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小灵妃 主角: 萧卿, 庄胜安

田园小灵妃 主角: 萧卿, 庄胜安


第1章 又穿了

萧卿只觉得自己眼皮沉重,像是被什么扼住了脖子一般,憋闷的喘不过气。

一阵阵尖锐的唢呐声狠狠的刺激着她的耳膜,身体的感觉忽然渐渐失而复得。

她拼命的张开嘴,狠狠的吸了口气,四肢上的麻木感这才渐渐消失。

萧卿的视力慢慢恢复……

她借着微弱的光线,好半天才看清,自己似乎被关在一个黑漆漆的大匣子里。

这是怎么回事?

当时那渣男可是下了死手,为了得到她手中的神级丹鼎,直接一击毙命,那爆炸声她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别说活命了,就是留个全尸都难。

萧卿瞪着眼愣了半天,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低低的交谈声。

“周老哥,这棺材也忒寒酸了吧,随便弄个破匣子都比这强吧。”

“有就不错了,这丫头也是个命苦的,唉……”

“那萧林氏总不能这么刻薄吧。”

“刘老弟,你怕是还不知道这其中的蹊跷吧。”

“啥蹊跷?周老哥快跟我说说。”

“前两日我还见这萧家丫头被萧林氏打的满院子跑呢,怎么这才没两天人就没了?还好巧不巧的遇上邻村张家死了幺儿要结冥婚。”

“这……”

话说到这里,两人的声音更低了,萧卿也无心在听。

此时她的心里就像有一万只羊驼在心里狂奔。

泥马,她又穿越了!

这次还直接穿到了棺材里?

上一世她就是穿越女,从现代被小三坑到了修真大陆,好不容易拼搏了点成绩,还得了神鼎,结果却又被渣男给炸到了这里。

这猪脑子,怎么就是不长记性!

要不是手现在还抬不起来,她真想狠狠给自己一耳光,将这些教训牢牢记在心里。

脑子一活动,记忆也像是开了闸的水,哗哗的涌进了萧卿的脑海。

之前原主的事情陆续的从脑子里蹦跶出来,她联系了刚才两人的对话,这才明白自己此时为什么在棺材里。

话说这原主叫萧素卿,是茂山村萧家二房的孤女。

父母在她八岁的时候就死了,孤零零一根野草,一个兄弟姊妹也无。

八岁后在萧家的境况是一日不如一日,到了今年,萧家大房的萧林氏竟是再也容不下她了。

整天四处打听着怎么把她发卖出去。

要不是上头有阿爷阿奶看着,估计萧林氏早将她牵到镇上插根草卖给人牙子了。

前两天邻村的张婆子来家了一趟,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好久,结果张婆子刚走,那萧林氏寻了个由头对着萧素卿就是一通暴打。

当时萧素卿的惨叫声,怕是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听见了。

之后的几日萧素卿的境况更是凄惨了。

饭一口吃不到不说,就是连水都不让喝。

早上寻个由头一阵骂,中午头上顶着太阳罚跪到太阳落山,晚上别说回床睡了,院门都不让进。

萧素卿又是个胆小的,夜里怕黑,只能窝在院门角落呜呜咽咽的哭一场。

萧家老头老婆子身体不好,实在拿萧林氏没什么办法,只能夜里小的在外面哭,老的在房里哭。


第2章 诈尸啦

怪也只能怪二房夫妇走的太早,留下这个孤女在世上受大罪了。

就这样折腾了没两天,萧素卿终是没能撑住。

昨天夜里,在寒风中咽了气。

原主的记忆如同电影一般,一幕幕的划过萧卿的脑海,完结时画面只余一片星海。

得知萧素卿如此境遇,萧卿也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八岁前的萧素卿也算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结果父母一去,竟是可怜到连小命都没了。

不过这萧家大房的萧林氏也太大胆了些,若是村里的人知道她将萧素卿虐待致死的事情,恐怕她也要落个刻薄的骂名了。

在这个名声大过天的时代,那萧林氏当真就不在乎吗?

萧卿正疑惑着,外面那两人的对话却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哎呦呦,周老哥,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你嚷嚷啥?我家就住在萧家边上,昨天半夜就听那萧林氏高一声低一声的喊她苦命的大侄女,我还能听岔了?这早上鸡都还没叫呢,她就把邻村张婆子叫来了,估计银子可没少拿……” 

两人的对话,萧卿在棺材里听得可是一清二楚。

……银子没少拿!

果然,萧林氏是为了张家给幺儿配冥婚的银子,这才狠狠的虐待萧素卿,直到将萧素卿虐待致死。

若是银子不少,就算背个刻薄的骂名,那萧林氏一贯刁蛮跋扈,怕是也没放在心上。

不然也不会一大早就让张婆子带着迎亲的队伍来,直接将死了没多久的萧素卿装进了棺材里,准备抬到张家立刻下葬。

可是萧素卿是死了,她萧卿却活了,此时更是被封在棺材里成了棺材瓤子。

这都是什么事儿?

上次穿越是个废柴也就罢了,至少还吃的饱穿得暖。

这次穿越,直接给了个柴火棍身体,饿得她到现在胳膊都抬不起来呢。

萧卿张了张嘴,想喊两声,至少告诉外面的人,她还活着。

可是嗓子干得就像是塞了两团破抹布,声音无论如何都发不出来。

“嗬……嗬……”

萧卿听着嗓子里这如同拉扯风箱般的声音,心情很是绝望。

“到啦到啦!都停下吧!”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

萧卿还来不及反应,就感到棺材一个起伏,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不好,这是到地方准备埋了。

要是再不想办法从棺材里出去,恐怕就真的只能躺在这里填坑了。

萧卿再也顾不上其他,拼命的张嘴大喊。

“我……没死……放……我出去……”

虽然吐字含含糊糊,但好歹声音又大又刺耳。

此时外面的乐鼓声又都停了,所以萧卿喊得这一嗓子,外面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什……什么动静?”

外面静默了一阵,那个中年女人终于开口发问了。

“我没死……放我出去……”


第3章 自救

萧卿又喊了一遍,此时她觉得嗓子里火辣辣的疼,嘴里都是血腥味。

不过也正是这血润了喉咙,否则她还是说不出话来。

“哎呀!这……这是诈尸了呀!”

那中年女子刚一说完,外面噼里啪啦一阵响,一群人喊的喊嚷的嚷,顿时乱作了一团。

听着外面的动静,萧卿有些傻眼了。

她本以为这些人在听到她的声音后,怎么着都得先打开棺材看看情况再说吧。

但是此时,她听着外面那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尖叫声,心里只剩下一首凉凉。

看着正对着自己的那块黑漆漆的棺材板,萧卿十分怀念自己在修真大陆那一身不算强悍的修为。

就这点东西,她随便动动小拇指就能将这玩意当飞盘扔了。

想归想,毕竟她再想也没用,自救还得靠实际行动。

所以……

“救命啊……!”

萧卿那破锣似的声音顿时在林中响起,呼啦啦惊起了周围的鸟群。

“呦——!”

一阵高亢锐利的鹰鸣自半空中传来。

萧卿原本颓丧的眼神不由一亮。

这应该是猎鹰的鸣叫声!

一般猎鹰大多在草原那样开阔的地方生存,能出现在这片山林之中,应该是附近猎户饲养在这里捕猎用的。

再加上一般猎户的胆子都比常人的大,说不定她只要引来了那猎户,就能得救了。

这样想着,萧卿简直无比感谢自己大学时的第一任人渣男友。

他是内蒙古人,还是个会训鹰的。

她为了投其所好,还专门跟他学过一段时间的鹰哨。

结果等她能把鹰叫回来的时候,他却跟着别的“莺”跑了。

那鹌鹑似的女人,看着跟没骨头一样,结果却是个戏精,一场苦情戏演的,那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说的她都觉得再不给那鹌鹑让位简直都对不起那一场戏。

都说分手只是一转身的事,所以她也转了个身,但是脚下却踩到了那鹌鹑故意揪断的手链。

偶遇大桥,河水暴涨,包括最后的珍珠手链……

甚至连她最后的转身,那鹌鹑都计划在内。

滑倒坠桥,一切都算计的刚刚好,而那个爱了他三年的她,怕是最后连个尸首都找不见了。

“呦——!”

又一声高亢的鹰鸣响起,萧卿这才从那久远的模糊记忆中抽离。

知道机不可失,萧卿也不敢耽误。

拼命的抬起手,拇指食指捏成环状,放在唇间努力的吹了起来。

鹰哨声本就尖利,不多时就传来了猎鹰的鸣和。

萧卿吹的更是卖力起来。

忽然,只听棺材盖上传来一阵响动。

“呦——”

头顶上的声音让萧卿一喜。

这是猎鹰在叫自己的主人呢。

不多时,萧卿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这肯定是那猎鹰的主人来了。

“救命啊!我没死,放我出去,我不是诈尸……”想也没想的,萧卿连忙脱口而出。

但是等了半天,外面却是没什么动静。

萧卿着急了。

这是不打算救她吗?

“我是茂山村的萧素卿,昨日只是晕过去了,结果却被我大伯娘封进了棺材,想要抬去给邻村张家配冥婚。”萧卿抬手着急的拍了拍棺材盖,尽量将事件叙述出来。

“现在送葬的人都跑了,还求恩人放我出去,日后我定当好好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


第4章 你别走

萧卿现在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这棺材虽说不怎么严密,但是她现在身体虚弱,这封闭的空间,却是让她越发的憋闷。

若是再待些时候,万一她被憋晕过去,那张家的人寻了来,见她没有动静,恐怕稀里糊涂的也能真的把她给活埋了。

这样想着,萧卿抬手拍棺材的声音是越发的急切起来。

“呦——”又是一阵高亢的鹰鸣声,紧接着是猎鹰振翅的声音。

不好,难道这猎户怕惹麻烦,打算见死不救?

一想到萧林氏那泼辣的劲来,一般人可是不敢招惹。

这猎户恐怕是担心家宅不宁,到现在都一声不吭的,估计是想当自己从来没来过这里吧。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还真是世态炎凉的可以。

两世为人的萧卿眼眸一冷,自是不会就这样让他离开。

“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今日不救我,我若死了,定化作厉鬼,每日都纠缠着你,让你这一生都不得安宁。”

萧卿的语气阴冷至极,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阴魂一般。

庄盛安刚抬手准备试试棺材盖能不能打开,就听到这么一段似是诅咒般的话语,纤长的手指一顿,眉心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收回手拢在身后,庄盛安也不开口,只是一转身,朝远处走去,脚步不疾不徐,就像是在田园漫步一般。

那淡定的脚步声,却是让萧卿瞬间慌了。

“喂!你别走,你难道就不怕恶鬼缠身吗?”萧卿焦急的拍了拍棺材板,“你放心,只要你救了我,我不会告诉别人是谁救的,绝对不会让你惹上麻烦。”

忽然,棺材外响起了一阵破空声。

“咻!”

“砰!”

萧卿吓的浑身一缩,结果头顶上的棺材盖却是被什么东西给掀翻了。

空气流通之后,萧卿的呼吸顿时顺畅了许多。

刚才因为缺氧引起的晕眩感渐渐消失。

挣扎着从棺材中坐了起来,萧卿眼神四处望去,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的树林中正站着一个青衣男子。

那男子背对着自己的方向,背后是一把弓箭,猎鹰正站在他的肩头,那矫健的身姿,一看就是个年轻力壮的。

萧卿不由得细细打量。

那男子虽然只是穿着一身粗布简衣,但身材却是极好的,宽肩窄臀,身材修长,墨色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一根蜿蜒的枯藤穿过发丝,像是将周围的满目生机都拦在了他的身外。

只这背影,就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俊逸之感。

萧卿很想看看救了自己的恩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但那人却丝毫没有转身的意思。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棺材盖上的箭矢,萧卿这才知道,这棺材盖居然是被他给一箭射开了。

想到古代的男女大防,萧卿忽然就明白了那男子为什么会这样做了。

“多谢这位大哥的救命之恩,日后我定会报答于你。”

萧卿感激的说着,却发现那男子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只是在地上放了一些东西,然后就离开了。


第5章 大伯娘,你终于来了

“这人……”萧卿觉得很奇怪。

“难道是个哑巴?!”

一想到从始至终那男子一句话都没说过,萧卿顿时同情的叹了口气。

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萧卿不再多想。

反正是附近的猎户,以后有的是机会报答他。

勉强活动了一下手脚,萧卿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想起那男子刚才似乎留下了一些东西,萧卿连忙走了过去。

杂乱的草丛中放着一个葫芦,旁边还有一个用荷叶包着的东西。

萧卿俯身将东西拿了起来,一阵烤肉的香味顿时冲进了她的呼吸。

“他居然还留了吃的东西。”

心中感激的同时,萧卿在饥饿的促使下连忙打开了荷叶包。

里面是一块还留着余温的烤兔腿。

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身体被饿了多久,萧卿只知道自己此时恨不得连外面包肉的那层荷叶都塞进嘴里嚼一嚼。

一只兔腿其实并没有多少,在萧卿那疯狂的吞咽下,眨眼功夫就只剩下了一根光溜溜的腿骨,上面连个肉丝都没留下。

“嗝!”

萧卿吃的太快,食道一阵不适。

拿起旁边的葫芦,萧卿拔掉葫芦嘴闻了闻。

“好像是蜂蜜水!”

那丝丝香甜的气息,让她顿时惊喜不已。

只喝了一口,萧卿瞬间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他婶子,你要来自己来就好了,拉我干什么?我可不敢去了,这诈尸可是要命的事,你就饶了我吧,我家三狗儿还小,我这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让我那两儿一女可咋活呦。”

远远的传来一阵说话声,萧卿一听,这不就是刚才棺材旁那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吗?

至于那个“他婶子”,不用想,肯定是害死萧素卿的萧家大妇萧林氏。

“我说张婆子,你胡咧咧个啥?都死了半夜的人了,我就不信她还能活了不成,是不是你想昧了张家给我的那些银子。”萧林氏声音高亢,就像是那张婆子真的偷了她的钱财一般。“这可是死人银子,你昧了能安心?”

萧卿不由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也不知道谁拿死人银子的时候,连个哆嗦都没打一下。

想归想,萧卿现在可是一点都不担心。

毕竟萧素梅活都活了,她萧林氏还能再杀自己一回不成。

找了个草窝将手中的骨头扔进去藏好,萧卿一脸淡定的坐在棺材旁边。

“大伯娘!你终于来了,我差点就被他们给埋了!”萧卿刚看到两个圆滚滚的身影过来,一边喊着一边朝萧林氏的方向冲了过去。

萧林氏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愣住了,倒是她旁边的张婆子跟被锥子锥了似的。

“哎呀娘唉!这诈尸都蹦出来了!”那张婆子见萧素卿一身破衣烂衫的从棺材边冲了过来,一声尖叫,转身就跑。“诈尸啦!萧家丫头出来索命啦!”


第6章 大伯娘,你别怕啊

然而她还没跑几步,瞬间就被一旁的萧林氏捂住了嘴。

“你可闭嘴吧,这诈尸惊不得!”萧林氏拉着张婆子远远的躲到了一棵大树后,探头探脑的看着不远处的萧卿,似是在观察什么。

萧林氏的打算张婆子不清楚,眼看着萧素卿越跑越近,一双腿直往下秃噜。

“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咱们快跑吧,再不跑被诈尸索了命去,我家三狗儿可就没娘了!”张婆子一阵挣扎,萧林氏却死死的扯着她的衣襟。

“跑什么跑?要是咱们跑了,张家到时候跟我要银子,我可没的还。”萧林氏这是打定主意昧下张家的银子了。

别说现在萧素卿看上去不像诈尸,就算萧素卿真的诈尸了,她也要想办法再将萧素卿封进棺材里抬去张家埋了。

那可是整整五两银子啊!

有了这笔银子,她儿子娶媳妇的银子可就不用愁了。

到时候就算是取个顶好的媳妇,也用不了这么多。

“大伯娘,你躲在那边干什么?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好饿啊!”萧卿一边朝着萧林氏喊,一边移动着。

拿在手中的葫芦微微倾斜,一路撒了不少蜂蜜。

“你个死丫头,死了也不让人安生!”萧林氏恨恨的骂了一句。“我告诉你,你已经死了,最好回到棺材里躺好,不然等我找个天师来,到时候叫你魂飞魄散!”

萧林氏嘴上这么说,可没真打算找天师。

请那天师来一趟至少得花几百个大钱,她可不想花这个冤枉钱。

就算这一次唬不住这死丫头,她也不会再管。

一旦诈尸闹起来,村里的里正自然得想办法,到时候请天师的钱也就不用她出了。

“大伯娘,我活的好好的,你请什么天师啊!”萧素卿将葫芦里的蜂蜜水到了个干净,一路径直朝萧林氏走去。“有那个钱,还不如给我几口饭吃,我还能再让你打骂几日。”

眼看萧素卿越走越近,那张婆子慌了。

“素卿丫头,你冤有头债有主,谁打死的你,你只管找谁,俺老婆子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千万放我一马,我回去一定给你烧一瓮纸钱,叫你在下面过好日子。”

张婆子早就撑不住了,见萧素卿要过来,两条腿一秃噜顿时坐在了地上。

萧林氏见萧素卿直愣愣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心里也是害怕到了极点。

毕竟她可是确定萧素卿已经死透了,才装进棺材里的,结果现在人却稳稳当当的朝她而来,要不是被钱财迷了眼,她现在连看都不会再看萧素卿一眼。

“你个死丫头要反了天了,要是再不回棺材里去,信不信我打死你!”

萧林氏左右寻摸了一番,一把扯断树上的枯枝拿在手里,底气更是足了几分。

“大伯娘,你别怕啊!”萧素卿一脸幽怨的看向萧林氏,似是有天大的委屈想要诉说。“前些日子你对我又打又骂,还不给我饭吃,那日夜里,我恍惚见着我的爹娘前来看我,我实在是想爹娘的紧,就跟着爹娘走了。”

萧林氏毕竟是做了亏心事,一听萧素卿说道她的爹娘,顿时有些心虚。

“你既走了,还回来干什么?跟你那死鬼爹娘在一起,也省得我日日劳心给你找饭吃。”萧林氏说的义正言辞,丝毫不提她将二房财物占为己有的事情。

萧卿见萧林氏丝毫没有悔改之意,竟像是恨不得她永世不得超生一般,眸光不由得变得阴冷。

“是啊,大伯娘,素卿也想在爹娘身边无忧无虑,可是地府阎殿却说我死的冤屈,将我遣了回来,说要让我看看,这世上害人的恶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萧素卿苍白着一张脸,冷飕飕的说着……


第7章 恶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林中忽然刮起一阵阴风,吹得她发丝飞舞,倒真的像是地府里上来索命的冤魂一般。

“你!你……你少诬陷好人?”萧林氏见此情形,双股颤颤,脑门子上一连串的冷汗竟像是滚珠一般的接连滑下。“我才没有害你,是你自己不懂事,偷奸耍滑的躲懒子,难道我还不能管教你了?”

萧林氏的原本高昂的声音,最后竟是小的像是耳语一般。

在这个封建迷信的古代,报应轮回这种事情被人说的神乎其神,那萧林氏就算胆子再大,也知道自己做下的事情不可饶恕。

嘴上虽然不断的在为自己辩解,但是只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早就已经慌了神了。

“大伯娘,那可是阎殿说的,我可不敢随便假传阎殿旨意,大伯娘还是好好想想自己有没有作恶,不然到时候阎殿真的追究起来,那十八层地狱可不是吓唬小孩的。”

萧素卿一番话,让萧林氏从头上一直凉到了脚底心。

她究竟做了什么恶事,她自己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但是事到如今,她就算错了,也不能回头了。

一想到左右那十八层地狱也是死后的事情,顿时壮了几分胆气。

“死丫头,你如今不过是个孤魂野鬼,谁会信你说的鬼话。”萧林氏怕归怕,仍是强撑着一口气,眼珠子乱转着想法将萧素卿封进棺材里。

萧素卿见萧林氏人将手中的圆木紧了紧,就知道她心里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

要是不叫她彻底相信自己是被阎殿特赦回来重生的,说不定她真能将自己再乱棍打死一回。

“大伯母,你不信我的话也就罢了,你若是不信阎殿的话,惹怒了阎殿,可是会不得好死的。”萧素卿一脸惊恐的说着,就像是真的见过阎殿发怒似的。

“哎呀呀!阎殿恕罪啊!我刘张氏从来没做过什么恶事,只是被萧林氏拉扯着脱身不得,阎殿万万不要怪罪于我啊!”张婆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趴在地上,将个脑袋磕的像是捣蒜一般。“我上有公婆父母,下有病弱幼子,我要是死了,他们可就没人侍奉抚养了啊!”

萧林氏被张婆子这一通哭,也是吓得脸色惨白。

“我……我可没说不信阎殿的话,只不过你个死丫头口说无凭,若是阎殿真的遣你还阳,总得给我们一些明示才好,不然你若是诈尸恶鬼,我定要请天师将你收了,免得你祸害乡里。”

萧林氏心里盘算的好,若是萧素卿不能证明自己是阎殿特赦还阳的,那她就是恶鬼,到时候就算把她打死,别人知道了,也只会说她是为民除害,说不定里正知道自己除了恶鬼,还能褒奖自己呢。


第8章 阎殿降罪

萧卿早就料到萧林氏会有这样的打算。

此时看她手中紧紧的攥着那根枯木,心中不由得冷冷一笑。

萧林氏啊萧林氏,你还真是心狠手辣的可以。

萧家二房的钱财物品不仅被你拿走,还害了二房的独女,如今就算是尸体,你也不打算放过,还要将萧素卿的尸首卖与张家换银子。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妇人?

今日若是不让你心中有所畏惧,恐怕日后我萧卿的日子就别想好过了。

这样想着,萧卿脸上神色一凌,严肃道:“大伯娘,这次连我也救不了你了,你刚才的那些话都已经被阎殿知道了,阎殿现在要降罪于你,你还不速速跪下认罪伏诛?”萧卿厉声大喝,本就干涩的嗓子此时听上去就像是来自地狱的谪问一般。

萧林氏被喝的整个人都懵了,腿一软顿时跪倒在地。

“你!你……口说无凭,阎殿若是想要降罪,须得让我知道阎殿就在这里,否则我可不信你的鬼话。”萧林氏虽然嘴硬,但心虚的她,此时早已经抖成了一团,比一旁的张婆子还不如。

萧卿见她那狼狈的模样,面上冷冷一笑。

“想要证据是吗?”

萧林氏看都不敢再看萧卿,只是颤抖着点了点头。

此时的萧林氏哪还有刚才那鬼神不侵的嚣张模样,早就已经吓得三魂飞了两魂,原本为了银子不择手段的想法,更是连个踪影都找不见了。

“既然你不相信,阎殿自然会让你死个明白!”萧卿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旁边的草地。“看吧,那就是阎殿对你的降罪。”

萧林氏顺着萧卿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整个人都愣住了。

“啊!!!那!那是什么?!”萧林氏看着地上那黑压压一片不断蠕动的东西,一张大黄脸瞬间吓得铁青,整个人疯了一般的拉扯着旁边的张婆子。

那张婆子生怕被萧林氏连累了,一巴掌挠在了萧林氏的脸上。

“你这恶妇离我远点,阎殿罚的是你,与我何干,你再拉扯我,我跟你拼命!”

张婆子原本还顾及着两家原本的些许情谊,不曾真个与萧林氏翻脸。

此时在看到地上的那个东西之后,再也顾不上什么情谊不情谊了。

常言说万物有灵,地上那一大片黑压压蠕动着的骷髅,正是由蚂蚁组成的。

这要不是阎殿显灵,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可怕的场景。

张婆子打心里信了萧卿的话,一转身连忙对着萧卿磕起头来。

“素卿丫头,饶命啊!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啊,我只是个传话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萧林氏一人做下的,我可是一个大钱也没拿过,钱都在萧林氏那里,你要是想报仇,只管让阎殿抓了萧林氏下那阿鼻地狱,我回去定会恪守本分,以后再也不跟人家说冥婚了。”


田园小灵妃 主角: 萧卿, 庄胜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