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毒医太子妃 主角: 南宫苌思, 百里冥夜

逆天毒医太子妃 主角: 南宫苌思, 百里冥夜

第1章 意外穿越

长安城外的林溪河边,一名男子刚把被人推入河中的南宫苌思给救了起来。

“咳咳……”南宫苌思努力的睁开眼来,只见眼前一名身着古代长袍、长相堪比吴彦祖的美男子正盯着她看,等她回过神来,一把将他给推开。

与男子同样身着古代衣袍站在男子身边的小护卫立马就上前替男子解释道:“我家公子好心救你,你怎能不知回报,简直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

救了她?

南宫苌思急忙看了看四周如此陌生的坏境,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明明是在去参加接手族长身份的路上,为何偏偏出现在这里?

突然,头痛欲裂,好多回忆犹如泉水不断的涌入了她的脑子里。

她身为苗疆医毒世家唯一传人,母亲善用毒术,父亲善用医术,原本相生相克的两个人,生下了不仅会毒术,还会医术,天生又会蛊术的她。

她清晰的记得,她是在接手族长的路上遇到了车祸……

可是为何她的脑子里出现另一个与她同名女子的记忆?

与她同名的这名女子因为长相丑陋常常被人嘲笑,所以内心极为敏感自卑。

而这一次同名女子也是被自己的亲姐姐和未来的夫婿联合杀害抛尸河中。

那么这个与她同名女子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脑子里?她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男子见眼前这位姑娘痛苦不堪的样子,以为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便上前询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什么年代?”南宫苌思急忙抓住男子的手腕问道。

“我们现在身处林溪河边,而今是永治二十一年。”男子耐心的答道。

什么东西?永治是什么朝代的?

莫非她读了些假的历史书籍吗?她怎么就没有听过永治朝代。

见这位落水的姑娘一脸懵圈的模样,像是失忆了,又像是个外地人。

“这里闵国,姑娘来自何处?”美男子试图询问道。

瓦特?闵国?历史书籍中从未有过任何相关记载。

古书也有盗版?而这盗版正好又被她给撞见了?这是不是太巧了?

不过看自己这身打扮,再看看眼前这两个男人的穿着,根本不像是在苗疆,倒更像是在古代某个地方。

如此说来,她莫非是穿越了?

想想她南宫苌思乃是苗疆医毒世家传人,不仅有着令人无比羡艳的家世,更是有着足以令男人为她着迷倾倒的身材和脸蛋。

可谁知,一场车祸,如今就让她穿越到了这位自小就毁了容貌的将军府嫡女身上。

“长安城,骠骑大将军府。”南宫苌思随口说道。

骠骑大将军府?

美男子与身边的小护卫惊讶的相互看了一眼。

“姑娘是骠骑大将军府中人?”美男子惊讶道。

她也不知为何随口就这么说了,按照记忆中同名女子的说法,她应该是回那个地方的。

反正都穿越了,何不先回去看看情况再说呢。

随后,美男子便将她带回了长安城,“姑娘,前面就是骠骑大将军府了。”

“多谢今日相救,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改日我……”好像在古代不是这么自称的,“改日小女子定当登门谢恩!”

“姑娘唤在下夜公子便是,谢恩就不必了,遇见即是缘分,救你也是举手之劳,姑娘不用这么客气。”美男子笑着回绝道。

美男子站在远处看着南宫苌思顺利的踏进了骠骑大将军府,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公子,这位姑娘莫不是……”

“应该是了。”美男子恢复了神情,自喃道。

南宫苌思踏进了大将军府之后,朝着四处看了看,这里如同记忆中的一样,可是为何莫名的让她有种畏惧感?

“啪!”南宫苌思刚回过头,就被人给打了一巴掌。

等她回过神来,看着来人的时候,一股记忆再次涌入了她的脑子里,打她的人正是南宫苌思的父亲南宫鸿。

她的这位父亲,从小就把她管的十分严厉。

按照她们那儿的说法就是十分的古板和传统。

好像自从南宫苌思的母亲去世之后,南宫鸿对待原主的态度也变得更加恶虐了。

在她看来,南宫鸿的这个行为属于,把原主母亲的死全都归咎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仔细一想,她母亲的死,好像真的都是因为她的原因。

“孽障,看看你这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南宫鸿见南宫苌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里的怒气就更重了。

“爹爹,女儿也不想变成这样,可是好端端的被人给推进了水里,好不容易才爬上来。”南宫苌思委屈巴巴的看着南宫鸿答道。

南宫苌思知道南宫鸿最好面子,要是让他知道有人不顾他骠骑大将军府的颜面,这么欺负大将军府的嫡女,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究竟是何人这么胆大妄为,竟然敢欺负到我将军府上了!”被南宫苌思这么一说,南宫鸿果然是生气了。

“哎呀,妹妹回来了,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碧浣还不赶紧把小姐送回房间去换身干净些的衣裳!”

南宫苌思慵懒的朝着这位唤她“妹妹”的女子看去。

面容艳丽,细眉微挑,朱唇轻勾,一袭玫色抹胸长裙及地,衬的她的身材更是婀娜多姿。

南宫冰清急忙赶来,就是怕南宫苌思是谁将她推入河中之事说出来,对身边的碧浣吩咐道。

“爹,这件事等日后再查吧,女儿先带着妹妹回房间稍稍的洗漱一番,妹妹身子骨本来就弱,免得让妹妹着凉了。”南宫冰清生怕南宫苌思会和南宫鸿单独在一起,便找了一个借口说道。

南宫鸿朝着南宫苌思看了一眼,见她衣衫也都湿透了,头发也乱成一团糟了,就摆了摆手,示意南宫冰清赶紧带她下去。

待南宫冰清将南宫苌思带回了房间后,把身边的丫鬟都给遣走了。

“还真是没有想到啊,喂你吃了剧毒,又把你丢进了林溪河中,你却还没有死!”南宫冰清立马就变了脸色,一副凶狠狰狞的模样。

硬是把这幅美感给破坏了,着实让人难以喜欢她。

第2章 巧用心计,惩治恶人

可南宫苌思却再也不是以前的南宫苌思了,再怎么说她也是经历过太多浮华生平之人,遇到南宫冰清这种阴险小人,她又不是没有办法对付的。

南宫苌思微微抬眼,眸中泛寒,看向南宫冰清。

南宫冰清也是被她这一眼神看的不由自主的微微皱起了眉头。

南宫苌思自卑胆小,懦弱无能,何曾有过此时波澜不惊却又带着一丝丝盛气逼人的感觉,不禁让人心生了畏惧之意。

“剧毒!丢进林溪河中!姐姐待我可真是好啊!”半响,南宫苌思抹去了眼底的冷意,似非似笑凑到南宫冰清的面前轻嘲道。

既然这幅身体被她给占用了,那么她就要对原主负责,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也一个都不会放过。

什么姐姐,什么未婚夫,她都要一一的让他们付出代价!

听到南宫苌思冷冰冰的话语,南宫冰清一时间也愣住了。

她这个一向没用的妹妹,何曾这么跟人说过话了?

莫不是吃了毒药,脑子又进了水,得了什么疯症?

想到这儿,南宫冰清心情大悦,扭动着她那纤细的小腰,走到南宫苌思身边大笑道:“妹妹啊,你又何必如此执迷不悟呢,二皇子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二皇子喜欢的人是我!”

二皇子他根本就不喜欢你……

这话,南宫苌思听了,她的心不由得一阵绞痛,让她快无法呼吸了一般。

于是,她努力的接收了原主的记忆,才得知,原来南宫冰清口中所说的这位二皇子是原主一心一意深爱之人,也从而得知,原主对二皇子是用情至深。

可是二皇子压根就不喜欢原主,却是喜欢上了她的这位蛇蝎心肠的姐姐。

得此,南宫苌思抬手捂住自己的心口,眉头紧拧。

南宫冰清见南宫苌思痛苦不堪,嘴唇也逐渐泛白的模样,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继续在南宫苌思的耳边说道:“姐姐最后再奉劝你一句,死了这条心吧,二皇子是……”

“啪!”

一声脆响,打断了南宫冰清的话,同时在院子里的丫鬟和小厮都惊的目瞪口呆,屏住了呼吸。

二小姐竟然打了大小姐?!

站在门口的碧浣也惊的瞪大了眼睛,灵魂也跟着那一声脆响溜走了一般。

虽然刚才她看到南宫苌思的第一眼就觉得自家的小姐有些和平时不太一样了,却是没有想到会如此强势。

而一旁的南宫冰清目光呆滞的看着南宫苌思,等反应过来时,才发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完全不敢相信这个胆小怯弱的南宫苌思竟然扬手打了她。

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南宫冰清欲抬手将这一巴掌还回去,但手刚抬起来就被南宫苌思给抓住了。

“我的好姐姐,早前逼我退婚不成,又想直接把我毒死,然后顺势嫁给二皇子,可如今你的计划还是落了空,妹妹我还没有来找你的麻烦,你倒是亲自送上门来了,这笔账,姐姐说该如何算清楚呢?!”

南宫冰清看着南宫苌思这一副冷酷无情的模样,陌生的让她感觉到了害怕。

正在此时,南宫苌思耳朵微微一动,听见有人的脚步声正在朝着她这里走近,于是南宫苌思眼睛一转,让南宫冰清的手轻轻的打在了她自己的身上,顺势倒在了地上。

“姐姐,我错了,不要再打我了,我不嫁给二皇子就是了,姐姐不要再打我了。”南宫苌思倒在地上,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脸上,委屈巴巴的向南宫冰清恳求道。

“反了,你一个庶女竟然打嫡女,当真你以为这府上没人能管得住你了吗?!”

此时冲着南宫冰清教训的人,正是南宫苌思的爷爷,也是在这个家里最疼爱她的人了。

“爷爷,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真的没有……不信你问问他们。”南宫冰清极为委屈的冲着太公爷解释道。

可是太公爷只相信自己亲眼所看到的,完全就不相信南宫冰清的话,再说了,之前南宫冰清也经常欺负南宫苌思,他又不是不知道。

以前他就想趁机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丫头,奈何南宫苌思次次阻拦了他。

现在南宫冰清是愈发的过分了,他再也无法容忍了。

太公爷带着南宫苌思和南宫冰清来到了前厅,也把南宫鸿和戴姨娘也叫来了。

南宫鸿的妾室戴氏,正是南宫冰清的生母,戴姨娘见自己的女儿脸上有一道五指红印,这立马就冲到南宫冰清的身边询问道:“清儿你这脸是谁干的?告诉娘,娘定要刮了他的皮!”

“我打的!”太公爷面无表情的答道。

南宫苌思一听,着实也惊讶到了,没想到原主的这位爷爷这么维护她。

戴姨娘一听,急忙转过身来,恢复了神智后,赶紧说道:“想必清儿肯定是惹爹不高兴了,妾身在这里给爹陪个不是。”

“父亲,清儿到底哪里惹您生气了?”南宫鸿看了看南宫冰清那脸上红红的印子,再看向老太公问道。

“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当着我的面欺负思思,自古以来嫡庶清分,庶女都欺负到嫡女的头上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太失职了!”太公爷露出一丝不悦。

这话一听,南宫苌思倒还心里暗自庆幸道,幸好自己是嫡女。

“是儿失职,还望父亲别因为这件小事而伤了自己的身体。”南宫鸿赶紧站起身来,拱手对着太公爷说道。

“日后要是再让我知道有这种事发生,轻则祠堂面壁思过,重则滚出我将军府!”说完后,太公爷便准备起身。

“爹,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妾身认为清儿再怎么也是府上的长女,她替父教训思思,这也是作为一个长姐应当做的……”

“啪!”

还未等戴姨娘说完,太公爷怒气冲冲的一掌拍在了桌上。

“思思再怎么有错,也轮不到你和她来教训!”

在太公爷的认知里,南宫苌思作为将军府的嫡女,她除了她的母亲教育之外,自然由她父亲教育,总之也轮不到戴姨娘和南宫冰清来教训。

哇塞,原主这爷爷简直太酷了吧。

第3章 强势归来,不做懦女

说完后,太公爷走到南宫苌思的身边,牵起南宫苌思的手就离开了前厅。

戴姨娘听到太公爷的那番话后,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刚嫁进将军府她就知道南宫鸿的这位父亲,极其注重嫡庶之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分明,再怎么说,她也是南宫苌思的长辈,难道她都没有教育南宫苌思的资格了吗?

她不过是比南宫苌思的母亲晚嫁进将军府一日罢了,凭什么她和她的女儿都得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

况且,她为南宫家生下了长女和南宫家唯一的儿子,凭什么她的待遇还是如此?

“爷爷,其实……”南宫苌思见原主的爷爷待她这么好,她若是欺骗了他,爷爷的心里会不会更加的难过和失望,所以她想着还是把真相告诉太公爷。

“嘘!”太公爷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正视着南宫苌思,“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你还真以为你爷爷不知道吗?”

毕竟太公爷这么大岁数,经历过太多的事,也看透了太多的小花样,所以刚才太公爷踏进常思阁的时候,就知道了。

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实则也是为了保全南宫苌思。

在太公爷生病的这些年,南宫苌思没少被戴姨娘和南宫冰清欺负,如今也该好好的整治整治她们了。

再说了,他生病的这个期间,将军府的作风也歪了不少,也是时候转正了。

“不过爷爷得夸你,长大了不少,日后也要好好的保护自己,不要总是被人欺负,你得学会反击知道吗?”太公爷慈爱的看着南宫苌思叮嘱道。

其实她爷爷说的没错,她是该照顾好自己,也该知道什么是反击了,不过这一点太公爷大可放心。

啪啪打脸这种事,是她最擅长的。

在苗疆她父母早逝,她也曾被欺负的很惨,但她终究还是成长起来了,但这其中所经历过的磨难与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又是如何如何报复那些曾欺负过她的人,也只有她心里最明白。

就如同原主的这位父亲一样,刚才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不曾问过她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导致的,却是质问她给将军府丢脸之事。

对于这个白白得来的便宜父亲,她自然是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而她的爷爷也年过半百,又是经常生病,她是更不能去指望的,所以接下来要想在这里待下去,她就得全靠自己的聪明才智。

才和南宫苌思说了几句话而已,太公爷便开始打盹儿了,随后就被侍奉太公爷的衷叔给扶回了养生阁。

“今日所遇那位姑娘竟是骠骑大将军府之人,不过你可知她的身份?”百里冥夜收起了正在阅读的书卷,交由护卫羽誓。

“不过依属下看,那位姑娘身着朴素,头上也未戴首饰,兴许只是一个大将军府的婢女,随自家主人走散了,流落至此。”羽誓将书卷放回了书架上,向百里冥夜解惑道。

可是百里冥夜却不是这么想的,“倘若真是走散了,为何会被人推进河里?”

被百里冥夜这么一说,羽誓倒没有反驳的话了。

那么被救起的这位姑娘到底是大将军府中的什么人呢?

翌日清晨,南宫苌思伸伸懒腰,坐在床榻上,稍事休息一下,仿佛舒服多了。

“小姐,这是刚洗过的衣裙你先换上吧。”正在跟她说话的这个小丫鬟名叫碧浣,是一直侍候原主的婢女。

看这胆小,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正视她的小丫鬟,南宫苌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原主的胆小怯弱,导致了在他身边伺候的婢女亦是如此。

罢了,待她日后再慢慢调教吧。

南宫苌思走到碧浣的跟前,翻了翻碧浣手上托着的衣裙。

如此朴素破旧不堪的衣裙竟然是给骠骑大将军府嫡女穿的?

这是在搞笑吧,这衣裙就连一个普通下人的衣服都不如,竟是让她穿。

不给她们一点厉害的,还当真她是好欺负是吗!

见南宫苌思怒气冲冲的一把抓起了她手中的衣裙,就要走出了房门,碧浣急忙跟了出去。

看南宫苌思这架势怕是要去找戴姨娘,碧浣见状挡在了南宫苌思跟前,“小姐要是不喜欢这长裙,奴婢可以重新改改,但小姐还是不要闹到戴姨娘那儿,不然又免不了一顿处罚了。”

这小丫头怕是之前跟着原主受到了不少的委屈和处罚吧。

“没事,你放心吧,本小姐不去找她”南宫苌思本是想要拍拍碧浣的肩膀,却不曾想让她吓得一哆嗦。

唉,之前这丫头是被欺负的有多惨呐。

气冲冲赶到南宫鸿的书房后,立马变了脸,乖巧的走到南宫鸿的跟前,“女儿来给爹爹请早安了。”

闻声,南宫鸿抬眼,锐利的眼神一下子落在了南宫苌思的身上,好似直接就能将她给看穿了一般。

这么多年,南宫苌思同他说话一直都是支支吾吾、唯唯诺诺,可如今见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怯弱,却是多了一分的自信。

这眼神看的让南宫苌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在想,原主莫不是被捡来的吧,哪有自己的亲生父亲用这么犀利的眼神看自己的女儿?

“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回过神来的南宫鸿再次将头埋了下去低,看着桌上的文书。

昨日他才打了南宫苌思,今日一早倒是还想着给他来请安了,肯定是有什么事。

“女儿这不是久未给父亲请安了吗,今日见天儿这般好,便来给父亲请安了。”南宫苌思迅速做出了反应,应道。

此话一出,南宫鸿和碧浣朝着窗外瞟了一眼。

天上乌云密布,不出意外怕是要下雨的样子,何来天气好一说?

南宫鸿眉头一紧,果然南宫苌思并非是单纯的前来给他请安。

“嗯。”南宫鸿继续埋头疾书,淡然的应了一声。

可南宫苌思倒是全然不在乎外面的天气究竟是好还是坏,反正她今日前来的目的,又不是真的向这个便宜父亲请安的。

第4章 一点责罚算什么,好戏还在后头

见便宜父亲不说话了,南宫苌思面带笑意上前继续道:“其实女儿正有一件事想向父亲请教一二。”

见此,南宫鸿放下了手中的毫笔,“说来听听。”

抬眼的瞬间,南宫鸿迎上了南宫苌思那水灵灵的眸子,一刹那,他也晃了神,许是南宫苌思之前从未与他对视的原因,所以他并未察觉南宫苌思竟与她的母亲这般相像。

“父亲一直都教导女儿要将自己是大将军府中嫡女的身份牢记于心,不能给大将军府丢了颜面,可是女儿既然身为大将军府中嫡女,若是穿着这种破旧不堪的衣裙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会如何去看待整个大将军府呢?”南宫苌思指了指碧浣手中的衣裙。

听此,南宫鸿神色微顿,全然不敢相信这竟是从南宫苌思口中说出来的话。

见这位便宜父亲默不作声,南宫苌思继续道:“再者父亲从小就教导女儿要勤俭节约,如此,既不能给大将军府丢了颜面,又要做到勤俭节约,故女儿特此前来询问父亲这到底该如何做到两全呢?”

“……”

只见南宫苌思有条不紊的说着这些话,南宫鸿的眉头锁的更紧了。

“苌思,这种小事你怎么来麻烦你爹了呢,你直接来找姨娘不就好了,这些衣裙既然已经破旧了,那么姨娘这立马就让人给你换一些。”戴姨娘听闻南宫苌思拿着她派人送去常思阁给她的衣裙就跑去南宫鸿的书房了,这便风风火火的就赶过来了。

戴姨娘心中的那点小心思,难道南宫苌思还能不明白么。

“姨娘,我正在向父亲请教一些问题!”

南宫苌思一副“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的样子看着戴姨娘说道。

她已经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况且便宜父亲最为在乎大将军府的颜面了,难道他还能不动容么。

“自然是大将军府的颜面最为重要,勤俭节约在其他方面做到便好。”南宫鸿遂只道。

“如此,女儿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要向父亲请教。”很好,既然便宜父亲已经上套了,那么就该掉进她事先挖好的坑里面了吧。

“嗯?”南宫鸿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父亲既然认为大将军府的颜面最为重要,那么戴姨娘苛扣女儿的俸银,掉包了女儿的新衣裙一事,父亲说又该如何呢?”南宫苌思斜眼一瞥,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看着南宫鸿。

之前,戴姨娘如何对待南宫苌思,南宫鸿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可如今南宫苌思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份上,若他依旧维护戴姨娘的话,怕是不好向太公爷交代了。

“老爷,是苌思胡说,妾身没有这么做,都是她胡编乱造,老爷千万不要相信。”戴姨娘立马就急了,赶紧冲到了南宫鸿的身边,心虚的扶着南宫鸿的胳膊辩解道。

戴姨娘心想着,之前无论她如何对待南宫苌思,她连吱都不敢吱一声,如今还敢跑到南宫鸿跟前来告她的状了,不过,相信南宫鸿也不会因为南宫苌思的一面之词而责怪她的。

可偏偏她看到南宫苌思那一脸写着“不好欺负”的样子,她就有些心虚了。

一时间,南宫鸿也不说话了,这脸色倒是愈发的难看了。

“况且妾身是把苌思当做妾身的亲生女儿看待,怎么可能会苛扣她的俸银,掉包她的衣裙呢。”

不懂得看眼力见的戴姨娘,南宫苌思着实也为她捏了一把汗。

“够了,你还嫌府中不够乱吗,本将罚去你三个月的俸银给苌思,还有,给苌思添置一些新衣裳,若是再发生这种情况,本将定然饶不了你!”南宫鸿大清早就被这些琐碎的家事烦的有些头疼了。

以前南宫苌思不说就算了,太公爷即使想管,但她不说,也管不了,但是现在南宫苌思既然说了,若被太公爷知道了,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以,他这么处理也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还想跟她南宫苌思斗,也不看看自己的段位在什么地方!

“父亲,女儿还有一事相求。”

戴姨娘方才委屈的想寻求南宫鸿的安慰,却又被南宫苌思的话给打断了。

“何事?”南宫鸿眉心一拧。

“算算日子,离女儿出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女儿想趁着还未出嫁先学学如何掌家!”南宫苌思直言道。

掌家?

大将军府自从南宫苌思的母亲去世之后,一直以来都是由戴姨娘代为掌家。

之前是因为南宫苌思年纪还小,后来却是因为南宫苌思的胆小无能,他恨铁不成钢,忽视了南宫苌思的存在,顺势就把掌家的权力交给了戴姨娘。

当戴姨娘听到了南宫苌思的请求后,立马醒了神,将肚子里的委屈给消化为一肚子的气了。

如今站在她跟前的这个南宫苌思竟是让她产生了一种威胁感。

可现在南宫鸿正在气头之上,若是她上前阻挠的话,想必南宫鸿会更加的生气,只好将一肚子的气都给咽了回去。

南宫鸿想着,南宫苌思作为大将军府的嫡女出嫁,若是之后南宫苌思出了什么差错,丢的可就是整个大将军府的脸面了。

为此,南宫鸿点点头,“也好。”

而后,看向戴姨娘,“从今日起,暂由苌思代为掌家,你从旁协助,若是苌思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

还未等南宫鸿说完,戴姨娘便十分乐意上前应道:“将军,你放心吧,妾身一定会好好的教导苌思的。”

南宫鸿闻言略显诧异,未曾想到戴氏会如此直爽的应下来。

戴姨娘表面上是一副十分乐意帮忙的样子,可心底里却是将南宫苌思从头到尾、从内到外狠狠的给咒骂了一通。

在得知南宫冰清脸上的手印并非是太公爷所为,而是南宫苌思打的后,戴姨娘就发誓一定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既然今日她不能请求南宫鸿给南宫冰清出气,那么就由她这么作娘来替南宫冰清讨回公道吧。

连同今日仇与怨,通通都要让南宫苌思付出代价!

第5章 就凭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戴姨娘巧笑嫣兮的冲着南宫苌思笑道:“苌思要学习掌家,那就随妾身走吧。”

“姨娘学习掌家之前,是不是得先让我换身衣裳呀!”南宫苌思自然以笑回应道。

“应该的,应该的,妾身这就让琼轶给你送一套新衣裙过去。”戴姨娘立马就接道。

南宫苌思露出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对着戴姨娘笑了笑。

当然了,她装作这幅样子都是做给便宜父亲看的。

如今寄人篱下,她自然要学会如何去看他人的脸色,更何况这人是原主的父亲,又是大将军府的当家。

出了南宫鸿的书房后,戴姨娘就准备将南宫苌思带去账房,心里边还盘算着如何引导南宫苌思捅出篓子来,好让她被南宫鸿责骂,让她再也别想管家这事了。

可南宫苌思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得逞,南宫苌思朝着戴姨娘伸出手去,“姨娘,刚才您也听到了,父亲说让我代为管家,所以还请姨娘将账房的钥匙交给我吧。”

戴姨娘一听,讥笑的看着南宫苌思,“教你学习掌家不过是说给你爹听的,你还真以为我要教你么,呵,还想要账房的钥匙,你想都别想!”

此话一出,让南宫苌思身后的碧浣听了霎时就气红了脸。

戴姨娘明里暗里没少欺负南宫苌思,可如今将军已经发话了,她竟然还敢这般,当真是以为她家小姐好欺负么。

“你可别想多了,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姨娘,还想让我跟你学习,你认为你配得上吗?!”南宫苌思平静的看着戴姨娘,道。

“你!就你这样还想嫁给二皇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戴姨娘脸色突变,心里的火气一下子涌了上来。

南宫苌思自然的从碧浣手里提着的篮子里,取出了一根针来,慢慢凑到了戴姨娘的耳边,“本小姐是否是痴心妄想,你管不着,也没有这个资格来管。”

话落,南宫苌思站直了身子,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戴姨娘,“我劝姨娘日后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凭你的身份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要是让父亲和爷爷听见了,我可不知道会如何。”

戴姨娘一听,疾言厉色的看着南宫苌思,“你……”

也是,南宫苌思的母亲去世之后,便宜父亲便再也没有续弦,府中不过就戴姨娘一人,名分虽是姨娘,但过的却是正室夫人的日子。

这些年来,府中谁人不是对她恭恭敬敬的,再说了,一直以来被她所欺压的南宫苌思今日竟敢这般羞辱她,她哪里受得住。

南宫苌思见她是怒了,心里便高兴了,“非是本小姐跟你学掌家,而是你根本没有资格来教本小姐。”

“你给我闭嘴!”戴姨娘一时怒急,吼出声来,欲扬手要打南宫苌思。

可她发现自己却是无法动弹了。

诧异又愤怒的看向南宫苌思,“你对我做了什么?”

南宫苌思并没有回答,却是从她的腰间将账房的钥匙给取走了。

看着南宫苌思扬长而去的背影,戴姨娘又是着急又是惊疑,但她发现自己连一个音都未能发出来。

南宫鸿不是禁止她学习医术了吗,再说了,南宫苌思不过是一个废物,哪里会这些。

碧浣跟在南宫苌思的身后,回头看了一眼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戴姨娘,虽是一头雾水,但因南宫苌思的变化太大,她也不敢多问,只好默不作声的跟在南宫苌思的身后。

待二人走了之后,屋顶上的黑衣人探出头来,看了看南宫苌思那婀娜多姿的背影,又看了看依旧站在原地的戴姨娘。

刚才他看得很清楚,南宫苌思从篮子里取出了一枚针来,在戴姨娘浑然不知的情况下抑制了她的行动,然后取出钥匙的时候,又将点了她的哑穴。

震惊之时,黑衣人立马抽身,赶紧回去向他的主子禀报。

丹辰殿。

百里冥夜紧盯着面前的雕花桐木古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不时端起身旁的茶杯,抿上一小口,慵懒惬意,却又清贵十足。

忽有一阵风吹来,百里冥夜抬眼一看,黑衣人毕恭毕敬的跪倒在了他的跟前,禀报道:“主子,属下此行有重大发现,那日主子在林溪河边所救之人乃是骠骑大将军府嫡女南宫苌思。”

百里冥夜深眸一眯,站起身来。

接着,羽誓便将今日在将军府之所见告诉给了百里冥夜。

听完羽誓的回禀后,百里冥夜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笑意。

真是没想到他所救之人竟是南宫鸿的女儿,然而他的这个女儿竟是在落水起来后性情大变。

落水之前是个全然不知,全然不懂的废柴,落水之后,却是一个既会点穴扎针,又会使点小聪明了。

有趣!

“主子,接下来该如何做?”羽誓上前询问道。

“骠骑大将军府的嫡女南宫苌思与二皇弟有婚约在身,可二皇弟偏偏恋上了南宫苌思的姐姐,本皇子却又在无意之间救了南宫苌思,如此,便有好戏看了。”百里冥夜脸上笑意更浓了。

既然传言所说的南宫苌思与实际的南宫苌思相差这么大,那么在她的身上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她又该如何处理呢?他倒是蛮好奇的。

“若是我们能够在将军府大小姐这个突破口中找到二皇子的弱点,那么主子想要将二皇子拉下马岂不是更加的容易了。”羽誓一下子便参透了百里冥夜心之所想。

“没错,所以本皇子要去会会她。”百里冥夜说着便朝着内室走去。

羽誓听闻,愕然抬头,却发现百里冥夜早就没了身影。

主子这是真要去会会将军府大小姐?

“阿秋,阿秋。”

大将军府中,刚才账房出来的南宫苌思忽然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跟在南宫苌思身后的碧浣听了之后,担忧道:“小姐莫不是受了风寒还未痊愈,奴婢这就去请大夫过来瞧瞧。”

“不用了,我自己能搞定。”小感冒而已,她没那么娇气,再说了她就是堂堂医世家传人,还用去找别人么。

第6章 此生最讨厌的便是说她丑

可是被南宫苌思这么一说,碧浣就纳闷了。

南宫苌思心里暗纣,这哪里是什么受了风寒,明摆着有人在背后叨念她呀!

主仆二人正要踏进常思阁,便听见了里屋传来一阵阵清脆的碎裂声。

南宫苌思加紧脚步踏进了常思阁的大门,只见院中一片狼藉,虽然她的房间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这些装饰品在原主的记忆中都是原主的母亲亲自装饰的。

可如今,它们全都被某人给摔碎在地上了。

南宫冰清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也敢来她的房间,还真当她这个嫡女是徒有虚名么。

“你干什么?”南宫苌思踏进房间一把抓住了正打算去翻她的梳妆台南宫冰清的手,南宫冰清的手腕被南宫苌思捏的刺痛,怒吼道。

“我干什么?本小姐倒是想问问姐姐,你要干什么?”南宫苌思双眸冰冷的看着南宫冰清,语气犹如冰窖一般。

南宫冰清再次被南宫苌思这冰冷的眼神震慑到了。

稍稍整顿一番后,南宫冰清理直气壮的回瞪了南宫苌思一眼,“怎么,我只是不小心打碎了你的一些东西而已,妹妹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呵!

南宫苌思捶眼扫视了一遍地上的残渣,房间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南宫冰清给摔碎在地上了,这就是她口中的一些么?!

“姐姐怕是有所不知,父亲已经将家里的掌家权交给我了,稍后我会将今日姐姐在我常思阁摔坏的东西整理出来,日后就用姐姐每月的俸银来赔偿吧。”南宫苌思说完后,一把将南宫冰清的手给甩开了。

这甩南宫冰清一个没站稳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啊,我的手。”南宫冰清手心一阵刺痛,一看没想到却是被地上的碎渣给划破了,怒视着南宫苌思指责道,“南宫苌思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你是在找死吗?!”

“之前我最亲爱的姐姐可没少这样让我受伤吧,怎么样,这种滋味是不是很不好受呢。”南宫苌思弯腰凑到南宫冰清的跟前,冷笑道。

“我能跟你这个丑八怪一样吗,我告诉你,父亲要是知道你敢这么对我了,一定会要你好看!”南宫冰清说完后,愤然的看向身旁的侍女芷晴,“还不赶紧扶我起来!”

什么?竟然叫她丑八怪?还真以为她是软柿子了是吧。

“站住!”南宫苌思强忍住心里的怒气。

说什么都可以,她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说她丑了。

“啪!”还未等南宫冰清回过神来,南宫苌思这狠狠的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你……”南宫冰清震惊的一时失了声,伸出手来指着南宫苌思。

“清儿。”戴姨娘和南宫鸿刚踏进常思阁便看见了这一幕,戴姨娘急忙来到南宫冰清的身边,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南宫苌思打了,简直心疼极了。

“苌思,清儿再怎么也是你的姐姐,你怎么能打她呢!”戴姨娘碍于南宫鸿在一旁不敢就这样还回去,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怒气指责道。

“父亲,女儿此举也是有原因的。”说着,南宫苌思瞟了一眼南宫冰清,“其一,姐姐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踏进了我常思阁,乃是无视府中的规矩;其二,地上这片狼藉全是姐姐所为,乃是无理取闹,女儿作为府中嫡女,这才替父亲教训了姐姐。”

南宫苌思这话堵的,让南宫鸿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见便宜父亲不说话了,南宫苌思上前道:“父亲,不知女儿此番做的是对还是错?”

“清儿,苌思所言是不是真的?”南宫鸿立马便黑了脸,看向南宫冰清。

“父亲,我只是……”

“还不赶紧回房反省!”南宫鸿厉声呵斥道。

“呜呜……”当下,南宫冰清掩面飞奔出了常思阁。

戴姨娘心疼的恨不得立马也飞奔出去安抚自己的宝贝女儿,可当下南宫鸿还在,她也只能巧笑的看向南宫鸿,“老爷,清儿此番肯定是有什么苦衷的。”

“苦衷?姨娘这话是说,我冤枉了姐姐吗?”南宫苌思一听,便不乐意了。

“够了!”南宫鸿叹了一口气,喝止道,黑着脸看向戴姨娘,“你赶紧将苌思房间的物件都补上,日后不准再让清儿来常思阁了。”

说完后,南宫鸿便背着手离开了。

“那就有劳姨娘将我房间这些物件都补上了,哦,对了,我要与之前一模一样的,有一点不同都不行!”南宫苌思冷漠的看着戴姨娘。

说完后,南宫苌思转头朝着大门外走去,“碧浣,走,咱们去买东西!”

戴姨娘心中有气,但她也只能将这些气又咽了回去。

小样,还想跟她斗,也不看看她是什么人,从小就跟着那些唯利是图的小人打交道,这点小伎俩还想在她面前装腔作势,不自量力!

碧浣紧张的看了一眼被气的斜眉瞪眼的戴姨娘,又看了看自家的小姐,这才赶紧的跟了上去。

遂一段小跑追上了南宫苌思,“奴婢知道一家卖花瓶的地方,当初夫人就经常去。”

既然是原主的母亲喜欢去的地方,那也就是说东西不差,而且也都是原主喜欢的了。

南宫苌思点点头,让碧浣带路。

一个时辰后,南宫苌思买了一些与之前摆放在房间一样的花瓶出来,正打算上马车回府。

却不经意的听见有人提及了她的名字,便停下了脚步,侧耳细听。

“你说二皇子也是一个有婚约在身的人了,还经常去春怡苑,这合适么。”

“他们还未成亲,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再说了,二皇子是什么人,大家就算知道了,谁敢去乱说。”

“要我说吧,二皇子仪表堂堂和将军府的丑八怪有了婚约,一点都不值,要是我,我也去,免得见到那个丑八怪,玷污了我的眼睛……”

那人说到这儿,忽看到了南宫苌思她那脸上触目惊心的疤痕,当下心里清楚的知晓来人的身份了,便赶紧拽着自己的同伴跑了。

第7章 是在咒她死么?

南宫苌思倒是没有在意这番话,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的春怡苑。

话说回来,自己的未婚夫婿与自己的姐姐好上了,她若是不成全的话,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呢。

回到将军府之后,常思阁的物件摆设都已经重新恢复了原样,南宫苌思还特意的留意了一番,基本上与之前的完全相同,这才算放心了。

可一转身,她便发现这个显眼的花瓶中所插的花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碧浣,拿上这花前厅走一趟!”南宫苌思嘴角微微上扬道。

碧浣虽不知南宫苌思意寓到底是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戴姨娘和南宫鸿也来了前厅。

“苌思,姨娘已经将你的房间恢复了原样,你还想如何?”南宫鸿眉头紧皱,看向南宫苌思。

“父亲,姨娘把我的房间恢复成了原样没错,可是这花女儿就好奇了,姨娘这是在咒我死吗?”南宫苌思瞥眼看向戴姨娘。

戴姨娘一听这话,吓的心里一怔,急忙来到南宫鸿跟前,“妾身只是觉得这花好看,与苌思很配,才将花放入了苌思的房间,妾身真的没有别的用意,老爷您一定要相信妾身。”

听完了戴姨娘的辩解之后,南宫鸿用着一副“你不要找事”的模样看着南宫苌思。

“父亲且听女儿说完,这紫荆花的确是好看,放在何处都十分亮眼,可是紫荆花所散发出来的花粉,人一旦接触久了,便会产生哮喘之症,严重者会因重疾致死。”

说着,南宫苌思便走向了戴姨娘,“如此,姨娘且告诉我,这不是咒我死又是什么?”南宫苌思犀利的问道。

“口说无凭,老爷,苌思这是在故意冤枉妾身呐!”戴姨娘用着撒娇委屈般的语气对着南宫鸿说道。

“冤枉?女儿自认为熟读了无数医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她出生在毒医世家,自小熟知各种植物特点,一束平常的紫荆花而已,她难道还会唬人么。

“那些医书,为父不是已经让人都给你丢了吗!”便宜父亲的侧重点倒是真的……

“父亲,医书是丢了,但他们已经牢记在女儿的脑子里了。”南宫苌思巧言道。

“既然姨娘说我冤枉你,那么这紫荆花苌思就转送给姨娘好了。”南宫苌思接过碧浣手里的紫荆花,硬塞到了戴姨娘的手里。

南宫苌思见戴姨娘接到紫荆花后,吓得赶紧丢在了地上,“姨娘这是怎么了?这花这么好看的,为何要丢在地上?”

“父亲,女儿今日便请一个令,还望父亲成全!”南宫苌思颔首向南宫鸿行礼道。

“什么令?”南宫鸿眸色深沉般的看向南宫苌思。

“日后女儿的常思阁若是没有女儿的允许,请父亲同意不要让任何人踏入!”这不是请求,更多的是肯定。

无奈之下的南宫鸿瞥了一眼身旁的戴姨娘,同意了南宫苌思的要求。

南宫苌思这才罢休,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紫荆花,又冷眼回视了戴姨娘一眼,这才离开。

回去之后,南宫苌思再次查探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只要对她产生威胁的东西,统统都被她丢了出去。

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她可不想再次丢了去。

翌日。

南宫苌思早早的便起了身,昨夜想了一个晚上,她肯定不会嫁给二皇子这样的渣男,所以,她得去会会这个渣男,让他主动退了婚。

见碧浣从外面回来了,南宫苌思上前问道:“大小姐在何处?”

“奴婢刚看见大小姐出府了。”碧浣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看样子,是去与渣男幽会了,这么好的机会,要是浪费了就不太好了。

南宫苌思骗碧浣说自己要想些事,不要打扰她,然后偷偷从后门溜出了将军府。

换了一身男装,再对自己脸上这道疤画了一个妆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春怡苑。

上来就被春怡苑的老鸨子给拦住了去路,“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

南宫苌思要走,却被老鸨子给拉住了,“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姑娘啊?妈妈我这就去给公子找。”

“咳咳。”南宫苌思清了清嗓子,从腰间取出一锭银子交到了老鸨子的手里,“拿去,赶紧走开,别挡着爷!”

老鸨子见到银子后,脸上都快笑开花了,“爷请随意,请随意。”

这银子还是原主攒了很久的,为了惩治渣男贱女,也只能这样了。

进内后,她才发现春怡苑大的惊人。

雕梁画栋,豪华装饰,精美的物件摆设,极尽奢华。

如此,她该如何去找这个渣男,这倒是一个难题。

不过正在这时,她看到了正端着酒水上下楼的龟.公后,脑子里一下子又有了主意。

南宫苌思看着自己这身龟.公衣裳后,感叹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果然好办事。

“诶,问你个事,二皇子的房间在何处?”南宫苌思端着一壶酒拦住了一个龟.公,打听道。

“新来的吧,在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龟.公上下打量着南宫苌思,答道。

还未抵达最里面的那个房间,南宫苌思就听见了一阵阵声音,听的她是一阵面红耳赤。

虽知青楼这样的地方,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南宫冰清!

房内春.光四射,南宫苌思环顾四周后,见无人,便戳破窗纸往里看,顿时便傻了眼。

衣衫散落了一地,床上一对人儿,热情而火热。

南宫苌思不禁的扬起了嘴角。

捉奸在床,她倒是要看看这位二皇子除了与她退婚还能如何。

虽是花了不少银两,但值了!

不过她却是没注意到,此时房梁上坐着一个人,饶是有趣的正打量着她。

这人正是说要会会她的百里冥夜。

昨日在街上未能会着她,今日总算是会着了。

不过,听着房内不停的传来的声音,又见南宫苌思面无表情,十分镇定的模样,百里冥夜眉峰不禁的微微一拧。

第8章 捉奸在床,惩治渣男贱女

不曾想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遇到这般劲爆的场面,竟是这样的反应。

这倒是让百里冥夜对南宫苌思又产生了不少的好奇和兴趣。

房间里的两人越来越忘我,让梁上的百里冥夜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南宫苌思却是面不改色的一脚踹开了房门。

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响,吓得随手抓起了衣服挡住了面前的春光。

“大胆!你是何人?”百里冥脩厌恶嫌弃的看向南宫苌思厉声叱问道。

南宫苌思赶紧将脸上化的妆拭去,然后看向二人。

“苌思!”南宫冰清惊愕的看着南宫苌思,同时朝着百里冥脩的怀里钻。

这个丑八怪竟然来坏他的好事!

迎上百里冥脩那嗜血般的眼神后,南宫苌思心里一阵绞痛。

她知道眼前的这名男子是原主心心念念之人,如今见他这般,心里自然会难受。

稍事整顿后,南宫苌思坦然的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继续,我可以等你们完事。”

听到这话后,梁上的百里冥夜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看着南宫苌思如此淡然的模样,百里冥脩心里的火气便是更大了,完全没有想要继续下去的意思。

只见百里冥脩那双充满着怒火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全然不顾身旁的南宫冰清。

唉,看模样,这渣男对南宫冰清也不过是一时的生理需求罢了,并非是喜欢她。

这个时候房门敞开,若是谁人不经意的走了过来,南宫冰清那身子可就被人看的一清二楚了。

倘若渣男真的喜欢和在意南宫冰清的话,肯定会事先在意南宫冰清,可他并没有这么做。

男人啊,都是下半生动物,不值得相信。

“既然这样的话,那臣女便将话撂下了,二皇子与姐姐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那臣女与二皇子之间的婚约就此作罢。”南宫苌思索性直截了当道。

世人皆知这个丑八怪对他用情至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嫁给他,不知是发了什么疯,说出了这样的话。

南宫冰清听了这样的话之后倒是惊喜万分,目光紧紧的看着南宫苌思,生怕她是开玩笑的,可见南宫苌思目光笃定的样子,不像是说笑,便低声在百里冥脩的耳边说道:“爷,既然妹妹都这么说了,要不就……”

“住口!”还未等南宫冰清说完,百里冥脩便高声喝止道。

他虽不想娶了南宫苌思这样的丑八怪,但这门亲事乃是皇上所赐,岂是能说解除就解除的。

再者,今日这事要是闹到了他父皇的耳朵里,他定是没有好果子吃。

一旁的南宫冰清因百里冥脩的怒斥之后,委屈的像只受了伤的小白兔。

她没想到一直以来宠她爱她的百里冥脩竟会这般大声对她说话。

身处在百里冥脩的身侧,只觉得他的火焰越来越旺,南宫冰清心有余悸的抓起了被子挡在了身前,慢慢的躲在了床的角落里。

百里冥脩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中衣,站起身来,瞟都没瞟南宫冰清一眼,便走到了南宫苌思的跟前,放低了语气,道:“你若是不将今日这事传言出去的话,本皇子定然娶你。”

切,你想娶,难道还认为她想嫁么?异想天开。

“二皇子现在说这样的话已经太晚了,如今臣女已经不想嫁给二皇子了。”

渣男越是不想将此事闹大,她就偏要让世人知晓,闹得满城风雨。

“放肆!”此话一出,百里冥脩果然怒了,额头上青筋暴出,他愿意娶这个丑八怪已是她上辈子修来福气了,她竟然还敢拒绝。

“放肆?这就放肆了,二皇子莫不是在与臣女说笑吧。”南宫苌思虽是来闵国的时间不长,但她也清楚闵国的传统和规矩。

像百里冥脩这样的行为,是会受到严惩的。

若是被皇上和文武百官所知晓了,不说这婚事会被解除了,他的前程必然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挫折。

反正她手里有渣男的把柄,完全不带怕的。

百里冥脩用着冰冷眼神看向南宫苌思,慢慢向她逼近。

直至将南宫苌思逼到了门边,百里冥脩见南宫苌思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恐惧,便轻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百里冥脩几乎凑到了南宫苌思的耳边,低语道:“你说,要是本皇子去找几个莽汉将你给玷污了,然后再将这个将军府嫡女与人私通的消息给传出去,你爹会如何做呢!”

这倒是很像这个渣男会做出来的事。

她也知晓,这消息若是真的传出去了,她那个便宜父亲定会为了将军府的声誉,而早早就对外宣称了他们父女早就断了关系吧。

“二皇子可别高兴的太早了!”说着,南宫苌思抬手将他的腰间的穴位给点住了。

即便现在她不知对方的武功深浅,但她知晓自己的医术高深!

她可不是往日那个任人宰割的小肥羊了,她身上的刺早就被练的锋利无比,无所畏惧了。

躲在床角的南宫冰清见百里冥脩被南宫苌思给钳制住了,便拿起了衣裳准备开溜。

却不巧被南宫苌思发现了,随手拿出腰间的碎银子,朝着南宫冰清弹去,“咚”的一声,南宫冰清倒在了地上。

梁上的百里冥夜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不愧是骠骑大将军的女儿,出手果断敏捷。

“丑八怪赶紧放了本皇子,不然本皇子定要你好看!”百里冥脩愤然的冲着南宫苌思命令道。

见南宫苌思依旧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模样,百里冥脩想了想,换了一种语气,“苌思,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我吗,现在我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内心,我们成亲吧。”

呕……

这话听着太恶心了,在好人与坏人之间随意转换,看来也只有这样的渣男才能做到了。

没错,之前的南宫苌思不知道她所深爱之人竟是这幅嘴脸,所以才会对他用情至深。

可如今之前那个深爱着渣男的南宫苌思已经死了,而现在站在渣男面前的这个人,对于他没有一丝丝的情谊。

逆天毒医太子妃 主角: 南宫苌思, 百里冥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7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