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惊世弃妃 主角: 苏珞, 慕容烨

独宠惊世弃妃 主角: 苏珞, 慕容烨

第1章 刺杀太后

在一片黑暗中,苏珞从另一个世界苏醒了过来。

可是除了疼,什么感觉都没有,疼到麻木……

模糊的视野渐渐清晰了,忽然就看见一块烧红的烙铁,朝着她的眼睛戳了过来!

“不!不要啊——”

“停。”

炽热的烙铁就在她睫毛边上停了下来,她的几乎能嗅到了一丝烧焦味。

苏珞以为自己得救了,没想到刚刚叫‘停’的那个男声,幽幽冷冷的又响起了:“她的眼睛,很美。换个地方烙。”

苏珞的心跳漏了半拍,寻着声音抬眼看去,只见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一身金丝龙纹的黑袍,散发着令人生畏的气势,端坐在牢房中间的龙椅上,目光冰冷淡漠的睨着她。

她环视了周围一圈,才发现,所有的人都穿着古装!

而她则是被绑在刑架上,被打得破破烂烂,血迹斑斑,浑身除了疼,再没别的感觉了。

她震惊地道:“我这是、是……下地狱了吗?!”

不应该啊!

她这辈子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唯一做的一件坏事就是,在年会上当众拒绝了某院长强势又猛烈的追求,并且假装不小心把他的假发扯了下来,露出了一个油腻腻的秃瓢,让所有的同事都私底下都嘲笑了他至少大半年。

可是,这也不至于下地狱吧?

正在对苏珞用刑的典狱官,拿着烙铁站在她的面前,面无表情的陈述着:“苏姑娘,你刺杀太后是重罪,就算你的父亲是苏大将军,也免不了满门抄斩。”

满门抄斩?!

苏珞脑袋一懵,就听明白了最后四个字。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地狱……不是流行下油锅的吗,怎么还有死全家套餐?”

用刑的听不懂那些奇奇怪怪,不悦的皱眉:“不一定,死全家……也有可能是抄家流放。卑职只管审犯人,量刑并不是我的职责。不过,陛下已有恩典,若是你招出幕后主谋,可免你一人罪责。”

“我没杀过人啊,我是冤枉的!”

掌刑的典狱官冷漠的审问着她:“这句话,你已经重复了三十二遍了。今夜那些刺客都在保护你逃离,在场所有士兵全都有目共睹,你作何解释。”

她赶紧解释道:“不不不,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是一个医生,今晚还在值夜班……”

苏珞忽然想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真是哽咽无语凝噎,一把辛酸泪。

她,加班狗,过劳引发心肌梗塞,猝……享年26岁。

当她趴在办公桌上都已经快要凉透了,她的同事们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哎,真是死得太冤了,她觉得自己明明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典狱官和狱卒们面面相觑,他们听不懂苏珞在说什么。

慕容烨端坐在龙椅上,看似漫不经心的冷睨着苏珞,可是她的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句话,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薄唇轻启,寒声质问道:“苏樱落,你刚刚说,你是什么,嗯?”

淡漠随意的一个问句,甚至连声音都不算很高,但是眼前的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势,太霸道了,让苏珞瞬间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就是在叫她。

第2章 君无戏言

苏珞迷茫的看着这个高大俊美却又冷血无情的男人。

这个男人刚刚叫她苏樱落?所以他们所说的‘苏姑娘’,并不是她。

而且,什么太后啊,刺客啊,苏大将军啊……完全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苏珞忽然激动了起来,猛咽口水:“鬼差大爷们!你们是不是就抓错人了?我就知道我不该死这么早的,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慕容烨一双邪肆冷厉的眸子,凌厉的打量着她:“抓错人?哼,装疯卖傻,你这是在愚弄朕么?”

苏珞忙着摇头:“不,不是的!我没有……”

苏珞第一次见到这么俊美的男人,被他盯得莫名心慌,心跳加快。

等等!

她的身体有心跳,有脉搏,有体温,伤口还在流血,而且血是温热的……

她是医生,再清楚不过了,这些生理特征都说明,她没死。

慕容烨从龙椅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逼近她:“不要以为,你拒不招供,苏家就会保护你。你被捕之后的半个时辰里,苏大将军已经接连给朕三道上书,要跟你断绝父女关系,请求将你处死。”

苏珞呆呆的看着高大俊美的男人一步一步逼近,这个男人自称是朕,气场深沉冷漠,碾压众生。

对,她要保命!

因为她现在是活着的,虽然这很不科学,但是,她确实是在别人的身体里活着的!

可是,她没有这个身体原主的记忆,她根本不知道,这个苏姑娘是不是真的给太后下毒了。

男人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还在犹豫什么,苦头还没吃够?朕,才是唯一能给你活路的人。”

苏珞被迫抬起了头,与他四目相对,仿佛整个人都要陷入他那双如黑洞一般幽暗的深眸之中。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反问道:“所以,陛下希望我把谁供出来?”

她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典狱官和皇帝的话,暗示的意味都太明显了,都在用活命的机会诱惑她。

所以,假设她是无辜的,那么眼前的这个皇帝,肯定就是在逼供。

她没有原主的记忆,并不知道真相如何,但是她还不想死,所以她只能坚定的假设她自己是无辜的。

慕容烨指尖离开了她的下巴,缓缓的冷笑着:“苏樱落,你该恨苏家的每一个人。苏家毁了你的一切,甚至还毁了你的脸。今天,你的父亲还要把你嫁给敬王爷,你没有任何的理由去维护苏家,懂?”

苏珞猛地抽了一口凉气,她的脸被毁了吗,可是她现在看不到自己的脸,也摸不到……

听着皇帝的口气,她今天要嫁的那个敬王爷,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可是眼前的这个皇帝,也不是什么好货。

如果她猜得不错,真正的‘苏樱落’已经被他活活打死了,这种男人的话,她怎么能相信呢?

不,应该是说,任何人都不认相信。

苏珞低着头,琢磨了许久,终于在心底做出了决定。

她微微的抬起头:“我招。是我对太后下的毒。”

慕容烨唇畔泛起了一丝冷笑:“你果然,识时务。”

他满意的转回来,继续坐在龙椅上,对着典狱官下令道:“准备证供,让她签字画押。”

苏珞终于被狱卒从刑架上放了下来,一份早就写好的证词摆在她的面前。

苏珞飞快的扫了一眼,心里就有数了,果然证词上写的主谋,就是苏大将军。

她在那份证供上,看到了‘苏樱落’的名字,才知道苏樱落这三个字怎么写。

签字之前,她还谨慎的又问了一句:“我招出主谋,陛下说过会放我一条生路吧。”

“君无戏言。”

第3章 对抗

苏珞这才拿起毛笔签字,或者准确的说,她连毛笔都不会拿,歪歪斜斜的签下了‘苏樱落’这个名字。她心里很清楚,她现在的笔迹绝对和原来的‘苏樱落’肯定是笔迹不同。

签了字,她抬头问身边的典狱官:“刚刚你们说太后中毒,那么现在,太后死了没有?”

周围的一圈人,脸色都白了白,典狱官忙喝道:“放肆!竟敢对太后不敬!”

苏珞看他们都这么畏惧的样子,那就是说,太后还没死,而且太后的地位很高……

她站直了身子,只要稍微动一动,身上的鞭伤被牵动着,疼得要命。

可她还是咬牙撑住,字字清晰道:“是我下的毒,我知道解药,你们快带我去给太后解毒。”

坐在龙椅上的慕容烨,冰冷的黑眸又暗了一度:“你,不可能知道……”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是苏珞听得清清楚楚,她反问道:“陛下怎么知道?”

慕容烨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忽略了她的提问。

“朕不准。宫里的御医自会给太后诊治,你这个罪人,居心叵测,没有资格给太后诊治。”

苏珞闭上眼睛,飞快的整理了一下思路。

慕容烨对太后根本就漠不关心。否则,在太后命危的时刻,身为皇帝,不守在太后的身边,却还有心思来逼供?

更有甚者,慕容烨或许根本就不希望太后能好起来。

这就遭了,她不能让慕容烨知道她有可能治好太后。

她咬咬牙,明明疼得站都站不稳,却还依旧保持着镇定,坦然的面对着慕容烨陈述着:“陛下,既然我已经招供,我是下毒之人,那么等会儿肯定也还会有人来找我,逼我交出解毒。陛下既然知道,我没有解药,那太后的人肯定不会放过我的。那我还不如跟着陛下去给太后解毒,跟着陛下,我至少还能有条活路。”

慕容烨从典狱官的手里接过了那一份证词,看着她签下的名字,很丑,歪歪斜斜的。

果然和调查的一样,苏樱落连字都不认识几个的草包。可是,如今看来,这个苏樱落,却是一点都不蠢。

传闻果然没错,苏家的这位三小姐,一直都被苏家虐待她,甚至不让她读书写字。

凤禧宫。

是夜,灯火通明。

几乎整个御医院的御医都翻滚着脚底板,在太后的凤禧宫里忙得团团转。

“陛下驾到——”

慕容烨走下了龙辇,踏进大殿。

“微臣,拜见陛下。”

慕容烨看着大殿上跪了一地的御医,他用冷漠的音调,说着关切的话语:“众卿,太后现在,可有一点好转?”

御医院首席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汇报着:“回陛下,这个……太后娘娘所中之毒,臣等闻所未闻,现在正在想尽办法,全力遏止毒素蔓延,可是、可是太后娘娘依旧昏迷不醒,没有脱离危险,臣等实在是无能为力……”

慕容烨对着身后的侍卫道:“把她拖进来。”

苏珞被侍卫拖进来,随意的扔到了地上。

“苏樱落,你既知道如何解毒,就快去将太后治好。朕只给你半个时辰,治不好,朕就砍了你的脑袋。”

苏珞猛地抽了一口凉气,这个皇帝怎么这样反复无常,刚刚签字画押的时候,还说好了要放她一条生路的。

看来,这个皇帝果然狠毒狡诈。

苏珞从地上爬起来,她不知道怎么行礼,只得恭敬的对着慕容烨磕头:“是。”

她片刻都不敢耽搁,她立即拿起了药箱,先给自己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止血止痛,简单的处理好自己的伤口,才好去给太后治疗。

第4章 赌注

一个小时之后。

“太后醒了,太后醒了……”

小太监们奔走相告,这个好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凤禧宫。

卧在凤榻上的太后,刚刚苏醒过来,脸色惨白得就像一张白纸一样,一口又一口的呕吐着乌黑的毒血。

苏珞半跪在太后的床边上,还在给太后扎针:“太后,把毒血全都吐干净了,就好了。”

御医们站在一侧,都小声的纷纷议论着。

“竟敢用这样凶险的法子给太后治疗,她真的不要命了。”

“不过,她火石之术,还真用得是炉火纯青。”

苏珞听到了御医们在议论她,其实她还是有点心虚的。

她号称是T医科大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精通内外科,中西医,从小跟外公学草药,可是这种远古时代,很多奇怪的毒药和毒物她都没有见过,更不知道化解的方法。所以她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用了猛药,以毒攻毒。

整个御医院的太医们都不敢用这样的方法来治,如果用了这样催命的法子,还治不好太后,那他们绝对是死全家套餐了。

可是,苏珞别无选择,她的生死就是暴君一句话的事情,就算是再凶险的法子她都得试一试!

“拜见陛下——”

苏珞一听到屏风外面守着的御医们又跪了,就知道是慕容烨来了。

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骇人的目光,她的膝盖都不觉得软了起来,赶紧也趴到了地上,低头跪着。

虽然,之前慕容烨没有说出来,可是她分明感觉到了,慕容烨根本就没想让她治好太后。

“母后,儿臣来了,您好点了么?”

太后还在一个劲儿的吐血,根本没有力气去回应皇帝的问候。

慕容烨走到了太后的凤榻边上,冷睨着像乌龟一样趴在上的苏珞。

“苏樱落,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用这种凶险之法,治疗太后。”

苏珞即使不抬头,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被慕容烨盯得头皮发麻,她低着头对着慕容烨解释了起来,可是她的些话却是说给太后听的。

“太后娘娘是因为,在婚宴上误食下有毒药的食物,其实用催吐方法最为有效。可是中毒的时间太长,毒性已经蔓延,我开了药方,逼出五脏六腑的毒血,这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否则,太后娘娘性命堪忧……”

慕容烨根本没有听她解释,只听见头顶上飘来了一声冷淡至极的声音:“来人,将这个蓄意谋害太后的罪人,拖下去杖毙。”

苏珞浑身一僵,她心知肚明,自己已经彻底惹怒了皇帝。

果然是……因为她救活了太后吗?

可是她现在已经把赌注压在了太后这边,她没办法回头了。

赶紧转了个方向,对着太后跪着认错:“太后,太后明鉴!我治疗的法子是……是有些凶险了。可是,整个御医院都束手无策,是小女把太后救活过来的呀。”

太后中毒太深,本应该神志不清的,可是,苏珞已经用银针在她的头上扎了几个穴位,给太后强行提神。

太后撑着身体,坐在床上喘着气,虚弱的目光飘到了慕容烨的方向:“皇帝,她救了哀家,是有功之人,你不能杀她,她还要继续为哀家治疗。”

太后惜命,当然舍不得苏珞死。

慕容烨对着太后微微颔首,恭敬道:“母后,您有所不知。这个女人,就是苏樱落,她今夜却不在新房等候,而是逃出皇宫,被一群黑衣刺客保护着离开。朕怀疑,她就是刺杀母后的同伙。”

第5章 等我挖好坑,把你们都埋了

苏珞赶紧否认:“我当然不是刺客!我是不想成婚,才逃出去的。那些刺客看我是新娘子,就想挟持我,想用我当人质。这都是误会,我是冤枉的!再说了,如果我真的想刺杀太后的话,我就不会来救太后了!”

慕容烨冰冷淡漠的目光扫过去:“哦?可是刚刚,你已经招供了,证供上还有你的签字画押。你指证了你的父亲,苏将军是刺杀太后的幕后主谋。”

苏珞终于把坑挖好了,等着把这个狡猾的皇帝和苏家的人,全都埋了。

她忽然委屈地哭了起来,抽泣的擦着泪水:“小女是被逼供的。而且,那个证词根本就是无效的,因为,小女根本不是苏樱落。小女名叫苏珞,我是被苏家的人抓来替婚的。”

“你!”

慕容烨睨着苏珞的目光,渐渐的变得寸寸凌厉了起来,放佛是想要看穿她。

明明跪在他的脚下,卑微的匍匐在地上,如此狼狈不堪,但是他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小女人表面上顺从他,其实是在反抗他。

慕容烨黑眸一寒,不怒反笑:“苏珞,苏樱落……哼,你还真是什么都敢说。欺骗朕,可是欺君之罪。看来你脖子上的脑袋,是真的不想要了。”

苏珞赶紧跪在地上,缩在太后的脚下:“小女真的不是苏家三小姐!那份证供上,有我的签名。只要去苏家,能找到原来苏姑娘原来的字迹,比对一下,就能知道。”

那份证词上,她还按了手印。

可是,苏珞想着,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平日里根本没有需要按手印的地方,所以,这个手印也无从比对。

所以,只要字迹不一样了,她就能狡辩自己不是苏樱落了。

太后现在没有力气去想明白这些事情,她虚弱的咳嗽着:“咳咳咳,哀家不管她是谁,只要能救哀家……就行……”

苏珞眼巴巴的看着太后,估计太后靠着银针也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再次昏迷过去了。

她努力的挤出了泪水,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太后娘娘,小女是无辜的。小女本来是民间的游医,跟苏家三小姐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小女在民间的时候,就一直都很仰慕太后娘娘,小女医术很好的,所以冒死一试也想来救太后娘娘。请太后娘娘一定要让小女留下来,为太后彻底治好身体。”

太后有气无力的气喘吁吁:“好,哀家就答应你……”

“不行。”

没等太后把话说完,慕容烨就打断了她的话:“母后,既然您已经脱险了,之后身体的调养,御医们都可以胜任。这个女人,来历不明,话不可尽信,朕,要好好的调查她。”

“皇帝,哀家让你留下这个丫头……”

太后就算想阻拦,可是现在病榻上也是有心无力,苏珞就像一只小鸡仔一样,被侍卫拎着给拖了出去。

苏珞看着皇帝冷酷无情的背影,她绝望又心酸想,赌错了吗?

这个皇帝当面和她谈合作,并且还亲口答应,只要一起狼狈为奸,就保她性命。

可见他是多么有合作的诚意。

可是她偏偏就有自己的想法。

哎,果然,人不是死于太蠢,而是死于太聪明。

第6章 你这个下贱东西,你也配叫我姐姐

“进去。”

苏珞被宫女们拖着,扔进了一间小黑屋。

慕容烨刚刚明明说要立即杖毙她的,没想到,她没有被打死,而是被扔到了某个宫殿的某间小黑屋里。

苏珞想不明白,这个皇帝究竟想怎么弄死她。

她刚刚在太后的寝殿里,已经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全部清理干净了,还用药和纱布把伤口都包扎了好了。

苏珞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个果子,这是她刚刚在太后的宫里偷拿的。

她默默的啃着果子,慢慢的琢磨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虽然,她把事情都撇得干干净净,可是,她和刺客搅在一起这件事情,确实很蹊跷。

太后本来就是中毒,既然下毒就应该在暗中悄悄进行,而且,这毒下得很成功,没必要又冒出什么刺客来画蛇添足。

所以,根据描述,那伙保护她逃离皇宫的刺客,大概并不是真的刺客,而是趁乱将她劫出皇宫的。

可是那些刺客,究竟是为了什么找上她的呢?

夜渐渐的深了,一切也渐渐的安定了下来,外面没有半点人声。

看来,今天晚上,慕容烨是不会再来折磨她了。

苏珞蜷缩在小黑屋的草堆里,实在是又累又困,浑身都疼,就这么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苏珞还没醒,就被小黑屋外面砸门的声音给吵醒了。

“快,你们给本宫把门砸开!”

苏珞听到这种凶巴巴又尖酸刻薄的女人的声音,就有种不详的预感。

“轰”的一声,门还是被砸开了。

朦胧金色晨曦之中,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娘娘,她趾高气昂,踩着步子,从门外闯了进来都了进来。

苏珞看着这个女人,也不知道‘苏樱落’是不是认识的,她不敢先开口说话,生怕露馅……

这个穿得金光闪闪的娘娘,气呼呼的直接冲到苏珞的面前,用染得如花瓣一般嫣红的指甲戳着苏珞的脑门:“你这个丑八怪,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就你这个脸长脓包,脑袋草包的货色,你跟那个残疾瘸子的敬王是绝配!你竟敢逃婚?还被当成刺客抓了起来,你这个蠢货!”

苏珞抬起美丽清澈的眸子里,冷睨着眼前这个嚣张的娘娘,一口一个苏家,看起来,她们应该是姐妹之类的关系。

苏珞尝试着叫了一声:“姐姐?”

“呸!下贱的东西,你也配叫我姐姐,你应该尊称本宫为莲妃娘娘!”

话音刚落,苏莲漪气得就想动手就像打她。

出乎意料的,苏珞一把稳稳的截住了苏莲漪的手,用了巧劲儿将她的手腕关节狠狠的往后一折!

“啊!”

苏莲漪疼得尖叫了起来:“苏樱落,你、你干什么!你敢对我动手,你狗胆包天!”

苏珞抓着苏莲漪的手,狠狠地将她拽到自己的眼前,在苏莲漪的耳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你不想和苏家一起死的话,就不要承认我。皇帝昨晚对我严刑逼供,要我指证父亲是刺杀太后的幕后主使。我已经在上面签字画押了,如果我是苏樱落,那份证词就是有效的。”

苏莲漪一时反应不过来:“你、你说什么?不可能……”

苏珞冷笑着,厉声道:“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做,就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你父亲,让他教你怎么做。现在,你马上滚出去,什么都不要说,蠢货。”

苏莲漪是苏家嫡长女,向来趾高气昂,哪里被人这样辱骂过,她气急败坏:“你!给本宫放手,你算什么东西,敢教训我!”

第7章 自尽,以全名节

此刻,外面传来了传令官的通报。

“陛下驾到——”

苏珞一听到这声,立即就放开了苏莲漪的手腕,她赶紧蹲回了自己的草堆里,闭上眼睛继续装虚弱。

苏莲漪气不过还想动手打苏珞,可是皇上来了,她也顾不上苏珞了,赶紧走出去跪着接驾。

清晨,慕容烨的高大俊美的身影,沐浴在金色的晨曦中,愈发的显得气宇轩昂,宛如天降。

“臣妾,给陛下请安。”

苏莲漪一看到英俊迷人的皇上,刚刚那尖酸跋扈的声音,马上就都变得想黄莺一般的动听了。

慕容烨冷冷的一眼扫过去,看见苏珞趴草堆上,苍白的小脸,纤细瘦弱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能被折断。

苏莲漪对着皇帝笑脸相迎,亲热的扯着慕容烨的袖子:“陛下,您这会儿不是应该上早朝的么,怎么会来这里呢?”

因为太后重伤,慕容烨取消了早朝,也落个孝顺的贤名,更避免了太后一党会对他发难。

可是,慕容烨根本不会对这个女人说这种话,他幽幽地开了腔,寒声质问道:“莲妃,你太放肆了,谁允许你来这里。”

苏莲漪吓得一抖,松开了慕容烨的袖子:“臣妾,臣妾是来管教三妹的。”

“朕问你,是谁,准你来的。”

苏莲漪身为大将军府的大小姐,又是恩宠正盛的莲妃娘娘,平日里确实很嚣张。

可是,在慕容烨的面前,苏莲漪就像只傲娇又乖顺的小猫儿一样,因为她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苏莲漪对着慕容烨鞠了一躬,低着头恭敬的陈诉着:“三妹昨夜逃婚被抓,折损了皇室颜面,苏府上下,都是痛心疾首,深以为耻。臣妾是奉家父之命,令三妹自尽,以全名节。”

苏珞默默的打了一个冷战,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种姐姐,有这种父亲?她该不会是隔壁老王的孩子吧。

慕容烨缓缓的勾起了唇角,邪肆的弧度似笑非笑:“所以,你确定,她就是你的三妹?”

苏莲漪想答应,可是,忽然想起了刚刚苏珞说的话,又有点心虚,不敢立即答应,于是她支支吾吾的说道:“咳咳……这,臣妾嫁入皇宫的时候,三妹尚且年幼。臣妾已有许多年没见过三妹了,这个女子,看着是有点像我三妹。可是我那三妹任性妄为,人又狡猾,说不准这是三妹招来的替身呢。所以,臣妾也不能十分的确定。还是要让父亲好好的认一认才好。”

苏珞一直不说话,虚弱无力的睡在草堆里。

而慕容烨的目光,却一直都在她的身上,一刻都没有离开。

苏珞本来就是在装昏睡,被慕容烨这样凌厉的目光注视着,装都装不下去了。

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假装是刚刚苏醒,但是却依旧一副体力不支的样子,倒在地上哭诉:“陛下,小女是民间医师,四处游历行医。日前在将军府行医,将军府的人看我无依无靠,就把我抓了起来,还让我冒充苏三小姐嫁给敬王。想来,苏家是弄丢了苏三小姐,或者,苏家根本就是看不上与敬王爷的这桩亲事。”

苏莲漪气急:“你胡说!我们苏家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苏莲漪本来还想再辩解几句,可是,她现在还想不明白其中的内情,也无从辩解,只怕说多错多,只得咬着唇干瞪眼。

第8章 你休想逃离朕的手掌心

慕容烨漠然的俯视着苏珞:“你说,你是宫外的一个小医女,那你这一脸的脓包,为何不治好。”

苏珞回答得很顺溜:“因为,原来的苏三小姐,脸上也是长了脓包的,所以将军府的人才把我捉了,给我喂了毒药,让我的脸上也长了这些脓包。”

忽然,慕容烨一步又一步的逼近了她,那高大的阴影,将她完全笼罩住了。

苏珞抬起头,只见慕容烨从怀里拿出了一方素帕,修长的指尖,挑着手帕,缓缓的遮住她那长了脓包的脸颊。

最后,素帕之下,只露出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慕容烨阴冷的眸子,邪魅一笑:“朕,昨晚就该杀了你。可是,却没有动手。朕想了一晚上,才想明白了,原来是因为,你这双眼睛。”

苏珞疑惑的看着慕容烨,只觉得,男人的目光似刀子一般的锋利,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你在说什么?”

男人的指尖,在她的眉眼间留连:“朕瞧,你这眉目如画,倾国倾城,真是像极了一个人。”

苏莲漪站在一旁,嫉妒得干瞪眼,手里的手帕都要搅烂了。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皇上对任何一个女人这样另眼相看。

苏莲漪酸溜溜的开了腔:“陛下,您不要听这个女人瞎说。她这一脸脓包,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病,陛下还是不要碰她的脸了,这个脓包会传染的。”

慕容烨却好像完全听不到苏莲漪说话一样,直勾勾的盯着苏珞,冰冷的黑眸深处,燃起了不知名的邪火。

苏珞忽然觉得,她活命的机会来了。

她赶紧跪在地上,哀求:“陛下,你喜欢我的眼睛是吗?求陛下饶我一命,我脸上的脓包可以彻底消除的,没治好之前我还可以带上面纱。陛下想什么时候看,就什时候看!”

慕容烨黑眸猛地收紧,冷谑的言语中尽是轻慢:“为了活命,你可以趴在地上摇尾乞怜。这等丑态,倒是与她那清傲的风骨截然不同。”

苏珞跪在地上,脸上依旧陪着笑,可是在心里已经默默的把慕容烨的皇亲国戚们都问候了一边。

喜怒无常的男人,忽然隔着手帕握住了她巴掌大的一张脸,狠狠碾着着那些脓包尽数被碾爆了,浓汁从洁白的素帕里渗了出来。

“疼……”

苏珞吃痛的闷哼着,不止疼,而且还恶心!

这个皇上是不是变太,碾了一手的脓汁他居然也不嫌恶心。

就连苏莲漪都看不下去了,她悄悄的退出了小黑屋,躲到外面去吐了。

慕容烨那只大手却还在继续碾压着她,寒声道:“哼,你这脸若是好全了,应该也很像……”

苏珞不知道慕容烨说她像谁,她被捏着下巴,也问不出声。

可是,慕容烨一大早,就来确定她的长相这件事情,看来,这必定是慕容烨的心头刺!

身后,内侍官通报:“陛下,敬王爷求见。”

听到了这一声通报,慕容烨才停下了不再揉躏她。

慕容烨狠狠的甩开了她的下巴,冷哼着:“朕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你都休想逃离朕的手心。”

苏珞的心慢了半拍,趴在地上,低下头,不敢对上男人的视线。

第一眼见到慕容烨,她就知道,这是一个残忍,又不择手段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不可能会善待她的。

独宠惊世弃妃 主角: 苏珞, 慕容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848 Second.