我的话。”

熟悉的味道不断的逼进自己,花小夕不禁一阵眩晕,她贪婪的看着这张朝思暮想了一年多的脸,嘴唇微微的颤抖。

就在她想承认的时候,一道冷冽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沐枫,把手放开,再对你小舅妈动手动脚,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第4章 卑鄙的宋婉婉

沐枫怔住。

花小夕也同样有些懵。

赫南城已走到了两人身边,拽住了花小夕,冷冷说道,“忘了介绍,沐枫是我外甥,沐枫,从今天开始,花小夕就是你的小舅妈,我希望你能给于她应有的尊敬。”

沐枫脸色顿时十分的难看,花小夕回头瞅了一眼,人已被赫南城拽回了包房。

宋婉婉果然在里边,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中年男士正在低声安慰她,见到花小夕进来,顿时吃惊的抬起了头。

“小夕,你……你怎么也来了?”

中年男士笑了笑,温和的说道,“这是你小舅舅的女朋友,原来你们认识啊。”

宋婉婉顿时看向了赫南城,眼见这男人俊美高大,心里忽然有些不平衡。

没过一会,沐枫也进来了,脸色铁青,一顿饭没说几句话,只是一杯一杯的喝着酒,气氛压抑的不行。

花小夕实在受不了,便欠身说道,“伯父,姐夫,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我送你。”

赫南城紧跟着起身,到了外边,他忽然停住了脚步,沉沉的说道,“沐枫已经快结婚了,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都给我到此为止。”

花小夕低着头,半晌,她抬起了清秀的小脸,笑道,“谢谢赫先生提醒,我知道了。”

说完便上了路边的出租。

花小夕走后,沐枫从暗处走了出来,讽刺的说道,“小舅舅什么时候关心起我的婚事了,真让我受宠若惊。”

赫南城转过了脸,目光冰冷的说道,“沐枫,你少跟我阴阳怪气的,以后赫家的家宴,你和你爹就不用来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们这些姓沐的。”

赫南城抬腿上了车,沐枫不禁攥住了拳头。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语气阴鹜的说道,“沐枫,赫家也有你的一份,想要什么就去拿回来,让你姥爷看看,赫家不止有赫南城,还有你沐枫。”

沐枫回过头,只见身后站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一副黑边的眼镜,举止儒雅斯文。

“爸。”他低低的叫了一声。

男人点了点头,上了边上了黑色轿车,他看向了赫南城消失的方向,嘴边勾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他斗不过赫南城,别人未必就不行,隐忍了二十年,也是该讨债的时候了。

“开车。”

男人挥了挥手,轿车顿如离弦的箭一般,朝远处驶去。

第二日,一夜辗转的花小夕,再次顶着一对熊猫眼来到了报社。

一进门主编就把她大大的夸了一顿,接着又给了她一个采访人物,看到上边的名字,花小夕呆了一下。

沐华庭?

这不是沐枫他爸吗?

正想拒绝,电话就响了。

“小夕,有时间吗,我在你们对面的咖啡厅。”宋婉婉的声音从里边传了出来。

花小夕咬了一下嘴唇,故作自然的说道,“好,你等我一会,我这就过去。”

和主编说自己要出去采访,便溜了出去,咖啡厅的一角,花小夕见到了带着墨镜的宋婉婉。

“订婚那天太忙,都没抽出时间和你说话,一年没见,我真的挺想你的。”

宋婉婉热情的挽住了她。

“我也一样。”花小夕笑了笑,却不太自然。

宋婉婉仿佛未觉,依然亲昵的说道,“我和沐枫的婚期订在下个月的18号,到时候你来做我的伴娘吧。”

要是没听到厕所里的话,花小夕肯定会以为宋婉婉和自己感情好才找了她,但是现在,心境却是大为不同。

嘴上却应承道,“行,我尽量赶过去。”

宋婉婉给她到了一杯咖啡,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夕,其实我知道你很喜欢沐枫,本来还很担心你会看不开,现在看到你跟了他的小舅舅,我也放心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你肯定也不希望我和沐枫过的不好吧。”

心事被人看破,花小夕的脸忽然火烧火燎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宋婉婉又说道,“既然你愿意帮我,以后就别和沐枫见面了,这样对你我都好。”

如此直白的说法,花小夕已无法回避,良久,她抬头说道,“我答应你,但是我想知道,沐枫喝醉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俩会忽然走到了一起?”

宋婉婉得意的笑了一声,毫不隐瞒的说道,“早晨六点你回了宿舍,我就进了沐枫的公寓,然后就睡到了他的被窝,他以为照顾他一晚的是我,还以为和我发生了关系,自然就得负责了。”

花小夕脸色微变,忍不住说道,“这分明就是欺骗,你觉得这样的感情会长久吗?”

宋婉婉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只要婚姻,感情能值几个钱。”她看着花小夕,眼神突冷。“你不来破坏,沐枫就一定会娶我,花小夕,我对这桩婚事势在必得,如果因为你结不成,可别怪我不念旧情。”

话说到这种地步,似乎已没有了再进行下去的必要。

花小夕腾地站了起来,冷冷说道,“你放心,我没那份闲心,更不会像你一样无耻。”

说完便快步走出了咖啡厅,宋婉婉的声音再次在身后传来。

“花小夕,你自己说的话最好记住了,不然,我就把你裸照发到网上去,呵,二十岁的身体啊,还真是让人怀念呐。”

第5章 威胁

“宋婉婉。”

花小夕转过身,宋婉婉已经开车走了,还很得意的对她挥舞了一下手机。

当年在宿舍玩闹,的确是互相拍过裸照,花小夕换手机的时候早已经删了,没想到宋婉婉居然还留着,而且还用来威胁她。

花小夕生气懊恼之际,电话再次响了,是主编打来的。

“花小夕,沐家今天在恒锦酒店开新品发布会,你快点过去。”

“主编,能不能换一个人去?”

“不行,别人都派出去了,你赶紧的过去。”

主编立马拒绝,不等花小夕反驳,就把电话挂了。

花小夕无语,只好任命的往恒锦酒店走,刚刚穿过交通岗,就被一辆红色的轿车给拦住了。

花小夕皱了下眉,便往旁边走。

“站住。”

车门打开,一个身穿粉色洋装的女人从车里走了下来。

她指着花小夕的鼻子,厉声说道,“不要脸的东西,你根本就没去过国外,说,你和赫南城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花小夕认出了对方,她就是在赫南城办公室里看到的周娴雅。

一天里接连被两个女人找茬,就算是泥菩萨也有几分火气。

她打掉了周娴雅的手,冷冷说道,“这位小姐,我和赫南城怎么认识的和你有关系吗?”

周娴雅咬牙切齿的看着她道,“当然有关系,我和赫南城青梅竹马,指腹为婚,你凭什么抢走他,就算他喜欢你,也不过是玩玩罢了,赫南城不爱我,也不可能喜欢你。”

花小夕怒极而笑。“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他爱我入骨,每天都怕我磕到碰到呢。”

“呸,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根本就不了解赫南城,他喜欢的其实是……”

周娴雅的话说了一半,忽然就停住了,花小夕察觉到不对,立即回过了头,却见赫南城正一脸冰冷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周娴雅,你的话似乎太多了。”

他缓缓走了过来,目光阴冷似剑。

周娴雅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解释道,“城哥,我不是有意想说那件事……”

赫南城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

“滚,别逼我迁怒周家。”

周娴雅的眼睛顿时红了,随后恶狠狠看了花小夕一眼,上车走了。

花小夕耸了耸肩,对赫南城道,“赫先生,我又为你无辜躺了一次枪,咱们的恩怨也该了结了。”

赫南城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影把她笼罩的密不透风,压迫感倍增。

“那好,就请花小姐赔偿我的损失。”赫南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要害被你踹了两次,现在已经不能人道,凭我的身价管你要一千万应该不算过分。”

“一千万?你这分明就是打劫。”

花小夕张大了嘴巴。

赫南城勾了一下嘴角,声音淡淡的说道,“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继续假扮我的未婚妻,直到我不需要为止。”

花小夕立即气鼓鼓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不需要,我也是要结婚的,总不能陪你假装一辈子吧。”

赫南城眯着眼眸说道,“那就治好我,你就可以马上走人。”

花小夕一阵气结,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赫先生,你那里……真不行了?”

花小夕的声音很大,不少路人顿时朝赫南城看了过来,饶是他处变不惊,脸也微微的热了一下。

“死女人,你是不是纯心找事。”

他猛地抓住了花小夕,把她扔进了车里。

花小夕吓了一跳,赶紧解释。“对……对不起,我嗓门天生就大,下次我绝对会注意。”

赫南城嘴角抽搐,死女人居然还想有下次,他猛地踩下了油门,花小夕顿时紧紧的抓住了椅背。

“赫先生,你要带我去哪儿?”不会想灭口吧。

“去治病。”赫南城回了一句,继续加大了油门的速度。

如此快的车速吓的花小夕心惊胆战,也不敢再说话了,等车停下,才发现已经到了赫南城的公司。

“我有个会要开,你给我在办公室老老实实的待着。”

花小夕还以为赫南城会对她霸王硬上弓,没想到他拿了份文件就出了屋,花小夕坐了一会,忽然想起了要采访沐华庭的事,顿时拍了一下脑袋,连跑带颠的离开了LHz。

到了地方,大门正要关闭,花小夕急忙拿出了记者证,却被保安拒绝,并称必须得持有商业请帖才能进去。

“拜托了,通融一下行吗,我肯定会好好报导你们公司的。”

保安挡在门口道,“不行,除了几家大报社的记者,其余人一律不准进。”

“她是我朋友,让她进去吧。”

里边走出了一个人,高瘦的身材,俊秀的脸庞,正是沐华庭的儿子沐枫。

“是,少爷。”

保安一听急忙拉开了门。

花小夕赶紧钻进去,对沐枫笑了笑。

“谢谢你了。”

沐枫看着她,眼神有些复杂,随后就像从前一样拉住了花小夕的手。

“跟我上二楼,想拍什么都可以。”

沐枫手上的温度让花小夕心头一阵狂跳,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躲避老师的时光,但是很快,她就想起了自己答应宋婉婉的话,上了二楼,立即把手抽了回来。

沐枫皱了皱眉,低头问道,“花小夕,你很讨厌我吗?”

花小夕往后退了退,低着头道,“不是,只是不想被人误会。”

她说的是宋婉婉,沐枫想到的却是赫南城。

他的脸色突然变的十分难看,下一秒,忽地抱住了花小夕。

“花小夕,你是不是为了报复我,才跟他在一起的?”

花小夕有些慌乱,忙摇头道,“不是,你胡说什么,快放开我。”

沐枫的脸已经贴了过来,在她耳边低低说道,“对不起小夕,看到项链我才知道那晚陪我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真的和宋婉婉发生了什么,其实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都已经过去了……唔……”

花小夕的话还没有说完,沐枫的嘴唇就已经落到了花小夕的唇上,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味道直入肺腑,花小夕不禁身体发软,这时,灯光一闪,一道白亮的射线落到了她的脸上。

花小夕猛地推开了沐枫,顿看到了一脸怨毒的宋婉婉。

第6章 莫名其妙的婚姻

“婉婉,不是你想的那样。”

想起自己裸照,花小夕只得向对方解释。

宋婉婉沉着一张脸,在没开灯的二楼,显得异常的恐怖阴森。

“花小夕,你答应过我不来见沐枫的,暗里却仍然跑来找她,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就在刚才沐枫已和我解除了婚约,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怎么会?”

花小夕看向了沐枫,却见他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宋婉婉,你该清楚,我和你之间并没有感情,要不是你骗了我,我根本不会和你订婚。”

“闭嘴。”宋婉婉一声尖叫,歇斯底里的揪着头发道:“你和我在一起处了一年多,怎么会没有感情,一切都是因为她,我要她不得好死。”

宋婉婉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把匕首,猛地朝花小夕冲了过来。

沐枫忙把花小夕护在了身后,嗤的一声轻响,宋婉婉的匕首已经插在了沐枫的手臂上。

“沐枫。”花小夕尖叫着去夺宋婉婉的刀,却被宋婉婉用力一抡,人已从二楼掉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花小夕眼前发黑,人已失去了知觉。

恍惚中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和沐枫结了婚,可在新婚之夜,沐枫的脸竟然又变成了赫南城,画面忽然一转,她又看到了一辆黑车,疯狂的撞向了另一辆蓝色轿车,接着耳边便传来了一声巨响,蓝色轿车着起了火,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从车窗里爬了出来……

“啊!”

一声惊叫,花小夕猛地睁开了。

入眼环境奢华,显示不是沐家的发布会现场,随后她便看到了自己手背上的输液管。

“你醒了?哼,没摔坏骨头,算你命大。”

冷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道颀长优雅的人影从外边走了进来。

花小夕揉了揉眼,惊愕的说道:“赫南城,怎么是你?”

赫南城站到了床边,眯着狭长的问道:“那你觉得应该是谁?”

花小夕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觉得眼前发黑,只好又躺回了枕头上。

“沐枫呢,他怎么样了?”

“他死不了,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

赫南城把一张单子递到了她的眼前,花小夕只看到了脑震荡几个大字。

赫南城收回了检查单,淡淡的说道:“我替你请了假,这段日子你就在这好好休息。”

“哦,谢谢你了。”

花小夕随后应了一声,忽然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这里是……医院?”

“不是,是我家。”

“啊!”

花小夕惊愕的张大了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跑到了赫南城的家。

赫南城似乎明白她的想法,从兜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扔到了花小夕的面前。

花小夕拿起了红皮的小本,打开来一看,顿时呆住。

这是一张结婚证,上面的两人正是她和赫南城。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惊愕已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不认识字?”赫南城语调讽刺。

“可是我根本没有同意,我们怎么可能结婚,而且我从没和你照过相,赫南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花小夕忽然觉得赫南城的精神似乎不太正常,哪有才见过两面就被逼着结婚的。

赫南城挑了一下幽深的眸子,缓缓说道:“花小夕,你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就这么简单,我不希望再听到你传出任何的绯闻,尤其是和沐枫。”

昏了一觉,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别人的妻子,这让花小夕难以接受,尤其对方还是沐枫的舅舅。

“不行,我决不同意,这张结婚证根本就是假的。”

花小夕不顾恶心,从挣扎着坐了起来。

“如果你觉得是假的,大可以去查。”赫南城转身就往门外走,到了门口他又停住了。

“花小夕,我花高价买了一批照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花小夕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照片?”

赫南城勾了一下嘴角,一字一句的说道,“一个女人二十岁的照片。”

花小夕顿时想起了宋婉婉说的话,立即尖叫道,“是不是宋婉婉卖给你的。”

赫南城往她脖子下瞄了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看不出来你干干瘦瘦的,身上还挺有料。”

“啊!你竟然看了,流氓,臭流氓。”

花小夕激动的扔出了枕头去打赫南城,一张脸早已成了红柿子。

赫南城闪身躲过,人已离开了卧室。

花小夕想去拔针,却是一阵头晕恶心,又有气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此时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如果她没记错,那张照片应该是她洗完澡,宋婉婉给拍的,她躺在了床上,还特意摆了一张POSE,一想到自己赤着身子的模样被赫南城给看到了,花小夕顿时连撞死的心都有了。

心慌意乱的躺了半个小时,楼上再次传来了脚步声,却不是赫南城,而是一个佣人模样的中年女人。

“夫人,我来给你拔针了。”

阿姨温和的笑了笑,手指轻柔的把针给拔了下来,随后又问道,“夫人饿不饿,我弄得点粥,你要现在吃吗?”

夫人这个称呼让花小夕刚刚降温的脸再次红了起来。

“谢谢阿姨,叫我花小夕就行,我现在还不饿。”

花小夕回以了微笑,阿姨也笑了笑,收好滴液瓶就出去了。

花小夕又试了几次想起来,可每次都是头晕想吐,只好又任命的躺了回去,可脑子依然不停的在画弧。

赫南城明明在公司,他是怎么把自己带回来的,难道是沐枫把她送到赫家的,仔细一想似乎又不太可能,虽然沐赫两人都没明说,她却能感觉出两人的关系似乎并不像普通的甥舅那么好。

到底是为什么?

花小夕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认识沐枫这么久她也从来不知道他有这个一个霸道不讲理的舅舅。

随后花小夕又想起了沐枫为自己挡刀时的样子,立即去找电话,前前后后都看了一遍,床头柜上只有一部玫瑰金的苹果,却没有找到自己那部用了一年多的小米的手机。

难道被赫南城给拿走了?

正想的入神,旁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把她吓了一跳。

往屏幕上看了一眼,只见上面显示了六个大字。

花小夕的老公。

第7章 不可理喻的赫南城

花小夕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接起电话道,“赫南城,我的手机呢?”

冷冽而熟悉的声音从里边传了出来。“扔了。”

“什么,赫南城,你太过分了。”花小夕气急败坏的吼道,“那里边还有我很多重要的通讯记录,你凭什么给我扔掉。”

赫南城语气刻板的说道,“就凭我是你老公,就有权利支配你的所有东西。”

花小夕气的小脸发白,忍不住骂道,“你……你这个变态,我要告你毁坏他人财务。”

“如果你想好了,请随意。”赫南城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接着又说道,“不想在床上躺一辈子,就记着吃药。”

挂断了电话,赫南城转动了椅背,看向窗外的眼眸,忽变得阴沉。

“查的怎么样了?”他淡淡的问。

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炯炯有神的双眼,利落精干的板寸,一看就知道是某个领域的精英。

此时他却皱起了眉毛,摇头道,“时隔多年,沐小姐的主治医生早已经病死,大姐那起车祸的目击者,也没什么线索,不过我到是有了一点别的发现。”

赫南城手指微紧。“什么发现?”

黑衣人犹豫了一下道,“我找到了大姐的车,虽然已多次易主,但是仍能看出,刹车被人动过手脚,油箱也有漏油的迹象。”

赫南城猛地转过了椅子,沉声问道,“还有吗?”

黑衣人再次摇头。“大姐死后没多久,咱们就被老爷子派到了美国,如今已过了这么久,很难证明这件事是沐华庭干的。”

赫南城双眼眯起,光芒凛冽。

“那就查,直到查出证据为止。”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查。”黑衣人的眼中蹦出了两道火焰,略作停顿,他又说道,“南城,你要不要和小枫谈谈,或许他能帮上你。”

“沐枫?他和我姐完全没有血缘,你觉得他会帮我吗?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娶宋婉婉,又为什么在我和花小夕接触之后和宋婉婉解除了婚约,这一点,他到是完全得到了沐华庭的真传。”

黑衣人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模样。“沐枫以为你喜欢花小夕,所以想利用她对付你?”

赫南城点了点头。

黑衣人又问,“老爷子知道他的身份吗……”

“不知道,也不能让他知道。”赫南城勾了嘴角,笑容讽刺。

“我姐可真够傻的,为了沐华庭竟然不惜和老爷子撒谎,说她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和沐华庭有了孩子,她根本不知道沐枫是沐华庭和一个舞女生的,还以为自己抱养了一个孤儿。”

黑衣人没有说话,他拿起了桌上的洋酒,一口气喝了下去,眼中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赫南城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陆笙,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帮我查出沐华颜和我大姐的死因,我绝不能让她们死不瞑目。”

同一时间,沐枫一脸阴沉的看着父亲。

“为什么要把花小夕送到赫南城的手里?”

沐华庭不疾不徐的说道:“没拿到宋家的股份前,宋婉婉的婚约暂时还不能解除,我不管你喜不喜欢花小夕,都不能把她留在身边,毕竟你姥爷已经认定,她怀了赫家的孙子。”

略做停顿,沐华庭问道。

“小枫,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了花小夕吧。”

沐枫眼神阴鹜的看向了窗外,一字一句的说道,“喜不喜欢并不重要,我要的是整个赫家,包括赫南城的命。”

“那就好,你想怎么做爸都会支持你。”

沐华庭勾了一下嘴角,淡淡说道,“当年你姑姑为了赫南城自杀,你母亲也因为他出了车祸,就连我也被他赶出了赫家,要不是这些年积攒了一些人脉,咱们父子俩没准就要饭去了。”

“够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再说了,替我告诉宋家,如果想让我娶宋婉婉,就拿股份来换。”

“好,爸这就去办。”

沐枫起身上了二楼,沐华庭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

只要能弄死赫家所有的人,不论牺牲多少,他都不会在乎,一个舞女生的孩子,根本就不配做他沐华庭的儿子。

下一秒,他又恢复了从前的斯文儒雅,拨通了宋家的电话……

一转眼十几天已经过去,花小夕每天按时吃药,眩晕的感觉已经消减了不少,但却依然无法离开。

因为赫南城养了好几只巨大的藏獒,只要他不在家,狗就会被放出来,看着它们要吃人般的目光,花小夕实在没胆子尝试。

这天花小夕终于忍不住了,给赫南城拨了一个电话。

“我想出去走走。”

本以为赫南城会拒绝,没想到他却很痛快的答应了。

“可以,一会我让陆笙把狗牵回去。”

“真的?”

花小夕有些雀跃,赫南城不禁勾了一下嘴角,心情似乎也因为花小夕的情绪好了不少。

他承认自己利用了她,相应的,他也会给她应有的补偿,只是这件事,他并没有告诉花小夕。

“我有必要骗你吗,”赫南城略做停顿,又说道:“五点前来公司找我,其他的自便。”

花小夕对着电话做了一个鬼脸就把电话挂了,现在她忽然觉着嫁给赫南城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

平心而论,赫南城对她还不错,既不强迫她做这做那,也不会逼她同房,因为赫南城说过,他娶她只是想摆脱那个名叫什么娴雅的女人。

花小夕却觉他那里可能真被踢出了毛病,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拙劣的借口。

想到这,花小夕忽然有些愧疚,她叹了口气,慢吞吞的走下了楼。

呼吸着外边的空气,所有的细胞似乎都在这一瞬间活了起来,忍不住张开了双臂,去拥抱眼前的大自然,抬头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了一个熟悉的人。

他手拿着电话,正在说着什么,花小夕呼吸一紧,立即大声喊道:“沐枫。”

第8章 丢失了记忆

沐枫的眼中盛满了惊喜。

“花小夕。”

他赶紧挂了电话,朝她走来。

看着他手臂上的痂,花小夕心里有些难过。

“还疼吗?”

沐枫微笑着说道:“没事了,已经好了。”

花小夕忽然想起了困扰了自己多日的大谜团,赶紧问道:“那天之后,我怎么会在你小舅舅的家?”

提到这个沐枫的脸色顿时不太好。

“本来我把你送到了医院,小舅舅却带人抢走了你。”他忽然握着了花小夕的手,目光灼灼的问道,“小夕,你是因为爱他才和他在一起的吗?”

花小夕回避了沐枫的视线,反问道,“宋婉婉呢,她还好吧。”

沐枫淡淡说道,“还好,那天她喝醉了酒,一直想和你认错,你的电话却打不通。”

花小夕叹了口气,把手抽了出来。“算了,都过去了,沐枫,那天谢谢你了。”

“我们之间有必要说谢吗?”

沐枫在她脑袋上揉了揉,然后拉住她的手道,“花小夕,我还没吃饭,陪我吃一顿饭怎么样,就当是补偿了。”

这种说法,让花小夕无法拒绝。

沐枫把她带到了一家西餐店,柔和的灯光与琴声交相辉映,营造出了一种浪漫而暧昧的气氛,花小夕揪着衣角,有些不太自在。如果是十几天前,能和沐枫单独在一起,花小夕一定会很高兴,但是此时,她的心境却变了。

她发现自己想的最多的男人,竟然变成了赫南城。

这种发现把花小夕吓了一跳,难道她喜欢上赫南城了?

不可能,她怎么会喜欢那个变/态,肯定是因为他手上有自己的把柄,所以她才比较在意,想到赫南城说二十岁身体的表情,花小夕的脸瞬间就热了起来。

“想什么呢?”

沐枫给她切了一小片牛排,递到了她的嘴边。

花小夕躲了一下,伸手接过了叉子。“我自己来就行。”

沐枫的眼神变了变,随后便微笑着说道,“几天不见,你怎么变的客气了。”

“没有。”花小夕干巴巴的笑了笑,抬头问道,“你真的和宋婉婉解除婚约了?”

沐枫沉默了半晌,道,“真的,因为我想娶你。”

“你胡说什么,还是说点正经的吧。”

花小夕忙喝了一口咖啡,来掩饰自己的心乱,沐枫却从对面走了过来。

“花小夕,我喜欢的是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打掉赫南城的孩子,我们结婚,好吗?”

看着那张不断贴近自己的俊脸,花小夕一阵紧张。

“对不起沐枫,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她猛地推开了沐枫,跑出了西餐厅,下一秒,几张清晰的照片便传到了沐华庭的手机上。

离开西餐厅后,花小夕便漫无目的在街上狂奔,回过神,泪水已经流了一脸。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但却明白自己和沐枫已经不可能了。

在一个小区的角落哭了一会,出来的时候,花小夕已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模样。

已经四点了,离赫南城的约定还剩一个小时,正好可以步行过去,到了他的公司正好走了三十分。

“我是花小夕,约了你们总裁。”

服务小姐听完她的名字立即殷勤的把她送上了电梯,到了总裁室,花小夕敲了敲门。

“进来。”

赫南城特有的低沉声音从里边传出,花小夕整了整衣服,开门走了进去。

赫南城正在看文件,看到是她立即把文件收进了柜子里。

花小夕撇了撇嘴,她又不是商业间谍,有必要这么防着吗?

“喂,你让我来干什么?”

赫南城走到了花小夕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眼道,“陪我回去吃饭。”

“回……哪里吃饭?”花小夕愣愣的问。

“老爷子那里。”赫南城说完便拉住了她的手,花小夕把手抽了出来,反挎住了他的胳膊。

“赫先生,如果我表现的好,你是不是就能把照片删除了。”

看着花小夕那双月牙般的眼睛,赫南城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

这笑容很像沐华颜。

“那就看你表现的如何了?”

赫南城淡淡说了一句,便上了车。

花小夕识相的坐到了副驾驶,嘟着小脸说道,“只要你肯把那张照片删了,让我怎么做都行。”

赫南城目视着前方,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会考虑。”

赫南城说话的功夫,花小夕忽然注意到赫南城的手机就放在轿车的置物盒里,顿时起了抢过来看看的心思。

瞅着赫南城没注意,她立即伸出了手,赫南城极快的反应过来,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忽然从旁边的胡同里跑了出来,赫南城猛打方向盘,嘭的一声轿车撞在了马路旁边的绿化带上。

花小夕毫无防备,脑袋顿时撞到了前边的风挡上,她抬起头,顿时看到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脸色发白的坐在了马路边。

这一幕似曾相识,仿佛自己曾经经历过,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那辆被撞的变形的蓝车,车窗上映出了一张扭曲恐怖的女人面孔。

“啊!”

花小夕立即抱住脑袋尖叫起来。

“该死的女人,你怎么了?”赫南城拉下了她的手。

本想训斥她几句,却见她脸色发白,嘴唇都没了血色,似乎被吓的不轻。

花小夕一下子扑到了赫南城的怀里,哆哆嗦嗦的说道,“车祸,我好像看到一个开着蓝色轿车的女人被人给撞死了。”

赫南城手指一紧,掐着花小夕的肩膀问道,“快说,是什么车型,那女人长的什么样,是谁撞的她?”

花小夕呆滞的看了他一会,眼皮一翻,人已晕了过去。

唯有南城入梦来 主角: 花小夕, 赫南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