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医妃倾天下 主角: 顾筱筱, 上官无极

惊世医妃倾天下 主角: 顾筱筱, 上官无极

第1章 一只大肥腿踹来

砰——!

一只肥腿踢来,直接把顾筱筱给踢飞出去十米。

……

她这是有多脆弱?

肚子受着难忍的疼痛,脸上也有着火辣辣的麻木之感,额头冒头冷汗,嘴里血腥味更浓,让顾筱筱那秀气的眉都皱成了川字型……

即使她是神医,可她一向不喜血腥,尤其这还是在她的嘴中!

“咳”的一声,喉咙中的血块也咳了出来。

顾筱筱努力地睁开眼眸,正想大骂出声,结果一抬头……

一对穿着古装的男女就站在她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用那小眼神瞅着她。

若非是那男人的眼中有着嫌恶之色,顾筱筱还以为她这是看到了古装人物的蜡像了呢。

她心中正疑惑,不知现下是如何个情况,却只看到那男人狠狠地盯着她,气急败坏地吼道,“顾筱筱,圣旨已下,你即使再想嫁与我,也是不可能的了,最好老实些,免得受苦。”

什么?

圣旨?老实些?

顾筱筱一脸的懵逼的状态。

她不是正在救治着一个大人物,结果眼看马上快要好了,却被一道天雷给霹了下来,把她给霹挂了吗?怎的又变成了嫁人了?

对方久久得不到顾筱筱的回应,不由得更怒,往前一站,“怎么?不出声?难道你还枉想拆散我和怡儿?世上怎有你这般恶毒的女子!”

啥?

她恶毒?

顾筱筱表示更懵了。

不过,更重要的是,她刚才好不容易睁开的眼眸,却被眼前这上前一步的两个贱人给闪瞎眼了。

只见眼前这两人一身上下都是金光闪闪,似乎浑身都挂着金子般,这年头早已不流行暴发户土豪金了吧?

就连衣服都穿着杏黄色。

杏黄?

古代太子服饰的颜色?

就在这时,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窜进了她的脑中。

原来,原主是一个没了娘的孩子,是宰相府中的大小姐,堂堂正正的嫡女,而站在她眼前的,正是与此身躯的原主自小有着婚姻的太子。

至于另一个女人,是她那同父异母的好妹妹,正是与太子爱得死去活来,反让原主遭了秧。

真是对贱人!

她什么都没做,居然引来这个太子的一顿揍,刚才她还被他一脚给踢飞了……!

正想发怒之时,却又看到她的好妹妹上前一步,悄悄步拉住了太子的衣袖,楚楚可怜地道,“太子,不要为难姐姐,可能姐姐只是心情不好……”

正确来说,这个顾子怡长得倒也不错,娇俏动人。

顾子怡看到自家的傻姐姐并没有理她,只是用那眼神幽幽地看着她,不由得心中有些不快。

瞬间,红了眼眶,一幅很是委屈的样子,继续道,“姐姐,对不起,你在生我的气对不对?对不起,我,我……”

说话断断续续,眼泪直往下掉,所谓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模样,可真是惹人怜啊。

顾筱筱正冷眼地盯着她,欣赏着她的好演技呢,只是旁边那有些肥胖,尊贵不凡的太子殿下可心疼坏了,一把将顾子怡抱在怀中,“子怡,你没错,无需向这个恶毒的女人道歉。”

第2章 吊打白莲花

“太子……”

顾子怡这一声太子可真叫得既婉转又**,顾筱筱的寒毛都直竖了,只是……

眼前的这个太子似乎很吃这一种,十分心疼地安慰着,“子怡别哭,本宫的心都要碎了,你真是善良,更何况这并非是我们的错,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更何况母后都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殿下,你对我真好。”顾子怡终于不哭了……

这两人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

明明是她的婚姻被抢,居然对她踢又扇的,还骂她恶毒,有没有搞错呀?这真是刷新了她对人类的无耻认知。

顾筱筱本来就被揍得浑身上下疼,如今又看到这对男女在她眼前秀恩爱闪瞎眼,以为他们终于要走了,结果,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只见顾子怡突然推开太子。

“咚”地一声,跪在了顾筱筱跟前……

“怡儿?”太子被吓了一跳,想要把她给扶起来,可是,却被顾子怡拒了,“太子,这是我欠姐姐的。”

顾子怡那一幅委屈求全的小模样,看得太子直揪心,劝了好半响,但她依旧跪着,便直接双眸冒着火,恶狠狠地盯向了顾筱筱。

此时的顾筱筱,心中却忍不住直翻白眼。

果然是个白莲花,招数全演上来了。

“姐姐,我心知你不痛快,也知你怨我,你无论是骂我,或是打我都行,可我爱着太子,我不能把他让给你。”

她在说这话之时,还不忘深情款款地望了太子一眼,把太子看得更是心疼。

“怡儿……”

“太子……”

这两人彼此唤了一声,又是如此的深情疑望,似要融化成整体般……

哦天啊——!顾筱筱快要受不了了,若非她发觉浑身无力,疼得厉害,她真想为他们鼓掌。

抢别人的未婚夫,还如此的理直气壮,这是真爱?真爱知道吗!

顾子怡跪了半天,也讲了半天了,发现顾筱筱不给半点反应,也没叫她起来,直接就自己站起身,拉着顾筱筱的衣袖,怯怯地喊道,“姐姐……”

顾筱筱即使是再好的耐心,也受够了。

“滚——!”

顾筱筱直接抽回自己的衣袖。

只是……她明明只是没出什么力气就抽回了衣袖,再加上她如今一身伤,哪有多大的力气?

可偏偏这个顾子怡却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华丽丽地倒了……

“啊……”

还如此夸张地痛楚地惨叫了一声。

“怡儿……!”

太子眼见顾子怡被摔得如此之“重”,慌忙地上前,将她给扶了起来,紧张地问,“怡儿,摔着了哪里?让我看看。”

顾子怡在太子的怀中,眼中似是在忍泪,“我,我,我无事,不,不疼……”

虽是如此说,脸上却一幅要痛死人的样子。

看在太子的眼中,却是偏坦罪魁祸首的样子。

瞬时,太子怒了。

“顾筱筱,你活得不耐烦了?!居然当着本宫的面欺负怡儿!”太子怒吼出声,一脸的厉色。

顾筱筱的耐性早被磨光,火气也窜得老高。

可脸上,却是怒极反笑了。

第3章 告诉你什么叫欺负

她不发怒,真把她当病猫了?

别说她看不上眼前这个肥胖的男人,即使是看得上,也不会让人如此的待她!

“你说我欺她?”顾筱筱笑意盈盈,眸中一片幽黑却又极亮。

只见她一步步地走向他们,定定地望着。

待走到他们跟前,只见顾筱筱唇角微扬,在他们心里都有些胆怯之时,一字一字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欺负!”

说着,只见她手一伸,左手扯出顾子怡,右手一巴掌扇去,右腿一伸,放开左手……

那个动作可真是连贯啊。

这回顾子怡真的华丽丽地摔飞出去了……

这一巴掌以及一脚,可真的是让顾筱筱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似乎力气瞬间被抽干了似的。只是,她依旧高兴。

因为,解气啊!

“啊……”

林子怡这回是真心惨叫了,一脸的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顾筱筱,“你,你居然打我?”

她不敢相信,那个被她母亲养废了的顾筱筱,居然敢打她!

“顾筱筱,你竟敢在本宫的面前打怡儿?”太子气狠了,扬起手,欲打顾筱筱……

只是,顾筱筱却幽幽一笑,扬起脸,“殿下,你若这一巴掌下去,我过两天可就成不了婚了,若是定罪下来,你可脱不了干系。”

“更何况,殿下可冤枉我了,我只是示范给你们看看,对于我顾筱筱来说,若是真要欺负人,究竟是如何的模样,免得殿下污蔑了我。”

打了这白莲花,总算是收回点利息了。

谁叫这白莲花与这肥太子是一对呢,欠债爱人偿,天经地义啊……

只是太子听了这话,气得浑身发抖。

免得他污蔑?

“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威胁本宫!”

他是太子,皇后的儿子,从未敢有人如此待他,哪个见了他不是都奉承的,就连父皇,也极少对他说过重话,如今顾筱筱居然敢威胁他?!

怒火连连,可是,却又不敢真打下去。

如此的憋屈!

“殿下……”顾子怡不知何时爬了起来,到了太子的身旁,扯了扯他的衣服,“殿下,怡儿疼,带怡儿去看大夫好吗?”

顾子怡也是个会看眼色的,知道不能再揍顾筱筱,即使她再气,也知道事情的轻重。

所以,就赶紧给太子找了个台阶。

而太子果然顺着台阶下了,直道,“好,本宫这就让人宣太医,暂且先放过这恶毒的女人。”

说着,扶着顾子怡走了。

待他们走了出去之后,房门被关了起来。

而且,外面还站着两个牛高马大的人。

这是防她偷跑吧?

不过,顾筱筱并不在乎,她刚到此地,加上一身是伤,需要时间以及清静。

她原名也为顾筱筱,是一位被世人称为神医的医生,一手医术十分了得,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没有她医不好的人。

只因她在秘密为一位大人物医治之时,突然,一道雷劈了下来,直接就挂了,醒来,就到了这里了。

再看此身体的原主,是因不想嫁而伤心太过,直接挂了?

这不太可能吧?

第4章 坑货系统现

在这个家里,只有爷爷是真心待她。

只是,不知为何,前阵子爷爷疯了,据说是得了失心疯……

所以,她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爹不爱,母亲是个后妈,妹妹又是个白莲花……

失去爷爷的守护,她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羊了,虽然不肥……

这不是最要紧的,顾筱筱发现一样最让她无可忍受的事情,那就是——她居然脸花了!

她脸本来就有一块黑印,而在镜子前,她看到了无数道深浅不一的刀疤,交差地出现在她的脸上。

她是个女人,爱美的女人!

怎可容忍!怎能不火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如今奈何不了他们,不代表她以后不可以。既然她承了原主的身躯,就代表着也是她。

就在这时,门又开了。

一个丫头被扔了进来。

是春夏,她的丫环。只见她的脸肿得高高的,原本清秀的脸上,此时也被打得险些认不出来。

“小姐?”春夏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了顾筱筱,马上转为惊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她脸上的关怀以及笑容不像是假的,反倒是真心关心着她的。

“嗯,你受伤了,歇着吧。”顾筱筱淡淡地说道。

原本春夏是不肯的,但却被顾筱筱劝去休息了。她如今根本不需要人照顾,需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好在的是,她穿越了,没有把那坑货系统给带来。

总算是把它给摆脱了!

“主银~”

一道萌萌的娃娃音响起。

某系统实在是不甘被忽略,或者被自家主人这么无情地抛弃,直接出声提醒正暗自高兴的某女。

嘎?!

嘎!!!

顾筱筱那原本还算淡笑的脸上,龟裂了……

她后知后觉地僵硬地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

“坑货?”

顾筱筱咽了咽口水,不太确定地在内心喊了一声。

“主银~人家这么爱你,肿么可能会离你而去……”

萌娃委屈的声音继续传来,她总算是确定,这坑货系统是真的跟着她来了。

她上一世已经被它坑了无数次了,甚至——

“你居然还敢出现?!!要不是你一定要我去救那货,我怎么可能被劈!我怎么可能会挂了!!我怎么可能会到这个地方!!!”

顾筱筱暴怒了。

气得原本躺着的她,也径直地坐了起来。

这个坑爹的系统是当初在H国的时候就跟随着她的,作为H国最先进的情报以及医疗系统,里面有着各种奖励,还有等级药物等等。

本是件好事,但是,坑爹的是!它要你救谁,你就必须得救,否则,将会受到惩罚,几近痛不欲生!!!

而她能挂了,也是拜它所赐!!!

这叫她怎能不怒?!若非她拿它没办法,她真想踩几脚给它。

更严重的是,这坑货居然跟着来了,那她以后还怎么当条咸鱼!

“主银~”

萌娃弱弱地出声,欲言又止。

它的声音一出,顾筱筱的眼皮就一跳。

因为,她实在是太熟悉它了。

只要出现这样的声音,就表示它又要坑她了。

果然——

“出门右转五十米拐角处有一伤患,30分钟内治疗,保他不死。”

第5章 昏迷男人太危险

顾筱筱此时简直想暴走了。

她如今连自己身上的伤都没来得及看,居然要去救治别人?

深吸,深吸,再深吸。

顾筱筱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告诉自己不要生气。

她下床找出条围脸的白色纱巾,把那张满是伤痕的脸给遮住,一双漂亮的黑眸由于怒气的关系,亮得吓人。

出门,但门口有两门神。

她根本出不去。

“主银~只剩十五分钟了。”

此时,坑货娃还不忘提醒时间。

只是顾筱筱听了,更想宰人,“既然你知道时间不等人,还不给我贡献点东西出来?”

虽然这系统是个坑货,但是,若是利用得好,倒是个很牛逼的东西。

就是有点抠,非得她有了贡献之后才有奖励。

“主银,我已为你准备好了。”萌娃缩了缩脖子,心知自家主银正怒在头上,马上狗腿地道。

顾筱筱心念一动,手上就悄然握住了一包东西。

她知道,是药粉。

能让人昏迷的药粉。

这些小玩意,她太熟悉了。

唇角缓缓地勾起,只见她手状似不经意间轻轻一扬,那左右两边的门神随即倒了下去。

抬脚,右转。

往坑货娃所指引的地方走去。

果然,五十米处,真躺着一个人。

只是微微的抬眼一看,就有些愣住了。

即使见过无数的美男子,俊俏的,阳光的,妖孽的等等各种各样的,却都没有眼前的这一位来得令人惊心动魄。

那精致立体的五官如刀刻般的俊,却又带着残酷的冷。

即使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却依旧散发出一股震摄人心的王者之气。

一身黑衣,勾勒出他那硕长的身躯,结实而高大。

他的惊人之处不是来自于长得好,而是只一眼,即使昏迷着都能感受到来自于他身上所释放的杀机。

单只看这一身的气势,就知晓他定不是一位普通人物。

顾筱筱回过神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

这是一个麻烦。

而且,还很危险。

只是——

“主银~只剩下八分钟了。”

坑货娃的声音又突兀地响起。

知晓自家主银的脾气的坑货娃,在顾筱筱发怒前,狗腿地道,“主银~人家已经准备好需要用的东西,不过,这只是借用哦,你以后得靠自己努力领取才行哦~”

顾筱筱知晓她已无退路,只能认命地蹲下,为他检查。

好在的是,她的任务不是根治,而是让他保命。

因为,这男人有着严重的旧疾。

她如今刚穿越过来,功力未恢复,H坑货系统的许多功能未能开启。

他如今是新伤旧疾一起发作,还活着已经算是不错了。

黑衣上染着血,血中带着毒。

很明显,他中毒了。

他的体温极不正常,一时冷一时热。

本身体内有着寒毒,如今中的又是热毒,冷热交替,令人痛苦至极。

只剩下五分钟了。

顾筱筱心神一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现在手中,正是她前世常用的银针。

她如今唯有用银针帮他解了热毒,再把寒毒压制下去,他才方能保命。

扯开他身上的青袍,露出了结实的胸膛。

第6章 扯住她裙角

这应该是她所见到的病患中,最吸引人的一胸膛了。

只见她打开那精致的木盒,出手极快,一根根银针对应着地方插了上去。

不一会,黑色的血液顺着银针流了出来,渐渐的越来越多。

直到血液变为正常,顾筱筱才松了口气。

她的额上,早已布满了汗珠。

她未恢复,又如此聚精会神地治疗着他,需要耗费精力,她几乎都要撑不住了。

拨下了针,再给他上了药,总算是完成了。

若不是遇上她,他定会无命。

抹了抹汗,刚想站起来——

一股极大的力扯住了她,一时不防,直接向前扑去。

瞬间,扑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狭长而危险的鹰眸散发着骇人的冷意,以及……杀气。

危机感瞬间窜上了顾筱筱的心头,想也没想,右手一抬,使尽最后一丝力气,向他劈去——

直接把他劈晕了。

只不过,他依旧扯着她的裙角。

而男人在晕倒前,只晃然间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纱巾蒙着脸,一双眼睛极亮,身上似乎还有着淡淡的香味缠绕……是药香。

顾筱筱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若非他的伤极重,她想,她已经死了。

他抓着的那片衣角,怎么也扯不出来,无奈,最后费力地把它给撕了。

而他,只抓着那片衣角。

回到房间,经过门口的时候,除了那两门神还未醒来,其它的一切依旧。

再过一会,那药效估计也散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了没多久之后,那男衣男子就被两个人悄然地救走了,令那两个意外的是,他们的主子的手中,居然死死的抓着一小块布——

那好似是女人的?

而且,他们怎么也扯不下来,只能面色古怪地把他们的主子搬走了。

——

令顾筱筱心情好的是,她发现在治疗了那男子之后,她得到了一包升级版的能让人昏迷的药,以及——刚才使用过的那盒银针。

这正是她最刚需的东西,一个可以保命,一个可以治人。

坐在镜子前,左瞧瞧右瞧瞧地瞧着那张脸。

那块黑色的地方,不太正常。

这……是慢性毒吧?

还未待她细细研究,一声巨响传来——

砰——

她的门又被人踹开了。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正确来说,还有一个妖艳的妇人,只不过她站在男人的后面,所以未能一眼瞧见。

而那中年男人一幅怒气腾腾的模样,眼珠子瞪着她,似要吃人的样子。

顾筱筱在心中直翻白眼,这一个个的,真是爱找麻烦。

都趁她如今未恢复,个个都欺上门来。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想她堂堂神医,多少人都想要巴结着呢,如今到了这里,却是谁见了都要踩上一脚。

“孽女,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的恶毒!”

那男人一边向她走来,一边恶狠狠地瞪向她。

没错,这人是她那所谓的父亲,也是当朝的宰相大人。

而那妖艳的妇人,就是顾子怡的母亲。

一个出身于歌姬的女人。

第7章 无耻的一家

恶毒。

又是恶毒。

她究竟做了什么,又怎的恶毒了?

“父亲,你要定罪,总该有个理由吧?”

顾筱筱看着眼前这怒气腾腾的男人,她很想问一问,原本是不是被他捡来的,为何同是身为女儿,待遇却是如此之差?

“你把你/妹妹害成那样,你还如此的不知悔改,若不是怡儿,谁还敢娶你?你不仅不知感恩,还如此待她,你当真是恶毒至极!”

顾国峰可谓是气得不清,看着他气得发抖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而正是因为此话,顾筱筱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原来,她被迫要嫁与四王爷,是顾子怡的手笔?

四王爷即皇帝的亲四弟,上官无极。

据传,四王爷骁勇善战,征战无数,有勇有谋,未曾打过败仗,被世人称之为战神王爷。

相貌俊美无双,身世更是尊贵,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但是——

又传他有克妻之命,三任未过门的王妃都死于非命。

他残酷无比,冷血无情,嗜血成性。

更是有人说,那三位未过门的妻子都是死于他手下。

反正好的坏的,都传得极为极端,近乎神奇。

……

那么,他们这是推她去送死?

她这张脸,嫁进王府,会如何?

只有死路一条吧?

而她的好父亲,帮助顾子怡抢了她原本的姻缘,让她改嫁去送死,还引着她骂,说她恶毒?

“怎么?无话可说了?”

顾国峰一直等不到顾筱筱的回应,以为她是默认了,更加的生气了。

“听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她?”顾筱筱被气笑了,见过无耻的人,却是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皮之人。

“她抢了我的未婚夫?”

“明知四王爷克妻,她让我去送死?”

“她带着那奸.夫上门揍了我一顿,说我欺她?”

“这么想让我生不如死,还想让我感谢她?”

“而如今你怒气冲冲踢门进来,难道也想把我打一顿?”

“这么说,你是想令我过两天不用成亲了?”

顾筱筱一字一句地说着,语中毫无退缩,尽是讽刺之意。

他们可以如此的不要脸,她还顾忌什么?

反正不管愿意否,她都要成亲了,何必忍。而且,在这种时候,为了保证她能嫁给四王爷,不会再出手对付她了。

“你……”

顾国峰更加的气了,手指着顾筱筱,微微抖着,却也气得不知该如何说。

居然敢骂太子是奸.夫!

他本想来教训一顿,反而落了下风。

因为,马上就要大婚了,他确实不能下手。

而其实他之所以怒气冲冲地来,是太子以及顾子怡在他面前挑拨了事情。

李艳娘上前一步,轻轻地拉住了顾国峰。

她是个有眼色的人,心计颇深,一直盛宠不衰,可见其厉害。

“老爷,筱筱还小,不要生气了,你们是父女,可莫要离了心啊。”

她轻言安慰着,一边为顾国峰顺气,一边又对顾筱筱道,“筱筱,莫要再惹你父亲生气了,他也是为了你好。”

倒是挺会做好人,既讨顾国峰的欢心,又早早收笼了顾筱筱之心。

若非是李艳娘,把顾筱筱宠得任性且好学无术,又怎会落得今天这局面?

第8章 婚嫁,如此暴力血腥

顾国峰想通了之后,倒也顺着台阶下了。

“哼,孽女,不管你愿不愿意,后天你都得嫁过去,最好不要再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否则……!”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一丝阴狠闪过眸中。

说完这话后,甩袖而去。

在出去时,还不忘吩咐好那门口的两门神好好看住她。

——

时光匆匆,两日一晃而过。

今天,正是顾筱筱成亲的日子。

与其在相府,还不如嫁到王府,落得个清静。

她如今这样的相貌,加上恶名远扬,想必那王爷不会对她有兴趣。

一大清早,相宰里热闹非凡。

这才清晨,顾筱筱就被人吵醒。

出嫁前,她是得先吃一些饭的,因为化好妆容之后,一直到晚上,她都不会再有吃饭的机会。

只是,看着桌子上这一桌丰盛香喷喷的饭菜,顾筱筱的脸色黑得如同能滴出墨汁般。

因为,这里面有毒。

坑货系统早在之前就发出了警报。

真是好歹毒的心思,她都要出嫁了,居然还妄想毒爱她!

“大小姐,夫人让奴婢伺候你。”

那端着饭菜上来的老婆子以及丫头们,并没有放下东西就走的打算。

而她的贴身丫头春夏,则被他们给使到了外边去了。

这是要盯着她,确保她中毒而亡?

“你确定你不走?”顾筱筱阴沉着脸问。

“大小姐,夫人吩咐,一定让奴婢们伺候好您!”那带头的老婆子声音拉高了一些,气昂昂地道。

顾筱筱听后,脸色更沉了。

在这府中,连个下人都敢如此待她,可想而知原主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了。

“给!我!滚!出!去!”

顾筱筱清丽的脸上划过愤怒,眼中怒火更甚,而手中……

只见她直接从床上捞起一样东西,看也未看,直接就朝那老婆子给砸了过去。

“澎……”的一声响,正中对方的脑袋。

瞬间,血流窜了出来。

画风十分暴力,且血腥。

“啊……”

那老婆子只觉脑门一疼,一看流血了,直接“咚”地一声坐倒在地上,慌了神。

下人们乱作一团,脸色发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们拖着这老货,都给我滚出去!”

顾筱筱扶着额头,忍无可忍都怒道。

她有起床气,尤其是这一大早就吵醒她,还给她添堵。

而下人们一听这话,立马站了起来,七手八脚地连拖带扶着把那老婆子给弄走了。

那速度之快,如同后面有鬼追着般。

等他们走后,顾筱筱才下床。

看着那一桌子的饭菜,顾筱筱走近,直接伸出手往桌子一掀——

“哐当……”一声,全都被她掀落于地。

而守在门口的两门神,听到这声音,立马开门进来。

待看到屋内的模样,一脸疑惑。

“你们去把我父亲请来。”顾筱筱看也不看他们,直接吩咐道。

“什么?”两人更是不解了。

“我说,你们去把我父亲喊来。”顾筱筱耐着性子重新说了一遍,“或者,把你们的主子叫来。”

她本不想闹事,安静地出嫁。

奈何,他们偏偏要如此做。

那么,她不闹一场,如何对得起他们?

惊世医妃倾天下 主角: 顾筱筱, 上官无极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1266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