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爹地:妈咪要逃 主角: 周遥瑾, 方霖凡

报告爹地:妈咪要逃 主角: 周遥瑾, 方霖凡

第1章 周姐还是被霸道总裁追过的人?

某大型杂志社社内,周遥瑾低头处理文档,长发滑下肩头,遮着半张明媚的脸颊,阳光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打在她的另一边的脸上,给她镀上了一层淡黄色的光。

她美得不可方物。

孙晓菲敲门而入看到这幅画面微怔,和周遥瑾一起工作了几天,可她还是总被周遥不自觉流露出的美震惊。

回过神后,她走到周遥面前,笑容带了些促狭的意味:“周姐,这是我们整理出来的历年七夕节的浪漫求爱方式特刊,你看一眼。”

周遥瑾用小手指把垂下来的发丝勾到耳后,抬眸一笑:“笑什么?”

“周姐,我可是你忠实的小跟班。”孙晓菲先表态,接着从怀中的文件里抽出一张纸,“这个女人是不是你!没想到周姐你还是被霸道总裁追过的人!”

周遥瑾接过纸,只一眼便惊讶的绷紧了呼吸。

这是五年前某家八卦杂志的内容,上面赫然是她的照片,黑体加粗的标题晃人眼。

‘总裁求爱追妻!费尽心力只为看人一眼!’

周遥瑾眉头微拧,心中黑线,这吸人眼球的八卦标题倒是有几分港媒的风范。

“你看错了。”周遥瑾将那份报纸连同文件一起接过,“我一直呆在国外怎么可能是我,只不过是长的有些像罢了。”

孙晓菲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是吗?那长的真的是很像了。”

“是谁刊登的?这么会恶俗。”周遥瑾勾起唇角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在她的观念里会搞出这么恶俗又高调的求爱的应该就是某些煤老板了。

“这就巧了,是我们今晚的采访对象方霖凡。”孙晓菲看了眼资料,耸耸肩,“还以为他这种大家族出来的男人会和暴发户不一样呢。”

“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据说他长的很帅。”周遥瑾打趣道。

“听说他还是单身呢,今晚我就要和他见面了,要是他能和我来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就好了。”孙晓菲花痴状。

周遥瑾哭笑不得:“别花痴了,先工作吧!”

把人赶出去工作后她便开始找方霖凡的照片了,虽然之前已经把方霖凡的喜好性格摸清楚了,但是还没刻意找过他的照片。

像他这种地位的人一般都有百科,很容易就找到了照片,是很标准的证件照,白底免冠。

可就是这么素雅的背景里都能看出方霖凡的贵气,棱角分明的线条,深邃的轮廓,还有冷淡的神色,怎么看都是不缺女人的样子,为什么要刊登自己的照片?

周遥瑾疑惑,在她的记忆力自己并没有和这种地位的人有过接触。

她坐在办公桌前静静盯着那张冷淡的脸,越看越觉得眼熟,想到五年前某个场景时,浑身都僵硬了。

“不……放开我。”

“别乱动。”

“求你了……”

那个被酒精与混乱充斥的夜晚,那个令她到现在都耿耿于怀以至一直难以忘记的夜晚……

周遥瑾双手扶额,没想到是他,只不过睡了一晚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寻找自己?

手机铃声猝不及防的撕裂了寂静的空气,周遥瑾回神,看见号码后神色都温柔了几分。

“小符,怎么啦?”

“妈妈,你今天要什么时候回家呀?”

“妈妈晚点回去,你和李阿姨在家等妈妈好不好?”

“好,但是我好想你啊,”周符的语气明显失落了不少。

“乖,妈妈也想你。”周遥瑾心中愧疚,“这个双休日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周符顿时精神了,“那妈妈加油工作!”

周遥瑾心都软成一滩水了,和他道别之后拍拍脸,开始思考今晚的对策。

她不明白方霖凡找自己的理由是什么,但他都大张旗鼓的刊登自己照片了,说不定也能认出自己。

周遥瑾垂下眼眸,心中暗暗咬牙,当年要不是曾小龙那个混蛋出轨甩了她,她就不会去酒吧买醉,更不会遇见方霖凡。

这么多年她唯一不后悔的事就是生下了周符。

不管方霖凡找她的原因是什么,周遥瑾都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这次采访之后她就和方霖凡再没关系了。

天色渐黑,但繁华的城市永远没有深夜。

周遥瑾在办公桌前仔细的描绘着自己的妆容,方霖凡的采访是她成为国内主编后的第一期杂志内容,她不放心把这件事交给别人来办。

周遥瑾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一脸浓妆,少了几分平时的素雅和知性,多了几分野性的狂美。

“周姐,你妆怎么化得这么浓?”孙晓菲震惊脸,看见周遥瑾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第2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正式场合,肯定不能和平时一样了。”周遥瑾敷衍道,“你也是,不要太随便了,虽然我们不是时尚杂志,但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孙晓菲掏出小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妆,是有些脱了,不好意思的笑笑,去洗手间补妆了。

周遥瑾站在办公室外面等她,夜晚的大楼没了白天的喧嚣,天花板上的灯光惨白的映在她的脸上。

想到即将到来的见面周遥瑾攥紧了拳头,不知有多久没这么紧张过了,一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袭来。

“周姐,我好啦,走吧。”孙晓菲不好意思的看着周遥瑾,好歹对方是上司,竟然要让她等自己。

周遥瑾不在意的笑笑说:“走吧。”

采访是在方霖凡的酒店举行,周遥瑾和孙晓菲怕来不及晚饭都没吃就直接去找方霖凡了,可赶到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方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不管之前有什么恩怨,只要在工作时,周遥瑾就决不允许掺和进私人情绪。

方霖凡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多余的表示。

看来他没有认出自己。

这个认知让周遥瑾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面上依旧保持着干练的姿态。

“那我们开始这次的采访?”

“嗯。”方霖凡轻轻点头,笔挺的坐在椅子上,银灰色的西装在酒店的灯光下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泽,除了贵气逼人周遥瑾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她问的问题都很常规,毕竟方霖凡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她也不敢问过于失礼的问题,大概就是些‘对国内市场未来的展望预测’之类的官方问题。

方霖凡的声音很好听,清冷又有点低哑,明明如此清冷的气质却带着说不出的魅惑感,让人忍不住的就想靠近。

周遥瑾握着录音笔就开始出神了,五年前他也是这样在她耳边轻声低喘的。

“周姐?”孙晓菲见她半天没反应戳了戳她。

周遥瑾立马回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失礼了,那么我们继续。”

方霖凡依旧是清冷的‘嗯’了一声,面无表情。

周遥瑾继续提问,暗暗唾弃自己没出息,只不过是五年前睡了一晚而已,对方都没认出她,她竟然在采访的时候想入非非了!

“方先生,谢谢您愿意接受我们杂志的访谈。”周遥瑾露出得体的微笑,快结束了她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收进了包里。

“接下来一个礼拜我们请的摄影团队都在,您什么时候有空?”

“明天上午都有空。”

“我们会派专人去接您。”

“不用了,我自己去。”方霖凡淡淡回道,突然朝周遥瑾向前几步,近的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周遥瑾下意识想后退,却硬生生的忍住了:“方先生您有事吗?”

方霖凡低头看她,最后淡淡吐出两个字说:“再见。”

等他离开之后孙晓菲立马凑上来了,目光中满是兴奋的八卦光芒:“方总是在勾搭你吗?!是不是因为周姐你长得很像那个前女友啊!”

“别傻了,我和那个‘前女友’明显是两个人好不好。”周遥瑾露出勉强的笑容,她总觉得刚才方霖凡看自己的时候笑了,难道他认出她了?

应该不会吧,先不说五年没见,光是她今天化的浓妆就没几个人能认出来。

“时间不早了,去吃晚饭?”周遥瑾转移话题,“我请客。”

“真的吗!周姐你太好了!”孙晓菲开心的蹦了起来。

周遥瑾笑笑,心想:真是小孩心性。

倒是更让她想自己家的孩子了。

晚饭过后周遥瑾把孙晓菲送回家后便想着回家陪孩子,回国这么多天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托儿所,周遥瑾只能暂时把他放在家里由保姆照顾。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找公司的职场妈妈们讨论一下托儿所的时候,手机猝不及防的响了一下。

周遥瑾拿起看了一眼,是彩信,还是来自陌生的号码。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发彩信?

习惯性的用指纹解锁,根本没发现手机已经没锁了。

点开一看周遥瑾脑子里只有三个字‘辣眼睛’。

为什么她会收到一个打扮性感的陌生女人的彩信?

虽然照片上的女人哪都没露,但那过于紧身的衣服和搔首弄姿的模样就说明了女人的发这段彩信的意义了。

更要命的是还配着特别骚气的音乐和文字。

周遥瑾仿佛想起那段非主流的青春岁月。


第3章 我对你没兴趣

应该是发错了。这么想着删掉了那份辣眼睛的彩信。

两分钟后,手机响了,是那个发彩信的号码。

周遥瑾本想不理的,但怕对方又发什么奇奇怪怪的彩信过来,还是接了接通后刚说了个‘喂’,便是一阵不客气的叫骂。

“哪来的狐狸精敢接霖凡哥哥的电话?!”声音听着挺年轻,还带着小女孩特有的清脆,说出来的话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周遥瑾意识到自己拿错了手机。

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能白白被人骂了,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敢来问我的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

“你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周遥瑾凉凉的反问,看着自己艳丽的指甲,“霖凡哥哥叫得挺亲密啊,他知道你在背地里这么叫他吗?”

孙晓菲下午已经说过了方霖凡单身,孙晓菲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八卦能力确实没的说,她说单身那就一定单身。

现在这个年代,连微信都没加上,还用彩信传消息,说明电话里的这个女人想攀高枝,结果是从根部爬的,连树干都没爬上去呢,更何况枝!

“你只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山鸡罢了,还想爬上霖凡哥哥的床?”

“是吗?我这个野山鸡可不会发那么不自爱的彩信给方先生,你的表现才更像是为了爬床不择手段的野山鸡吧?顺便说一声,身材那么差就不要照全身照,辣眼睛。”

“哦,对了,这个年代还发彩信,是拿不到你霖凡哥哥的微信吧?”

对面的女人不爽的‘你’了半天,最后一句话都没说出来,直接挂了电话。

周遥瑾心情大好的笑了一声,这点斤两还想和她斗?

她当初在国外是亚裔又是女性,明里暗里的歧视遇过不少,什么奇葩没怼过?一个小女孩还想骂过她?

虽然骂过瘾了,手机还是要换回去的。

周遥瑾把车子停在路边正打算研究一下怎么解锁他的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手机根本没锁。

这年头还有不给手机设密码的?更别说是方霖凡那种身份了。

虽然很想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但周遥瑾还是怕留下什么浏览痕迹放弃了想法,直接进了电话界面。

第一个看见的号码就是刚才发彩信的,通话时间很短只有十几秒。

不屑的冷哼一声,只不过是个想攀高枝的,脾气还挺大。

周遥瑾很自然的把那个号码拉进黑名单,拨通了自己的号码,她拿错了方霖凡的手机,那她的手机应该在方霖凡那吧?

在听见方霖凡清冷又有点低哑的声音时周遥瑾呼吸一窒,几乎能想象出那人此时的神情。

清冷,贵气,又带着股连本人都没发现的高高在上的态度

“方先生,不好意思,我拿错了手机,您现在在哪?我把手机还给您。”

“刚才的酒店,我在312。”方霖凡说话一向都很简洁。

周遥瑾犹豫了一下:“方总,我这样去酒店找您不太方便吧?”

方霖凡笑了,周遥瑾第一次听见他笑,只要能无视其中蕴含着的鄙夷与不屑的话周遥瑾一定会觉得受宠若惊。

“不要想太多了,我对你没兴趣。”

在电话挂掉的前一秒周遥瑾似乎听见他还说了一句‘从前不会现在也……’

他认出自己了?

这个想法让她的心跳都停顿了三秒,随即又安慰自己,不可能的,肯定是自己听错了。

时针一点一点的挪着位置,周遥瑾想起下午和周符的对话心中有些怅然。

她欠那孩子的实在太多了……

急匆匆的赶到酒店之后,前台没有多问就放她进电梯了,还用一种暧昧又带着鄙夷的眼神盯着她。

周遥瑾忍着心中的不爽按下了三楼的按钮,肯定是方霖凡对前台说了什么,不然她们肯定会要求自己登记,也不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

没多久门就开了,方霖凡上身裸着,下半身只围了条浴巾,看样子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雾气,水滴睡着发梢一点点的往下落。

他微微侧开身子示意周遥瑾进去,周遥瑾都不敢抬头看,低着脑袋就进去了。

“方总,我的手机呢?”她问道,嗓子莫名有些干涩。

“在桌上。”方霖凡语气平淡,似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暧昧的状况。

周遥瑾像只鸵鸟似的缩着脖子不说话,打算拿了手机就立马回家。

可是事情总不会按照预想中的那样进行,过高的鞋子本就难以支撑,脚上踩得又是柔软的地毯,没两步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向前栽。


第4章 你认出我了?

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的想抓住身边的东西稳住身形,却只触摸到一个柔软的东西。

等她看清自己拿在手上的是方霖凡的浴巾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方霖凡依旧是那副冷淡的神情,仿佛此刻光着身子的不是他而是周遥瑾。

气氛沉默时房门骤然响起,方霖凡一点都不在意似的光着身子去开房门,周遥瑾马上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把浴巾围在他身上。

正在此时,愤怒找来的林悠悠看见的便是周遥瑾在背后暧昧的抱住方霖凡,手还放在方霖凡的重点部位上。

“你!”林悠悠上前一步,看清周遥瑾的脸后怒道,“是你!”

周遥瑾听出这声音是刚才发彩信的女人,却疑惑对方怎么认得自己。

“霖凡哥哥!这个女人都离开五年了你为什么还记挂着她!”林悠悠的第一句话就相当于一个炸弹砸在了周遥瑾身上。

面前的林悠悠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聪明角色,她都能认出自己,那方霖凡……

周遥瑾脸颊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生气而变得通红,神色复杂的看着方霖凡宽厚的脊背。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方霖凡的语气比平时还要冷上几分,还带着隐隐约约的怒意,光是听着就觉得浑身发冷。

“我……我……”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林悠悠顿时就弱了,支吾着说不出话。

“滚。”方霖凡语气依旧淡,和刚才接受采访时没有任何区别,仿佛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可即使是这样,周遥瑾还是听出了话语中的警告。

林悠悠犹豫了几秒钟,最后还是红着眼睛离开了,方霖凡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在周遥瑾身上。

周遥瑾此时看他的眼神已经没了一开始的恭敬,除了惊讶之外还有愤怒。

方霖凡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二人就这么相互对视谁也不说话。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周遥瑾:“你认出了我,为什么一直装不认识?”

方霖凡又笑了,只能看出他做了‘笑’这个表情,眼底还是一片冰冷,语气也带着一如既往的不屑:“五年前拿走U盘的是不是你?是谁指示你的?方霖翔?”

“我不认识他。”周遥瑾冷着脸回答,听这名字就知道是方霖凡的兄弟。

她一向不喜欢卷入这些错综复杂的事件中,尤其是这种豪门兄弟阋墙的事。

不过那个U盘她有印象,那晚结束后她就直接出国了,在国外的时候她看见了一个不属于她的U盘,以为是哪个朋友错放到了她这里。还想着如果哪个朋友察觉U盘丢了,会来找她要,再之后一直没有人找她要,她也就没印象了。

“少在我面前耍花样。”方霖凡欺身上前,钳住她的下巴逼她抬头直视自己,“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周遥瑾吃痛,却还是不爽的挣开了他,离开了这里。

什么烂人!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周遥瑾在心里咒骂着,心里又有些后怕。

毕竟她只是个小主编,而方霖凡……

算了,不想了,她还有些存款,就算辞职了也无所谓,足够支撑到她找到新工作了。

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周遥瑾第一眼看见的是躺在沙发的小小身影。

客厅过亮的灯光让小孩拧起了眉头,晃了晃脑袋却还是没醒。

周遥瑾心疼的看着周符瘦弱的背影,和自己几乎如出一辙的自然卷在脑袋上随着呼吸的幅度乱晃。

她小心翼翼的抱起孩子,心里暗道下次要提醒李阿姨就算是晚上也要多注意看顾着孩子才行。

在去卧室的时候周符动了动身子,睁开了迷蒙的双眼,看见周遥瑾的脸后含糊的问:“妈妈,你怎么又这么晚回家?”

“抱歉哦。”周遥瑾正想着再说‘因为今天工作很多’会不会惹孩子生气时,周符脑袋一歪又睡过去了。

周遥瑾叹了口气,脸上却是温和的微笑,她把孩子放在床上,轻轻亲了口他的额头,轻声道:“都不知道你这么傻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接着便去浴室洗漱了。

次日,周遥瑾醒来的时候周符还在她身边呼呼大睡,厚重的遮光帘遮住了一切光芒。

周遥瑾看了眼时间,今天已经比平时晚起十分钟了,得抓紧时间才行。

她光着脚下床,即使是夏天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还是感受到了一丝冷意,走到书桌旁拉开苹果绿的窗帘,周遥瑾叫醒了周符。

“起床啦小懒虫。”

周符躺在床上哼唧了几声,又开始滚来滚去,把所有被子裹在身上把自己裹成了一团:“妈妈救我!”


第5章 你太帅了

周遥瑾失笑,把他从被子里解救出来,拍拍他的屁股:“快起床,你忘了今天是去读书的日子了吗?”

“读书就是不能呆在家里。”周符念叨着,“我能不去吗?”

“不行,”周遥瑾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你害怕吗?”

“不怕!”周符大声回道。

“不怕就要去。”周遥瑾笑意温和,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怕也得去。”

周遥瑾给周符穿好衣服后让他自己站在洗漱台前刷牙,自己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再不快点可就真来不及了。

“妈妈,你能送我去就儿园吗?”

“是幼儿园。”周遥瑾纠正他,“当然可以了,你现在下去吃早餐,我上班的时候顺便送你去。”

“耶!”周符开心的鼓掌,蹬蹬蹬就跑出门了。

周遥瑾宠溺又好笑的看着他小小的背影,是时候纠正他一开心就鼓掌的臭毛病了。

事实证明不管周符之前说的再大声,到了幼儿园门口还是和千千万万个小朋友一样抱着自家亲妈的大腿不敢撒手。

“小符,你早上说过不怕的哦。”虽然上班时间在一点点的逼近,但周遥瑾还是舍不得粗暴的把周符扔进幼儿园独自离开。

“可是……可是……”周符可是半天没可是出半个字,只是紧紧抱着周遥瑾的大腿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就是落不下来。

“你在里面能找到很多很多小朋友和你一起玩哦。”周遥瑾蹲下来身子柔声安慰,“还有好看温柔的幼儿园老师照顾你。”

“那你会把我扔在这里自己走掉吗?”周符抬起脑袋看他,黑黝黝的圆眼睛里满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就这么随便送给幼儿园?想得美!”周遥瑾戳了戳他的额头,“每个小朋友到了年纪都要读书的,你看其他小朋友都是被爸爸妈妈送来读书的。”

周符环视一圈发现在一群嚎啕大哭的小朋友里,自己已经算是胆子大的了,一股自豪感便油然而生:“那你会来接我吗?”

“当然会了,你可是我的小宝贝。”周遥瑾抱住他亲了一口。

周符抱着她大腿的力道慢慢减弱,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放开了,背着书包走进校园,还不忘回头冲周遥瑾挥手大喊:“妈妈再见!”

然后沐浴着家长们羡慕嫉妒恨和小朋友们佩服惊讶崇拜的眼神,走进了幼儿园。

周遥瑾失笑,又很为自己的孩子自豪,不过自豪归自豪,她是真的快迟到了。

急急忙忙的赶到公司,周遥瑾只来得及放下东西就去楼下摄影棚找孙晓菲了。

“情况怎么样了?”她问道。

孙晓菲一脸花痴:“方总真的太帅了!”

周遥瑾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问:“我问的是拍摄进度。”

她作为主编,方霖凡从采访到封面都由她一个人敲定,同样的,封面的风格也是她来决定,所以她必须在这里盯着确保方霖凡能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哦,拍摄进度很好,我看你之前在国外主编的杂志,大致能确定封面的风格。”孙晓菲是个花痴却专业的助理。

周遥瑾一向不喜欢过于正统严肃的封面,也不喜欢那种抱胸支下巴的‘成功者’类型封面,她编辑的几次封面都是严肃又不失风趣,同时又能与拍摄人物本人的特质结合起来。

是少有的能与时尚杂志媲美的财经杂志主编。

周遥瑾打断了他们的拍摄,在方霖凡面无表情的注视下微笑,挑了件银灰色的西装:“用这套拍。”

方霖凡拧了拧眉,最后还是去换衣服了。

等再次出来时就算是周遥瑾都被狠狠的惊艳了。

银灰色的精制西装在灯光下反射着寒光,西服里的衬衫领子微微散开,露出细长的脖子和隐隐约约的锁骨。

方霖凡整个人显着贵气,脸上的神色却淡漠冰冷,和西服颜色相近的灰色眸子里没有一点点温度,散发出古代皇族的威严。

孙晓菲趴在周遥瑾身边说:“周姐,照片拍完了我能要一套吗?”

周遥瑾咽了咽口水很快回神:“自己找摄影师要原片打印。”

方霖凡继续拍摄,周遥瑾和花痴中的孙晓菲去另一边歇着。

“太帅了,幸好方总熬出头了,不然我今天都看不见这一幕。”孙晓菲还悄悄掏出手机拍照。

这句话引起了周遥瑾的注意力,她想起方霖凡昨晚说过的U盘,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怎么回事?”她的语气中多了探寻的意味,自己虽然对方霖凡进行了采访,但临危受命总是会遗漏掉一些家族秘辛之类的私事。


第6章 你知道方霖凡是什么人吗?

她难得这么八卦,孙晓菲兴奋,声音都快压不住:“五年前方总的爷爷突然去世,都没来得及留遗言,他那几个兄弟叔叔争得哟,天天在法庭上吵来吵去。”

“那他爸爸呢?”

“方总双亲好几年前就去世了,由爷爷亲自教养长大,本来公司就是他的,可惜老爷子走得急,遗书都没来得及立。”

孙晓菲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后来是公司的好几个大股东出庭作证老爷子去世前不止一次和他们说过要让方总当继承人才打赢了官司。”

“他那些堂兄甘心吗?”周遥瑾反问,做财经杂志编辑这么多年这种豪门事她见过不少,那些愿意争家产基本都是不见黄河心不死的,在没有真正的遗书前哪会这么轻易放弃?

“当然不甘心,据说本来方总有份机密资料,里面的东西能保证让那些争家产的死心,可是不晓得为什么他从来没拿出来过,所以有人猜是丢了。”

周遥瑾愣住了,难道五年前她带走的那个U盘就是‘机密资料’?

“那、那他后来成功了没有?”周遥瑾的心跳开始加快,生怕孙晓菲的下一句话是‘失败’。

“虽然费了不少劲,但方总当然成功了,不然我哪能在这看见帅气的方总。”孙晓菲花痴的看着方霖凡,语气兴奋又八卦,就像任何一个路人评价这些豪门的事一样。

可是周遥瑾不一样,这对她来说是自己真正参与进去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昨晚方霖凡那生气的模样应该是度过了很辛苦的几年吧……

心中那仅存的一点愤怒被冲的干干净净,周遥瑾此刻心中只剩愧疚,如果真的是她的错,那一定得向方霖凡道歉,并解释清楚。

拍摄很快就结束了,金发碧眼的摄影师用不慎标准的中文一直夸赞方霖凡,看模样恨不得现在就带着方霖凡去巴黎参加时装秀。

方霖凡只是疏离又礼貌的应付了两句就要离开了。

周遥瑾怕急急忙忙的拦住他:“方总,您下午有空吗?我有事要和你说。”

方霖凡眸光冷淡的看着她略显焦急的脸,微微点了点头:“现在就有空,找间咖啡馆。”

周遥瑾想说自己还有工作,想到刚才孙晓菲的话便狠了狠心点头,对孙晓菲吩咐了两句就和方霖凡一起离开了。

咖啡馆里人很少,也很安静,正适合谈正事。

“什么事?”

“上午有人和我说了些您的事,您昨晚说的U盘我晚上下班回去后一定好好找找。”周遥瑾的神色真诚又愧疚。

“虽然没有必要我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我在那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那天早上U盘是被我无意中带走的,在那之后我就马上出国了。”

“我一直在国外工作念书,我可以向您保证不认识除您以外的任何方家人,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请您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方霖凡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眸色一如既往的冷淡,不带丝毫感情。

在周遥瑾期待愧疚的眼神中也只是吐出了一个淡淡的‘嗯’,和昨晚第一次见面时没有任何区别。

……

次日,周遥瑾在黑暗的卧室醒来,只有点点微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落进来落在了洁白的地砖上,她拿起手机看了眼,躺在床上放空大脑。

今天起得好早啊。

昨天她向方霖凡解释了那么多,换来的只是一个冷淡的‘嗯’,周遥瑾不知道他信了没有,他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是冷冷淡淡。

周遥瑾重重叹了口气,认命的翻身起床,希望能在自己还没来得及收拾干净的凌乱的行李中找到U盘。

可是五年前就没被她注意过的东西,现在又怎么可能说找就找得到呢?或许被自己扔了也说不定?

周遥瑾有些心虚。

当初她出国刚完成学校报道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慌乱之中很多东西都没有处理好,那份U盘虽然没有被自己给遗弃了的记忆,可从搬到新公寓后自己也没再看过它了。

周遥瑾蹲在地板上发呆,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些东西在国外还没寄回来,她回国前交给了邮局,付了邮费,估计海关审核什么的还得再等几天。

那堆东西里大部分是自己五年前出国带过去又舍不得扔掉的东西,或许就藏在那个角落里了也未可知。

这么一想又立马有了精神,周遥瑾掏出手机,还没找到方霖凡的号码手机就响了。

看了眼来电人,是她之前特意请来的摄影师。

“John,怎么了?”


第7章 周姐这个女人是不是你?

“周小姐,昨天的底片出了些问题,能不能把方先生请来重拍?”对方的中文还算流利。

“重拍?你知道方霖凡是什么人吗?他哪来那么多的时间给你重拍?”周遥瑾怒了,语气中充满了指责。

“是我们的疏忽,如果他愿意重拍这次的费用我不收了。”摄影师的语气充满了歉意,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看样子是真的很喜欢拍方霖凡了。

周遥瑾扶额,杂志马上就要送到印刷厂了,她临时也找不到人替,只能再去问问方霖凡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原本只需要和他说明U盘的情况,现在又变成了要他帮忙,周遥瑾原本就不安的愧疚心更加重了一层。

方霖凡接电话的速度很快,铃声只响了两下就听见了他微微低哑的声音,或许是刚醒的缘故没有之前的清冷:“喂?”

周遥瑾没来由的呼吸一窒,这声音也太性感了吧?

她咽了咽口水:“方总,摄影师说昨天拍的底片有问题不能用,您今天有时间补拍吗?”

方霖凡没有展露出任何不耐的情绪,或许是清醒了,语气又带上了清冷:“我上午有空,待会直接去杂志社。”

周遥瑾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嘴都快咧到耳根:“谢谢谢谢,我现在就让摄影师去杂志社等您。”

不等那边的方霖凡再问话就和他道别迅速挂了电话开始换衣服,千万不能比方霖凡还晚到。

等她匆匆忙忙赶到杂志社门口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把车停好的方霖凡。

“方总。”周遥瑾心中莫名觉得有些尴尬,面上却很官方的和他打招呼,“早上好。”

方霖凡点点头,没说话。

周遥瑾和他一起走进电梯,抬着脑袋看着电梯上的数字慢慢变化,直到发出‘叮’的一声她才在此能力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浑身也没一开始僵硬了。

方霖凡看着她衬衫后领出露出来的一小段雪白的脖颈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而一直低着头的周遥瑾也在偷偷看他的西装,他还特意穿了昨天自己选的那套西装,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但颜色是一样的。

周遥瑾莫名觉得有些开心。

“摄影师应该已经在等了,方总您和我来。”周遥瑾笑了笑,摆出‘请’的手势让方霖凡先走。

摄影师一看见方霖凡就激动地来了个拥抱,在方霖凡杀气腾腾的目光下,还悠然自得的再次提出带他走时装秀的请求。

“John,我们是财经杂志。”周遥瑾在后面提醒。

摄影师立马回神,开始拍摄。

“周姐!”孙晓菲在后面呼唤她。

周遥瑾一听她的语气就知道是要八卦了。

“什么事?”周遥瑾转过头无奈看她。

孙晓菲把手机凑到她面前一脸兴奋:“这个人是不是你!”

周遥瑾接过手机,映入眼帘的是方霖凡的俊脸和自己的背影。

她眉头拧起,接过手机仔细浏览了一遍,昨天她和方霖凡在咖啡馆时被偷拍了,万幸没有拍到她的正脸。

可即使是这样穿着发型和她昨天的一模一样,熟悉的人还是能认出来,比如面前的孙晓菲。

“周姐这个女人是不是你?”放下手机果然能对上孙晓菲那兴奋到极点的眼神。

“别傻了,这怎么可能是我?”周遥瑾笑了笑,仿佛这件事和她完全没关系,“我总共就见了方总两次,采访一次昨天一次,有什么魅力能让他陪我喝咖啡?”

“周姐和我你就不用这么遮遮掩掩了嘛,我可是你忠实的马仔。”孙晓菲笑嘻嘻的说道,“只要你把你的撩汉秘籍贡献出来我就不说出去。”

周遥瑾噗嗤一乐:“我可没什么撩汉秘籍,你得找照片上的女人要。”

就在孙晓菲还孜孜不倦的想探寻的时候,已经拍完照的方霖凡大步踏来。

身姿挺拔,神情冷漠,贵气逼人,愣是把长廊走出了T台的感觉。

周遥瑾突然能理解摄影师为什么像个传销似的一直怂恿方霖凡当模特。

“我有事要和你单独说。”方霖凡看着周遥瑾。

周遥瑾点点头:“去茶水间吧。”

她临走前还看了眼一脸兴奋的孙晓菲,头疼的想:这妮子待会肯定又要问东问西了。

“U盘找到了吗?”茶水间的门一关上方霖凡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周遥瑾摇头,面色严肃:“我还有些东西没寄回来,等寄到的时候我再找,如果还是没有……”


第8章 你不能随便亲我!

“没有也得找出来。”方霖凡声音不大却威严十足,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是。”周遥瑾声音弱了下去,垂着眸子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失落。

方霖凡只是一如既往的毫无感情的注视着她。

半晌后他才缓缓开口:“恩,那我走了。”

周遥瑾回过神来:“是,我送您。”

拉开茶水间门的一瞬间看见的是以孙晓菲和摄影师为首,其余工作人员为辅的一大吃瓜群众。

方霖凡就当什么都没看见,气势十足的离开。

周遥瑾瞪了孙晓菲一眼,孙晓菲做无辜状,她只是想和John来看一下八卦,完全不晓得其他人是什么时候围过来的啊!

周遥瑾把方霖凡送走再回办公室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大家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有羡慕有不屑有鄙夷有不服。

周遥瑾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当初她在国外刚做主编时没少被人这么看着,他们总觉得她所得的一切都是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罢了。

刚走进办公室孙晓菲就一脸愧疚的进来了,语气都比平时弱了不少:“周姐,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他们会围过来看。”

“下次不要这样了。”周遥瑾语气冷淡。

“是,对不起……”

周遥瑾抬头看她一眼,还是有些心软,叹了口气:“晓菲,你的工作能力很强,但职场是职场,只要还在这件杂志社我就是还是你的上司,你如果想和我八卦得另外约我。”

“是……另外约你?”孙晓菲眼睛亮了。

周遥瑾点头:“对,我可以把我的儿子带出来,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儿子!周姐你有儿子!?”

“小声点。”周遥瑾瞪她,“我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所以你要管好你的大嘴巴。”

“是是是,我一定管好。”孙晓菲点头,忙不迭的离开了,没想到主编都有儿子了,那照片上的女人就不可能是她了,方大总裁的暧昧对象怎么都不可能是人母啊!唉,果然都是一场误会。

周遥瑾无奈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认命的继续工作。

夕阳西下,周遥瑾伸了个懒腰,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到下班的点了。

是时候去接儿子了。

锁好办公室门,和孙晓菲吩咐了几句她就离开了。

周遥瑾老远就能看见自家儿子,穿着一件过于宽大的粉红t恤站在幼儿园门口等自己了。

“妈妈!”周符跑上前抱住她。

周遥瑾把他抱起来问:“你衣服呢?”

“不知道掉哪去了。”周符说的理所当然,“这是章老师的衣服!”

周遥瑾对站在幼儿园门口那个个子小小的幼师,冲她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一定给你买件新的。”

“不用了,一件t恤不值钱。”章老师冲她害羞的笑了一下,一副初出校园的青涩模样。

“章老师他衣服是怎么不见的?”周遥瑾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万一自家傻儿子和别人打架怎么办?

“周符小朋友喂兔子时被兔子咬住衣服下摆。”章老师为了憋笑脸都红了,“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兔子都往他身上跑,他衣服就被咬破了。”

章老师凑到她耳边低声说:“这件事是我们防护措施没做好,园长已经决定把那些兔子关起来了。”

语气有些急切,似是怕周遥瑾责怪。

“你们不能让小兔子坐牢!”周符一听这话就嗷出来了,“它们没做错事!”

他这一嗓子算是把整个幼儿园喊‘醒’了,那些已经牵着爸妈手准备离开的孩子,那些还在校门口等家长的孩子,都跟着他嚎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周遥瑾想起,昨天幼儿园门口鬼哭狼嚎的场面。

“妈妈,不要小兔子坐牢!”周符可怜巴巴的抬头看他。

“小兔子不是坐牢,园长是给他们做新家。”周遥瑾熟练的用纸巾擦掉他的眼泪,柔声道,“坐牢是在监狱,哪有到幼儿园坐牢的啊。”

“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周遥瑾笑得温和,把他往前推了推,“去和你的朋友们解释一下吧。”

周符乖乖点头,向前小跑。

“真可爱。”周遥瑾念叨了一句,心里被暖暖的爱意填满。

到家之后周遥瑾刚把孩子放下就接到了快递公司的电话。

“请问是周遥瑾小姐吗?我是海关的工作人员。”电话对面的女人声音温和却透着股机械的礼貌。

“很遗憾的通知您,您的快递因为超出了一千元的个人免税金额而被暂时扣住了,请尽快去邮政局将未缴纳的关税缴尽。”


报告爹地:妈咪要逃 主角: 周遥瑾, 方霖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7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